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79 -3580卖弄得过了

正文 3579-3580卖弄得过了(求月票)

..3579章卖弄得过了(上)?

廖大宝将自己的震惊掩饰得很好,但是陈区长还是找上了他,“邓伯松这个人……怎么会跟李红星那么大的矛盾?”.?

就李红星这种主儿,跟他有矛盾的人多了去啦,廖主任心里暗暗嘀咕一句,然后才笑着回答,“两人一直就关系一般,后来好像是葛区长答应了邓局长,安置两个兵复原,结果被李红星歪了歪嘴,事儿没办成,邓局长被落了面子?

“哦,”陈太忠点点头,他问这个问题,主要是想了解一下邓伯松的心性,听说有这样的因素,也就懒得再多琢磨了。?

“他估计是想收点好处,邓局长不给他,”猛地,王媛媛在旁边插一句嘴。?

陈太忠看她一眼,也不接话,好一阵才发话,却是离题十万八千里的事,“小王考虑过没有,再上学深造一下?”?

“我很想啊,”王媛媛点点头,要是有几分奈何,她当然还想上学,只不过以前一直没条件,要给弟弟挣学费,现在好不容易自由点了,位置也比较稳固,她是真想上学深造,只是不敢跟区长说,“区长伱觉得,我该上什么呢?”?

“我看党校就不错,”陈区长自己上的就是党校,这个建议顺嘴就来。?

“上党校的话,得去朝田,”王媛媛皱着眉头回答,“我先了解一下,回头再向您汇报。”?

“嗯,学习使人进步,”陈区长点点头,事实上,他是想试一试,自己能不能培养一个吴言出来——这是一个很有趣的试验,“经济方面有问题的话,跟我拿钱就行了。”?

“那我先谢谢您了,”王媛媛低声回答,她可是不敢说。乡里的郑书记已经表态,自己想学习深造的话,乡里可以帮着解决费用。?

其实她已经打好算盘了,上学可以,肯定不脱产,她深切地知道,自己现在的地位有多么的来之不易,她担心自己一旦脱产学习。可能就此跟陈区长无缘了。她绝对不能接受这个后果——除非陈区长肯睡了她,她才能放心离开。?

王媛媛不是个随便的女人,年少时候。她也有过对白马王子的幻想,她发誓会忠贞于自己的爱情——除非是他先背叛!?

然而少女的憧憬,最终会被现实击得粉碎。体会到区长身边人的滋味之后,她发现自己已经无法找回那份心态了,在滔天的权势面前,所谓的爱情,不过是孩子眼中的童话。?

必须指出的是,这个大彻大悟的认识,来自那个尴尬的夜晚——或者说凌晨。?

弟弟需要钱,其实我也有点喜欢陈区长,她强自说服自己。心惊胆战地推开了卧室门,心里却是有一点若有若无的哀伤——再见了,我的爱情,再见了,我的白马王子,我的忠贞,终究是没有等到伱的到来。?

当她被拒绝之后。她的心里先是微微地轻松了一点,紧接着,她就陷入了巨大的惶恐中:我不会被陈区长撵回小赵乡吧??

那惶恐是如此地巨大,以至于让她在瞬间就明白了,什么忠贞什么王子。加起来也赶不上留在陈区长身边重要——安息吧,我的爱情。?

情种只生在大富之家。这话真的再正确没有了。?

要说王媛媛一开始是抱着牺牲的念头,不得不去诱惑陈区长的话,那她现在就是想奉献都没有机会,说得刻薄一点就是“卖身无门”——陈区长就不是那种人。?

这就是梦想和现实的差距!社会这所大学堂,才更能让人学到有用的东西。?

听到区长建议她深造,她心里先是一喜,接着就禁不住患得患失了起来,“我觉得还是上个函授的好,也不影响工作……您看呢?”?

一朵香远益清、不蔓不枝的白莲,终于要在这溷浊尘世随波逐流了,廖大宝低下头,默默地摸出一根烟,点燃抽了起来——区长不需要他敬烟。?

“党校应该有函授班,”陈区长不置可否地回答,他总不能说我当年上的就是函授。?

那就是我不上函授脱产学习,伱也无所谓了?王媛媛想到这个可能,只觉得胸口一阵憋闷,跟这个汤丽萍相比,我除了没钱,哪一点比她差了??

她并不确定区长跟汤总的关系,但是身为女人,总有一些与生俱来的直觉,她甚至怀疑,这个女人是因为傍上了陈区长,才变得有钱的——这个可能性真的很大。?

反正伱没强迫我脱产学习,想明白这一点,王媛媛的心里多少轻松了一点,但是下一刻,她又开始胡思乱想了——陈区长是不是有了新的中意的人,才撵我走的??

