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24 -3525合作

3524 3525合作(求月票)

3524章合作(上)

腾行健是地北省党委的书记,真真正正的地北第一人。

陈太忠和腾书记没有交情,但是前文说过,他在泥石流中救人之后,尚在昏迷中的时候,腾书记就到医院看望过他一次。

在陈主任伤势转好打算转院的时候,腾书记虽然没有再来,可省党委秘书长前来关心了一下,秘书长很明确地强调,我是受腾书记的委托,专程来看你的,腾书记非常关心你。

这个话可能是套话,但是毫无疑问,陈太忠在腾书记的心目中,印象分并不低。

按说那是堂堂的省委书记,陈区长为这种小事求腾行健,真的是有点划不来,不过陈某人心里明白得很,再大的事情,他也不可能去找腾书记了——两人根本就没这交情。

就是这种小事,腾书记愿意不愿意管,那还是两说呢——没错,对杨家来说,这是惊天动地影响一生的大事,但是对一省的书记而言,真的是眼皮子都未必扫得到的小事。

不过陈区长现在已经决定了,无论如何要把这个案子带回北崇,那这个电话就算冒失,他也必须打了——你腾行健要是不管,我就打电话给贾自明!

接电话的这位听到这样的自报家门,也是微微愣了一下,然后才说一句,“你稍等。”

此人不知道陈太忠,但是腾书记身边的人多了去啦,不多时又换了一个人来接电话,这位很和气地发话,“陈主任你好,最近身体恢复怎么样?”

“早就好了,就是阴天下雨的时候,头骨和肩胛骨有点疼,”陈区长沉声回答,“感谢腾书记的关心……他在忙?”

“腾书记在参加一个会议,”这位说话和气归和气。但总有一种说不出的刻板和距离感,下一刻他就直接发话,“陈主任你可以先跟我说,我帮你转告。”

腾行健未必是没空吧?陈太忠心里明白得很,不过他也无意去琢磨这个,因为他要谈的真是一件小事,“是这样的,我去年被选为恒北省阳州市北崇区区长。昨天一个北崇人在通达街头正当防卫。杀死一人重伤两人,引出了一起特大的、团伙性拐卖儿童的案件……”

陈区长的陈述,还是相当简洁的。而且他也不去形容那孩子和家长的具体表现,因为这没有意义,他只需要客观地陈述一下惨样即可——大家都是当官多少年了。他说得太煽情的话,反倒是显得他幼稚了。

电话那边的那位也沉得住气,静静地听他说完,又等了大约两秒钟,才非常客气地回答,“我确认一下,你们区……北崇是想接手这个案子,是这样吧?”

“没错,”陈太忠很明白地表示。“这个案子在北崇,也引起了民众极大的关注,我必须给老百姓一个交待。”

“那好,我知道了,”那位很干脆地表示,当然,他也没权力决定什么。“还有事吗?”

“还有就是……我希望你能尽快地向腾书记汇报,”陈区长也真的有个性,居然敢催促腾行健的人,其实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接电话的这位。说话做事都是四平八稳的,他若是不催促一下。此事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答复,他可是等不了太久。

不过光是催促也不合适,他还得暗示一下,“我得尽快处理掉此事,马上就两会了,我手里还有很多事,还要往首都赶。”

他本来是暗示自己在京城有人——别逼我哦,结果那边登时就听得拧了,“哦,原来您也是会议代表……我会尽快向腾书记汇报的。”

我可没这么说,陈太忠很无语地将手机收起,侧头看一眼何局长,“我说了,这个案子我要定了,谁要反对,就是不给我面子。”

“您这个爱民如子的心情,我能理解,”何魁星不动声色地点点头,人家都把腾行健扯出来了,他还能计较什么?

