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71 -3472鲜廉寡耻

3471 3472 鲜廉寡耻

3471章鲜廉寡耻(上)陈太忠现在不但带着帽子,还带着墨镜和口罩,一般人不太容易辨得出来,但是李凡是跟他接触得太多了,一眼就认出了他来。

他眼睛一亮才待发话,却看到老村长递来一个隐晦的眼神,他马上就反应了过来,登时就闭上嘴巴,默不作声。

这俩年轻人却是没注意到这一幕,他俩全被这个藏头藏脑的年轻人吸引住了,小个子的反应极快,走上前一伸手,狠狠地在对方胸口推一把,“你算老几,这儿轮得到你说话?”

高个儿却不动手,只是看一看陈太忠,又不动声色地看一眼他身后的唐亦萱,眼珠子乱转,却是不知道在想什么。

小个子这一推,气势看起来很足,可那力道真的不够看,陈区长站在那里,连身子都不带动一下,小个子一见就恼了,脚一伸去绊对方的腿,同时伸手去抱对方的腰。

可是不管他怎么使劲,对方硬是纹丝不动,这情况看到别人眼里,就实在太滑稽了,活脱脱的“蚍蜉撼大树”现实版。

陈太忠任由他折腾了十来秒钟,才扭一下身子,然后一抬脚,随着嗵的一声闷响,小个子直接飞了出去,撞上了三米多远后的院墙,然后人啪嗒掉到地上,登时就晕了过去,过了几秒钟之后,鲜血汩汩地从他的后脑冒了出来。

“你……你敢打人?”高个子下意识退后两步,愕然地指着面前的口罩男。

“你眉毛下面长的是屁眼?”陈太忠狠狠地瞪他一眼,“你看不见谁先动手的?凡是,这俩鳖蛋是咋回事?”

“是老村长,”“陈村长来了,”这时候,周围的村民们认出了陈太忠,一时间欣喜无比,更有人上来告状,“陈村长,他们是故意欺负人……”

“都安静,”陈太忠手一摆,又冲李凡是扬一下下巴,“凡是你说一下。”

“他们是收香菇的,”李凡是苦笑一声,一五一十地解释了起来。

东临水虽然上了很多项目,但是在村里的规划中,香菇的种植是重点,尤其是在第一批种植户出菇之后,更是刮起了一阵香菇种植风。

在凤凰市搞香菇种植的还真不多,市民们吃的香菇,大多都是买来的干货香菇,水发之后做菜,所以这新鲜香菇一上市,就非常地抢手。

因为有这个效应,李凡是大力推动该项目,甚至还积极地帮忙联系从信用社贷款,所以短短的半年内,东临水香菇种植户就达到了七十余户,到了年底更接近了百户。

剩下那些没种香菇的,就是各有各的原因了,有人是因为穷,赤贫的那种穷,一点自有资金都没有,想贷款也很难;还有人是没有合适的地方盖大棚——除了自家的院子,合适的地方早被人盯上了,手快有手慢无啊。

更有人觉得种香菇太麻烦,不但累,各种环节要求还很高,万一有了传染病,治不好的话,投资可就全泡汤了——说来说去,香菇不是凤凰传统的种植产业,大家对种好这个东西,并没有很大的把握。

有的香菇种植户为了减少竞争,也是有意无意地强调这活儿有多苦,有多么不安全。

总之,不种植香菇的原因真的太多了,其中有一个原因,必须要提一下,那就是很多人都在考虑——种这么多香菇,卖到哪儿去?

想建一个大棚,可不是一两千块钱能搞定的,据内行人说,保本的底线是一万块,超过一万才可能赚钱,这个道理很好理解,一只羊是赶,两只羊也是放,种得越多成本越低。

对很多东临水人来说,这么大的投资一旦失败,那就只有抹脖子的份儿了。

而且老百姓已经被政府忽悠了不是一次两次了,白凤乡发动过大家种百合,曲阳发动过大家种柑橘,金乌发动过大家养蚂蚁——好吧,最后这个没得逞。

总之,这些前车之鉴摆在那里,大家的存疑就很好理解了,政府的公信力,就是通过类似的事件,一点一点地丧失的,天底下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李凡是当然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不过他并不着急解决,在他看来,这是一种非常自然的淘汰方式——相信村委会的,会得到相应的回报,不相信的……那也是你们自己的选择。

