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08 -3509雪上加霜

3508 3509雪上加霜

3508章雪上加霜(上)

这道坎儿……劳资就过不去,邵正武走出市长办公室,艰涩地叹口气,他真的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这样栽到了陈太忠的手里。

仔细想一想,他觉得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就算有错也是小错——避重就轻和捂盖子,这都是官场里常见的手段,倒是姓陈的从外省找来媒体,曝光本地的现象,做得实在差劲,是规则所不允许的。

论错误,那厮犯得比我多;论职衔,我比那厮级别高,邵局长心里的恼怒可想而知,李强和王宁沪这俩,也不知道吃错什么药了。

不过这个时候考虑这个问题,也没太大意义了,邵正武现在要考虑的,是怎么把事情压下去——天南商报真的很讨厌,但是那个刘晓莉还没把事情做绝。

起码现在已有的报道中,还没说事情是北崇发现的,而市局不但横插一杠子,连那几个警察也是因为要抢功,才导致死的死伤的伤——这些细节一旦报道,邵某人只能任人宰割了。

至于刘晓莉在后续报道中敢不敢这么写,邵正武绝对不认为她缺少这个胆量,就算是社会媒体,嚼谷点省外的八卦,能算多大点事?

所以邵局长的当务之急,是跟商报取得默契,至于说跟陈太忠达成共识?他是不会去白费那个劲儿了——那厮昨天就说了,要张一元去投案自首,这就是没得商量了。

交易和妥协,永远是官场的主题,但是谁也有自己的脾气,邵正武也不例外,他死活看姓陈的不顺眼——两人的矛盾发展到现在,基本上已经可以算毫无缓解的可能了。

那他倒不如全力公关天南商报,也省得低三下四地去求一个小正处的谅解。

邵局长在天南,也有几个门路,其中他跟天南轴承厂的老总关系比较近。天轴虽然是企业,却是上市公司,在天南的影响力不小。

不成想他电话一打过去,那边听说《天南商报》的刘晓莉,第一个问题就是,“这件事是不是刘晓莉本人的意思?我是说这女人背后有人……块头非常大。”

“你是说……”邵正武一听就有了不妙的感觉,不会这么残忍吧?

“她是陈太忠一手捧起来的,那个人我不便去招惹。”那位的话说得很直接。他不怕跟一个外地的干部泄露什么,“可能你也听说过他,咦?他好像……现在就在恒北吧?”

“嗯。就是他,”邵局长苦恼地叹口气,心里也越发地沉了。天轴不但是上市公司,也是副省级企业,这种企业的一把手都忌惮陈太忠到如此的地步——要知道,现在姓陈的可是已经离开天南了,还能保持这样的威慑力,在丫没离开之前,真的想不到会是如何的强势。

“那这个事情,我就爱莫能助了,”那边非常果断地挂了电话。好像多聊两句,就会沾染上什么霉运一般。

听着话筒中传来的滴滴的挂断声,邵正武愣愣地呆了好一阵,才又拿起电话,看着《天南商报》拨一个号码,“《天南商报》吗?你好,我想了解一下刘晓莉记者的电话……”

令邵局长始料不及的是。一个小小的社会性报纸的记者,电话号码居然是保密的,而他又不便报出自己的身份,于是他说我要找她爆料,不成想那边回答说。你先把你要爆的内容说一下,合适的话。我们会通知刘晓莉的。

一个小小的商报,什么时候也这么官僚气十足了?邵正武气得撂了电话,又找帮着买报纸的那个熟人,要他帮着打听一下刘记者的电话。

要不说有熟人就是好办事,没过多久,那位还真的搞到了刘晓莉的手机号,邵局长按着电话号码拨过去,铃响两声之后,那边接起了电话,“你好,请问是哪位?”

