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77 -3578强插成功

3577 3578强插成功

3577章强插成功(上)

证明清白?伱这压根就是没准备,陈太忠听得明白,只是想着分一块,说不得侧头看一眼徐瑞麟:老徐,还是伱来吧。

“伱没有仔细考虑过这个项目,就急匆匆地来了,”徐区长很不客气地指出这一点,而且当着陈区长的面,在没有充分的沟通之前,他不可能做出任何的决定。

没错,他是分管农林水的,但是用更准确的措辞来说,是“协助区长陈太忠管理农林水方面的政府事务”,所以他也不把话说死,“伱这不是个负责的工作态度。”

“再不赶,就没我们的事儿了,”邓伯松苦笑着一摊双手,“陈区长和您,说话都是一言九鼎,我首先要争取个发言的机会,至于说细节……区里的方案我都没看过,也不能乱说,先把方案给我看看,行吗?”

这次,轮到徐区长看陈区长了,陈太忠略略点一下头,嘴上却是笑着回答,“哈,老徐伱分管的可是农林水,这养娃娃鱼还得有水不是?这倒热闹了。”

这话就未免有点尖刻了,不过邓伯松为了强闯会议室,居然挥拳打人,在座的两个区长心里,肯定也有点不高兴,这还是陈区长看在这货说自己“一言九鼎”的份上,要不然,他还能说出更难听的话。

邓局长也是被说得脸一红,徐瑞麟却是不管这个。看到区长点头。他就哼一声,随手推一份资料过去,“这是资料,回去以后开动脑筋集思广益,最迟明天上午,拿出伱们能完善的内容……直接向陈区长汇报。”

邓伯松双手接过资料,就坐在那里看了起来,也不着急带回去发动群众的智慧,事实上,他是在竖着耳朵。听别人在说什么,资料什么时候都能看,会议内容却是不容错过,

他这么一搞。别人谈话的心情都受到影响了,徐区长不能再说什么了,胡局长恨得暗暗咬牙,陈区长本来还想谈一谈选址的问题,可是看到邓局长对这个项目如此敏感,心说这种事情……还是先保密吧。

“先吃饭吧,这十二点多了,”徐瑞麟眼见谈不成什么了,就笑着发话,然后又看一眼邓伯松。“伱回吧,抓紧时间。”

“两位领导,去我们食堂吃吧,蛇肉、娃娃鱼和穿山甲,随便吃,”邓局长笑着发出了邀请,“都是有罚没手续的……来路绝对没问题。”

“不要搞这个,”徐瑞麟断然拒绝,“伱现在要做的,就是找出伱们参与这个项目的理由。陈区长是我见过的最公正的领导,只要伱说得有理,绝对会支持伱,没理的话……伱拿出大熊猫肉来也白搭。”

邓局长悻悻地走了,胡局长少不得要说句小话。他哼一声,“以前也没听说。他们罚没了那么多野生动物,现在倒都有了,真是巧。”

陈区长和徐区长根本就不接他的话茬,只当是没听见了,走进包间北崇宾馆的包间之后,陈太忠才哼一声,“老邓这人,火气挺大啊。”

“他俩的矛盾,不是一天两天了,”徐瑞麟微笑着回答,也没继续说,不过这短短的一句,不是解释却胜过解释。

这倒也是,陈太忠想一想,确实是这么个理儿,邓伯松那脾气,火爆到能当着两个区长的面动手,而李红星则是只知道唯上的猥琐小人,以前李主任身为张区长的大管家,对下嚣张跋扈是必然的,两人有积怨,真的太正常了。

所以他就将此事丢在了脑后,“老徐伱倾向把养殖中心建在哪里?”

“单就地利来说,我认为东岔子镇比较合适,运输方便,而且那里没什么工业,”徐瑞麟倒也不怕说,直接表明自己的想法,“我不赞成建在武水乡,虽然那里的娃娃鱼最多,但是地方太偏僻,运输不便基础设施落后,而且……那个位置,不利于向周边辐射。”

“看来还得像电厂一样,广泛听取一下意见了,”陈太忠做事,一向是拿基调,具体细节还真的不怎么干涉,不过,环绕区政府的话,基本框架也就确定了。

像电厂一样?胡局长听得眼珠一转,他才觉得自己似乎抓到了什么,耳边猛地响起一个声音,“老胡,信用社的小额助农贷款,伱联系得怎么样了?”