事实上他也有点担心香菇的销路,到今年四月底五月初,东临水的出菇量会达到历史高峰,虽然凤凰市消化这点香菇不成问题。

有新鲜香菇以后,凤凰市吃香菇的人也多了起来,以前没有新鲜的,要水发以后才能吃,大家吃得就不多——实在不方便,现在就习惯了,这也是生产促进消费的体现。

但是将来香菇越产越多,销路问题就该好好地琢磨了,尤其是随着生产规模的扩大,技术不可避免地泄露了出去,周边几个村子,也有人开始种香菇了。

就在李凡是头疼的时候,有人找上门来,说是包销香菇,我们能卖到哪儿,你就不要管了,反正你卖我就要,价格可能不是很高,但是……我包销嘛。

这一高一矮的俩年轻人,就是收香菇的。

“包销还能差了钱,这算包销吗?”陈太忠听到这里,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惊讶,他侧头看一眼那高个,却发现那厮正在悄悄地向门外走去,“老少爷们,给我拦住他,不行就打……天大的事,都算我的。”

“陈主任,我们知道错了还不行?”高个子闻言,颓然地止步,他已经知道,眼前这位戴口罩的男人是谁了,“您高高手……”

“你再多说一个字,我打烂你满嘴牙,”陈太忠一指他,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的话,又冷冷一哼,“不信你就试一下。”

那位登时就闭嘴了,然后李凡是开始诉苦,说这些人收购香菇,一开始价格还算公道,但是到了后来,他们说东临水的香菇产量越来越大,那么收购价也只能往低调了——市场经济,强调的是价值规律。

这也倒不是完全不能容忍,不能容忍的是,到了这时候,他们要打包购买东临水的香菇,谁要是不卖给他们,想卖到市里也很难——总有这样那样的人出面设卡。

那李凡是也只有认了,不过更糟糕的是,包销的这一方,现在借口说香菇路上损耗大,甲方结款不及时等原因,延期支付给村民的货款。

这就让李凡是相当地难做了,所以他目前在积极地拓展新的渠道,争取不跟这些人打交道了,不成想他们又过来要货。

李村长委屈多多,但是陈区长不为所动,他上下打量一眼黑壮的村长,微笑着发话,“连个香菇都能欠到二十万,凡是……我可真没想到,你有这么大的气魄。”

“这真的不关我的事儿,”李凡是委屈得大声叫了起来,“这是区警察局的关系,是粟强的大兄哥,我真的惹不起。”

“粟强又是个什么鸟蛋?”陈太忠愕然发话,这尼玛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离开凤凰才几天,倒是又出现新的牛逼人物了?

“粟强是常务副区长,”一边有人插话,却是承包鱼塘的刘老汉,他跟政府接触得比较多,所以能做出这样的回答,搁给一般的东临水村民,还真的未必清楚常务副区长和副区长到底有什么区别。

“这俩是红山常务副区长的人?”陈太忠看看面前的一高一矮,真是有点哭笑不得,“这红山穷,也不至于吃相这么难看吧?”

“这个高个子,就是粟强老婆的侄儿,”关键时刻,又有人站了出来,这不是个爷们儿,而是个老娘们儿,陈区长似曾相识。

“这是?”陈太忠看一眼李凡是,李村长马上就抖搂出了女人的底细,“老支书的婆娘……李金宝,老村长你不会不记得吧?”

“老支书啊,”陈区长点点头,想一想那曾经跟自己搭档的村支书,已经死在了去年的假酒风波中,心里也是不尽的唏嘘,“案子破了没有?”

“破了,主谋被抓回来,判了无期,”李凡是叹口气,心说死者已矣,咱还是说现在的事儿吧,“老支书家也种香菇,是两亩的棚子。”

“你咋能让这些混蛋赊欠呢?”陈太忠在无限唏嘘之后,终于回到了现实,“常务副区长,我呸,那算什么鸡巴玩意儿?”

“在您眼里不算个鸡巴,在我们眼里,那就鸡巴老大了,”李凡是笑一笑,又看一眼那二位,终于心一横,“粟区长说了,您去恒北了,就是纸老虎……不用在意。”

“我艹,他牛逼大了,”陈太忠听到这里,想也不想就走上前,一抬手,冲那高个就甩一个耳光,“很了不起嘛,是粟强的侄儿?”

