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34 -3535众怒

3534 3535众怒

3534章众怒(上)

梁一宁尚未意识想到会是什么事,就听到自己的房门响了,敲门的力道不算大,却也绝对不算小,他第一个反应就是将手机拿过来,又轻声叮嘱一下自己的跟班小王,“把手机定成静音。”

这个反应是他多年来做记者的本能,事实证明这话正确,下一刻,梁记者的手机屏幕就亮了起来,他看一眼电话,发现是一个不怎么重要的朋友打过来的,随手就按了拒绝键。

下一刻,敲门的人不敲门了,按起了门铃,他跟小王交换个眼神,大致判断出一点,“一开始都不会按门铃,来的人档次不高。”

“站长,咱们怎么办?”小王的年纪不大,是梁一宁在地北本地聘用的,面对这样的局面,他有点紧张,“要报警吗?”

“先给前台打电话,了解情况,”梁记者轻声回答一句,又冲房门努一下嘴,然后就蹑手蹑脚地走到宾馆的座机前,小王则是心领神会地点点头,轻轻走到门前,把门上的铁搭一点点搭上。

梁记者还没来得及给前台拨号,门就重重地响了起来,擂得跟战鼓一样,急促而沉重,还有人大声嚷嚷着,用的是口音浓重的普通话,“姓梁的你滚出来,我们知道你在房间里!”

梁一宁听说真是找自己的,先是一惊,接着就放下了担心,这里可是阳州宾馆,他又将门反锁上了,谁要想撒野,得考虑一下后果。

不过既然情势紧张,他还是很快地拨通了前台的电话,“我是704房间的客人,门外有陌生人砸我的门,怎么回事?”

前台的服务员也不敢多说,就在刚才,一下冲进来上百号人。打听一下梁一宁的房间,接着有人上楼了,还有四五十号人就围在前台,虎视眈眈地看着几个服务员。

面对这种围观,服务员心里也没谱,尤其是她们看到,以往牛气哄哄的几个保安,在远处张头张脑不敢过来。而人称笑面虎的保安队长。正身着便衣,笑嘻嘻地跟两个妇女说着什么,很显然。他在套取情况。

面对这个电话,服务员们没有多好的答案,只能战战兢兢地回答。“这个我们也不清楚,会不会是……中午有人喝多了?”

“我现在要知道你的姓名和工……工号,”梁一宁哪里是那么好哄的?直接出声威胁——这个小小的宾馆,服务员会有工号吗?

不过梁记者也确信,这个威胁会一如既往的顶用,要是私人宾馆的话,服务员或者不怕这个,小地方的人,服务意识并没有多浓。但是政府宾馆绝对不一样。

或者在阳州,他这新华北报记者的身份,并不值得人多重视,但是他可能的投诉,足以让这个服务员遭受沉重的损失。

“我……我现在就通知保安,让他们上去看一看,”果然。服务员被这话吓坏了,想也不想就挂了电话——她并没有报自己的姓名。

“有点不妙啊,”梁记者挂了电话之后,心里的不安定感又多了一些,他拿起手机。一边考虑着要不要报警,一边就冲着跟班努一努嘴。“找点东西,先把门堵住。”

可是这两人住的房间里,还真没什么就手的东西,小王东瞅西瞅好一阵,才抱起一个圈椅放到门口,自己则是坐在圈椅上,双脚死死地蹬着地面。

这个防范手段,真的是算不上高级,不过也聊胜于无了,但是很明显,他小看了门外人的决心,下一刻,只听得砰的一声闷响,门被重重地撞开,连门框都被撞了半边下来——实木门板没用,铁搭紧扣也没用,里面有人顶着,还是没用。

来的都是些庄稼人,别的没有,也就是有点力气。

小王被这股大力撞得差点摔倒,他踉跄两步,和梁站长退缩到床后,高声地叫嚷了起来,不过出乎他俩意料之外的是,来的人虽然气势汹汹,可是破门之后,反倒是沉静了下来。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妇走上前,一抬手指向小王,她的手中豁然持着一把纳鞋底的锥子,那是周遭几省农村很常见的日常用品,有的人家的锥子,都用了上百年。

整个锥子是♀字形状,后圆前尖,中间有套箍紧固钢锥,整个把手都是略带点灰蒙蒙的银色,只有前方的锥尖寒芒闪动,亮得令人刺眼,老妇恶狠狠地发问,“你就是义鸣?”

