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94 -3495美女投资团队

3494 3495美女投资团队(求月票)

3494章美女投资团队(上)

看到这个节目的,并不仅仅是王鸿和梁仲奎,下午听说此事的人,都琢磨着晚上北崇台会怎么播出,甚至还有人惦记着——我也在镜头跟前晃了晃,不知道……能不能露个脸?

所以等着看这节目的人,也有不少,节目刚刚播完,陈太忠就接到了林桓的电话,林主席在那边恨铁不成钢地训他,“六百cc,太忠你也太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了,区里发动一下干部不行吗?男干部喝酒……那不是还有女干部吗?”

“我的林主席,时间来不及,”陈太忠理直气壮地回答,对老林的关心,他还是比较感激的,“反正我尽我的心意……一点血算得了什么?”

“你现在不是为你一个人活着,北崇人还等着你带领大家致富呢,”林桓虽然是老派干部,遇上对他脾气的事情,拍马屁也没什么压力,“我让老伴给你熬锅汤……你在哪儿?”

“不用了,我没事,谢谢林主席关心,”陈太忠看一眼面前的莺莺燕燕,笑着回答,“我在外面办事,明天可能还会带人考察点东西。”

挂了林桓的电话,李红星的电话就进来了,他诚惶诚恐地表示,自己中午走亲戚的时候喝多了,下午睡得太死,没能及时出来陪伴领导,实在是罪该万死。

明天你才值班,有什么罪不罪的?陈区长淡淡地表示一句,他很清楚,李主任有意陪自己在同一个班,不过在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他脑中有一丝疑惑掠过——这会儿才打电话,李红星你不是跟秦叔宝关系不错吗?姓秦的没跟你说?

李红星之后,又是廖大宝,他是切切实实地才知道消息,“区长,我还是看北崇新闻,才知道您今天回来了,刚才给您打电话……一直占线,我能现在过去照顾您吗?”

廖主任的家在关南,而北崇电视台不走有线,直接是无线发射,自打成了区长秘书,他就特意在父母家装了一个接收能力超强的天线,他不回家则已,回家就必然看北崇台。

而他的父母兄弟也知道,这不但关系到他的前程,也会间接地影响到廖家其他人的命运,所以他用二十一寸彩电看北崇台的时候,其他人就只能看那个十四寸的黑白电视了。

见到领导视察环卫队,廖大宝还能镇定,心里琢磨的是老板怎么早来了一天,待见到输血的场景,他终于不能淡定了,看完之后,抬手就给领导拨电话,

但这时候林桓已经打通了电话,而抢电话的话,他又抢不过李红星——李主任一手拿手机,一手拿家里的座机,轮番地给陈区长拨电话。

所以他的电话打来,就稍微晚了一点,不过陈区长也没在意,他轻描淡写地表示,说我不需要你照顾,现在放长假,你该怎么歇就怎么歇。

廖大宝才放下电话,白凤鸣的电话又进来了,按说白区长的反应不该这么迟钝,但是今天他接待几个许久不见的老同学,大家说好了,关掉手机不接任何电话。

所以他知道消息就晚了一点,总算是建委的刘副主任当晚闲着没事,也在北崇和阳州台之间来回跳,想分析一下市里换届的动向,待看到陈区长做出如此惊人的事情,他马上就去白区长家找人,这个通知倒也不算太晚。

这些逐次打来的电话里,就有谭胜利的电话,区医院正是他分管的口子,今天那里出现的异常,足以让他心惊胆战了。

但事实上并不是这样,真要说起来,县医院今天也没出现什么太大的异常,病房分配不合理,那不是他一个人的问题,这是一点一滴沉积下来的惯例,是历史问题,至于说那个产妇的意外,也真的仅仅是意外——医院有救死扶伤的义务,但是没有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

真正让他坐卧不安的,是陈区长居然现场献血了,这个就很有点打脸的味道了,他在下午五点多的时候,就知道了此事,但是大家都知道,谭区长家在市区,而他又是北崇大年初一的值班区长,既然过了值班时间,在市区里应酬交际,是很正常的。

所以谭胜利考虑半天,还是决定不主动过问,先假装不知道,反正县医院已经出纰漏了,而在他值班的期间,区里没有出现任何的问题。

不过他心里有事,自然也看了北崇新闻,待看到陈区长献血的画面,他也想给陈区长拨电话来着的,但是最终还是硬生生按捺住了那股冲动——现在陈区长的电话肯定很热闹,我就不凑那个趣了。

但是又过十来分钟,北崇台又加播一条飘字新闻,说感谢社会各界人士的关心,北崇区人民医院一直在致力于抢救产妇,并且获得了阳州市医院专家的支持,成立了专家小组辩证地探讨病情,目前产妇情绪稳定——约莫一个小时之后,字幕改为“产妇病情稳定”。

这个各界人士的关心,是一点都不假,谭胜利就知道,这个新闻播出之后,县医院接到了不少咨询电话,小岭乡的企业家卢天祥甚至表示,我赞助医院六千块,用在这个产妇的身上——陈太忠是一区之长,他舍得六百cc血,我还舍不得六千块钱?

