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46 -3547无奈的调解

3546 3547无奈的调解

3546章无奈的调解(上)

陈太忠嘀咕的声音并不大,说的又是比较生僻的话,基本上就没人听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只有那个戴眼镜的专家看了他一眼。

陈区长也没在意大家的感受,他只是轻叹,“只有影响法院这一个选择了吗?”

“解读上的问题,当然还要从解读上着手,”秃顶的专家哼一声,“陈区长你是比较有担当的,要是沿袭以前的判决,你不觉得对麦苗被吃的人有点不公?”

“我就知道你看我不顺眼,”陈太忠狠狠地瞪他一眼,两人对对方的第一印象都不是很好,不过这两天随着接触的增多,这个叫李瑜的秃顶发现,年轻的区长虽然每每有惊人之语,听起来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但是此人是真心想完善娃娃鱼养殖项目的各种漏洞。

陈区长也发现了,老秃根本就是个嘴上没把门的主儿,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嘴上缺德心地却不坏,而他还有些思路,需要得到对方的肯定或者说质疑。

所以这两天两人斗嘴斗个不停,彼此也不在意,陈区长听对方如此说,只能摇摇头,“我的法律基础太差,没能力要求专业人士听我的……不过这个事情,并不是只有一种处理手段。”

一边说,他一边就抬脚向人群走去,而就在此刻,赵印盒也是从远处奔了过来。

两人在中间的田埂相遇,赵乡长低声汇报,“陈区长,李家那边一定要打官司,不接受调解,我有个建议……还是把工作重心放在刘家人身上吧。”

“因为有过类似案例,要刘家认清现实?”陈太忠淡淡地问一句。

“大致就是这样了,”赵印盒没参加讨论,不知道这群人的主要观点是什么,不过这样的案例不止一起两起了。下面的干部就算有人不是很理解,可总是要面对现实。

所以赵乡长也是打算先做一做刘老二的工作,陈述清楚利害之后,对方若是真的不能理解,那也只能让这两方上法院了,他这个乡长已经尽力了。

不过他也不是铁石心肠,又见陈区长面色有异,说不得补充一句。“刘家愿意配合的话。乡里接下来的特色种植或者特种养殖,可以考虑让他优先上名单。”

暗处的补偿吗?陈太忠心里暗叹,脸上却没什么表情。之际加快了脚下的步伐,不多时就赶到了现场。

这时已经不止一个人知道,陈区长来了。见这一行人气势汹汹而来,各种嘈杂的声音登时为之一滞,只有少数人兀自在低声交流。

“看来我不用自我介绍了,”陈太忠将双手向身后一背,微微地点一下头,“听说你们这边出了点纠纷,我过来调解一下……先问一句,有没有谁认为我不够资格的?”

谁敢怀疑堂堂的区长不够资格?而且新区长的强势,已经传到了下面乡镇上。在场的人不敢说人人都知道,但是这两三百号人里,总有那么两三个是知情的。

“既然没人置疑,那我就开始问了,”陈区长这不是先声夺人,而是讲究个程序正确,他四下扫视一眼。“谁是李大嘎子?麻烦站出来。”

“我就是李首仁,”一个精瘦的汉子走了出来,人也长得憨憨的,倒看不出什么刁钻样儿来,不过他人虽然瘦。走动之间精气神足得很,是属于那种力敏型的主儿。

“说一下。怎么回事,”陈区长简单地吩咐一句,他事先打听得再多,也总要听当事人再说一遍,这也是程序正确。

李大嘎子却是不怕说这个,他占理的嘛,于是哇啦哇啦讲述一遍,虽然肯定会为自己开脱,但是大致经过没什么问题,“……我家在村东,他的田在村西,我的牛从来没啃过他的苗,这是第一次,我也没想到牛就能去了那边。”

“你胡说,你家的牛没啃过我的苗?”旁边一个矮壮的中年汉子恼了,“我是没当场抓住你,当全村老少爷们儿的眼睛都是瞎的?”

“那你找个见证出来,”李大嘎子也恼了,眼睛一瞪,“空口白牙污蔑人,行啊刘老二,这就又记你一条……咱们慢慢算账。”

“一厘多的苗儿,我一直没找你麻烦呢,”刘老二扭头看向一个老妇人,“王二婶子,当时你看到什么了?麻烦你说句公道话。”

“我一寡妇,什么也没看到,”老妇人面无表情地发话——她愿意有限度地做好人,但是跟李家人对质,她没这能力,也犯不着。

“我让你们说话了吗?”陈太忠听得眼睛一瞪,“咋,拿区长不当干部?”

