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81 -3482未必边缘

官仙无弹窗 3481 3482未必边缘 顶点

一秒记住

3481章未必边缘(上)

陈太忠对上吴言,那真是没什么不能说的,旁边的钟韵秋也不是外人,于是他将白天的活动,简明扼要地说一遍。

待白市长听说,他居然敢逼着邓健东收钱,也是禁不住咋舌,“我说太忠,你这胆子也太大了一点吧?”

“不逼不行,”陈太忠叹口气,“蒙艺托付的那点人情早用完了,而且他也起不到多大的作用,不顶回去潘剑屏的提名,这就够了。”

“你做事是越来越霸气了,”吴言感触颇深地叹口气,接着又微微一皱眉,劝说起他来。

“不过经常这么搞,真的不是好事,你看回来这几天做的事,在科委打祁伟,在东临水打二道贩子,去了省里,跟邓健东玩的也是野蛮,太忠,这样的手段可以偶尔为之,但终究不是正路,最好还是用官场手段来解决问题,别养成这样的习惯。”

“正路?正路就跑不下来……我在天南官场的存在感,越来越差了,那就只能选择别的手段了,”陈太忠不以为然地摇摇头,“涉及到进步这种事,肯定是不择手段的,我为你跑官,你反倒说我不对?”

钟韵秋见他俩说话有点拧,忙不迭出声发问,“太忠,你就那么相信邓健东会怕你?”

“他怕我什么?就是留份人情好相见,”陈太忠摇摇头,心说小钟你做官的悟性,真的有点差,“他会掂量的,我这人成事不足,但是败事可能就差不多。”

“邓健东可能要动了,这个时候他不会去惹人,”吴言补充解释一句,为自己的秘书扫盲,然后又看他一眼,“那以后你在天南做事。也会一直这样暴力?”

“没错,”陈太忠点点头,“其实这也是很有效的,难道你不觉得?”

“说起来,还是你关系不在天南了,”吴言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这样做也好,省得邓健东打算在曾学德的位置上安置什么人。”

“常务副的位置。邓健东怎么可能安置人?”陈太忠不屑地冷哼一声。“白市长,这点你都搞不明白,这个市长怎么当上的?”

“你叫我什么?”小白同学先是眼睛一瞪。然后端起啤酒,漫不经心地灌一口,“常务副的这个位置。有什么特殊的吗?”

“当然有啦,你这个悟性,也不怎么样嘛,”陈太忠得意洋洋地回答,然后他就把中午的收获现学现卖一通,“……他们与其争常务副,还不如争副书记,这点道理你都想不通?”

“哎呀,我还真没琢磨过这个。”吴言很直率地点点头,紧接着她眼珠一转,“副书记……我也可以直接上副书记嘛。”

“我说,你省一省吧,”陈太忠被她吓了一跳,忙不迭地劝阻,“你开始盯的是常务副。别给我来这一套,你早说你要上副书记,我就不找这些人办事了。”

如果是副书记的话,就值得动用一下曹福泉了,陈某人手边可供选择的筹码有很多。针对不同的情况,他可以做出相应的搭配。

“那你也得早点找蒋世方了。”吴言希望这件事快点定下来,她现在分管的农林水,真的是很无趣,除了级别高了点,权力还不如她那个横山区委书记,更别说她曾经是区长和区委书记一肩挑。

“为什么一定就是蒋世方呢?”陈太忠皱一皱眉头,虽然客观上来讲,他跟蒋省长的交往更多一些,阵营也更接近一些,但是他并没认为,此事一定要找蒋世方。

没错,杜毅跟他是天生的冤家对头,但是这年头,兵无常势水无常形,指不定什么时候,当初咬牙切齿的对头就成了盟友,“咱不着急找他们。”

“怎么能不着急呢?没几天了,”吴言听他这么说,可是真的急眼了,天南省市一级的换届,跟恒北的时间差不多,也就是三月底四月初,曾学德虽然年底才到点儿,但是这一届再选他当常务副,那就没天理了。

“越是这个时候,越要沉住气,”陈太忠微笑着回答,“只要老潘把提名报上去,这就算吹出风去了,你千万别小看别人的情报能力……这世界上没有绝对的秘密。”

“这个倒是,”吴言点点头,要是其他人提名也就算了,潘剑屏跟她是八竿子打不着,人家一来没有为她保守秘密的义务,二来就是,这种诡异的现象,也足以值得别人关注,从而细细地琢磨其中的味道。

“所以没必要着急,”陈太忠为小白同学科普,他已经不再是官场新丁,甚至可以为他人解惑了,“看事态发展吧,也许是蒋世方,也许是杜毅……这谁说得清楚?”