谭胜利在确定产妇病情稳定之后,才打个电话给陈区长——事情都已经成了,陈太忠心里只会高兴,这个时候打电话就是凑趣了,“区长,白天一直在跟家人喝酒,县医院的事情我也是才知道,是我失职了,没有把人民群众放在心上,请您批评我。”

“你有什么失职的呢?”果不其然,陈区长并不追究这些责任,他很坦率地表示,“今天又不是你当班,不过这个县医院……嗯,区医院,服务态度还是差了一点,你要重点抓一抓这方面的工作。”

“这主要是基础设施差,”谭胜利的嘴皮子,还是非常跟得上的,听领导说起这个,他马上引到了投资的问题上,不过他也没有多说,有些东西点到为止即可,说得太多,反倒是自取其辱了,“不过这个献血工作,我一直在强调的。”

“嗯,还是要自给自足,不能等靠要啊,”陈太忠感触颇深地叹口气,今天县医院血库的紧张,让他有点不能忍受,不过他真不知道北崇人有多么抵触献血——离开医院之后,他并没有留在当地了解情况,而是直接万里闲庭去了阳州,跟自己的女人们厮混去了。

“北崇的观念很落后……简单地说,他们认为献血会折损寿命,这个思想已经根深蒂固了,想要破除真的不容易,”谭胜利苦笑一声,“我在北崇,都公开献过两次血……不过作用不大,响应者寥寥无几。”

“你在北崇也献过血?”陈太忠听到这话,倒真的是有点惊讶,在他印象里,处级干部真没几个人献过血的,处级干部身娇肉贵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是,血站对献血者的年龄也有要求——到了处级干部,岁数就都不小了。

“我就分管这个口儿的,别人不献血,我也得献啊,”谭胜利苦笑一声,很直接地道出了因果,“我不带头,就更没有说服力了。”

你就算带头也不会有多大的说服力,陈太忠很清楚这一点,谭胜利不但弱势,还仅仅是一个民主党派的副区长,这带头献血,怕是作秀的味道更要多一些。

但是不管怎么说,处级干部献血,不是自陈某人始,这虽然多少有点遗憾,但也说明他这么做,并没有特别地叛经离道,还是……值得庆幸的。

“那你对春节的血源储备,考虑得有点不足,”陈区长并不因此而鼓励谭区长,反倒要批评他,“这个疏忽,跟基础设施的建设无关。”

“这真的是我失误了,”谭胜利不愧是异端,认错的时候非常痛快,不过他也敢强调一下理由,“这两年北崇的人均收入在提高,春节鞭炮销售量极大地增加……有相当数量的不正规产品,悄悄流入,导致很多意外的发生。”

“嗯,这个情况,你可以给我一个文字性的东西,”陈太忠耳朵上夹着电话,同时将身上仅剩的三角裤脱掉,违法的烟花鞭炮应该查处,但是这或者会惹恼某些既得利益团体。

陈某人不怕得罪人,不过眼下林莹正披着浴袍冲他招手,有如许的精彩在眼前,他不想将自己的生命,浪费在这种无伤大雅的争执中。

“我觉得,区里可以搞个干部献血活动,”谭胜利的建议,是非常的诚恳的,“借您这个机会,让大家意识到义务献血的积极意义。”

“嗯嗯,这是应该的,破除迷信很有必要,”陈太忠一边语无伦次地回答,一边挺着小太忠想林莹走去,“那个啥,明天我要带投资商去考察,就这样吧。”

谭区长还待再说点什么,却发现对方挂了电话,等他再拨过去的时候,却是无论如何都打不通了……

3495章美女投资团队(下)

陈太忠的这个考察,并不是随便说说的,他跟众女在阳州胡天胡帝一夜之后,第二天就带着她们直奔北崇——这地方真的很落后,但是你们老公就选择在这里发展了。

除了陈区长的奥迪,天南只来了两辆车,一辆是丁小宁的奔驰轿跑,一辆是林莹的卡迪拉克,姜丽质、汤丽萍和刘望男虽然也都有自己的车,却都是随车来的。

车行第一站,就是北崇区政府,虽然来的五个人个顶个都是美女,不过有个考察的幌子,陈太忠也不怎么害怕别人的非议——美女就不能做老板吗?