大家登时住嘴,拿区长不当干部……怎么可能?对村民们来说,最多也就是拿村长不当干部,乡里领导都绝对是干部了,就别说是县长了。

“事情经过,跟我了解的差不多,”陈太忠不理会他们,只是看着李大嘎子,“你现在觉得,你家的牛不识字儿……有理了是吧?”

“这不是我有理没理,有理没理,法官说了算,”李首仁的脑瓜,可跟他的长相不一样,原本他就在琢磨,这个陈区长会是来支持谁的,眼见这语气不是回事,他马上就表明态度,“法院判我活该,那我就认活该了。”

“你肯定会认为,法院会判你是受害者,对吧?”陈太忠似笑非笑地发问。

“法院判罚得我不服,我可以上诉,也可以找记者曝光,”李大嘎子虽然嘎,却不是全无脑子,知道陈区长一定支持刘老二的话,他败诉的可能性很大——官官相护嘛。

但是一头牛就这么死了,他心里也疼啊,一万块钱呢,虽然他也承认,自己有疏忽的地方,可这一块损失,他真的有点承受不起。

他就光想着是自己一时大意了,没在意这个消息,却想不到刘老二深受其害太久了,已经忍无可忍了——别人的痛苦。跟我有什么相干呢?

反正陈区长要包庇刘老二,他肯定不服气,区法院不行我到市法院,市法院不行我就找记者——现在是法治社会了,那么多前例在那里摆着,倒不信你能跟大家判得不一样。

“看到大家的维权意识觉醒了,我很欣慰,”出乎意料地。陈区长笑着点点头。“李大嘎子你放心,区法院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结果,我不会替谁打招呼。立法、司法和执法是60xs于其他体系的,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陈区长您这么说,我太高兴了。”李首仁听到是这么个回答,真是喜出望外,“我就说嘛,很多案子都是这么判的,我三姨夫家就有一个这样的事儿……他们县有个老头,家里腊肠总被人偷,然后他就把腊肠里灌了毒,结果小偷是死了,老头儿也是判了死缓。”

“你高兴。可是我不高兴啊,”陈太忠微笑着看着他,“你觉得你跟刘老二打个颠倒,你自己愿意赔这个牛钱吗?”

“我就不可能做这种缺德事儿,田里撒毒,我做不出来,”李大嘎子并不傻。听到话题有点不对,就马上强调对方的错误,“大不了把牛赶走就完了。”

“那我马上买头牛,天天去你家地里吃,我就不信你能二十四小时看着……我说这话是认真的。”陈太忠扭头看一眼刘老二,“刘老二。钱你赔他,我的牛你帮我代管。”

“那可好,我自己的地都不看了,”刘老二马上摩拳擦掌地表态——艹尼玛的李大嘎子,让你尝一尝被别60xs害的滋味。

陈太忠看一眼李首仁,“你要敢撒毒,我都不要你赔钱,直接抓你进号子。”

“陈区长你这……有点太不讲理了吧?”李首仁受不了啦,这村民们认真起来,也就不管面前的是县太爷了,“我的牛是无心的,牲口不懂事。”

“听起来有点像影射,”陈太忠冷冷一笑——你说我是牲口,不懂事?

“先把他抓起来,”出乎意料地,徐瑞麟发话了,他虽然儒雅,有时候决断力也非常强,“陈区长想排解矛盾,可是遇到这钻空子的讼棍了,还想侮辱领导……觉得区长好说话?”

旁边两个警察就大踏步走了过去,60xs很可怕,但是群体对立事件并不是很可怕,官府要支持其中一方,事情会变得简单许多。

“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李大嘎子一看,区里要公然地拉偏架了,忙不迭地摆手退后,说良心话,他真没有嘲笑陈区长的意思,更没那胆子,只不过他身为乡野村民,说话不太注重措辞,不知道语言艺术为何物。

徐区长只是吓他一吓,俩警察更是知道区领导的意思——无非是打压对方的嚣张气焰罢了,见他退后,也就停下不动,等待领导的进一步指示。

“讼棍这个词用得好啊,”陈区长闻言微微一笑,讼棍就是古时的官司油子,欺负乡民不识字不懂律法,靠帮人写诉状、打官司和钻法律的空子来赚钱,只求盈利不辨善恶——跟现在的律师性质差不多。

李首仁没有到了讼棍的地步,他不是靠打官司过活的,但是他今天想利用往日的案例来赚钱,而那案例属于不符合道德认知的——从某种意义上讲,这确实算钻空子。

3547章无奈的调解(下)

李首仁也被这转换的局面吓到了,但是他还有点不甘心,“我没有冒犯陈区长的意思,但是……别人都能这么告状,而且都赢了,我为什么不能?陈区长,你不但是刘老二的父母官,也是我的父母官!”