“我是阳州警察局局长邵正武,”邵局长很直接地报出自己的名字,“刘记者你那个报道我看了,某些细节……我想代表市局,跟你沟通一下。”

“这真的有点遗憾……我已经在回素波的路上了,”刘晓莉近年来接触的干部不少,有些人的身份还远高于邵正武,所以她不卑不亢地回答,“就电话里说吧。”

“你的报道很及时,也是帮我们市局找自身的纰漏,我们非常感谢媒体的监督,”邵局长先抬对方一把,然后提出自己的要求,“不过我希望这个报道到此为止,你已经行使了监督的权力,并且起到了相当的效果,继续报道的话,会影响阳州的稳定。”

“为什么?”刘晓莉有点奇怪他的态度,事实上,刘记者对陈太忠和邵正武的恩怨并不是很清楚,陈区长没有那么无聊,而她也不会乱问——抓好新闻才是她的本职工作,只要陈太忠没有明确的指示,她就不会考虑其他因素。

“今年是很敏感的年头,做为记者,你应该知道这一点,”邵局长嘴上解释,心里却是暗暗地恼火,若不是事关重大,他邵某人堂堂的局长身份,哪里可能跟一个民办报纸的小记者说这么多?这都是该下面人负责的,陈太忠你害我不浅!

抱怨归抱怨,该许的愿他还得许,事态不允许他拖延下去,“到此为止的话,对你对我都好,你已经行使了你的权力,而且能收获我们阳州市局的友谊。”

友谊?刘晓莉听得嘴角一扯,她干记者这么久,当然知道那些被关注的单位的友谊是什么,不过她更知道,收哪些钱是无关大局,哪些钱是碰都不能碰的。

而且,她在精神病院的体验告诉她,跟这些政府部门的人打交道,再怎么小心都不为过,尤其是公检法司的这些人,本身就是玩法高手。

虽然这是陈太忠安排的事情,她并不害怕搞到不可收拾,但是刘记者正在步入名记的行列,也不想有事没事就被人搭救一下——那是不成熟的表现。

所以面对这番话,她很谨慎地回答,“邵局长你说得很有道理。今年的大气候我明白,也很高兴阳州市局认可我的努力,但是这件事情很有代表性,我认为有持续关注的必要。”

邵正武一听就明白了,人家是在戒备自己呢,人无伤虎意,虎有吃人心——做记者的该有这个觉悟,他很直接地发话。“等你回了素波。我会托人跟你好好谈一谈,这是为了阳州的稳定……其实,天底下有什么事不能谈的呢?”

你应该跟陈太忠先谈好。这才是重点!刘晓莉当然捋得清楚主次,但是她不知道对方是否准备了录音设备,所以这个话。她不能贸然说,于是她微微一笑,“能吸引到阳州市局的关注,我这个报道就算没白写,感谢邵局长对我努力工作的肯定。”

这个女人,不是拿不下来的!邵正武挂了电话之后,心里微微地轻松了一点,对方没有明确的拒绝,就证明她懂得机变。并不是那么死板。

在这里,他的判断又出现了一个误区,他并没有想到,陈太忠根本就没向刘晓莉交待两人之间的恩怨,他只是想着——把人叫过来报道异地的事情,怎么可能不提及一些是非?

他要真的理解了陈太忠的想法和动机,怕是要气得吐血。

陈区长想的是。这个案例很典型,所以值得报道一下,更能标榜北崇的警惕性高,至于说他和邵正武的恩怨,确实是早就客观存在的。但是——你一个小小的市局局长,值得我专门去计较一下?哥们儿很忙的。知道不?

邵正武真的想不到,他在某些人眼里,是如此地无足轻重,今天这个电话直接打给了报道的记者,而对方的反应,让他能略略地松口气。

事情并没有谈成,但是起码……他看到了谈成的曙光,看到了努力的方向。

然而非常遗憾的是,这一缕希望的曙光,在下一刻被一个电话粉碎。

电话是来自省厅的,今天也是省厅在春节后的第一个工作日,来电话的是省警察厅副厅长伍鑫,两人也是素识了,伍厅长一本正经地发话,“邵局长,有个事情我要跟你了解一下。”

“您请讲,”邵正武也没那么多废话,两人虽然素识,但是根本尿不到一个壶里,平日里也没什么交情,邵局长算是偏省长魏天一系的,而伍厅长是扎扎实实的本土派。

“嗯,张一元曾经是你的司机……这个人你了解多少?”伍厅长这问话,来者不善。

“他是退伍的汽车兵……专业水平还算过得去,”邵正武一听对方这么问,就知道有麻烦了,所以也不敢胡乱说话,更不敢乱打听,“后来他要做生意,我想这是他的选择,人各有志,也就没有勉强。”

“他做生意以后,你们接触还多吗?”伍厅长的问话真的很直接,就差指着鼻子问,他有没有借用你的权势敛财了。

“接触还有,但不是很多,”邵局长谨慎地回答,话说到这里,他就可以小心地问一句,“他犯错误了吗?”