不过同时,何局长心里也不无嘀咕,为了这点事情……值得吗?省委书记的人情,可是不该用在这样的小事上——这个机会要是给了我,我起码也把副局长的“副”字去掉。

又等一阵,陈太忠又接到一个电话,却是北崇支援的警力到了,带队的不是朱奋起——警察局最近的事不少,不过来的这位比朱局长还大,北崇的政法委书记祁泰山。

祁书记一共带来了五辆车,一辆捷达一辆松花江面包,其他的都是依维柯——这里面又有一辆是从市医院借来的急救车。

时间虽然仓促,但是准备还是很充分的,警察来了差不多二十个,不过北崇分局人太少,来的不全是警察局的干警,有法院的也有检察院的——祁书记可是公检法司都能管。

援兵总是在尘埃落定的时候才蹒跚赶到!陈区长真的有点无语了,你们要是能早来俩小时,我就直接带你们来这儿抢人了。

不过这话想一想可以,说出来就太伤人了,尤其是这次来的不是陈系人马朱奋起,而是书记会上能投票的祁泰山,没错,祁泰山是区党委的四个副书记之一。

那么陈太忠就要客气一点了,虽然他还没有搞清楚祁书记是哪一系的人马,但是人家做事也算周到,不但警察来了,医护人员也到位了,“泰山书记你们先去武警医院,区里的大巴在那边,上面很多嫌疑人……我尽快赶回去。”

挂了电话之后,他又等一等,却是死活等不到腾行健的回电,不过他也知道省委书记事务繁忙,这回电不是那么好等的,于是冲何局长点点头,“武警医院那儿还有一摊,我先走一步……这个案子我接定了,你帮我把嫌疑人看好。”

一个小小的区长,能嚣张成这样,也真的罕见,何魁星心里有点无奈,但是他早早地就跟韩乐闻沟通过,知道陈太忠不但是烟云山泥石流的救人者,跟省委诸多人有联系。而且真要不讲理起来,也敢动手。

这么彪悍的主儿,一般人真的不愿意招惹,何局长跟韩乐闻了解陈太忠的作风,并没有为难韩队长的意思,他只是考虑换了自己上来,该如何应对此人。

所以现在他虽然心里不服,却是不敢有半分的不满——人家能手眼通天到直接给腾书记打电话。那打他一顿也是白打。于是他提出自己的建议,“嗯,你最好还是让省委尽快打个招呼。这次是综治办牵头搞的,公检法司的力量都调动起来了。”

他说的综治办是旧称,其实该称之为综治委。就像韩队长说的那样,这个委员会是挂在政法委名下,公检法司都可以协调。

说白了就是一条龙服务,像这个拐卖儿童的案子,破案的时候是警察局,破了案就移交检察院,检察院提交公诉,法院判决,然后司法局负责安排房间。

对通达警方来说。这个案子是业绩,对检察院和法院来说,做好了同样也是业绩。

就像素波中级人民法院,对开车来回碾压儿童的王从判处了死刑,这个案子充分地考虑了各方的因素,大家一致公认判得非常漂亮,成为了标准案例。而且由这个案例,援引出了新的司法解释——虽然这跟黄老的关注不无关系,但是素波的检察院和法院也因此露脸。

公检法司的力量?陈太忠心里暗哼,他还真的不在乎这个,不过他也懒得多说。抬腿就待向外走去,不成想就在这个时候。杨大嫂抱着杨紫萱走了进来。

杨大嫂的眼里还在流泪——这女人还真是水做的,不过她都不敢出声,因为她的大妮儿正靠在她的肩头,呜呜呜地轻声抽泣着。

“陈区长,您帮大妮儿联系一下医院吧,”她那红肿的眼皮,冲陈太忠挤一挤,“帮她看一看,您不是答应我了,说她的腿治得好吗?该花多少钱……我们出了。”

我说……我答应过你这个事儿?陈区长眨巴一下眼睛,就愣在了那里。

“那个陈区长,咱们慢慢说,”杨仲亮将他拽到一边,低声地发话了,“那个啥,大妮儿……这精神还是有点问题,委屈您老了,配合我们哄一哄……”

合着这杨紫萱这两年受大委屈了,她确定了自己的老妈来接自己了,老爸把坏人都打死了——眼下在住院,心里多少是有点放松……其实她还没敢全信。

但是不管信多信少,她的腿是瘸了,想到自己也许能回家了,但是身体不正常了,一时间,她真是无限的悲哀涌上心头——七岁的女孩儿,已经懂得爱美了。

她心里难受,可是还不敢说,她甚至都不能正确地判断,自己是否真的得救了,永远地脱离了那个火坑,所以她只能趴在妈妈身上,默默地啜泣,她是如此地悲伤,不多时,眼泪竟然浸湿了母亲的肩头。

杨大嫂也在哭,不过她还是非常关心女儿的动向,发现这个情况,她就抱着女儿问,“大妮儿……你咋啦,有啥话跟妈说啊。”

