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81 -3582步履维艰

官仙无弹窗 3581 3582步履维艰 顶点

一秒记住

3581章步履维艰(上)

阴谋论是个好东西,陈太忠在找到这个借口之后,他猛地发现,别说是种种谣言,只要是对他不利的事情,都可以用阴谋论来解释,简直是官场中的万金油。

在徐区长的吹风之后,娃娃鱼养殖项目的去向已经明朗化,紧接着,才离开不久的专家又回来了,他们带来了最新的消息:如果场馆能尽快建成,今年他们能保证提供两千尾娃娃鱼苗,一切顺利的话,明年应该能提供最少五千尾。

“两千尾,似乎有点不够,”陈区长对李专家表示,集中养殖基地的一期工程,就是按两千尾规划的,如此一来,能送到农民手里的娃娃鱼苗,就没有多少了。

李专家便是那秃顶的家伙李瑜,心直口快不修口德,他很苦恼地表示,两千尾就是我们能提供的最大的数量了,娃娃鱼繁殖可是个技术活,“不过,你们要是现在能提供三百万的建设资金,今年我们能提供不少于三千尾娃娃鱼苗。”

“你这么说,就有点过分了,”陈太忠听得火了,他自觉对专家们招呼得够不错的,没想到会受到如此对待,“合着你们不是搞不出来,而是有意拿人一把?”

“你这么说就冤枉人了,孵化设备不要钱,还是幼苗养殖不要钱?我们要上设备设施,才能扩大生产,”李专家的声音比陈区长还大,他怒气冲冲地回答。

“你现在给钱,我们能在繁殖季节到来之前,做好扩大产量的准备工作,你当明年五千尾怎么保证?也是收了你们的苗儿钱,我们能将这一笔收入,用到设备设施投资上。”

“那我给你们拨三百万,就在我养殖场旁边建个种苗场,”陈区长从来不会盲目相信别人,他冷哼一声。“每年产出的鱼苗,北崇包了……最少要五千尾。”

“这儿就搞不成种苗场,有个品种退化的问题,陈区长肯定知道这个,”一边的眼镜男人见状,就笑嘻嘻地上来打圆场,他强调一点,“我们是以销定产。钱是跟你们借。将来可以从鱼苗里面冲抵。”

“所得的产出,优先供应我们,”陈区长见他这么说。也就不为己甚,看到对方没有异议,就扭头看一眼胡局长。“老胡……”

“计划里没这份开销,”胡局长忙不迭地摇头,不管是不是区长授意叫苦,他都必须要叫苦,这两天他已经算明白了,那一千万不过刚刚够启动,接下来维护运营的费用,还得跟区里张嘴,他哪里敢再多事?“那点钱。只是刚刚够把摊子支起来。”

嗯,顶撞得有理,陈区长暗暗点头,心说你要敢大包大揽讨我开心的话,我就要考虑在适当的时候换人了,我要的是干才不是奴才,比奴性的话。李红星起码甩你两条街。

“真是一点大局感都没有,”他呵斥胡局长一句,扭头冲着李专家苦笑,“不怕你笑话,区里也钱紧……我想办法帮你筹措一下。不过这么搞,我们相当于借给你鸡。让它生蛋,鱼苗的收购价,能不能降一降?”

“已经优先供应了,还价格上……”李瑜是真不好说话,不过眼镜一抬手,不让他继续说下去,他干笑一声,“娃娃鱼的鱼苗很娇嫩,存活率不好控制,而且好鱼苗肯定贵,价格现在说不准,我们只能答应下浮时价的一成,做为你投资的红利。”

“下浮五成,”陈区长直接拦腰一刀,“我要的量大。”

“这可不是自由市场,我们研发也要有投资的,”眼镜摇摇头,苦笑着回答,“没有足够的投资,怎么保证后续的研发和品种改良?一成半吧,就当你追求后续服务的让步了。”

“两成,就这么定了,”陈区长果断拍板,他承认对方说得有道理,科技研发是需要资金支持的,但是北崇也是真的穷——两成,很给你面子了。

“陈区长你要是去做生意,也绝对是佼佼者,”眼镜苦笑着伸出大拇指。

“这个钱不走区里,我让京城的朋友直接跟你签合同,”陈太忠却不是那么好糊弄的,这时候他才想起来,当时跟南宫谈话,为什么会有灵光闪现——可以跟南宫融资嘛。

不过当时他想的是,这个养殖项目,是北崇区政府委托农民代养,总不能搞成南宫毛毛委托我北崇代养,定价权不在我手里,那成什么了?

