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83 -3484境界和窝边草

官仙 3483 3484境界和窝边草

3483-3484境界和窝边草

3483章境界和窝边草(上)

在没放牛冬生进门之前,陈太忠就已经打定主意了,如果老牛说什么换届之类的话,他绝对一推了之——哥们儿要有那么大本事,也不至于被放逐到恒北了。

小白同学的上进,他是必须要帮的,牛冬生嘛,两人的交情还没到了那一步,事实上他心里很清楚,哪怕今年的干部动的很多,但是他不具备同时帮两个人的能力。

这种情况下,他该如何取舍,那真的不需要说的。

可是他还真没想到,牛冬生的要求,竟然是这个,一时间他有点奇怪,“你跟纯良关系那么好,让纯良帮你引见不就完了?而且科委本来就是素凤的股东。”

“许主任……他不方便引见,”牛冬生干笑一声,有些话真的是不好明说,“不过,他对交通局购买素凤的手机,持支持态度。”

陈太忠狐疑地看他一眼,然后就沉思了起来,许纯良和牛冬生的交情真的不浅,甚至在纯良来科委之前,就从交通局接过活儿。

那许纯良为什么不出手相助,让牛冬生居然找到自己这边来,那就很值得商榷了,陈区长在瞬间就想明了这个因果。

不过他没兴趣探索其中的究竟,有些事情,不知道要比知道好,对陈某人来说,他现在首先要保证的,就是小白的进步,他并不想受到其他事情的影响。

于是他笑着点点头,“交通局买素凤手机,纯良肯定会支持的,他让你来找我的?”

这个问题,就非常值得玩味了,牛冬生身处其中,更能明白问题的尖锐——他跟许主任的关系,确实不错,不过跟许主任和陈区长的关系相比,那真的屁也算不上。

陈太忠这么问,明显地就是把门关上,不想再谈下去了。

牛冬生如果回答说,确实是许主任要我来找你的,陈某人客气一点的反应,就是说我知道了,不客气的话,没准会直接反问,纯良怎么没跟我说?

牛局长选择说不是,陈太忠的反应更可以有多种,都不需要有什么极端的反应,常见的反应——拖一拖就是了。

不过牛冬生终究是积年的正处了,他略略停了一下,就笑着回答,“我本来是想让许主任帮我引见的,可是他说了,蒋主任对你印象很好。”

“这不是扯淡吗?”陈太忠哭笑不得地哼一声,“纯良那形象,不化妆都可以演正旦了,我可不敢跟他比。”

“这确实是纯良说的,他也知道我找你,”牛冬生再次强调一下客观事实,并且“许主任”三字也不着痕迹地改为“纯良”了,“他是不方便。”

“哼,他不方便,我就很方便?”陈太忠听得直咬牙,他听出来了,老牛说的确实是实情,也符合纯良那家伙万事不操心的性子,不过他是真的恼火——兄弟一场,有你这么编排人的吗?什么叫“蒋主任对我印象很好”?

看到牛冬生还待张嘴再说什么,他的手一摆,“老牛你也别说了,我回来的时间很短,事情也多……咱也不说虚的,我要是能碰上蒋君蓉呢,就帮你引见一下,碰不上的话,那我也只能说遗憾了。”

“碰上?”牛冬生听得差点没哭出声来,你俩怎么可能碰上呢?一在凤凰一在素波,你回来也就这几天,念及此处,他索性心一横,“太忠,明说了吧,今年我想再往上走一走。”

尼玛,真是怕什么来什么,陈太忠心里这个郁闷,也就不用再说了,不过他现在的城府,比以前强得太多了,所以他也不着急表示出自己爱莫能助,就那么不动声色地听着。

没错,有些事情确实是不知道比知道好,但是反应太过强烈的话,那就是着相了,倒不如顺其自然,正是“无招胜有招”的境界。

见他这副模样,牛冬生只能硬着头皮说下去,“纯良也答应了,帮我一把……但是这个事情,不是非常有把握。”

许纯良当然帮不了牛冬生,能帮了牛冬生的是许绍辉,听到这里,陈太忠终于猜到了因果,合着牛局长已经找到了门路,不过升副厅这种事,许书记也不敢拍胸脯保证,一定能实打实地拿下来——尤其是他面对的,仅仅是儿子的一个利益上的搭档,没必要下狠功夫。

所以许绍辉答应了帮忙,却是不可能下死力去帮,那么再联系一个奥援,就是牛冬生自己的事儿了——这一切的一切,跟吴言的处境,何等的相像?

