3451 -3452势不可挡

官仙无弹窗 3451 3452势不可挡 顶点

一秒记住

3451章势不可挡(上)

邵正武确实被四海的事儿气得不轻,但是面对陈太忠如此蛮干,他心里倒是生出些惶恐来:北崇那试图枪杀陈太忠的家伙,不会真的是张一元干的吧?

论起这个司机,他比一般人要了解得多,是个胆大心狠的主儿,而且眼皮子驳杂,香港澳门那里也都有朋友,上次他去澳门玩,愕然地发现,连那些赌场里的家伙,都跟小张很惯熟。

所以,面对北崇人在市区里大摇大摆地挑衅,他也只能咬牙忍了,至于那杀手是不是张一元雇佣的,他不想去问,也不会去问。

不过他倒是把陈太忠记恨上了,心说你且先得意着,等回头寻个事端,看我往死里整你。

由于心里有了这样的算计,他对那些送上来的发作机会,也是抬手推掉,比如说有人找上门来告状,此人跟四海的租车合同到了,他来还车,却是因为四海停业,他拿不到押金。

对于这样的请求,邵局长淡淡地表示,说这个事儿我们警察局管不了,你想反应情况,得去工商或者税务——这种借口往日里能做一做文章,现在北崇都豁出去了,想在这种小事上把文章做大,那真是痴心妄想。

租车这位不知道深浅,果然去找工商局了,然后这个事情就反应给常务副市长张卫国了,张市长不但是花城人,还跟北崇抢过普林斯公司的投资。

他闻听此事,登时就指示工商局,说你们跟北崇联系一下,怎么能这么搞?随便封门不说,还查扣别人的财产,这还是不是共产党的天下了?

不过,就算他说得再重,也改变不了一个现实。张市长自己就没打算露面。只是撺掇工商局出头,因为他非常确定,就算自己亲自过问,北崇那边也不会有什么好话。

邵局长和张市长想得一点都没错,市工商局的电话打过去之后,北崇警察局直接表示:客户不满意的话,去找四海公司的人谈,我们警察对的是该公司,四海的客户……跟我们有一分钱的关系吗?

说白了。暴力机关想要不讲理,那真是说破大天来都没用,而北崇这边已经横下一条心打算硬上了,这样的小事也真就是毛毛雨了。

不过对于偌大的阳州来说,发生在四海的这点事,也是毛毛雨,张一元在别人眼里再厉害,也不过是警察局长的前司机。还入不得很多人的法眼。

比如说江锋在打给陈太忠的电话中。就一点没提四海的事,他只是表示说,退耕还林的事情,办得还算顺利,你北崇也该着手准备,做那十万亩的详细计划了。

“我们就不用做计划了吧?”陈太忠对上江市长,还真是不带客气的,“市里按十万亩拨给我们就行了。拨款下**况,我们会给出详细清单供市里监督检查。”

“你怎么就这么特殊呢?”江市长登时就不高兴了,别人都是报上计划任我们批,你连报都不报,就要拿走十万亩,“市里给你十万亩的退耕还林补贴,就没资格审核一下?”

“当初你们就没说要审核。而且我会给市里提供清单的,保证清清白白,”陈太忠寸步不让,这个时候他不能退,哪怕被人说成跋扈也认了,“想要审核,我坚决不答应。”

“为什么不同意,我要理由,”江锋强压着怒火发话,国家林业局他已经跑得七七八八的了,现在就算踢开陈太忠,也未必就成不了事。

当然,江市长是愿意讲理的,而且从骨子里讲,他对这个年轻的区长,有一些说不出的忌惮,没有去部委活动过项目的人,真的想象不到其中的艰难。

很多时候在不知不觉中,你跑的项目就被莫名其妙地否定了,而这否定虽然莫名其妙,其过程却是顺理成章的——从大热门到热门,从热门再到候选者之一,到最后才得个通知,“禁止重复建设”。

有太多的时候,跑部的人连情况都摸不透,就稀里糊涂地出局了,他们根本搞不清楚,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倒是想问呢,但是别人会说吗?

