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96 -3497大号爆竹

官仙无弹窗 3496 3497大号爆竹 顶点

一秒记住

3496章大号爆竹(上)

这顿野餐,持续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一干北崇人吃得是难受无比,北崇的冬天并不算太冷,今天的太阳很好,晒得人暖烘烘的,但是大家在桌子下面的双腿,却是直接感受着潮湿的地气,这种感觉真的不是很好。

但是那美女投资团队,却吃得兴高采烈,一边吃一边嬉笑打闹,总算是她们记得陈太忠的叮嘱,没有调笑陈区长,不过饶是如此,北崇人也看得眼花缭乱心生羡慕。

“年轻真好啊,”林主席禁不住长叹一声。

吃完饭就是一点钟,大家收拾起东西,金龙大巴扬长而去,郑大龙看着远去的大巴,感触颇深地摇摇头,“龙交龙,凤交凤,也只有陈区长……才能跟这种圈子打上交道。”

经过跟廖大宝的交谈,他也觉得,自己猜测这些美女跟区长的关系,真的是有点无聊,区长再有人缘儿,最多不过跟其中一两个女人有亲密关系,而这些女人之间,是非常熟悉的——陈老板总不能是这五个女人共同的情人。

郑书记并没有想到,他认为的不可能,才是事实的真相——没错,他已经把陈区长想得很厉害了,却是没想到,陈区长远比他所能想象到的,还要厉害得多。

同郑大龙相反的是,白凤鸣根本没有猜测这些女人跟区长关系的兴趣,上了大巴之后,他借着一点酒劲儿发问,“区长,汤总来投资,重点考虑什么项目?”

“汤总,白区长问你呢,”陈太忠也是从今天起,才管圆规腿同学叫汤总的,听到白区长的问题,他就禁不住生出点恶作剧的心思。“我也不知道你的投资计划。”

“投资什么,我也没考虑好呢,”汤丽萍听到这话,先是一阵慌乱,所幸的是,她当初敢自诩怀才不遇,多少也有点应变的能力,下一刻就镇定了起来。“就是手上有点闲钱……先考察一下吧。白区长你有什么推荐的项目吗?”

“这个我义不容辞,”白凤鸣听她这么说,身体登时就是一直。“不过你得先告诉我,大致你能投资多少,我好帮你筛选项目。”

“我……”汤丽萍犹豫一下。她真的不想说自己有多少钱,可是思索一下,终究是自己当老板的执念占了上风,于是她脸色微微一红,吞吞吐吐地表示,“三四百万的话……我自己能做主。”

“汤总真的年少有为,”白凤鸣伸出个大拇指来,他这赞扬语出至诚,“你这身家在北崇。也能排前十,很了不起。”

“我是我们几个里最穷的,你别笑话我了,”汤丽萍苦笑一声,她之所以不想说出投资额,就是怕其他人笑话。

林莹和丁小宁,她是绝对比不过的。望男姐有网络公司,还有两个煤矿,她也比不过,至于说姜丽质,可能手上没多少钱。但小姜的父亲是海角省高管局的一把手,还有好几个副厅叔叔伯伯。在陈太忠的女人中人缘极好,若是有心在商界发展,自然也远胜于她。

“不会吧?”白凤鸣听得还真有点吃惊,那林总和丁总比你强是正常的,可是其他两个……他看一眼那二位,心里暗暗咋舌,这帮女人太生猛了吧?

不过再想一想投资电厂的凯瑟琳,他也就释然了,连身家上百亿的肯尼迪的侄女儿都搞得定,陈区长还有什么做不到的?

“那我帮你设计两个项目吧,”白区长也没马上提出建议,他脑子里的预案很多,但是面对这样的一帮女孩儿,他觉得冒昧地建议,有点不负责任——是对自己政治生命的不负责任,还是要先跟区长商量一下才好。

廖大宝虽然没有大巴驾照,但是驾驶技术一流,而且他中午滴酒未沾,平稳地驾驶了一阵之后,车上居然响起了轻微的呼噜声,林主席斜放下座椅,呼呼地睡着了。

其他人也有点困了,陈太忠见状,索性吩咐一句,“大宝,去前屯吧,正好看一看卷烟厂的施工情况。”

