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61 -3562再见老领导

官仙无弹窗 3561 3562再见老领导 顶点

一秒记住

3561章再见老领导(上)

陈太忠的话,简直是侮辱人至极,不过旁边人听得却只有解气——这还是陈区长没听到刚才朴太亨的话,要不然他说得只会更恶毒。

你要做了初一,就别怪别人做十五,这样的思维,符合中国古代传统的道德观。

然而,陈太忠还是低估了朴太亨的无耻,他站在那里待了好一阵,发现奥组委的官员没有解围的意思,索性心一横,一脸肃穆地向围观的人群鞠几个躬。

鞠躬完毕,豆大的泪珠自大饼脸上汩汩而下,“诸位,朴太亨一生正直,嫉恶如仇,却不料得罪了小人,因为一句玩笑话苦苦追逼于我,现在,我决定……”

说到这里,他抬手一抹泪水,目光炯炯铿锵有力地发话,“我决定,以死自证清白。”

我艹你大爷,陈太忠的鼻子好悬没被气歪了,对方骂他是小人,他不是很在意,相骂无好口,陈某人我行我素习惯了,但是对方居然表示要自杀,他不生气才怪。

尼玛,奥组委可能坐视你自杀吗?真是太不要脸了。

“随便你,”陈区长不屑地哼一声,“清白不清白的……你当我们会场没有录音设备?”

“我以死自证,”朴太亨大喊一声,低头就冲着一根铁柱子狠狠撞了过去——那是一个篮球架子的支柱。

真尼玛太不要脸了,围观的人纷纷摇头叹气,这货打的什么主意,大家一眼就看得出。

但是看得出归看得出,可奥组委的人还是不能不管,别说朴太亨自杀成功,就算擦破一点油皮,别人一做文章,奥组委也有的是麻烦了。

所以朴太亨身子才一动,旁边就扑过来两个人将他抱住。另有一人身子平移,挡在了支柱的前方。

“今天总算是见识了,什么叫无耻之尤,”陈太忠气得冷哼一声,他要对方自杀,本来是恶心人的意思,却不成想,凭空送给对方一个撒泼耍赖的借口。

“好了小陈。你少说两句吧。”这个时候,郭主席是不得不出面了,奥组委欢迎各种花絮。但是搞得血淋淋就没意思了,他很和蔼地表示,“你赢来的钱。反正是要捐给奥组委的,我们不要了,这总可以吧?”

“你们拒绝接受,那我可以自己留着花啊,”陈太忠哭笑不得地一摊手,“我……”

“行行行,我知道了,”郭主席一抬手,就打断了他的话。“我刚才表述得不准确,既然你决定捐给奥组委了,那这个催债的事情,就交给我们了。”

“你们要是免了他的债务呢?”陈太忠眼珠一转,“郭主席,你可是答应好的,要把百分之三十划给我们做教育经费。”

“不就是三十万美元吗?行。答应你了,”郭主席很随意地一摆手,心里却禁不住暗哼一句,从来都是奥组委跟别人化缘,今天遇到狠的了。居然反过来跟奥组委化缘。

不过这点钱,他随随便便就能做主的。而且看到韩国人吃瘪,也是挺欢乐的一个花絮。

陈太忠一见他这样,就知道奥组委打算自掏腰包了,心里真的是难免遗憾,于是他走到朴太亨面前,笑眯眯地发话,“其实我今天都没用心跑,不知道你信不信?”

“哼,”朴记者冷哼一声,却是不做回答,这桩公案由奥组委接了,他心里放松不少,而陈太忠这个人,明显地非常难斗,他不想节外生枝。

“输了一百万,心情不好我能理解,”陈区长也不在乎对方的态度,笑眯眯地发话,“不过呢,中国是礼仪之邦,我给你一个扳回来的机会。”

“嗯?”朴太亨听得眉毛一扬,心里也微微一动,嘴上却是不肯说话。

“两天之内,我不会离开这里,欢迎你找任何非职业运动员来跟我赛跑,”陈区长挤一挤眼睛,“不过赌注要提高到五百万美元,现场验资,而且……要立赌约。”

“还没跑进二十九分钟,你这是疯了,”朴太亨冷笑一声。

“也许是疯了吧,”陈太忠微微一笑,“不过,立了赌约之后,现场要验资,你又害怕什么呢?”

