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83 -3584稀缺资源

3583 3584稀缺资源

3583章稀缺资源(上)

看着沉着脸出来的李红星,待他上车之后,王总似笑非笑地问一句,“陈区长往常,也是这么卡着点上下班的?”

“区长跑了一下午乡镇,估计又遇到什么事了,”李主任不会说,最近自己触了区长的霉头,正经是要说一句,“做领导的,谁能猜中他们的心思?”

王总笑着点点头,“那就吃饭吧,陈区长可是安排你接待我了。”

“这闭门羹可是你坚持的,”李红星悻悻地哼一声,他听说这个叫王瑞吉的陆海人,有几千万的身家,才凑上来接待的,对他的态度也还算不错。

但是区长给了脸子,他心里就有点恼火,也顾不得对方是大款了,直接抱怨了起来,当然,他也不好说得太狠,“我都告诉你了,最好直接去区里。”

“这不是过来试一试吗?”王瑞吉轻笑一声,似乎没把闭门羹当回事,“不管成不成,他总是看到我的诚意了。”

你行贿的诚意吧?李红星心里暗哼,素不相识的人在晚饭的时候,直接跑到领导家,那能谈什么?要说是谈正事——打个电话预约一下不行吗?

王总压根儿就没有打电话的意思,提都没提,李主任自然也就不提——陈区长因为行踪总被泄露,狠狠地发了一次火,说我出去办事的时候,没有要紧事,少给我打电话。

这个泄露是很正常的,区长最近频频下乡镇,搞得下面乡镇干部心惊胆战,他们就在区政府活动,想知道陈区长的行程。一来好防范。二来是方便及时组织力量,向区长哭穷。

不管怎么说,王总直接来区长家门口等。肯定是有深层原因的,可是所谓的原因,无非是那几样。李主任心里敞亮得很。

想到区长对此人印象不佳,李红星知道自己敲竹杠的时候到了——真是跟区长熟惯的人,他还没胆子伸手,“区里的饭菜没啥意思,咱换个地方吧。”

“那没问题,”王总笑着点头,“不过出了北崇,那就得我请了。”

“你要请,那就去海角。不去阳州了,”李红星精神一震,又微微一笑。“那边有点好玩的东西。我带你去看一看。”

“会不会有点远了?”王瑞吉的眉头微微一皱,有些人的毛病。真的惯出来的,八字没一撇,他也不想付出得太多,“陈区长让我明天一大早过去,来得及吗?”

“那就改天好了,”李红星也不再强求,但是心里的悻悻也是难免。

陈太忠没在意门外发生的事情,回来不久之后,北崇宾馆送来了晚餐,两人随便吃了点,王媛媛正在收拾碗筷的时候,陈区长的手机响了。

来电话的是前屯镇的镇长唐亮,他在电话里笑着发话,“区长,想跟您请教个事儿。”

“你说,”陈太忠一边回答,一边指一指不远处的储藏室,要王媛媛拿啤酒过来。

“听说下午有陆海的投资商到区里了,”唐镇长这消息不是一般的灵通,“能不能打听一下,是个啥项目呢?”

“你镇子里都有个烟草厂了,还想怎么样?很多乡镇还是鸭蛋呢,”陈区长轻轻地哼一声,“下午这家伙来,我也不在,不知道他要跑什么项目。”

“我现在想跟他接触一下,您看合适不?”唐镇长的主观能动性很强,不过来人是找区政府的,他上前接触肯定要请示一下区里,惹得区长暴怒就没意思了。

“这个嘛……”陈太忠有点犯愁了,按理说,下面有这么高的工作积极性,他要是随意打击,真的不太合适——当然,他可以强调这投资商是来找区里的,你们瞎惦记个啥?

但是他已经说了,下午没接触,那下面人主动要求探路,也不能说就错了,这是在帮区里打探虚实,以便让领导们做出正确决断——虽然这里面的私心,如日月一般昭彰。

不过陈区长对这个王总的印象,真的不是很好,素不相识的人大晚上登门求见,这个味道李红星能懂,他自然也懂,而且身为当事人,他考虑的要更多一些——你这是单纯地拉哥们儿下水呢,还是受人所托拉哥们儿下水?

那个家伙不是很地道!陈太忠就想这么说,不过下一刻他心思微微一动,含含糊糊地回答,“你这么积极,不会是知道他要干什么了吧?”