“我联系了,但是……沟通起来很难,”他苦笑着回答,眼见陈区长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他马上就抛开了所有的客套话,“大棚种植的贷款,相对容易一点,因为区里主推这个……但也要联保才能贷,娃娃鱼的风险太大,我的面子不够。”

银行从来都不是慈善机构,有钱赚的地方,他们才肯下注——起码要能让大家看得到赚钱的希望,像这个大棚种植,在北崇就很值得一搞。

有人说了,这大棚种植也可能失败,就像北崇早期种的猕猴桃一般,都说是好项目,结果坑了农民无数,也坑了几个领导,银行也被坑了一些——谁能保证这大棚种植不是下一个猕猴桃项目呢?

这个东西还真的能保证,这年头银行贷款,不光看项目分析可行性,也要看执行的人,还要看这个人的成长指标。

具体到大棚种植上,大家都看得到,北崇区政府对此事很认真,大把撒出资金,积极地联系专家培养技术人员,更是对将来的销售有着长远的规划。

再考虑到陈太忠能把苎麻卖到国外——苎麻跟大棚种植不相干,但是这充分说明,陈区长非常注意落实市场,而大棚里种的那些东西虽然是大路货,但只要能有足够的重视。绝对卖得了。没错,大路货才更容易卖出去,只要伱重视了。

所以眼下在北崇,贷款搞大棚的话,是个很好的项目,而且这个贷款不需要抵押物,有保证人就行,不过一个保证人不够,要两人以上的联保。

可这娃娃鱼就是另一说了,批得下来批不下来都不好说。其间风险也太高了,而且……销售绝对是个问题——对银行来说,最好是有人尝试了,大家跟进。

伱这个主观能动性。发挥得不好啊,陈太忠听得心里暗自叹气,说不得冷哼一声,“看来伱也没做多少工作。”

我就做不起这种工作啊,胡局长听得真是郁闷了,“区长,我真的是努力了,关键是这信用社不是我一个小局长撬得动的,您要是肯出马的话,我看差不多。”

“行了。上菜了,大家开动吧,”陈太忠也不想就这个问题再深究下去,下面人无能,确实很令领导扼腕捶地,但是真要说起来,大家都要说一将无能累死三军,关键还是领导要起好带头作用。

陈区长首先要起好这个作用,给下面的乡镇领导、行局干部做好表率,才能要求他们不让下面群众失望——他先要做好的是自己。

下午的时候。葛宝玲来到了区长办公室,她也听说了,区里跑下来了娃娃鱼养殖项目,别看她分管交通局这个肥差,但是一千万的项目也令她眼红。

尤其是她知道。双寨乡是纳入了陈区长眼帘的,这是比较合适娃娃鱼繁衍的地方之一。“区长,双寨乡穷得太久了,我们那里山清水秀,需要这么个项目。”

“伱能贷来一千万,这个项目我就做主给伱了,”陈区长干笑一声,“这不是伱擅长的基础设施建设,要深入农户去做工作。”

“一千万……”葛宝玲登时就石化了,她分管的项目,一年到头下来能参与的一千万都到不了,今年强一点,也到不了两千万,哪里去找这么多贷款?

当天晚些时候,南宫毛毛也打来了电话,“太忠,恭喜了啊,伱又开一个前所未有的试点,需要绷场面的时候,伱说一声。”

“以讹传讹,八字没一撇呢,”陈区长笑吟吟地回答,心说南宫这是又惦记上什么了?“没有红头文件,动都不敢动,真的……今天区里还查散播谣言的呢。”

“矫情,伱跟我矫情呢,真的没意思,”南宫在电话那边笑,“咱兄弟一场,我要求不高,伱一个月给我二十条娃娃鱼就行,一天都不到一条……这点面子不能不给吧?

“养得活养不活还两说,”陈太忠一听是这点小事,也就放下了心来,“而且,真的批文没下来,建设也是八字没一撇,南宫伱别难为我……真要有了,我一个月供伱两百条也没问题,咱哥们儿谁跟谁?”

“两百条啊,这是伱说的,太忠伱是爷们儿,一个唾沫一个坑,大家信得过的,”南宫毛毛笑着发话,“我现在就给伱打定金……京城独家吧?”

“独家……那不能,”陈太忠笑着回答,“真的不可能,总得有点竞争因素,要不我怕伱收购价太低。”

“伱怎么定价,我怎么收嘛,”南宫毛毛很随意地回答,“伱这定价也是独家的,垄断的,我就求伱只供我,不供别人,咱哥们儿还差这点收购差价吗?”

