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79 -3480还缺一个

第一卷 3479 3480还缺一个

3479章还缺一个(上)

陈太忠回来的消息,在文明办不是秘密,像郭建阳等人,只等着老主任跟秦主任谈完的时候,拦住他絮叨几句。

不成想陈主任在秦主任办公室呆了半个小时之后,直接出门走人了,郭处长壮着胆子追上去问一句,陈主任淡淡地笑一笑,“我去安排福利,时间紧得很。”

“要我帮忙吗?”郭建阳的态度还是挺端正的。

“算了,文明办也忙,”陈太忠随便摆一摆手,就坐到了奥迪车上,又扭头看他一眼,“你把心思放在工作上,我已经是恒北的干部了。”

“可您永远是我的老主任,”郭建阳低声地回答一句,这句说完,陈主任已经打着了车,缓缓离去。

陈太忠将车驶到指定地点,发现袁望确实已经借来了一辆大轿子车,他将奥迪车停在一边,走上前拿过钥匙来,一个人驾着轿子车,驶向《天南日报》旁的文明办外联办。

借来轿子车的时候,里面是空荡荡的,但是等他驶进劳动服务公司院子的时候,车里已经是满当当的货物了。

将车停在外联办的门口,陈区长走下车,推开房门一看,好嘛,一个抱着电话,背对着房门在聊天,另一个则是聚精会神地盯着电脑,不知道在干什么。

玩电脑的这位听见有人进来了,也没在意,直到来人继续向他走来,他才侧头看一眼,然后马上就站了起来,惊喜地喊一声,“陈主任!”

抱着电话聊天的主儿。听到这么一嗓子,扭头看一眼。刷地就把电话压了。连句解释的话都没有,面色有点发白,看起来很紧张。

陈太忠看他一眼,根本就懒得搭理——此人是新面孔。他冲玩电脑的这位点点头,笑眯眯地发话。“老吴你这是……炒股呢?”

“瞎看一看,没事干,”吴科长尴尬地笑一笑。上班时间炒股。真的是不务正业,领导要叫真的话,给个严重警告都是正常的,幸亏……陈主任已经不在文明办了。

“这个可不好,”陈太忠摇摇头,淡淡地说一句。却也没再认真,他已经不是文明办的人了。凭什么管人家?更别说他心里也认为,如果干部能保质保量地提前完成任务,剩下的时间想怎么用,是人家的自由。

他只是心里有点疑惑,眼下是春节前夕,正式购物高峰,买卖双方发生口角的例子应该不少,而负责接受举报外联办冷清若斯,“最近工作不忙?”

“嗯,最近工作确实不多,”吴科长指一指桌上另一部电话,“这个电话是接受投诉的主要电话,一旦响了,另一个电话我们就不用了。”

“哦,”陈太忠微微点头,心说怪不得这么多人喜欢挤进机关办公,真的是清闲啊,哥们儿才主政了一个小小的北崇区,却是几乎要忙死。

感慨归感慨,该张罗的事儿还是要张罗,他淡淡地发话,“腾个地方,我给文明办拉了点福利来,回头大家要过来领。”

“有多少东西啊?”吴科长先出来上车看一看,然后点点头,“这些东西可以直接放隔壁,李主任对办公环境要求很严,那边大部分地方是空着的,打扫得也很干净。”

“那你打开门,大家搬东西吧,”陈太忠冲那个房间努一努嘴,转身迈腿上车,一转眼就抱着两个纸箱子下来了,箱子倒是不太重,关键是挺大。

“陈主任,怎么能让你亲自搬呢?”一边的这俩着急了,陈主任是离开文明办了,可是稽查办的李云彤,正是这外联办的顶头上司,于是两人抢着上前,从陈主任手里抢箱子。

“这有什么不能的呢?”陈太忠很随意地笑一笑,“总共也没多少,来,你先开门吧。”

“老吴你这是干什么?”一辆出租车在一边停下,走下来一个风姿绰约的三十许美妇,正是李云彤,她瞪吴科长一眼,“知道陈主任回来了,还不赶紧安排两个人帮忙?”

“没必要吧?总共才一百件,”陈太忠笑眯眯地看她一眼,觉得李主任的举止依旧像几个月前一般,有点风风火火大大咧咧,“还用找人帮忙?”

