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3 -3604新的格局

官仙无弹窗 3603 3604新的格局 顶点

一秒记住

3603章新的格局(上)

四月初,阳州的大洗牌结束,李强不出意料地升任市党委书记,市长则是被空降部队拿走了,这人的来头很耐人寻味,原共青团恒北省委副书记陈正奎。

还有就是常务副张卫国和江锋齐齐走人,江市长走不奇怪,奇怪的是张卫国直接去了省政协,有人说这是王宁沪和李强携手把他送进去的,毕竟在前一段时间,张市长有点太活跃了。

就在众人揣摩新来的两个副市长的时候,北崇的陈太忠区长和徐瑞麟副区长却是前去拜访即将离任的副市长江锋。

这不是他俩烧冷灶有瘾,也不是北崇人跟江市长关系有多好,他俩只是很清楚,若不是江锋在临走前火速办下了退耕还林,等换个分管的副市长上来,此事还要有反复——起码北崇想拥有这么大的自主权,还得向新来的副市长解释。

只此一个理由,就值得他俩前去探望江市长,北崇没有忘恩负义的人。

江市长倒是沉得住气,对他俩的态度也没什么大的变化,也不答应他俩的饭局,在回去的路上,连徐瑞麟都禁不住感叹一句,“江锋是个做事的人,这么离开真的可惜。”

“我也是做事的人,工作不到六年,岗位倒是换了七八个,”陈太忠不以为意地哼一声,他的任职经历之丰富,真不是一般干部能比得上的。

村干部、街道干部、区干部、招商办、科委、驻欧办、文明办……直到现在的区长,主要岗位就换了八个,像政法委书记、树葬办主任之类的兼职,那就更不用说了。

反正已经来看过了,心意到了,陈区长不再考虑江市长的问题。“马上清明了。防火工作你一定要做到位。”

“我努力吧,”徐区长听到这个话题,愁眉苦脸地叹口气。北崇人守旧,清明上坟必定烧纸,每年就在这一天。如果不下雨,最少要引起二百多起意外失火——这还是报上来的,没报上来的不知道有多少。

至于说失火酿成火灾,那就要看人品值了,运气好的话,烧一个小山头,盖子不难捂,运气不好直接烧到隔壁县区的话,那就只能自求多福了。

所以徐区长也不逞强。“陈区长,后天还得麻烦你坐镇。”

“我可坐不了镇,”陈太忠苦笑着摇头。政府工作就是这样。不干没有多少事,只要肯干就永远都有事。“我要跟团市委的同志,去一趟市烈士陵园,同时还有北崇的200人集体入团,这个仪式比较隆重。”

你搞这个,似乎不太合适吧?徐瑞麟听得眉头微微皱一下,“这种意识形态上的事情……隋书记干什么去了?”

这个问题问得有些冒险,不管怎么说,十六大的前景已经分明,团市委的行情也要见长——关键这态度涉及到了倾向,可徐区长书生意气,还真就这么问了。

“他去朝田了,据说是有个朋友想搞个厂子生产杀虫剂,他看看能不能引进到北崇,”陈太忠苦笑着一摊手,“一千多万的项目,值得重视一下。”

你俩还真是不务正业!徐瑞麟听得是相当的无语,不过这正是时下北崇真实的写照,陈区长专心地抓经济,而隋书记提防了好一阵,才发现对方根本无意于党委事务。

各管一摊,这原本是应该的,但是陈区长近期一系列的手段,硕果累累高调无比,直将区党委压得喘不过气来,像现在的北崇,大家就只知道陈区长,而不知道隋书记为何物。

这个现象肯定不能鼓励,隋彪觉得自己的地盘很稳固,没有后顾之忧,他就也想抓一抓经济建设,最少要通过这个,来体现一下存在感——事实上就是老话说的,如果条件许可的话,谁都想做点事业出来,不管是清官还是贪官。

而恰好,隋书记的种种根脚,基本上都同团委无关,于是他很洒脱地甩手走了,只留下一句话,“太忠,这个项目对北崇来说很重要,家里的事儿,就要你多操心了,”

“一千多万的项目?”徐区长干笑一声,也不再多说话,心说隋彪真要有这能力,北崇前两年怎么也能上两个百十来万的项目,何至于像眼下这般困顿?

不过,这个因果他心里明白就好,说出来就很没趣了,而且区长前前后后几个亿的项目落地了,他也不能说隋书记这千把万的事情都未必办得好——那样的马屁,太**了。

陈太忠不计较他这个心态,事实上想计较也计较不过来,说到隋彪,他更想多了解一点别的,“我离开的这段时间,大学生返乡创业计划……党委那边协商得怎么样了?”