“我……这个,”小王下意识地摇摇头,侧头看站长一眼,义鸣是梁站长的笔名,这个时候,他就算再护主心切,也不敢承担这样的恩怨——我只是个临时工。

“我扎死你个混蛋,”老妇冲着梁一宁走了过去,一脸的狰狞,“你光知道替拍花子的喊冤,我儿子被打得重伤,我亲孙女被罪犯打断了腿……”

“老人家你听我说,”梁一宁一听来路,心里也不住地叫苦,这是被拐卖儿童的家人找上门了,正是他最不愿意面对的场景。

“你听我解释,我也很同情你家人,可现在是法治社会……你不要这样。”

他嘴里还在唧唧歪歪,那老妇已经拿着锥子扎了过来,梁记者看到如此利器,脑中禁不住闪过一个念头——或许,我可以挟持她做人质,等待警方救援?

不过这念头仅仅是一闪而过,下一刻他就想到,我本来是行使我无冕之王的权力,走到哪里都不怕说理,但是要挟持人质的话,以某人不讲理的行事风格,没准我会被当场击毙。

那可就太划不来了。

这就是口碑的魅力了,陈区长任由新华北报丑化自己,却是不阻拦对方的采访,打的也是这个主意,以我的凶名,换得辖下子民的太平——他却没想到,自己凶名在某些领域,已经是不胫而走。

所以,梁一宁打算任由对方攻击,做个殉道者了,但是那老妇是倒握锥子的。以其高度,锥尖直奔自己的心脏而来,他终于不能安然承受,抬手捉住对方的手,一下子推开。

这一下,可算是捅了马蜂窝,门口的诸多汉子登时聒噪了起来,“他打了杨大娃的妈”!“我艹。我就说了。他收了拍花子的钱”,“揍他”!

噼里啪啦一阵乱响之后,新华北报驻地北记者站的站长躺在地上。口鼻冒血人事不省,那小王也被堵在卫生间门口,被打得鼻青脸肿。鲜血自额头汩汩而下。

“干什么呢,都让开!警察!”好久之后,一声呵斥自门外传来,传言真的没错,警察从来都是姗姗来迟的。

这是文峰区的警察接到报警,火速赶了来,不过现场已经一片狼藉了,市政府的接待宾馆门被撞烂,房间里面也是被砸了一个七零八落。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老妇躺在地上,另有一个小伙子躲在墙角,满头满脸都是血。

“怎么回事?”警察怒视着一个壮硕的汉子。

“少尼玛跟我呲牙咧嘴的,”汉子一呲牙,冷冷一笑,“老子北崇的,来楼里买瓶酱油。你穿身警服就牛逼,不会说人话了?来……有种的你搞我啊。”

“买酱油买到七楼上,你也算个能的,”警察见到这位公民有抵触情绪,只是冷冷哼了一声——事实上在来之前。警察们就已经知道,接手了一个什么样的案子。

群体60xs件本来就是基层干警最头疼的。而且文峰分局和北崇有宿怨,最近连栽两回了,对某个年轻区长护犊子的强烈60xs,他们有深刻的认识,所以也不跟老百姓一般见,。

更别说事发地点是阳州宾馆,涉及的是地方群众和新华北报这样的大报对峙的案例。

来的警察不过十余人,而闹事的民众已经超过了百人,所幸的是这些民众目前还算冷静,他们自然是要尽量地秉公执法。

“谁能说一说,这是咋回事呢?”警察扭头看向大家,收获的却是一片的静默。

“也没啥,老杨豆腐的孙女被拐了,现在救回来了,可是一条腿断了,小女孩儿这辈子完了,”终于,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出面回答,“老杨家的老嫂子听说,有人给拍花的翻案,那肯定就不答应了,乡亲们也看不过眼。”

杨家的豆腐算是北崇品牌,但是进军阳州之后,在市里也算有一定的知名度,被叫做老杨豆腐——价钱是贵了一点,可比那些胡乱添加东西的豆腐,绝对是货真价实。

“那有道理说道理嘛,”警察一皱眉,虽然他在来之前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可总是要说一下程序,“这打打杀杀的,成什么样子?”

“杨家豆腐的老板娘,先被人捅伤了啊,”女人指一指地上躺着的老妇人。

这就是大妮儿的奶奶了,北崇男尊女卑的观念重,可她就是喜欢孙女儿,而听得有人为人贩子翻案,她想也不想就拿出一千五百块的私房钱,“我老婆子没钱,有多少老少爷们儿去,今天这个路费和烟酒钱,我出了。”

北崇真的穷,从市里到北崇,车票也就是三块五,两百个人也不过才七百块,再加上抽烟和喝酒的费用,一千五是足够了——北崇啥都不多,就是闲人多,更别说眼下还在正月。

杨家媳妇出钱,这就好说了,亲戚邻居们都知道,杨豆腐不可能不管这件事,再说了,北崇人是被人随便欺负的吗?