“这里的搬工就是现成的,有临时工,也有收废旧报纸的,愿意给就给他们点儿,不愿意给也无所谓,”傻大姐大大咧咧地回答。

“嗯,”陈太忠点点头,没再坚持,他想到了上一次,自己看到有收破烂的从这里拉着整捆的报纸和书籍,施施然地进出,其中有一辆车上,还掉下了一本相册,其中居然有涂阳市长刘东来的相片。

反正他已经身居正处,除了作秀的时候,基本上没有可能亲自参加太繁重的体力劳动了,傻大姐既然执意如此,他也不好不给她面子。

不多时,吴科长二人就招呼到了三个临时工——这是服务公司的临时工,不好白用,起码要给包烟,不过那临时工气度也不凡,直接拦住两个收破烂的,五个人组成一条接龙队形,五分钟内就将车上的一百件货物卸进了房间。

陈太忠拎着手机打电话,一边说话,一边围着那收破烂的板车转悠,他有点期待,自己在这破烂里,能再看到一点奇葩的东西吗?

别说,他还真又看到一点东西,有一个人的车里,是大捆大捆未拆封的信件,他翻了几捆,真的是颇为无语,信件上大致都写着“优秀春联应征”的字样。

想必是天南日报在春节临近之际,搞了什么春联应征的活动,或许前多少名还有什么奖,所以很多人投信报社,希望能有所斩获。

不过这些应征的人,大约都没想到,自己绞尽脑汁想出来的春联,又是花钱邮寄了。最后的下场却是直接被收破烂的拉走,甚至连被拆开看一看的机会都没有——不管你的对联优秀也好拙劣也罢。你根本就没有获得竞争的机会。

好像有很多东西。离普通老百姓越来越远了,而同时有很多东西,是离所有人越来越远了,陈太忠正皱着眉头感慨。不成想李云彤见他挂了电话,左右看一眼。鬼鬼祟祟地走过来发问,“头儿,听说你要回来了?”

这不是扯淡吗?陈太忠真是有点哭笑不得。他本有心再开个玩笑。可是想到上一个玩笑引起那么大的动静,而这傻大姐又具备一根筋的特质,所以也就收起了那番心思,只是淡淡地摇摇头,“想回来很简单,但是近几年……时机不成熟。”

“那你什么时候就能回来了?”傻大姐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三年,还是五年?”

“也许会更久吧。这谁说得清楚?”陈太忠心里很明白,给谁错误信号,也不能给李主任错误信号,事实上他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刚才你下出租车……好像没给钱?”

“是司机不要,”傻大姐笑着摇摇头,然后又看他一眼,小心翼翼地解释,“咱们在客运办设的那个点,为出租司机解决了很多恶意投诉的纠纷,他们都很感激咱们文明办……我刚才就在那里。”

我倒是忘了,你还负责那一块,陈太忠无言地笑一笑,想起自己帮出租司机解决纠纷的事情,好像已经久远到不可考了,心里登时又生出一丝白云苍狗的感慨,“那也没必要沾人家这点小便宜。”

“我随便拦个车,是他一定不要,”李云彤觉得自己挺委屈,“而且帮出租车司机主持公道,这也是费力不讨好的事情。”

这个确实如此,2002年的时候,出租车拒载、拼车、不打表等不文明现象,已经会受到惩处了,但一般来说也就是一两百,三五百的事情,跟十年后动辄万八千的罚款不能比,李云彤帮这点小事主持正义,哪里能获得什么回报?

至于免费搭个车,出租车司机还是愿意的——保不定什么时候就用得着了。

“好了,进屋说吧,”陈太忠看一看时间,还不到十一点,径自向屋里走去,待到几人坐下之后,他才发话,“今天的福利一百件,文明办的人登记领取,至于说超出部分,云彤你和秦主任商量着办。”

文明办正经办公的人,还真不到一百个,李主任闻言笑着点头,“秦主任跟我说了,您都离开文明办了,还帮着大家张罗福利,是真正地把文明办当成自己的家了。”

原来是秦连成泄露了我的去向,陈太忠听明白了,他看一眼吴科长,“我说,你尽快出个表,计算机主要是干这个的。”

我不就是看了看k线图吗?让你这样说,吴科长觉得自己有点委屈,不过他也知道,领福利的时候,造个表会省却很多麻烦,于是嘴巴冲着年轻人一努,“出个表格,赶紧的。”

啧,陈太忠看得有点咋舌,正好这个时候,李云彤端了一杯水过来,放到面前的茶几上,接着一屁股坐到了陈区长旁边。

“外联办现在办事,也这么官僚了?”陈太忠低声问一句。

3480章还缺一个(下)

“外联办现在,是可有可无了,”李云彤低声回答一句,满脸的苦笑,“您不在了,没人坐镇,谁还认这里?也就是咱文明办占了这么几间房子,报社不敢随便收回去。”

“这还真的成了冗员机构,”陈太忠听得也煞是无趣,不过,他能抱怨谁呢?