至于说部委里的人门难进脸难看,没得好处不办事,这么抱怨的人还真是错了,人家根本始终就是那么个面孔,起码大多数情况下都是这样。

这些就扯得远了,总之,陈太忠年纪轻轻就能跑下来这种几近于绝迹的项目,而江锋按图索骥地寻过去,好悬都办不成事,这差距之大,真的令江市长不得不佩服。

所以他打算听一听对方的解释,“我可是从其他县区砍了两万亩挪到北崇,其中有八千多亩就是花城的……以北崇和花城目前的关系,你应该清楚我有多大压力。”

陈太忠对江锋的初始印象并不好,但是后来他从欧省长那里得知,江市长默默地扛住了一些其他压力,对此人的印象就大为改观了。

所以眼下听到对方说话直接,他也就不藏着掖着了,“我报市里审核,将来难免有人觉得哪里不合适,删删减减的就没意思了,我就是要市里每年给北崇十万亩的退耕还林费用,形成规矩——不打那些嘴皮子官司。”

原来是这样,听到这个回答,江市长也能理解陈太忠的想法了,对北崇来说,这确实是一个隐患,花城等地出让那些指标,确实也很是心不甘情不愿,这时候,他们想不到若是没有陈太忠,就没有这个项目,他们只看到——市里把本来该给我们的钱,给了北崇。

退耕还林这个范围,一旦划下来就是死的,中间变更的可能性很小,所以江锋就没往这方面考虑,现在想来却是真的有这个可能,花城和北崇的小冲突,在陈太忠任区长之后,有愈演愈烈的可能,而花城人在上层歪嘴的能力,人所共知。

更别说这退耕还林中。也有诸多文章可做。同样的还林,经济林和生态林时限就不同,还草的时限就更只有短短的两年,花城人想做文章的话,还真的有机会。

而江锋这个副市长,一届也不过五年,他就算干满一届,最多也就是护送着经济林过关,生态林可是八年的。剩下三年,后面的市长认不认呢?

所以说陈区长虽然跋扈,担心的事情却很有道理,他只是想把每年的拨款数敲定下来,至于说钱到底去了哪里——区政府拉单子嘛。

比你更无法无天的区长,也没几个了,江市长轻喟一声,“那么。十万亩里。一半经济林一半生态林,没问题吧?”

这么大的事情,隔着电话说,真的有点太儿戏了,但是陈太忠偏偏就觉得无所谓,“无所谓,反正就是那么多钱,我都可能还草……但是拨款的下落。我一定给市里一个交待。”

“退耕还草,嘿,”江锋叹口气,什么也不说就压了电话——还草的话就是两年,那就算离经济林的年限,也还差三年,陈太忠这么说。摆明是想将这些钱用到别的地方了。

这个态度真的很狂妄,但是江市长不想再计较,也不想多打听——反正答应了你之后,到时候你得给我拉出清单来。

“我的桃子,可不是那么好摘的,”陈太忠在电话那边嘀咕一句,也压了电话,不过他嘴上说得狠,事实上他也是很慎重的,于是反手一个电话打给徐瑞麟,“徐区长你来我这儿一趟,我有点事情跟你说。”

“请您稍等一下,两个孩子闹腾得太厉害,老大一定要我抱着,”徐区长在电话那边微笑着回答,自打他收养了这双胞胎之后,简直就像换了一个人,每天下午工作完之后,若不是推脱不过的应酬,他就直接推掉了,说要回家看孩子。

这跟他以前的行为,形成了截然的对比,在徐波的成长过程中,徐区长过问得并不是很多,导致了那孩子个性跳脱最后惨遭毒手,他也深为自责。

而对这两个抱养来的女儿,他可是着实在意,有事没事都要回家看看,有人刻薄地说,徐区长要是早这么对他的儿子,小徐也未必就会落到这种下场。

大约是晚上九点,徐瑞麟来到了区长的家里,他并不担心自己撞破区长和王媛媛的私情,谣言止于智者,他心里非常清楚,那不过是流言蜚语罢了。

果不其然,他进来的时候,陈区长正斜躺在二楼的沙发上,沙发前一扎啤酒,而区长正手捏遥控器,左右调换着频道。

“老徐你坐,”陈太忠见他来了,也不起身,还是斜躺在沙发上,只是微微点头,不过手里的动作是停了,“江锋打电话来了,说退耕还林差不多了。”

“那就搞吧,”徐瑞麟也不觉得对方傲慢,径自坐到楼梯口的沙发上,大家一步一步地熟悉了,很多客套,也没必要讲了,陈区长此刻的表现,也不过是真情流露罢了。

3452章势不可挡(下)