今天电厂的现场不甚好看,虽然野餐不错,但是他觉得脸上有点挂不住,卷烟厂那边的进度不错,他愿意展示一下。

于是金龙在进了区里之后,也没回区政府,直接斜插向前屯,等到了卷烟厂是两点十分,一车人有一半已经睡得迷迷糊糊了。

卷烟厂门口已经设了门卫,大年初三都有人值班,不过见到这辆大金龙,门卫问都不问,直接开门放车进来。

车停在院内,先是陈太忠和白凤鸣下车,然后是廖大宝和林莹,汤丽萍和丁小宁都有点犯困了,迷瞪一下,才打着哈欠下车,至于姜丽质和刘望男,两人搂在一起……睡得正香——诸女跟陈区长鏖战通宵,今天又起个大早,睡意连连是很正常的。

卷烟厂的进度还真的不慢,地上已经开始挖坑搞地基了,工地里不但有挖机和打夯机,还有砂石和钢筋——怪不得要派人看门。

说了几句之后,林莹对此兴趣不大,走到一边看竖在那里的规划图板,倒是汤丽萍兴致不小,缠着廖大宝问烤烟的加工工艺。

烟叶收获之后,并不是直接就能加工成香烟的,其中配方什么的环节不说,只说卷烟厂收购的,也是初级加工过的烟叶,没加工过的,厂子里还要进行处理,这有点划不来——初级加工,没有必要在厂子里完成。

这就像公家收玉米一样,他们不会连玉米带棒子一起收,收的就是玉米,这个把玉米从棒子上剥离下来,就是农户的事儿了——这是很简单的再加工。

搁给烟叶也是这样,收获下来的烟叶,都要经过烤制,才能卖得出去——就算不卖,老农民要抽水烟,用的烟丝同样也是烤制过的,自己剁碎了抽。

而烟叶的处理,并不一定要烤制,晾晒也可以,不过这样处理的烟叶。就是另一种类型了,俗称生烟丝,这里不做探讨,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大陆的大部分卷烟,是烤烟型的。

这就是说,除了大的卷烟厂愿意自制烟叶,农民们种出烟草来。多少要自己加工一下。而这个加工手段并不是很复杂,是大家熟知的。

事实上也是如此,北崇这里虽然落后。但是去各个乡镇转一趟,别的东西可能看不到,但是蒸烤烟叶的窑子。那绝对见得到。

汤丽萍打的就是这个主意,烟叶加工为烤烟,需要一道工序,她可以代为完善这道工序,当然,她想赚的并不仅仅是加工费,她要赚烟叶和烤烟之间的差价。

仅仅是加工费的话,她赚不了多少钱,而且就算她赚得再少。别人也不会领情——我们花钱找你加工,大家各赚各的。

可是她要收购烟叶,那就不同了,首先她要垫资收购,村民们把烟叶丢到她这里就算齐活了,而这烟叶加工的过程和成本,北崇人也都知道。这个东西蒙哄不了人——就算大规模加工能降低成本,也降低不到哪里去,她在收购环节上占不了多少便宜。

而同样的,销售环节她也占不了多少便宜,北崇卷烟厂收购烟叶的价格。也会是透明的——因为这个收购,是面对很多的散户。不透明不行。

所以她赚取的,就是销售价减去加工成本,再减去收购成本,这个差价要远大于加工费,但是同时,需要海量的资金周转——很多村民不是不会加工,实在是手上没钱。

欠上一屁股债,把烟叶加工成烤烟了,但是猛地发现,今年烤烟的行情不行,卖出去不赚钱,那真的是哭皇天都没泪了——总不能大家捂住不卖,都塞进自己的烟锅子吧?

汤丽萍对这个行业,了解得也不是很深,但是她知道自己有几个优势。

第一,她有钱,跟其他姐妹比或者算没钱,但是跟北崇人比,她就太有钱了,所以有能力对烟叶进行大规模的烤制。

第二,她的钱虽然不多,但有强力的后援,烤烟的收购价若是不合理的话,她可以囤积部分货物,等到价格合适的时候再卖出去——没错,她等得起,等不起的是北崇的村民。

第三,货物收购方太捣蛋的话,太忠哥能帮她出面,汤总并不想仗势欺人,但是谁想欺负她,那也是自讨苦吃——她不愿意使用非常规手段,但是谁想用非常规手段对付她,那就要做好吃不了兜着走的思想准备。

第四,真的还有第四,烟草收购是国家专营的,除了烟草种植户,一般人不敢惦记这个中间的加工行业,但是汤丽萍问过太忠哥了,知道自己可以做这一块。

这不是陈太忠以权谋私,实在是他跟涂阳卷烟厂的卢总也很熟惯,惹得火了,烤烟直接卖到涂阳了,倒不信阳州能把涂阳怎么了。

有了这四个优势,汤总觉得自己做这个中间环节,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廖大宝却是不太习惯她的厮缠,想到这女人可能是老板的禁脔,他越发地不敢造次,只能规规矩矩地表示,“这个烟草加工的工艺并不是很复杂,但是决定权在陈区长手上……汤总你需要公关的对象不是我。”