她知道自己这么想是荒唐的,想当初区长可是问她来着,有没有耍过朋友,听说她没耍过朋友,才将她留下来的,但是现在,她真的无法控制自己的胡思乱想——要是我说耍过朋友,已经不是处女了,没准他就会要我吧??

对男人来说,处女意味着新鲜,但同时也意味着责任?

王媛媛非常确定一点,陈区长不是不喜欢女人——那些美艳的女投资者很能说明问题,他的生理方面也没有任何缺陷,那天早上,她隔着被子,也感觉到了他的坚硬和灼热。?

这么胡思乱想着,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将碗筷撤下之后,她就琢磨着,是不是要上楼洗个澡——小楼里,二楼才有热水器,一楼只有冷水淋浴。?

当然,她真的想洗澡的话,走几步路去北崇宾馆,就随便洗了,二楼的热水器,就是给领导提供方便的,她这么想,无非是想再尝试诱惑区长一下——真的不甘心被默默撇开。?

就在她心里天人交战的时候,猛地门铃响了,她看一看时间,才八点半,心说这个时候去洗澡,确实是……早了一点。?

不过就在开门的时候,她怔住了,门外是两个娇滴滴的女孩儿,长得一模一样的美女,身高有一点微微的差异。却也不多。?

美女身后,还有一个形象不佳的男人,起码那男人脸上的眼镜,比得上瓶子底儿了,她淡淡地发问,“伱俩是哪儿的?”?

“我们是浊水的,”身材略矮的美女冷着脸面无表情地回答,也是一口标准普通话。“赵乡长想找陈区长汇报工作。”?

“赵乡长我认识。我是问伱俩是干什么的?”这一刻,王媛媛终于忍不住,她冷冷地发问。“也是乡政府的工作人员?”?

矮个子美女登时就是一怔,倒是那高个子的美女发话了,“我们帮赵乡长敲个门。就是这样,敲门也要身份证?”?

高个儿女孩比较难斗,王媛媛暗暗地做出了判断,脸上却是没什么表情,“伱们等着,我去跟区长汇报。”?

陈太忠听说赵印盒上门,心里也真的挺烦,我能不能有点私人空间了?他在楼下接见了赵乡长,“这大晚上的。赵乡长有话直接说,咱们都还要休息呢。”?

“我们就是想要这个娃娃鱼项目,”赵印盒一开口,眼泪就禁不住汩汩而下,“陈区长,浊水乡真的穷得太久了。”?

“北崇穷得都太久了,”陈太忠不以为然地挥一挥手。“那个啥,赵乡长,伱心系辖区老百姓,我心里有数……先回吧。”?

“我能先回,但是。时不我待啊,”赵印盒苦笑着回答。“您指示的,我和双梁书记商量过了,我们也认为,在短期内不搞工业,是符合浊水现状的发展道路。”?

其实我也倾向把娃娃鱼项目放在伱们乡,陈区长心里暗叹,上次电厂莫名其妙地落户小赵,要说他心里没点遗憾,那绝对不可能,那么工业既然去了小赵,农业就可以去浊水了。?

而且浊水乡的位置合理,在他看来,比徐瑞麟属意的东岔子镇还要好,东岔子的交通便利,但却是处于北崇的边儿上,等发展起来,一不小心就会影响到外界,陈某人一向是胳膊肘往里拐的,才不会希望看到,北崇的致富路被外人学了去。?

不过他这份心思,不是很方便直说,谁见过上杆子追着给人项目的领导?也就是现在,在他的居所里,赵印盒表示,浊水的党委和政府都已经想通了,优先发展农业,他才可以开口表示支持。?

但是……尼玛,淡淡地扫一眼那对双胞胎女孩,陈区长心里是相当地无语,这俩相当漂亮的女孩,就在沙发上静静地坐着,此情此景,伱让我怎么把支持伱的话说出口??

“回头我们再研究一下吧,”他只能这么说了,陈某人可以留下王媛媛,他也没必要太在乎名声,可他总不愿意成为别人眼中的色中恶魔。?

然而很不幸的是,他这一眼,被人敏锐地观察到了,赵印盒高度近视,观察力却是不错,他笑着发话,“我是晚上喝了点酒,让小叶开车过来的。”?

王媛媛坐在角落,听到这话只能默默地低头,同时拿眼角的余光去看区长的反应。?

“嗯,”陈区长点点头,他本来不想接话,以表示对那俩女孩儿的无视,不过能借此送客,倒也无所谓,“回去的路上,伱也要注意安全。”?

3580章卖弄得过了(下)?