“基本上通过了,不过编制和资金的问题,他们还是倾向于政府这边解决,”徐瑞麟的消息能力不是很差,但是这话更多地强调一点:党委只给政策上的支持,真金白银的……还得区政府掏腰包。

“所以这政府的事儿,他妈的就干不完,”陈太忠很罕见地爆一句粗口,因为他确实有点愤怒了,“党委觉得不合适,那就停了吧。”

“想停也不好停了,”徐瑞麟只能报之以苦笑,一个大学生返乡创业的建议,不知道勾动了多少干部的心,大家都等着搭顺风车呢,“招聘会你不去了?”

“我去,”陈太忠点点头,然后伸手狠狠地一砸面前的驾驶员靠背,“隋彪就不能有点担当吗?我招聘和他招聘,区别很大吗?”

“还是先说清明吧,”徐瑞麟轻叹一声……

对陈太忠来说,清明并不是多么复杂的节日,区里组织了四辆大轿子车,将准备入团青年们拉到了烈士陵园——就像他在天南做的那样,虽然老师们出于安全考虑,不建议春游了。但是主动报名参加活动的学生。总是有好处的。

当然,这二百人里不止是学生,还有社区推荐的二十个年轻人。这些青年人都是初中甚至小学就毕业出来工作,有些人还有入团的意愿。

就在这一天,陈太忠见到了新来的市长陈正奎。原本这个活动,是团市委书记廖伟来主持的,陈区长来带个队捧个场而已,不成想到了烈士陵园,才临时接到通知,说陈市长来了。

这是一个高壮英武的中年人,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据说他今年才39岁,三十九岁的实职正厅主政一方。这个年纪这个位置,其中味道不需要再解释。

陈正奎对陈太忠的态度极其冷淡,见面之后只是淡淡地点点头。连话都没有说。也说不出是自矜身份还是有什么成见,陈区长也没主动上去套近乎。

陈市长只是同团员代表握了握手。微笑着鼓励了两句,在主持了宣誓仪式之后,他就转身离开了,没有任何多余的话,对陈区长连招呼都没打。

这就是阳州市官场里最年轻的两陈,相见的第一面,虽然没有任何话,但是那份冷淡和隔膜,当事双方心里明明白白。

陈太忠不知道此人为何要如此对待自己,但是他也没兴趣去考虑,北崇目前的任务是沉下心来发展,只要没人来干扰,他什么都无所谓。

要是有人来干扰,那么……对方是什么样的背景,他也是无所谓。

由于来的基本上还都是十四五岁的少年,仪式过后大家就散开去玩了,陈区长找到带队的团区委的人,叮嘱他们把孩子看好了,一定要强调安全。

团委的人说,要不咱直接把孩子带回去算了,陈太忠觉得没什么必要,毕竟是孩子,好不容易出来放羊一天,“……你们多操一点心就行了,别总想着偷懒。”

说完话,他就转身离开,不成想走到陵园门口车边的时候,一个少年从旁边的树后蹭地蹿了出来,“陈区长,我要告状。”

“告状?”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再细看一眼对方,白衬衣蓝裤子白色球鞋,正是今天团员们的打扮,心说你才入团,就要做个异类?

不过,少年有如此胆子,也没有作揖下跪什么的,这也是陈区长比较待见的,年轻人就应该有这样的冲劲儿,他点点头,“嗯,你讲。”

“我家是闪金镇耙子沟村的,区里要建苎麻厂,征了我家的地,”少年气哼哼地发话,“但是他们不给钱,还叫人威胁我娘。”

“征地不给钱?”陈太忠闻言沉吟一下,还有如此狗胆包天之辈?“你再详细说一说。”

“别人家的钱都给了,就是我家的没给,是村长扣下来的,”少年想一想,好像也没什么可说的了,“我叫祈大山,我娘叫杨秀丽,我爸爸已经死了。”

“嗯,我知道了,”陈太忠不动声色地点点头,抬手去拉车门。

“您要帮着解决问题啊,”少年手一伸,按住车门不让他上,“大家都说您是为民做主的好区长,您不打算管?”

“我没说不管,”陈太忠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他,要不说这少年人胆气壮,说话也是没大没小,“你总得让我了解一下情况吧?”