3497章大号爆竹(下)

大家站在这里聊一阵,没过多久,前屯的镇长唐亮很正常地出现了,镇党委书记苏卫红由于家在市区,不可能及时地赶到。

照例,唐镇长关心了一下陈区长的身体,然后他就请区长指示,目前我们应该加紧做一些什么工作,这个时候,汤丽萍就出声,表示说我想了解你们对烤烟加工的政策。

一听这话,唐亮就知道这个女孩儿惦记的是什么了,前屯也有不少烟草种植户,这个烟叶变为烤烟,就跟花生蜕皮成为花生豆一样,需要一道工序——这个工序里,肯定是存在利润的,但是那利润也没有多大。

不过令唐镇长挠头的是,他知道这里面利润不大,但对方却未必知道——很多城里的孩子真的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只想到这买卖能做,却不知道,买卖做下来也是苦差事。

想归这么想,他却笑着点头,“汤总真是火眼金睛。这个环节我们确实没有注意到,如果您想在这个上面投资的话,镇里绝对会大力支持。”

“我还要考虑一下,”汤丽萍很认真地表示,她这是了解投资的可行性,然后才会测算投资收益比,这当然需要一个过程,她认为自己很谨慎。

陈太忠在不远处听到这话。却忍不住翻个白眼。小汤你这也真是太嫩了,别人都没注意到的环节,偏偏你注意到了——你以为这是在古玩市场捡漏?人家的意思是婉转告诉你。这里面油水不大。

不过这些话,他现在没必要说,回去也没必要提。等她决定了投资,他再做提醒也不迟,小汤的社会经验还是少了一点,需要这样的磨练。

大家又聊一阵,就到了三点钟,陈区长带着人离开,不成想才出厂门,只听得前面“嗵”的一声大响,连车窗都感觉被震得抖了一下。

大家顺着声音望去。却是前方五六十米处有人放炮,姜丽质被震得一捂耳朵,皱着眉头发话,“这是什么爆竹,居然这么响?”

“靠到路边,”陈区长沉声发话了,想到昨天在医院的见闻。他心里就挺腻歪的,过年放炮是应该的,但是这么大威力的炮,最好不要乱放,“我去说一说他。”

“陈区长。”这个时候,林莹发话了。她看着那男子拿出的爆竹,眉头微皱,“这好像不是爆竹,是火雷管。”

“雷管?”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这可是管制的爆炸物品,怎么能拿来当爆竹放呢?“林总你没有看错?”

“这东西我见得多了,认不错的,”林莹淡淡地回答,想她老爸就是开矿起家,“打小我就见过不少……你注意安全。”

“看着还真像是火雷管,”林桓总算是醒了,他揉揉眼睛看向前方,“不过岁数大了,隔这么远看不清。”

陈太忠二话不说,打开车门就走了下去,放爆竹的那汉子也没理他,又点燃一支爆竹,就抓在手上,等导火索燃得差不多了,才向路边的高空一扔,那爆竹凌空爆炸,啪地又是一声大响。

“你先等一等再放,这劲儿太大了,”陈区长背着双手走过来,笑眯眯地发话,“我说,你这么响的爆竹,在哪儿买的?”

“反正你买不到就是了,”那汉子也见到路边的大金龙了,他并不以为然,待理不待理地回答,见到对方走近,他又自顾自地点燃一支,这次扔向了跟来人相反的方向。

汉子年纪不大,大约二十八九岁,个头不高却很粗壮,很明显这是个我行我素的主儿,不将眼前的高大年轻人当回事,你说你的我放我的,只不过不往你那边丢就是了。

“你是谁家的?”唐镇长的小面包车也开了过来,他从上面走下来,皱着眉头厉声发问。

“你……唐镇长?”镇长这官在地方上,还是有点威慑力的,汉子也隐约认出了来人。

“这么大威力的爆竹,怎么能在马路边上随便放?”合着别说陈太忠,连唐亮也没看出,此人手里拿着的是火雷管。

“过年嘛,随便放几个炮,这就咋了?”汉子很不满意地嘀咕一句,将打火机往口袋里一揣,转身就要悻悻地离开。

“站住,”陈太忠厉喝一声,经过细细观察,他终于断定,此人手里拿着的确实是雷管,于是笑眯眯地发问,“你手上的雷管,哪儿来的?”

