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06 -3507有点担当会死

3506 3507有点担当会死?

3506章有点担当会死?(上)

见过惨的,还真没见过这么惨的,陈太忠心里纳闷,嘴上却不说什么,将手里的粮油放到一个高处,自顾自地走到一个板凳前坐下。

纪守穷冲他点头咧咧嘴,胸腔就像拉风箱一样呼哧呼哧了半天,才沙哑着发话,“欢迎……欢迎陈区长莅……莅临寒舍。”

“你还是少说话吧,”陈太忠从口袋里摸出香烟,才要点一根,猛地响起纪老师的病情,侧头看一眼,发现那女孩儿正一脸寒意地看着自己,他微微一笑收起烟来。

“抽吧,没事,”纪老师寻个凳子也颤巍巍地坐下,一坐下,他出气就顺了很多,“粉笔灰都不知道吸了多少,这点烟算啥?”

“我也没烟瘾,”陈太忠解释一句,不再说话,他扭头看向谭胜利,发现谭区长也寻了一个小凳坐下,“纪老师,这是咱组织上对你晚年生活的关心……陈区长也高度重视。”

“那我谢谢组织,谢谢陈区长了,”纪守穷微笑着点点头,不过不知道为什么,陈区长总觉得这个笑容像是刻出来的,非常做作——他的脸在笑,嘴在笑,但是眼睛没有笑。

下一刻,纪老师看一眼门外,若有所思地发问了,“今天……没有人摄像?”

“陈区长是真的关心你,不是走形式,”谭区长点点头,他深情地叹口气,“陈区长是真正把人民群众疾苦放在心上的好领导。”

“陈区长的事迹,我听了一些。大家都很称赞,”纪老师微微点头。然后猛地问一句,“那就是说……我可以说实话了?”

“我喜欢听实话,”陈太忠不动声色地接话,又若有所思地看一眼谭区长。

“领导们记得过年来看望我,我非常感激,这些油和粮食,能极大地缓解我家里的困境。”纪守穷缓缓发话,他沉吟一下,终于又问一句,“不过……我还是希望能把医药费先报销了,这应该算正当要求。”

“有多少钱?”陈区长淡淡地问一句。

“累计有六千八百块,”纪守穷看他一眼。腰板微微一挺。“君子固穷,年节的慰问我很感激也很惶恐,我更希望能把我的医药费报了,那是我应该得的。”

“老谭……说两句吧?”陈太忠看一眼谭胜利,我等你的解释。

“教委有多穷,您也知道的,工资都发不了……这医药费咋报?”谭区长苦笑着一摊手。接着又看一眼纪守穷,“纪老师,今年拖欠你的退休金是发了,这也多亏了陈区长帮忙化缘,你的问题,可以一点一点地处理……毕竟这个社会在往好里发展,你说对不?”

“问题是我等不得,”纪守穷摇摇头。“我这身体,不知道哪天就过去了。我老伴现在青光眼……是糖尿病并发症,我得趁着活着的时候。帮她治一治,唉,我这老伴儿跟上我,就没享过一天的福。”

“谁说的?”门帘一掀,一个干瘦的老太太拄着拐杖,摸着门框颤巍巍地走了出来,她面带微笑,声音却是刺耳而尖厉,“你落实政策的时候,带我去了趟北京呢……既然你觉得欠我的,你就得给我好好活着,慢慢地补偿。”

她的语气虽然有些尖刻,但是那话里浓浓的关心,是怎么都抹不去的,陈太忠看得也有一点感动,这就是常言说的“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了吧?

当我在滚滚红尘中逐渐老去的时候,会不会也有一个巫婆一般的老太太,很刻薄地要求我好好活着?

算了,哥们儿是仙人呢,没必要学习文艺青年,那么多愁善感,下一刻他摇一摇头,将那些不合时宜的情绪统统抛到脑后,“老谭,明天就初六了,十五以前,把纪老师的医药费报了……我不管你从哪儿弄钱,既然你让我知道了这个事儿,你就一定得处理好了。”

“我也想处理好,纪老师还带过我爱人的课呢,不过教委需要报的医药费有二十多万……”谭胜利皱着眉头发话,不过下一刻,他剩下的话,被陈区长冷冷的眼神吓了回去。

“纪老师教书育人一辈子,又能扎根基层,是我们学习的榜样,”陈太忠能感觉得到,纪守穷身上有一股淡淡的孤芳自赏的气息,这股子傲气让他跟现在的社会风气有点格格不入,但这种精神,正是现代人所缺乏的。

所以他很自然地生出了点欣赏的心思,不过也仅仅是限于欣赏罢了,说得直白一点,陈区长前世做为一个特立独行的另类,分外能理解矫矫不群者的骄傲。

他很干脆地表示,“在个人生活方面,你还有什么别的要求吗?”