现在他才反应过来,融来的资金,将来可以用娃娃鱼实物偿还,结算价也可以下浮两成,就是你南宫投进来的闲钱越多,将来占的便宜也就越大。

反正南宫毛毛能闲得没事,自己盖一幢宾馆来打麻将,想来闲钱不会太少——那帮人赚的是中介的费用,压根就不靠资金吃饭,有点产业也多是花架子。

不过现在想来,让南宫把钱投在鱼苗的预定上,其实也不错,还有额外的效果。

果不其然,眼镜听到这话,脸色有点发白,他就是想着这个市场不透明,结算的时候稍微涨一涨价,量北崇这小地方的人也未必能知道——繁殖和饲养鱼苗的技术不好掌握,但其实利润还是相当高的,五成他都有得赚,只是他不愿意舍弃这些利润。

可眼下听说,钱要从首都那帮人手里拿,他真是有点肉疼,那人是从什么途径找到自己的,他是一清二楚,知道那些人眼光一个比一个毒,信息量也不是北崇能比的,那么,还真是要损失一部分利润了。

听他们在这里商议,赵印盒的脸就有点绿了,区长做事很有魄力,这是好事,但是——一两千条娃娃鱼的话,留不下几条,乡里还能张罗点钱,扶持几个农户,但是……一下多出来一千条,这可真是抓瞎了。

这个变数压得他心里沉甸甸的,赵乡长当然知道,这一千条鱼苗是面对整个北崇发放的,但是这养殖中心可是在浊水。这样的近水楼台,他要是不能先得月,别说区里会小看他,下面的村民都会耻笑他——中心建立在浊水,放养的好事儿,都便宜了外乡人,你砢碜不?

“双梁书记,这个一千条……有点难办啊。”捡个空子。他跟身边的乡党委书记蒋双梁嘀咕一句,今天是两个区长带着专家团看现场,乡里党政一把手都要陪着。

“我反应一下。努努力吧,”蒋书记面无表情地回答,赵乡长头疼的事情。也是他头疼的,不过隋书记马上就回来了,他想着能不能从隋彪那里得到点支持,“豁出这张脸去,起码要争取留下三百条在乡里。”

“五比一的话,三百条起码一百五十万,”赵乡长眉头紧皱。

这个五比一,是农业局提出的建议,为了防止这娃娃鱼苗被浪费。投资的鱼塘和鱼苗,比例是五比一,农户想要免费得到鱼苗,得有鱼苗五倍以上的投入。

打个比方说,一家农户想养十条娃娃鱼,一条鱼苗是一千块的话,十条就是一万块。那么这个鱼塘的投资,你起码要投五万进去,才能免费获得娃娃鱼苗。

还是以这个例子来算,这十条娃娃鱼养两年,按官方说法。能有三斤左右,那就是三十斤娃娃鱼。一斤娃娃鱼按五千块钱算,那就是十五万。

农户初期投资五万,两年的养殖费用也有三到五万,那么两年之后抛去成本能赚五到七万,关键是……你这基础设施的投资,还能继续使用不是?

当然,要是养死四条,也就是堪堪保本了,全养死的话,那就只能是下一批……半价购买娃娃鱼苗了。

农业局的这个章程定得很细,很多情况都想到了,简而言之一句话,考虑到十条娃娃鱼可能会有那么一两条的非正常死亡,基本上可以确定,投资多少钱,两年之后,收获是百分之一百五。

这个回报率,看起来并不比奶牛的回报率高很多,李大嘎子一万零五百买的牛,两年产奶的纯利润也有九千,人家还能再卖两年奶,最后还能卖牛肉,而且……奶牛多好伺候?

但是话不是这么说的,要是养娃娃鱼,那五万的投资,基本上就是半恒产了,以后不想再扩大的话,也就是修修补补,花不了几个钱,就算十条鱼都养死了,第二批次的十条鱼,也只需要花五千块钱,半价买回来,还可以再博一把。

农业局规定了,成活率超过百分之八十的话,下一批鱼苗依旧免费——这就是用心养和不用心养的差别。

就算你不用心了好几次,接着有一次用心了,那么下一次你又能免费领十条鱼苗,没错,农业局制定的规则很细,不过说到底,就是一个原则:区政府鼓励的,是大家用心养,不鼓励的是,大家随便养,占区政府的便宜。

其实敢惦记这个项目的,都是打算用心养的,但是用心和用心——它也不尽相同,必须有相关的政策,来保证这个项目的顺利执行。

3582章步履维艰(下)

陈区长因此,特意口头表扬了农业局,你们想到的很多,可体现的就是一个宗旨,很容易被广大的农民理解和消化——你们是站在他们的立场,完善了这些细节的,非常难得。

而那些繁复的条款,只是为了一个目的——尽可能避免可能发生的意外,而这正是陈区长所追求的,尽可能地细化政策法规,但是同时,没必要让农民全部记熟这些。

大家只需要弄明白一个宗旨就行了,至于哪些细节可能涉及到自己,那在灾祸降临之前,有针对性地去了解,也不算迟——所谓法律和道德的关系,可不就该是这样的吗?

