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99 -3600酒能壮胆

3599 3600酒能壮胆(求月票)

3599章酒能壮胆(上)

看到陈太忠默然,黄汉祥也知道他的意思,不过这个层面的东西,他是真的无法答应,实职副省,他自己都不能随便向人许,这玩意儿牵扯太大。

小陈你这家伙,倒是什么都敢惦记,我能过问的,也不过就是正厅级别的干部。

“田立平自己头疼去吧,”陈太忠也想开了,笑着摇摇头,“放松的时候,不说这些烦心事儿了,喝酒吧。”

“嗯,我来这儿就是图个轻松,”黄汉祥点点头,然后就笑了起来,“听说你赢那个韩国人赢得挺解气的,真是啥都会一点……有没有兴趣来足协抓一抓国足?”

“国足像现在这样发展下去,就很不错,米卢手气很好,抽出亚洲走向世界了,”陈太忠不以为然地摇摇头,“是骡子是马,两个月以后见分晓了。”

“嗯,”黄总点一下头不再说话,抬手去拿啤酒喝。

你这个表情转换,有点快哈,陈太忠敏锐地感觉到了一些什么,于是也抬手灌啤酒,边灌边琢磨,喝了一阵才发话,“唉,解气归解气,黄老还是让我顾全大局了。”

你这后知后觉得也到了一定境界了,黄汉祥摇摇头,“吃亏是福……老爷子有时候有点糊涂,不过他不会让你白牺牲的。”

你也是让我找周瑞,陈太忠确定了这个猜测,也就懒得再说此事,“黄二伯,那个油页岩项目……能不能开始搞了?”

“再等一等。”黄总随意地回答一句,“时机不成熟。”

“嘿,”陈太忠叹口气,感触颇深地摇摇头,“这个北京。以后我都少来了,时间耽误不起,还是老老实实地呆在地方上发展吧。”

你这是什么怪话?黄汉祥看他一眼,有心想说点什么,却发现呵斥的话说不出口了。这种感觉让他心里很不舒服,所以他也没喝多长时间,一个小时之后,站起身走人了。

车开了好一阵,他才轻声嘟囔一句,“小阴,小家伙成长得真的很快啊。”

阴京华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好半天才干笑一声,“他的折腾劲儿本来就大,去了那么个穷山沟,闲不住也正常。”

“我也不是不想帮他,关键是这家伙惦记的东西。层次越来越高了,”黄汉祥无可奈何地咂巴一下嘴巴,“百八十亿的项目,副省级的干部……这是他能掺乎的吗?”

阴京华其实能理解他的心情,黄总是既不希望陈太忠求他,又不愿意见到小陈求外人——偶尔一两次也就罢了。这都多久了?小陈基本上没求黄家什么事。

别的不说,只说林业局那两档子事,退耕还林和娃娃鱼。黄二叔出面也不容易搞定,小陈居然能手眼通天地跑下来,真的不容易啊。

意识到他这种矛盾心理,阴总只能轻松地笑一笑,“孩子大了,总要出去闯荡一下。见见风雨的……二叔你也别太担心他。”

“他要是我家孩子,我早把他的性子拗过来了。”黄汉祥摇摇头,不再说话,小陈离了天南之后,跟黄家真的是越走越远了。

“得尽快在周瑞身上找个项目了,”与此同时,陈太忠却是在考虑黄老二给他的暗示,不过可恨的是,他越想找个项目出来,一时还就找不到合适的项目。

那只能先放在心上了,然后他拿起手机,拨通了田立平的电话,“田书记……忙不忙?”

“最近是啥日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哪儿能不忙呢?”立平书记在电话边爽朗地笑着,“小陈你这么晚打电话来,有什么指示啊?”

“我能有什么指示?就是刚才跟黄总喝酒了,他是这么个意思……”陈太忠将两人的对话大致说了一遍——何去何从,你自己选择吧。

田立平听完之后,沉吟半晌才发问,“如果我继续干这个市委书记,可以撑到六十岁?”

“这个没人敢保证,但是应该没问题,”陈区长认为,这点面子黄家还是要卖给他的,可有些话也不能说得太死。

“你给我几天时间考虑行不行?”田书记沉吟一阵,又提出一个问题。

“行,一个月够吧?”陈太忠很痛快地表示,不过同时他也有点好奇,“听田强的话,我还以为你都考虑好了。”

“这小兔崽子跟你说什么了?”田立平听到这话,登时就恼了,“我就是让他跟你打个招呼嘛,他还说啥了?”

