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61 -3462回家

官仙 3461 3462回家(求月票)

3461章回家(上)

“北崇人真的太难打交道了,”两个警察上了车,甚至还没出了院子,那个唤作小蒋的年轻警察就再也忍不住,抱怨了起来,“徐瑞麟是苦主也就算了,这陈太忠好歹是一区之长,居然也是这种素质。”

“他连邵正武的司机都敢下手,胆子比你想的大得多,”中年警察轻喟一声,想到自己不得不泄露了某些秘密,才让对方同意督办,他说话的时候,也是带了点悻悻。

“王队,你觉得这四海车行,嫌疑真的很大吗?”小蒋又出声发问了。

“也就是看这两天的情况了,”王队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北崇分局这边扣了车辆,都逼不出赵凯和张一元,张一元更是跑出省了……要是他们过年都不回家的话,那北崇就可以部署抓捕工作了。”

阳州的风俗,是异常注重过年,从小年开始,过完整个正月,张一元和赵凯都是本地人,如果心里不虚的话,招惹了再大的事情,除夕和初一也该回来。

当然,这只是推断,属于逻辑范畴,而不算是证据,实施抓捕有点过分,不过下面分局做事,有时候也没必要那么讲究,只要有领导敢于出面承担责任,五木加身,倒不信问不出想要知道的事。

陈太忠显然是有担当的,他甚至敢直接说,省警察厅你们是摘桃子,想到这个,王队摸出手机,“我汇报一下情况,看上面是个什么意思……”

他还没来得及拨号,眼光无意扫到对面驶来的车辆,眉头登时就是一皱,“奥迪a6,还是零零幺号,这应该是阳州的市长……这个时候他来北崇干什么?”

李强也不想来,现在正是他活动市党委书记的节骨眼上,原本他活动的目标,并不是阳州市党委的书记,这里实在太穷了,想出点成绩真的很难。

但是自打交流来个陈太忠,一切就都不同了,他开始考虑该不该留下来,李市长活动外地的书记不太容易,但是王宁沪一走,他递补阳州的书记,难度就要小一点。

难度再小,也是存在变数的,所以李强现在做事,是慎之又慎,这并不是说他变得低调了,该高调的时候,他还会高调,而不是一味的隐忍,不注意的人,感觉不出他的异样。

不过这个谨慎,是真实存在的,值此关键时刻,李市长一直在避免跟一些势力的碰撞,他求的是顺利过渡——当然,那些本来就不对眼的势力,继续对抗也就是了。

对于陈太忠这一条过江强龙,他是无意对抗的,尤其是他将来的业绩,有一部分还是要靠此人来落实,所以他对北崇的态度,就是不偏不倚,该支持的时候支持,不需要明确反对的东西,坚决不反对。

但是今天他实在无法再忍耐了,知道消息之后,他本想把陈太忠叫到阳州,考虑到对方未必接受自己的呼来喝去,他又想叫巨中华去传达一下意思。

可巨中华跟陈太忠那是真正的不对眼,他又琢磨了一下,几个副市长也没有一个合适的,江锋不合适,张卫国也不合适,归晨生更不合适。

盘算来盘算去,李强猛地发现,市政府的领导,陈太忠差不多得罪了个干干净净,找不到合适的人选,他也只能自己出马了。

车开进北崇区政府,有人认出了市长的座驾,所以在李市长下车之际,陈区长带着一干人等匆匆走下楼来,“李市长您来,提前打个招呼嘛,搞得我们这么失礼。”

“我就是随便转一转,”李强也沉得住气,他微笑着点头,“大家该忙啥就去忙,太忠……听说卷烟厂动工了,带我去看一看。”

市长都如此吩咐了,大家就只能散去了,按说白凤鸣是可以作陪的,但是白区长目前在小赵乡,安排电厂的施工,所以也只有陈区长能陪同。

李红星在一边张头张脑,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不过陈太忠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他转头就走了——区长没有说什么话,但是这一眼,胜过千言万语。

陈区长自己有车,不过李市长孤身前来,他要是坐上自己的车,也是有点不合适,于是主动走上前,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坐了上去。

奥迪a6缓缓地发动,车里的人却是都没有说话的兴趣,开了足有五分钟之后,陈太忠才低声嘀咕一句,“前屯目前没什么起色,不过抓得紧一点的话,六月份可以投产。”

“我来看前屯是顺路,主要是想跟你谈论个问题,”李强好歹是积年正厅,也是有担当的人,他直截了当地发话,“听说后天有香港人来跟你谈融资?”

