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71 -3572软硬兼施

3571 3572 软硬兼施

一天两顿饭,这个陈太忠当然知道,不过听到这话,他心里也感觉有点酸涩,于是点点头,“嗯,过去看看。”

其实真没什么可看的,这片山坡基本上是光秃秃的,**的石头很多,土壤大概也只合适杂草和树木生长,绝对不适宜耕种。

然而就是这样的山坡上,居然东一从西一绺地,长满了各种青苗,有玉米、辣椒和豆角之类的东西,有些作物,陈太忠都认不出小苗来,还得靠王媛媛解说。

不管种的是什么,陈区长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些东西种在这里,只说浇水就是个大问题,他又扫一眼,发现山上几乎没有什么灌木——这不科学。

他俩一路走过来,卢乡长早早地就看到了,领了人迎了上来,一边走还一边吵吵,“我不跟你们抬杠……区长来了,这是能做主的。”

“可是这地里种的不是作物?”一个面容黑黢黢的家伙发话,那面孔黑到基本看不清岁数,一边说,他一边冲陈太忠呲牙一笑,“陈区长,卢乡长他不讲理。”

陈区长根本看都不看他,他走上山坡,四下扫两眼,来到几棵一尺来高的小苗前,弯腰轻轻一拔,小苗应手而起,而且根部都没什么泥土。

“这是长出来的?”陈太忠将小苗丢在地上,直起身来,皱眉看着那黑黢黢的汉子,他慢条斯理地发话,“我需要你给我个解释。”

“可是它确实长在这儿,”汉子呲牙一笑,露出满嘴黑黄的牙齿,“这根儿总是在土里。”

“郭有宝?”陈太忠根本不回答他的问题,只是淡淡地吐出三个字。

“原来陈区长也认得我,那我太荣幸了,”汉子搓一搓手,干笑着回答。“乡亲们信得过我,选我做了村长,我得要做好这个下情上达的传声筒,您说是不是?”

“屁的下情上达,根本就是你的主意,”卢旺在一边冷笑,“我还是那句话,有本事你把前天早上在村委会说的话重复一遍!”

“卢乡长。抓贼抓赃。捉奸捉双,”郭村长嘿嘿一笑,脸色毫无变化——事实上以他的肤色。就算变脸了,旁人也看不出来,他不紧不慢地回答。“前天清早我说的话可多了,卢乡长你说我说了啥,找出见证来,我就认。”

卢旺也不打这嘴皮子官司,他确实是从村民嘴里得到的消息,但是他不指望有人出来作证,北崇的民风一贯如此,他能得到消息就不错了,指望有人当众背叛乡亲。想都不要想。

所以他转头看向陈区长,“郭有宝挑唆群众,说什么有便宜不占白不占,这个坡上的作物,都是这两天紧急移植过来的,晚上挑着灯干,其他村子也能证明。”

“郭有宝。”陈太忠侧头看一眼黑黢黢的汉子,面无表情地发话,“是不是这样?”

“我是冤枉的,陈区长,”郭村长却是一脸的无辜样。他很气愤地表示,“卢乡长他也拿不出证据来。这是以讹传讹。”

“我不说证据,”陈太忠缓缓摇头,然后将声音略略提高一点,“我就问你有没有这事。”

“没有,”郭有宝不为他的声音所动摇,很坚决地摇摇头、

“你们村的青苗费,没有了,”陈太忠果断地一摆手,“我不跟你们讲证据,就是通知你们一声,你们爱种地爱种树,我也不管,五月底检查六月底复查……种了树保证成活的,才能享受退耕还林补助,就是这么多了。”

“凭啥呢?”“你咋能这样呢?”“我没饭吃去你家吃,”这话一出口,可是天下大乱了,老营村的围观村民们就憋不住了。

“不凭啥,我说了就算,”陈太忠眼睛一瞪,袖子一捋,“谁不服气的,过来练一练?”

有几个小伙子登时就不服气了,撸胳膊挽袖子的跃跃欲试,郭有宝一看不是回事儿,忙不迭地一伸手,大声喊了起来,“老少爷们儿,听我说一句。”

郭村长的威信还真是不低,他这么一喊,人群登时就安静了不少,不过还是有人在咧咧,“郭有宝你这不是有宝,是脑子有蛆!”

