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57 -3558婚前综合症

3557 3558婚前综合症

3557章婚前综合症(上)

第二天,陈太忠难得地晚起了一会儿,又给女士们准备好了早餐,自己才出门。

受到某些提示,他打算将在京的关系梳理一遍,所以先去了出版总署,不成想联系不上何宗良副署长,然后他又打电话给马勉,马司长倒是清闲,于是两人敲定,晚上一起坐一坐。

何宗良是在十点的时候,才从外面回来,看到等在外面的陈太忠,走下车来歉然笑一笑,“真不好意思,这个节骨眼上,我闲不下来,你久等了啊。”

“这个时候,你们就该忙,”陈区长笑一笑,每年这个时候,都是最该统一认识,加强舆论监管,严查各类非法出版物,老何要是不忙,才不正常。

“马上还要参加个电话会议,太忠你有事尽管说,”何署长很干脆地表示。

我讨厌站在马路边上说事,陈太忠还真有点不习惯,昨天造林司的那位是这样,今天老何你还是这样,“倒也没别的事,就是好久不见了,过来看看您……伤口恢复得怎么样?”

“真没心思跟你说这个,”何宗良一摊双手,“反正你有啥事,直接电话说就行了,咱们俩……没必要那么多客套,会议马上要开始了。”

你就忙成这样啊,陈太忠笑一笑,“那行,你忙……什么时候有空坐一坐?”

“忙过这阵吧……嗯,两会以后,”何宗良歉然一笑,转身上车,跨进车门的时候,他又强调了一句,“有什么事儿,电话直接联系就行。”

你过得很充实嘛,陈太忠看着远去的汽车。有一点点无语,又有一点点失落,老何你这算是……敬而远之的态度,还是真有那么忙?

接下来他就去了南宫毛毛的宾馆,也不进宾馆,不多时,许纯良就开着一辆奥迪车到了,后面还跟着一辆挂着军牌的切诺基。

奥迪车上下来两男两女。许纯良牵着一个女孩儿的手走过来,没什么表情地发话,“太忠,这就是我的未婚妻李雪枝,雪枝,这就是我常说的搭档。陈太忠。”

李雪枝中等身材皮肤白皙,气质也不错,不过这个相貌……怎么说呢?不能说难看,但是论漂亮的话,她远远比不上她的未婚夫。

“原来弟妹也跟着来了,”陈太忠干笑一声,伸手同对方握一下,许纯良平静地看着他俩握手,也不计较陈太忠在称呼上占便宜——他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李雪枝的表情要丰富一些。她笑眯眯地点头,“纯良总把你挂在嘴上,早就想见一见了,今天终于是如愿以偿,真的是相貌堂堂。”

“我的相貌,比你的未婚夫可差多了,”陈太忠笑着回答,他等闲是不肯谦虚一下的,不过既然是纯良的准夫人。哥们儿谦让一下也是应该的。

一边说着。他一边侧头看一眼许纯良,“新家收拾出来了吧?”

“走。带你去认认门,”许纯良也不客气,径自走向陈太忠的本田,这还是马小雅淘汰下来的车,陈区长在北京的时间不多,随便找辆车代步,廉价一点无所谓。

两人早就约好在北京碰面了,许主任最近在忙大婚,时不时就要回来一趟,眼下距婚礼就是二十天了,他基本上很少在科委。

许纯良不但上了本田车,而且坐的还是驾驶位,李雪枝站在那里愣了一愣,很明显,她是在犹豫自己该上哪辆车,到最后她还是指一指奥迪车,冲许纯良微微一笑,坐了回去。

陈太忠拉开副驾驶的车门钻了进来,“挺不错的女孩,纯良你有福气。”

“不错吗?我没什么感觉,”许纯良不动声色地打着车,缓缓起步,“不过她确实挺喜欢我的,也许……这就是大家说的幸福?”

