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77 -3478不收不行

3477 3478 不收不行

“看来跑官,也不是很难嘛,”陈太忠从潘剑屏的办公室处理,心里禁不住有一点小小的自得,他真没想到,老潘居然这么好说话。

事实上,他还准备了若干后手,甚至想着实在不行,就只求一票了,然而,潘部长表现得太干脆利索了,让他的后手没起到任何作用。

不过,这也算好事,至于说潘部长交待的跟邓健东通气,他很明白这一层含义,潘部长虽然也是省委常委,但是提名这种事儿,一般都是省长或者省党委书记考虑的,他想提个名,若不是直管的口,提前吹风是必然的,否则就是不知自爱了。

出了宣教部,他也没有去文明办,而是身子一转就去了组织部,陈某人总共才在天南待几天,抓紧时间办事是必然的。

组织部的人也认识他,虽然大家都很好奇,这个已经离开的天南的家伙来这里做什么,不过大家并没有拦住发问的意思。

然而非常遗憾的是,邓部长不在,陈太忠并没有延续了他在宣教部的好运,所以他开始后悔,今天早上……似乎有点太恣情纵欲了。

该怎么办呢?他有点挠头,于是琢磨着该不该去找王启斌了解一下,邓部长到底去哪儿了,不成想在楼梯拐角,他又碰到了熟人——党校的同学花华。

花华乍一见他,也是微微呆了一下,“原来是班长,你不是去恒北了吗?”

“想你了,就打算调回来,恒北女人太难看了,没有一个比得上花同学的,”陈太忠笑眯眯地开个玩笑,“邓部长办公室没人,你知道他去哪儿了吗?”

“我可比不上荆老的孙女,”花科长被他调戏得双颊微微一红,陈主任的美貌女朋友,在省委还是有点名气的——这么年轻的正处,有的是人惦记着帮他介绍对象,一打听才知道,陈主任的女朋友才貌双全,家世也不错。

于是她转回正题,“邓部长出席全省优秀青年干部表彰会去了,应该很快就回来了,他不会等会议完的。”

“那……我去外面等一等吧,”陈太忠本来想再逗她一句,说我去你办公室等呢,不过再想一想,这年头开玩笑适可而止就可以了,好歹同学一场,一个劲儿作弄就没意思了。

他出去了,花华身后却是冒出一个女人来,女人乍一看有二十八九,细细辨别一下,就会在眼角眉梢发现细细的皱纹,属于保养得当的那种,“小花,陈太忠很喜欢你啊。”

“苏科,他是开玩笑呢,只是我党校同学,是我们班长,”花华可知道,这苏科长的嘴巴并不紧,她虽然不怕对方,但是也不想引起太多的麻烦。

“是吗?”苏科长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他已经离开天南了,来组织部干什么?”

“这我怎么知道?”花华就见不得她那种八卦的样子,所以就不肯再说了,不过她心里却是暗暗懊恼,这个副班长也真是的,开这种玩笑,你不知道你的那个绰号吗?

陈太忠还真没想到这层因素,在他的官场经历中,一开始他认为,做领导要有做领导的气势,不能随便开玩笑,后来这个认识逐渐改变,直到主政北崇之后,他才越发地确定,当领导的适当跟下面人开开玩笑,甚至偶尔说句脏话,更能显示亲民形象。

可他就偏偏没想到,自己在省委的那个外号,对女性来说有多恶劣。

于是,后果就产生了,郭科长第一时间就把自己听到的话传了出去,三分钟后,花华就接到了自己爱人的电话,质问缘由。

花科长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副处了——没错,在青干班培训过后,她终于在去年年底升为副处,陈区长不明就里地称她为科长,她也不好说,我已经是副处了。

总之,花华家是有背景的,她爱人家里也是有背景的,所以做老公的得到消息极快,但是再有背景,听说惦记上自家老婆的,是那个色中恶魔陈太忠,也完全不能坐视。

花处长就觉得心里甜甜的,往日里老公对自己交往的人不甚在意,现在一听说骚扰自己的是陈太忠,就急吼吼地打电话过来——看来你还是在乎我的嘛。

于是她就甜蜜蜜地告诉自己的老公,陈太忠是开了个玩笑,他是找邓部长办事来的——办什么事儿我也不知道,不过据说……也许他会调回来,你是不相信我?

