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89章 蒋主任凌乱了

3489章蒋主任凌乱了

姜丽质看起来楚楚可怜,但犯起拧来,那也是一根筋,她当然知道陈太忠花心,早在两人认识的第一面,她就见到了他带着车队,同众美女去海角游玩。

但是她对此并不排斥,从小生在那么个家里,耳濡目染见识了很多东西,在她看来,男人不花心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她的要求也不高,希望自己的男人能一视同仁,不始乱终弃。

所以蒋主任话里话外,暗示着陈太忠始乱终弃,这就触碰到她的底线了,尤其是蒋君蓉和陈太忠的言谈中,并不忌讳那个牛冬生,那么她就要为自己的心上人打抱不平。

牛局长狼狈离开之后,蒋君蓉这才讶异地看她一眼,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如何接话,好半天她才试探着问一句,“他给你引见了几个姐妹?”

“差不多有二十个吧,”姜丽质的眉眼间,依旧带着那若有若无的忧郁,不过下一刻,她的嘴角就微微地翘起,“大家在一起,都很开心。”

“二十个……很开心?”蒋主任惊讶得说都不会话了,她扭头看陈太忠一眼,眼中是满满的不可置信的目光。

“只是朋友在一起嘛,很奇怪吗?”陈太忠对小姜的反应也很无语,不过她都说了,他自然就要认账。

“好像咱们俩……也是朋友吧?”蒋君蓉的眼珠乱转,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们是那个……比较亲密的朋友,”陈区长干咳一声,“蒋主任,我一向比较敬重你,咱们是那个,非常友好的……同事关系。”

蒋君蓉听他这么说,就又侧头去看姜丽质,她呆了好一阵,才无奈地摇摇头,“我真的服了。陈太忠你何德何能啊……”

“他有情有义,”姜丽质看着她,很认真地辩驳。

蒋君蓉的嘴角**一下,她也是自视甚高的天之娇女,却发现自己面对这么一个女孩儿,完全地无用武之地,好半天她才问一句,“你是……学生?”

“我大学已经毕业三年了。”姜丽质淡淡地回答。她听出了对方的置疑之意,所以强调自己是上了大学的,智商什么的完全不存在问题。

蒋主任越发地不能理解了。现在的女大学生不太看重贞操什么,这个她是知道的,但也不能以大被同眠为荣吧?她犹豫一下。又试探着问一句,“工作还算稳定吧?”

“还行吧,正科了,”姜丽质的眉宇间,忧郁依旧,她虽然是个与世无争的性子,但是既然讨厌这个女人,她自然也就要亮出自己长处。

“你还是干部?”蒋君蓉越发地吃惊了,大学毕业三年后就成为正科。这速度要说上面没人,那真不太可能,一时间她觉得,面前这个小女孩儿颠覆了自己所有的认知。

这小丫头受过良好的教育,同时在仕途上也起步了,按说不该是低智商低素质或者没人帮衬的,但是偏偏地就要强调。她喜欢跟其他姐妹在一起。

蒋主任承认,以自己的阅历和智商,居然完全搞不懂对方是怎么想的,这让她心里生出浓浓的无力感,她侧头看一眼陈太忠。“太忠,我发现。你的境界……我完全不了解。”

“你没必要了解,咱们只是同事,”陈太忠微微一笑,他也看出了她的困惑,心说这恶人果然还得恶人磨,蒋主任的玲珑心肠和傲气逼人,遇上姜丽质这神经坚韧思维怪诞的主儿,还真是完败,“我这偶尔回来一趟而已,都已经不是天南的干部了。”

蒋君蓉怔怔地看他俩半天,才点点头,“既然你这么说,相请不如偶遇,中午一起吃饭吧,吃完饭去泡个澡……小姜,怎么样?”

姜丽质看陈太忠一眼,不做回答,陈区长却是微笑着点点头,“吃饭好说,泡澡就没必要了……她这几天不方便。”

蒋君蓉愕然地看一眼小姜,发现对方默默点头,她真的是再也忍受不了啦,大被同眠不怕说,连生理周期这两位也敢说——你明知道不方便,大过年的还跑到天南来做什么?

我这是碰到了什么样的疯子?蒋主任决定,不再琢磨这俩的关系,她抬头四下扫视一眼,很快就发现了躲在远处张头张脑的牛冬生。

你过来!蒋君蓉的下巴微微一扬,用她的习惯动作,招呼对方过来。

牛局长在这个时候,自然也是火眼金睛,蒋主任的动作虽然极其细微,但他还是看了一个真又真,为了保险起见,他又等了一等,发现蒋主任开始看节目了,才笑眯眯地走过来,“我错过什么好节目了没有?”