关于父母官这个说辞,他还是前两天听说的,正月十五那天,区里放焰火,浊水乡这里看不到,大家就赶着马车、骑着摩托、坐着三轮农用车,扶老携幼地去看焰火,甚至还有不少人骑着自行车带着老婆孩子去看。

这是北崇多少年来难得一见的盛景,按李红星的话,能观看焰火的最多就是十六个乡镇里的七个乡镇,但是事实上,北崇的十八万人,有超过一半人是通过肉眼观看的。

李大嘎子也带着家属去前屯看了,当时大家都在感慨,说区里真的不一样了,有人说这区长真他妈的浪费钱,但是绝大多数的人说。这个区长不简单。

其中就有人提起了这个父母官的笑话,所以他记住了。

“你不信父母官信法律,这个我是支持的,也尊重你的选择,”陈太忠微微一笑,“不过你扪心问一下,这个状你告得是不是有点缺德?”

“有点缺德,那也是法院考虑的事情。”李大嘎子发现区长还是能讲道理的。不过,他真的需要注意一下自己的措辞,“以往的例子证明。法律支持我这种诉求。”

“你知道道德吗?”陈区长瞬移一下话题,不过把瞬移这种技巧,用到一个村民身上。有点……嗯,那啥。

“道德,我肯定知道的,”李大嘎子点点头,其实对于道德的定义,他也只是心里有数,说是说不出来,“但是,这是官司。跟道德无关,讲的就是法律。”

“错了,跟道德有关,”陈太忠微笑着摇头,“法律的存在,是为了维持社会秩序,而制定法律的基础。是以道德的底线为标准……我说的这些,你听得懂吗?”

“不是很懂,”李大嘎子实话实说,“我就知道,法院会支持我。”

“没错。法院会支持你,但是我不会支持你。”陈太忠点点头,然后冷冷地发话,“你这个起诉,合乎法律,但是缺德……缺乏道德。”

“那我一万多块钱呢,总不能不要,”李大嘎子理直气壮地回答。

“我没拦着你要,也不会跟法院打招呼,”陈太忠的眉头紧皱,“但是我就看不惯缺德的人,这次有法律保护你,但是接下来这几年,你给我小心了……我不让你吐出十倍的钱来,我这个区长不挪窝。”

“陈区长,你这又是何苦呢?”李大嘎子也有点受不了啦,他做为一个村民,要是被区长盯上,下场的悲惨可想而知,“我是通过法院判决的……他们要是觉得我不该得赔偿,那我一分钱不拿都认。”

“法院,是法院的判决,道德,是道德的审判,”陈太忠微笑着摇头,“法律的空子,不是那么好钻的……人做事,终究还是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那我就信法院了,我是小学毕业,多的也不懂,”李大嘎子犹豫再三,终于表态。

“我想整死你,最少有一万种手段,”陈太忠终于憋不住了,当着诸多人的面就发话了,他脸上笑意大盛,“你敢先不讲良心,行,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不讲道德,你慢慢等着。”

说完,他冲刘老二一招手,“老二,这个牛你做好思想准备……要赔了,知道吧?”

“赔就赔吧,”刘老二眼见新区长是如此地强势,真的是不敢多说半个字,所幸的是,看起来李家也是要倒大霉了,他心里的抵触情绪就少了很多,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想占我便宜?你只会赔得更多。

“那行,就这样了,”陈太忠点点头,转身向公路上走去,但是他走了没两步,身后蹿出个人来,一把拽住了他的胳膊,“陈区长,请留步。”

陈区长想也不想,一个肘锤直接捣了出去,直看到对方躺在地上一口一口哇哇地吐着,他才冷哼一声,“有话说话,拉拉扯扯的,这算怎么回事?”

“这是我三弟,”李大嘎子的脸上阴晴不定,“有些问题,我们还想跟陈区长了解一下。”

他说话的时候,一旁就有那后生上前,将躺在地上的年轻人扶了起来。

“想了解你就说,拽个什么拽?”陈太忠不满意地哼一声,眉头一皱,“讲!”

