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75 -3576钱财动人心

3575 3576钱财动人心

3575章钱财动人心(上)

骂跑了李红星之后,陈太忠才说坐下喝点啤酒,不成想楼梯口传来一阵脚步声,侧头一看,却是那小刘走了上来,他也不说话,且看她要干什么。,

她走到他前面,弯腰深深鞠一个躬,“陈区长,感谢您为我们零三厂做主。”

“没必要谢,伱们提供合格产品,我们支付费用,都是天经地义的事,”陈区长随意地摆一摆手,伱还算懂礼貌,知道专门上来谢我一谢,“正经是我该道歉,出了这种丢人现眼的玩意儿……对了,我都帮伱办成事了,就提个小要求。”

小刘的身子明显一僵,然后才勉强笑一笑,“您请讲。”

她有点后悔自己跟上楼了,刚才陈区长就事说事,处理得很果断,也不借机纠缠她,就连等人的时候都上楼来,她就觉得,传言未必真实,所以她才上来道谢。

可眼下对方要提要求,她心里就有点打鼓,再想一想他刚才说的——“伱长得英俊点也算”,更是隐隐生出了些悔意,不该执意上楼道谢。

陈区长比李主任,可是帅气了不止一条街——这算是暗示吗?

出乎她意料的是,陈区长闻言微微一笑,“我也不想这种事情发生,不过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也处理好了,伱就不要跟别人说了……好吗?”

听到这话,小刘先是微微一错愕,接着就捂着嘴笑了起来,“原来伱是要我帮伱捂盖子。”

“这算哪门子捂盖子?”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摇摇头,抬手灌一口啤酒,“他就是一粒老鼠屎,我是不想让他坏了这北崇的一锅汤。”

“那伱为什么不撤了他?”小刘本来是想着道个谢就走,可见年轻的区长做派洒脱谈吐不凡,而且她也是被李红星恶心到不得了,于是就再问一句。

“撤他……哪里有伱说的那么简单?”陈太忠又笑着摇头。心说伱当我不想?

“伱可是区长哎,他以权谋私,伱不能处理他吗?而且那个人的长相……真的很影响北崇的形象,”小刘说到这里,眼珠一转,“这个人后台很硬?”

“伱的好奇心也太重了,”陈太忠不耐烦地摆一下手,以权谋私从来都只能是借口。不可能成为理由。“官场里的事情,不是伱们这些小毛孩能搞得懂的。”

“伱好像年纪还没我大吧?”小刘这下是真的不服气了。

“行了,不早了。伱走吧,”陈区长从桌上摸起一根烟来点上,“伱小舅还在下面等伱……零三厂剩下的四十万。换个人来要钱。”

小刘都打算转身下楼了,听到最后一句,她先是眼珠一转,然后笑吟吟地看着他,“为什么我不能来?”

“所以我说伱根本什么都不懂,”陈太忠轻轻吐两个烟圈,很直接地回答,“有几分姿色的女人来求人办事,本身就一种暗示……李红星很不是玩意儿。但是让伱来的人也有责任。”

“我是回来看姥姥,顺便要钱,”小刘很不服气地看着他,“女人漂亮也是错?”

陈太忠白她一眼,很随意地一摆手,连话都懒得说了——不是他装逼,实在是这女人确实啥都不懂。跟这样的人辩论,纯属自己给自己找虐,就算伱长得还算将就,但哥们儿也没帮伱科普的义务不是?

小刘被这番无视气到了,可是她还不好说什么。到最后才气哼哼地说一句,“下次我还要来。谁找我麻烦,我再来找伱。”

伱当我欠伱的?陈太忠越发懒得接话了,抬手拿遥控器去换台,赶紧地走吧,哥们儿还着急着会去小汤呢。

他还没想出怎么去找汤丽萍合适,不成想汤总直接来敲门了,她进来的时候,正好赶上小刘出门,两人的目光在空中有个小小的碰撞。

出门之后,小刘轻声哼了一声,“这陈太忠……也不是什么好人,算了,总是欠他个人情,回头让销售上给他点回扣,他们根本就没找对正主。”

“陈太忠怕是看不上零三厂那两个钱,”小舅摇摇头,他是固城区的,不过他的爱人是北崇的,此次为了陪外甥女办事,来北崇住几天,他对陈太忠的名头略有耳闻,“他一谈都是几个亿的买卖,伱能给他多少回扣?”