“先统计一下吧,”陈太忠将手里的遥控器一丢,腰板一挺坐了起来,眼睛却是兀自盯着电视屏幕,“市里只给十万亩,你优选一下,生态林优先,其次经济林,最后是还草……嗯,市里给的指标是,生态林经济林对半,咱不说亩数,金额对得上就行。”

这就是五万亩生态林和五万亩经济林的费用了,徐瑞麟听得很明白,把金额对上就行,那还草的数量多一点,超过十万亩也没问题——还草的耕地,不但补贴年限短,单亩的补贴金额也要低于还林,于是他当即表示,“好的,我尽快安排。”

“安排要合理,”陈太忠叮嘱一句,说句实话,北崇区几个副区长里,他看得最顺眼的就是徐瑞麟——跟他走得最近的肯定是白凤鸣,但是他总觉得,徐瑞麟做事有自己的一套,素质也高,真的是很不简单,至于说徐家的不孝子徐波,那只是个意外。

“嗯,一定合理,”徐瑞麟点点头,犹豫一下他又问一句,“还草……应该是苎麻吗?”

“嗯。”陈太忠点点头。拿起面前的一瓶啤酒打开,随手递给徐瑞麟,“随便喝点吧,随着苎麻项目的启动,咱们对苎麻的需求会大幅度提高。”

“那就要好好规划一下了,分批次地开发,”徐瑞麟点点头,他明白陈区长的意思,还草未必一定要全面放开。可以逐步地来,等苎麻厂投产,需求量增大的时候,再退一部分耕来还草,到了那时,先享受还草政策的耕地,应该已经过了两年。

这个手段很好,但是他心里有点疑惑。“市里就让咱们这么搞?自己订计划?”

“争取来的呗。计划自己订,但是要审核,”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回答,又看他一眼,“怎么不喝酒啊?你好像能喝一些的。”

“一会儿回去还要看孩子,”徐区长微微一笑,不过说是这么说,他还是拿起啤酒灌了一口。“苎麻品种优化,也该考虑了。”

“这可是个长期投资,”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闪金镇的苎麻不错,不过用行家的话来说,想生产高支纱,还是有一定的浪费。想解决这个问题,目前的选择是改进技术,但最终还是要回到改良品种上,陈区长并不认为,在自己这一任内,一定能完成这个改进。

“难也要做,就像油页岩残渣的处理,”徐瑞麟又轻轻地抿一小口啤酒,“那也不是一年两年就能见效的。”

“我就头疼了,原本是国家应该研究的项目,让咱们这么小小的一个县区负担,”陈太忠想一想这两个难题,也禁不住苦笑一声。

“不能等靠要嘛,其实咱北崇现在,已经走上了一条跟别人不一样的发展道路,”徐瑞麟微笑着回答,“只要坚持下去,我相信三年就会大变样。”

“借你吉言了,”陈太忠笑着举起酒杯示意……

第二天上午十点,躲在朝田的张一元终于接到消息,说阳州市工商银行已经派人前往北崇了,要谈一下关于四海租车行的车辆问题。

然而糟糕的是,这似乎不是工行主要目的,据说工行对北崇目前的一系列大手笔,非常地感兴趣,也就是说他们过去谈车辆,可能只是引子而已。

“我艹他大爷,”张一元轻声嘟囔一句,他当然更明白,银行里的人是怎么做事的,这不是“可能”是引子,而是绝对是引子——北崇的项目上亿的就有两个,相较而言,他那点贷款算个什么?

银行也靠不住了,那就只能先跑路了,想到自己莫名其妙地就落到了这样的田地,他心里禁不住生出些许的懊恼:早知道回落到眼下这步,当初何必去招惹姓陈的?

张一元心里很清楚,眼下跑还来得及,这是避风头的性质,因为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他做过什么,北崇也不能给他发通缉令,等到事情不妙再跑,那可是真的来不及了。

其实,陈太忠现在,也远远没有张总想的那么好受,市工行来的是苏曼妮,陈区长对此人并不陌生,见是她和另一个年轻男人上门,他就笑眯眯地表态,“苏行长以后来,提前打个电话……马上过年了,我可是忙得要命。”

苏行长的脸色不是很好,在来区政府之前,她先到北崇分局走了一圈,看到仅有四辆轿车还停在当地,她心里真的是有点不高兴,就算有求于北崇区政府,这个事情她也不能视而不见。

于是她开门见山地表态,“陈区长,你们查扣四海的车也就算了,怎么能私自把车撬开使用呢?他们的车基本上都是从我们这儿贷款买的。”

“要过年了嘛,”陈太忠漫不经心地回答,他还真不知道那些车跟贷款有关,不过这并不是多么了不起的事,“加强警力巡逻,暂时征用几辆,反正放着也是放着。”

“在四海还完贷之前,我们银行拥有车辆的部分所有权,”年轻男人气哼哼地发话了,“你们这么处置,不合程序。”

陈太忠看他一眼,都懒得说话,而是将目光转向了苏曼妮,“苏行长什么意思?”

