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73 -3474武林大会

3473 3474 武林大会

3473章武林大会(上)“总算知道你一直在忙什么了,”三十九号里,唐亦萱一边伸手去解丝巾,一边表示自己对今天的微服私访很满意,“好了,我去给你做晚饭。”

“真不吃了,确实有事,”陈太忠摇摇头,看到她娥眉轻蹙,说不得苦笑着一摊双手,“是正经事,回来以后,我有太多事情要办了。”

“什么正经事,能不能说来听一听?”唐亦萱侧着头,微笑地看着他——要不是跟其他女人胡来,告诉我也无妨吧?

“这个……”陈太忠沉吟一下,发现还是用刘望男的说辞比较好一点,于是笑着回答,“武林大会,以后你会知道的。”

“你……”唐亦萱还待再问,不成想这厮就像青烟一般,在她的眼前一点一点消失了,就在即将彻底消失之前,这厮还送来一个飞吻,搞得她有点哭笑不得。

晓艳会不会知情呢?下一刻,她陷入了思索中……这陈太忠,也未免太能折腾了吧?与此同时,凤凰政法委书记王宏伟听着秘书的汇报,心里很是无奈,“白凤乡派出所的人,赶到了现场没有?”

“没有,他们听说陈太忠这么说,也不便直接到现场,”小陶婉转地回答。

乡镇派出所的工作,原本就不好做,那些村民们惹急了,真敢跟派出所对着来,更别说还有陈某人的授意在里面,派出所的警察真敢过去解救的话,没准都要在村民手里吃瘪,“所以红山分局请示市局,这个事情该怎么处理?”

小陈这才回来几天?真不是省油的灯啊,王书记苦恼地捏一捏额头,才问一句,“科委的祁伟……还纠缠过咱们没有?”

这祁伟也够郁闷的,昨天他打了电话告状之后,然后就没了音信,恼怒之下,他今天上午又是一阵折腾,骚扰了市局骚扰分局,一定要对方严惩打人凶手,他甚至直接将电话打到了王书记的手机上,说殷市长很关注此事。

“那你让殷市长跟我说吧,”王宏伟根本懒得理他,陈太忠堵在金乌县党委门口,暴打薛时风都毫无压力,你看这个副处,还真的差点。

不过现在想起来,这小陈还真不是一般的不安分,回来才一天,就趟了两个场子,而且都是见了血的,听见这个汇报,王书记肯定就要过问一下上一件事。

“湖西分局说了,希望他拿起法律的武器,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小陶微笑着回答,“然后他就没再打电话了。”

“陈太忠拒绝接受调解,他找咱确实没用,”王宏伟不屑地哼一声,事实上,他对事件的前因后果,还是比较清楚的,而面对自己的心腹,他也不介意随口评价两句,“好端端的疾风,让他搞得乌七八糟……也亏他好意思告状。”

“不过陈太忠一回来,就搞得乌烟瘴气,也实在不成个体统,我得警告他一声,”王书记的态度,算是比较公正,并不是一味地偏袒。

陈太忠在凤凰的影响力降低了,这是实实在在的,王宏伟才敢考虑警告对方一声,搁在陈某人任文明办副主任的时候,他都不会这么直接——让唐姐传话就行了。

一边说,他一边就伸手向电话摸去,不过在手握到话筒的时候,他停了下来,沉吟一下才发话,“算了,你跟小董说一下,让他把我的意思传达给陈太忠。”

那厮连遇两件事情,估计心里正不顺呢,我这么直接打电话,没准就帮别人吸引火力,犯不着,还是要小董去说吧。

他话音未落,就听得有人敲门,小陶走上前拉开门一看,就笑了起来,“真是说曹操曹操到,老板正要交待你事儿,你就送上门了。”

“我就知道老板找我,所以主动过来了,”小董笑眯眯地发话了,他找王书记也是有事,但是这时候,他总不能说自己的事比王书记的事情还重要。

“先说你来这儿什么事儿吧,”王宏伟淡淡地发话,小董现在在凤凰,基本上没有什么摆不平的事儿,能让他上门来说的事情,应该是有点意思的。

果然是有点意思,小董犹豫一下,才干笑着回答,“这个……昨天陈太忠区长回来了。”

小陶听到这话,也不做声,王宏伟点点头,“嗯,我也知道他回来了……你说。”