“这是结婚,又不是让你上刑场,”陈太忠无奈地笑一笑,纯良这家伙,搁在古代能出家了,整个人无欲无求,连结婚对象都无所谓,“本来说去你的新家喝酒的嘛,怎么多了这么多人?也不知道打个招呼。”

“她说想见一下你,”许纯良回答得很简洁,开了一阵之后,他才又嘀咕一句,“是怀疑我背着她搞什么,她醋劲儿挺大……嗯,其实也是在乎我。”

陈太忠默然,好一阵才叹口气,“纯良你这……以后日子难过。”

“有什么难过的?认识她以前,我也没干过什么,”许纯良漫不经心地回答,接着又侧头羡慕地看他一眼,没错,就是羡慕,“其实我有时候挺羡慕你的,你的感情经历比我丰富多了……活得很随心。”

“你这叫婚礼综合症,”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婚前烦躁不安坐卧不定,等仪式办过之后也就好了……我感觉,你还是有点不甘心。”

“你绝对不会有婚礼综合症的,”许纯良不置可否地回答,接着又哼一声,“就没有哪个女人,彻底束缚得住你,荆紫菱也不例外……嗯,你说得没错,我是有一点点不甘心,但是不知道这种情绪是从哪儿来的,我并不讨厌李雪枝。”

“不甘心,那就反抗嘛,”陈区长开始鼓励这个漂亮的男人悔婚,“像韦明河就说了,他什么都可以答应家里,但是婚姻一定要自己做主。”

许纯良默然,好半天才摇摇头,“我想不出来,反抗之后,生活能有什么改变。”

“服了你了,”陈太忠听得直翻白眼,“能把婚礼搞得跟葬礼一样沉闷,你是我见到的头一个。”

“我可见过不止一个,有很多很多人,结婚的时候都很不开心,”许纯良咳嗽一声,“好了,到地方了。”

这不知道是个什么单位的家属院,院子整洁干净,地下停车场内基本上全是奥迪,偶尔有一两辆红旗或者奔驰,陈太忠只看到一辆日系车。是辆丰田沙漠王。

后面两辆车也跟了进来,看到那辆军牌切诺基,陈太忠好奇地问一句,“这个李雪枝……家里是部队上的?”

“不是,那辆车是别人借给我用的,”许纯良摇头,“马上要办事了,难免要采购点什么东西。军车比较方便。”

“真……落伍,”陈太忠点评一句,军车哪里比得上须弥戒——好吧,哥们儿是有点嫉妒。

两人的新房在十二层,电梯从地下室直接抵达,房间倒是不小。复式结构,一层有一百五十平米左右,早已经装潢得富丽堂皇,家里还有三五个人在打扫。

“嗯,不错,”陈区长四下看一看,笑着点点头,若是依照五年前他的情商,定然要说一句“怎么是这么小的房子”。

“这里离她的娘家近。其实我不喜欢高层,”许纯良却是不领情,他怨气十足地低声嘀咕一句,“我在西城都已经买了套别墅……我自己的钱买的。”

“看你这样子,我都不敢结婚了,”陈太忠听得就笑。

“你不结婚,吴言嫁谁去?”许纯良不屑地哼一声,听得出来,他的心情真的是很糟糕。连吴言这种禁忌话题都能直接点明。

“少扯那些。吴言的常务副,你是答应过我的啊。”陈太忠借机强调一下。

“我才是个小小的科委主任,凭什么敢答应你这个?”许纯良的牢骚脱口而出。

“你这是气话吧?”陈太忠笑眯眯地看他一眼。

“我要不是气话呢?”许纯良的心情真的太复杂了,随口就来这么一句,不过下一刻,他就感觉到了不妥,“我这两天是生理周期,你不要惹我。”

生理周期这样的话,还是陈太忠曾经跟许纯良说过的,所以他也不能计较,可是纯良的话,让他觉得挺没有意思,于是干咳一声,“那行,惹不起我躲得起……这个地方我记住了,中午还约了人吃饭,我先走了。”

“你他妈怎么这样呢?”许纯良脸一沉,连脏话都骂出来了,“早跟你说好的,家里都在做中午饭了。”

“我他妈不稀罕行不行?”陈太忠冷笑着反问一句,又看一眼李雪枝,“小李,我带了点东西,想着你们大婚我未必能过来,你派两个人下来拿一下。”

“你真不过来?”许纯良眼睛一瞪。

“纯良,行了,太忠是随便说说,老哥俩了,吵什么吵?”李雪枝柔声相劝,接着下巴一扬,“建东和小莉,去帮搬一下。”

有三个人跟着陈太忠下去了,李雪枝冷冷地看一眼许纯良,“你俩关系还真是好啊,看到你结婚,他都那么难受。”

“你这话什么意思……我不打女人,你别逼我啊,这两天我烦着呢,生理周期,”许纯良嘴角**一下,走到一边的一个高凳上坐下,停了一下抬手一拍桌子,“莫名其妙!”