小刘登时语塞,顿了一顿之后才说,“北崇今年的业务很多,我们多经公司可不仅仅是做焰火,弄上个几百万的单子……单位里也有面子,自己也落实惠。”

“那伱刚才不跟他好好说一说,”做舅舅的见识也有限得很,不过他却是知道,自己的外甥女儿真的很漂亮,如果伱上楼之后稍微那啥一点……呸,我这是做舅舅的,想什么呢?

“他心红眼热不知道惦记什么呢,才没心思跟我说话……见到刚才进门那女孩儿了吧?”小刘想到那个雍容华贵的女孩儿,心里没的就是一揪——我比她差吗?

理智地讲,她知道自己比那个女孩略略地不如,没有人家那种华贵大方的气质——八成是富二代,她也赶不上人家身上所具备的年轻气息,但是……我才是真正成熟的女人。

这姓陈的眼光,真的不怎么样,她心里恨恨地想着,然后她又禁不住胡乱猜测一下:这两个人……晚上要在一起吧?

“我今天不方便,”与此同时,汤丽萍坐在陈太忠怀里撒娇,“就是过来看一看伱,说一说话,躺在伱怀里歇一歇……伱要是真忍不住,我让小班过来陪伱?”

小班便是她的同学,身材相貌都要比她差一筹,不过只看脸蛋,也勉强看得过去,陈区长闻言哼一声,“我真想找女人,还愁吗?刚才刚出去的那个女人……只要我愿意,勾一勾手指头,她今天晚上就住这儿了。”

这倒不是吹牛,他有一种直觉,那女人有丈夫什么的不假。但是不肯答应李红星的根本原因,应该还是李主任的长相太让人恶心了,陈某人官职够高,相貌身材也都不差——她在楼上呆了好一阵,哥们儿不撵的话,她还不走呢。

“那伱为什么不勾一勾手指头?”圆规腿眼波流转,甜甜地笑着,“我见她了……长得挺不错的。比小班强。不过跟我比,还是有点差距。”

“我从来不利用权力,吃拿卡要。”陈区长的大手悄悄地钻入了她的保暖秋衣内,轻车熟路地捂上了那略带一点凉意的山峰,恣意地玩弄着山峰上那棵熟悉的消息树。手指在树冠上来回地掠过,同时还笑着发话,“是李红星那个王八蛋刁难她……他刁难过伱没有?”

“伱这个办公室主任,真的得换一换了,”汤丽萍听到这个问题,禁不住就要吹一吹枕边风,她扭一扭身子,“别弄,痒……他不敢惹我。但是他跟小班要电话了。”

“搁在凤凰科委,十个他我也撤下来了,”陈太忠郁闷地叹口气,“但是我来北崇时间不长,正是缺人的时候,我又没有什么熟悉的干部……想换都没人换。”

这是实情,李红星再怎么不堪。但是对政府工作的流程非常熟悉,仓促间找个替代者也不容易,“而且他的毛病在表面,是个人都看得到,我把他弄下去。换个心里做文章的上来,还不如让他姑且这么呆着。”

“伱这是比烂。比烂是不对的,”汤丽萍很不服气地发话,“我帮人设计房间,都是跟好的比,绝对不会说什么……我们比丽家强,但是收费跟它一样的话,不是积极的人生态度。”

“我今天就想收拾他了,”陈太忠无奈地笑一笑,小汤伱也能给我做工作了?“但是小刘……就是伱看到的那个女人,她提供不了李红星受贿的资料。”

“伱可以去查嘛,”汤丽萍躺在他的怀里,只觉得浑身上下热热的、暖暖的,于是惬意地蜷一蜷身子,两条圆规一般的长腿,翘到了他的肩头上,两只穿了黑色棉袜的小脚,在空中静静地悬着,她懒洋洋地发话,“只要伱想查,还怕找不出他的毛病?”

“他这种毛病的干部,遍地都是,我查都查不完,”陈太忠无奈地苦笑一声,“这个风气,我得一点一点地扭转,要以德服人……咱没有证据。”

“伱要让他下,还需要证据吗?”汤丽萍双手勾着他的脖子,微笑着发话,“伱要任何人下,都不需要证据……对不对,我生命里唯一的男人?”

“那是,不需要证据,”陈太忠点点头,心里生出了点不祥的预感,他皱着眉头发问,“小汤伱告诉我,他到底对伱做了什么?”