这反客为主的一问,来势极其凶猛,饶是唐亮心里没鬼,也吓了一跳,他忙不迭地回答,“我真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只不过有人说……他可能有意投资娃娃鱼项目。”

“哪个人说的?”陈太忠毫不客气地发问。

“我……我听市林业局说的,”唐亮犹豫着回答,“这个陆海人先是找到了市林业局,那边不敢做主,才把他推到了北崇。”

他这话基本上正确,但是也有不实,陆海人找到市里的时候,林业局的人其实是非常……非常地想插一杠子,但是陈区长的凶名已经开始在阳州蔓延,起码花城人说起陈太忠三个字,牙都是痒的,而最近又有消息说,警察局邵正武栽在了那货手里,马上要拎包走人了。

所以林业局的人就没命地打听,陈太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按说他们跟邓伯松打听更方便,但是非常遗憾的是,邓局长目前是北崇区特色养殖办公室的副主任,不合适问他。

唐亮老婆的小姑父,就在市林业局干个副科长,所以唐镇长就知道有这么一回事。

“这陆海人就是啥钱都敢挣,”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回答一句,就挂了电话,到最后也没说准不准唐亮私下接触——这个不说,其实就是说了,接触了没坏影响。那就便宜你了。要是产生了不良后果,那你就等着挨板子吧。

这娃娃鱼养殖项目,肯定是要控制在政府手上的。他心里有清醒的认识,所以并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那货还是考虑投资点别的吧。

第二天一大早,他吃完早饭去大妮儿家走一遭。正说要在区政府里跑几圈,猛地看到姓王的那厮也在,登时脸一沉,转身就去办公室了。

七点四十的时候,廖大宝来了,他来领导办公室加水,陈区长沉着脸吩咐一句,“你去问一下,区政府怎么能让闲杂人进来?”

廖主任站在那里愣了好一阵。才低声回答一句,“区长,您在312植树节的时候。亲自指示的。六点以后八点之前,附近居民可以来政府晨练啊……夏季是七点半之前。”

“我说的是附近居民。”陈区长气得一拍桌子,“开着外地车,说着陆海话,谁能拿他当北崇居民?”

“您说的是王瑞吉?”廖大宝马上反应了过来,事实上,昨天最先接待王瑞吉的是他,不过李红星见对方开的是辆奔驰越野,仗着官大一级,借口了解情况,把人抢走了。

所以他顺手就放一把野火,“我接触了一下,后来李主任接手了……早上不是我安排的。”

“嘿,真是……”陈太忠轻轻地哼一声,不屑地摇摇头,实在也懒得再说什么了——想在我晨练的时候创造个机会?你慢慢等着吧。

所以他本来打算一大早就见这个人的,但是见到这种状况,肯定是不能如对方愿了,北崇欢迎各种投资,但是你这种主动找上门的,动机就值得怀疑,更别说你行事如此地鬼鬼祟祟,想必有一些不太正当的诉求。

所以王瑞吉在区长办公室门外,硬生生地从八点坐到了十点,李红星三番五次地跟廖大宝呲牙,小廖主任只是淡淡地回答,区长先见谁后见谁,都是他决定的,咱们做不了主啊——不信的话,你去问区长好了。

直到十点过五分,外面都没有等着办事的人,只剩下王瑞吉的时候,陈区长走了出来,“小廖你帮守好门,我出去了。”

“陈区长,我等你俩小时了,不到八点就排上队了,”王总再也按捺不住了,他站起了身子,微笑着发话,“您昨天要我一大早来的。”

“哦,”陈区长淡淡地点点头,那平淡的眼神,分明就是在说,我根本不记得昨天跟你说什么了,他和颜悦色地发话,“我这着急出去有事,你要没什么事情,明早来吧?”

明早来也不一定有机会,陈某人这派头真的摆得足又足,像煞了部委的那些中层干部——其实这个做派,他真是从那些地方学来的。

“我只占用您两分钟,好吗?”王瑞吉笑着回答,顺便一指手上的伯爵表,“从现在开始计时,绝不多占您一秒。”

这样的公关手段真的比较原始,在五年前比较流行,源自于卡耐基的《人性的弱点》那本大众化读物,炫耀一下手表,强调一下时间限制——把握人性比较准确,但是有点落伍了。

不过就算落伍,很多时候还是比较管用,大人物很看重自己的时间,也喜欢干脆的人。

“嗯,那你开始计时吧,两分钟,”果不其然,陈区长也不拒绝这样的挑衅,扭头向自己办公室走去——有些话不合适在门口说,关键是……走路也要花时间不是?