3535章众怒(下)

杨豆腐的媳妇看起来岁数不小,实际上也就五十六岁,就像卢天祥的老妈一样,农家人显老罢了,事实上她扎梁一宁的时候,如果真的豁出去,对方未必躲得过。

但是杨奶奶叫得凶,胆子还真的小,冲过去比划两下,被人撂倒了——她要是不想被撂倒,那瘦麻杆的男人,力量真的未必比她强多少。

不过她胆小归胆小,可说起对孙女的疼爱,那是一点话都没有,躺倒在地之后,她心一横,冲着自己身上就狠狠地扎了两锥子,然后她就昏迷了——她晕血。

大妮儿,奶奶不敢对人狠,可是我敢对自己狠——都是为了你吖。

这两锥子,那就有说道了。虽然这个受创位置比较蹊跷,不太像是被外人扎的,可是架不住众口一词,大家说是梁记者抓住老杨家的媳妇以后,扎了两下。

梁一宁心里的无奈,在这一刻逆流成河,他是习惯用舆论对付别人的,又怎么能想到。别人有用舆论对付自己的这一天?

不管怎么说。为民喉舌的梁记者,今天被民众痛殴了一顿——尾椎骨和两根肋骨骨裂,愚昧施暴者表示:尼玛。我们不欢迎舆论监督。

事情弄到这一步,那就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了,文峰警方想找两个主要动手的人。把他们带走,结果肩头和胸口冒血的老太太说话了,我一人做事一人当,你把我带走吧。

我敢带你走吗?警察看老太太一眼,心里也是无奈得很,“那你们回去吧,我们把这两位带走,仔细了解一下情况。”

“还了解个60xs毛,”有人在一边大声嚷嚷。“替拍花的说话,艹的,咱们也去他家,把他家孩子拍走,还要打断他家的孩子腿。”

“等他寻来,再把他这个当爹的打个半死,”又有人风言风语。

“不会说话就别说话。”警察冷冷地看一眼说话的那位,“信不信我把你带走?”

“你是不是找揍?”有人冲动地上前推他一把,眼见情势要失控,旁边有乡亲将人拉开了,“别那么大火。让区里坐蜡。”

这位悻悻地哼一声,“记者不说人话就没事。我们骂两句娘,就要带人走?”

“别冲动,咱们好好商量,”冲动的那个警察被同事掩护到身后了,“我们本意不是要带走你们,话赶话没好话。”

“有谁知道这个记者的家住在哪儿吗?”有人冷冷地发问,似乎是要叫真了。

“咱把他带回北崇,慢慢问嘛,”有人提议了,又有人附和,大家对这个记者颠倒黑白的行为太愤慨了,“不能让警察把人带走。”

“喂喂,诸位,”一个年长的警察发现情形不对,忙不迭冲四周拱一拱手,赔着笑脸发话,“各位老少爷们,大婶大姐,这记者被你们打伤了,得去医院啊,别说他是说了几句屁话,就算他是杀人犯……按规矩,咱也得先治伤,大家说是不是?”

他说得情真意切,大家就不好叫真了,于是有人悻悻地表示,“那你们得扣住他,老杨家的还要治伤呢,到时候医药费……他得报销!”

“我回去治,”老杨家的发话了,她放心不下自己的孙女,“大妮儿要是晚上不见我,没准会害怕,我要配合着帮她做理心治疗。”

“人家那是心理治疗,不是理心治疗,”有人没大没小地笑话她……

一场风波到此告一段落,杨家叫来的人里,亲族不多,大部分还是街坊和熟人,他们此来一是出于义愤,二是杨家包了来回路费和晚上的饭局。

只这些费用,杨家差不多就要花三四千块钱,不过老杨家不是很缺钱,他们为了出这口气,也知道陈区长因此被动了,他们要报答区长——那么,这点钱算什么?

