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18 -3519要接手

3518 3519要接手(求月票)

3518章要接手(上)

陈太忠打听清楚案情之后,琢磨着这事情说大也不算大,派北崇分局的人过来就行了,不过分局那边的人了解清楚情况之后,就说这个案子,咱分局使不上多大劲儿。

首先可以肯定的是,杨伯明确实是杀人了,就算咱们再怎么说情,那边愿意理会多少,真的很难讲——这是跨了省的招呼,要是市局出面可能还好一点,咱一个分局级别太低。

其次就是,这个案子背后隐藏的拐卖儿童的案子,案情应该不会太小,通达人想争功的话,肯定要贬低杨伯明所起的作用,他想囫囵出来真的不可能。

还有就是,如果通达那边抓捕不力,让这个案子拖下去,对孩子是不利的。

总之分局就是一个建议:他们希望把这个案子接过来,由北崇来侦破和审理。

这个建议有道理!陈区长一向是胳膊肘往里拐的,如果案子接到北崇来,杨伯明的命运,北崇人自己就做出决定了,也省得四处求爷爷告奶奶——而且这求告还未必灵光。

不过这样的案子,想让通达市局答应转给省外的分局,这难度不是一般的大,陈太忠明白,自己不得不走这么一趟了。

既然决定走了,那就赶早不赶晚了,陈区长拿上大金龙的钥匙,从区政府叫了一个司机跟车,又从分局喊了三个警察来。一共五个人,开着一辆大轿子车直奔地北。

离开北崇的时候,就是夜里十点了,大家交替着开车,抵达通达正是凌晨五点。睡也不好睡了,想找吃的还没几家开门。几个人索性又自己做点饭,吃饱喝足过来,就接近七点了。

大巴在开到不远处的时候。就见到了这里的异状。陈太忠带人下车打听两句,问明白了缘由,一时禁不住大怒:这亏得是哥们儿来了,要不然还不知道要被人颠倒黑白到什么程度!

待走过来,看到那汉子牛逼哄哄的鸟样,他越发地不爽了,总算是他不确定手持铁锹的到底是不是杨仲亮,否则他早就一脚飞了过去,我让你装逼!

他这横插一杠子。杨家叔嫂是松了一口气,可是死者家属不干了,纷纷走上前怒斥,陈区长根本不跟他们废话,直接上前拳脚相加,眨眼间就把七八个叫得最凶的打翻在地,“都铐起来,扔到车上。”

北崇来的人虽然不多,但是铐子带了不少,三个警察全是手脚利索的。其中两个还穿着警服,有人还待挣扎不上车,穿警服的警察掏出电击枪直接扣扳机,根本不听人解释,简单粗暴到了极致。

待把这七八个人弄上车,那被踢晕的汉子醒转了过来,眼见自己手上带了铐子,面前又站着一个警察,他摇一摇脑袋笑着发话,不过看起来还是有点懵懂的样子,“兄弟,你哪个分局的,是误会了吧?”

“北崇分局的,”警察亮出了电击枪,冲着大金龙1一扬下巴,冷冷地发话,“老实上车,再多说一个字儿,别怪我不客气。”

“北崇分局?”汉子轻声嘀咕一句,却是乖乖地向大巴走去,不过走到近前的时候,他愕然地停下脚步,“这是……这是阳州的车?”

“真尼玛话多,”后面的警察想也不想,电击枪直接顶到了他的后背上,那位登时被电得全身一僵,然后整个人猛地一跳。

可是这人的身体还真不是一般的棒,他全身急剧抖动几下,就愕然地回头,脸色铁青地发话了,“我说,你们阳州警察凭啥来通达抓人?”

“真是话多,”陈太忠见这厮难缠,想也不想上去又是一脚,将人踢晕之后,顺手卸掉了对方的两肩关节,然后又是轻轻一笑,“把他拖上车……跟我要理由,凭你也配?”

北崇一下抓了七八个人,在场的死者家属登时就熄火了,这年头的事就是讲个气势,不是西风压倒东风,就是东风压倒西风,连打着横幅的人都在犹豫,这横幅是不是该收起来?