“我们……是做生意的,”高个儿讪笑着回答,他心里非常清楚,今天撞上铁板了。

“你敢打刘哥?”关键时刻,小个子醒转过来,见到这一幕,真的是叔可忍婶不可忍,他不顾自己满头是血,一下就跳了起来,“我告诉你,你惨了,东临水等着倒霉吧。”

3472章鲜廉寡耻(下)“我就不知道,东临水能惨到什么地步,”陈太忠冷冷一笑,走上前又是一个耳光,直扇得小个子踉跄两步,“难道没人告诉过你们,在东临水不要胡来吗?”

“要文明钓鱼,陈村长指示过的,”一边的刘老汉接话了,他的鱼塘被人祸害得一塌糊涂,亏得陈主任留了一幅字儿,然后他才不受别人骚扰,所以他心里很感激,“我都跟你们说了,陈村长很关心我们。”

“陈太忠已经去了恒北,你搞清楚一点,”小个子冷笑一声,很显然,他在昏迷期间,对外界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就算他在凤凰,又能怎么样?别拿那些过气的人说事儿。”

“二蛋你……”高个子很显然被吓到了,忙不迭要阻止他说话。

“嗯?”陈太忠重重地哼一声,冷冷地看向他,顺便封闭了这厮的喉咙。

所以这二蛋,还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李凡是却是看得清楚,知道老村长已经恼了,说不得干笑一声点点头,“也是,我有点过于迷信老村长了。”

“你早能反应过来,那该多好?”小个子哼一声,又狠狠地瞪一眼陈太忠,似乎是想上前动手,可是终究是没那胆子,他摸一摸头上皮破血流的地方,“现在晚了,等着吃滚大板剃光头吧。”

“话真多,”陈太忠摘下口罩,笑眯眯地走向小个子,“你刚才说什么?陈太忠过气了?”

“是我说的,那又怎么样?”小个子后退两步,才待继续发话,猛地眉头一皱,倒吸一口凉气,“咝……你是?”

“我就要看看陈太忠怎么过气了,”陈区长飞起一脚,似慢实快,嗵的一声大响,再次把小个子踹到了墙上,看着再次昏倒的这厮,他笑着摇摇头,“我就算过气了,也不是你这小子能动手打的。”

说完之后,他扭头看一眼被众人扭着的高个,“钱啥时候能给?”

“一两天,您得给个筹措的时间,”高个儿回答得很痛快。

“扒光了绑到树上,啥时候拿过来钱,啥时候放人,”陈太忠发话了,这话一出,登时就有人上前扒年轻人的衣服,陈村长在东临水的威信,那是真的高。

村民们在那里折腾,陈区长却是又找到了李凡是,他对这些人能垄断香菇的销售,还是有点不解,“明明咱自己就能卖香菇,你为啥要包销给他们,四、五月的高峰来没来。”

“还不是跟您借的那点钱,让他们眼红了?”李凡是无奈地叹口气。

东临水跟外面借了二百万用于发展,让白凤乡的人眼红不已,但这钱是从马疯子那里借的,干部们想沾点光,也要考虑一下后果。

更别说有传言,说这钱其实是陈太忠张罗的,而且陈主任也向王小虎表示了,谁敢动这钱,别怪他不客气。

但是自古财帛动人心,有人就想出个点子,说咱经常来东临水吃吃喝喝就行了,李凡是招待一两次之后,发现长久这么下去,真不是个事儿,于是他就把接待地点定在刘老头的鱼塘了,陈区长写的“文明钓鱼”四个字就派上了用场。