“我肯定相信你,十二年的感情呢,”做老公的在电话南边赔着笑脸,“主要有人说,陈太忠看上的女人,一个都跑不了,我是担心他找你麻烦……我现在就去抽那造谣的家伙。”

陈太忠不知道自己走出楼之后,还发生了这么一档子事,他站在楼门口,等了一会儿又蹲了下来,摸出一根烟点上——反正哥们儿现在不是天南的干部,有些形象没必要太注意。

一根烟在他手上燃完,他站起身来,心里有点纠结:老秦还等着我聊天呢,我这是继续等下去呢,还是先通知老秦一声?

他正纠结,猛地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抬头扫一眼,却发现楼上几个窗户处有人影晃动,心里禁不住有点悻悻——我说,我就算交流出去了,回来一趟也正常吧,你们有必要这么围观吗?

还是给老秦打个电话吧,他摸出手机才要拨号,正好有电话打进来,一看号码还是熟人,他接起电话笑着打个招呼,“王处你好。”

“太忠你这么说多见外?”王启斌在电话那边笑着回答,“我在外面办事呢,不在部里,听说你去了组织部?”

不管你在不在外面办事,如非必要,我也不会去你办公室找你,陈太忠心里明白,不管怎么说,自己都已经不是天南的干部了,一来组织部就找王启斌的话,一个是容易让老王被动,另一个就是……他也不想看到别人同情或者幸灾乐祸的眼光。

所以听到这话,他干笑一声,“过来办点事,王处有什么指示?”

“指示什么啊,”王启斌在那边不以为然地答一句,在一个短暂的停顿之后,他才继续说话,“有传言说,你要调回来了?”

“嗯……嗯?”陈太忠先是漫不经心地哼一声,紧跟着就大吃一惊,然后他就想明白了谣言的出处,心里禁不住有点失望,真想不到花华是如此嘴快的人。

不过他也没有辟谣的兴趣,只是顺便又开个玩笑,“我回来……不好吗?”

“你回来当然好了,我是有点不敢相信,所以打个电话求证一下,”王启斌在电话那边讪笑一声,又善意地提示一句,“不过类似这样的事,你这个保密工作……做得不太好。”

“我就是随口一个玩笑,你也是老组工了,觉得这种情况,我能回来吗?”陈太忠实话实说,凭良心说,老王这人,交朋友都比较实打实,他也不好将玩笑开得太过。

“我也觉得奇怪,毕竟是中组部组织的交流,”王启斌一句话说到点儿上了,中组部搞的活动,就算交流干部不能扎根当地,撑一两年装装幌子也是必须的,所以他就笑一声,“不过不管什么事儿,发生在你身上都正常。”

“这真是无稽之谈,”陈太忠正说着,发现面前停下一辆车,邓健东从上面走了下来,他赶紧压了电话。

邓部长看他一眼,直截了当地发话,“你来是找我吗?”

“是,知道您参加会议去了,就等一等,”陈太忠见这做派,心说这省部级干部确实有气度,说话含糊的时候,真的让人摸不着头脑,但是该单刀直入的时候,直接迎着就上来了——这肯定是有人汇报了,老邓才会如此说。

“嗯,”邓健东也不多说,径自向楼内走去,陈区长也只能亦步亦趋地跟上。

邓部长的门口,还有几人在等着,其中还有两个省委的熟人,不过他直接向门内走去,连个招呼都没有,可见这组织部长还就是牛气。

陈太忠见状,自然就跟了进去,虽然老邓没说让他这么做,但是气场就该是这样的。

邓健东进了办公室,也不理会他,自顾自走到办公桌之后坐下,又拿起一份文件来看,头也不抬地发话,语气生硬而威严,连主语都直接省略,“什么事?”

你要直接来,那就直接来呗,陈太忠也很直接地回答,“对于凤凰市的常务副市长,潘剑屏部长觉得,凤凰现在分管农林水的吴言很合适……他想提个名。”

“凤凰的常务副?”邓健东虽然得了消息,有一定的心理准备,但是猛地听说是这么件事,还是禁不住生出一点讶异来,不过他依旧没有抬头,略略迟疑一下才发问,“凤凰的常务副是曾学德吧?嗯……也是,他快到点了。”

要不说这组织部长厉害,整个天南的厅级干部全在脑子里面装着,随便说一个人,邓部长马上就对上号了。

3478章不收不行(下)

陈太忠倒是没觉得意外,能当了高官的,真没几个简单的,所以他也不说话,等了一等,见邓部长不再说话,他才又说一句,“吴市长的工作能力很强,善于团结同志和群众……她曾经是我的区委书记,对我的成长起了很大的帮助作用。”

这话就说得很明白了,我就是帮我的老书记跑官来的,而且说动通潘剑屏提名了,这个吴言——甚至都可能跟潘剑屏无关。

邓健东听这点话不成问题,但是现在,他考虑的是别的——如果我要是不同意,接下来你会做点什么呢?