“我想让我的女儿,也做一名教师,”纪守穷一指那二十出头的女孩儿,“她是阳州师专毕业的,没找到合适工作,在红星幼儿园当临时工。”

“这是你女儿?有点年轻得不可想象,”陈太忠讶异地看她一眼,微微摇一摇头,“我以为是你孙女……她多大了?”

以纪守穷的年纪,真的生不出这么大的女儿,八十年代左右的时候,计划生育的政策已经执行得相当彻底了,而纪老师今年都六十五了,纪师母也不年轻了——他俩怎么可能在四十左右的时候,再生一个小女儿出来呢?

“二十三岁,我的独生女儿,”纪守穷微微一笑,“她的能力,带县一中的初中,没有任何的问题,带阳州一中都没有问题……可惜的是,我退休得有点早。”

你生这个孩子有点晚才是真的,陈太忠不动声色地点点头,“老谭,纪老师的话你都记下。开春了以后,试一试小纪的教学水平。能行的话,把编制解决了。”

“陈区长,这可是太谢谢您了,”纪守穷闻言大喜,他这一辈子也没个啥盼头了,女儿的问题他反应过多次,总是得不到明确的答复。是他心里沉甸甸的一块石头——若不是为了照顾自己这老两口,女儿在外面,一个月肯定不止挣三百块钱。

“谢我没用,她得有本事,”陈太忠的心还是极硬的,虽然答应网开一面。解决这女孩儿的编制了。但他不是烂好人,“不需要比别人强,但是不能比别人差太多。”

“明白,我还是要谢谢您,给她这么一个机会,”纪守穷重重地点一点头、

“老谭,纪老师和纪师母这种情况。你得安排去市里好好地看一看,”陈太忠叹口气,“为人民服务了一辈子,怎么也得有个安静祥和的晚年。”

“这是肯定的,”谭胜利点点头,斩钉截铁地回答。

“陈区长的大恩,我无以为报,”纪守穷站起身。诚心诚意地拱一拱手,却不料因为这个动作。他的喘息变得再度粗了,“君子之交……淡如水。谈回报什么的,辱人辱己,我真心交了你这个朋友,虽然你未必稀罕我。”

“你真是……好好说话会死吗?”纪师母气得拿拐杖重重地戳一下地面,地上的红砖微微地一沉,“噗”地冒出一个水泡来……

顷刻之后,陈太忠和谭胜利回转,陈区长沉着脸开车,好半天才发问,“你今天是有意要我好看……对吧?”

“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也没有串通,”谭区长登时就叫了起来,“就是让您看一看,北崇还有这样的角落,需要政府的关注。”

“你少跟我扯这个淡,再胡说八道,小心我不给你面子,”陈太忠冷冷一哼,他不是很清楚,老谭从哪儿学来了这套装疯卖傻的神功,不过这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天的这个慰问,带有很大的目的性——甚至可以说是阴谋。

所以他先发问,“纪守穷也是桃李遍天下,怎么会落到这步田地?要说他这个教学态度,学生们不会不认可,会坐视他落魄到这一步?”

“他主要教的是初中和小学,”别说,谭胜利对纪老师还是有相当了解的,闻言就很干脆地回答,“这属于启蒙教育,跟学生们后面的发展……关系不是特别大,有些学生有条件了,愿意帮助他,但也不是无止境的。”

“嗯,教的不是高中和大学,”陈太忠点点头,这个很好理解的,学生有回报老师的心思,也得有那种能力才行,不过陈区长的眼里,也是不揉沙子的,“但是这个老师,好像大家都挺不待见的,你今天领我来这里……什么意思?”

要说区里领导慰问教师、劳模什么的,那是常有的,但是一般在节前,或者初一初二就表示了,这个时候……有点晚了。

“他怪话多,今天您也看到了,”谭胜利理直气壮地回答,“他这个贫困大家心里有数,但是纪老师……太有个性了。”

“我看不是他怪话多,是你有想法,”陈太忠冷冷地回答,怪话多什么的,真的是很扯淡的理由,关键是你想落实教委的经费吧?