“陈区长,这青苗费是政府答应大家的,你这说没有就没有,真的不合适,”郭村长耐心地跟陈区长讲道理,“咱人民政府为人民……要言而有信。”

“合适不合适我说了算,”陈太忠冷冷一笑,“我说没有,那就是没有了。”

“那村民们可能去市里反应情况,”郭有宝无奈地一摊双手,“这个工作我不好做。”

“想去就去呗,大不了我把你们退耕还林的面积划掉一部分,”陈区长冷笑一声,态度是要多恶劣有多恶劣,“退耕还林怎么算,咱区里说了算,我陈太忠说了算,市里管不着……你们谁不服气,尽管去告,欢迎去告!”

“我们当然要退耕,”一边有个老汉急吼吼地插话了,退耕还林虽然是国家采取的保护生态环境的措施,但是对村民也是有利的。

在贫瘠的土地上种庄稼,得到的回报非常有限,而且辛苦异常,相较而言,种树比种庄稼轻松很多,收入却不差,至于说树木生长有个期限,国家却也发了补贴——十年树木,八年的退耕还林补贴,足以让普通村民撑到收获的年头。

所以这个政策,村民们是踊跃欢迎的,眼下听说可能发生如此的变化,大家登时就不干了,“退耕还林是国家批的,你凭啥不答应?”

“是啊,”又有人附和,“敬德那边,退耕还林都是市里划好的,县里根本没资格管。”

“那行,当我没来,你们去市里告吧,”陈太忠一转身,又看一眼卢旺,“老卢,走了。”

“尼玛。你们真是一群夯货,”卢乡长可不想这么离开,说不得指着村民们就骂上了。

他虽然也很不忿,老营村出现这样的幺蛾子,但这终究是西王庄乡的地盘,有好政策享受不到,是他这个乡长的失职,所以他破口大骂。“国家林业局都是陈区长帮市里跑下来的。北崇这片,就是陈区长说了算,你们知道个球毛!”

卢乡长暴走了。别人看得也有点发憷,不过北崇的彪悍民风不是吹出来的,也有人胆上生毛。大声地反问,“陈区长也得讲理吧?规定的青苗补偿,凭什么不给我们?”

“青苗补偿是区里给的,”陈太忠气得喊了起来,“都不让你们种了,你们非要种……这只是象征性的补偿,我想不给就不给了!”

这话不假,前文说了,在十来天前。陈区长就跟徐区长等人探讨过这个问题,陈太忠当时就很明确地表示,为了减少损失,退耕还林地区停止春播,直接种树。

这个建议有点武断,林桓等人表示反对,说今年要是跑不下来退耕还林。春时就耽误了,而陈区长则果断地表示,这一年的费用,区里可以垫付——退耕还林这个项目,他志在必得。今年不成,明年也要跑下来。

但是最终。还是有群众不太相信区政府,就在地里播种耕耘,撒几个种子要不了几个钱,万一区里答应的钱不批,那今年就白瞎了。

有人这么想,就先手做了,旁人一见,感觉这个未雨绸缪挺好的,也就有样学样,学得多了,区里也头疼,就决定补偿大家青苗费。

说来说去,这青苗费也是北崇自己的章法,资金的来源,就足以说明问题——这是区财政负担,跟市里无关的。

像敬德等地,根本不管你地里有没有青苗——退耕还林就是今年开始,一共八年,你要是今年不还林,那从明年开始算,不过那样的话,就只有七年了。

凭良心说,北崇的条件,已经很宽厚了,区里警告在先,还有青苗补偿费在后,比其他县区强出不止一点半点——但为了省去不必要的麻烦,这补偿费也只是小小的补偿,保证被补偿者不亏本而已。

“陈区长,咱们走吧,您的话已经说到了,他们不懂得珍惜,”这个时候,卢旺接话了,“都十二点多了,您还没吃午饭吧?”

“不许走,”旁边的人纷乱地喊了起来,拦住了他俩,更有人直接找上了主谋,“郭有宝,这主意可都是你提的,这个时候……你装什么孙子?”

“陈区长,你听我解释嘛,”郭村长跑到陈太忠面前,赔着笑脸发话,“其实野鸡坡这点青苗,也是请区里随便补偿一点……多多少少的,大家不要白忙一场。”

“我他妈的请你们忙了?”陈区长的左腿抖一抖,终于强行按下飞出一脚的心思,“你知道区里财政负担是啥意思吗?”