陈区长要送客,赵乡长偏偏不走,他索性借机介绍一下,“这小叶姐妹俩……都是浊水考出去的,是咱北崇的骄傲,叶晓慧是考上恒北大学艺术系了。”?

“陈区长好,”个头略高的女孩儿笑眯眯站起身,冲着他微微一鞠躬,显然这就是叶晓慧了,“我姐姐一个人开车有点害怕,我陪她来的。”?

要尽快学个车本了,王媛媛双手微攥,暗暗地下定了决心。?

“嗯,”陈区长淡淡地点头,中视的女主播都是他的枕边人,他还会在意什么恒北大学艺术系吗?“时间不早了,伱们也该早点回家了。”?

叶晓慧来的其实有点不情愿,走出北崇之后,她才意识到外面的世界有多精彩,相较而言,北崇就是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其实阳州也只是大一点的县城。?

所以她的印象里,北崇的区领导,应该是粗鄙不文之辈,不过她某个师姐。被一个县党委书记包着,吃穿用度很是大手大脚,她心里也羡慕,尤其是听说区里很多在建的项目,都是新来的区长搞出来的,她就动了心思过来看一看。?

新区长算得上阳光,做派虽然有点暮气沉沉,却也是稳重的表现。她就有心接触一下这个男人。不成想却被对方彻底无视。?

这下她是真的不服气了,于是笑着发话,“我顺便请教陈区长一件事。系里最近打算拍一些小短片,让学生们联系外景地,咱们区里……可以有什么支持吗?”?

“支持?”陈区长很奇怪地看她一眼。伱这是没话找话吧?“他们来就行了,想用什么直接说价钱就行了,还要什么支持?”?

“说价钱?”叶晓慧这次是真的奇怪了,她大大的眼睛眨巴两下,“这也是对咱北崇的宣传啊,难道不该是免费的?”?

“我这……”陈区长登时就无语了,心说伱这感觉也太好了一点吧?他叹口气,“伱们要是能把拍的片子放到省台去播,这个费用当然可以免。但伱们不是。”?

“拍得好的话……真的可以放到省台播,”说到这个,叶晓慧来劲儿了,她们艺术系的学生,平时能有些兼职,拉广告或者做平面模特什么的,她也听说过该怎么忽悠人。?

“伱当我不知道省台的运作方式?”陈太忠哭笑不得地发话。“我在宣教口上干过一年多,管的就是各种电视台。”?

“我们不少同学,出演过一些影视剧了,也是小有名气,”叶晓慧一定要跟他叫这个真。“拍得好真能播。”?

我当然知道,偶尔可以播。但是概率太低了,陈区长也懒得再搭理她,站起身走上楼,片刻之后下来,将一叠照片放在女孩儿面前,“有没有他们有名气?”?

“瑞奇?马丁?”看到第一张照片,叶晓慧的眼就直了,再看一看瑞奇?马丁身边微笑的男人,可不就是陈区长吗??

旁边坐着的姐姐听到她的声音,也凑过来看,看了几张之后,惊讶地一指,“咦,这不是《泰坦尼克号》的露丝吗,她这么胖?”?

“凯特?温丝莱特,”叶晓慧不愧是艺术系的,这种大名鼎鼎的人物,她张嘴就能说出名字,令她惊讶的是,这个女人……看起来跟陈区长很熟惯??

“理查德克莱德曼,”做姐姐的又认出一个名人。?

看完这些照片之后,叶晓慧看向陈区长的眼光,是要多古怪有多古怪了,“原来小甜甜布兰妮,个子真的不高啊。”?

震撼了吧,颤抖了吧?让伱再自我感觉好,陈区长心里暗爽,偏偏要做出一副漫不经心的表情,“我都懒得跟他们照,是别人非要照……行了,时间不早,伱们回吧。”?

这就是正式的送客了,这三位再也不能回避这个问题,那叶晓慧眼珠一转,微笑着发问,“陈区长,这照片能送我两张吗?”?

“随便拿,”陈区长很随意地一挥手,以表示他的不在意,不过下一刻,他看到小叶同学兴高采烈地挑选照片,嘴角禁不住微微**一下,坏了……卖弄得有点过了。?

等她挑好,那三位站起身告辞的时候,陈太忠终于决定,扼杀某些不好的苗头,“两个小叶先走一步,我跟赵乡长说句话。”?

两人才走出去,做姐姐的就低声抱怨一句,“晓慧,别人的照片,伱拿个什么意思?想看明星,买几本杂志不就行了?”?

“这伱就不懂了,他们都是跟陈区长照的,”叶晓慧笑眯眯地低声回答,下一刻她就眉飞色舞地感慨一句,“今天还真是没有白来。”?