小董一见老板的样子,就知道陈区长的做为,十有八九被汇报上来了,不过科委的事那么大,想瞒也不可能瞒得住——他并不知道,陈某人刚才在东临水又出手了。

他要汇报的,是另一件事,“陈区长现在在京华酒店摆酒,请市里和省里的一些混混吃饭,我跟您汇报一下这个情况。”

要不说,小董再是干脏活的,他首先是王宏伟的人,其次才是陈太忠的人,陈区长这次请人吃饭,搞得大张旗鼓的,小董本来没心打这个小报告,但是想到老板迟早会知道,与其让别人汇报,还不如他自己来,万一有什么问题,他也能从中斡旋一下。

“他请混混吃饭?”王宏伟还真的没想到,又有这么一桩幺蛾子事儿,不过,小董既然能来汇报,他也不着急问谁有案底什么的——问题一旦出口,不但小董难做,万一听到什么不合适的,他也被动。

所以最初的惊讶过后,王书记只是冷冷地哼一声,“这家伙也太胡闹了,他好歹是国家干部,跟这些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成什么样子?”

“他说他已经不是天南的干部了,跟这些人来往,并不存在充当保护伞的嫌疑,”小董颇为无奈地回答,他帮刘望男打点抢注域名的公司,又跟丁小宁、张爱国等人走得很近,知道这些细节是很正常的。

“他这次回来以后,变了,”王宏伟皱着眉头琢磨,以前陈太忠虽然嚣张,但是还愿意讲章法,并不拒绝用官场手段来解决问题。

但是自打这次回来,这厮的手段,基本上全是黑道手法,根本不靠官场手段来解决,真要评价的话,那就是在体制里混了这么多年,越混越回去了。

可是再细细一想,却又不得不承认,陈太忠想要维持在凤凰的存在感,不借助黑道是不行的,非常欣赏他的蒙艺,早就走了,而黄家虽然看重他,他却已经离开了天南——这边的事情,也没有多少大到值得黄家关注的。

不在当地,却又能慑服当地黑道,不是保护伞,只是比黑道更狠的干部,王宏伟思考好一阵,做出了这个定义——以前他就知道是这么回事,只不过从来没有这么确定过。

这个陈太忠,还真不是一般的奇葩,王书记微微摇一摇头,然后他才意识到,自己似乎沉默了有一段时间,于是他沉声发话,“你怎么想起来,告诉我这个消息?”

“素波和张州来了不少人,我是担心引起市局的什么误会,怎么说也是快过年了,”小董会说话,虽然老板置疑自己的动机,但是他解释得婉转而清楚,“还有就是,这个消息市局多掌握一点,也挺好的。”

都说老鼠钻进风箱,是两头受气,但是对小董来说,在王宏伟和陈太忠这两尊庞然大物之间,他能如鱼得水游刃有余,告诉王书记这件重要事情,那是应该的,但是同时,他能找出自己为陈区长操心的理由。

“嗯,”王宏伟点点头,这下就更没必要问,来的人有没有案底了,“你跟陈太忠说一声,悠着点……万一事情闹大了,我不找他麻烦,他还要找我麻烦呢。”

刘望男说得还真有点贴切,这顿饭,陈太忠玩的真是武林大会,除了凤凰市的铁手和马疯子,他还叫来了素波的韩老大、韩老五,以及张州的黑道老大齐六指。

天南的黑道势力,最凶悍的就是这三个地方,经济状况在那里摆着,凤凰和素波是天南前二的城市,张州坐四望三,尤其是张州那里煤矿众多,涉及到资源纠纷的话,很多时候要使用武力。

熟悉的人就不说了,这齐六指在张州也是大名鼎鼎,他不是哪只手长了六个指头,而是说他最早是玩赌博的,手艺很高,智商也不低。

玩赌博可不是能当了黑道老大的,他收入高,但是打他秋风的混混也多,有一天他吃了大亏,就离开了家乡,不过欺负他的混混,不久后也横死街头。

大家都说那混混是齐六指弄死的,只是这事情就说不清了,五六年后,齐六指携巨款荣归故里,开了一个港资的大酒店,还混上了省政协委员,传言说,齐六指在拉斯维加斯,一个星期赚了三千万——美元!