“这个……不都是公家的钱吗?”郭有宝干笑着回答。

“你他妈的放屁,这是区里自己出的钱,”陈太忠冷冷地扫一眼,发现群众们都很惊讶,说不得冷哼一声,“区里决定了,老营村不是退耕还林区域,你们爱怎么干就怎么干。”

他才一转身就待离去,只觉得十七八只手抓住了自己的身体,“陈区长你不能这样啊,”“你是我们的父母官啊……”

3572章软硬兼施(下)

“我就欺负你们了,你们去告我啊,”陈太忠转头冷冷一笑,又指一指郭有宝,“你不是能吗?去市里告我……我不怕跟你说一句,我陈太忠在北崇一天,你老营村就穷一天。”

“敢讹我?我呸……小样儿,整不死你。”

“陈区长,”郭村长一个鱼跃,死死地抓住了他的衣裳,“都是我不对,我不该胡乱耍小聪明,但是老营村的父老乡亲……是无辜的,他们都是听了我的怂恿,错的是我,一人做事一人当。”

“但是……我没有证据啊,”陈太忠笑眯眯地叹口气,“你恐怕心里不服气。”

“我服气,我绝对服气,”郭村长点点头,“我知道我错了。”

“你根本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儿了,”陈太忠一抬腿,就将他踹了出去,看也不看他一眼,“老营村的。你们都听着,这个青苗费,是区里出的,是我陈某人自己掏腰包给你们的。”

“我欠你们的吗?我不欠你们的,老营村要是搁在敬德,敢这么算计我,我跟你们没完,但你们是北崇的。所以说你们做的这点事情虽然缺德。但是我做父母官的……忍了!”

“现在……该散就散了,别跟我比不讲理,你们比不过我。”

“可是我们确实把苗儿种到山上了。”有老者提出了异议,“这是我们的劳动成果。”

“那你们村里自己解决,”陈太忠也知道。郭有宝发动这种事情,不可能全无代价,不过这些代价,他是不肯承认的,“我还没有追查你们的责任,知足吧。”

“你都不给我们青苗钱了,我们还能有什么责任?”一个汉子高叫了起来。

“你真是无知者无畏,”陈太忠听到这话,双手向身后一背着。微笑着摇摇头,“小王,告诉他们错误在哪。”

“好的,老板,”王媛媛大致听领导说过因果,先点点头,然后扭头冷冷发问。“你们想骗青苗钱,这个没错吧?你们要是得逞了,别人也能看到,有样学样,这个也没错吧。”

她并不等对方的回答。而是直接推演下去,“区里满足你们的要求问题不大。但是区里等待退耕还林的地方有多少呢……整整十万亩,你们的青苗钱要补,别人的青苗钱呢?”

“这不是区里不讲道理,是你们欺人太甚,利用了区政府的善良。”

“区政府搞出这个青苗钱来,是不想让大家吃亏,是为老百姓着想,你们把事态推到这个地步,就算能满足了自己的要求,对得起整个北崇吗?”

王媛媛一句接着一句,有理有据越说越威严,到了这句反问的时候,真的很有点小领导的派头,连陈太忠看得都有点瞠目,我这是……又培养出来一个吴言?

结束的时候,她还不忘恐吓一句,“如果区长打算认真的话,可以定你们欺诈的。”

在场的二三百号人,居然被一个年轻女娃娃说得哑口无言。

“好了,就这样吧,”陈太忠转身离开,嘴里淡淡地吩咐一句,“卢乡长,他们这个村的退耕还林工作,就不要搞了,他们愿意种什么就种什么,区里不管了。”

他要带着王媛媛离开,这下郭有宝可不答应了,他两步跑上前,伸开双手就要拦住对方,旁边又跑过几个人来帮忙。

“让开,”陈太忠抬手随意一拨,就拨得郭村长连着几个踉跄,有人上前扶他,只觉得一阵大力传来,好悬把自己都带倒了。这一下,是没人敢拦了,倒是卢旺追了过来,嘴里高声地喊着,“区长,这大中午的,您好不容易来一趟,随便吃点便饭再走。”

“不用,”陈太忠头也不回一摆手,冷冷地回答,“你觉得我能有那个心情吗?”