陈区长能知道组织部里最新的传言,邓部长肯定也能知道,虽然一个副省级的干部关注一个处级干部,真的有点跌份,但是——这个处级干部姓陈名太忠的话,天南的任何一个副省级干部,都会多少关切一下,所以他知道了最新消息。

邓健东有点纠结,不是为这个提名纠结,他是在考虑,这一个小小的要求,会不会是一个圈套——如果我拒绝,接下来,姓陈的会不会提出回天南的要求?

多年的官场生涯,让他养成了这种阴谋论的思维方式,他很清楚,就算自己是省委常委,但是接二连三地拒绝陈太忠的请求,也不是什么好事。

王启斌说得一点没错,邓部长也相信,中组部组织的事情,一般人很少能抵挡,但是同时,个例总是会相对存在,这一点,王处长说得也没错——陈太忠背靠黄家,具备挑战规则的实力,而这也正是邓部长头疼的。

陈太忠若是想返回天南,肯定是做了不少工作了,邓健东相信,自己这一环并不是很关键,但是再不关键,他也是其中一环,负相关的责任。

所以他略略纠结了一下,不过然后再一分析,副市长升常务副,真的不是太大的事情,潘剑屏肯提名,那就更不是什么事情了——成和不成,都在常委会了,邓某人已经是要走的人了,何必拦这么一下?万一惹出其他的意外来,值得吗?

“潘部长对干部的成长,也很关心啊,”邓健东沉吟半天之后回答,听起来是不满意潘部长随便提名——毕竟是有点越界的事,但事实上,他并不是想对潘剑屏表示不满,他只是提醒陈太忠,这个章程有点不对。

“既然这个吴言曾经做过你的领导,那就提名吧,”邓健东卖好之意十分明显,“不过小陈,提名之后的事情,我就管不了啦。”

“还请您大力支持了,”陈太忠赔着笑脸回答,心里也是说不出的不舒服,他为人跑官,这次是最憋屈的,到处赔笑脸不说,甚至差点给潘剑屏行贿。

邓健东看着他愣了好一阵,才微微点头,给出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我会考虑的。”

这个回答真的跟没说一样,不过对邓部长来说,这已经是相当罕见的了,要知道他是堂堂的省委常委、组织部长,面对一个小小的正处,还是外地的这种,他大可以不回答或者说我知道了。

说白了,他要体现出自己的为难,又要体现出一些细微的立场,让陈太忠领情的同时,不要再多生事端,至于说他会不会在常委会上投一票,其实问题不是很大,关键是要看书记会的意思了,他只能随波逐流,不可能起到一锤定音的作用。

“那就谢谢您了,”陈太忠站起身来,依旧掏出那个小纸包,轻轻放在邓健东的桌子上,“部长,要过年了……一点小心意。”

“拿走,”邓健东一摆手,同样地说出了两个字,不过他这个摆手,就很随意了。

“您还是收下吧,”陈太忠微笑着回答,就那么淡淡地看着对方。

邓健东抬起头,冷冷地看着对方,两人对视了有足足半分钟,组织部长才有气无力地一摆手,“你去吧……我做不出任何保证。”

“谢谢您的支持,”陈太忠弯一下腰,面对邓部长,倒着身子出去了。

看到此人离开,邓健东才叹口气,慢吞吞地将纸包拿过来,随手丢进抽屉里,“这小子做事,真是有恃无恐。”

他不知道潘剑屏得了陈太忠的好处没有,但是他很清楚,这个好处自己不得不收——不收就意味着,他对这件事不负任何责任,甚至可能会去坏事。

陈太忠刚才的态度,实在是太明确了,你要是敢不收,我难免可就要误解,一旦发生误解,会导致什么样的结果,那就实在不好说了,尤其在这段敏感的时刻。

而陈某人身在恒北,所以敢这么坚持一下,邓部长再是组织部长,也管不到那里。

邓健东肯定不怕陈太忠,哪怕那小子的折腾劲儿很大,终究只是一个小正处,翻不到天上,可是人在官场,也就讲个默契,换位思考一下,他也能理解,组织部长不收我的钱的话——没准就是要撇清。

