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40 -3541无意过关

3540 3541无意过关(求月票)

3540章无意过关(上)

李强今天找陈太忠谈话,有明确的目的,不过跟旁人想的不一样,他并不是理屈词穷才离开的,事实上他对谈话的结果非常满意——这嚣张的家伙,终究是有敬畏之心的。

李市长经过不断的运作,基本上已经确定,可以留在阳州,称呼也会由市长变为市党委书记,他现在基本上就可以考虑下一步的布局了。

可以肯定的是,下一步阳州不管怎么发展,北崇的因素绝对是重中之重,而那个年轻的区长不但是北崇发展的核心,更是非常难打交道的一个主儿,此人跟阳州任何的派系都没有关系,却又是异常地嚣张跋扈和桀骜不驯。

李市长原本想的是任其施为,你姓陈的不是说,你是来做事的吗?行,我配合你做事,尤其是他也听说了,那家伙对北崇的人事任免,根本问都不问,非常摆得正自己的位置。

对这样的干部,李强愿意采用顺其自然的态度,不过当他看到报道,说北崇居然把罪犯家属都抓了回来,其中有七岁的小女孩儿,居然是被戴着手铐带回来的,他猛然间意识到,自己还是低估了陈太忠胆大妄为的程度。

然后紧接着,就发生了新华北报记者被受害者家属殴打的事件,虽然此事看起来跟北崇、跟陈太忠一点关系都没有,但是李市长用屁股想,也能分析出个七七八八来,至于说证据什么的——需要那玩意儿吗?

别的不说,若是没有某些人通风报信,受害者家属怎么能那么快找到那个记者的住处?

新华北报托了关系,想通过李强对付陈太忠,李市长对此兴趣不大,但是同时他也意识到,小陈那家伙太恣意妄为,根本就是一个不可控的因素。

李市长需要那些能为阳州带来业绩的人。但绝对不欢迎那些可能给阳州官场带来灭顶之灾的主儿,而陈太忠恰恰就是二者兼备——这家伙不讲理起来,无视任何规则。

没有谁会喜欢这样的下属,不管你能带来多大业绩,只要你是个不受控制的人,那就早晚要被扫地出门,官场里做事首先是求个稳,未虑胜先虑败。所谓的业绩。在可能遭致巨大麻烦的面前,真的是不值一提。

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凤凰人把如此年轻而优秀的干部送进了省里。而天南省在忍耐了一阵之后,终于将其交流了出去。

而李强跟陈太忠的这番辩论,就是想搞明白这家伙到底有多么无法无天。他说的那些话,都有明确目的,并不代表是他的本意——事实上李市长本人,也支持适当程度的人治。

辩论的结果令李市长很满意:小陈虽然行事蛮不讲理,却不是那种毫无分寸的混世魔王,也不是完全不可控的因素,此人……有敬畏之心。

严格来说,这也不叫敬畏之心,只是有心里的底线。知道该尊重什么。

李市长前面的批评,是说你小子这么随心所欲地乱搞,是目无法纪,是彻彻底底的人治,须知人治到了极点,便是**了。

可是陈太忠的回答,真是太漂亮了。他不但承认法治的重要性,也指出了人治存在的必要性,从表述中,他并不掩饰北崇在这次事件中,存在以权代法的嫌疑。但是同时他暗示,北崇这么做。是因为有道德基础的支持!

这个话听起来荒唐,但是李强却能理解,因为他对社会的治理,也有自己的认识。

笼统地来说,以权代法是不对的,这容易让特权凌驾于法律之上,但是这个不对只是相对的,而不是说所有以权代法的行为,都绝对是错的——李市长从来不认为,程序正确才是唯一的正确。

具体到这个例子,可以解释为人贩子的手段和行为,恶劣到令人发指——遗憾的是,现在国家已经没有凌迟的判决了,那么祸及妻儿就是受害者寻找心理平衡的手段之一。

当然,这么做有违法的嫌疑,但是从道德方面讲,好吧,就算道德和舆论也不支持这样做,但是从中国传统文化思维上来看,是可以理解的,父债子偿嘛。

说到这个传统文化思维,就要问一句,何为法律?用李市长自己的话来说,法律就是道德的底线,而因为文化传统等原因,各个国家的道德标准和底线又不尽相同——法律公平公正的精髓是相通的,但是底线和标准并不是全球通用,勉强拿来要水土不服的。

比如说,以中国传统文化的观念来看,杀人偿命是必须的,这具有明显的因果关系和极大的社会威慑效果,可是在西方很多国家,强调生命的宝贵,不少地方已经废除了死刑。

然而就在那些废除死刑的国家里,有些受害者家属非常推崇中国可以做到杀人者偿命。

这些就扯得远了,李强通过这一番谈话,发现陈太忠的思维和行为,并不是完全不可控的,这家伙起码还愿意尊重道德——就是天南人说的“讲究人”。

所以他可以满足了,不用担心将来有一天,那家伙会莫名其妙闯出极大的祸事——这个担心,差一点让他生出把那厮送走的心思,我惹不起你,有样学样请你走总可以吧?