说完之后,他也不等对方回答,转身走向郭主席,“领导,我赢了,您答应过的,要帮我一个小忙……咱奥组委是讲诚信的。”

“必须是小忙,太大的忙我可够呛,”郭主席微笑着回答,心里却是不无恼怒,小伙子,我都答应拨你三十万美元了,老话说得好,得意不可再往啊。

“我的辖区想搞一个娃娃鱼养殖中心,”陈太忠不做任何掩饰,直接开门见山,“林业总局的手续不是很好批,您能帮着打个招呼吗?”

“娃娃鱼养殖,”郭主席的嘴角微微抽一下,接着轻喟一声,“这个我不太懂,也许不是什么大事,但明显是超出我的能力范围了。”

“那就当我没问……您也不用跟别人说了,”陈太忠微微一笑,并没有死缠烂打,事态发展到这一步,他觉得自己今天来参加这个会议,真是有点闲得蛋疼了。

见他这么好说话,郭主席反倒是微微一愣,他也多少听说过点陈太忠的事情,知道这家伙的难缠,所以刚才他一直不肯出面,直到朴太亨假装自杀,他才迫不得已地露头。

不过不管怎么说,陈太忠既然退让了,他总不能出于忌惮,说什么你再换个要求,那样真的跌份儿,可他又不想让对方带着情绪,就此愤愤然离开——郭某人不怕得罪人,但是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得罪人,那就太冤枉了。

于是两人身子相错之际,郭主席低声嘀咕一句,“很多动物保护组织,也在盯着奥组委,拿这些东西做文章,为了抵制北,京奥运会……有些人无所不用其极。”

“我知道了,”陈太忠淡淡地吐出四个字,转身扬长而去。

他走出不多远。邵国立就嬉皮笑脸地拦住了他,“太忠你大牛,跑赢了亚洲冠军,太给哥们儿长脸了,晚上我请客,给你补身子。”

“你跟着蹭饭就行了,”孙姐老大不客气地发话了,“他的赌本。是南宫从我这儿拿的。小邵你这几天不见,摘桃子的水平见长啊。”

“我从来都是采花的,摘桃子这种事儿。不是爷们儿干的,”邵国立也不怕她,绵里藏针地开个玩笑。“我其实一直认为,孙悟空是个女人……起码是个母猴。”

“这话什么意思?”一个年轻瘦小、相貌异常清秀的后生皱着眉头发问了,他轻推一把身边的女人,“姐你跟我说一下。”

他推的不是别人,正是花自香,这一群人里,邵国立的身份算是不低了,有资格跟邵国立打嘴仗的人真的不多,这个时候能接话的都不是很多。

“小何别理他。那就是个流氓,”花自香却是不在意他,只是微微一笑,“猴子偷桃……那是一个招式,可以算女子防身术。”

“我说是谁,原来是小雨朦啊,”陈太忠终于认出了这个小后生是谁。好端端的一个女孩儿,穿上了男人衣服,他冲她笑眯眯地招一招手,“叔这次来,给你带了点礼物。”

“我跟你不熟。”小雨朦听到这话,脸登时就拉了下来。

“不扯了。走了,”陈太忠也不会跟这小女孩计较,他摇摇头径自走向自己的座驾,发动引擎扬长而去。

“他开日本车?”有人讶异地发问了,这个现象……真的有损大家的兴致。

“他连拖拉机都能开,这货装啥像啥,”邵国立笑着点评,“他哪里会缺钱,只靠赌博也能养家糊口……小孙,我说得对吧?”

“这货跑得倒真快,”孙姐也是一脸的悻悻,“我是听说他跟某人闹了点小矛盾,还想协调一下呢,看起来他不是很稀罕。”

“他跟谁闹矛盾了?”花自香和何雨朦齐齐地发问。

“小矛盾嘛,哪里惊动得起你们这两位大小姐?”孙姐微微一笑。

“太忠今天表现不错,”这时候,又过来一个人插话,却是阴京华,他手里攥着手机,“二叔在布鲁塞尔听了,也挺高兴的。”

“姥爷去布鲁塞尔了?”何雨朦一听这话,真是老大的不高兴,“说话不算话,明明说去温哥华大姥爷那儿,这就又跑到欧洲了。”

你姥爷现在就不能回来,孩子……你真的不懂啊,阴京华嘴角扯动一下,今年的两会和十六大,那都是天大的事情,黄家人最好不要在国内乱跑,周游各大洲,才是态度端正。

但是这些话,懂的人不用点,不懂的人,点了也没用。

陈太忠不知道自己走了之后的风波,反正他对今天的事情非常地失望,不过不管怎么失望,生活还是要继续——他来北,京的两件事,还都没有着落。

小白的升迁,最终还是得找黄家来解决啊,想到这里,他禁不住叹口气,如果有三分奈何,他真的不想这么选择。

陈太忠知道,他的崛起,很多人归于黄家的青睐,但是他心里从不这么看,他认为这崛起是自己争取来的——了不得是托庇于黄家,但是事情的根本,是他做到了别人做不到的。

是的,他是靠业绩崛起的,虽然很多人并不这么认为。

3562章再见老领导(下)