真尼玛的,我算求错人了,陈太忠坐着电梯下行,也是火到不得了,姓许的你自己结婚不开心,关我鸟事,我艹……行了,我就当没这个朋友了。

想是这么想,他心里总觉得有点失落,严格来说,他官场里的朋友真的不多——人在官场,谁的朋友都不会多。

3558章婚前综合症(下)

将车后备箱里的东西交给跟下来的三个人,陈太忠驱车离开,心里怎么都是沉甸甸的,好端端的朋友,话赶话怎么就赶成这么个样子了?

想着许纯良冒着得罪殷放的风险,给北崇送来两千万,他觉得自己这么生气,似乎是……有点意气用事了。

但是答应了小白的事情,他是绝对不会含糊的,吴言不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前五都排不上,前十可能沾边,但是他心里有一个弯是绕不过去的——小白的第一次,是被他强行那啥的,虽然当时他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像张梅蒙晓艳这些,还能说个半推半就,但吴言不是,而其后她又死心塌地跟了他,他认为自己有责任为她打造一个好的前程。

所以陈太忠认为,许纯良自己不开心,把气儿撒到小白的前途上,真的是……太不顾兄弟情面了。

许纯良也在恼火,跟陈太忠不同的是。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恼火,总之是要结婚了,烦心事太多了,要说厌恶李雪枝吧,似乎也不是那么回事。

这种现象,普遍存在于衙内圈子中,娶个自己心仪的女人,也就算了。因为各种原因不得不娶回家的女人,真的让人快乐不起来——起码以后是不是单身了,没那么自由了。

陈太忠的礼物被搬了上来,李雪枝打开来看,两条钻石项链,一对手镯。几盒洋酒,几盒雪茄,这些东西的价值,她能估算一下,但是十几盒锡纸包着的小球,她就看不懂了。

“那是松露,”许纯良对这玩意儿不陌生,他从太忠那里见得多了,很烦躁地摆一摆手。“这么点不值几个钱,了不得也就十来万。”

“那他这礼物,怎么也过五十万了,”李雪枝微微颔首。

“这尼玛是行贿,我给他打个电话,”许纯良心里已经烦到极点了,婚事不顺心也就算了,不小心把太忠也气走了,他连拨几个号码之后。颓然放下手机。嘴里又吐出两个脏字,“我艹。”

陈太忠关了手机。他不想再接许纯良的电话了,然后他就要面对一个新的问题了,娃娃鱼和小白……咋办?

他今天见许纯良,其实也想顺便问一下,许家老爷子能不能过问一下娃娃鱼的项目,不成想遇到这么一桩倒霉事,失望之余,他禁不住要很悲情地联想一下——曾学德和张开封由挚友转为仇敌,大约也经历了我和纯良这样的转变吧?

总之,他是提不起心气儿了,中午回五棵松随便吃点,下午起来,先预约了黄老的见面,然后又去奥申委——这也是他来北京的原因之一。

京城申奥成功,接下来是有一系列的举措的,比如说设备设施建设,又比如说空气质量,反正中心只有一个,办好这届奥运会——尽可能地宣传,尽可能地邀请更多的国家参加。

陈太忠做为申奥优秀个人,早就应该配合类似的宣传了——至于他现在处于什么位置,在干什么活,这个真的不重要,奥运会是北、京的,也是中国的,不分天南和恒北。

只不过他业务繁忙,虽然多次接到类似的邀请,可他总是找种种理由推脱,到了现在,奥申委有些人对他都有意见了。

所以他这次来北京,就要把这方面的事情也处理一下——你们总说我人不到,是态度不端正,那我到一次,这就算配合了吧?

下午是个不大的宣传会议,宣告一下奥运会的基础设施建设情况,奥申委的人看了陈太忠的证件之后,直接放他入场——很显然,门卫已经知道这个人的来历,并且得到了相关的授意,一般人想进这种场合,可不是随便一个证件能解决的。

陈太忠进来之后,正在张望会场该怎么走,旁边过来一个曲线玲珑的女子,“是陈主任吧,请跟我来。”

会场是个……礼堂,陈区长认为是这样,或者说跟素波理工大的阶梯教室比较类似,差不多坐得下三百号人——这还是不加座。

不过这个身材不错的女子将他领进来之后,并没有给他安排座位,只是低声嘀咕了一句,“前六排有人了,陈主任你稍微往后坐一点。”

“我懂,”陈太忠点点头,一排也就十十四五个座位,整个会议室二十左右排,前六排满打满算一百个座位,肯定是留给中央媒体、外国记者的——或者还有港澳台。

至于后面的十来排,那就由着大家随便坐了。

陈太忠在十五、六排的位置上,随便捡个边角坐下,他连主席台都坐得多了,位置于他真是浮云,这次来他只是凑数,连稿子都没准备。

真要上去说,他倒也不怕讲上半个小时——皮包里有白纸几张,足矣。

不多时,人渐渐地就来了不少,怕不有小两百,他的身边也坐了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太太,冲他微微点一下头,“以前没见过你。”

“我凑数的,”陈太忠微微一笑,“您这也是搞媒体的?”