陈太忠却是不知道,这一场辩论决定了他能否在北崇干下去,他也没想到,李强居然考虑到了那么多因素,想得那么深——若是他知情的话,怕是又要感慨厅级干部的智慧了。

车来到阳州,姜丽质定了两个房间,一个是豪华标准间,归那俩女孩儿,然后就是一个豪华套间,她和汤丽萍住。

想到那俩女孩儿也知道汤总跟自己的关系,陈区长也不再缩头缩脑,索性是大明大方地坐进了豪华套,令人哭笑不得的是,那俩女孩儿居然也跟着走进了豪华套,说是这么早睡不着,要不……打一会儿扑克什么的?

“燕子,打电话叫点啤酒,拣好的上。”汤丽萍笑嘻嘻地发话,离开了北崇之后,她说话做事就随意了许多,“陈区长在晚饭以后,喜欢喝啤酒。”

叫做燕子的女孩儿,是不生猛的那个,她站起身走向电话,嘴里却笑吟吟地蹦出一句话。“然后陈区长就好和你酒后乱性了。是吧?”

只要有眼睛、智商达到平均水准的人,就知道这根本是事实,可是这么当面说出来。也还是有点生猛,虽然这明显是调侃的话。

汤丽萍也有点挂不住,站起身追上去。宜喜宜嗔地捶她两拳,“你个臭燕子,丽质姐还在呢,你瞎说什么?”

“燕子是见陈区长身体这么好,怕你吃不消,”那生猛女孩笑得直打跌,不过她也不敢开姜丽质的玩笑,“万一你扛不住了,给燕子打电话啊。隔得又不远。”

我跟你俩很熟吗?陈太忠有点受不了,不过三个年轻的女孩嬉笑打闹,纵是有点市侩,但也算得上养眼,他决定不跟她们一般见识——多少给小汤留点面子好了。

正经是她们这么言谈无羁,他就没必要再假作什么正人君子了,于是一探手。将姜丽质轻轻地搂入怀中,“今天开心吗?”

“焰火挺好看的,”姜丽质微笑着回答,她的忧郁气质配上这张笑脸,分外地惹人怜惜。“也挺热闹的……以后你空闲了,每年最少要带我看一次焰火。”

“我要是真的空闲了。天天带你看焰火,真的,”陈太忠的手掌轻抚着她的面庞,那冰凉细腻又充满弹性的手感,让他爱不释手,觉得怎么摸都摸不够。

汤丽萍督促同伴打了电话之后,回来看到这场景,心里就有点微微地泛酸——我好歹跟朋友们在一起呢,太忠哥你多少留点面子给我嘛。

不过她也知道,这个时候是要讲大局感的,她的小心思根本经不起陈太忠的雷霆一怒,于是她就只当看不到他的动作,若无其事地发问,“太忠哥,那个烤烟的项目……真的不能干了?”

“目前是不行,”陈太忠摇摇头,心里也禁不住轻喟一声——凭良心说,小汤的要求其实不算高,时下的社会,权力寻租已经成了普遍现象,大家都见怪不怪了。

小汤只是要北崇卷烟厂给她一个烤烟指定加工点的名义,这算多大一点事?

她背靠北崇区长,涉及的也是卷烟厂外围的业务,跟卷烟厂关系不大,那么她只要不是太贪财,不要搞得怨声载道,绝对能在悄然无声之中发了大财。

陈太忠甚至相信,自己现在阻止小汤介入这个项目,一旦传出去的话,大约会成为很多人的笑柄——见过撇清的,没见过你这么撇清的;见过胆小的,没见过你这么胆小的。

但是……哥们儿的胆子,真的不小啊,想到那些可能的议论,他也禁不住要暗暗叹口气。

陈太忠的胆子当然不小,而他现在放汤丽萍一马,也是一句话的事,说句不客气的,他甚至可以直接要求卷烟厂买来烤烟机,以极低的价格租给汤丽萍,以图借鸡生蛋,那也是小事一桩——这样的钱,他真是想怎么挣就怎么挣。