陈太忠却是不给他们这么多考虑的机会,走上前微微一扬下巴,“这些人……都抓起来,那么多铐子总不能白带。”

“我们犯了什么事儿?”一个中年妇女不干了,她高声叫了起来。

“你可能是拐卖儿童犯罪团伙的嫌疑人之一,”陈太忠手一挥,很果断地发话,“带走,回去慢慢说……反正我也不指望你现在就交待,你定然是心存侥幸的。”

有人见势不妙,撒腿就跑,陈区长也不着急去追人,就是安排着几个警察,将闹事的人统统带上大金龙,有个女人见势不妙,拉尿到裤子里,坐在地上摆出了一副无赖的样子。

别人都觉得这挺恶心的,尤其是大金龙可以算是区政府唯一的好车了,里面的设施舒适豪华,把这个臭烘烘的女人带上车,真的太……太影响人了。

不过很遗憾,她撒泼遇错了人,以陈某人的性格,从来不介意穿着皮鞋去踩狗屎,见这女人如此撒赖,他拎着两副手铐走上去,二话不说就把人按着铐了起来——左手腕铐到右脚踝上,右手腕铐到左脚踝上。

如此一来,这女人相当于自己把头埋在了裤裆中,这还不算完,陈区长在大巴侧面靠近轮胎的地方,找到了一个空着的行李箱,直接将女人丢进去,然后重重一合盖子,不屑地哼一声,“会拉屎就厉害?我请你去北崇拉个痛快。”

“这年轻人这么搞,有点过分了吧?”一边有地北人看不过眼了,这时候还敢这么说的,基本上是不明真相的。不过那年轻人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将一个女人塞进行李箱,让众多路人看得委实气愤。

就在这时,医院内走出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圆盘大脸。她盯着陈太忠走过去,冷冷地发问了。“你是干什么的?”

“你算哪根葱,敢跟我这么说话?”陈太忠笑眯眯一抬手,就待戳对方胸脯。杨仲亮以为他要动手。赶忙上前阻拦,“陈区长,这是通达的警察,人很不错的。”

“不错吗?我看扯淡,”陈太忠见他阻拦,也不再计较,只是哈地笑一声,“刚才你们被围攻的时候,通达的警察都死哪儿去了?”

“请你说话客气一点。”女警察冷冷地一哼,对方的气场太强大,做派也大,她气得脖子都微微有点红了,却是不便发作,“我们警察不需要睡觉吗?”

“你爱睡不睡,别半夜跑到我房间吓人就行,”陈太忠说起刻薄话来,真是连女人都不放过,他微笑着回答。“就像你刚才站在急诊大厅门口,我根本就当没看见。”

“你……”女警语塞了,她刚才确实是全程观看了这一场冲突,事实上,死者家属打起横幅后不久,她就在睡梦中被人叫醒,不过带队的队长已经吩咐了,先不插手静观其变。

站在警察的角度上来看,这样的吩咐理由充足——既然有人闹事,那就肯定有人组织,而这组织的人,很可能就跟拐卖儿童的犯罪团伙有关,静观其变就可能挖掘到大鱼。

至于说阳州人可能被暴打,更可能会被勒索,那就不是他们要在意的事了——要破大案必须舍得付出,没有牺牲哪来的收获?反正那是外省人,别人家的孩子,死不完的。

只要能在事情发展到不可收拾之前压制下去,那就不是什么大事。

女警站在大厅门口,其实也是想着万一出现极端情况,能及时制止事态蔓延,她只当自己藏得挺隐蔽,却不想对方隔着老远,都注意到了自己藏在人群中。

所以这话说得她又羞又恼,好半天才哼一声,不屑地看眼前的年轻人一眼,“既然是个副区长,有点副区长的样子,别搞得跟个混混似的。”

“凭你也配评论我?”陈太忠冷冷地看她一眼,根本懒得多话,“把你们负责这个案子的人叫出来,我有话跟他说。”

“先说你的姓名、职业和联系方式,”女警察过来,本来是制止他乱抓人的,可是眼见对方如此地肆无忌惮,就想着先套出其来路,再做决定行止。

“嗯……我叫陈太忠,”陈区长沉吟一下方始回答,他对这个女警的印象,其实非常地不好,哪怕是杨仲亮对她有一些好感——这个好感可能有点缘故,但是只冲着此女站在远处冷冷地旁观,却不来帮着北崇人化解纠纷,他对她就不会有好印象。

可没好印象是一回事,陈区长也不会太意气用事,想让通达移交这个案子,还是不宜将人得罪死了,当然必须指出的是——杨伯明的女儿尚未找到。

而想找到那个可怜的女孩儿,必须倚仗通达市局的警力和协调,没有他们的帮助,北崇分局这点人,全部撒进通达市,也掀不起一朵小小的浪花、

所以,陈太忠很直接地表明身份,“我是恒北省阳州市北崇区区长,具体的联系方式你没必要知道,这次连夜赶来通达,是为了探望我区居民杨伯明……”

“区政府认为,他在异地见义勇为的英雄事迹,体现了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成果,需要高度肯定,也值得大力宣传和表彰……我是代表区政府,来看望和慰问我们的英雄。”

3519章要接手(下)

陈区长这一通套话,直接就把可怜的女警察绕晕了——体现了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成果?好半天她才点点头,脸上的表情有点怪异,“我有点相信,你确实可能是区长了……”

知道厉害了吧?陈太忠心里暗暗得意,要是连这点套话都讲不顺溜,我凭什么做全国最年轻的实职正处?