“你确定他们一定需要找你合作?”吴言的话才一问出口,就有一点后悔,这个问题,有点过于弱智了。

“不找就不找吧,那到时候咱们再求人也不迟,”陈太忠微笑着回答,“左右是个求人了,何必急在一时?”

这个说法有点站着说话不腰疼,这年头体制里的干部想要谋个一官半职,早早地就要打招呼定座次,而且这招呼打一遍还不够,要一遍又一遍地打,直到尘埃落定,心里的那块石头才能彻底地放下来——章尧东是公认的副省了,还不是得老老实实夹着尾巴?

不过陈某人确实有底气,他具备在最后一刻翻盘的能力,在别人的眼里,强大的黄家是他的底牌,但是他自己心里最明白,决定翻盘的最终手段,掌握在他自己手里——只要他愿意,就可以做到。

“我很多时候都是妄自菲薄,没有你那么信心十足,”吴言自嘲地笑一笑,事实上她承认,自己跟陈太忠不具备可比性,“你给了邓健东多少钱?”

这个话当着钟韵秋问,有点太不稳重,不过三人的亲密程度已经到了这样,倒也不怕生出什么事端来,尤其是陈太忠强势到一塌糊涂。钟秘书这种级别的干部,根本撼动不了他。

“应该是五十万,”陈太忠思索一下,不太有把握地回答,“小宁办的卡,我拿走就用了……反正最少也有三十万。”

“会不会有点少啊?”吴言的眉头皱一皱,她好歹做过区委书记,也是官帽子的批发商。不说她自己卖官不卖官。这个行情她还是略知一二的,“常务副……才五十万?”

“走个过场,他想要多少钱?”陈太忠冷哼一声。“这个卡,我本来是打算给潘剑屏的,结果老潘不要。”

“提名就不是钱的交情了。”吴言点点头,认可这个说辞,“折算下来,五十万不算多。”

“五十万又不是全部,办成了还有,”陈太忠理直气壮地回答,“初期五十万,给潘剑屏也不算少了,我去找邓健东的时候。就没想钱这些,不过既然带了,就用了。”

“这……这是你厉害,”吴言真的是无言以对了,她走上前坐到陈太忠的腿上,拿着啤酒瓶,轻轻地碰一下对方的嘴唇。柔情款款地发话,“来,张嘴。”

我自己有酒,陈太忠真的想反驳她一句,不过既然是自家女人。他也懒得叫真,于是他哼一声。“行了,你自己喝吧,我这就走了,阳光那边,多少姐妹等着呢。”

“不行,我不让你走,”吴言的双眼开始发红,这不是委屈,而是情动,她的腿一偏,就骑跨到了他的身上,抬手往自己嘴里猛猛地灌一大口,然后就低头,殷殷红唇追逐着他的大嘴,待追到之后,一口酒就渡了过去。

“这不卫生,”陈太忠咽下口中的啤酒之后,大声抗议。

“就不卫生了,你能把我怎么样?”吴市长眼波流转,脉脉地看着他,接着又娇躯一震,抖去身上的睡袍,又从旁边拿起一条皮带来,折叠住两头,先是一缓,然后用力向两边一拽,发出“啪”的一声脆响,“我还要打你。”

你是想让我打你!陈太忠心里非常明白,小白有轻微的受虐倾向,而今天的素波之行还算成功,她心里愉悦,需要找个地方发泄。

于是他想也不想,抬手夺过对方的皮带,手一抖,就抽到了对方挺翘的臀部上,发出啪的一声轻响,“欠揍不是?”

“啊~”吴言的嘴里拉出一个长音,听起来凄惨无比,却又带一点说不出的诱惑,“你敢打我,我跟你没完。”

“我真的很想跟你玩下去,但是,她们等得很着急了,”陈太忠叹口气,丢下手里的皮带,头也不回地转身而去,“常务副包在我身上了,但是你不要影响我跟她们在一起的乐趣,好吗?”

“她们中,有几个人,能跟你从头到尾?”看到他站起身往外走,吴言冷笑一声,“你觉得她们在意的是你这个人吗?她们在意的,是你的身份!”