3509章雪上加霜(下)

“错误非常严重,”伍厅长这个回答太狠了,直接就定性了,“他可能跟境外的犯罪集团有勾结,而且,跟一些有历史问题的人在一起。”

我艹,那个枪手……真的是张一元找的?邵正武登时就觉得,自己的大脑有点宕机了,这些天里,他虽然不说,但还是很注意张一元的事情。

“有历史问题的人”——这个措辞,在时下的社会是非常罕见的,就算是警察系统,用得最多的也是“有前科的人”,若是涉及到历史问题,那就必然会涉及到立场和观念问题。

简而言之,枪击陈太忠的人,不是恒北地方上的人,马来人种——可以算是跟境外的什么集团有关,而更关键的是,枪击陈太忠的枪和子弹,都是朝田流出来的。

而流落出来的年代,正是那动乱的年代——这当然属于历史问题。

邵局长想清楚了,但是他不敢乱问,一个不慎那就是追悔莫及,于是他表态,“这个我还真的不清楚,我愿意配合省厅的调查。”

“嗯。你想一想怎么配合吧,”伍厅长不置可否地回答一句,然后他又掀开一张牌,“张一元……已经在省厅的控制范围内了。”

神马?邵正武听到这话,差一点直接把手机丢出去,张一元就这么栽了?我身为阳州市局的局长,在省厅也排得上号,怎么……连一点消息都没有听说呢?

这是不是意味着。我已经被排除在核心圈子之外了?

当然。这些措辞上的细微差别,他也是懂的,“在省厅的控制范围之内”。只是表明对事态的掌控能力,倒不是说一定抓住张一元了——张一元未必真的有跟他当面辩驳的机会。

虚则实之实者虚之,这个道理。有太多人懂了,尤其是公检法司系统——他们本身就是虚言恫吓的高手,诱供什么的,真的不要太多。

但是事情的关键在于,他对张一元近期的消息,一点都不知情,而省厅就直接派人来查了,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的处境不妙。

干部真的不怕被调查,各级官场里。老运动员海了去啦,怕是怕的被边缘化!

“厅里需要我做什么,我都会积极配合,”这一刻,邵正武已经将所有的侥幸心理抛在了脑后——先端正态度,应付过去眼前这一关再说吧。

姓伍的跟他不对眼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都是彼此奈何不了对方。这个时候人家能打过来电话,怎么可能没有点底牌?

他最好的选择,就是装孙子,以求摸到对方的底牌——至于说反击,大约永远不会有了。

“你现在来朝田。把问题说一说吧,”伍厅长很平淡地说一句。挂了电话。

这次可真是麻烦大了,邵正武挂了电话,一颗心沉了下去,这时候,《天南商报》什么的,已经不是很重要了……

事实上,张一元是大年初三落网的,自打杀手自杀之后,刑警总队的刘副总队长真的是面上无光,而北崇对张一元的调查,很显然就引起了他的关注。

枪击一个区政府的区长,性质就很严重了,更别说杀手不像是本地人,枪支也是制式的,再加上莫名其妙的自杀,总队对这个案子异常重视。

所以,为了一雪前耻也为了保险起见,刘副总队长安排了对张一元家电话的监听,在大年初二的中午,张总打电话回家,跟老婆说了一会儿话,还就四海车行的问题做了一些安排。

按说做为警察局长的司机,张一元应该有一定的警惕心,也该考虑到家里电话被监听,然而事实上并不是这么回事——因为他根本没想到,自己引起了省厅的关注。

他只是想着,是陈太忠在刁难我,警察系统出面的也不过是小小的北崇分局,我只要不露面,把邵局长保住就行了——至于说侦听,以北崇分局的实力,不太可能在市区做得到这些,而姓陈的那就是一夯货,只会蛮不讲理地扣车什么的,没什么技术含量。

所以他虽然没回家,在外的时候也比较注意,却是没将此事上升到高度警惕的地步。

可是他这个异常,已经被省厅关注到了——大过年不回家更是说明了一些问题,考虑到邵正武本人就是阳州市局一把手,省厅非常注意保密性。

在张一元打通电话的同时,省厅在电信机房的监听小组就查明了来电,电话来自海角省会绕云市,再打电话到海角一了解,知道那是个四星级宾馆的总机。

恒北省警察厅也没惊动兄弟单位,而是直接派出了抓捕小组,赶到那家宾馆的时候,张一元已经退房离开了——张总虽然不太把陈太忠当回事,但是警惕性还是有一些的。

不过他离开了,宾馆总机的计费电脑里却是有通话记录,警察们很容易地查到了房间号,并且查到了入住者登记的信息,得知他用的是假身份证。

再向前台一了解,知道这个人离开的时候,并没有托前台买火车票或者是飞机票,大家就生出一个猜测来——莫非此人只是换了一家宾馆,并没有离开绕云?

