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02 -3503系统内斗

3502 3503系统内斗(最后三小时求票)

3502章系统内斗(上)

邵正武可是真没想到,大过年的,市局居然出了如此惊天的大事。

接到消息的时候,他正在家里招待客人,猛地听到这个噩耗,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雷管爆炸,一死三伤……难道是犯罪分子主动引爆的?”

不怪他有这个问题,像查类似易燃易爆品仓库的时候,警方都非常强调安全性,一般来说是穿了防护服,站在外面喊话,尤其这次查的是雷管,爆炸的威力更是惊人。

通常来说,对方只要不是极端的反党反社会分子,就会乖乖地出来,遇到那比较强硬的,或者会有侥幸心理,跟警方对峙一阵——一旦发生这种情况,警方可以调狙击手过来。

所以说类似的行动虽然危险,但只要有足够的重视,准备工作做得充分,基本上不会出什么问题,而这次行动居然能导致一死三伤,那只有一种可能,他们遇到了穷凶极恶的犯罪分子,以出来接受检查为幌子,直接引爆了雷管。

“是不是主动引爆,目前还不好判断,”打电话汇报情况的,是刑警支队的一个普通干警,“我们来到院子门口,大家才下车,还没来得及喊话,院子里就发生了大爆炸……”

市局在阳州市区的影响力,比北崇分局强出不止一条街,通过对左邻右舍的走访,再加上市区警察的人脉,不多时就了解到,这个非法制造雷管的作坊,在云中县境内,还有一个窝点——那里才是大规模生产的地方,相较而言,文峰这里更偏向于销售。

甚至有人知道,凌丰凌老板做事很小心,每到春节临近。都要把文峰的货清空。卖不了的也要拉走,文峰毕竟是闹市区,也是市政府所在地,烟花爆竹燃放的密度很高,一旦有个火星子,就容易出现意外。

面对这空空荡荡的院子,祁泰山是胡思乱想,什么人泄密了,而市局的人没用多长时间就搞清楚了——这固然跟凌丰等人不注意保密有关。但不可否认的是,在市里调查情况,北崇分局拍马也赶不上市局。

市局了解到这个情况之后,想也不想直奔云中而去,抢功就是这样,别说通知北崇分局,他们还唯恐北崇人知道以后跟上来,就将车开得飞快。手机也都关机——祁泰山你们慢慢盘问常致远吧。我们去端仓库。

他们的消息得来得很容易,而姓常的又在北崇人手里,所以真的是争分夺秒,生怕被人分润了功劳,时间就是生命啊。

由于时间紧迫,市局的人没有带防护器具;由于时间紧迫,他们在进入云中的时候,才通知了云中分局——天下警察是一家。云中的警察里,说不准谁就跟北崇人关系好呢。

后来调查的事实证明,没有提前通知云中分局,是这一起惨剧最直接、最根本的原因。

很多人都能证明,凌丰虽然胆子极大,什么钱都敢赚,但是此人也是极度贪生怕死的。如果有人提前打招呼,说你这个据点被警方发现了,临时转移也来不及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老实配合一下——那他绝对会配合的,这又不是死罪。

但糟糕的是,市局进了云中县才打的这个电话,云中分局根本没来得及做什么工作,车就开到了院子门口。

而尤其糟糕的是,市局的人虽然知道,这里可能堆放了雷管,是很危险的,但是大家也没想到对方会负隅顽抗,心说咱们先威慑对方一下吧——于是他们就一路拉着警笛过来。

不成想到了门口才一下车,院子里就产生了大爆炸,一个警察被一截飞来的钢筋穿颅而过,当场就死了,又有一个警察被玻璃片割断了大腿动脉,任局长和另一个警察伤势不算太重,一点皮肉伤和冲击波的震荡而已。

若干天以后,技术人员还原了现场,才得出了结论,起爆中心应该是在院子中央靠近卡车的位置——当时卡车上装载了不少雷管,院子的库房里还有一些。

换句话说就是,云中这边已经知道,这储藏的地点也不安全了,打算将雷管搬到车上转移走,不成想这时候门外响起了警笛声,然后不知道怎么搞的,雷管突然就爆炸了——在现场,警察甚至发现了不止一个烟蒂,由此可见这些人安全意识的薄弱程度了。