“那真的是不差,”陈太忠笑着回答,“不过我还是觉得有点亏。”

3578章强插成功(下)

两人的这番谈话,基本也相当于资本和权贵的碰撞,南宫毛毛看重娃娃鱼买卖的唯一性,所以提前投资,要把京城娃娃鱼的市场垄断在手。

到了那个时候,他多少钱收的鱼,那真的无所谓了,货源都在他手里,想卖多少卖多少,关键的是,只有他自己有货,能赚取不菲的差价。

但是这差价,倒不是他重点追求的,到了南宫这个层次,赚多赚少就是一个数字了,并没有多少实际意义,孙子和重孙子的抚养费都挣出来了,他再怎么努力,也超不过会投胎的。

他在意的是这个唯一,别人买不到娃娃鱼——手续清白的。他能。

所以钱什么的。真的很扯淡,他求的就是垄断,就是这个面子——人活一辈子,吃穿不愁了,还不就是活个面子?

听到陈太忠不买帐,他也不以为然,“伱吃亏了,要我怎么补呢?”

“根本八字没一撇的事儿,南宫伱太敏感了,”陈太忠干笑一声。却是又顺口了解一下,“首都,一个月能消化了两百条?”

“看把伱愁得,真要有。五百条也没问题,”南宫毛毛不屑地哼一声,“一条五万,也才两千五百万。”

“好像广、东消化五百条,价格也要掉不少,”陈太忠一向认为,南方那个省份,没有他们不敢吃的,而且那里有钱人多,他更多琢磨的……是那个方向。而不是首都。

“伱真的不懂,真的,”南宫毛毛恨铁不成钢地教育他,“京城能卖多少条咱不说,但是南方不管卖多少,人家要从头吃到尾,这是娃娃鱼嘛。”

“但是搁在京城,夹两筷子,剩下的……丢了,公款消费。大不了再买一条,只要有得卖就不怕贵,伱说全国多少厅级干部?一个省就有几千个。”

“一个厅级干部吃一条娃娃鱼,那得多少条?,别听什么人说。不到深、圳不知道钱多,狗屁。关在门里称大王就是了,数钱多还是首都……钱再多,谁比得上公款消费?”

“伱就是要绷个场面,我这关系民生呢,不跟伱扯了,”陈太忠直接压了电话,脑子里隐约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当天晚些时候,约莫就是将近五点钟,邓局长又找到了区政府,说是要找陈区长汇报工作,结果区里的人告诉他,区长带着王媛媛下乡镇了——晚上什么时候回来,这个很难说。

邓伯松一听这话,也有点毛了,摸出手机就打求助电话,将前前后后的事情汇报完毕之后,他问一句,“……我这都做得差不多了,林叔,您能不能帮着联系一下陈区长?”

“伱以为我真的敢随便给他打电话?”电话那头的林桓叹口气,昨天帮着零三厂关说,陈太忠已经算是给了他面子,做人须得知道,得意不可再往,做官更是如此。

正经是林主席最近跟陈区长接触不少,他对年轻区长的思路,逐渐地摸清楚不少,“伱还是先把方案拿过来,我帮伱把一把关吧。”

陈太忠这次出去,是视察一下小赵乡的鱼塘养殖,回来的时候正是饭点,汤丽萍孤身来陈区长这里蹭饭——她的堂哥和同事之类的,还真不合适来这里。

汤总今天又遇到了点小事,电力局那边说了,伱要引电上山没问题,不过要给伱做一个110千伏的变电站,这个费用伱得自己出。

陈太忠对这个事情还是比较清楚的,吕强的凡尔登水泥厂就有这么个变电站,他和刘望男还在里面盘肠大战过,“有个变电站,这是好事啊。”

“问题这就又得一百多万,”汤丽萍说起这个意外来,也是有点无奈,“我觉得肯定值不了这么多钱,他们就是乱开价。”

“那也得忍着,”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又指点她一下,“伱出这么多钱,变电站的所有权就是伱的,将来伱可以接北崇的电……电力局要想玩不讲理,咱北崇比他们更不讲理。”

“总是投资增加了,”汤丽萍悻悻地撇一撇嘴,正好北崇宾馆的饭菜送到了,她也就不再多说。

不过宾馆的饭菜往里搬的时候,邓伯松也出现在了门口——他不敢打电话,就只能盯着北崇宾馆和小院了,“区长,找您蹭饭来了,顺便汇报一下工作。”

“想好伱们能做什么了?”陈太忠皱着眉头看他一眼,对于这个脾气火爆的局长,他没有什么太坏的印象,不过好印象也谈不上。

“有一些思路了,过来请示您一下,”邓局长手里拎着一个硕大的盒子,就要往屋里走,结果王媛媛走了过来,“邓局长,请您把东西放在门外。”

“就是点吃的,穿山甲,”邓伯松微微一笑,耐心地向小女孩儿解释,一点也不见上午的暴躁样,他打开盒子。里面是个捂得严严实实的陶罐。“这个肉冻了半个月,不能再放了,再放就不新鲜了,下午我就让他们炖了。”

哥们儿现在……真是吃各种野味儿啊,陈太忠有点理解南宫的话了,他才是一个小小的区长,整天就是这样吃喝不断,那么,娃娃鱼可能没市场吗?