陈太忠离开之后,就给齐晋生打个电话,说是晚上一起坐一坐,这齐晋生是邵国立的发小,但是自己又在体制外混,应当也有一些门路。

反正陈某人这次来京城,是奠定基础来了,该捋的关系都要捋一遍,至于说赛场外意外出现的何雨朦和花自香……他真的不熟。

齐总很痛快地答应了,说晚上我接你,陈老板来了,大家总要找个地方乐呵一下。

不成想临到五点了,马勉打电话过来,说是张璘在家里做了几个好菜,晚上来家吃?

家里吃是不可能了,陈太忠跟张璘好一通解释,才让她相信,自己带着老主任出去,是为了开辟京城里的人面儿。她只能答应。

马司长倒是很配合,自打他来了京城之后,真的是两眼一抹黑,他的官不小,正厅级干部,但是别人根本不鸟他这一套,在地铁上他还得自力更生抢座位。

陈太忠在京城里请客的地方,也不是很多。他很想把酒席摆在临铝招待所。但是想了想还是算了,于是就在五棵松一家牛肉拉面馆。

地方是小地方,但是邵国立和孙姐听说之后。也一起过来了,大家坐着聊两句,孙姐就表示说。太忠你这下午做的事情,真的是大快人心——好多人翘大拇指。

“翘大拇指也不能帮我把钱弄到,”陈太忠意兴索然地回答,“今天我倒是彻底地平易近人了一次……奥组委也太好说话了。”

“总是有些不得已的,”孙姐无所谓地笑一笑,“对了,下午你想让姓郭的帮你什么忙?”

“我想搞个娃娃鱼养殖场,”陈太忠很坦率地回答,但是多少也带一点悻悻。“他说涉及到什么环保组织,奥组委不好出面。”

“得投资多少?”邵国立皱着眉头发问,“投资不多的话,哥们儿帮你问一问。”

“我自己投资,一分钱拨款都不要,”陈太忠毅然回答。

“我艹,你自己投资都批不下来。这个事儿我得合计一下,”邵国立对这些程序,是非常清楚的,一听是这样的性质,马上就缩了。“你这是跑政策,我不擅长。”

“你也就是这点出息。不怪我笑话你,”孙姐冷笑一声,她是真的很有点巾帼英雄的风范,“太忠你别理他,邵缩缩……就是关键的时候总缩,他不是男人。”

“男人见了你,不缩也得缩,”邵国立真的忍无可忍了,男人总不能容忍别人说自己不行,“小孙你得在自己身上找原因。”

“好了,你俩别吵了,”陈太忠抬起双手,在脸上狠狠地揉一揉,然后才又发话,“这个项目,你俩也觉得为难,是吧?”

“这个我不清楚,得了解一下,”孙姐不是那种冲动的人,可一旦决定做什么,行事也非常果断,“三天之内,我给你个答复。”

“谢了,不用了,”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南宫都说了,要找个大块头直接打招呼。”

“大块头的话,太忠可是不缺,”齐晋生笑着发话,大家闻言,也是心有灵犀地一笑。

马勉面对一帮公子哥,说话是非常小心的,大多时候都是在微笑着倾听,直到晚饭结束,陈太忠开车送他回家的路上,才问一句,“为娃娃鱼这点小事,你找黄老帮忙,会不会有点浪费?”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陈区长说起此事也是闹心,这个项目关系到北崇大量的农民,他必须是要争取的,当然,他不会说自己会先找周瑞商量——或者老马还有什么建议呢。

马司长果然是有建议,“蒙老板最近肯定要来开会,你可以试着找找他。”

“蒙老板?”陈太忠沉吟一下,缓缓地点点头,这个建议真的不错,他和蒙艺虽然也很惯熟,但是仔细算一算,他并没有求老蒙办过多少事,正经是老蒙去了碧空之后,他还帮着办了几件事,比如说搞定那个松峰市长姚健康,又比如说引进曼内斯曼的工程师给松峰。