“不是,我也是凑数的。”老太太微微一笑,很和蔼的样子,然后她指一指自己的脑袋,“我脑子里装了不少数据……不过基本上用不着,有电脑呢。”

“哎呀,真……”陈太忠本来想说真看不出来,你年纪这么大了,还能记得住那么多数据。可是转念一想,这么说未免有点鲁莽,说不得硬生生地改口,“真是佩服。”

“有什么可佩服的?多看一看就记住了,”老太太轻描淡写地回答。

说着话,会议就开始了。陈太忠想得没错,会议跟他没什么关系,都是讲一些场馆建设、工程规划之类的东西,半个小时下来,他听得昏昏欲睡。

接下来是记者提问,这些记者们还真不客气,有人置疑京城的空气质量,有人置疑道路堵塞,还有人说到了京城的水质。说到激烈处,唇枪舌剑地互不相让。

老太太也挺无聊的,只有说到水质的时候,她才打起几分精神,陈区长心里暗暗嘀咕:老太太莫非是个水质专家?

总之,这个会开得是十分地无聊,主席台上的几位倒是挺注重记者们的提问,用他们的话来说,就是欢迎提出各种建设性意见——我们很注意集思广益。

终于在一个半小时之后。主持表明。“今天的最后一个问题……这位先生请。”

可算是能走人了,陈太忠打开手包。打算会议结束时将手机打开,脑子里却是想,许纯良这小子要是今天不给我打电话,我肯定就不原谅他了……中午这场架,吵得才叫莫名其妙。

他正脑子里一团糨糊,不知道想什么呢,猛地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抬头一看才发现,主席台上有人用手指着自己,还有十几个人好奇之下,纷纷回头望过来。

“大姐,这是怎么了?”陈太忠侧头看一眼老太太,嘴唇微动。

“你叫陈太忠?”老太太反问他一句,见他微微点头,于是笑一笑,“那就是你了。”

这怎么回事啊?陈太忠有心多问两句,可这么多人看着自己,只能站起身来,拎起手包向前走去,脑子里却是在回想,刚才最后一个问题是什么——嗯,好像是……兴奋剂检测?

他懵懵懂懂走过去,却见人群中,一个三十出头的大饼脸不屑地看着自己,“就是他?”

“你确定要试一下?”会议主持走了过来,这是一个三十出头的男人,他笑着发问。

“我根本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陈太忠苦笑一声,“我在收拾笔记,你们讨论得很激烈,就没仔细听……只看到你们叫我,要我试什么?”

“是这样,”一个身材极好的女人将他拽到一边,正是刚才为他指点会场的那位。

合着这大饼脸,是韩国的一家媒体记者,刚才提问了一个关于兴奋剂检测的问题,主席台上的回答是可想而知的,但是这位就不答应了,说你们自己就是兴奋剂使用大国,又说广、岛亚运会之类的。

总之这韩国人就是憋着劲儿要打脸了,尤其这位记者朴太亨,还是退役的长跑运动员,见到主持人自夸自赞设备先进,他就火了,口无遮拦地表示,你们这个身体素质,不吃兴奋剂不行——我是已经退役了,不过在场的中国人,谁敢跟我比一比长跑?

这是最后一个问题了,组委会的人也懒得理他,韩国人的神经质,大家都有耳闻,没必要跟他计较,不成想下面有人递个小纸条上来——天南组织万人长跑的陈太忠在后面坐着,他还拿过地区长跑冠军。

既然是这样,可以搞成花絮出来,成功的话,还能堵住韩国人的嘴巴,于是台上就问了,陈太忠同志,你有没有兴趣跟他比一下?

可是陈太忠正魂游天外呢,猛地见这么多人围观,迷迷糊糊就走下来了,在大家看来,这就是他要迎战了。

“莫名其妙,我有那么闲吗?”陈太忠听完解释,哭笑不得地哼一声,甩手向外走去,要我跟你比长跑——你丫正处了吗?

(又停电了,赶在笔记本电量用完之前码完,提前发了,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