“所以通过蒋君蓉,获得蒋世方的支持?”陈太忠禁不住冷笑一声,“老牛,我不是说你,就算你能搞定蒋君蓉,蒋主任也未必搞得定她老爹。”

“我也知道这个理儿,”牛局长愁眉苦脸地叹口气,“我已经干了八年的交通局长,从四十四干到了五十二,再不知道争取机会的话,也就只有三年好日子过了。”

正处五十五岁不提厅,那就没指望了,天南的土政策,五十五的正处可以考虑二线或者改非了,这条线切下去的人不少,不过留下来的人也多,主要还是看该领导够不够强势。

政策是死的,人是活的,李慕白这通德市委书记,由于身体原因,五十八岁的正厅二线了,而蔡莉这副省,五十八岁直接二线,却换来了一个正省部级的省政协主席。

可是陈洁和高胜利都是五十八接近五十九了,还依旧有滋有味地干着副省长,所以说有些线,只能束缚住部分人。

但是牛冬生的担心,是非常现实的,牛局长在凤凰市行局的一把手里,也是数得着的强悍,可是话说回来,蔡莉当纪检书记的时候,不比陈省长或者高省长牛逼?

这里面的道道儿实在太多,一句两句说不清楚,不过可以确定的是,牛冬生若是再无寸进,三年之后,二线是必然的。

这话听起来有点绝对了,可事实上并不是这样,交通系统从来都是重灾区,牛局长到点了,肯老老实实地退下来也就算了,稍有犹豫的话,不知道有多少人要对他下手。

首先,这个口子真的太肥美,其次,到点了你不退,那就是断人财路阻人前途——不想走的话,那就直接掉下去罢。

牛冬生身为交通局长,格外明白其中的利害,他才五十二,真的不想就这么荒废了,但是他更清楚,不能再往上走一步的哈,五十五岁他就必须不得不离开了,如果再恋栈不去,就是对家庭、对自己的不负责任。

“这个事儿,看机会吧,”陈太忠没兴趣跟他多说,“老牛,不是我不帮你,实在是……我回来呆不了几天就要走,再说,你想见蒋君蓉,许纯良就做得了主,你别听他胡说八道。”

说着话,两人就走下了楼,陈太忠开着奥迪车扬长而去,牛冬生也不敢跟上去,他坐在那里犹豫半天,终于是又给许纯良打个电话,告诉他说,陈太忠是这么回答我的——当然,关于许主任不化妆也能演正旦的话,他是不会说的。

“嗐,这种推脱的话,你也信?”许纯良听他说完之后,不屑地哼一声,“我跟你说,就算不说我方便不方便出头,我和太忠站一块儿,蒋君蓉也只会看他。”

你俩说话,到底是谁真谁假啊?牛冬生真是搞不懂了,但是他还不敢细问,只能任由这满头雾水,挂满一脑门子——以他的身份,问谁都不合适。

这就是老话说的“知见障”,用官场术语说,是信息不对称所致,不过牛冬生的人脉范围,也只到达了这一层次,再高层面的东西,他真的不懂。

“原来是蒋君蓉暗恋陈太忠,许主任你早说嘛,”牛局长干笑一声,以他的经验,这个状况更像是陈区长和许主任在踢皮球,于是他就要试探一番,“好了,我知道了……这男男女女的事情,我还是比较清楚的。”

“你想的还真错了,这句话你不管跟陈太忠,还是跟蒋君蓉说,你都铁定要倒霉,”许纯良还真的纯良,他哭笑不得地叹口气,“他俩的事儿……我都不清楚,不敢掺乎。”

牛冬生一听傻眼了,好半天才嘬一下牙花子,“那我这个事儿,该怎么办?”

“路我都指给你了,你还要我怎么办?”许纯良无奈地叹口气,“牛局长,把握得住把握不住,那是你的事儿,跟我无关。”

“是不是我该给他俩创造个机会?”牛冬生开始放飞自己的想像。

“我什么都没听见,”许纯良毫不犹豫地压了电话。

那我的猜测就是正确的了,牛局长开始冥思苦想,不过陈太忠和蒋君蓉都是高高在上的主儿,虽然三人同为正处,但是牛某人所处的阶层,跟那两位有明显的差异。

怎么样才能给这俩创造个合好的机会,而又不那么引人注目呢?牛冬生开始琢磨,说句实话,这件事情想要做到举重若轻,还真是要费点心思。

3834章境界和窝边草(下)

陈太忠并不在意牛冬生想什么,他是有点抱怨,还说能在横山区的宿舍假巴意思地呆两天呢,不成想这边缘化,把趋炎附势的人筛掉了,剩下的却全是别有用心的。

所以说,这趋炎附势者的存在,还是有一定正面意义的,起码他们的存在,能让别有用心者得不到多少陈述机会。

他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开着车,不知不觉间,他就将车开到了清湖和横山的交界处,眼见这里鳞次栉比的精品商厦,熙熙攘攘的人群,他的思绪在瞬间就飘得远了:我的北崇,什么时候也能发展到清湖这一步?