事实上,五女里,四个是天南的,一个是海角的,他才不怕别人拿她们做文章,现在陈某人在北崇区政府的位置,基本已经稳定了,弄不出来多少幺蛾子。

车到区政府,就是八点整,陈区长安排葛区长回家,自己则是招呼李红星出来,“把她们安排到那个小独院里。”

李主任看到那两辆车就已经傻眼了,奔驰和卡迪拉克,在北崇随便出现一辆就相当了不得了,眼前不但是两辆,更有五个气质容貌俱佳的女子,随便拿出一个,都比王媛媛只强不弱——而且她们身上的那种奢华之气,是小王所不具备的。

所以一瞬间,李红星居然有微微的失神,眼花缭乱之下,他竟然直接发问了,“区长……她们都是?”

“都是老板,注意点形象!”陈太忠狠狠地瞪他一眼,尼玛你这大龅牙就够磕碜人的了,现在哈喇子都到了嘴角,“你能不能胜任这个接待任务?”

“能,肯定能,”李主任吃他这么一吓,马上就收回了所有的歪心思,他忙不迭地点头,心里却是嘀咕,小廖和王媛媛都不在,你想安排别人接待,也未必找得到人吧?

他这个念头才生出来,却发现一辆白色的面包车从远处驶来,车还没停稳,廖大宝就从车上蹦下来了,然后又从打开中门,拿出一个保温桶来,“区长……您不要紧吧?我给您熬了点红枣枸杞鸡汤。”

“我没那么娇气,”陈太忠摇摇头,又讶异地看他一眼,“今天你不当班,来区里有事?”

“您身体欠佳,我肯定要来的,今天也没什么事儿,”廖主任微笑着回答,要是看了新闻他还不来,那觉悟就太低了,“我帮您看摊儿,您在屋里休息吧?”

“真没必要,”陈太忠笑着摇摇头,他才待再说什么,却见林桓从远处溜溜达达走了过来,过一阵白凤鸣也来了,大家都是关心陈区长的身体,想过来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

林桓也就算了,白凤鸣来得还是恰到好处的,陈太忠介绍一下,“凤鸣,这是海潮集团的副总林莹,做煤焦生意的,海潮在天南是数一数二的民营企业。”

“煤焦?这可是好事,”白区长笑着点点头,走上前跟对方握一握手,“欢迎林总大驾光临,我们在建的电厂,需要林总这样的企业家大力支持。”

接下来就是安排入住了,大约花了半个小时,五女把房间就安置妥当了,一干北崇人一边热情地帮她们搬东西,一边暗自揣测:这五个美女跟区长……到底是什么关系?

陈太忠也没让他们有机会多猜,安顿好之后,直接从李红星手里拿走了大金龙的钥匙,又到北崇宾馆补充一点蔬菜肉蛋,将钥匙丢给廖大宝,“大巴开得了吧?”

“开没问题,”廖主任点点头,陈区长又看一眼白凤鸣,“去小赵乡看一下电厂的地块,凤鸣区长有没有兴趣跟着走一趟?”

“当然没问题了,”白凤鸣抬脚就上车了,林主席也跟着他上来,李红星本来也待上车,不成想年轻的区长扫他一眼,“老李你在政府里呆着值班……总不能一个人都不留。”

把那碍物儿撵走,廖主任驱动了大巴,陈区长才在车上简单介绍一下,不过他也只介绍了丁小宁和汤丽萍,丁总是京华房地产的老总,而汤总是有点闲钱,打算在北崇搞一搞投资。

对姜丽质和刘望男,他并没有介绍,不过也无需介绍,白区长和林主席心里也清楚,人和人来往都是讲圈子的,这俩也差不到哪儿去,区长不介绍,他们也就只能闷在心里。

倒是林主席有点为老不尊,居然开起了玩笑,“太忠啊,你这认识的美女也太多了一点,多少给其他男同胞们留点嘛。”

“我认识的投资商,也不止是美女,”陈太忠没好气地看他一眼,“对了,林主席你不是要从白区长这儿接点活儿吗?”