这话才说完,他就后悔到恨不得给自己一记耳光,这尼玛是活生生的影射啊,我今天这是怎么了,说话做事的水平,差到一塌糊涂啊。

不过那三位没跟他叫真的意思,陈区长只是淡淡地看他一眼,蒋主任站起身发话,“我回去了,陈区长……中午我请客啊。”

“哪儿能让您请呢?”牛局长赶忙笑眯眯地接话,蒋君蓉却是看都不看他一眼,转身离开了,他站在那里呆了好一阵,才回头看陈太忠,“太忠,这是……该谁请客啊?”

“你管是谁请客呢,”陈太忠端起面前的一瓶矿泉水,打开盖子咕咚咕咚喝了起来,喝了半瓶之后,他才又说一句,“反正她又没不让你去。”

中午还果真是蒋主任请客,不过她在酒桌上,就不关心陈太忠和姜丽质事儿了,更多时候,她是在跟陈区长打听北崇的细节,尤其是刚到当地时,他做了哪些工作。

有句话说,男人专注工作时,是最有男人味道的,但是陈太忠发现,这句话同样适用于女性,蒋主任一旦说起工作,也是很有知性美的,于是他禁不住打趣她,“问这么多干什么,莫不成你还当县长去?”

“我为什么不能当县长呢?”蒋主任跟陈主任面临同样的问题,升无可升了,像她现在任高新区常务副,本身就相当于高新区一把手,高新区的成绩又不错,只要年龄到了,她可以直接上副厅的。

“县区可是苦得很,”陈区长感触颇深地叹口气,又看她一眼,“你一个女人家,在市里安安生生地熬资历就行了,何必下县区?”

“我终究是要面对基层的各种情况的,多听一听学一学,也不是坏事,”蒋主任一边说,一边有意无意地看一眼牛冬生,“像殷放下凤凰,就闹出不少笑话……我不会给别人笑话我的机会。”

牛局长听到这话,只能低头看面前的汤勺,殷市长是蒋省长的人,蒋主任可以肆无忌惮地评论他,但是牛某人连听都不敢仔细听。

这顿饭也没吃了多长时间,在牛冬生出去结账的时候,蒋主任才微扬着下巴发话,“一两年内,我要尝试做一做县委书记,陈太忠,咱俩比一比谁最先到副厅?”

“我不跟你比,”陈太忠摇摇头,他不是没有好胜之心,但是考虑到如果仓促离开北崇,很可能前功尽弃,他心里就无法容忍,“我在北崇,最少也要干满五年。”

“你傻了吧?”蒋君蓉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你都干了小两年的正处了,北崇再干上两三年,数据好看的话,可以直接进京干副厅了,为啥要干满五年?”

“有些事情,是必须要面对的,”陈太忠淡淡地回答,很装逼的样子,不过这个逼他没法不装,因为他不能说出真实的原因。

一旦说出原因,相信大多数干部都会认为他是傻逼——为了辖区建立长久有效的管理机制,为了辖区老百姓能持久享受发展带来的好处,他宁肯放弃升职的机会……尼玛,你不是傻逼,谁是傻逼?

陈某人可以做出牺牲,但是牺牲的同时,还要被人骂做是傻逼,那么倒还不如装逼了。

“真要扛不住,就回来当我的秘书吧?”蒋君蓉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一点都不在乎旁边的姜丽质。

“看把你美得,”陈太忠白她一眼,想一想她今天对牛冬生的态度有点不正常,就试探着问一句,“我怎么觉得,你好像有支持牛冬生当副市长的意思?”

“你觉得?切,陈区长你……”蒋君蓉还待继续说什么,牛局长结了帐推门进来,她登时中止了话题。

饭后大家各自散去,陈太忠回到湖滨小区的时候,参加团拜的张馨回来了,田甜也放弃了继续看春晚,回来跟大家学说发生在春晚现场的那一幕。

她乐不可支地表示,“据燕辉统计,最少有六个人在打听,跟蒋君蓉坐在一起的男人是谁,还有最少二十六个人在问,跟陈太忠一起来的女孩儿是谁。”

“不提那些人了,咱们时间宝贵,”陈太忠打断了她的话,“明天我就要去北崇了,有谁愿意跟我一起去的?”

他初二去北崇,纯粹是坐镇的性质,北崇区政府初七才正式上班,也就是说从初二到初六,他有大把的闲暇时间,陪自己的女人们嬉戏玩乐。

“我跟你去,”一个娇美的声音在楼下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