“嗯,有,”陈太忠点点头,并不多说一个字。

“北崇现在的发展,已经是非常迅猛了,”李强直截了当地发话,“这个钱能不能借给我点,等你需要的时候,我还给你。”

“为什么我要借给你呢?”陈太忠却不吃这套,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对方,“李市长,请你给我一个理由……我们发展得再迅速,短期内也追不上沿海城市,北崇筹集到资金虽然不少,可没有一分一厘是多余的。”

“这个……好吧,就算是你说的那样了,”李强也是有点无可奈何,于是他晓之以情,“就像退耕还林这个事儿,国家林业局批给阳州二十八万亩,你北崇自己跑,了不得十五万亩,市里搞一下统筹规划,效果会更好……你不要光惦记自己的小家。”

“我为什么不能只顾自己的小家?”陈太忠见车里没外人,就毫不客气地反问一句,“我是北崇区长,又不是阳州市长,我争取来的东西,你想要拿走,还这么理直气壮……市长,我以前欠你什么了吗?”

“你不欠我什么,”李强说到这里,也是头疼,我听说了,陈太忠你是个夯货,可是没想到你能夯到如此地步,“但是你北崇现在用不到这么多钱,借给我……回报绝对不会让你感觉吃亏,我说到做到。”

“行了李市长,你尽力了,”陈太忠轻喟一声,轻描淡写地发话,“就是那句话……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市里和北崇,大家各干各的。”

“但是这些钱,你一时半会儿根本花不出去,”李强也急了,他大声嚷嚷着,“北崇能发展的项目是有限的,为什么不能借给市里?”

“借给市里,将来谁买单呢?”陈太忠冷笑一声反问,潜台词不言而喻,老李,接下来就是市里换届了,你是打算忽悠谁呢?

“那……那你等一等再花行不行?”李强自然不能说,市党委书记是我囊中之物,你尽管放心好了,于是他换一个说法,“市里需要北崇配合的项目,也很多。”

“但是我北崇……不需要市里配合,”陈太忠似笑非笑地回答一句,真的是傲气无比,“市长,您是来视察卷烟厂的,咱们还是谈谈这个吧。”

“太忠你这么搞,太随性了,”李强终于不再计较资金的方向,而是当面批评起他这个人来,“我不能眼睁睁地看你犯错误不管。”

“我说不过你,”陈太忠真的腻歪这个话题了,索性单刀直入,“李市长,你真想借钱的话,我介绍朋友借给你钱,三十亿、五十亿随便你开口,你敢不敢借?”

三五十亿摆在面前,敢不敢借……这话里面就有话了,随便搁给一个屁民,估计马上就表示敢借了,反正大不了就是糟蹋完了还不起。

但是对国家干部来说,尤其是厅级以上的干部,还真不好选择,他们就算不借钱,靠着体制也能好活一辈子,借了还不起,那后果还真的不好说——已经能好活一辈子了,何必冒这样的风险?

“你总得让市里见一见香,港人,”果不其然,李强避重就轻地回答,“香,港的咨询公司来人了,不能光让你们北崇接待吧?”

其实香,港人也是中国人,真不知道你掺乎个什么劲儿,陈太忠心里冷笑,嘴上却是不露一丝破绽,“这个倒是,我一定安排他们,跟市里领导见一下面。”

“不要安排,最好还是你主持,”李强分外明白安排和主持的区别。

“我真没时间主持,”陈太忠摇摇头,心里又补充一句,也不稀罕主持,这屁大一点事,让我主持,还真不够丢人的,“后天接机,我都不会去。”

你都不去接机?李强真的有点吃惊了,“港澳同胞来考察,太忠……还是重视一点的好。”

“来的人级别不够,只是打前站的,”陈太忠淡淡地摇摇头,接着又微微一笑,“市长,这就到了,咱们进去看一看吧。”

腊月二十三的北崇,居然有人在热火朝天地干活,这真是相当罕见的一幕,而且还伴随着机器的轰鸣,走进院子一看才知道,居然有一台挖机和一台推机,推倒原有的几间厂房的同时,还在为新的厂房挖地基。

“这个规划,会不会有点小?”李强随意地扫一扫四周,这一片地真的不算大,看起来也就是两百来亩的样子。

事实上,他来卷烟厂只是打个掩护,好让自己显得不是那么尴尬,真正要说的话,是在来回的路上,不过陈太忠这强硬的脾气,真的让他很头疼。

他只能暗自庆幸,还好,这次来的只是打前站的,那么还有一点时间来做工作。

3462章回家(下)