事实上,现场当时死了不止一个人,除了警察之外,院子里的三个人当场就被炸死了,也就是说,这是一起四死三伤的特大事故。

其实伤的也不止三个人,院子四周的民居统统被波及,有四五栋房子被震得墙体开裂,甚至两里地之外的民房,窗玻璃都统统被炸裂,爆炸的威力由此可见一斑,受了轻伤的民众数不胜数——连鸡和狗都死了四十多只,有震得内出血死的,更多是吓死的。

邵正武是老警察了,一听这详细过程,登时就恼了,他就算用屁股想,也判断出了太多的失误,防护措施不过关、没有及时联系当地警方、上门的时候离院子太近、戒备心不够……这还是市局的警察吗?简直是一帮少先队员嘛。

小刑警也知道领导为啥发火,这些错误说严重,确实是很严重,不过如果没出什么事儿,倒也不算什么,只是眼下出了这么大的纰漏,可以说是致命性的错误了——没错,是一系列致命性的错误,铸就了如此大错。

可是他还要分辨一下,“主要是北崇发起的这个案子,目前跟咱市局协作破案,任局长想抢在他们前面,不给他们无事生非的机会”——北崇分局和市局的不对付,众所周知,而且一开始针对的,似乎就是邵局长。

“你叫任隽逸接电话,”邵正武不想跟一个小刑警说太多。

“任局长……他还在昏迷中,”小刑警看一眼身边的任局长,值班副局长手夹一支烟,正呆呆地盯着地面,目光深邃且茫然。他的额头和面颊上。鲜血已经凝固,面目显得有些狰狞,袅袅的青烟在他面部散开,冲淡了那份狰狞。

“我不管他昏迷不昏迷,”邵正武冷冷地发话,“在他值班期间,有干警因为检查烟花爆竹摊点,导致因公殉职,希望他写一个详尽的报告上来……现在评烈士的要求很严。”

和平年代。评烈士的要求确实比较严格,但是他这话的主要目的,就是要任局长把盖子捂住了——如果条件许可的,都不要提雷管什么的,就说是检查烟花爆竹时出的事。

要知道,今年是换届年,邵局长也有往上走一步的想法,至不济也要再干一任警察局长——他留任阳州的可能性不大。去其他地市当个警察局长。过个一两年,捞个政法委书记,或者兼任个省警察厅副厅长,也都是可以操作的。

但是眼下这桩事处理不好的话,他这个警察局长都干不下去——在这一桩爆炸案里,阳州警方的表现,真的是太掉链子了,有人想借此做文章的话。他这个阳州市局的局长,都未必做得下去。

尤其糟糕的是,邵正武跟北崇的关系很差劲,别说北崇区的区长陈太忠,就连北崇分局,现在都不听从市局的指派,而今天的事情想要鱼目混珠。必须要过北崇这一关。

对于北崇这帮人,邵局长没有什么太好的应对手段,所以他给任隽逸施加压力,你自己惹出来的事情,自己搞定,还有一句话他没有说,也没必要说——真的要查易燃易爆品的话,你今天采取的手段,错误真的太多,你要是不给我一个交待,我就给你一个交待。

得了这个授意,任局长也顾不得装晕了,他直接给祁泰山打个电话,将事情的大致经过说一遍——你看,为了保护北崇的同事,我们付出了巨大的牺牲啊。

你这不是扯**淡吗?祁书记也是听得哭笑不得,合着你们背着我们去抢业绩,还有道理了?不过他也不明说,就说谢谢市局对我们同志的保护。

你看,我们保护你了,你也得意思一下,任局长开口了,嗯,就把那个常致远交给我们吧,这个案子我们全权接手。

这个要求真的太过分了,祁泰山根本不可能接受,你们市局这是怎样一种操蛋的心态……将桃子抢到底吗?

但是对任隽逸来说,他别无选择,邵局长指示了,要捂盖子,而且要把警员的牺牲,放在查处烟花爆竹上,以掩饰市局的失察,以及在失察之后被揭露,应对又失常的后续动作。

任局长暗示了自己的苦衷,但是祁泰山才不会考虑他的苦衷,尼玛,老子还有苦衷呢,于是他冷冷地表示, 这个云中那边的事情,我们并不知情,所以任局长你提的这些要求,哈哈,今天天气不错……嗯,我们真的不知情。

你还是请示一下上级领导吧,任隽逸提示一句,大家都是办事的,你和我没有本质的冲突,为了别人的矛盾,搞得剑拔弩张损失自家的利益,有必要吗?