不过他一直没考虑过用蒙艺,主要是想着为这么点小事,专门跑一趟碧空不合适,可隔着电话求人,又未免太没有礼貌和诚意了,他却是没反应过来,蒙书记肯定要来北京开会。

不管怎么说,他现在要捋顺自己的关系,拜见老蒙也是该有的。

将马勉送回家之后,他婉言谢绝了上楼的邀请,在回去的路上,就拨通了那帕里的电话,“那厅,过年好啊,拜个晚年。”

“你也过年好,呵呵,”那帕里笑嘻嘻地回答,这两位各有一摊忙乱,过年都没有联系,不过这感情倒不会因此变得淡薄,“其实马上就端午节了,来松峰吃粽子吧。”

“蒙老板不走吗?”陈太忠一听说端午还能去碧空,就顺口八卦一句。

“这我可是不知道,”那帕里的嘴一向严得很,又是关于自家老板的去向,他哪里敢多说?当然。也许他是真不知道,“太忠这会儿打电话,这是有事吧?”

“也没别的,我现在在北、京呢,今天跟人说起来,猛地挺想蒙老板的,就打个电话问一下,他什么时候过来开会?”陈太忠自然不能直接说事。

“这个……明天中午就到了。”那帕里停顿了差不多五秒钟。才吐露时间,“那个,老板问了。你找他要办什么事儿。”

“我是那么市侩的人吗?”陈太忠笑了起来。

“你就有那么市侩……这是老板说的,”那帕里跟着笑了,“快说吧。现在老板心情不错。”

陈太忠大致讲一下情况,又强调一下自己只是跑政策,剩下的就不提了。

电话那边又沉默了五秒,然后蒙艺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明天下午来碧空大酒店。”

“过年没给您拜年,真不好意思,”陈太忠干笑一声,“刚上手一个小县区,忙得焦头烂额。实在是能力有限。”

“这样就挺好,不要搞那些虚的,”蒙书记淡淡地回答,他的语言一如既往的干练,“嗯,一区之长想当好,可也不是那么简单的……好了。见面再说。”

明天下午吗?陈太忠挂了电话,心说总算还好,见黄老是后天的事情。

当天许纯良还真没来电话,这让陈区长心里异常恼火,心说我再原谅你一天。你要是明天还不来电话,那这兄弟真没得做了。

第二天上午。陈太忠带着徐瑞麟来到易网公司参观,不过荆紫菱是没时间陪他,全国人民喜迎两会,千百度这国内头号搜索引擎要注意的事情真,还的不少。

这个时候,小荆总也要把大部分时间花在这件事上,值此敏感时刻,易网公司内部开会强调和安排是必然的,但也是不够的,荆董事长必须沉得下去。

徐区长年纪虽然不小了,可是还很有学习的劲头,在公司里东走走西看看,时不时还问人两句,他向区长建议,“咱们区里的信息化建设,也应该好好地抓一抓了。”

直到中午的时候,荆紫菱才脱身出来,陪着男朋友一起吃午饭,不过她的情绪比较低落,陈太忠一问才知道,合着受互联网泡沫的影响,易网公司在美国上市的阻力不小,而且预期值也下调了很多。

“其实我就觉得,上市真没必要,”陈区长安慰她,“在国内做也不错,资金缺口……也不是多大点事儿。”

“公司近期在国外的发展,告诉我一个事实,不在美国上市,千百度太难在国际上生存,”荆紫菱轻叹一声,“我可不想只在国内,做个巨大的局域网搜索引擎……而且你看这一到敏感时候,我得忙成什么样。”

总之,中午这顿饭,吃得让人有点难受,不过小荆总也答应了,明天一大早,陪他一起去看黄老,倒是徐瑞麟心里暗暗地羡慕:陈区长能在黄老的门口排上队,小荆总更是得黄老的青睐,这样的机缘,真是想学都学不来。

当天下午,徐区长继续呆在宾馆看电视,陈太忠则是在两点的时候,来到了碧空驻京城的办事处。

蒙书记一行人上午的时候就抵达了,陈区长在前台一打听蒙书记,那帕里倒已经得了消息,亲自走下楼来接他,“老板正休息呢,你等一会儿吧。”

“许久不见那厅,这精神是越来越好了啊,”陈太忠随意地跟他聊着,直到进了一个小接待室,才低声问一句,“我的事儿,老板怎么安排的?”

“他没跟我说,最近他特别忙,”那帕里沉吟一下,又小声嘀咕一句,“这个……下午唐总理要来看望碧空的与会代表,我琢磨着,这是个机会。”

“唐总理,”陈太忠微微颔首,脑中浮起一个面孔,眉毛几乎连成一条线……好像老唐对我的印象,还不算坏。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