杨紫萱听到这话,哭得更厉害了,杨仲亮见到情况不对,也过来相劝,两人问了半天,她才抽抽搭搭地回答,“腿腿,大妮儿的腿腿……断了,呜呜呜……”

3525章合作(下)

杨家叔嫂早就知道这个了,他们不但知道,受到警方的心理学家提醒,都不主动提这个,可是眼下大妮儿提出来,他们也无法回避这个问题。

警察说了,被拐卖的儿童回到家里之后,有些是更珍惜家庭的团圆了,有些却是对家里生出了怨怼之心,尤其是那些身体残疾了,而家里又出现了弟弟妹妹的那种……他们觉得自己被抛弃了,当初自己若是受到重视,也落不到这般田地。

更有那要强的孩子,在人贩子那里还能顽强地活着,但是回了家之后,反倒是因为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主动寻死了——这种极端的例子,成功的并不是不多,孩子多半是怕死的,但是因为心里落差,屡屡寻死觅活的绝对不少。

由此可见,这人贩子真的是太可恶了,孩子被拐走的恶果。大多人都知道,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孩子的心灵已经扭曲了,回来以后,很多时候也不是普通意义上的正常人了——甚至可能带回一些恶习。

这个流毒极其深远……像大妮儿现在的表现,只是再正常不过的表现。

所幸的是,这杨家叔嫂在认亲之前,被心理专家突击培训了一下。杨仲亮就安慰侄女儿。“大妮儿别哭,你爸爸可厉害了,他打死那么多坏蛋。还能修好那么多桌子和椅子……也能修好你的腿,不行的话,这不是还有二叔吗?”

“腿和桌子能一样吗?”杨紫萱抽抽搭搭地发问。她已经七岁了,不是很好欺骗了。

“爸爸和叔叔一定会让你幸福的,”杨仲亮没辙了,只能含糊其词。

“我现在就要让爸爸修好我的腿,要不回去鼻涕妞要笑话我,”杨紫萱的声音很低,她并不认为,自己的要求一定能得到满足——真的能够远离那些坏人,就已经很好了。

杨仲亮和嫂子面面相觑。两人的想到了相同的问题——杨老大现在还鼻青脸肿,全身的纱布和石膏呢,这父女俩咋见?

“鼻涕妞现在比你丑多了,”杨大嫂勉强地笑一笑,“陈叔叔答应治好你的腿,那是咱们区长……是很大的一个官,比你爸爸还厉害。”

尼玛……陈太忠听到这样的因果。真的是相当的无语,你咋就知道我一定能治呢?他沉吟好半天,又细细地看一看杨紫萱的断腿,摇摇头叹口气,“难。治起来太难。”

“能治?”杨大嫂的眼睛登时就张大了许多,大妮儿的断腿。警察们都看过了,想治好那是做梦,她刚才那些话,只不过是增加孩子生存**,她的心里真的不抱有半点希望——陈区长若是能治好大妮儿的话,她不惜付出任何代价。

“你是在怀疑我?”陈太忠的眉头微微一皱,一副不怒而威的样子。

“我绝对没有那个意思,”杨大嫂忙不迭地摇头,若是说在来之前,她对陈区长的认识,还停留在“这是一个好区长”的印象上的话,那现在她对这个年轻的光头区长,心里只剩下了浓浓的敬佩。

没有他,自家男人没准会被判刑,最少也会被死者家属纠缠,没有他,那些人贩子的家属得不到该有报应——在这个丢失了女儿的母亲心中,别说祸及家人了,株连九族都是应该的。

而现在陈区长答应了,治好女儿——杨大嫂真的是个很普通的妇女,她初中毕业喜欢看书,但是最崇拜的作者也就是穷聊大婶,她的知识面有限得很。

可饶是如此贫乏的知识,她也知道,自己女儿的腿,怕是永远就要这样了,半年以上的骨折,还指望能恢复吗?当然,她并不知道这叫陈旧性骨折。

陈区长这是为了安慰大妮儿吧?她流着泪跟女儿说,“你看,陈区长也说了,你的腿能治好,放心回家,咱们先回北崇,治好腿腿再去阳州……”