这个确实没必要!祁泰山非常清楚这一点,而且这个事情,并不是他能做主的——虽然他很想做主,但是他不但没能力,还要考虑物议,此事必须请示陈区长。

他虽然是堂堂的政法委书记,很多时候也不想被节制,但是这个电话不打不行。

3503章系统内斗(下)

在祁泰山打电话请示陈太忠的时候,邵正武就接到了消息,听说北崇人未必答应他的条件,他就再次想到,此事可能影响他的升官路线图,摔杯子真的太正常了。

而此刻,祁书记和陈区长的对话,还在继续中。

“表示关心和哀悼……是应该的,”祁泰山苦笑着回答,“但是,他们希望把盖子捂住。”

“他们捂他们的盖子,跟咱们有什么关系?”陈太忠冷冷地发话,“老祁你是北崇的干部,我觉得你没必要操那么多心,”

“是啊,我也觉得没必要,”祁书记挂了电话——这个时候,他没退路了。

他应该庆幸自己的选择,因为在第二天上午八点。一个女人出现在了北崇。《天南商报》的当红记者刘晓莉——或者可以说是两个女人,开捷达车的也是个女人,没有人知道,这个长了一张娃娃脸,两颗小虎牙的女性,其实也是个记者。

刘记者一来,就直奔区政府而去,当天是谭胜利的班,而好死不死的是。谭区长还就分管科教文卫,真是躲都躲不过去。

听说这女人是来采访云中县雷管爆炸案的,谭区长有点摸不清深浅,“这个事情是陈区长一手操办的,你还是直接联系他好一点。”

“陈区长那里,我已经联系过了,”刘晓莉回答,“现在我是走这个程序。希望你能简单说一下北崇区政府对此事的认识。还有就是请你这个值班区长,跟北崇警方打个招呼。”

“这个易燃易爆品的管理……是非常有必要的,值得强调的是,北崇近几年来,对这一方面的工作常抓不懈,”谭区长说两句,还是没问题的,“你如果不信的话。可以看一下陈区长的发型……他为了救火,烧成了光头。”

说曹操曹操到,陈区长正好推门而入,他笑着发话,“老谭编排我什么呢?”

“哎呀,区长来了,你快安排吧。”谭胜利见状松一口气,“反正你们也联系过,我就不自作主张了。”

“你值班嘛,你招呼吧,”陈太忠扭头看一眼刘晓莉,“我的意思是,你先跟着警方,去云中县走访一下现场,然后再听一听对一个犯罪嫌疑人的审讯。”

他真的没有兴趣针对邵正武,不过既然适逢其会了,他也不介意一棒子砸上去——这是一个很有代表意义的新闻,至于市局的感受……跟哥们儿有一毛钱的关系吗?

待谭区长打过电话之后,刘晓莉转身走了,陈区长却是还有话要说,“谭区长,正好你值班,有几个投资商过来,你带大家去武水看一看吧……如果真有开发的潜力,开发商就在她们里面找了。”

“可以啊,”谭区长笑着点点头,他这两天虽然没有来区里,却也知道区长整出的动静,“你刚献了血……身体吃得住吧?”

“这个没问题的,”陈太忠笑着点点头,他拉着谭胜利去武水乡,说是考察,其实也是带着自己的女人去游玩一圈,来北崇一趟,总不能天天呆在屋子里不是?

廖大宝今天也值班,陈区长示意他留下来坐镇,自己则是开了大金龙车,带着谭区长等人去了武水乡。

谭区长对这里的了解还真的不少,车进武水后不久,他就开始指指点点,说哪里有河哪里有岩洞,不过他说的这些,都是远离大路的。

众女倒是很有点探险的兴趣,可是小路也不好走,大金龙的底盘虽然高,走起山路却要考虑侧翻的危险,陈太忠的驾驶能力算强的,为了看其中一个景点,十几公里山路硬是走了一个小时。

正像谭区长所说,武水乡有些风景确实还算不错,这个风景点就是了,虽然眼下天气寒冷,但是这个山谷里不少树木依旧是青翠苍郁,还有一些落叶乔木和灌木,叶子没有全部脱落,叶片或作枯黄或为深红,将整个山谷染得五彩缤纷。