“算了,就当我多想了,”陈太忠不跟他多说,搞明白这是田强的自作主张,还是田立平的本意,真的很没有意义,不过从老田这个话里可以听出来,田立平的本意应该是,三个月之后五十八岁整的时候,就算去政协,也要混个副省级待遇,这是陈某人答应的。

这个要求不算高,但也不算太低,市委书记去人大或者政协养老的时候还是正厅,这情况也不少见,尤其是去个什么办公室,当个主任,括号——正厅,也有得是。

所以陈太忠能理解田立平的彷徨:是干两年出头的市委书记,还是直接去省总工会?

市委书记是当之无愧的一市老大,有实实在在的权力,两年多的痛快也值了——就算最后有半年多的跛鸭状态,起码也有一年半的一言九鼎。

省总工会就要差一些了,虽然也是老大,但是那个边缘部门是要啥没啥,只有副省级别,其他的什么都没有——不过副省就是六十三岁退休,就算跛鸭一年,也有四年相对畅快。

不过饶是如此,省总工会主席也强过一般的政协副主席——多少自己还有一亩三分地儿,关起门来还是可以称大王的。

面对这样的局面,田立平的困惑。确实可以理解,四年有点小权的准二线,和一年半的绝对权力——谁也不好选择。

“你尽快决定就行了,”陈太忠并不勉强他。

挂了电话之后,陈区长心里微微轻松了一点。其实他原本想的就是,在田立平退下来之前争取个副省——政协副主席嘛,这并不难,但是田强莫名其妙地插一杠子,让他感觉压力倍增:我当初答应的。不是实职副省吧?

总算老田这个回答还算靠谱,不像田强一样生瓜蛋子,陈太忠抽出一根烟来点上——不过我怎么觉得,今天黄二伯有点冷淡呢?

烟燃到一半的时候,他的电话又响了,接近十点了,偌大的别墅。只有他一个人,这铃声真是有点惊心动魄。

“其实早一点辞职也不错,”陈太忠设了铃声的区别,一听这就是“同事”的电话,心里真的烦躁得很。拿起手机一看,还好是李云彤打来的,不是北崇的糊糊事儿,“嗯,你说。”

“陈主任你现在在哪儿?”傻大姐直截了当地发问。

哎呀,你管我在哪儿呢?陈太忠气得差点笑出声。我都已经不是你的主任了,不过他知道她的属性,也就不多计较。“在五棵松呢,有什么事儿?”

“我想找你……找你汇报点工作,”李主任的声音有点慌乱,然后她索性直接说了,“乔小树一直要跟我谈文学,屋里呆不下去。我去找你啊。”

“喂喂,”陈太忠喊两声。对方已经压了电话,他抬手挠一挠头,“真是莫名其妙。”

君华小区附近有两个宾馆,不过他对宾馆一点都不熟,主要是没那需求——外卖的电话他都能背出来了,他刚想出门看一看宾馆的情况,冷不丁又一个电话打进来,却是韦明河的,声音有点紧张,“太忠你下午打人了?”

“嗯,打了,那货欠揍,”陈太忠开始往楼下走,帝都这帮少爷,好像彼此之间都认识的,他倒也不以为然,“敢撩拨小荆……你要说什么?”

“不是我说什么,是我伯父说了,周志俊的连襟,是发改委的主任唐斌,”韦明河在电话那边叹气,“你这……咋不提前说一声呢?”

我艹,这还真是关系网了,陈太忠听得也有点无语,不过已经做了,就不要说什么后悔了,“马上了……他能不能干下去,还是两说呢。”

“哎呀,我一直帮你问油页岩呢,”韦明河在电话那边气得捶胸顿足,“唐斌说话就顶用啊,你倒好……今天这事儿你找花自香,铁铁摆平的。”

“我跟她又不熟,”陈太忠听到这话,心里也是五味交加——尼玛,我怎么知道京城里的关系这么复杂?关键是,平常你们也不说啊。

他跟花自香确实不是很熟,只知道这女孩儿的家长里,最少有一个副总理,而他对她的印象,就是这女孩儿相貌一般——或者还跟有关部门有一定的关联。

“要是唐斌从中作梗,你的油页岩项目,真的就不要想了,”韦明河叹口气,说实话,他也想在这个项目里分一杯羹,所以这个叹气是情真意切,“现在你找一找花自香,也不晚。”

“那作梗吧,大不了我不搞了,有什么了不得?”陈太忠冷哼一声,这种劳民伤财的项目,国家不支持,地方上吃傻逼才搞呢,反正我起了油页岩电厂,北崇的资源,慢慢地利用也不错。

3600章酒能壮胆(下)

两人电话里争论了好一阵,谁也没说服了谁,挂了电话之后陈太忠还在想,要是花自香能跑下来这个项目,我就多待一周,也是小事。

相较其他项目而言,油页岩这个项目实在太大了,手指头缝里漏一点,都够北崇这几年的开销了,七八十个亿呢。

他琢磨好一阵,也没琢磨出个名堂来,手机却是又响了,来电话的还是李云彤,“陈主任,我都出了复兴路了,马上就到五棵松了,你在什么位置?”