说起来教委的经费,也真的有点可怜,一直是入不敷出,北崇尤甚,所以谭区长拿个大家都同情的老师出来说事,很正常的。

3507章有点担当会死?(下)

谭胜利微微一笑,也不做辩解,“纪老师当初争取希望工程的时候,在省里名头也很大,他现在落到这一步,我看着有点不忍心。”

“他女儿的工作,特事特办,”陈太忠随口吩咐一句,事实上,他并不是一个喜欢开后门的主,刚才是热血上头不得不应承下来,现在想起来,随便为什么人就违背原则,似乎也不是特别的公平——算了,绝对的公平就是最大的不公平。

“有您的关心,这不是问题,”谭胜利微微一笑,他这个副区长是分管科教文卫的,虽然随便放一个教委的编制,很容易惹出纠葛,但是有区长的背书的话,那还真的不算什么。

“这个纪老师的女儿……是不是年轻了一点?”陈太忠想到那个女孩儿。猛地生出了点八卦之心,这夫妻俩看起来感情很不错的。但是,“他俩这岁数,能生出这个年纪的丫头?”

“纪老师家这是老二,”果不其然,谭区长还真的知道这些典故,“老大因为白血病走了,后来纪老师收了几个干儿子干女儿……都是他贴钱。也没啥有出息的,后来生了老二。”

“嘿,真是命运多舛,”陈太忠轻喟一声,纪老师真的在不遗余力地栽培桃李,但是这年头。真的不是好心就有好报的。

总算是那个女孩儿还让人满意。虽然样貌一般,但是性格还算活泼开朗,住在那么个破旧的房子里,还能开开心心地过年。

“回头我找人,把他的房子修一修,”谭胜利见区长不说话了,自己主动表示一下。“学校的房子正在加紧修缮,走那个账就可以。”

他今天带区长来这里,就是是存了叫苦的念头,将来好为教委要钱,而且揣测了一下陈区长的喜好,他专门选择了纪守穷一家,目前看来效果很好,那么。他也要努力帮扶一下。

“嗯,”陈太忠点点头。他将谭区长的心思看得明明白白的,禁不住就又想到了葛宝玲邀请自己去慰问五保户——估计慰问完了。民政局也好要钱了吧?

陈区长并不抵触这些支出,但是不抵触也要分个先后,眼下的钱就那么多,还是要集中资金搞发展,想到这里,他无奈地咂巴一下嘴巴,这建设说起来容易,做起来真的很难吖。

小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北崇的街上等闲难得见到一个人,但市里就不一样了,像阳州日报社之类的地方,已经开始忙碌了。

不过终究是正月初五,临近六点的时候,报社的人打算下班了,不成想市警察局送来一篇稿子,说是云中县昨天发生一起爆炸案,警方初步断定,那里是一个私下制造雷管的黑工厂,爆炸可能是由于烟花爆竹的火星所引燃。

“这还不让人下班了,”接到这篇稿子之后,值班的副总编无奈地叹口气,事实上他搞媒体的,已经接到了爆料,说昨天在云中发生一起爆炸案,涉及了多人死伤,不过在向警方落实的时候,那边说正在调查中,你们不要随便报道。

今天稿子发过来,他也不是很意外,这说明警方已经达成了一致的认识——具体是什么认识,他也没兴趣了解,反正过年报社的人也少,直接就用了警方的稿件。

不成想,这稿件第二天就闹出了争议,警方送来的稿子里,就说这是一起偶然事件,“正在农村调查情况的市警察局干警”一死三伤。

市局肯定不会说是因为任局长急于抢功,才导致了如此惨重的损失,甚至有意将大家的认识向错误方向引导——警察受伤是适逢其会,他们的调查未必是冲着雷管去的。

稿件里用这种含糊的语气,那是必须的,阳州市有人私下制造雷管,市局就已经是有失察的过错了,要是再说行动中也出现了不可原谅的错误,造成了死伤,那阳州警方的责任就太大了——你敢更不靠谱一点吗?

