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55 -3456纳头便拜

官仙 3455 3456纳头便拜(求月票)

3455章纳头便拜(上)

这啥还没说呢,怎么就定了?卢天祥就算再信任陈区长,也禁不住一愣。

下一刻,他才意识过来,这根本就是一个直截了当的主儿,登时就将所有的算计抛到一边,卢总虽然是玲珑剔透的心肠,但是骨子里,多少也受到了北崇人直来直去的脾气的影响。

所以他很直接地嚷嚷了起来,“陈区长,昨天可是没有下雨,我还把区里的皇甫书记和吴乡长请来了,还准备了两挂一万响的鞭炮,结果你没来……别人都笑话我呢。”

“这个,当时我真的有事……好吧,那咱俩抵了,”陈太忠也听说这事儿了,于是他很干脆地点点头,“想不想投资,随便你吧,反正我的态度很明确。”

“投资是肯定要投的,”卢天祥终于纳头便拜,也算是对得起陈区长的王霸之气了,事实上,在商场里戏过水的主儿都知道,只要跟对领导,想要赚钱真的是太简单了。

眼下这个大好机会,他绝对要抓住,而且年轻的区长都明说了,觉得上门上得有点委屈,他如果不能马上作出决定,这马屁就拍到马脚上了——决定投资的时候固然需要慎重考虑,但有时候时机就是稍纵即逝,由不得人犹豫。

不过,他的表态虽然很坚决,思路却是很迷茫,“振兴家乡是每一个北崇人的责任,有您这样的区长,我投资是没问题的,但是具体项目,我还是要好好考虑一下。”

这个反应刚还真有意思,陈太忠看得不但想笑,心里也禁不住生出一丝自得来:哥们儿这王霸之气,还真的不是盖的。

当然,这也只是一个小玩笑,陈区长已经看穿了对方的用心,想借我的势赚钱?

这个毛病可是不能惯你,陈某人不介意别人借他的势,但是能借他的势的人,必须得是熟人才行,陌生人那就得考验一下。

尤其是,他不想让卢天祥的投资,依附于政府生存,比如说搞个施工队什么的,接政府工程,他希望这位能投资到实体上,于是他问一句,“白凤鸣不是建议你搞水泥厂?”

“西王庄乡那里,相当排外,”卢天祥摇摇头,很认真地回答,“而且那个乡相对富裕,有见识过世面的人,他们对外来挣钱的人非常警惕。”

“同一个县的,还搞这么多摩擦,真是的,”陈太忠不屑地摇摇头,不过下一刻他就想到,北崇和花城还都属于阳州呢,可不也是斗得死去活来?

地域观念,果然是普遍存在于每一个级别,陈区长感慨一下,就决定不再为这种蛋疼的事情纠结,“你要去的话,区里会为你协调,如果不想去……一旦别人上了这个项目,我们不会支持你搞重复建设。”

“这个……”卢天祥沉吟了起来,当然,这也许仅仅是一个姿态,大约十秒钟之后,他终于缓缓地摇头,“既然造福家乡,还是从本乡本土开始吧。”

“也行,”陈太忠点点头,事实上,他觉得水泥厂是个抢手的项目,投资也不大,根本不愁有眼光的主儿,“想投资什么随你,只要是正当项目手续健全,我都支持你。”

“那我尽快跟皇甫书记和吴乡长沟通一下,选个项目,”卢天祥笑着点点头,“选好之后,还要请陈区长指示。”

“唔,可以,”陈太忠很痛快地应承了下来,心说北崇人的地域观念确实够强的,以卢天祥这千万的身家,哪怕在国内最顶级的城市,也不怕做点小买卖了,可是一旦回老家投资,还是最愿意相信本乡的人,连本地的其他乡镇,都不太放心。

不过下一刻,他就意识到了对方话里的另一层意思,“你想请他俩来吃饭?”

“呃……”卢天祥的眼角**一下,才干笑着回答,“他们已经在路上了,您往小岭走的时候,白区长给我打电话了,要我在家等着……我是看到下雨了,才去找邻居下棋去了。”

这是事情的大致经过,有些细节就不用提了——卢总肯定是通知了乡领导,以弥补昨天的过失,不过这半中间的一场雨,又让大家有点疑惑,陈区长会不会第二次放大家鸽子。

陈太忠有点恼火白凤鸣私下乱传消息,不过转念一想,自己这大老远扑个空的话,想必会对此事越发地冷淡——老白这也是曲线救国的意思哈。

这恼怒只是电光石火的一瞬间,下一刻,他就平淡了下来,想到小岭乡的党政一把手,禁不住哼一声,“他俩现在离得不远,是吧?”