3474章武林大会(下)这些都是很扯淡的事,关键是齐六指跟海潮集团的对手李静川关系不错,那就是跟林家隐隐有点对立,尤其是这个人,跟陆海等商人也有联系,支持这些大户来天南买煤矿——到目前为止,他已经撮合了差不多十家煤矿的易手。

这些煤矿大部分是张州的,但是也有素波的,目前凤凰还有两家在谈,陈太忠不认识这个人,可他要保证自家的产业,自然要放出一枝穿云箭,要大家来凤凰碰头。

韩老五看不上齐六指,不过齐六指的名声真的很响,尤其是他跟一些沿海的商人来往密切,所以这次来凤凰,韩天带了两车人来。

齐六指也知道韩老五的名头,尤其是凤凰主场的话,铁手什么的倒不算什么,那个陈太忠真的让人头疼,但是他还不能不来——陈区长不认识六指,可是他认识林海潮认识林莹,所以他托人传话,你要是不来……后果自负。

齐六指一听是这话,也只能乖乖地来了,他就算不怕陈太忠,也总要害怕政府,姓陈的能把林海潮和韩天都降伏了,这样的人不能惹。

但是他既然要来,就不能被别人小看了,也带了十几个人来,至于前期来踩盘子的,就更多了,所以,京华酒店叠翠厅里,只有寥寥的七八个人,但是其他包间里的天南各色混混,最少有五十个。

陈太忠其实不想请齐六指来,两人真的没交情,只是最近煤炭涨得厉害,刘望男手上有两个矿倒还不算什么,林海潮手上的矿可是多,而这齐六指是帮李静川的。

陈区长驱车来到京华的时候,才刚刚六点钟,丁小宁接到消息,已经从素波赶回来了,帮着他安顿各种客人。

“来的有点晚了,大家包涵,”陈太忠走进包间,发现人都差不多到齐了,各自坐在沙发上,于是点点头,“今儿请大家来,就是跟诸位说一声,我可能三五年之内,回不了天南。”

“太忠你这不是见外吗?”韩忠先笑眯眯地发话了,他身边只带了一个女人,三十左右面容姣好,“回不回天南……多大点事儿?我们都还希望你发展到北京呢。”

“韩总这话我爱听,”陈太忠笑着点点头,“既然大家都这么认为,那我不在家的时候,家里这点坛坛罐罐,就得弟兄们帮衬着关照一下……谁帮了谁没帮,我陈某人心里有杆秤。”

齐六指听到这话,就有点腻歪,心说一个韩忠就能代表了整个天南的道上兄弟了?不过黑道混到他这一步,也知道什么是可以计较的,什么是坚决不能计较的。

所以他就闷声不响了,心说老子能来就算给你面子,将来机缘巧合,我能吞掉你的企业,照样要吞掉,别说什么这这那那的,看你有没有那个实力吧。

陈太忠见齐六指兴趣寥寥,也没怎么在意,他主要的心思,还是放在素波和凤凰,冲大家打个招呼之后,就邀请众人上桌。

陈区长始料不及的是,道上兄弟也讲究座次,他自己坐上席那是肯定的,左手坐的是丁小宁,右手还没安排呢,韩天大大咧咧走过来坐下——屋里还有谁配坐这个位子?

铁手见状,磨磨蹭蹭地不肯上桌,马疯子倒是明白人,直接扯了一张靠门口的椅子坐下,他笑眯眯地发话,“我坐门口就行。”

齐六指更是坐在那里纹丝不动,看陈太忠怎么排座次。

陈太忠愣了一下,就反应过来了,于是指示一下,“韩老大你们哥俩挨着坐,铁手你坐丁总那边,老齐你挨着铁手,马疯子是外国人……由他去。”

合着我就是跟马疯子一个级别?齐六指有点恼火,这个座次其实他并不怎么在乎,但是不管怎么说,这都是天南道上重量级的大佬聚会,而他齐某人自认,就算比韩天差一点,其他人却是不及他。

不过看陈太忠坐在那里不怒而威的样子,他也不想多事,面无表情地坐了过去,心里却暗暗发狠,我记住你了啊,这么扫我的面子。

他的表情被韩天看在了眼里,要说这韩老五,真的是桀骜不驯,现在虽然已经致力于洗白了,平常也是温文尔雅的样子,但是在同行面前,他就忍不住要嚣张一下,“小齐,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坐那个位子委屈了?跟五哥换一换?”

齐六指看他一眼,心说老子比你大十几岁,你这倒嚣张得可以,于是他嘴角**一下,皮笑肉不笑地发话,“你要是能做了陈区长的主,那我跟你换一换,也行。”

“老五,老齐,都少说两句,”韩忠插话了,他虽然坐得靠后,却是韩天的堂哥,又跟齐六指有过来往,就劝说一句,“今天太忠把大家叫过来认一认,也是相互帮扶的意思,顶什么牛呢?”