不过这女警也不是好惹的,下一刻她冷冷一笑,指出年轻的区长话里的漏洞。“但是我认为,在这个案子里,杨伯明未必谈得上见义勇为,因为他怀疑,那个女孩儿是他失踪的女儿……这种情况。好像不符合见义勇为的评定标准。”

“怎么就废话那么多呢?反正你说了又不算,”陈太忠眼睛一瞪。“把能主事的人叫出来,惹得火了,我把你调到北崇。天天收拾你……有种你再瞪我一眼试试?”

这是个区长。还是个混混呢?女警对这家伙真的有点无语了,她能在通达做警察,家里多少也是有点办法的,不是很害怕这样的威胁。

但是同时,因为家里有点办法,她更清楚,相对于那些“很有办法”的人来说,她家里的那点办法,就不值得一提了。除非打算豁出去搞个鱼死网破,否则也就只能默默承受。

而这个秃头区长说话的口气,还要远远地超过“很有办法”层次,那就是“非常有办法”——换个一般人,敢大喇喇地说,能把地北通达市的警察调到恒北的北崇吗?

而偏偏地,这个人就敢这么说,要说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吹牛,可他还是区长,是体制中人。最该知道其中轻重的,于是有三个字,在她脑中如霹雳一般一闪而过——太子党。

就算你是太子党,想调我去恒北,老娘拼不过你,总可以选择辞职不干吧?女人心里愤愤地想着——不过这些想法,也仅仅是想一想而已,她这个岗位得之不易,于是她强压怒火,“我们韩队还在休息,我现在去看看他醒了没有。”

不多时,一个腆着大肚子的中年男人出现了,两眼红丝胡子拉碴,说这肚子是身份的象征吧,此人又有点不修边幅,给人的感觉有点矛盾。

“我是韩乐闻,负责这个案子,”韩队长很直接地表示,“这个案子还在审理当中,我不可能跟你说太多……探视是不允许的,我不管你代表什么政府。”

“有种你再跟我说一遍,”陈太忠呲牙一笑,一把就薅住了对方的脖领,“信不信我现在打落你满嘴牙,绝对白打……有种你跟我说两个字,不信!”

“你干什么!”韩乐闻狠狠一抖,想抖掉对方的大手,但是对方捉得太紧,他这个动作注定是徒劳的,于是他冷冷一哼,“我们正在审案子呢,你懂规矩吗?”

“有种你跟我说两个字,‘不信’!”陈太忠微笑着重复一遍。

韩乐闻还真的不敢说,因为人家是代表地方政府来探视了,他可以不服气不买帐,但是人家想就这个由头收拾他一顿,那也就收拾了。

想到小郭反应,这人还非常嚣张,他只能放下自己的强硬,硬撑着回答,“你已经知道了,这个人不是见义勇为,他是要救自己的女儿……还有严重的幻视幻听。”

“他昨天幻视幻听了吗?”陈太忠还真不知道这个,于是手上的力道就松了一点——尼玛,杨伯明你不能这么掉链子啊。

“不能完全保证,但是基本上可以肯定,是幻视幻听了,”韩乐闻感觉到他手上的力道减轻,又是用力一挣,终于挣脱了出来,他悻悻地哼一声,“难道恒北人只会动手吗?”

“老子不是恒北人,上过你们地北新闻!”陈太忠狠狠一拍桌子,恼羞成怒之下,他就想着转移话题摆老资格,“烟云山泥石流老子救你们恒北人的时候,你在干啥呢?”

“你是……天南文明办的?”韩乐闻登时一脸的惊讶。

天南文明办陈主任在烟云山泥石流里救人,几乎成了地北的一个传说,难得的是当时有现场录像,只看那录像,此等英勇行为就很值得大家敬佩和震撼了,更难得的,是救人的那厮昏迷了十几天之后,居然醒过来了。

韩队长虽然不太看新闻,可是这么震撼的事情,他也听说过,于是也不计较对方的麻烦了,他讶然发问,“你这天南人,咋就去了恒北?”