阳州市局打的算盘不错,但是上午十点的时候,市党委书记王宁沪接到了一个电话,是他在天南的同学打过来的。

这同学是中央党校的同学,两人之间联系得不是很紧,不过好歹是一起同过窗的,那位就说了,我在《天南商报》看到这么个消息——你要注意处理好了。

王书记昨天接到汇报了,说云中县发生雷管爆炸事件,他还特意看了一下今天的日报,心里就觉得自己的同学有点小题大做。

不过人家既然示警,他也不好就那么应付过去,尤其是对方还要把报纸给他传真过来,他笑着表示,那劳你费心了。

洪闯将传真件拿过来的时候,脸色就有点不对,“书记……《天南商报》的报道,跟咱晚报的报道有点出入。”

王宁沪接过传真来略略扫一眼,脸刷地就拉了下来,《天南商报》不需要考虑太多影响,文章不但配了两张现场的图片。而且很直接地指明,警方在接近该院落时。发生了爆炸。

刘晓莉在文中没有明确指出警方的错误,她也没有直接针对警方的意思,只是如实报道而已——事实上,她连北崇分局的作用都没有强调,只是含糊地表示“为了保证警方破案,有些细节目前不便报道,敬请大家等待后续报道。”

“真是混蛋。”王宁沪气得一拍桌子,只看阳州日报倒还不觉得什么,再看一看天南商报,这简直是活生生的打脸,“打电话给邵正武,让他过来向我解释这件事。”

王书记真的有理由生气。有一个警察牺牲并不是多大事。但是警察一死三伤,居然是因为警方自身的纰漏,这就太说不过去了,更别说还死了三个平民。

这种事情一旦被上面关注,王宁沪都免不了要担一点责任,这个节骨眼上真的被人使坏的话,没准他就要提前去人大了。

想到这个可能。他的牙根儿都是痒的——你如实报道就怎么了,正视自己的错误就那么难?你怕影响自己的前途,尼玛……现在我的前途都要被影响了,你担一点风险会死吗?

邵正武接到电话之后,中断了会议,匆匆赶过来,结果王书记隔着桌子,轻飘飘地将一张纸扔到了地上。“马上挽回影响,否则后果自负。”

邵局长走上前。捡起纸来一扫,嘴角禁不住**一下。他其实已经知道这个了。

知道《天南商报》有人采访后,他特意托人在天南买了今天的报纸,在他看来,这个稿子跟阳州的稿子没有太大的冲突,只不过一个讲得明白,一个讲得含糊。

当然他心里更清楚,如果有人叫真的话,自己这就算态度不端正,但是……外省的报纸,能有几个人关心呢?

事实上,他存有明显的侥幸心理,如果没人注意到或者没人叫真,他这一关就算过了,但是更明显的是,王宁沪非常讨厌这个不稳定因素,一定要除之而后快。

我艹你大爷的,你担一点风险会死吗?同样的,邵局长肚子里也是这句话,不过面对暴怒的王书记,他也不敢解释,于是点点头,“好的,我马上就去处理。”

出了市党委,邵正武直奔市政府而去,这个时候,他只能指望李强帮自己做主了——邵局长是属于省警察厅序列的,在地方上,他跟李市长的关系要近一点。

今天是春节长假之后的第一个工作日,李市长也忙得很,就像陈区长这两天所做的一样,他要慰问一下节假日坚守在工作岗位的人,还要了解一下在春节里发生了些什么样的事。

所以李强见邵正武的时候,就接近中午十二点了,而李市长的脸色并不好看,他已经知道发生在云中的事情了,“云中的爆炸案……到底怎么回事?”

“那就是……一个意外,”邵局长讪讪地回答,他也听到了一些传言,李市长可能有心留在阳州,所以他认为,自己试图捂盖子的行为,也有利于李市长的平稳过渡。

所以他很直接地把事情解释一遍,最后才非常诚恳地表示,“我这么做,也是为了今年市里的稳定……陈太忠这么搞,实在是缺乏大局感。”

王书记要他做的是挽回影响,如果天南商报那边做出让步,也是符合王书记的要求。

李强也知道,陈太忠和邵正武有点不对劲,在他看来那都是一些小事,不过今天谈的这个话题,绝对不算小,没错,他也认为这件事关系到自己的平稳过渡。

可是李市长考虑的,要比邵局长多很多,他马上就意识到了一个不能忽略的因素,“这件事情……你向宁沪书记汇报了吗?”

“宁沪书记他……勒令我挽回影响,”邵局长无可奈何地回答,他觉得事情正在向糟糕的一面发展。

“既然宁沪书记这么指示了,那你就执行吧,有点担当,别让他失望,”李市长慢条斯理地回答,然后又摆一下手,“只要态度端正,没有过不去的坎儿……”

(更新到,谁又看出月票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