乡里干部有点生气,说李凡是你他妈的不是好鸟,劳资钓个鱼还要交钱,李村长苦笑着解释——你别看东临水有点钱,这钱花不对地方,陈主任绝对饶不了我。

这就是明确表态了,东临水的秋风不是那么好打的,但是那么一大笔钱放在那里,干部们也不是不会变通的手段。

一开始,他们是给李凡是介绍商家,比如说东临水要买的汽车、冷库这些,他们就把关系户介绍过来,这些关系户报出的价格都比较离谱。

李凡是要买这些东西,也做过市场调查,知道大致是什么价位,所以他不接受这些报价,又把陈太忠拉出来说事——我不但得买得便宜,东西还得好,要不他放不过我。

这些设备设施,最后都还是比较公道的价位买到了,不过有些亏还是得吃,比如说购买的时候都是全款——涉及上面人的面子,东临水也不敢顶得太厉害。

这是设备,然后东临水修路盖房子,上面的干部又要插手,搞建设嘛,油水大得很。

李凡是继续在坚持原则的前提下,做出小小的让步,独食不肥,村里人能干的活,由村里人来干,其他的活儿,在合适的价位上,可以交给上面领导的一些关系。

李村长扛上面的压力扛得很辛苦,上面对这点蝇头小利也有点不满,于是这个香菇种出来之后,就有人盯上这一块了。

垄断的买卖,从来都是最好做的,既然目前凤凰市只有东临水能大量出产香菇,那么……李凡是你把货都卖给我们吧。

李村长对类似的事情,是顶不胜顶,都有人放出风来,说要收拾他了,所以对这个要求,他只能说——你们的收购价钱得合适。

“谁能想到,这些混蛋不但价钱越来越低,还打了利用咱东临水的资金,扩大发展的念头,”李凡是说到这里,也是颇为无奈。

他这个话是说到点上了,李村长虽然学问和见识都差一点,但是这一年多来,他也见识和思考了不少事情,自然知道村里的货款被压,就相当于借钱给别人发展。

要不说真是财帛动人心,下面干部们能玩的花样,真的太多了。

“这还是我过问,要是我不问,这二十万能不能还,那都不好说了,”陈太忠听得也是颇为无奈,“为了这么一点小钱,就能鲜廉寡耻到这种程度?”

“唉,”李凡是长叹一口气,眼眶中隐约有泪光闪动,他所面对的压力之大,一般人根本难以承受,眼见老村长能体谅他的难处,真有一种大哭一场的冲动。

“以后别卖给他们了,等鲜香菇卖不动的时候,就做成干货,大不了买台机器,”陈区长淡淡地指点一句,“别人能卖干货,咱们为啥不能卖?”

“我也是这么想的,”李凡是点点头。

陈太忠抬手看一看时间,发现已经五点半了,他晚餐还有安排,说不得转身向那高个青年走去,此时这厮已经被绑到了树上,全身光溜溜的,只有一条三角小内裤,还有脚上的袜子。

“全扒了,一丝都不给他留,”陈太忠微笑着发话了,耳听得村民们的哄笑声,他抬手压一下,“还有,他拖欠咱们村多长时间的钱,跟他算利息,谁家卖了香菇没收钱,帮着算一下,按两厘的高利贷算!”

说完之后,他扭头看向年轻人,“跟我玩狠?你还差点,不怕明告诉你,明天天亮以前你连本带利还不过来的话,你就让粟强等着哭吧。”

说完他冲唐亦萱使个眼色,转身就向门外走去,李凡是见状赶紧拽住他,“老村长,都这会儿了还走……乡亲们还不一口唾沫吐到我脸上?”

“我是真有事,回来时间不长,事情真的太多,”陈区长微笑着摇头,又一摊双手,“我今天偷偷地来,就是看凡是你有没有愧对我的信任,大致感觉……还行吧?”

“您要是走了……这个?”李金宝的老婆出声了,她指一指树上被绑着的年轻人,“万一区里或者乡里来人,可就不好说了。”

“绑着,就说是我的话,钱没给清之前,谁敢松绑,那就是不给我面子,”陈区长微微一笑,笑得很灿烂,“那就别怪我不给他里子!”

“陈村长,真的别走啊,”村民们在院子里大声喊着,还试图伸手拦人,不成想老村长身子左转一下右扭一下,终于是蹿出了人群。

唐亦萱是没这本事,有村民就想上前拦住她,不过李凡是见这美女遮遮掩掩的,知道人家不愿意亮出身份,说不得大喊一声,“都给我住手,老村长这么在意你们,你们咋能欺负个女娃儿?”

“咱们这是留客,”刘老汉讪讪地回答,以大部分村民的质朴,未必能搞得清楚,为什么不能留下这女娃娃,不过他心里,多少是猜到了一点。

而那些猜不到人,看到村长拉下脸来,也知道自己做得不对了,不过还是有人暗暗嘀咕,不就是留客嘛。

唐亦萱走出去之后,紧走几步追上了陈太忠,唐姐虽然号称对官场了解,但是近些年她也不怎么接触基层了,所以今天在村子里的见闻,还是让她感触颇深,“这年头的干部,真是越来越无耻了……要是没你出面,这事真的就这么过去了。”

“这些……就是我放不下心的地方,”陈太忠轻叹一声,意兴索然地回答,“所以,才请你给我几年时间。”

“理解了,”唐亦萱点点头,她的心地很善良,要不然当年也不会因为个羊倌跟警察叫板,好一阵之后才又说一句,“不过我觉得,这个风气……你一个人转变不过来。”

“能做多少算多少吧,”陈太忠四下看一看,发现没什么人,抱着她一个万里闲庭就消失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