“君华小区!”陈太忠一直在打电话,到现在裤子才穿了一条腿,这时候再问宾馆也晚了,他也懒得捣鼓这些。“你在小区门口等着就行了。”

小区挺大,他走到门口的时候,李云彤已经下车了,正站在小区门口,她穿着一件米黄色的风衣。臂上挎着一个大大的手包,竖着脖领搓手跺脚,寒潮刚过,夜晚的气温也就三四度。

“跟我走,”陈太忠也不跟她见外。冲门卫示意一下,转身向小区里走去,李云彤却是紧跑两步,拽住了他的胳膊,“这小区怎么阴森森的?”

“光线算亮的了,”陈太忠不以为然地哼一声,君华小区是高档小区。里面的照明设施都没有问题,不过这里的人一回家就紧闭门窗,等闲少见外出,偌大的小区,几乎少见人勾留。说阴森森也不为过。

走进房间,温度就陡然升高不少,北京这边31号才断暖气,还有两天的时间,尤其是别墅里还有空调,真是温暖如春。

陈太忠脱下外套。直接撇下了李云彤上楼,“没地儿去就住这儿吧,门口有拖鞋……这是我朋友的地方。你别随便跟别人说。”

“你朋友,真的有钱啊,”李云彤在门口站了好一阵,才反应过来,屋里的摆设真的让她眼花缭乱,她小心翼翼地换上了拖鞋。“门口这两个柜子……是挂衣服的吗?”

“没那么多讲究,想挂就挂了。”陈太忠坐在二楼的沙发上看电视,头也不回地回答,“你随便找个房间住,想吃宵夜去冷藏室找,没有的就打外卖电话。”

他看了电视没一阵,就闻到一阵焦糊味儿,然后李云彤在楼下发话了,“陈主任……这微波炉烤出来的羊肉串,怎么这么难吃呢?”

“你得用烤箱烤,”陈区长真的无语了,“我说李云彤,你在家就不做家务?”

“我在家直接用油锅炸的,”李云彤一边回答,一边就走上楼来,手里还拿着七八串黑乎乎的烤串,她递过三四串来,“烤得过了,但是挺筋道的,你尝一尝。”

陈区长看她一眼,发现傻大姐只穿了一身月白色的秋衣秋裤,曲线玲珑,秋衣的袖口微微上捋一点,露出了白笋一般的小臂,眉头微微皱一下,却也懒得多说她。

傻大姐烤的羊肉串……很考验人的牙口,不过对陈太忠来说问题不大,眼瞅着九点四十了,他把台换到中视一台,等着晚间新闻的开始。

“哎,接着看一会儿嘛,”李云彤伸手去拿遥控器,换回电影频道,“广告马上就完了,看看他发现了那支枪没有。”

都跟你说了,家里电视很多,不止这一台!陈太忠无奈地看她一眼,伸手从茶几下摸出一袋开心果来,随手撕开,又端起啤酒去灌。

“我一个人看电视,太害怕,”李云彤发现他的不满了,只能低声解释一句,“而且你这房间也太大了……晚上就咱俩在?”

“还有人呢,”陈太忠摇一摇酒瓶,发现空了,又从茶几下拎出一提啤酒来,放到几面上,然后去拿手机,给马小雅打电话。

马主播却是奋战在麻将桌上,听筒里都能听到噼里啪啦的响声,听他问自己什么时候回去,她很随意地发话,“可能晚点吧,今天又看着打扫了一遍家……轻松一会儿,你怎么开始关心我啥时候回去了?”

“那你随便吧,”陈太忠放了电话,见李云彤已经打开了啤酒,而且是给他一瓶,她自己还喝一瓶,于是苦笑着摇头,“你这大晚上还吃油炸食品,不怕影响皮肤?”