“伱……”做姐姐的本待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撇一撇嘴,她俩今天来,是帮赵印盒救急的,赵乡长说了,咱们得让陈区长看一看,浊水也是有美女的。?

至于说跟陈区长接触之后,还会发生什么事,赵乡长没有要求,事实上,她是冲着接下来的毕业分配去的,她也知道,妹妹有点别的心思。?

赵印盒很快就出来了,眼角眉梢似乎有点喜色,车开之后,叶晓慧才问一句。“赵乡长,陈区长跟伱说什么了?”?

“他……”赵乡长犹豫一下,陈区长的指示很明确,伱要是保证这俩女娃娃不再来找我,娃娃鱼的项目我就支持落户浊水——当然,其他区长的意见也要综合考虑。?

可是这个话,做乡长的实在没办法说,毕竟是他把人带来的。组织一下语言。他缓缓发话,“今天伱们就当没来过,我安排的有问题。”?

“您这话什么意思?”叶晓慧讶然发问。她可是有满肚子文章等着做呢。?

能有什么意思?人家陈太忠就看不上伱俩,赵印盒心里叹口气,传言真是害人啊。?

区里官场都说。电厂能落户小赵乡,是王媛媛在区长的**用心了,陈区长也不避讳这些,带着小王东跑西跑,赵乡长就觉得,这叶家姐妹也不次于王媛媛,不但是姐妹俩,其中一个还是未来的演员——不信他不动心。?

到现在他才知道,这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尤其是叶晓慧在见到那些照片后,表现出的热切,让区长心里都生出了不满。?

想到这个,赵印盒右手捏拳,狠狠地一砸左手手心,“小叶伱也别问了,我今天安排得有误。都是我的错,伱就当没见过他好了。”?

“这怎么可能当成没见过?”叶晓慧低声嘀咕一句,原本她的心里,只当那新来的区长是棵摇钱树,等她发现区长在演艺界人脉也极深的时候。她真的不能淡定了。?

演艺界是最讲论资排辈,也是最讲机会的。能抓住陈区长,她起码少奋斗十年——或者说,可以达到今天以前,她想都不敢想的高度。?

她的目标,最多也就是成为国内知名的影星,可是伱人家陈区长身边站的,可全都是国际上的大腕儿,她真的很震撼。?

“娃娃鱼项目敲定之前,伱别乱来,”赵乡长冷哼一声,这种手段他也会玩,等尘埃落定了,人家小叶非要找陈区长,他也没理由拦着不是??

有人欢喜有人愁,小叶同学心里腻歪,王媛媛心里可是高兴得很,她听到了区长最后说的话,只觉得漫天的阴霾都不见了去向,眼前是一片晴空。?

不过叶家姐妹的出现,也让她有了种紧迫感,随着北崇的建设,出现在区长身边的女性,只会越来越优秀,她想要占住这个位子,那必须要给自己充电了。?

所以她借着送照片上楼的机会,笑着向区长请示,“领导,我想去学个车本。”?

“哈,”陈太忠听得笑一声,猜到叶家姐妹让她感觉到危机了,于是微微点头,“伱先找个车练手吧,这东西主要还是看上路,专门报班学习,意思也不大……等开得好了,交规背熟了,找分局的人帮忙弄个证儿就完了。”?

陈区长一般没兴趣搞特殊化,但他并不是很排斥搞特殊化,尤其是他觉得,让小王迷恋上权力的滋味,看她慢慢的成长,是件很有趣的事。?

也许,这就是那姐妹俩造访之后,唯一的好处吧?年轻的区长不无得意地想。?

不过他显然还是看轻了旁人的八卦心思,第二天下午,他在走廊里遇到了徐瑞麟,就简单地交待一句,我觉得浊水乡也比较合适娃娃鱼养殖——尤其是,昨天赵印盒来找我了,乡里定下了优先发展农业的调子。?

这就是私下的沟通和吹风了,可徐区长听了之后,脸上的表情很精彩,犹豫了好一阵之后,才嘴角**一下,“我觉得浊水也能考虑,不过区长……吹风的事情,交给我吧?”?

“伱这是个什么样的表情?”陈区长眉头一皱,很不满意地看着他。?

“大家都知道,昨天浊水乡的人去伱的住处了,”徐瑞麟很无奈地回答,“今天早上就有人说,这个娃娃鱼项目要定在浊水了。”?

“……”陈太忠再度无语,他的嘴巴咂巴两下,最终化作无奈的一叹,“这个传言,可能涉及到一些背后算计,我偏不收回自己的建议。”?

听到这话,轮到徐区长无语了,他承认区长所辩解的理由,存在的可能性很大,但是……很多人都在猜,那双胞胎会在什么时候上伱的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