也许用不了多久吧,陈太忠一打方向,又向湖西驶去,不多时开到了湖边,停下车关掉手机,又摇下车窗,一个人享受这难得的寂静。

不知道怎么搞的,这次回来之后,他有种感觉,家乡离他似乎越来越远了,他已经很难如鱼得水地融入凤凰市,不变的,只是他和他的女人们之间的距离。

或许该给张馨、田甜她们打个电话,一起热闹一番?他对凤凰都产生了疏离感,对素波更是这样了,而且这次回来的时间不长,他在素波过夜的可能性很小。

静静地呆了有十来二十分钟,他终于收回思绪,正要打火起步,猛地看到前方一辆灰色的林肯驶来,到了近前停下车,张爱国从上面走了下来,“头儿,要帮忙吗?”

“没事儿,一个人静一静,”陈太忠知道,这儿离科委并不远,自己把车停在这里,估计是被人看到了,所以爱国才赶来。

张爱国冲车里招一招手,林肯车里又下来一个女人,年约二十七八,身材相貌都还说得过去,他介绍一下,“头儿,这是刘艳芳,自行车厂的子弟。”

“唔,”陈太忠待理不待理地点点头,疾风厂主要是两大派系,科委和自行车厂子弟,只有在前年年中,面向社会招了差不多两百人。

现在的疾风厂,工人已经发展到两千出头了,但是这两千多人里,只有不到七百的正式职工,一千多的合同工,剩下的就是连合同都没有的临时工。

这三者的收入,档次拉开得很大,像正式工的工资、奖金和福利等,一年下来两万出头没有问题,合同工的收入,只堪堪地超过正式工的一半,临时工的收入,又仅仅是合同工的一半。

“她想承包宿舍的物业公司,”张爱国干笑一声,“头儿您指示一下?”

陈太忠看一看张爱国,又看一眼刘艳芳,心说这俩人的关系肯定不正常,不过他自己在这方面就很不检点,也不能就这点说什么。

“只要合手续,你办就行了,”陈区长漫不经心地回答,“我都已经不是科委的人了,你要我指示什么?”

“我早跟祁伟说了,那货就是不答应,”张爱国嬉皮笑脸地回答,“您这次狠狠地收拾他一次,他肯定更不答应了,我就是想麻烦您……跟许主任说一声。”

陈太忠沉吟一下,疾风厂现在的宿舍院,都还没完善了,建好的楼也就十二三栋,将来大概会建到二十多栋,反正这里足够大,建到四十栋问题也不大,除了全部的正式工外,也对合同工销售,这一块的物业,想来也有些油水。

必须指出的是,这个油水是不管谁干都有,既然是如此,那照顾自己人总好过便宜了外人,想到这里,陈区长缓缓点头,“嗯,我跟他说一声……不过爱国,如果能成的话,你得搞得差不多点,我的脾气你知道。”

“这个您放心,我办事儿一准靠谱,”张爱国笑眯眯地点头,又扭头看一眼刘艳芳,“小刘,还不过来谢谢陈主任?”

“谢谢陈主任,”刘艳芳走过来,规规矩矩地鞠了一个躬,她的声音清脆,语言和动作也流畅,不过待她再抬起头,看到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又想到关于此人的传闻,顿时觉得一股令人窒息的威压扑面而来,连呼吸都不顺畅了。

所以下一刻她的语气,就变得不太连贯了,不过好歹是敢惦记这件事的主儿,她鼓足勇气表示,“一定不会让您失望。”

“嗯,”陈太忠待理不待理地哼一声,又看一眼张爱国,心里暗暗叹气:小子,窝边草你都敢吃,比我胆子都大,也真是……太饥不择食了。

想是这么想,他还是打开手机打个电话,“纯良,爱国跟我推荐了一个疾风厂宿舍的物业管理人员,你那儿有中意的人选吗?”