李市长在卷烟厂的视察,大约用了十来分钟,镇长唐亮刚刚赶过来,他已经打算拔脚走人了——年节了,乡镇的工作也宽松了不少,镇党委书记苏卫红甚至中午就去了阳州,直到现在还没回来。

回去的路上,陈区长跟李市长就不谈博睿的事了,他只是大致地介绍一下卷烟厂的布局,又强调一下后面还有一百多亩地,里面还有不少大树,公路对面的地也很好征,将来卷烟厂想盖职工宿舍的话,问题不会很大。

总之就是这些可有可无的事情,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了一路,不多时来到了区政府。

李市长谢绝了北崇的留饭,说今天是小年,甚至连车都不进去了,直到陈太忠走下车来的时候,他才问一句,“后天你真的不去接机?”

“真不去,”陈区长笑眯眯地点头。

“那市招商局的人,跟你的人一起去接机,没问题吧?”李强确认一下。

陈太忠看他一眼,琢磨一下笑着点头,“您看着安排好了,也算市里引资的成就。”

当天晚上,陈区长的小屋里,只有他空荡荡的一人,廖大宝回家跟家人过年去了,看到王媛媛似乎也有这个想法,他把她也撵走了,李红星倒是想借这个机会,来陪领导做伴,不过陈太忠觉得,这厮在自己跟前,更觉得闹心。

这就是过年了啊,陈区长拎着啤酒,孤零零地站在窗口,听着街上时不时传来的爆竹声,看着远处偶尔冒出的烟花,这一刻,他仿佛又回到上一世修行时,陪伴着他的,只有无尽的冷清和孤寂。

“两三天内,我也要走了,”他低声对自己说,没道理嘛,别人都能享受合家团圆的乐趣,他这个堂堂区政府一把手,反倒是要忍受这份冷清。

回家这个念头,真的是不能想,一旦想起,就跟三月初的野草一般,疯狂地长了起来,尤其是第二天上午,他见到了来自市里的招商局的人。

来的一共是四个人,是招商局常务副局长卓轻扬带队,而且带来了一辆考斯特。

北崇这边负责接机的人,是政协副主席林桓和北崇宾馆的马媛媛,这是陈区长亲自指定的,其他副区长都比较忙碌,而李红星那个形象,接机实在有点不合适。

卓局长就跟林主席商量,说你们北崇的金龙大巴太大了,前去接机有点浪费,不如上我们的考斯特——李市长指示了,人回来先接到北崇宾馆。

林桓觉得这个建议有点道理,事实上他并不把卓轻扬放在眼里,也不怕对方搞什么幺蛾子,不过想到陈区长或者会在意,他还是给区长打个电话,请示一下。

“你看着处理就行了,一个招商局长而已,林主席你有办法的,”陈太忠挂了电话,他让林桓挑头,就是看准了林主任在北崇的人望,这人要是叫起真来,怕是一般的市领导也不愿意招惹。

不过想到招商局来北崇汇合了,一会儿还要奔向朝田,陈区长心里也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变了,环境慢慢地变了,市里虽然还想分润北崇的好处,却是开始走温和路线了。

对于上级的各种摘桃子,他一直是持非常强烈的抵触心理,但是昨天李强亲自来打招呼,对他动之以理晓之以情,指明市里更需要这些资金。

而今天,市招商局也是先来的北崇,这个态度算是相当地端正,陈区长就算想发火,都不知道该冲谁发,陈某人一向是愿意讲道理的。

硬的不行,就来软的?陈太忠对这个局面有点无奈,虽然一个小小的区长,能逼得市里领导不得不采用温和手段,是非常有面子的,但是他心里怎么都不舒服。

中午十二点,吃过午饭之后,接机的人就出发了,飞机是明早到,大家赶到朝田休息一晚上,正好接上人赶回来。

陈区长可是不想再跟这些人碰面了,看着腻歪,说不得交待一句之后,自己也驱车离了北崇,临走之前,他还给廖大宝和王媛媛分发一点个人的福利。

下午一上班,谭区长来到区长办公室,想向区长汇报一下学校危房的该建工作,不成想廖主任直接告诉他,“区长已经走了。”

“去哪儿了,什么时候回来?”谭胜利可是没想到,区长现在就回家过年去了,在他印象中,陈区长是那种工作起来没有休息日的主儿,今天才腊月二十四,不可能这么早就回家吧?