可做为区长,他要考虑大家的观感,这个头不能乱开——北崇腾飞伊始,需要的是凝聚力和公心,一点小小的私心,可能引发山崩海啸般的连带效应。

哥们儿的悲伤逆流成河,但是懂的人真的不多,他很无奈地感叹。

3451章无意过关(下)

感叹归感叹,陈区长的脸上不会出现什么异样,他淡淡地回答,“卷烟厂条件不成熟。”

汤丽萍心里微微一沉,她还真是倾向烤烟项目,因为据她的朋友们分析,这个项目足够省事——只要卷烟厂指定了,她这里是定点加工,那么她不需要愁上下家不配合。

她甚至没必要下去做宣传,没必要低三下四地向种植户做工作,种植户自然要来找她。

而卷烟厂那里,也不敢不收她的货,只要她的货品质和价格合理,谁敢难为她?

这是多么惬意的一桩买卖?既省心又省力,上下家都不用操心,哪怕利润低一点,但是这钱赚得很安生。

不过太忠哥既然这么表示了,她也没胆子再说什么。于是她苦恼地叹口气,“可是这个水泥厂,我总觉得脏兮兮的……粉尘很大吧?”

“你能知道粉尘,倒也难得,”陈太忠笑一声,他真的认为这很难得,别说汤丽萍这二十出头的小女孩,就是三十出头的老爷们。能有多少人知道。水泥厂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某人做官做到这一步,视野已经很开阔了,但是他这个视野。半是因为遭遇的事情比较多,另一半却是因为,体制内的人。有比较完善的信息收集系统,这是外人不可企及的。

所以他认为,圆规腿已经算的上是博闻强记了,起码算是个比较合格的投资商,于是他笑着回答,“你要是觉得水泥厂脏,可以只投资,交给别人来管理,我帮你盯着好了。”

“你是说……职业经理人?”汤丽萍微微思索一下。嘴里又蹦出一个新名词,二零零二年的时候,这个名词在整个中国都是相当前卫的,由此可见,她真的是在努力提升自己。

就在这时,服务员敲门,送进来了各种饮料。陈太忠要的是啤酒,汤丽萍三人要的是红酒和咖啡,姜丽质要的是果汁,大家各自拿自己的饮料。

“不要相信那帮玩意儿,职业经理人靠得住。母猪都能上杨树,”待服务员离开。陈区长淡淡地摇摇头,“你要记住,这是一个道德崩坏的时代……”

“他们没做好,是因为受到了家族企业的因素影响,不能放手施为,这不是他们的错……中国企业家素质低下是原罪;而他们要是能做好,那么,你的企业最终会变成他们的企业,跟你这个老板没什么关系,这才是合理的资本运作和现代化的管理。”

汤丽萍听到这话,登时就愣住了,好半天才低声地问一句,“我觉得……他们是专业的,应该有专业素质,难道不是吗?”

“他们可能有专业的知识,但是这不意味着他们有……与之相匹配的道德修养,”陈太忠说到这里,侧头看一眼姜丽质,“我本来一直坚信,自己的母语不错,可现在觉得,有点词汇贫乏了,你觉得我说得怎么样?”

“你说得很好,”姜丽质点点头,顺便拿起茶几上的果汁轻啜一口,“其实我一直想问,今天你和李强讨论的人治和法治,有具体的所指吗?”

“你什么时候关心起这个来了?”陈太忠很奇怪地看她一眼。

“你们说的时候,我一直在听啊,”姜丽质一摊双手,眉宇间是淡淡的、抹不开的忧郁,她轻描淡写地回答,“我只是有种感觉,中国的道德标准,跟西方的完全不一样。”

“没错,”陈太忠点点头,“所以不能把西方的法律,照搬到中国来,文化的传统不同……我说,你不是学医的吗?对道德标准也有研究?”

“中医和西医的差异,比中西方道德标准的差异还要大,”姜丽质漫不经心地回答,“这也是文化传统,他们更强调精确化和数据化。”

“这个差异也体现在了法律上,”陈太忠点点头,想到这里,他禁不住叹口气,“大妮儿的可怜样,你也见到了,居然还总有人拿我以权代法来说事。”

“适当的舆论监督,还是有必要的,”奇怪的是,姜丽质居然没有完全顺着他说话。

“是,舆论监督有必要,但是有些舆论有自己的立场和意图,那么……谁又来监督这些舆论?”陈区长懒洋洋地哼一声,抬起手灌啤酒,“真是二哥别笑话大哥。”

姜丽质主动提起此事,也是有原因的,她沉默片刻,才鼓足勇气发问,“那个小宸宸……调查清楚就可以放走了吧?”