“雷管?”唐亮听得眼睛一眯,接着恍然大悟地点点头,他其实见过雷管,只不过一下没联系起来,“看起来还真是雷管。”

“哪里是雷管?就是爆竹,”汉子回答一句,想也不想转身撒腿就跑。

唐镇长犹豫一下,对方手里那个打火机是防风的,自己要追过去的话,人家丢个雷管过来,没准……要糟糕。

就这么犹豫一下,那汉子就跑出去了七八米,紧接着就见一阵旋风掠过,却是陈区长撒腿追了上去,“在我面前跑得了,以后我跟你的姓儿。”

唐镇长才待拔脚追人,又是一阵旋风掠过,却是廖大宝早从司机座上下来了,眼见对方要跑。他也撒腿追了过去。

那汉子终究是没有把雷管丢过来,跑出去二十多米之后,被陈区长一脚踹翻在地,然后双手被捉住,拧到了背后。

陈太忠一手捉住对方的两个腕子,另一只手则是拎着脖领子把对方薅了起来,“小廖,把他身上的雷管都搜了。”

令人郁闷的是。廖大宝搜了好一阵。此人的口袋,还真没有雷管了,倒是有两个二踢脚。不大的那种,还有一把小小的、折叠的水果刀。

“你们凭什么抓我,凭什么搜我的身?”那汉子扭动着身子。不住地叫着,还用脚去踹身后的人,拼命地想脱身,然而很遗憾,身后的大手像铁钳一般,牢牢地攥着他两个腕子。

“雷管是管制的爆炸品,”这时候,林桓打着哈欠从远处走了过来,他没看清第一个爆竹。后面两个就看得清楚了,“小子,你麻烦大了。”

“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那汉子铁嘴钢牙地咬定,自己放的就是爆竹,反正他身上没有存货了,倒也不怕抵赖。

“不知道你跑什么?”陈太忠冷哼一声。扭头看一眼唐亮,“雷管这个东西太危险了……还是把派出所的人叫过来吧。”

“关键是要查出来,这小子是谁家的,”林主席在一边点点头,他是北崇的老资格了。不管混混还是干部,他没几个怕的。“查清楚雷管的来源。”

唐亮摸出手机,黑着脸给派出所打电话,陈区长好不容易来视察一番,自己这边居然有人拿着雷管当爆竹放,也实在太丢脸了。

就在这时,廖大宝的手机也响了,他接起电话来听两句,转头向陈太忠汇报,“区长,县医院的人说了,那个产妇已经脱离了危险。”

“太忠,你这根本就是……哪儿危险去哪儿,这可不像个一把手,”林主席听他这么汇报,又不满意地说陈区长一句,才点点头,“好,总算是救过来了。”

“这女人好福气,遇上咱们这么好的区长了,”白凤鸣也走了过来,闻言笑着附和。

那汉子本来正不住地挣动呢,听到这几句话之后,登时就不动了,过不多时,唐镇长打完了电话,“区长,派出所的马上就到。”

那汉子闻言,终于重重叹口气,“您是……陈区长?”

“没事,你可以狡辩,你踹我,我也不在乎,”陈太忠对自家的子民,愿意适当地容忍一下,“但是你这个雷管是怎么来的,必须说清楚了,别跟我说是爆竹,没意思。”

“陈区长,我作证,他扔的就是雷管,”一个中年女人从旁边的小巷子里走了出来,她的身后还跟着两男一女,“这家伙坏透了,这大过年的,从早到晚往我家扔雷管。”

“他……往你家扔雷管?”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再想一想那汉子刚才的举动,还真可以这么说,此人站在一个下了卷闸门的门面房前,把雷管往天上扔,那就是冲着这门面房,或者门面房后面的院子去的。

不过想到这又涉及到了民事纠纷,他也是有点头大,不过此刻却不能回避,“他为什么往你家扔雷管?”

“他想强买我家的门面房,”女人咬牙切齿地回答,“这个门面房到期了,我家不租给他哥了,他就要强买强卖。”

“你放屁,”那汉子听得冷哼一声,“三百的房租,再续你要我哥出六百,翻着跟头涨,尼玛……见过黑心的,没见过你们这么黑心的。”

“废话,卷烟厂马上起来了,这门面房怎么可能不涨?”女人理直气壮地回答,“你不租自然有别人租……陈区长,他真的是想强买我家的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