不过杨家人没走完,还留了一辆面包车和七八个半大小子,就守在医院门口,关注梁一宁的动向——姓梁的你打了老太太,不出医药费别想走。

北崇人的嚣张,真是让文峰分局的警察哭笑不得,反正人家顶着一个“被拐卖儿童家属”的帽子,身后又有整个北崇区政府撑腰,他们也只能是尽量调解,不要让事态恶化。

主力队伍走了之后,大约是晚上七点多,那七八个半大小子差点又跟人动起手来,这次是梁一宁的同学来看望他,做同学的本来就挺生气,跟毛头小子顶了两句之后,他恼怒地一指对方,“几个毛孩子敢跟我蹦跶,信不信我一个电话,叫人来平了你们?”

“你算个60xs,”半大小子那真是天不怕地不怕,上前就要动手,嘴里还嚷嚷着,“你再牛,牛得过张一元?你那个运输公司想不想干了,分局还缺好些车呢。”

这话登时就镇得对方不敢动了,几个毛孩子他不怕,但是打了小的惹出大的,那就太不划算了。他也知道,四海车行被北崇分局清仓了——没必要为一个大学同学,冒这么大风险。

真是无法无天啊,警察们禁不住要往上汇报一下,打了人不说,还要对方出医药费,真是有点……算求,让领导们来决定吧。

找领导也没用。市局老大邵正武知道张一元开口之后。已经没有了侥幸心理,目前他求的就是能安安生生地退下去,哪里还肯再多事?

倒也有人看不惯北崇人的嚣张。有心借机整一下陈太忠,不过这恒北本来就不是新华北报的地盘,你来曝光不说。还是这么恶心人的立场,想做文章的主儿,也得考虑自家的形象会不会因此受损。

所以,甚至没有人为此事给陈太忠打电话。

陈区长知道了下午的一幕之后,只是微微地一笑,吃过晚饭之后,他也没有休息,而是来到离电视台不远的一个山头,视察焰火燃放的准备工作。

焰火已经定下了。就是零三厂的,因为有他们的竞争,红星那边把价钱压下去了,但是很不幸的是,他们要求钱货两讫。

其实这是红星厂的老规矩,当初还差点跟科委发生冲突,这次赵经理主动打电话给陈区长。我这个价钱已经压得吐血了,这个支付方式真的没办法变。

没办法变,那就只能便宜了零三厂,这厂子真的是穷疯了,你先付百分之五十。我就把货交给你们,剩下的钱慢慢给。不着急。

陈太忠也很想支持老朋友,但是撇开各种招呼不说,北崇人都认为,能拖欠款子,才能代表卖方有诚意——这理念跟陈区长有冲突,可他目前只能入乡随俗。

燃放地点,就选在了电视塔旁的山包上,不过这在北崇也是破天荒第一次,大家都有点心虚,强烈要求陈区长对准备工作做指示,临时拉起的碘钨灯,照得整个山头一片纤毫毕现。

“其实这样就可以了,”陈区长在山头上走一走,存放焰火的棚子已经搭起来了,用的是砖墙和石棉瓦,周围的隔离带也建起来了,不远处还有几个闲人袖着手观看,他们也都知道,这是燃放焰火的现场,一脸喜气地交头接耳。

感受着这份喜庆的气氛,陈太忠的身心舒爽到不得了,“看来大家都很期待,那这次的焰火一定要放好了,要格外注意安全工作。”

“嗯,消防车做好准备了,”祁泰山在一边笑着接话,“在电视台里,还临时接了一个水泵,保证不出意外。”

“祈书记,其实还应该强调一点,”跟着过来看热闹的林桓发话了,他有很丰富的基层工作经验,“大家在出来观看焰火的时候,要锁好门窗,别招了贼进来。”

“老书记这话说得不错,”祁泰山笑眯眯地点头,一抬手,将站在一边的电视台台长招过来,“一会儿的新闻里面,加上这一条,嗯……最好飘一下字。”

这些小细节,陈区长就不去关注了,他四下看一看,若有所思地发话,“这里燃放焰火,也不知道有多少乡镇能看到。”

“七个乡镇,能全部或者部分看到,”李红星及时地表现一下,以示他的准备工作也做得很足,“不过这里就是最好的燃放地点了,再高消防车上不去了,咱北崇真的太大了。”

“不是北崇太大了,是太穷了,”陈区长缓缓地摇头,又轻叹一声,“要是每个乡镇都能放焰火的话,那才是真的盛况。”

你给自己加的担子也太重了吧?在场的人听他这么说,竟然齐齐沉默了,好半天林主席才接话,“只要北崇能这么发展下去,相信这一天不会远了。”

“我也相信,不会远了,”年轻的区长很坚定地点点头,豪气干云地发话,“只要大家齐心协力,三年时间应该足够了……”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