然而非常不幸的是,赵乡长和蒋书记,目前正被这样的细节所困扰,两条以上,五条以下的娃娃鱼,农户想养殖它,得是十比一的比例。

也就是说,谁想养两条娃娃鱼,起码要投资两万,总不能有人说,我要养一条娃娃鱼,我投资了五千,你把鱼苗给我——这个漏洞不能有,真的拿区政府的爱心当儿戏了?

更别说这帮专家们,对五条以下娃娃鱼的专门养殖方案。也不是很热心——你懂的。

所以浊水乡的两个领导很苦恼,一家就得出好几万,乡里真的没这么多的富户,当然,浊水乡接近两万人,一次能拿出五万的家庭,肯定也超过五十户了,但是他们不可能都对娃娃鱼养殖感兴趣。更别说有人想养娃娃鱼。还没地儿呢。

而更遗憾的是,这并不是痛苦的终结,专家们视察了周围一圈之后。还是李瑜表态了,“这片地不错,地形地貌能这么保持下去的话。很合适养殖娃娃鱼,很清净也水质合格。”

“不过我有个建议,一年生的娃娃鱼卖不起价钱去,最少两年甚至三年,或者四年,越大的娃娃鱼越值钱,而越大的娃娃鱼,它越容易适应生长环境,好养……当然。超过五年的,我就建议你别养了,投入产出不成比例不说,万一死了太划不来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呢?”陈太忠问得很不客气,开什么玩笑,一百多亩地呢,建设安保都是钱。幸亏是在山坡上,征地用不了多少,都由浊水乡负担了。

“我是说,你一期工程就是两千条的池子,满打满算。挤上两千四五百条,明年的鱼苗你打算怎么处理?”李瑜冷冷地发问。“打算两年出鱼的话,二期工程你得抓紧了……总不能五千条全散养吧?”

“我今年就打算养一千条,明年再养一千条,”陈区长轻描淡写地回答,然后又轻叹一口气,“多给农民点机会,难道不可以吗?”

“啪”地一声轻响,赵印盒想也不想,抬手狠狠地一拍自己的额头,我艹,合着今年要散养的,是两千条娃娃鱼苗——这乡里的压力,大得没边儿了。

“赵印盒你这动作,是要表示个什么意思?”陈区长冷冷地发问了——这货的动作,真的太大了,他想要假装看不见都不可能。

“担子……真的有点重,”赵乡长呲牙苦笑,厚厚的瓶子底眼镜,扭曲了他的真实眼神,他含含糊糊地回答,“我们真的很想都留在浊水。”

“你这是做梦,”李瑜说话,真的是一点都不客气,他也是五比一政策的支持者,“散养两千条的话,你乡里起码要贷给农户一千多万,你就不可能有这么多钱。”

刺完赵乡长,他又扭头刺陈区长,“其实负责地讲,我们项目组一直都不赞成你搞这个散养,时机不成熟,积累一定经验之后,再搞散养比较合适,你这是拍脑瓜决定。”

“你一个搞研究的,根本不知道农民的脱贫欲望有多么强烈,”陈区长被他说得恼了,他伸出一根手指晃一晃,“你永远不要低估……农民的主观能动性,他们缺的只是一个机会。”

“你也许觉得,他们有点愚昧,但是真这么想的话,那愚昧的是你,”陈太忠很不屑地笑一笑,“只要你们给我足够的技术支持,我敢保证,北崇的散养一定合格……不就是养鱼吗?能难到什么地方去?”

“其实农民的主要障碍,还是在先期的培训和投资上,”徐瑞麟终于插话了,说句实话,他虽然是分管农林水的,却也觉得陈区长的步子迈得大了一点,有点勉强了。

陈太忠何尝不知道,自己有点勉强了?指望连养鱼都未必会的农民去养娃娃鱼,真的是操切了,他现在最稳妥的做法,是集中精力,抓一些大项目,北崇的经济能得到更好地发展,农民们自然能享受到发展的成果,他不该把心思放在这种琐碎的小事上。

但是他心里却非常明白,这个事情他不能不抓,因为那些发展的成果对农民们而言,都是假的,他们享受不到贴身的利益——区里发展了,就能给农民们发钱了?