“我们不是不讲理的,问题是,法院一直都是这么判的,”李首仁看一眼自己的三弟,皱着眉头回答,老三身体也棒得很,不成想被人随便一肘子就打成了这样。

他已经听说新区长功夫好下手狠了,却没想到不但传言无误,而且这年轻的区长说动手就动手,真正地翻脸无情。

不过越是这样,他就越要强调,我们只是合理地利用法律——法律可是官家的,“我们也不愿意跟刘家老二搞这么僵。”

陈太忠就那么淡淡地看着他,气场十分强大,在这一刻,空气似乎都凝固了。良久他才发话,“说完了?我甚至怀疑……你们是欺负刘老二不懂这个法律,有意占他便宜,谁知道你那奶牛是怎么回事呢?”

“陈区长你这……”李大嘎子被这个恶意假设气到了,他才待说什么,却发现年轻的区长一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看着坐在地上兀自干呕的李家老三,谁也不敢上前去拽了。倒是有人低声嘀咕。“这陈区长调解的法子,跟炮头也差不多嘛……”

“你这个理由不错啊,”秃顶专家走出去好一阵。才问陈区长,“可以反诉他有心利用刘老二不懂法嘛,关于这一点可能。你总可以关注吧?”

“不错的理由多了去啦,但是事情不能这么办,”陈太忠沉着脸回答,也不多解释。

大家走到路边,就要上车的时候,蒋双梁走过来问一句,“区长,那这件事情……现在要怎么处理?”

“由他们去,刘老二知道我是支持他的。刚才他的表现你也看到了,要做什么极端事情,他也肯定要先找我告状的,”陈太忠信口回答,抬腿迈上车去。

“合着这些……是做给刘老二看的?”蒋双梁发现,自己有点看不懂陈区长的意思了。

陈太忠如此行事,真的不是有意做给谁看的。他想处理好此事,有太多的手段了,但是他眼下这么做,有他自己的理由。

小廖开了好一阵车之后,才轻声问一句。“您那个反诉的想法,我觉得不错。拖来拖去的,他不是也就折腾不起了?”

问题这是在北崇,陈太忠轻咂一下嘴巴,按说他的行事风格,是最喜欢以毒攻毒的,胡搅蛮缠也在行,更别说小廖的建议是“拖”——这个手段,没有哪个干部不会用的。

在其他人的地盘,他一点都不介意这么做,可事情发生在他的辖区内,他还是政府的老大,就不能这么做,谁见过当家长的跟自己的孩子胡搅蛮缠的?

对李大嘎子和刘老二,他想尽量做到一视同仁,姓李的你敢打官司的话,等你打完官司我再收拾你,而且收拾你的理由就是我说的那样——你小子缺德。

面对廖大宝的请教,年轻的区长沉默片刻,方始低沉地回答,“国之四维,已经到了非张不可的时候了……对单独案例简单处理,起不到净化作用。”

“国之四维?”廖大宝下意识地咀嚼一下这四个字,他是有点搞不懂这含义,只能默默地记在心里,不过同时,他心里也在暗暗地嘀咕,你这是不是把简单问题复杂化了。

陈太忠的心情也不是很好:哥们儿跟精神文明建设,还真是有缘呐。

当天晚上,林桓也听说了此事,他禁不住要向陈太忠抱怨一下,“咱国家就应该学习美国,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加一条法律嘛,能有多难?”

“要是受到侵犯呢……你是弄死人家,还是打伤?”陈区长意兴阑珊地回答,“法律不是万能的,我也没那能力参与立法,还是先抓道德吧。”

“这种法律逻辑,真的很混蛋,”林主席不满意地哼一声,“万一那个刘老二自杀了呢?”

“他要是因为这个死了,我就可以把这个不符合传统道德判决,直接拿到中央去讨说法,这总可以吧?”陈区长看他一眼,“我反应情况,也得有相对严重的后果才方便。”

他并不是真的不想扭转这种不公正的解读,实在是有点无力,毕竟他不是搞法律的,不知道这种大家看起来很违反道德的判决,到底是怎么诞生的——所谓的猪一般的队友,说的就是这种现象吧?

就在此时,他的门铃响了,廖大宝出去走一遭,回来汇报,“区长,浊水乡的李大嘎子和刘老二一起来了,说他俩和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