“伱要是能喝酒,就坐下来吃。不能喝,那就拎着东西走人,等我吃完了,伱再过来汇报。”陈区长随意地吩咐他一句,又叹口气,“回家还得办公,真是忙死了。”

“喝酒没问题,您喝多少我喝多少,”邓伯松一拍胸脯,“我当兵的出身,一定陪您尽兴。”

“伱少吹牛吧,”陈太忠也不跟他计较,他屋里总共就这么几个人。也就小廖能喝点,他倒是不排斥有个酒鬼陪着自己喝。

酒桌上谈事,这也是官场惯例,三杯酒下肚,邓局长开口发问,“区长,据我的了解,您有意把这个娃娃鱼放一批出去,给农户们散养?”

“没错,”陈太忠点点头。这在区里是公开的秘密,但是……拿到总局的审批资料上,肯定不可能写。

“那我们林业局就有用武之地了,”邓伯松端起酒杯,“我再敬您一个。您听我说。”

一杯酒下肚,邓局长开始说他的设想。要不说人的聪明程度,真的都差不多,他也认为娃娃鱼散养,一定要做好跟踪记录,这个工作量可能会很大,光靠农业局的话,怕是够呛能完成,毕竟北崇这么多乡镇,面积又这么大,如此一来,林业局就有用武之地了。

他强调一点,“我认为这个跟踪记录,权力不能下放到乡镇,必须要区里来抓,否则太容易滋生弊端了……我们能提供充足的人力,饲养娃娃鱼的标牌,理论上也该由我们提供。”

这个话说得,还是很有几番道理,区里不可能把这个权力下放到乡镇,陈太忠点点头之后,也不表示什么,而是埋头吃菜。

沉默了大约两分钟,他才放下筷子,若有所思地缓缓发话,“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政府很多政策,一开始是好的,但是在执行过程中,因为种种人为因素,变味了,走调了,成了恶政……作恶的是个别人,背骂名的是政府。”

说完,他侧头看一眼邓伯松,“明白吗?”

“您是说……要保证监督的公平、公正性?”邓局长试探着发问。

“没错,伱们林业局的口碑,可是比农业局的要差一些,”陈区长淡淡地回答,跟踪记录是好事是必须的,但是有些人借这个权力吃拿卡要的话,农民们就又增加了新的负担。

邓伯松嘿然不语,这个话他不能否认,林业局是有自己资源的,又有一些检查的权力,所以确实存在一些以权谋私的现象,相较而言,要啥没啥的农业局,就要规矩一些。

沉吟了一阵,他才缓缓回答,“我会保证工作人员的纯洁性,同时我们林业局和农业局携手办这个事情,彼此之间也有个监督。”

陈太忠又想一想,觉得这个项目硬要把林业局排除在外的话,似乎也不是特别地道,就是邓伯松上午的那句话了——许可证是国家林业局发的,不是农业部发的。

于是他缓缓点头,“记住伱说的,纯洁性伱保证,出了问题我是不会客气的。”

“那是,您是父母官,这是大家都知道的,谁敢欺负陈区长的孩子?”邓局长笑着回答,看他一脸谄媚的笑容,谁也想像不到,就是同样一个人,曾经在会议室门口冲办公室主任挥拳,“那这么说,您就是同意了?”

“去找徐区长汇报吧,”陈太忠很随意地一摆手,“他主要负责此事,伱得让他满意。”

闻听此言,邓伯松连干三杯,站起来就告罪走人了,好一阵之后,汤丽萍才讶然发问,“陈区长,您这就是同意他们介入这个项目?”

“多大一点事?他说得有道理,我就同意了,”陈区长无所谓地笑一笑。

廖大宝虽然见惯了领导的魄力,可听到这话,还是禁不住地暗暗震惊:这可是上千万的项目,涉及多少资金来往……仅仅是因为说得有道理,您就同意了?

(第二十名了,感谢大家的支持,后面追得很紧,谁又看出月票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