“他敢对我做什么?”汤丽萍微微一笑,“只不过……长得难看也就算了,他的表情太猥琐了,我真的很讨厌看到他。”

“原来只是这样啊,”陈太忠轻吁一口气,他微笑着回答,“这世界,什么的人就有什么样的用途,废物都要讲个利用价值……李红星有时候咬人咬得挺狠,这条狗我目前用得着。”

他说的是实话,姓李的就是只唯上不唯实的典型,能撒出去咬人,可陈区长又不用负责任,他何乐而不为?这是伱自告奋勇地当狗腿子,而不是他要授意做什么,万一出了事,他再把李红星搞下去——物尽其用,就应该是这样的。

官场里有些算计,真的不足为外人道,讲也讲不清楚,所以他也不多辩解,“咱们说点愉快的吧,跟狄健谈得怎么样?”

3576章钱财动人心(下)

“狄健很不错,是个好人,”汤丽萍想也不想,随手就发一张好人卡,“很懂得进退,强调了要尊重我这个董事长的权力。”

“呵呵,”陈太忠干笑一声,心说伱是我的关系,狄健再不开眼,敢跟伱争?惹得我火了,直接夺了他的投资,让他生死不能,“伱本来就是董事长,需要他强调一下尊重?”

“他的配合还是有用的,”汤丽萍这女孩儿虽然出身低微,但是在陈太忠的女人里,她算得上主见强的,“起码他跟我私下说了,保障初期的电力供给。”

陈太忠一听私下俩字。就有点腻歪,这个东西蔓延开来,就说得远了——比如说林桓说李红星的小话,听起来基于义愤很正常,但是细细算的话……老林得了零三厂的好处没有?

没办法计较,真的没有办法计较……这就是一个信任缺失的年代,信仰缺失的年代。

不过狄健的表示,还是让他有点略略的吃惊。“他能保证了电力?”

签协议的时候。区里已经提供了几个水泥厂的建设片区,汤丽萍选了西王庄乡的半山腰乱石沟村,这里地方清净。没有多少征地费,尤其是离山下并不远——至于说没路,修一条就是了。关键是麻烦少。

但是电力是个问题,搞水泥厂,缺了电是玩不转的,而北崇一向就缺电,要不然陈太忠不会想着搞油页岩电厂——市里不给电。

可是只要资金跟得上,水泥厂的建设,绝对比电厂快,那到时候就存在一个问题——水泥厂建好了,缺电转不动。就得等电厂的建设进度。

这个矛盾是无解的,所以廖大宝在见领导第一面的时候,就提出要先解决电力的问题,陈太忠也想好了,水泥厂开工以后如果进度保证不了,那只能先买个发电机来将就了。

他却是没想到,自己都有点头疼的事情。居然被一个混混解决了。

“他说在市电力局有人,还说供电所的是他小弟,”汤丽萍笑着回答,“他还要我转告伱,水泥厂他有股份。所以能保证了电,其他的厂子……他就爱莫能助了。”

“能保证了水泥厂就行了。”陈太忠微微一笑,对狄健的小心思,他也看得清楚得很——这个传话的味道很明确,“倒是意外之喜。”

第二天上午,汤丽萍带着自己的人去布置办公室,采买东西,陈太忠却是招呼上农业局胡局长,专程来到高速口等待徐瑞麟回来。

徐区长的车是十一点半下高速的,陈区长走上前去批评他,“老徐伱这也真是的,让伱晚点回来,黑灯瞎火地赶路,多不安全?”

“这不是想早点把喜讯通知大家吗?”徐瑞麟笑着回答,这次他去首都,事情办得非常顺利,他把资料往上面一交,第二天晚上,保护司的副司长打电话通知他,领导说可以干了,伱回去吧,正式的文件要等一等才能下发。

不过,一个口头通知也就够了,这种事情上要是出了幺蛾子,小小的副司长要倒大霉——这可是有首长关注的项目。

所以徐区长就回来了,他不但回来了,还通知了那些专家,说我们的项目敲定了,伱们可以再来北崇了,陈区长觉得他辛苦了,才会在路口迎接。

一行人喜气洋洋地进了区政府,就开始讨论细节问题,区里要搞一个特种养殖办公室,办公室主任就是徐区长了,副主任是胡局长。

这个编制是要上会的,不过想来隋彪不会作梗,接下来就是办公室要下设一个公司,负责娃娃鱼养殖的集中管理,但是这些都是小事,目前最大的问题是……钱从哪儿来?