“林主席介绍的人,我肯定是要买账的嘛,”白凤鸣听得笑了起来,“不过目前活儿不是很多,慢慢来吧。”

就这么有一句没一句的,在十点的时候,大家就来到了小赵乡电厂,这里离乡政府并不远,两公里多一点,是一片砂石居多的土地,面积有三百多亩。

白区长已经开始组织人,在这里平整土地了,边界有挖出的壕沟,不过现场只有两个茅草棚子,一个人都不见,他解释说,“除夕才停的工……初六开工,总是要过年的。”

平整出来的土地并没有多少,也就是两三亩地拔了拔草,其他就是齐腰深的灌木和蒿草,偶尔也有一些细小的乔木和枯死的苎麻。

陈区长和白区长就站在杂草中,你一言我一语,把电厂的规划解释一下,又指一指哪儿是锅炉、机组,哪儿又是晾水塔,办公楼的位置又在哪里——有意思的是,白凤鸣居然随身带着一幅缩小了的效果图。

就这么指指点点,大家很随意地聊着,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小赵乡的乡党委书记郑大龙赶来了,还带了四个人来,才一下车,他就嚷嚷了起来,“区长,您这得爱惜一点自己的身体啊……才献了血,大冷天就跑到这野地来了?”

“没事儿,今天你值班?”陈太忠隐约记得,郑大龙的家,不是小赵的。

“不是我值班,我从区里赶过来的,”郑书记笑着摇摇头,他是本来今天有安排,“听说区里的金龙大巴动了,打听了一下,知道您来小赵视察,我肯定要来的。”

“好不容易有辆好点的车,这也成了关注目标,”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摇摇头,“这大过年的,其实你不用这么紧张……我就是随便带朋友来看一看。”

我也不想来啊,郑大龙心里暗叹,换了白凤鸣的话,我来不来还真无所谓了,但是你老人家和白区长一起来,还带着金龙大巴——我有胆子无视吗?

“这几位……都是您朋友?”郑书记扫一眼在场的美女们,却是没胆子细看。

“她们过年自驾游,我就带她们过来看看,”陈区长很随意地回答一句。

“她们是天南的煤炭企业,”白凤鸣在一边淡淡地发话,他可不想让这郑大龙胡思乱想,所以要做出补充,“电厂运行需要煤炭,区长这是未雨绸缪。”

“那是,陈区长一向高屋建瓴,非常具有战略眼光,是我们学习的榜样,”郑大龙笑着点头,他已经知道,这些女人开来的车有奔驰,还有卡迪拉克,绝对是富家女。

不过在亲眼目睹了诸女的美貌之后,郑书记心里禁不住暗暗地庆幸:幸亏我做通了小王的工作,要不然这个电厂……没准真的跟小赵无缘了。

接下来大家又说一阵关于乡里跟电厂的配合问题,然后就过了十一点,郑书记邀请大家去乡里坐一坐,说是已经开始准备饭菜了,不吃也是浪费。

“不去了,就在这里野餐,”陈太忠笑着摇摇头,林莹带头表示支持,“好不容易出来玩一玩,肯定要野餐了,坐在屋里吃有什么意思?”

诸女纷纷表示附和,其他的那几位交换个眼神——这有钱人玩的就是不一样,咱们觉得坐进屋子里弄个包间是身份的象征,人家却是喜欢在野地里吃饭。

廖大宝第一个响应领导的号召,开始从车上往下搬东西,郑书记见状,也赶紧带着几个小赵乡的干部上前帮忙,有人支桌子有人搬烤箱,一通忙乱之后,终于将摊子折腾了起来。

接下来就是做饭了,郑书记和廖大宝亲自上阵,炒了两个菜,诸女则是弄出个电炉,兴致勃勃地烤羊肉串、馒头片什么的。

林总的动手能力极强,也上前炒了两个菜,色香味俱全,一看就是学过的,倒是汤丽萍,随按贫寒出身,却是连个羊肉串都烤不好。

汤总的表现,看在林桓等人眼里,就认为这是富贵人家娇惯出来的,却想不到她虽然是娇惯出来的,但真不是什么富贵人家出身。

折腾到接近十二点,饭局开张了,陈区长跟诸女一桌,其他人又是一桌,郑书记憋了好久,终于借着点酒劲,悄悄地跟廖大宝嘀咕一句,“区长认识的投资商,都是美女啊。”

“区长认识的投资商里,太子党也不少,”廖大宝淡淡地回他一句,因为王媛媛的缘故,他跟郑书记也能说几句,但是他不会容忍别人对区长的诋毁……

(掉到第二十一了,马上要二十二了,这可是双倍期间啊,强烈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