山谷之上,有淡淡的白雾笼罩着,将远处的山峰遮得若隐若现,山谷深处,有细细的小溪流淌着,看向小溪的源头,却是隐藏在山间的浓雾深处。

景色是不错,但是真要开发的话,也得花两个好钱,关键是这里的景色没有太多的特色,大家随意看一看之后,就继续前行去看清阳河。

清阳河蕴藏着丰富的水力资源,时下是枯水期,也有青绿的河水哗哗地流淌着,这正是武水乡得名的原因,这里的水流从来都是湍急的,平静的时候很少。

河边有几个大大小小的水洼子,里面有几张网子,也不知道是谁放在那里的,刘望男见状,遗憾地咂一咂嘴,“早知道就要带钓竿过来。”

现在已经是十一点半了,陈太忠又张罗起做饭的事宜,大家一边动手,一边商量着下午的回程,再看一看什么景点。

不过陈区长自打在北崇上任之后,似乎就没什么游山玩水的命。这饭菜才做得七七八八。天上就开始飘雨丝了,真是令人扫兴得很。

谭胜利及时提出建议,说三里地外有个河神庙,虽然雕像什么的都被破了四旧,但里面还有个亭子,摆一桌不成问题。

总之,这场雨一下,去其他景点游玩的计划全部泡汤,尤其是从武水到区里的路。也不是特别地平整,大家在亭子里吃完饭,就驱车返回。

回到区里的时候,就到了下午三点半,陈区长才将人送回房间,就接到了廖大宝的电话,“区长,市局带人来咱区里抢人了。”

原来刘晓莉去了云中之后。当地爆炸的现场已经被警察封锁。刘记者才拍了几张照片,就有联防队员上来推搡,还要砸她的相机。

所幸的是,北崇分局派了一个警察跟车,一来是雷蕾和刘晓莉不熟悉当地,需要人指引,二来也是保护之意。

那警察就上前表明身份,联防一听是正儿八经的警察。倒也不敢造次,不过就在刘晓莉跟村民采访的时候,云中分局的警察也赶来了,一来之后,二话不说就要收刘晓莉的相机。

北崇的警察自然就不干了,上前阻止,云中的警察一点都不给同事面子。嘴里骂骂咧咧的,尼玛,要不是你们北崇人多事,我们云中至于遇到这种鸟事吗?

市局在此事中被动,那云中分局在此事里就更被动了,分局局长被县长、县党委书记和市局局长轮番叫过去,一通狠骂——这笔账,云中的警察自然要记到北崇分局头上。

北崇的警察自然不肯相让,我们追查易燃易爆品也错了?而且尼玛你搞一搞清楚,这儿的爆炸是市局的人搞的,跟我们北崇一分钱的关系都没有。

这相骂自然是无好口,两边说着说着就有打起来的架势,所幸的是两边也有人劝解,雷蕾见势不妙,扯了北崇的警察上车就走。

这位还不肯干休呢,说是没完成领导交待的任务,倒是刘晓莉告诉他,说是有照片能证明真实性,就足够了,至于说采访当地人,采访一个和采访十个,并无多大的区别。

廖主任在办公室接到消息之后,心说再这么采访下去,怕是要出事,他给领导拨个电话,那边却是不在服务区。

面对这种局面,他索性自作一下主张,给北崇分局打个电话,说你们把那个嫌疑人带回分局来审吧,我看市局那边没准要狗急跳墙。

分局早就巴不得有这么个指示,因为这边的压力一直很大——祁书记早就接了陈区长的指示,市局签字认可的话,将嫌疑人转交给市局也无妨。

原本市局还在考虑这个可能,但是爆炸发生之后,就绝对不可能了,祁泰山都被人缠得不耐烦,索性躲出去关了手机。

北崇的警察们接到这个电话,真的是如释重负,瞅个空子,直接将常致远从文峰分局的院子里带出来,上了车就没命地往北崇跑。

车开出去不到半分钟,文峰的警察就追了出去,然后就是一方跑一方追,等来到北崇之后,文峰人再怎么折腾都没用了。

可是北崇警方这么一搞,是彻底地激怒了市警察局,就在刚才,市警察局由任隽逸带队,带了四辆警车十几号人,堵了北崇分局的门。

他们来是要带人走的,而今天北崇当班的正是朱奋起,两边正在为手续扯皮,市局的人猛地发现,《天南商报》的记者居然也在,于是就表示,这两个女人,我们也要带走。

廖大宝在分局安插了内线,第一时间就知道了消息,说不得马上给领导打电话。

(双倍月票最后三小时了,强烈召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