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69 -3470深入群众

3469 3470深入群众(求月票)

3469章深入群众(上)

几个人在阳光小区折腾到十一点,陈太忠站起身打算走人,说中午有安排,却又不说是什么安排——事实上,他要去三十九号院了。

诸女自然拦住他不让他走,蒙晓艳心里有猜测,就说那你早点办完事,下午早点回来。

“下午……我还打算去东临水一趟,”陈区长很干脆地回答,脸上居然有一丝悲天悯人之气,“难得回来一趟,时间再紧,我也要看看李凡是把东临水建设成什么样子了。”

诸女看着他,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正在这时,一个声音在楼下响起,“东临水发展得不错,太忠哥,我帮你看着呢,”却是李凯琳去厂里交待一番之后,又匆匆赶了回来。

“你看是你看,我也必须得亲自过去,”陈区长断然摇头,正气凛然地回答,“你帮着看,和我自己亲自去看,对李凡是的压力是不一样的。”

“我怎么总觉得,你往常没这么热心呢?”蒙校长似笑非笑地上下打量他一眼,她有八成的肯定,下午陈某人是要陪自己那个后妈,静静地享受二人世界了。

“这是你不了解我,我一向都很关心群众,”陈太忠正色发话,“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这是我时刻挂在心上的。”

“是美女的‘裙中’那个群众吧?”刘大堂吃吃地笑了起来,她在幻梦城当了那么久的大堂,有些荤段子真是张嘴就来。

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指一指她,“我说望男,你现在好歹也是身家几千万的煤老板了,素质,要讲点素质……”

他还待说点什么,李凯琳插嘴了,“那么……我陪你一起回去吧?”

蒙晓艳听得扑哧一下就笑出了声,陈区长却是微微一怔,然后才缓缓摇头,“不用了,我去那里不是明察,而是暗访,暗访才能得知真相……你跟着不合适。”

若是没有蒙校长这一声笑,他的解释听起来很合理,但是有了这一声笑,那就听得很诡异了,众女相互看一看,最后还是李凯琳发话了,“那晚上你总能回来吧?”

“晚上你太忠哥要开会呢,”刘望男笑着接话。

“开会?太忠哥现在都是恒北的干部了,还开什么会?”李凯琳有点不摸头脑。

“武林大会,”刘大堂吃吃地笑着回答,“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

“迟早都得让你带坏了,”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摇摇头,下楼走人了。

下一刻,他穿墙来到了三十九号,四下看一看,却是不见唐亦萱的踪影,竖起耳朵一听,才听到楼下传来轻微的“刺啦刺啦”的响声。

打开天眼一看,下一刻,陈区长就是一个万里闲庭加穿墙术,穿进了那间封闭的小屋。

感受到身边的光线变化,唐亦萱缓缓地放下石头,又抬手去关了砂轮机,站起身来冲他点点头,虽然有厚厚的口罩,她的声音依旧隐约可辨,“来了?”

“这大腊月的,你这是干什么啊?”陈太忠的眉头微微一皱,见到她这副样子,他的心里微微一揪,虽然她的头上多戴了一顶浴帽,但是他依旧有点不忍。

“没什么,一个人呆着没意思,”唐亦萱打开小门走出去,一边摘口罩,一边向楼梯走去,“你昨天打架了?”

“嗯,有人欺负我老爸,”陈太忠点点头,心里却知道,小萱萱的话,并不是单纯地问一问打架的事情,自己昨天回来,没有先来三十九号报到,这个态度不端正,所以他干笑着岔开话题,“别担心,老公我身强体壮,吃不了亏。”

“知道你回来了,我就等你来,闲着没事就擦一擦石头,”唐亦萱走上楼来,脱掉外面的白大褂,又微微侧头,小心地摘掉头上的浴帽,接着头发一甩,一抹顺滑黑亮的水波,在陈太忠的眼中荡漾了开来。

“你不是擦了一晚上吧?”陈太忠的心里,有点说不出的味道。

“该休息的时候,还是要休息的,”唐亦萱轻笑一声,又瞥他一眼,“不过也没睡好,总是想着,没准有个小贼,会突然出现在我的房间里。”

“啊,凤凰现在的治安,这么差了吗?”陈太忠的手向口袋伸去,做出要摸手机的样子,“不行,我得跟王宏伟好好念叨念叨,他要是干不好这个政法委书记,我回来干,正好跟我家小萱萱双宿双飞。”

“贫嘴,”唐亦萱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然后又伸手捂嘴,一个哈欠似乎要打出来,但最后还是没出来,“饭菜我都准备好了,炒一下就行,我还想着中午一个人吃不完的话,就扔掉。”