陈某人若是还在文明办,这个外联办绝对是重要的据点之一,可是他不在了,那么很多业务和亟待发展的区域也就中止了。

但是他又不可能长期地呆在这里,组织机构不会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所以他寄予厚望的外联办,现在反倒是成了鸡肋一般的存在。

这个纠结是无解的,所以他点点头,站起身来,“福利我送过来了,你们帮着招呼好,中午我还有饭局,就不多呆了。”

“老主任。这都十一点了,”李云彤诚心留客。说得也很真挚。“您带来这么多东西,我要是连一顿饭都不管,这个……真的不合适。”

“我要真吃饭的话,就留在文明办了。秦主任还留我饭呢,”陈太忠微微一笑。“是真的有事,我回来就这么几天,事情太多。”

“建阳还说马上过来呢。”李云彤的挽留。真的是情真意切。

“那你陪他吃吧,我还得还车去呢,”陈太忠转身向外走去,一刻都不肯多呆。

“那您去哪儿,我陪着了,陪吃陪喝……不说三陪。就是两陪了,”李主任还真不含糊。也真的敢说,她果断地站起身,追在他身后就跟了上来。

我说……你没必要这么一根筋吧?陈太忠有点哭笑不得,无奈地摇摇头,任由她上车,然后驾车去换自己的奥迪去了。

他中午是真有事,刚才就联系了王启斌,王处长答应他坐一坐,为了说点隐秘的事情,他甚至不去小王的饭店,不成想傻大姐却一定要跟着。

吃饭的地点,就选在了韩忠的港湾大酒店,陈太忠到得足够早,十一点半就到了,但是王启斌到得也不晚,十一点四十进门。

陈区长把傻大姐丢到一边,扯着王启斌低声嘀咕,“邓健东这个人,办事怎么样?”

“挺稳的,”王处长给出了评价,事实上他都不知道,陈太忠问的这句话,具体指的是什么,“你今天找部长是什么事儿?”

“凤凰的常务副要下了,我想把副市长吴言推到这个位置,”陈区长对秦主任不能说这话,但是对王处长,就不能藏着掖着了,这个消息迟早要过组织部,而且他还想跟王启斌这个老组工取经。

“这个吴言,是谁的关系?”王启斌是综合干部处的,不是党政干部处,对吴市长的了解不是很多。

“我的老书记,”陈太忠漫不经心地回答,“以前是章尧东提拔的,这次他顾不上管她。”

“章尧东是奔副省的嘛,”王启斌心领神会地微微一笑,然后讶异地看他一眼,“然后,你就直接来找部长?”

“潘剑屏答应提名了,”陈区长心里清楚,老王早晚要知道这些,“也没觉得我冒昧,给我好大的面子。”

他心里清楚,其实潘部长还是觉得他冒昧了,要不然也不会临走的时候,要他关注一下文明办——潘部长这么吩咐,也是保持一个副省的尊严,让这件事情看起来像是交换。

“哦,”王启斌点点头,就沉吟了起来,他琢磨了有两分钟,“那……邓健东怎么跟你说的?”

“他倒是答应帮忙了,不过……邓部长应该也有自己人等着安排吧?”陈太忠担心的是这个,邓健东快要走了,这次天南大动,老邓还不得借机把体己人安排了再走?

“他答应了,应该就没大问题,”王启斌点点头,然后又微微一笑,“你放心好了,他想安排什么人,也不会安排到常务副市长这个位子。”

“你怎么能这么肯定?”陈太忠听得一时大奇。

“部里人下地市,正厅什么的不论,只说副厅,就是副市长或者副书记,常务副市长……很罕见,”王启斌对这个问题,有深刻的看法。

“也是,”陈太忠点点头,这次他是真的清楚了,相比常务副市长,市党委副书记位置又要高一点,反正都是副厅,为什么不往上走一走?