“放走当然可以,”陈太忠咽下嘴里的啤酒,冷冷地回答,“过一阵再把她抓回来,又调查几天……总是要那么折腾她几次才行的。”

“对小女孩来说,这有点残酷吧?犯罪的又不是她,”姜丽质有点不能忍受他这个说法,对上小女孩儿,她真的是有点爱心泛滥。

“你以为……这只是单纯地泄愤?”陈太忠看她一眼,都懒得多说了,不过看到她皱着眉头楚楚可怜的样子。心里又有点不忍。

“唉,”他轻喟一声,“以不公对不公,只是试图提醒一些可能铤而走险的人,做缺德事的时候,不要太丧尽天良了。”

姜丽质沉默半晌,终于是微微点点头,岔开了话题。“那照你这么说。李市长今天问你的那些,其实是在试探你的底线?”

“可能吧,”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回答。回答完之后,他又琢磨一下,禁不住点点头。“这个可能性真是很大,不过就不知道他想到没有……中西方的道德体系根本不能混为一谈。”

李市长若是知道,自己被人如此地小觑,怕是多少要郁闷一小下。

大约到十一点的时候,汤丽萍招呼自己的朋友回去睡觉,姜丽质走进卧室,心里有一点点忐忑,更多的却是期待……

这一晚上相对比较平静,三人在两点左右就休息了。第二天早上六点,陈太忠就醒转了过来,他身边两个女孩儿睡得还很香甜,姜丽质甚至一条腿搭在他的大腿上。

小姜同学不愧是神经粗大,第一次欢好之后,她很自然地就接受了**,陈区长的腿胯处。甚至能感觉得到对方的毛发。

他站起身就想走人,不过想到这忧郁女孩儿才献出自己的第一次,第二天醒来,身边的男人就不翼而飞,似乎是……有点打击人。

于是他抬手推醒她。“六点了,我要走了。你和丽萍再休息一会儿。”

“亲一亲再走,”姜丽质张开惺忪的睡眼,嘟起嘴巴来,她对**的兴趣似乎不是很大,却非常热衷于亲吻,凌晨两人欢好的时候,大部分时间,口舌也纠缠在一起。

这一吻又是五六分钟,小姜的鼻腔里,发出沉醉的呻吟,不多时居然把汤丽萍也吵醒了,汤总打个哈欠,嘟囔着发话,“要晨练了吗?”

陈太忠跟自己的女人们胡天胡帝的时候,早上一般还要有一场晨练,对于他这个习惯,圆规腿并不陌生。

“今天不行,得走了,”陈区长挪开嘴巴,苦笑着回答,“还得去给人按摩腿呢。”

如果不是大妮儿的心理严重扭曲,他才舍不得就这么离开,不过既然承诺了,总是要兑现的,他走出酒店,一个万里闲庭回到了自己的小院外,摸出钥匙开门——虽然他的房间里应该是没人。

不过他的小心一点错都没有,就在他走进楼的时候,一个声音警惕地响起,“谁?”

“咦?”陈太忠听到这话,奇怪地问一句,“你不是昨天回家,陪你弟弟看焰火吗?”

“他来区里看了,今天去阳州同学家,马上要开学了,”王媛媛从屋里走了出来,深灰色的贴身保暖内衣,将她曼妙的身材勾勒得凹凸有致。

“给北崇宾馆打电话,让他们送早饭,”陈区长吩咐一句,走上楼洗脸刷牙,他赶时间,这些事情就放到北崇来做了。

他收拾完之后,送早饭的车也到门口了,王媛媛腿上穿上了牛仔裤,上身却是只套了一个红色的小马甲,她将食盒捧到二楼,帮领导摆放碗筷——这些工作,往常都是小廖做的,不过很显然,廖大宝没想到老板去了市里,还能这么早回来。

陈区长也不问廖大宝的情况,拿起筷子吃喝了起来,不过吃了两口之后,他觉得有什么不对,说不得侧头看一眼身边的女孩,“你怎么不吃?”

王媛媛犹豫一下,终于鼓起勇气发问,“老板,昨天您去哪儿了?”

“我去哪儿,还要向你汇报?”陈太忠不满意地看她一眼,“吃饭了。”

“嗯,”王媛媛略带点悻悻地应一声,脑子里却是止不住地胡思乱想……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