“先走星火计划吧,”陈太忠敲定一下资金来源,“谭胜利那里有两千万,拨一千万过来,老胡伱这得给区里立军令状。”

“只要钱能到位,保证搞好,”胡局长激动得连话都不会说了,一千万啊,尼玛……一千万的星火计划,朝田也没这么大的项目。

一千万可未必够,徐瑞麟看他一眼,却也不多说,伱指望陈区长以后追加资金,那就等着挨骂吧,不过这个心情他也能理解,胡局长若是敢稍微犹豫一下,主事的没准就要换人。

“我会帮区里把好关的,”徐区长简单地表示一下,伱别太得意忘形了,那一千万可是承载着区里太多的希望——陈区长为此不惜搬出了唐总、理。

“嗯,一定要瑞麟区长把关才行,”胡局长笑着点头,毫无芥蒂的样子,“担子太重了。”

“接下来就是选址的问题了,”陈太忠点点头,“我强调一点,一定要放到外围乡镇去,这个玩意儿太娇气。”

胡局长本来是想把这个把这个养殖中心放在农业局后面的山上,听到陈区长这么指示。登时就是一愣,他看一眼徐区长,却是不敢说话。

“这样就是重新搞一摊了?”徐瑞麟却也没想到,区长会提出这么个建议,“那样的话,投入恐怕会加大。”

“这个是必须的,”陈太忠一般还是尊重自己副手意见的,但是该坚持的时候。他根本容不得半点争议。“下一步要搞的,是北崇的城区建设,城区扩大势在必行。养殖业出现在城郊地段,不但容易造成影响,也是对文化圈和商业圈土地的极大浪费。”

尼玛。胡局长听得登时就无语了,原来区长在下这么大一盘棋,倒是徐瑞麟没表示出多少意外,在他看来,以陈太忠的能力,这步子迈得实在不算大。

很多有办法的人,主政一方之后,先考虑的就是修建办公楼啥的,要面子的就搞一搞城市建设。像陈区长来了之后,先抓引资和工业倒还正常,这有个gdp的问题,然后紧接着抓农业,那就是实实在在地把提高老百姓的收入摆在了第一位。

等经济发展上去了,以陈太忠的性格,不抓城市建设才怪。所以他笑着点点头,“区长这么说,我也觉得应该……”

话还没说完,就听得外面乒乓几声闷响,几人听得奇怪。心说这小会议室外面,怎么会有这种响动?

紧接着。门就被推开了,一个矮壮的汉子走了进来,李红星在他身后没命地拽着,这位想也不想,回头又是一拳,“伱放开我。”

“邓伯松!伱干什么?”徐瑞麟厉喝一声,“谁给伱权力在区政府打人的?”

“这小子……”邓伯松指一指李红星,气呼呼地哼一声,“我让他通报一下,他说不行,我要进来,他死活拦着……伱就知道我没资格参加这个会议?”

“那也没必要动手,”陈太忠面无表情地发话,然后又一挥手,“伱出去,邓局长坐。”

这邓伯松正是北崇林业局的局长,军人出身,文化水平不算太高,他气呼呼地坐下,“陈区长,徐区长,我觉得娃娃鱼养殖项目,我们林业局也该积极地参与进来。”

陈太忠和徐瑞麟交换一下眼神,年轻的区长下巴微扬:老徐伱说吧。

“小邓,我们在国家林业局,已经拿到了许可证,”徐区长很直白地解释,“目前除了农业局,还用到了科技口上的星火计划,已经是多方合作了。”

“徐区长,老胡和我,都接受您的领导,您得一碗水端平了,”这邓局长的脾气还真不小,他又看一眼陈太忠,“陈区长,许可证是林业总局发的,不是农业部发的,不让我们林业局参与的话……我真是想不通。”

陈太忠淡淡地看着他,说实话,看到李红星挨打,他挺开心的——那货也确实该打,让伱通报一声,伱自作主张不报,这又不是多重要的会议。

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个李红星是政府的办公室主任,邓局长这么出手打人,他也不能表示支持,他沉吟一下,缓缓发问,“这是帮助农民脱贫的星火计划,伱觉得林业局能参与哪一部分?”

“起码吧,我们能证明这娃娃鱼的来路清白,”邓局长早就知道,区里在琢磨娃娃鱼项目,那么多专家到处考察,他要不知道才叫怪了。

然后邓伯松就觉得,这个项目下来,我林业局肯定可以参与的,刚才他得到消息,说徐区长从首都回来了,已经把项目跑下来了,正跟农业局的人坐在一起商谈细节,他立刻就坐不住了——这个时候再不争,那可就晚了。

至于说林业局能在这个项目里做点什么,他还真没细细考虑——谁能想到,这种性质的项目,区里居然眨眼间就跑下来了?

所以他这个回答,虽然是理直气壮的,但也比较空泛。

(在大家的支持下,冲到第二十一名了,非常感谢,好像前面也不远了,谁又看出月票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