“吴乡长好像家里有点事,皇甫书记在东亭村调研,离这儿确实不远,”卢天祥笑着回答,他肯定不能说,吴乡长觉得这么大的雨,区长不会来了——卢某人在外面赚钱,不需要看乡里领导的脸色,但是能不得罪,也就不得罪了。

“那你让皇甫一尘过来吧,一起喝酒,”陈太忠不动声色地发话,心里却是禁不住琢磨一下:你老婆估计要向皇甫书记报信的吧?

“我家老二应该已经打了电话,”卢天祥倒是不隐瞒这一点,“我妈那一嗓子,估计现在全村都知道了……她也就是想让全村都知道,知道她儿子出息了,区长都来了。”

“老人家望子成龙,这很正常,”陈太忠点点头,不过他还没来得及再说什么,院子里的大黄狗又开始汪汪地叫了。

这次来的是界牌村的霍村长,区长都来了,他这个村长不露面就太不恭敬了,不过紧接着,大黄狗又叫了起来,这可是皇甫书记驾到了。

皇甫一尘是坐着一辆带蓬的三轮农用车过来的,不得不说,这界牌村的路确实难走了一点,越野车走起来都费劲,尤其是有的路段损毁得厉害,可通行的区域异常狭小,也只有农用车,才有这么强悍的适应能力。

陈太忠跟皇甫一尘打交道不多,只知道这个人是的实打实的地方派,不但本人就是小岭乡人,而且在这里干了八年的党委书记——八年,日本鬼子都赶出中国了。

这一次区里党代会,他继续把持这个位子,那么这个党委书记能做到多久,是谁也猜不到的,所以这人在地方上,拥有极高的威望,他的门生故旧也多,白凤鸣甚至很明白地说,有什么政策,想在小岭乡推行,如果没有皇甫的支持,那……至少要生出很多波澜。

而同时,皇甫这个人,是很阴柔的,他没有任何的背景,跟他有点瓜葛的副县长,现在早就死得连骨灰都不剩了,而跟他作对的人,很多人都还活着——只不过状况很差。

白凤鸣称奇的也就是这一点,皇甫在民间的口碑,多少是有一点点霸道,不过大家还是更愿意念他的好——皇甫书记,有时候还是很讲道理的。

总之这个人,给人的感觉很矛盾,皇甫一尘的下属和族人,手脚并不是很干净,据说在区里和乡里也有一些产业,但是偏偏地,很多人认为这是正常的。

陈太忠的脑中,这些资料一闪而过,不过他也不会只凭印象做事,见到皇甫书记走进来,他只是坐在那里略略点头,“皇甫你也在附近啊。”

“区长,这大冷天的,你这……就穿这么一点,行不行啊?”皇甫一尘见到陈区长只穿了保暖的秋衣秋裤,就大喇喇地坐在那里,一颗光头更是明晃晃的,煞是耀人眼目,心里禁不住暗暗地嘀咕一句……尼玛,这也是区长的形象?

“卢总家里有暖气,没多冷,”陈太忠不以为意地摇一摇那颗光头,“就等着皇甫书记来呢……老卢,现在能上菜了吧?”

他家能有什么好吃的?皇甫一尘心里不屑地暗哼一声,然后他就把目光对准了霍村长,“小霍,去搞两个好菜来,要快……知道吗?”

尼玛,我卢家人做的菜,在小岭也不算丢人,卢天祥看得真有点恼火,他的爷爷在朝田都当过菜馆的掌勺,遇到革命了,溜回乡里了,到他父亲那一辈,兄弟姐妹做饭炒菜都没有问题,不敢说冠绝北崇,但是在北崇开个饭店,基本上是不会饿死。

不过同时,他也知道,这是皇甫书记的做派,搞几个菜是扯淡的事情,关键是这个霍村长……就不该跟大家坐在一个桌子上。

他心里明白,霍村长心里也不傻,站起身就溜了出去,心里兀自嘀咕着,不就是个区长吗,爷还就不陪你了。

现实其实就是这么残酷,卢天祥虽然是界牌村的,但是以他千万的身家,足可以睥睨这个村长了,其实严格来说,乡长也很扯淡——卢某人只要基业不在乡里,根本就不把乡干部当回事。