“这……有点浪费吧?”陈太忠尴尬地笑一笑,“小萱萱,我记得你以前很知性的,现在变得有点活泼了。”

“所以你总欺负我,”唐亦萱微微一笑,用略带一点思索的眼神看着他,“我已经决定了,不再知性,要不然到最后,吃亏的总是我。”

“那咱们先活泼一下吧,”陈太忠**笑着走近她,“小妹妹,哥哥带你看大头龟……”

做为一本纯洁、河蟹的读物,血脉贲张的细节略过,下午三点的时候,三十九号的怪声停止,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你怎么能这么赖皮地顶我?”

“我真的受不了啦,”女声娇喘着发话,还略带一点顽皮,“谁能想到你这么不耐?”

“你要是不这么顶我,我还能给你一小时的快乐,”陈太忠有点恼火,他觉得失了面子,不过他说的也是实话,小萱萱那里高耸饱满,顶住人一个劲儿的研磨的话,很容易让人在三五分钟内缴枪,所以他不但恼火,而且生疑,“你这是跟谁学的?”

“你以为我像你,那么乱?”唐亦萱白他一眼,白生生不着寸缕的身子,软绵绵的趴在他身上,两人的下半部分,还紧紧地包容和纠缠在一起,淋漓的**已经板结为白花花的干痂,真正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就是憋得太狠了……昨天在阳光小区爽呆了吧?”

“没有,一直在期待二人世界呢,”陈太忠很果断地摇头,小萱萱一个人擦着石头,在默默地等待着他,他虽然号称操蛋,却也不是全无良心之辈,“真的,还想带你下午去微服私访呢,去不去?”

“去……不过让我再享受一下你的充实,”唐亦萱趴在他身上不肯起来,懒洋洋地回答。

事实上,她对微服私访,还是很感兴趣的,约莫二十分钟之后,两人就收拾停当,陈太忠搂着她,一个万里闲庭,就来到了东临水水库的边上,“小萱萱,这个地方你还记得不?”

“我们的宫殿……我怎么会忘记?”唐亦萱甜甜地笑一笑,心里是无限的温馨,“现在……还能下雪吗?”

“只要你想,就可以,”陈太忠微笑着看着她,也不见他做什么动作,忽然之间,两人就身处一个白玉铸就的宫殿中,窗外是细碎的雪花,偶尔,也有大如鹅毛的雪片落下。

“真的很美啊,”唐亦萱愣愣地看了好一阵,心念微微一动,面前就出现了一副木桌和两把椅子,下一刻,电热壶、茶壶、茶杯和茶叶也出现在了桌上。

“赏雪的时候,一定要品茶,”她将水注入电热壶烧了起来,人却是懒洋洋地坐在陈太忠身上,另一张椅子,起到的只是一个摆设的作用。

“那你还不如只放出一张椅子算了,”陈太忠微笑着抱着她,鼻翼在她耳边轻轻地嗅着,“好香,真想就这么一直抱着。”

“我也想,”唐亦萱淡淡地吐出三个字,却是不再说话,两人就那么静静地看着雪景,不多时,水开了,她拿起壶来冲茶。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谁都没有再说话,按说这是一个重温旧情的好环境,不过唐亦萱只愿意静静地靠在陈太忠怀里,而陈某人从昨天晚上一直荒诞到现在,火气得到了一定的控制,倒也没那么急色了——他宁肯什么都不做,默默地享受这份静寂和安宁。

两人默默地坐着,一边品茶一边赏雪,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唐亦萱才轻喟一声,“太忠,我想要个孩子,明年来赏雪,就是一家三口了。”

“你失去信心了吗?”陈太忠微微一怔,不过却没显得多么意外,他微笑着发问,“是怕我忘记你,所以要生个孩子?”

“我已经不再年轻了,”唐亦萱呆呆地看着窗外,轻叹一声,“你身边的优秀女孩儿太多了,可你答应我的周游世界,遥遥无期,所以……我必须先扣下个人质。”

“那不是人质,是爱的结晶,会给你的,但是不是现在,”陈太忠伸出手来,也不是沾什么手眼便宜,而是两个人双手,十指紧紧相扣,“对于制造生命,咱们应该有个负责的态度,那是爱的结晶,不是寻欢作乐或者小资情结的副产品。”

“但是很多东西,都是虚幻的,就像窗外的雪花一样,”唐亦萱微微一笑,“现实生活,并不是这样的。”

3470章深入群众(下)