他俩走了,卢旺看一看在场的人,冷哼一声,也不说什么,拔脚就要赶路,郭有宝一看,登时喊一嗓子,“老少爷们儿,留客,不能再让卢乡长走了。”

听到这句话,周围呼啦啦地就围上了二三十条汉子,卢乡长一看,气得笑了,“我说老郭,你也忒不是玩意儿了,有本事,你刚才拦住陈区长啊。”

“他脾气太大,又能打……咱不是强调个和谐社会吗?”郭村长干笑一声,又冲周边人一努嘴,“乡领导还没用膳,咱们要把领导们招呼好。”

卢旺是带了两个人来的,不过眼下这三位都被乡亲们紧紧地包夹着,是真正的插翅难飞,想到陈区长一个人带着一个女娃娃,能施施然地离开,自己这三个大老爷们居然被人变相地绑架,他心里真的有点无奈。

“老郭,这个饭,吃不吃的无所谓,”卢乡长无奈地叹口气,郭有宝此人歪点子多而且不吃独食,在老营村的影响力非常大,对上领导们也是装疯卖傻嬉皮笑脸,心里却极有主见,是出了名的难打交道——这个饭可是好吃难消化。

所以他就要提前声明,“刚才陈区长的话,你也听到了,我不可能违反领导的指示。”

“指示啥的。还不是在人说?”郭村长干笑一声,“今天这个事儿呢,还是在人商量,卢乡长,我们也不让您犯错误,咱们边吃饭,边聊一聊这陈区长到底是个啥样的人……”

陈太忠带着王媛媛往回赶,到了乡里。随便买两包方便面泡了吃。再来到区里的时候,基本上就是下午两点了。

下午五点半,徐瑞麟回来了。一回来就找到陈区长汇报,他上午见到了保护司的一个副司长,那边表示说。局领导过问这个养殖项目了,原则上愿意支持这个试点,不过方案书还是有点粗疏,希望北崇能提供一个更详细的方案。

说到这一点,徐区长也是有点头疼,“其实剩下的就是一些投资细节了,补齐倒是好说,就是不知道下一次能不能成,千万别一次又一次地跑。”

陈区长也知道。老徐头疼的事情,是所有跑部的干部都要遭遇到的,一遍又一遍做方案书的事儿,真的太常见了,人家也不跟你说哪儿不合适,反正就是不合适。

这就是在程序上卡住了,跟有没有人打招呼关系不大。但是他想一想老唐怎么也能再撑半年,就笑着安慰对方,“我觉得,应该问题不大。”

“关键是那谁……首长不分管这个口儿,”徐瑞麟也不敢直接说名字。他最担忧的是这个,副总、理是挺大。可直接插手其他人的领域——人家不需要硬顶,程序上卡住就行。

“这个你就想错了,”陈太忠一听他担心的是这个,就摇摇头,高深莫测地笑一笑,“不分管才好,分管反而不好搞。”

“嗯?”徐瑞麟听到这话,登时就是一愣,这个答案真的超出普通干部的认识,他思索一阵才点点头,“也是,要是分管的话,还要考虑别人会咬咱们。”

你这理由……也太强大了吧?陈太忠听得有点无语,他只当自己和那帕里勘破了老蒙的话,却不想还有这样的缘故,细想一下,确实也有几分道理,分管的口子上,能开一个试点就能开两个试点——北崇的大棚养殖就是这样。

正经是跟此事无关的人打个招呼,这边出于尊重领导开个试点,也不怕其他人攀咬。

老蒙的话里,肯定也有这个意思,陈区长这时候才意识到,真的是什么人都不能小看,要不说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于是他微微一笑,“总是要你辛苦了……对了,今天上午,西王庄乡那里出了点事儿……”

徐瑞麟听完之后,也是苦笑着摇摇头,“老营村的郭有宝,那家伙不是一般的难缠……这件事接下来,有变动没有?”

还是老徐你知道我啊,陈太忠心里轻喟一声,然后才笑一笑,“我已经当了恶人,现在你回来了……你来当这个好人,反正要狠狠地吓唬他们一次。”

“这个不好,”徐瑞麟很果断地摇摇头,这一刻,他是真的佩服这年轻区长的胸襟了,“那会影响你的威望,我继续当恶人,你来当好人……那个郭有宝,不下狠手也吓唬不住。”

“那行,”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如果能卖人情,他又何必顶个恶人的帽子去得罪人?同时他的心里,对徐区长的评价又高了一点——很知道分寸啊。

当天晚上七点四十,陈区长看过新闻播报之后,正拿着苎麻的资料在看,王媛媛走上楼来,“区长,郭有宝在门口跪着呢。”

“这货真是没皮没脸,”陈太忠又好气又好笑,“他不怕丢人,我更不怕丢人,随便他跪。”

“他嘴里还嚷嚷说,知道错了,请您再给他一次机会,”王媛媛补充一句。

“嗯?”陈太忠侧头看她一眼,心里有些念头闪过,最终还是摇摇头,“由他嚷嚷去,你给我拿提啤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