霍村长出去了,可卢家的菜开始一盘一盘地往上端了,菜的质量不能说好,但是也绝对不差,尤其一盘黄花菜炒肉,鲜滑香嫩无比,据说是卢家的不传之秘。

在座的三位,自然不会等霍村长回来再动筷子,大家直接就一边喝一边吃了,然后就很自然地说起了小岭乡能搞什么项目。

3456章纳头便拜(下)

小岭乡也是要啥没啥的地方,不过虽然叫小岭,平原也不少,农副产品相对较为丰富,地里位置相对靠近市里一点,仅此而已。

卢天祥想搞的,是不锈钢和铝制品加工,在这一点上,北崇不具备任何优势,但是他强调说,这个东西主要是看怎么卖。

发展的前期,这个可以代工,比如说现在刚刚兴起的橱柜这些,还有各酒店的灶台、上下水之类的定制,有一个小型的加工厂,就完全转得起来,只说能占阳州一半的市场,一年一两百万的利润是手拿把掐。

中期发展就是要考虑锅碗瓢盆这些餐具了,这个东西是讲成本的,北崇这边虽然落后,但是占地、人工等费用便宜,等产业滚起来之后,他甚至可以考虑上型材厂。

说白了,这是卢天祥为自己设计的下一个产业链,可以在北崇搞,也可以在朝田搞,更可以在省外搞,北崇所具备的这些优势很一般。

而且,北崇的劣势也是很明显的,说到这里,卢天祥重重地叹口气,“这是我这几年来看好的项目,不过搞这个东西,电力得保证了,所以一时半会儿搞不起来。”

“啧,”陈太忠听得咂巴一下舌头,心说哥们儿一门心思上电厂,那真的是没错啊,就算这样,对有意向的投资,也造成了客观上的障碍,“用电的问题,我会尽量协调的……皇甫书记,你也得表个态。”

“嗯,乡里优先保障你的用电,跟乡党委走同一趟线,”皇甫一尘点点头,大家都说他阴柔,但此刻是一点看不出来,他笑眯眯地发话,“永祥,咱们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皇甫的保证,你应该相信。”

你皇甫的保证,我还真的不怎么相信,卢永祥很清楚皇甫的行事,这也是他执意请陈区长来家的原因之一,皇甫一尘的手下和家人,在乡里真的很霸道。

当然,这个霸道也是有尺度的,打个比方说吧,他要不请陈区长来一趟,直接开了加工厂,那么皇甫家的七大姑八大姨都能在这个厂找到职位,他还得上杆子找采购等好位子,或者是办公室人员这清净地方,以图巴结对方。

打上皇甫这个标签的话,他也会少一些事,但是真要惹出大一点的事情,皇甫书记绝对袖手旁观,没准还存着等他倒了之后,从中捞取好处的想法。

反正是乡里乡亲的,皇甫一尘不会做出悍然夺产的那种事,他是要考虑名声的,但是同时,指望他做主,不出点血是不可能的。

卢天祥非常了解此人——这是个胆小鬼,将位子看得很重,自己只要能拉上陈区长,那么,在自己跟陈区长翻脸之前,皇甫书记不敢做什么大举动。

这就是卢总的算计了,既然要巴结领导,肯定就巴结个头大的,与其等着你皇甫用鸡毛蒜皮的事麻烦我,倒不如给区长一点干股。

有点遗憾的是,陈区长不要干股啊,卢天祥心里如此想,脸上却笑眯眯的,“皇甫书记这是开玩笑,多少年的老关系了,信不过谁也信得过你。”

陈太忠不管他俩话里有多少意思,他只是思考一下又发问,“你搞这个小加工厂的时候,能不能先买个发电机?用不了多大的吧?”

“倒是用不了多大的发电机,五六万块钱就够了,可是这个电的成本太高,”卢天祥苦笑着摇头,“偶尔救急一下可以,长期用是要赔钱的。”

“嘿,”陈太忠无奈地摇摇头,心说这还真是百废待兴,不过下一刻,他就想到一个问题,区里该不该买上几台发电机,为一些重点的企业救急?

就在这时候,霍村长终于回来了,他笑眯眯地为在座的三人倒上酒,这才坐下来,“我把老高叫过来了,带了两块好腊肉,马上就上桌了。”

“大家正说投资点什么好呢,小霍你有什么建议没有?”皇甫书记发问了。

“有领导们在,我的建议不值一提,”霍村长微笑着回答,也没有不好意思的样子,“我就是保证,不管领导们有什么指示,村委会都坚决地执行。”

“啧,”皇甫一尘略带一点不满地看他一眼,大概是说领导给了你这个机会发言,你却不知道珍惜,然后他笑着发话,“我听白区长说,区里今年还要上好几个工厂?”