“您现在就可以打电话啊,”祈大山做出一个打电话的姿势。

“小伙子,”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拍一拍他的肩膀,“事情我是要处理的,但是该怎么处理,那是有说法的,以你的年龄,还不能教我怎么办事。”

3604章新的格局(下)

陈太忠一边开车,一边就打通了闪金镇镇长郝耀亮的电话,“老郝,镇上的两个苎麻项目,征地问题都解决了?”

“解决了啊,”郝镇长一听陈区长这么问,马上详细地汇报,“脱胶厂那儿就不存在多少征地的问题,纺织厂征地比较多,镇里正在做出补偿。”

脱胶厂是临近小赵乡的一片地,纺织厂是新征的一片地,原来的纺织厂位于镇子中心,镇政府要收回,用来做城市建设,这都是区里定下的调子。

“全补了吗?”陈区长不动声色地发问。

“没呢。全补有困难。”郝镇长一听这个,就猜到了领导为什么给自己打电话,他正好趁机叫苦。“这个征地费用,全是镇子里出钱,八十万……年底能给清就不错了。”

“先给谁后给谁。有个说法没有?”陈太忠想了一想,决定再细问一问,少年的说法未必一定可信,但是真要征地不给钱,那是太恶劣的开头,他必须严打这种现象。

“按村子配合的程度给的,像耙子沟村,基本上就给付完了,”郝耀亮回答。“那个村长高建喜,很配合镇上的工作。”

“下午你和高建喜来区政府找我,”陈太忠压了电话。嘴角**一下——祈大山反应的问题果然存在。这是欺负人家是孤儿寡母吗?

郝耀亮挂了电话,心里也纳闷。说这高建喜做啥缺德事了?说不得打个电话给高村长,通知他来乡里一趟。

高村长和郝镇长的关系不错,所以来了乡里之后,就知道了区长有这么个指示,他听得也奇怪,“郝镇长,该发的钱,我都发下去了,没敢留一分钱,现在是个人就知道,遇到不公正待遇了,可以去陈区长家敲门……我吃了豹子胆,也不敢胡来啊。”

“行,你走得正行得端就行,”郝耀亮点点头,陈区长把苎麻两个项目放在镇上,总共要投资两个多亿,镇子的腾飞就指这个呢,“你要是给我漏了气,撸你没商量。”

两人坐在一起吃了午饭,饭桌上还讨论一下种种可能性,然后两点整就赶到了区政府。

不过他俩等了一下午,也没等到陈区长,到最后才从别人嘴里得知,区长救火去了——今年清明失火的地方也不少,虽然大多数火都能及时扑灭,但必须得严正对待。

陈区长就是组织连扑了两场火,第二场火是在小岭乡的一个山包,山包下是村子里的坟场,上面有点稀疏的树木,本来村民们说过一把火也无所谓,陈区长及时赶到,当即指示,清理出隔离带,烧过这个山包,那边的大山就危险了。

山包和大山中间隔着条小山沟,不过水火这个东西真的无情,有些火星子从空气中飘过去,陈区长不能容忍这个疏忽。

郝镇长和高村长赶到的时候,看到陈区长亲自动手,在拿着铁锹砍杂草和灌木,一边还有小岭乡的书记皇甫一尘,也是在埋头苦干,说不得也从歇息的人那里拎两把铁锹上阵。

一直折腾到六点钟,隔离带总算是清理出来了,皇甫书记邀请陈区长随便吃点,被区长断然拒绝,“我还要回区里,建议留专人看管,这个火势可能复燃。”

“陈区长,”郝镇长主动上前打招呼,他手里拉着高村长,两人也是满头大汗,“这就是高建喜,我们在区政府等不到您,就来这儿了。”

“嗯,”陈太忠看他俩一眼,有心当着皇甫一尘的面问一问情况,以作警示,但是想一想万一还有什么隐情,弄得自己下不来台就没意思了——孩子的话真的不能全信。

所以他转身离开,郝镇长见状也不敢说什么,只能跟着区长的车,一路去了区里。

进了自家的小院,陈太忠吩咐王媛媛订饭,然后才坐在院子里,看着跟来的那两位,“我要问什么,你俩都知道了吧?”