“我的皮肤天生的好,”李云彤却是没听出,领导有撵自己休息的意思,还洋洋自得地吹嘘,然后她又露一露雪白的牙齿,“而且牙也好,就喜欢吃烤得筋道的羊肉串。”

真是被你打败了,陈太忠惹不起她,索性站起身去房间,再出来的时候,手上已经多了台笔记本电脑,坐到了客厅角上一张写字台上,“你看电视吧,我上一会儿网。”

02年的网上,也没啥好看的,陈区长看了一阵,索性逛到了聊天室,看一看“哥在巴黎很寂寞”在不在线——他当初可是答应蒙勇,时机合适了把他弄回来。

蒙勇不在聊天室,不过看人聊天也挺有意思,各种裸的性诱惑、暗示。还有人骚兴大发,卖弄文采,有若**的雄孔雀,炫耀着自己美丽的羽毛——两千年初的聊天室,就是这样一个乌烟瘴气的场所。充斥着猎艳的男人和寂寞的女人。

也不知道雷蕾上不上这些地方,陈区长想到雷记者整天抱个笔记本,禁不住微微摇头,哥们儿不在天南,想必她也很寂寞吧?

下一刻。他伸手去拿身侧的啤酒瓶,却是感觉抓住了一个肉乎乎的东西,侧头一看,却发现自己正抓着李云彤的手,“嗯?”

“我……我是看见你的酒没了,”傻大姐手上攥着一瓶刚打开的啤酒,愕然地看着他。脸上也泛起了一丝红晕,“给你送瓶满的。”

“嗯,”陈区长也不多说,接过啤酒喝了起来,再不看她。不过接下来,他觉得有点莫名的烦躁,又灌了一瓶酒之后,索性站起身子,“我睡去了,你接着看吧……我的门虚掩着的。没什么可怕的。”

嗯,是没什么可怕的,李云彤心不在焉地点点头。心里也是有若一团乱麻,刚才那只大手握住她的时候,她只觉得一阵莫名的悸动涌上了心头,那强劲有力和火热,萦绕在她的脑海中,久久不能散去。就连他身上的味道,都充盈着她的鼻腔。是那么地清新和迷人。

对陈太忠的荒**无度,李主任也略知一二,但是他在文明办的一年多里,从没有在单位里惹出任何的绯闻,由此可见,陈主任是个很有分寸和底线的男人。

李云彤自己心里就清楚得很,跟自家主任在一起,没有必要堤防什么——这是一个让人放心的领导,不会仗着权势胡来。

不管怎么说,她坐回沙发上之后,电视就再也看不到心上了,脑子里面乱哄哄的,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也许,是什么都没想吧?

所以她就默然看着晚间新闻,茫然地一口一口灌着啤酒,偶尔剥两个开心果,吃到嘴里也不知道是什么味道,只是下意识的动作。

听到陈区长这么说,她也是下意识地点点头,良久之后才反应过来,领导睡觉去了,门是虚掩着的。

睡觉去了,那我就不用看晚间新闻了,李云彤一边喝啤酒,一边拿着遥控器换台,迷迷糊糊又看了半集《我爱我家》,再一换台,却是金乌电视台的电影频道,正在演一部鬼片。

李云彤吓得刷就把电视关了,看一看周围异常空旷的空间,情不自禁地打个哆嗦,她越想就越觉得害怕,哆里哆嗦地灌着啤酒,心里对自己说,酒能壮胆酒能壮胆,喝完这点就去睡,反正领导的门没关……

酒能壮胆,反正领导的门没关……反正领导的门没关……喝光手里的啤酒,李主任站起身子,晃晃悠悠走向领导的房间,一推门,果然领导的门没关,屋里亮着一盏昏暗的台灯,一个人背对房门睡得正香。

然后她就很自然地走到床边,一掀被子就钻了进去,伸手去找那只火热的大手。

“云彤……你不要这样,”陈太忠终于忍不住了,一晚上他都克制着自己,不要说出这样的话,现在实在是避无可避了,“咱们保持一个很纯粹的关系,不好吗?”

“哪儿有那么多纯粹的关系?”果然酒能壮胆,李云彤见领导发话了,她一边把他的胳膊搂进怀里,一边迷迷糊糊地回答,“别人都知道了,我是你的人。”

“我从来不吃窝边草的,”陈太忠忍不住了,睁开眼睛转过头来,“云彤,听话……回去睡觉,行,你可以睡隔壁,这可以了吧?”

“你现在是恒北的干部了,还说什么窝边草?”李云彤死死地抱着他的胳膊,“反正我也担了这么个虚名,抱着你睡一睡都不行?”

这些寂寞的女人啊,陈区长叹口气,想到傻大姐跟老公张强的关系也很紧张,三十来岁的女人,正是欲求强烈的时候。

问题是李云彤真的很漂亮,现在年纪大了点也是相当美艳,陈某人在花丛里流连惯了,抵抗诱惑的能力真的很差……

(掉到第二十三名了,马上第二十四,月底了,谁又看出月票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