“嗯,”陈太忠不动声色地点点头,他以为这皇甫又要争取把厂子建到小岭,这个态他不能轻易地表,所以也不多说。

“区里的计划中,有个板材厂,”皇甫书记若有所思地看卢天祥一眼,“这个东西,我觉得你能搞一下,咱靠山吃山,北崇这么大的山,下一步又要搞退耕还林,原材料是不缺的。”

“啧,板材,”卢天祥听得咂巴一下嘴巴,不旋踵就点点头,“那我回头了解一下吧。”

凭良心说,他对板材这东西,还真不是很熟,而且必须要指出的是,他对自己想搞的不锈钢和铝制品加工,却是相当地熟悉。

因为他关注这个项目已经很久了,相关的设备、工艺和市场,他做过大量的调研,甚至相关的渠道他都找了不少。

这年头,私人企业想要在做大的时候不被人觊觎,一定要有一些自保的手段,跟本地人或者政府搞好关系,只是手段之一,而卢天祥还有别的想法,那就是控制住销售渠道。

通过自己的人脉,控制了渠道之后,别人想夺他的产业就不容易了——夺产可以,你得卖得出去不是?正是因为他在这个项目上已经打好了部分根基,所以就算是回乡投资,他也是优先考虑这个项目。

至于说板材,那就是两眼一抹黑了,他不但没有调研,也没有相关的人脉,所以他不能马上答应下来,只是对皇甫书记的指示,表示出重视。

不过他心里总有点疑惑,皇甫可是比较阴柔的主儿,这个建议……会不会有什么别的说法?

陈太忠在旁边听着不做声,他倒没想那么多,不管怎么说,劝人投资就是好事。

“如果天祥你能投资了这一块,区里就能腾出宝贵的资金,去做其他项目,也是为区里分忧解难,”皇甫书记笑眯眯地说两句,然后才扭头看向陈区长,“区长,我这么说对不对?”

我怎么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太合适呢?陈太忠微微点头,“这个钱不算太多,但是这个心意值得肯定,不过……有个问题需要强调一下,林业资源还是要跟林业系统相协调的,民营企业搞这个,要多考虑一下原材料问题,强调合法经营。”

“区长高瞻远瞩,指示得很正确,”皇甫书记笑眯眯地点点头,不再说话。

饭大约吃到一点,陈太忠的外套也烘烤得差不多了,他站起身来就穿衣服,一屋子人拦着他,说是还下雨呢,陈区长表示自己无所谓。

到最后,还是皇甫书记把自己的农用车借了出去,找了块木板把摩托车推上去,请区长坐着农用车走了。

一群人目送着区长离开,然后走回卢天祥家继续吃喝,等到卢家的女人们也开始上桌,皇甫书记将卢总拉到一边,“天祥,这个板材厂要搞好了,区长会肯定你的成绩。”

卢天祥看着他,也不说话,好半天才轻笑一声,“我对这个行业,还真的不熟。”

“我会大力支持你的,”皇甫一尘轻声发话,看到霍村长也想过来凑趣,他抬手一摆做撵人状——我们在说的事儿,你别掺乎。

“你还是直说吧,”卢天祥拿起一盒烟,给对方让一下,然后两人点起烟来喷云吐雾,他才又说一句,“咱们多少年的朋友了,能帮忙的,我肯定没有二话。”

“天祥你这是越来越精明了,”皇甫书记笑着指一指他,也不否认,犹豫好一阵他才轻声解释一句,“区里现在,在搞一个支持大学生回乡创业的政策。”

“嗯,回乡创业是好事,”卢天祥点点头,其实他的眼里真没有乡党委书记,也就是县官不如现管,他不想得罪对方,所以表个态之后就不再说话,要看对方说什么,

“这个创业的细则还没出台,大致是有这么几点……”皇甫一尘低声解释了起来,他好歹是乡党委书记,这种隐秘的事儿,终于是传到了他耳朵里。

卢天祥一边听一边点头,待对方讲完之后,好半天他才疑惑地问一句,“这个政策,我这生意人说不出好坏……但是你到底想说什么?”

“就是陈区长那句话,你开板材厂,总是要买木头的吧?”皇甫书记低声问一句,“回乡创业可以种树,但是大学生做不出来不锈钢板。”

卢天祥淡淡地看了他好一阵,才干笑一声,“皇甫书记,要不这样,让大学生入股板材厂好了,你看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