事实上,常务副市长还有一个很特殊的属性,市长不在的时候,替大市长主持政府工作,这就要求有丰富的政府工作经验,而且最好还是当地的经验,那么部里人下地市——还是党委口的,一般也就不会直奔常务副这个位子,就算惦记上,也得先过渡一下。

“光他俩可是有点不够,”王启斌已经能断定,这个叫吴言的美女副市长,应该跟小陈有点不清不楚,于是他明明白白地指出,“不管是老杜还是老蒋,他俩有一个点头,这才叫万无一失。”

“这个我想到了,”陈太忠点点头,潘剑屏提名邓健东登记,这仅仅是开始而已,向其他人吹风才是决定这次任命的关键。

不过这样的开始也不算坏,起码这二位的立场是有了。尤其是潘剑屏那个不太合章程的提名,更是显出了非常明显的倾向性。

那么接下来做工作。只要有党政一把手随便一个点头。基本上就没什么问题了——仅仅是副市长提常务副而已,又不涉及到市党委或者市政府的一把手。

两人说了一阵之后,王浩波推门进来了,这也是陈太忠不得不应付的场面。建福公司在今年膨胀得越发地厉害了,由于全国普遍缺电。建福的水电卖得相当地不错。

在某些地方,由于大网频频地拉闸限电,不少单位直接联系建福公司。说限电的时候。你们能不能把电网切过来?

电业局也知道这个情况,但是电供不上去,他们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视而不见。

水利厅对建福的发展非常了解,到目前为止,建福的固定资产接近一点八个亿了。每年还能给厅里的干部大量的分红,不止一个人对这个公司眼红。

陈太忠走之后。也有人提出想收购这个公司,不过厅里得利的干部太多了,王浩波坚决地顶住了压力,厅长张国俊也支持他,陈太忠这番回来,自然是要跟王书记坐一坐,谢不谢的不说,联络一下感情是必须的。

酒桌上大家也没说什么重要事情,就是把发生在天南的有趣的事念叨一些,接着陈区长又开始诉苦,说自己到北崇遇到了什么事情,有多么的不幸。

别说,他一陈述,大家就静静地听起来,像北崇这些地方上的事情,省里的干部听到耳朵里,都是非常有趣的,也长见识。

这么一说,两个小时眨眼就过去了,到了下午,陈太忠再去找关正实、段卫华等拜个早年,不管能不能见到人,反正他得过去一趟,如此一来,回到凤凰就是三点了。

接着,他就是在阳光小区胡天胡帝了,其间随便吃点晚饭,又接着继续,一直到了八点出头,这才告一段落,拿起手机一看,上面光白市长就有八个未接来电。

“你们歇着,我出去一趟,”陈区长起身绕过一大堆玉臂粉腿,有气无力地发话。

“晚上一定回来啊,”董飞燕懒洋洋地叮嘱他,“尝过你,别人都没啥味儿了。”

“肯定回来,”陈太忠慢条斯理地穿衣服,“就是过去说点事儿,很快的……唉,我怎么就能这么忙呢?”

他想的是很快,实则不然,去了横山宿舍之后,才一进门,又有人按门铃,他拿天眼一看,是古昕和张新华,心里禁不住叹口气——人家有心惦记,咱也不能自绝于人民不是?

这俩人进来之后,不多时杨新刚也来了,大家喝点啤酒聊聊天,于主任又从对门端过来几个小菜,坐到九点半的时候,白市长终于按捺不住,走下楼来按他的门铃。

由于吴市长越来越不避讳,她和陈区长的关系,最近就隐隐有些传言了,但是到了这两位的级别,传言也仅仅是流言蜚语,不抓到实际的把柄,伤不得这二位一丝半毫。

所以白市长一来,大家坚持了五六分钟之后,纷纷借故站起身走人——小白是最后一个走的,陈区长表示道歉之余,告诉大家说,明天中午自己应该在家。

下一刻,他推开衣橱,来到了吴市长的卧室,等她进门之后,他苦笑一声,“我说,稍微等一等不行吗?难得有几个念旧的老朋友。”

“换了你,你能安下心等吗?”吴言一边脱外套,一边随口反问,“你也不告我一声,事情到底办得怎么样了……小钟,去弄几瓶啤酒,边喝边聊。”

“这可真是没时间,”陈太忠断然摇头拒绝,“我为你的事情忙了一整天,阳光小区那边人多呢,今天说成啥都不能在你这边呆着了。”

“这个一会儿再说,”吴言急冲冲地打断他的话,“潘剑屏答应了吗?”

(更新到,月末可能有双倍月票,到时能登录的朋友,敬请将手上的月票留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