说白了,他是要离开天南了,陈太忠也不是天南的干部,那么吴言的提拔问题上,将来出了什么问题,当事人都不在天南,查也不好查,所以犹豫半天,他还是收下了这张卡,哪怕收得有点屈辱。

至于卡上有多少钱,他真的一点都不在意,多不了,肯定也少不了,也就是十万到五十万,这个级别的提拔,以及他自己所处的位置和所能起到的作用,就值这么多。

邓部长哪里会把这点钱看在眼里?他只是不得不收下——这就是人在官场的无奈。

下一刻,他的秘书走了进来,“民政厅厅长凌洛也来了。”

“让他等一等,先让郭鸣进来,”邓健东随口吩咐,接着他又吩咐一句,“给我搞一份凤凰市副市长吴言的履历……尽快。”

哥们儿这么误打误撞,还真是搞对了,陈太忠走出组织部之后,脚步也是说不出的轻快,他见邓健东之前,也仔细地分析了一下,该怎么说服此人。

琢磨了半天,到最后他才猛地意识到,邓部长和潘部长是不一样的,潘部长要做的是提名,人情就在表面放着,而邓部长的人情……那谁都说不清楚,所以必须逼其受贿。

甚至他都做好了跟邓健东翻脸的思想准备,大不了小白提拔不成,拖延一段时间,反正你姓邓的早晚要走,要是不走留在天南干副书记,那就更方便我收拾你了。

结果不知道是蒙艺、黄家,或者还是范如霜的缘故,邓部长居然就收下了那个红包。

哥们儿前几天还跟隋彪说,组织人事腐败,是最大的腐败,不成想一转头,自己就为人跑官买官了,想到这里,陈太忠禁不住叹口气,天底下的事情,就是这么讽刺啊。

一边叹气,他一边就拨通了潘剑屏的电话,说我已经跟邓健东见面了,他也答应您提名了,不过潘部长似乎在忙别的什么,心不在焉地嗯嗯两声,说我知道了,就挂了电话。

老潘不会忘了吧?陈太忠对他这个态度有点拿不准,可是又不好再叮嘱了,于是皱着眉头向文明办走去。

走进楼里一看,发现大家都在忙碌着,收拾桌椅、搬运文件什么的,有人看到了他,冲他点头打招呼,“陈主任来了啊?”

“这个……年底大扫除,去年不是这样吧?”陈区长有点摸不着头脑。

“不是大扫除,要搬了,搬到新办公楼里去,这就是提前做准备,一过年就搬过去办公,”众人笑着解释。

新的省委大楼盖好了,陈太忠听明白了,想到自己没在新楼办过一天公,甚至在科委的新大楼也没办过公,心里有点怪怪的感觉。

秦连成倒是还在办公室,见他进来,笑着把他让到沙发上,两人随口侃两句之后,陈太忠发问了,“潘部长说了,最近文明办有些事情不太顺……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

“潘部长这么说?”秦主任听到这话,讶异地皱一皱眉头,“也没什么太不顺的事情啊,他跟你怎么说的?”

这又是个什么说法?陈太忠一时有点懵,犹豫一下他才结识,“我找部长办点事儿,结果他指示说文明办这里,我能帮的忙,就顺手帮一帮。”

“嗯?”秦主任眨巴一下眼睛,心说这是部长让小陈传话,还是说有别的用意?

他跟陈太忠关系真的不错,两次的直接上司,配合得不错,私人关系也好,但是有些事依旧是不能直接问,琢磨了一阵,才试探着问一句,“你找部长办的事情,不是很重要吧?”

“啧,原来是这样啊,”陈太忠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然后又笑一笑,“部长对文明办应该是还算满意,他主要是觉得,我对文明办感情深。”

“哦,”秦连成听到这话,终于是放下心来,于是笑着发问,“搞了点什么福利?”

“真的就是一点恒北特产,放了一大轿子,”陈太忠去朝阳的时候,给爹妈买东西的时候,有意多买了一点,不过还是不够文明办分的,所以特意复制一大批,“拉到外联办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