那么做的不是没有,但那是村委会,不是区政府。

陈太忠一向认为,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所以这件事情虽然在北崇最近的项目里,不算是什么大事,却是他相当重视的事——哪怕此事的繁琐程度,甚至超出了自备电厂。

两者相较,是很不对称的投入产出比,电厂的阻力大,但是关键的阻力就是那么几个,一一对付不难解决,娃娃鱼散养的阻力小。可真的是太繁琐了——大家都知道,哪怕吃力无所谓,吃力不讨好就没意思了。

这种局面下,不是勇于任事的人,会做出理智的取舍,但是陈太忠还就一门心思走到黑了,原因很简单:区里的发展,未必能让农户受多少益。

关键是。要充分激发农户们的主观能动性。这个问题不解决,永远是授人以鱼。

“培训的问题,有李专家他们解决。”面对徐区长的好意,陈区长不动声色地点点头,“至于说钱的问题……我来解决好了。”

众人交换一个眼光。终于是无语,这是劝不进去了,眼看着年轻的区长拿着电话走到一边,秃顶不以为然地摇摇头,“这个钱……还真不好挣。”

其他人则是一脸的平静,他们听得出来,专家是感慨要把很多心思用在培训上了,不过这跟他们关系不大,他们头疼的是区长的一意孤行。会带来太多的繁琐小事。

陈区长打电话的速度不慢,说了几句之后,他挂了电话之后,面无表情地走了回来。

赵印盒却是最为关心这钱的事,他小心观察一下,发现领导脸上也没有什么不悦的表情,隔了一阵。他忍不住出声发问,“区长,找到贷款了?”

“哪有那么容易?总要谈过才知道,”陈区长微微一笑,心里却是有一丝恼怒。这银行还真是挑肥拣瘦。

他是给市工行的苏曼妮打电话,苏行长听说是对农村的小额信贷。兴趣登时就小了一些,她表示说,这种贷款主要是走农行,或者信用社,不过呢……工行也不是不能谈,咱们还是见面说吧。

但是对陈区长来说,这个态度就很没意思了,他想的是我给你个机会,你要是能抓住了,以后有什么好事儿,我也能照顾你,但是你现在跟我这么说话,那就是你自己不珍惜了。

不过钱的问题,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事,所以他就将这份悻悻压到了心里,而是说起了执行的问题,这里面还有太多的细节要敲定。

所以等隋彪回来的时候,区政府也是刚刚敲定了养殖中心的位置,还没来得及动工,然后接下来就是此起彼伏的学习两会精神了。

陈区长还是在文山会海中抽出时间跑乡镇,这天他去视察了两家大棚养殖户的成绩,又谢绝了对方的留饭,不过再回来的时候,就是晚上六点半了。

天已经逐渐地长了,六点半也才是擦擦黑,他和王媛媛走到门口,就发现门口停着一辆越野车,走到近前一看,居然还是奔驰——外地的牌子。

这是个什么人?陈太忠侧头看一眼,也懒得理会,正要擦身而过,前面跑过来一个人,呲着大黄牙发话,“区长您可算回来了……陆海来的王总找您。”

“嗯,”陈太忠淡淡地看他一眼,“有什么事,白天办公室谈,你先安排王总去吃饭。”

“陈区长,久仰了,”一个中等身材的男人跟着走了过来,不过肚子是不小,他笑眯眯地发话,“冒昧上门打扰,还请多多原谅。”

“王总你好,”陈太忠冲他微微一点头,也不看他伸来的手,“有什么事情,你先跟李主任说,对我来说,现在已经下班了,不是工作时间。”

陈区长其实挺烦别人登门说事,区长也是人,也要有休息时间,不过平常来的都是下属或者熟人,而他又是一个人住,也没办法说什么。

眼见一个素不相识的家伙——可能有点钱,居然要进自己的住所说事,我跟你有那么熟吗?更别说还是李红星引来的。

不过他俩前脚进,李主任后脚就跟了进来,追在领导屁股后面汇报,“区长,王总是来投资的,他想见您一面了解情况……”

“明天早上办公室见,”陈太忠很随意地一摆手,“出去的时候,把门带上……”

(第二十一名,马上要掉到第二十二了,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