“就算你暂时征用,也要跟我们打个招呼啊,”苏行长苦笑着一摊手,“而且你们带回来的十七辆车,只有四辆车没动……这也太多了一点吧?”

这帮小子下手倒是真快,陈太忠心里也是暗暗地苦笑。还不到一天的时间。就折腾得剩下四辆车了,想是这么想,他的话依旧是风轻云淡,“哦,这个我知道了,早晚有还回去的时候,不要着急,我们区里认这个账。”

“但是由于你们的查扣,四海公司目前停止还贷了。”年轻果然气盛,那男人看起来真的有点生气,“这个怎么说?”

“你这是在质问我?”陈太忠的眼睛微微一眯,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小贺,你别乱说话,”苏行长呵斥他一声,然后才又冲陈区长点头笑一笑,“这是我们行的信贷员。年轻不懂事。我们是想商量一下,你们不要征用太多的车,要不到时候车况就不好保证了。”

“信贷员?”陈太忠瞥一眼那个小贺,所有所思地发问了,“你跟四海公司什么关系?”

“这个业务最开始是我跑的,”年轻人理直气壮地回答。

“怪不得,”陈区长微微点头,然后又笑着发问。“那你跟张一元是什么关系?”

年轻人还待张嘴说话,苏行长狠狠地一眼瞪过去,待扭转脸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满面笑容了,“小贺跟张总没什么关系,纯粹的业务……我这个请求,不算太为难吧?”

“你又是怎么知道。四海打算停止还贷了呢?”陈太忠却是死盯着年轻人不放,这不是他要欺负小孩,实在是……分局那帮家伙们下手太快,被人捉了现行,他必须祸水东引,拿别的事情来做文章,“这个消息,是谁通知你的?”

“这还用人通知吗?你们都把人抓完了,谁来还……”小伙子话说到一半,发现苏行长怒视着自己,终于悻悻地改口,“是张一元的老婆,打电话给行里了。”

“我还以为是赵凯华通知的你呢,”陈区长冷笑一声,兀自死死地盯着对方,姓赵的是四海的总经理,目前不见踪迹,“现在我郑重通知你,赵凯华是北崇警察局强制传唤的对象,如果你有他的消息,希望你主动提供,否则的话,你可能要负连带责任。”

“我……”小贺还待说什么,苏曼妮冷哼一声打断了他的话,“小贺,今天带你来是个错误,你先出去吧。”

小贺闻言,一张小白脸登时涨得通红,他站起身,狠狠地看了年轻的区长一眼,也不说话,转身向门外走去。

陈太忠才不会把这种小人物的威胁放在眼里,不等对方走出去,他就看一眼苏曼妮,“既然你们是这样的态度,那我也表个态……剩下的最后四辆车,也要征用。”

小贺听得脚下微微一绊,却是没有停下脚步,苏行长见他出去,才冲陈太忠苦笑一声,“小贺的父亲调到省行了,小家伙不太知道轻重……陈区长,您消一消气。”

“这不是消气不消气的问题,北崇分局只对四海公司,”陈太忠好不容易找到个发作借口,怎么可能轻易罢休?“你们有什么不满,对四海的人说去吧,或者对张一元的老婆说也行。”

什么是底气?这就是底气了,陈某人不愿意招惹银行,但银行若是觉得自己超然物外,可以对政府事务指手画脚,那就是大错特错了。

“……”苏曼妮听得也是相当地无语,她原本是想借着这件事,卖个人情给北崇,然后再谈合作的,不成想被那小家伙搅得如此被动,这一刻,她真的后悔带小贺来了。

不过这个年轻的区长,也是有点过分强势了,苏行长沉吟一阵方始发话,“其实我此来,是想跟北崇谈合作的……比如说贷款。”

“我们有贷款的途径,”陈太忠淡淡地回答,“过两天,还有几个亿的融资协议……苏行长你还有别的事儿吗?”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