“谁告诉你,现实生活就不是这样的呢?”陈太忠上次境界还不够,使用的只是障眼法,这段时间他在北崇虽然也忙碌,可晚上却是没什么人打扰,闲得没事就把境界提升好大一截,意念起处,白凤乡的天空上真的聚集起了淡淡的云彩。

“可以真的下雪吗?”唐亦萱的眼神里,有一点朦胧。

“那当然了,只要你开心,不过……你要给我几年时间,”陈太忠笑着回答,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又有一点烦躁,说不得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点上,也不吸,只是让那烟在手上静静地燃着。

“你居然学会抽烟了?”唐亦萱真是要多惊讶有多惊讶了,她非常清楚,他喜欢清新自然的空气,事实上,她也不喜欢别人抽烟,“越来越适应这个浊世红尘了。”

“也没瘾,就是有时候想点一根,”陈太忠笑着回答,“大概是想到几年能把北崇搞好,有点心烦吧,不过今年后半年,我应该能比较轻松了。”

唐亦萱听他这么说,心里也微微一沉,知道自己给他带去压力了,于是也不再说话,静坐好一阵之后,才轻声发问,“外面也在下雪?”

“差不多吧,多少要等一等,”陈太忠自信满满地回答,“雪花落地,总要有个过程。”

两人就这么有一句没一句地,聊到了接近五点,唐亦萱站起身将已经变得寡淡的茶水倒掉,“陪我去看一看雪吧。”

“这个……”陈太忠的脸色有点不太好看,因为今天的效果……不是很好。

撤掉那些术法,唐亦萱也看到了外面的景象,天空中确实有雪花落下,不过还没落到地面,基本上就化作了水滴,有些许雪花终于执着地落到了地面,但是眨眼间就融化了。

“咳咳,现在的气温有点高,”陈区长尴尬地解释一句,他现在制造点小雪不是很难的事,但是大面积影响地面温度——这个就有点超出能力了。

“挺好的,”唐亦萱笑着点点头,在她视力所及的范围,细碎的雪花飞舞着,虽然没有刚才坐在屋里看得那么美轮美奂,却是胜在真实,“下雪的范围有多大?”

“白凤乡这一片是没问题的,”陈太忠也不能确定范围到底有多大,反正他保证两人周遭都在下雪就行了,“今天的水汽不太多。”

那次下雨,好像是整个凤凰!唐亦萱心里暗暗地盘算,却也不明说,下一刻,她抬头看一看天空,“怎么上面没我的名字?”

“咳咳,”陈太忠重重地咳嗽两声,心说这女人们要记小账,还真是令人头疼,“这个那啥……我说过,笔画太多嘛。”

“希望有一天,天空中能写满我的名字,”唐亦萱轻喟一声,又扭头用好看的凤目盯着他,“会不会有那么一天?”

“这个是一定的,”陈太忠微笑着点头,接着他又想到了什么,重重地叹口气,“事情实在太多了,回来也不能消停。”

“走吧,去微服私访,”唐亦萱笑着发话,她对他回来之后,不能第一时间来看望自己,真的有点不开心,但是想到他能放弃那么多女人,单独陪自己整个中午和一个下午,她也知足了。

一边说,她一边摸出个墨镜戴上,又拿出一条丝巾,将整个脖颈和半个下巴遮住,如此一来,不是很熟悉她的人,真的未必认得出来。

见她做了如此装扮,陈太忠也摸出一副墨镜戴上,又拿出一副大口罩,挂在耳朵上,“走吧。”

下一刻,两人就出现在了东临水的村口,天上的雪还在下着,落到马路上迅速地融化,陈区长低头看一看,又微微点头,“村子里的路,修得还是不错。”

接下来,两人相伴着在村子四下走动,唐亦萱对以前的东临水没有什么直观印象,陈太忠却是清楚得很,一边走,他一边频频点头,这一年,李凡是搞得还真是不错。

这里不但基础设施搞好了,大棚什么的也随处可见,农用车之类的也多了起来,还有人家的房顶,支起了卫星天线。

走到一处以前的荒地,石头很多的那种地,他居然发现,种满了密密麻麻的小树,两人进去走了一阵,旁边有人喊了起来,“干什么的?”

扭头一看,却是老远处的草屋里,钻出一个老汉,冲着这边嚷嚷,两人对视一眼,陈太忠径自迎上去,用略带一点北崇口音的普通话发问了,“这儿怎么种了这么多树?”