抱着这样的心思,抓捕小组的人在绕云的一些大宾馆展开了摸查,也是合该张一元倒霉,他享受惯了。在退了这家宾馆之后,住进了两条街之外的另一家四星级宾馆,用的还是同一个假身份证。

于是他在客房里被抓捕小组擒获,又根据他包里的车钥匙,警察们在不远处的一个停车场,找到了一辆海角牌照的富康车,而富康车后备箱的一个不起眼的黑塑料袋里,警察们居然查获了一支五四手枪和三十余发子弹。

这一下。张一元真的是在劫难逃了。不说他可能涉及的案子,只说他车里带着枪,而且并没有将车停在宾馆的停车场。就足以证明这人身上绝对有料。

到目前为止,省厅对张一元的审问已经进行了两天,得到的有效消息不是很多。不过既然人已经抓住了,了解到详情就只是时间问题了。

省厅的这些行动,保密工作做得非常到位,邵正武、陈太忠等人根本不知情,事实上,现在张一元被关在哪里,整个省厅不会超过三个人知道。

原本省厅也没想着这么早联系邵正武,可是好死不死的是,阳州又出了雷管爆炸的案子。警察一死三伤,这一下,省厅领导是再也坐不住了,邵局长你这也奇葩到一定的境界了。

邵局长搁了电话之后,略略安排一下工作,就驱车直奔朝田,一路上他沉着脸不做声。心情糟糕到一塌糊涂,这时候他不得不做出一个假设:要是当初没有跟陈太忠闹得如此剑拔弩张,也不至于发展到眼下这一步吧?

但是再想一想,跟姓陈的结怨,是他邵某人的错吗?他跟此人根本就没什么接触。无非是打过两个电话,关注一下花城和北崇的冲突——我一个警察局长。做这种事不是很正常吗?

想是这么想,不过现在再说这些,也没什么意思,邵局长在九点的时候到了朝田,先找个公话打俩电话,然后才打个电话给伍鑫,“伍厅长,我到了,现在该去哪儿?”

“先找个地方住吧,明天一大早来我办公室,”伍厅长倒也不算咄咄逼人,不过话里有着明显的疏离感。

邵正武自然不可能安安心心地住下,接下来的时间里,他就是四处探听消息,然而非常遗憾,不知道消息的人帮不了他,知道点风声的,对他的电话都非常冷淡。

“真是人情冷漠,”邵正武在十一点才回到了房间,却是连洗澡的兴趣都没有,坐在床头闷闷地喝了三瓶啤酒,才上床休息。

辗转反侧到十二点,他才隐约有点了睡意,可是这个时候,一个莫名其妙的念头涌上脑海:当初张一元被我放弃的时候,想必也是类似的感觉吧?

可是,我跟张一元又怎么一样呢?我是副厅他只是个副科,而且那家伙做事……也不靠谱了,有这个下场也是咎由自取。

不管怎么说,当时若是能拉张一元一把,或者我就不会落得如此窘境了——毕竟陈太忠只想敲打我一下,想到这里,邵局长长叹一声,低声嘟囔一句,“雪上加霜,悔不当初啊……”

第二天一大早,邵正武认真地洗漱一番,精心掩饰一下睡眠不好导致的憔悴,在八点钟的时候,准时来到了伍厅长办公室。

伍鑫却是八点十来分才到的办公室,见到邵正武之后,不动声色地发话,“邵局长你九点以后再来吧,九点之前,我是要处理一点个人事务。”

这不是他有意侮辱对方,事实上,省厅也是有这么个规矩,如果没有必须要处理的重大事件,九点以前处理个人和单位内部事务,九点之后才是公务。

但是邵正武听到这话之后,嘴角又是微微**一下——这摆明了是要跟我公对公了。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