“区长什么时候回来,那我还真说不准,”廖大宝有种感觉,区长再回来,怕就是年后的事儿了,不过他也不敢乱说,“您给他打电话吧。”

“他不是回家了吧?”谭胜利终于意识到了这个可能。

“这我不知道,不过区长是往海角走了,”廖大宝不可能说得更多。

“那还……真的可能啊,”谭区长错愕好一阵,才重重地叹口气,路经海角到天南,可是比朝田方向要快得多,“他怎么能就这么走了呢?”

“区长自打来了区里,就没有休息过,”廖主任很称职地指出这一点。

“哦,我没有别的意思,”谭胜利听他这么说,也只能干笑一声,心里却是在暗暗地遗憾,早知道是这样,我应该今天早晨来请示工作。

陈太忠一路驱车,赶回凤凰的时候,正是晚上六点,虽然天色已经大黑,但是看着熟悉的街景,他心里有着莫名的舒畅,此刻,他真的有点理解游子归乡的感觉了。

他驾着车,在市里漫无目的地转悠着,良久之后,他才决定,先去看看老爹老妈。

黑色的奥迪缓缓地驶进电机厂宿舍的院子,将车锁好之后,他拎着大包小包拾阶而上,来到家门口掏出钥匙开门。

家里静悄悄的,卧室倒是亮着灯,下一刻,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不是说今天晚上要回来很晚吗?这是事情没谈好?”

“妈,是我回来了,”陈太忠按亮客厅灯,抬脚去换鞋,“我爸去哪儿了?”

“太忠你回来了?”陈母听见他说话,站起身匆匆走了出来,然后放下手上的报纸,转身向厨房走去,“没吃饭吧?我去帮你做。”

“不着急,”陈太忠将手里的东西放下,开始脱外套,“我爸办什么事儿去了?”

“唉,还不是要钱?”陈母走进厨房,开始忙乎,嘴里信口回答,“疾风厂的资金,最近有点紧张,他是去请祁主任吃饭。”

“疾风厂的资金紧张?”陈太忠刚想去卫生间洗手,听到这话就是眉头一皱,径自来到了厨房,“紧张谁还能紧张了咱家?”

“你这走了以后,疾风的资金就支付得不太及时了,”老妈蹲在地上摘葱,嘴里却是叨叨着,“爱国说了,那个新来的祁主任,很不像话。”

“祁伟?”陈太忠轻声嘀咕一句,他虽然不在科委了,但是对这里的消息,了解得也算不少,自打他党校的同学宋敏回了科技厅,科委有个副主任的空缺。

就在他上任区长之后不久,省里又派下一个干部挂职,是省政府办公厅的祁伟,这家伙跟殷放关系不错,许纯良去北崇还说,此人阴阳怪气的,有点让人受不了。

“他分管了疾风厂?”他沉声发问。

“这个我不知道,”陈母还真不是很清楚分管不分管的事,“反正你爸的电机,以前交货就能拿钱,现在就要拖一段时间……问题是,咱家不拖其他人的钱啊。”

“这是找死吧?”陈太忠想也不想,抬手就拨通了张爱国的电话,“我陈太忠,这是我的新号,你现在马上来电机厂宿舍我爹妈家……马上!”

十分钟之后,张爱国出现在了陈家,他气喘吁吁,嘴里还带着点酒气,“老板您回来了?真的太好了。”

“嗯,”陈太忠开门之后,头也不回地走到餐桌前,先喝一口酒,然后拿起筷子吃起来,头都不抬地发话了,“我让你监督我老爸的电机质量,你坚持了没有?”

“坚持了,陈伯伯的电机,质量一直很过关啊,”张爱国一见领导是这个样子,就知道坏菜了,于是他苦笑一声,“问题是那祁伟太操蛋,我死说活说,他坚持要延期付款,还说这是遵循市场规律。”

“坐下吃点,慢慢说,”陈太忠这才招呼他坐下,却依旧不抬头,只是随手指一指身边的椅子,笑眯眯地发话了,“这么对待的,只有我家一家,还是大家都是?”

“大家都差不多,”张爱国迟疑一下,走过来坐下,“只不过别人要给好处的,陈伯伯塞好处,祁伟不敢要……所以也有人结款比电机还快的。”

“这事儿,你和纯良怎么都不跟我说?”陈太忠慢吞吞地放下手里的筷子,扭头笑着发问,餐厅的光线不算很亮,但他的牙齿却显得异常雪白,熠熠生辉……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