杨紫萱虽然还是不太相信这话,但是她心里却好受了一些,于是她小心翼翼地抬起头,悄悄地看一眼那个陈区长,又赶紧把头埋进了妈妈的怀里。

“乖乖地听你妈的话,等回了北崇,叔叔给你治病,”陈太忠本是心肠极硬之辈,可看到这女孩儿的表现,心里也是生出一丝怜惜来。

你这名字起得好啊,荆紫菱唐亦萱各占一个字,陈区长转头向屋外走去,心里为自己找出手的理由,只冲这名字,哥们儿也不能坐视……

他来到武警医院的时候,祁泰山带的车队,已经跟先期来的警察汇合了,这么多车在医院门口,都造成了一定的交通堵塞,大家不得不把车挪到不远处一个院内。

“这个移交工作,陈区长你谈好了吗?”祁书记从先到的警察那里,已经了解到大部分情况,他认为想接收这个案子,是有点难度的。

“我已经联系了地北省委,”陈区长一直没有接到腾行健的回信儿,所以他也不好说自己就找了地北的省委书记,只能含糊其辞地表示,“再等一等消息吧。”

“我的建议是,先把车上的这些人带回去,”祁书记也不是良善之辈,既然是要抢案子了。先把手上控制的人带走再说,“陈区长你看?”

“行,”陈太忠毫不犹豫地点点头,“先开一辆依维柯回去,要保证押送的警力。”

依维柯只有十七个座位,现在大金龙里关押的人,已经超过二十人了,不过祁书记对这个建议并不意外。嫌疑人凭啥一定要坐座位?“安排上七个人。应该够了。”

两人商量好之后,马上就安排送人走,对于那个武力很强悍的家伙。后来的警察带了脚镣过来,手上又铐了两副铐子。

转移过程中,肯定是有人不配合的。比如说那个一毛三就想制止,结果被两个警察死死抱住,不许他挣动——对现役军人,警察们也不愿意动粗。

把人全转移上去之后,依维柯车里拉了差不多三十号人,绝绝对对是超载了,不过事急从权,也是没办法的事。

依维柯走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大约是下午五点钟。何魁星副局长出现在了医院,他找到陈太忠,“陈区长,接到上级指示,这个案子可以和北崇合作来搞。”

你接到指示了?陈太忠心里有点奇怪,哥们儿没接到电话啊,不过再转念一想。人家老腾是什么级别的干部,能过问就不错了,还指望人家一定回话?

可是这个合作来搞,又是怎么回事?“何局长你的意思,是怎么合作?”

“我的意思是……破案咱们双方合作来破。”何魁星并不顾忌说,这确实是他的意思……事实上。刚才省厅打过来电话的时候,明确指示说,北崇的这个新区长,对地北人民是有功的,省委也很重视此事,你们尽量满足陈太忠同志的要求。

然而,市局并不想这么轻易地放手,何局长负责此事,就更不愿意了,他跟市局其他领导交换一下意见,最后就提出这么个折中方案,“至于起诉这一块,我们可以交给北崇。”

这就是公检法司之间的各司其职了,通达市局是要拿这个案子的,但是能不能不向检察院移交,对他们来说就无所谓了。

陈太忠也听明白了,这就是先期破案和审理过程中,两地警方相互协作,最后起诉的时候,移交给北崇检察院,他认为这个建议不算坏。

事实上,陈区长只是想严判拐卖儿童的这帮人,至于说警察方面的争功,对他来说真的无所谓,于是他点点头,又冲祁泰山招一招手,“泰山书记,何局长有个建议,你来听一听。”

祁书记听了这番话,沉吟一下也表示赞成,与其两家抢得翻脸,倒不如各让一步,而且他负责协调的可不仅仅是警察。

“我看可以,不过要保证……案子最后是移交北崇检察院,”他甚至都没请示陈区长,就很干脆地表示。

“这个我可以保证,”何魁星点点头,他**裸地表示,“我只是警察局副局长,陈区长你能直接联系省委腾书记,我怎么敢说到做不到?”

“腾书记?”祁泰山若有所思地看一眼陈区长,心里暗暗地惊讶,他不可能知道所有省份的书记和省长的名字,但是地北的腾行健,祁书记是知道的——我说区长你也太厉害了吧?

“我在地北住院的时候,腾书记来看望过我一次,”陈区长轻描淡写地回答。

反正肯定是腾书记的人说话了,何局长无意纠缠这些,接下来他又提出个要求,“既然大家都同意了,那这个……你们带走的人是不是可以带回来?”

祁书记听到这话,不动声色地看着年轻的区长,陈区长却是很果断地摇摇头,“这个不太可能,我觉得现在……咱们应该细细地商量一下分工。”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