年轻的区长不怕撑不过两分钟,但这里是北崇……陈某人才该占主导地位,别人不行。

3585章稀缺资源(下)

“我想投资北崇的娃娃鱼养殖项目,”王瑞吉不会耽误时间,他还没走近区长办公室,就点明主题,“我很看好这个项目。”

“换个项目,”陈区长骨子里也是个傲气的人,不是遇上特别恶心的人,他不会做出很过分的事,对方既然敢痛快,他还需要墨迹吗?于是,他很果断地表示,“这涉及到国家整体的生态保护政策,你就别惦记了。”

“我投一千万,给农户做贷款,区里财政肯保证就行,”王瑞吉是真要抓紧这两分钟了,果断地表示出了自己的意愿。“我知道……北崇差这个资金。您也没必要否认。”

“咦?”陈太忠奇怪地看他一眼,不得不说,这个人的冲劲儿真的很足。符合他对传统陆海人印象的认知,所以他考校一句,“资金问题。是我们考虑的事情,其实对我来说,这问题不大……但是你要明白一点娃娃鱼项目,不可能给你。”

“我要长江以南的销售权,”王瑞吉真的是充分地利用了这两分钟,他的话说得非常明白,“首都的份额,你给人了,我就不要了……长江以南。包销给我,价钱你定。”

我总算知道,这陆海人为啥能走遍天下了。这么做事真的痛快啊。陈区长微微点头,不动声色地发话。“你接着说。”

我还说什么?我没话可说了,底牌都掀得差不多了,王瑞吉有点心力交瘁的感觉,“我的通过区政府贷款给农户,算政府担保,我对娃娃鱼养殖中心的产品……有优先收购权。”

针对零散的农户,政府背书实在没什么意思,真没钱赔付的主儿,你再怎么跟他要钱也没用——一分钱没有,从哪儿要?

但是政府背书这个东西,也真的不是很靠谱,政府欠银行的都多了,还差你个小小的商人?所以说来说去,王总盯的是养殖中心的娃娃鱼——还不了钱,拿娃娃鱼来顶。

虽然知道,这货求的是垄断买卖,但是陈太忠也禁不住笑着叹口气,“你对我们北崇养殖业,倒是很有信心啊,连我们自己,都还不知道养得活养不活呢,你打算投资这么多,养不活可就赔大了。”

“养不活就再养,总有成功的那一天,”王瑞吉的回答,充分地显示出了陆海人的赌性,事实上,没有骨子里的这点赌徒基因,陆海系的财富也不会发展到这一步,他豪气万分地表示,“好歹是全国绝无仅有的第二家,你们这个牌子,就值得我赌。”

北崇确实是全国第二家,第一家是亲皇县,那里不但是第一个娃娃鱼养殖基地,也是全国专家聚集的地方,不少研发、品种改良的实验室都在那里——李瑜都是那里出来的。

但是亲皇那里,各种关系比较复杂,又负担着娃娃鱼的饲料、基因之类的各种实验,除了特供成鱼,每年流向市场的也就百十条。

可以说,亲皇是研究基地,北崇是发展基地——尤其是研究基地之外的,唯一的一个发展基地,王瑞吉就敢赌这么一把,是的,陆海人从不缺赌性。

这就是品牌效应了……不对,这是稀缺资源效应!陈太忠听得真是万分的感慨,他只觉得一次一次地跑京城辛苦,却还真没意识到,一旦跑下稀缺资源来,还有这样的好处——不用他出门,资金自己就找上门了。

照这么说,接下来养殖娃娃鱼的发展资金,根本就不用担心了,陈区长瞬间就反应了过来,不过幸亏他当官多年,等闲也是喜怒不形于色,他淡淡地点点头,“行,这件事我知道了,回头跟其他人碰一下。”

王瑞吉看着他,也不说话,其实这时候已经超过两分钟,不过两人都没有提这个,好半天他才轻叹一声,“陈区长,敢像我这么赌的人,也不多。”

“但是你胃口太大,”陈太忠站起身来,“整个长江以南……现在看来不大,将来可不小,我要是把这个娃娃鱼养殖的指标授权给你——独家!你出多少钱?”

“那不可能,说这个有意思吗?”王瑞吉听得就笑。

“确实没意思,你出一个亿我都不卖,”陈区长向门外走去,他既然意识到奇货可居了,自然要好好地做一篇文章。

“能在一周内决定吗?”王瑞吉追在他身后发问。

“嘿,”陈太忠听得笑了,他扭头看一眼王总,淡淡地问一句,“你这么说,是想让我们配合你的节奏?”