“真心跟着我的,自然会有结果,”陈太忠扭头冲她微微一笑,心说你跟着我,可不也是看着我的身份?她们想要的东西,还真不如你多,“好好睡一觉,明天还要上班呢。”

3482章未必边缘(下)

由于小白同学最终还是放手,陈区长终于得以在两分钟后打开房门,从宿舍院大门驱车而去,当然,对于某些怀疑陈区长和白市长关系的人来说,这个行为起到了适度的撇清作用。

接下来,陈太忠就渡过了一个很愉悦的夜晚,人很多,大家都很开心……

众人在第二天八点多才醒过来,这时候,李凯琳的母亲常寡妇已经将早餐买来,大家一边热热闹闹地吃早餐,一边计划这几天怎么过。

以李凯琳的意思,是去素波大肆购物,但是其他诸女都不感兴趣,董飞燕更是明明白白地表示,要好好地享受这几天——等太忠回到了北崇,咱们想怎么买东西不行?

“其实等我回去,你们也可以去看我,”陈太忠这几天虽然很忙,但是日子过得还算性福,想到在北崇憋成那样,心里就有点不舒服,于是他热情地建议,“在北崇的日子,我过得实在有点苦。”

“你会过得苦?我才不信,”董飞燕一边喝汤。一边含含糊糊地表示,陈太忠给她的感觉,实在是太**了,“你这身子骨壮成这样,我还真不信你憋得住。”

“真的,我在那儿特别老实,”陈太忠这几天耗费了大量体力,多吃点饭菜倒也是不无小补。他一边狼吞虎咽。一边含含糊糊地回答,为了表明他的苦衷,他特意说了一下王媛媛的事情。说到最后才叹口气,“唉,那破地方。呆得真不容易。”

“那就趁这几天,好好放松放松吧,”丁小宁最是相信他的话,快过年了,她在素波那边的工地建设也都基本停了,售楼处倒是开着,不过也不需要她坐镇,她笑吟吟地建议,“要不。咱们就都别出去了?”

“那是,”刘望男笑眯眯地点头,她点一点人头,“飞燕、丽萍、凯琳、蒙校长、任老师、小宁,加上我是七个人,打麻将吧,两圈结束。赢的最多的留在桌上,剩下三个人陪太忠。”

“你不要这么恶趣味好不好?”蒙晓艳听得就笑,“还不如六个人下跳棋,赢的陪他……”

左右是个玩闹了,吃完饭之后。大家果然就玩起了跳棋,不过没玩了多久。大家就发现了蒙校长的阴险,原来她和任娇在跳棋上的造诣,比别人都强。

下了四盘跳棋,蒙校长赢了两盘,任老师赢了一盘,在蒙校长赢了第二盘的时候,她才要得意洋洋地去找陈区长,被愤怒的众女拦住了,“你这也太赖皮了,不带这么玩的。”

“好了,不折腾了,”陈区长看看时间不早,走出来调解一下,“中午已经答应好人了,去宿舍接待大家一下……马上十点半,得走人了。”

正说着呢,李凯琳接个电话走过来,“我妈说,咱们别墅外面,有个警察走来走去,”常寡妇在小区也有房子,不过住的是楼房,她那里视线好,能看到别墅外面的一些情况。

“嗯?”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打开天眼往外一看,下一刻就笑了起来,“没事,凯琳你出去领人吧,是熟人。”

不多时,李凯琳跟着一个女警察进来了,不是别人正是张梅,她只来过这里一次,现在见到这么多女人,一张脸涨得通红,笨手笨脚地蹲下身子换鞋。

“怪不得太忠着急回去呢,原来是惦记着你呢,”刘望男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想来就来嘛,在外面转来转去的,还容易被人看见。”

听到这话,张梅的耳根都红了,她脱了外套之后,走到二楼的客厅坐下,假巴意思地看大家下跳棋,陈太忠见她的窘迫样儿,禁不住笑一声,“好了,进来吧,她们玩她们的,咱们玩咱们的。”

“这个跳棋是坚决不能下了,”李凯琳郑重表态,她的水平最糟糕,“就算下到晚上,我估计也一盘都赢不了……”

她们折腾她们的,陈太忠却是拥了张梅,来到卧室之后,也没有什么前奏,直接将她的衣服脱去,他自己反正就是穿了一件空心睡袍。

不过,就在他伏上她**的身体,正要剑及屦及的时候,张警官一伸手捂住自己的要害,闭着眼颤抖着发问了,“你会不会觉得……觉得我是个坏女人?”

问出这话之后,她的脸再度地红了起来,陈太忠眼见一个良家妇女被自己影响到这样的程度,禁不住微微一笑,低头去亲吻她的脖颈,他很清楚自己每一个女人的敏感部位,“没有啊,你只是知道珍惜嘛。”

“不知道怎么了,你不在的时候,我也无所谓,一听说你回来了,心里就像长了草一样,”张梅的眼睛依旧闭着,气息也开始变得沉重,“我就想,也许,我真的是个坏女人。”

“其实,主要是因为,我是个坏男人,”陈太忠一边亲吻着她的脖颈,一边有意将鼻息喷到她的耳后,“坏得让人不可自拔,对不对?”