尼玛,不带这么打脸的,陈太忠真的有掀桌子的冲动了,他沉默了好一阵,方始缓缓回答,“恒北的工作需要我。”

这个话题好像更尴尬,意识到这一点。他就转回原题,“既然你说杨伯明幻视幻听,救的不是他女儿,那么从客观的角度上讲,还是见义勇为的实质……我为什么不能去探视?”

他是精神病人。干啥都是正常的,你说什么见义勇为啊?韩乐闻此刻。真的是无语凝噎了,不过知道对方的来头了,他也不敢再乱说。“那你就带他的媳妇和弟弟。进去看一看吧……陈区长,我是敬你以往的行为,网开一面。”

杨仲亮和自己的嫂子接到通知,知道终于能见杨伯明一面,那真是要多激动有多激动了,两人还想拉着陈区长一起去,不成想年轻的区长冷冷地摇头,“你们说的都是些惨事,只会让我觉得。这个区长当得不称职,我就不听了。”

他不听了,就坐在急诊大厅等着,不过韩乐闻不会放过他,坐在他旁边发话,“陈区长,你抓了这么多人……想过要怎么处理吗?”

陈太忠坐在那里沉默不语,好半天才轻喟一声,“他们在医院门口颠倒黑白,围攻受害人的家属。你的下属们视而不见……你有什么说法给北崇没有?”

韩乐闻登时就无语了,就像女警察认为的那样,从专业的角度上讲,他采取的对策其实无可指摘,不过如果指摘他的人,是烟云山救人的陈太忠的话,他也不能拿潜规则来说事。

“是我们的执行程序上出了问题,关于这个……我可以道歉,”韩队长觉得自己没必要争这一城一池的得失,退一步就海阔天空了。

“但是我们不能让英雄流血又流泪,”陈区长重重地叹口气,里面夹杂着无奈、愤懑、自责之类的种种情绪,“这些人我要带回去审,给杨伯明一个交待……你要是不让我带走,那就是不给我面子。”

“带回去审?”韩乐闻听到这话,是真的惊讶了,他想过这种可能,但是耳中听到对方真的这么承认,心里登时生出了极大的不满,“这些人,决定我们下一步的案情侦破工作,我希望您能把他们留下来……北崇带走他们的理由并不充分。”

“我是一定要把他们带走的……来,抽烟,”陈太忠顿了一顿,从口袋里摸出一盒烟,递给对方一根,自己也点上一根,“我这个烟不错。”

“烟确实不错,”韩队长打量了手上的烟半天,才摸出打火机打火,略带不舍地吸一口,苦涩地发话,“陈区长您身娇肉贵的,不用为这点小事大动肝火吧?”

陈太忠还没来得及说话,杨仲亮红着眼睛走了过来,二话不说就是深深地一鞠躬,“陈区长,我们杨家的血仇,就指望您伸张了。”

紧跟着,杨家大嫂也走了过来,她的脸上挂满了泪水,“区长,大明说了,那绝对是我家大妮儿,她下巴上被铅笔戳过,有个小黑点……”

“韩队长……这就真的对不住了,”陈太忠歉意地冲韩乐闻一摊手,很坚决地表示,“这是我们北崇的案子,希望你尽量配合。”

“这咋就……成了北崇的案子?”韩乐闻真的有点出离愤怒了,“有没有搞错?他在我们通达杀了人,陈区长,我个人很愿意尊重你,但是事情不是这么办的!”

“杨伯明是我北崇人,他因为解救自己被拐卖的女儿,身受重伤,”陈太忠抬手轻拍一下桌子,“这个案子,我们北崇拿定了!”

“他有轻度的幻视幻听,”韩队长再次强调一遍,事实上他也清楚,如果能断定,那女孩儿确实是杨伯明的女儿,北崇为苦主出头强行插手,他倒也不好阻拦——毕竟北崇的区长陈太忠亲自来了,此人在地北的名头也太大了,“是不是他女儿,真的不好说。”

“那北崇为家乡的见义勇为者出面,”陈区长是打定主意了,一定要接这个案子,“我以前就是抓精神文明建设的,老韩你知道。”

你别这么不讲理好不好?韩乐闻气得想拍桌子了,这个案子怎么可能被你北崇拿走?不过他终究也是体制中人,眼见抵挡不住了,就往上面一推,“你有什么想法,还是跟市局领导沟通吧,我真的做不了主。”

“这个并不重要,”陈太忠淡淡地摇摇头,“我现在想说的是,我们需要分享关于那个孩子的资料……总不能因为咱俩谈不拢,让犯罪分子逃之夭夭,真要出现那种情况,我要对你不客气的。”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