“多大点事儿?”许纯良不屑地哼一声,科委的项目这么多,这种有点小油水的事情,实在是数不胜数,他真不放在心上,“回头让小张跟我说一声就行了。”

“那个老牛是怎么回事?”陈太忠见他答得痛快,就顺口问一句,一边说一边抬手,把张爱国撵得远远的。

“就是那样了,他帮了不少忙,我也不好不管,不过蒋君蓉……我可不待见她,”许纯良说到这里,笑了起来,“我觉得蒋君蓉对你,别有用心。”

“别有用心个茄子,”陈太忠听得真是又好气又好笑,“正经是吴言惦记上曾学德的位子了,我跟她打了包票,到时候咱老爹给点个头啊。”

“小头爽了,大头头疼了吧?”许纯良对陈吴二人的关系,也早有猜测,听到这话也没太意外,就是随口刺他一句。

吴言是章系大将,章尧东一走,许绍辉支持吴市长一下,也不算什么意外,接着,许主任又想起一件好笑的事儿来,“不过这件事你要找蒋世方的话,就不能通过蒋君蓉了。”

陈太忠登时无语,他早就想到这个因果了,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不着急找蒋世方,要是帮别的什么人跑,比如说王伟新、祖宝玉什么的,他找蒋省长蒋主任都是毫无压力。

现在听到这厮的调笑,他真是有点悻悻,“咱不提她行不行?你都马上要结婚的人了,一口一个蒋君蓉的……容易让人误会。”

“好了,不扯了,牛冬生那边,你能帮就帮一帮,”许纯良做事,真的算得上纯良,可管可不管的事情,遇到陈某人打电话过来,都要顺势叮嘱一遍。

“看情况吧,”陈太忠也不好说死,压了电话之后,他冲张爱国招一招手,“行了,纯良说了,回头你跟他提一下,把事情办了。”

“嘿,太谢谢头儿了,”张厂长嬉皮笑脸地连连点头,“就知道没有您办不成的事儿,”

“啧,”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又招一招手,直到张爱国猫着腰,把耳朵凑到他嘴边,他才轻叹一声,“你这窝边草吃的……小心上错床,好自为之吧你。”

说完这话,他也不听对方的解释,直接打着火走人了,只留下张厂长站在那里发呆。

“爱国,怎么了?”刘艳芳见状,走到他的身边,不过这里离科委不远,她也不好凑得太近,“陈主任最后怎么说?”

“成了,我找许主任办一下就行了,”张爱国还在回味老板最后一句话,他跟小刘确实是搞到一块了,关于这一点,他也不避讳自家的领导,头儿身边的女人多了去啦。

可是现在这么一听,他才反应过来,自己跟陈主任,还是有很大差距的,老板不但女人多,人家还挑呢,不像自己,捡到盘子里就是菜——事实上,是刘艳芳主动勾搭他的。

小刘以前在外面打工,回来之后就没赶上招工,最后也就是仗着自行车厂的子弟,做了一个合同工,女人在厂里的名声还可以,不知道怎么就是要勾搭他——张厂长认为,是自己年轻有为,而且很帅气。

可现在跟老板相比,自己无非就是仗着有点权势,扒拉几口窝边草,也真没啥可骄傲的——我的境界,比陈主任差得太多了啊。

“那可太好了,”刘艳芳闻言就笑了起来,又感触颇深地叹口气,“陈主任也真厉害,这种事一个电话就搞定了,很多人一辈子都做不到……人和人真的不能比。”

“那是我老板,能含糊了吗?”张爱国看他一眼,他对这个物业也比较清楚,厂里有定额的补助,多余部分从职工工资中扣除,再加上一些设备设施和门面房的管理和维护,一年下来,赚个七八万是没有问题,他是看不上,但是小刘稀罕啊。

“是啊,我的胆子不算小了,刚才看到他的眼睛,吓得话都不敢说了,”刘艳芳心有余悸地点点头,“真是不怒而威。”

张爱国默默地点点头,看到自家老板的做派,他心里又生出点遗憾,“唉,可惜我跟他的时间太短了,这种老板一路跟下去,厅级干部……我也敢惦记。”

“可是你要是跟他走了,就遇不到我了,”刘艳丽笑吟吟地白他一眼,媚意无限,她知道他最喜欢看到自己这样的眼神。

张爱国却是有点意兴索然,他漫不经心地点点头,“嗯……对了,记得把物业的服务搞好,别给我丢人,谁要是不配合,你找我。”

(零点过后,双倍月票,风笑很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