“征地的钱,是经过我手的,全部、足额地发放了,”高建喜是个黑壮的男人,看起来憨憨的,“四千一亩,青苗费一百五……账本我都带来了,还有村民的签字。”

“你们村,是不是有个叫杨秀丽的女人?”陈太忠也不看账本,而是直接发问了。

“啧,我就知道是这婆娘,”高建喜狠狠一拍大腿,他和郝耀亮琢磨了一路,就觉得这女人出问题的可能性最大——杨秀丽倒无所谓,关键这女人的儿子争气,考进县一中了,北崇一中离区政府可没多远,“她家的是没发。”

“区长,我中午跟您汇报的时候说了,基本上发完了,”郝镇长一听是这个女人,心里一块大石头也放了下去,“这村子里还有三家没发。”

“为什么?”陈太忠依旧沉着个脸。

“她家不配合。”高建喜理直气壮地回答。“她家有三棵桔子树,就是平常孩子们摘着吃的,这三棵橘子树。她跟村里要五百块钱……我能给她吗?”

“啧,”陈太忠一听是这个理由,那真是相当地无语了。要不说这父母官不好当,难就难在这里了,清官难断家务事,各人有各人的理。

高村长还没说完呢,他首先说了,这个征地时间紧任务重,我们已经严格地按乡里的赔偿标准执行了——那三棵桔子树,乡里也不要,你把树砍了拖回家去。是想生火还是想卖木头,那都由你,不占你这点便宜。

但是这杨秀丽就是不干。她是外村嫁到耙子沟的。老公死了,她一个人把孩子拉扯大也不容易。五百块钱也是钱不是?

不干……那就强行执行了,杨秀丽天天跑到高建喜家折腾,高村长也火了,说你就折腾吧,你这个征地钱最后发。

“村里一共三户不配合的,我主动要求他们的钱后发,”高建喜理直气壮地回答,“镇里自己垫钱给他们,养出来一群白眼狼……他们也知道自己错了,也没人折腾了。”

“镇里是扣了他们三家的钱,”郝耀亮点头作证,然后他又笑一声,“其实高村长自己扣下这钱也行,不过他担心别人去他家折腾,就让镇里先给别人发。”

“这三棵树,不能按苗木补偿来走?”陈太忠沉吟一下,又提出一个问题,“那样的话,她是不是可以多得一点赔偿?”

“下面的各种情况,可复杂呢,”高建喜摇摇头,“动了她的树还是小事,刘老二家为啥没给?他把他爹的坟埋到地里了……我这该咋赔?只能让他迁,一分钱不给。”

“只能求公正,特殊情况没办法处理,”郝耀亮在一边说情,“建喜搞这个基层工作,还是很注重公平的,执行力也强,征地执行得最好最快的,就是耙子沟村。”

那这杨秀丽的小子还找我告状?陈区长沉吟一下发问,“高建喜你确定告诉他们了,最后还是要给钱?”

“我非常确定,拿我的脑袋担保,”高建喜用力点头,“这三家看到大家都拿上钱了,现在后悔到肝儿疼……后悔也没用,不配合政府的规划,就要让他们吃一吃苦!”

不应该啊,陈太忠听到这里,就沉吟了起来——难道是那少年故意歪曲真相?

“对了,还有,”高村长是说到义愤填膺之处了,“有人说我给家里几个亲戚多分了征地的钱,这消息不知道是哪个孙子传出来的……镇里明明白白地下的补偿条件,我有几个脑袋,敢犯这种错误?”

明白了,陈太忠点点头,他大致知道问题出在哪儿了,他侧头看一眼郝耀亮,“老郝,你们征地的时候,镇里没有公示?”

“公示了啊,文件都下发到各村了,”郝镇长显然没有弄明白,陈区长说的公示是什么。

“是公告,你要白纸黑字贴出来,再盖上你镇政府的大印!”陈区长无奈地摇摇头,“老高能做到公正……起码他说能,这是很好的,但是透明呢?你镇政府做到透明了吗?”

“因为你不够透明,别人就会怀疑有私下的交易,就会影响政府的公信力,”陈太忠沉着脸指责郝耀亮,“这个纠纷,错不在高建喜,错在你郝耀亮身上。”

“可是我贴出来,杨秀丽就不要树钱了?”郝镇长明显有点不服气。

“……”陈太忠无语地指一指他,又摇一摇头,“小王,你跟郝镇长讨论一下。”

“郝镇长,我年轻不懂事,就是有一点自己的想法,”王媛媛柔声发话,她对上闪金镇政府一把手,就不能是对村民的态度了,“我接触过不少村民,对这个文件,他们最多只能借过来看一看,贴到外面的公告,是大家都能看到的……”

(卡文了,考虑了一下本书的走向,所以更得晚了,很抱歉,不过月票还是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