“我不是那个意思,”王瑞吉一摊双手,他一点都不想激怒对方,但是在商言商,他也有自己的底线,“我是说如果等来了别的投资商,那我就只能走人了。”

陆海人还真是敢闯敢赌,也懂得及时撤,而且他敢就这么说出来。陈太忠也有点佩服这家伙的勇气。说不得淡淡地说一句,“完全没有竞争也不可能,只要能保证是良性的就好。”

良性竞争……王瑞吉听得也有点无语。心里前所未有地生出些无力感,他绝对不喜欢出现竞争对手,对方要是不同意。他就拔脚走人了。

但是换位思考一下,他也承认对方说得也有那么一点道理,完全没有竞争的话,自己这边就太从容了,不过想一想,原本是赌一把的事情,现在要引入竞争,那真的成了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所以他是真的纠结了。走几步之后才笑着发话,“确实是良性竞争的话,我会留下来看一看。朋友们都说。陈区长说话做事非常可信。”

“好了,我要出去办事。你不用跟着了,”陈太忠摆一摆手,走到车旁他停下脚步,想一想又说一句,“这个事情,李红星是没有参与资格的。”

“我知道了,”王瑞吉笑着点点头,陈区长看来很不喜欢我跟李主任的接触。

陈太忠这只是随口一说,他现在要考虑的是,如何在这个养殖项目上,引入竞争机制——打广告那是不可能的,这个广告一出,林业总局那里肯定跳脚,而且也容易让别人有样学样,不是独家买卖的话,市场容易乱,稀缺资源也就不再稀缺。

当天下午,他甚至专程找到徐瑞麟,将这个新的发现说一遍,徐区长听得也颇为惊讶,“早知道陆海人敢折腾,没想到鼻子这么灵,胆子这么大。”

“胆子再大,他们也是搭顺风船的,”陈区长不以为然地哼一声,这个点子还不是哥们儿想出来的?“我就是跟你说一声,留意一下有没有人关心这个。”

徐瑞麟点点头,“这个一定,可以让区里极大地减轻负担。”

当天晚上,王瑞吉又登门求见陈区长,被廖大宝挡驾了,“区长在接待客人。”

陈太忠接待的不是别人,正是工行的苏曼妮,苏行长下午来的北崇,找陈区长是找不到,只得抓住白凤鸣谈了谈。

白区长做人比较阴,除了对上陈区长,跟其他人说话都是不冷不热的,不过他也不好对苏曼妮太过怠慢,随便聊了一阵之后,他就很明确地表态:跟工行的合作,有且只有陈区长说了算,我这儿帮不了你大忙。

饭点儿到了,陈区长还不见踪影,苏行长只能先在宾馆用餐,吃到一半才听说陈区长回来了,索性她就等晚饭之后,登门拜访。

陈太忠都不想让她进门,不过想一想北崇的发展,保不定什么时候还需要用到银行,只能将她让进来,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

苏行长屡屡地想把话题引到存贷上,但是陈区长总是笑吟吟地将话题岔开,逼得急了,就说目前资金还够充裕,要合作,以后机会多得是。

“行里也在讨论向北崇农民小额贷款的问题,我是积极建议的,”苏曼妮知道症结在哪里,她不得不点出这一点,“本来想早点来北崇跟你谈,只是最近在学习两会精神。”

“这个资金,目前我们已经有着落了,”陈区长似笑非笑地答一句,正好小廖走过来在他耳边说一句,他随意一摆手,“让他走,有事去办公室说。”

等小廖离开,他才又笑一笑,“现在门口就站着一个,一定要借钱给我的。”

“怎么会这样呢?”苏曼妮听得就是一惊,不过想到对方只能去办公室说,自己还能在家里谈话,似乎待遇不算差了,“哪家银行的?”

“民间资金,”陈区长微笑着回答,也不说透,“他们看中的是这个行业的前景。”

这真是一言惊醒梦中人,苏行长并没有想到包销什么的,她只是很明确地反应过来一件事,娃娃鱼若是能养好的话,将来规模会越来越大,占用的资金量会越来越多,而她只考虑了风险,没有及时抓住这个机会,她立刻表示,“这个贷款,明天我就给你准确答复。”

“我可是最先想到你的,”陈区长苦笑着摇头,又冲门外一努嘴,“现在消息传出去了,他们争着借钱给我,都快打破头了。”

苏曼妮嘴角**一下,心里这个后悔,真的别提了……

(六千两百字送上,目前第二十一,只要十来票,就能到达第十九,谁又看出新月票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