“你真的……很坏,”张梅的双腿终于张开,探手去引导小太忠,“太坏了……咝~太大了,比我回忆里的还要大很多……”

在这段时间里,张警官憋了太多的欲望,两人酣战了足足有四十分钟,待她睁眼之后,发现自己身边有七八个人在围观。想到刚才自己的叫声,她禁不住一伸手,就捂住了自己的脸。

“看把你舒服得,我们围观了这么久都没发现,”刘大堂笑一声,丁小宁却是穿着张梅的警察外套,在她身边一躺,“可算到我了。说好了。按抓阄的顺序来……”

这一轮过后,就是中午十二点十分了,陈太忠也顾不得多说。穿上衣服就往外跑,回到横山区宿舍,就是十二点半了。

不过他回来得也不算晚。杨新刚和于主任家都做了不少的饭菜,直接端到他屋里就行了,大家边吃边喝,直到一点四十才吃完。

杨主任的爱人白洁已经为大家冲好了茶,又去厨房,跟于主任的老妻一起收拾碗筷,留下几个男人坐在那里继续聊天。

坐到两点半,杨新刚站起身告辞,马上过年了。他是义井街道办的主任,可以去得晚一点,却是不能不去,过一阵张新华和于主任也走了。

古昕离开的时候,却是嘀咕一句,“牛冬生可能下午会联系你。”

“那随便他吧,”陈太忠一听牛冬生三个字。就下意识地认为,这货是想上副市长了,交通局长直接升副市长的例子,在天南不止一起——高胜利甚至从交通厅长直接上了副省长,有这些例子在前。牛局长有这个心思,并不足为奇。

这么看来。我在凤凰的官场,并没有完全被边缘化,陈太忠坐在屋里,一边喝茶,一边胡乱地想着,只是被两极化了。

没错,就是两极化,有些人认为我过气了,而那些上进无路的家伙,却是指望从我这里找到通天的门路。

他正想着,门铃响起,他接起来一听,却是张智慧的声音,“太忠,开一下门,给你弄了点宾馆过年给市里的福利……回来了也不知道去我那儿转一转。”

“我这已经不是凤凰的干部了,”陈太忠干笑一声,他虽然是如此说,手却按开了门锁。

张智慧这次送来的东西,依旧不少,半成品、烟酒之类的都有,当然,更难得的是,凤凰宾馆不但送货上门,还是张总亲自来了。

由于陈区长家的冰箱已经放得满满的了,只能堆在餐厅里,张总还要给别人送,倒是没呆多长时间,只是在离开的时候,他笑眯眯地表示,“太忠你是凤凰人,自然就是凤凰的干部,别人说什么,我都懒得理。”

要是我犯了错误,你还会是这个态度吗?陈区长笑一笑,将人送到楼下之后,回来就拎着宾馆的福利,敲响了对面的房门,“我这时常不在家,这么多东西也吃不了,你家人口多……帮着给处理一点。”

于主任的爱人本待不要,可是陈区长执意要给,推脱两下之后,她还是收下了。

陈太忠回到屋里,琢磨着我也没必要等着牛冬生来——其实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该办什么办什么去好了,不成想他刚要出门,门铃响了,按门铃的正是牛冬生。

牛局长此来,也是大包小包地带了不少,大白天的,在区政府宿舍院这么搞,其实有点犯忌讳,不过好在大家都知道,陈区长已经不是凤凰的干部了,所以也就无所谓影响了。

“老牛你这客气个啥,”陈太忠还真没想到,牛冬生把场面做得这么足,“这不是见外吗?”

“好不容易逮着你在家,赶紧过来拜个早年,”牛局长笑眯眯地回答,然后又左右看一眼,“常不住人,就是有点冷清啊。”

“有啥话,赶紧说,我还要出去呢,”陈太忠却是不想跟他磨叽,“回来几天,都快忙死了,老牛,咱没必要那么见外。”

“那我就直说了,”牛冬生笑眯眯地发话,他也见识过厅级领导雷厉风行的作风,倒也不觉得不适应,“为了局里的野外施工方便,局里打算购买一批素凤手机,想请你在方便的时候,引见一下蒋君蓉主任。”

(更新到,月底不方便投月票的朋友,敬请现在投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