“老五想让我坐他那儿,又不是我的意思,”齐六指满不在乎地回答,人在江湖混,就讲个虎死不倒威,心里再怎么发憷,场面上绝对不能示弱,“只要陈区长答应,那我也就坐一坐了,有啥呢?”

“小齐最近发展得很顺利嘛,”韩天呲牙冷笑,又看一眼陈太忠,“不过站得越高,摔得越重,做事要小心了。”

“都少说两句吧,”铁手终于发话了,“陈区长不在的话,你们怎么吵都行,现在陈区长给你们面子,珍惜一点啊。”

“哼,”两人齐齐一哼,却是没人敢再说什么。

陈太忠不参与他们的争执,看着这帮桀骜不驯之辈吵嘴,一时觉得,这真性情也挺有意思,听到铁手说话,他才微微一笑,“无所谓,有竞争才有进步嘛……谁觉得能跟我竞争了,也欢迎挑战,不过挑战成功之前,别办砸了我的事儿,要不别怪我辣手。”

“我才不跟你挑战,”韩天苦笑着摇摇头,他在陈太忠手上吃过亏,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知道自己怎么都惹不起陈区长。

齐六指微微一笑,却也不说话,这时候丁小宁吩咐服务员起菜。

接下来就是喝酒了,陈区长这顿饭准备得也还算丰盛,洋酒、松露、鱼子酱、黄棒子之类,全是很上档次的,酒桌上齐六指和韩老五还是相互不服气,聊天时也包涵着卖弄,这个吹两句我当年如何,另一个说两句我干过什么。

搞到最后,连铁手和马疯子都时不时说一说自己的得意事迹——当然,犯忌的事儿,是谁也不会说的。

听他们这么说话,陈太忠一时间都有点错觉,感觉自己不是国家干部,而是天南省黑道的老大——你看你们说的都是些什么啊。

说到最后,很奇怪的事发生了,齐六指居然跟韩老五越说越投机了,两人都是在外面见过世面的,有些人有些事,这个一说那个就清楚,看起来有点指引的感觉。

不过曲终人散的时候,齐六指很干脆地站起身走人了,韩天则是翻看着陈太忠送的两盒雪茄,不屑地发话了,“就不该把这货叫过来,他那两盒雪茄,陈区长你不如给我。”

“喜欢就再给你两盒,”陈太忠微微一笑,唯一的外人走了,他也不怕说得清楚点,“他要是敢阳奉阴违,我一定让他后悔生出来。”

一顿酒喝完,这就算招待完了,都年根儿了,想找什么娱乐都很难,马疯子拉着其他人去幻梦城了,陈太忠跟丁小宁叮嘱两句,自己开车去了横山区宿舍——吴市长和钟秘书今天回来了。

要说这丁小宁也是专程回来了,跟她一起回来的,还有汤丽萍和董飞燕,阳光小区的阵容空前壮大,但是小白同学已经习惯了霸占陈区长的第一天。

陈太忠车驶进院子的时候,又被门房秦大爷看到了,但是时间已经九点了,而陈区长目前在外地做官,登门造访的人就少了许多。

杨新刚是下楼来找他了,不过他按几下陈区长的门铃,上面没啥反应,又看一看没亮灯,只能悻悻地回转——他当然能进去这个单元门,可陈区长不想见他的话,也就没啥意思了。

这时候,陈太忠已经推开了衣柜,对家里的那点响动,他是听见了,扫一眼发现是杨新刚,就记在了心上——不错,哥们儿的班底,还有不少人是愿意念旧情的。

白市长正穿着一件睡袍,坐在书房看文件,钟韵秋则是坐在电脑前,点击浏览着网页,她的睡袍比较短,露出了小腿上的黑色丝袜。

两人都披着头发,看起来是刚洗过澡拿吹风吹过的,听到脚步声,吴言抬起头看他一眼,嗅到他嘴里浓浓的酒气,她下意识地皱一皱鼻子,“怎么喝这么多?”

“招呼几个朋友,我走了帮我关照一下天南,”陈太忠开始解外套的扣子,信口回答,“不回来还不知道,很多人已经开始无视我了……得让他们长一长记性。”

“口渴了吧,先喝点水,”吴市长站起身,将手里的茶杯递到他的嘴边,竟是前所未有的温柔,“那你也得关照一下我啊,你说是不是?”

“嗯?”陈太忠侧头看她一眼,低头喝两口水,然后才发问,“你不是看上什么位置了吧?”

“曾学德要退了,”白市长不愧是官迷,她开门见山地回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