“苗圃嘛,”老汉没有认出对方来,“喜欢看就看,别把苗踩坏了。”

“这东西能卖到哪儿?”陈太忠有点奇怪,在李凡是的计划里,好像没有搞苗圃一说。

“卖给林业局和园林局,都可以,”老汉一边回答,一边从腰里摸个烟斗出来,正要解开烟袋取烟丝,不成想对方递过一根烟来。

“好长的过滤嘴,是好烟,”他接过烟来看一眼,一点都不客气,自顾自地点上。

“搞这么个苗圃,一年能挣多少钱?”陈太忠略带一点好奇地发问了。

“就是万把块吧,”老汉把烟嘬得吱吱作响,烟气和呵气在飞舞的雪花中转瞬即逝,“咱是没那门路,把苗卖给公家,要不还能赚得更多。”

“是有人来跟村里收?”陈太忠点点头,这就是偏远乡村的悲哀,没有门路,就只能卖给二道贩子。

“是啊,”老汉又点点头,然后看一眼侧后方的唐亦萱,她虽然遮得也算严实,但是不管怎么说,她都算得上是一等一的美女,老汉回答完问题之后,八卦之心顿起,“你们两个,听口音不是本地人,来做啥的?”

“去乡里办点事,看到下雪了,就随便转一转,”陈太忠的谎话张口就来,“老人家你呆着,我们再随便走一走。”

“嗯,想买啥,去村委会就行了,”不管怎么说,老汉抽了人家一根好烟,适当的提醒是有必要的,当然,他并不知道,自己抽的那支烟,是区委书记看到都要眼红的。

两人转身离开,走了好一阵之后,唐亦萱才出声发问,“他们不能自己组织销售吗?过一道手,肯定要少挣很多。”

“贩卖本身也是一种职业,”陈太忠对二道贩子并没有成见,没有这个环节,或者老汉种出来的树,卖都卖不掉,“大宗物品的话,才有必要组织建立销售渠道。”

“反正这个东临水发展得……真的不是很快,”唐亦萱微微摇头,一路走来,她能感受到,陈太忠对这里的发展还算满意,但这只能归纳到这个村子的底蕴太差,“还需要努力。”

李凡是能在我走之后,还保持如此高速的发展,已经是很难得了,陈太忠心里很明白,但是小萱萱说得也在理,于是他点点头,“我家小萱萱说了,不许他骄傲,那我就不让他骄傲。”

两人有说有笑地来到了村委会,看到大院门口有人推着小车出出进进,车上都是白菜、土豆、胡萝卜等冬令蔬菜,偶尔也有反季节的蔬菜,却是极少见。

拦住一个人问一下,才知道村里每天有一趟“班车”去市里,村民们可以将蔬菜等交给村委会代卖,只需要出少许的费用。

“这费用怎么算呢?”陈太忠好奇地发问,“你觉得高还是低?”

“肯定低嘛,高了,我不会找几个人拼车?”这个村民看一眼这个奇怪的家伙,“而且他们跑熟了的,价钱也能卖起来……关键是省心,往村委会一送一过磅,等着明天中午分钱就行了。”

陈太忠听了一阵,才知道这个代卖,类似于北崇菜贩子往阳州送菜,不过对东临水来说,这是村里的福利,村民们直接得利,省去一道手续。

就是这样的福利,一开始也是办得磕磕绊绊的,有很多人不太信得过的,又有人想免费捎运,磨合了一阵之后,大家终于发现,李凡是确实是想办点实事,最后才获得了大家的认可。

至于说车到凤凰之后,卖的菜价能不能对上——有的是人监督,有些村民直接坐着这卡车进城办事呢。

走进大院之后,陈区长又注意到,院子东侧起了一排房间,一楼已经完工,二楼盖到一半,正是一副欣欣向荣的景象。

看起来李凡是干得不错,陈太忠争暗暗赞许呢,只听得一片吵吵声传来,侧头一看,吵闹的正是李村长,他面对两个年轻的小伙子,苦笑着发话,“你们不给钱,我真的没办法再给你们货了。”

“年底,谁家的钱也紧,李村长你担待一点,”一个高大一点的小伙子发话了,另一个瘦小一点的小伙子却是冷笑一声,“老李,你村里不差这点,马上就过年了,你卡着货不放,这是故意找事儿吧?”

“我村里的钱,要受大家的监督,”李凡是本来就是黑脸膛,现在就越发地黑了,“你们已经欠二十万了,别再为难我行不行?”

“谁这么大胆子,欠了二十万还要面子?”陈太忠听到这里,是真的受不了啦。

(偶尔写一下生活,轻松一下,非有意灌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