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7 -3608章第二面

3607 3608章第二面(求月票)

3607章第二面(上)

区政府用了三天时间,将公告亭建了起来,其实就是在门卫的房间外侧,搭个三面是玻璃的亭子,另一面就挨着墙,墙上掏个门,方便门卫出入。

北崇的闲人真的不少,这亭子一建起来,就引来了不少人围观,看到里面的玻璃上贴着报纸,大家就有点不解,“明明是个报栏,咋叫公告亭?”

廖大宝正好路过,他这两天忙着张罗婚事,真的是焦头烂额,所幸的是陈区长也体谅他,不太计较他脱岗,他听到众人如此说,就解释一下,“有公告的时候贴公告,没公告就给你们贴两张报纸,这不是挺好吗?”

“呦,原来是廖主任,”有人认出了他,笑着起哄,“听说你要结婚了,能给喝口喜酒吗?”

短短五个月时间,廖大宝已经从老板凳队员,变成了区里最炙手可热的年轻干部,连官场外的人,也是没命地上杆子巴结。

还好,廖主任能摆正位置,他看一眼说话的那位,发现只是似曾相识,就微笑着摇摇头,“真是不好意思了,区里不让大办……没办法,端公家饭碗,就要听公家的话。”

说完之后,他就快步走进政府,最近跟他要请柬的很多,他原本打算办五十桌,现在看起来八十桌都要冒了,他真不敢随便答应。

在阳州,五十桌还真不算大办婚礼。七大姑八大姨、街坊邻居什么的。随便凑一凑就五十桌了——廖大宝仆街的时候,也有信心摆四十几桌。

以前他想的是,隔得太远的朋友合适不合适邀请,现在情况倒过来了,他不通知,对方还要打电话过来问——你还当不当我是朋友了?

所谓白云苍狗造化弄人,也就是这样了,廖主任背着红色的包包低头疾走,不成想前方身影一晃,朱奋起拦住了他的去路。笑眯眯地一伸手,“廖主任,不会没我的请柬吧?”

“有,”廖大宝笑着点点头。打开包包翻一翻,找出一张请柬,双手递给对方,“朱局,届时敬请您拨冗莅临。”

北崇虽然落后,但是婚丧嫁娶时的礼节,却是分外的讲究,绝对不能一个电话就算通知到了,一定要背个红色的礼包,将请柬送到。别说区里的,就算村里人结婚,邀请本村的其他村民,大多时候也要发请柬——不如此就显不出主家的诚意。

像朱局长这主动讨要的行为,那就说明大家都不是外人,他笑一声,“什么莅临不莅临的?太虚了,到时候我过去凑热闹。”

“朱局是从头儿那儿出来的?”廖大宝笑着问一句。

“别人谁还能让我上门?”朱局长淡淡地回答,这不是他眼里没其他区长,而是表示他只对陈区长效忠。“区长现在情绪不错。”

王媛媛坐在陈区长的外间,廖大宝最近的事情太多,她就坐到了这里,几天下来,她也逐渐适应了新的位置。虽然男区长用个女通讯员,实在有点扎眼。虽然有些人看她的眼光有点异样,但是没人敢胡乱说什么。

见到廖大宝进来,她点点头也不说话,反倒是廖主任低声发问,“小王,里面谁在呢?”

“没人,你进去吧,”王媛媛一抬手,见他没有动作,才笑着问一句,“不会要我请示领导吧?廖主任,我只是临时帮你看门。”

你当然是临时的,廖大宝笑一笑,心说你这心性也不枉我白帮一场,他伸手在包里翻一翻,“我要结婚了,现在邀请你……”

“嘘,”王媛媛竖起食指到嘴边,轻声发问,“你是给老板送请柬来的?”

“是啊,”廖大宝笑着点点头,然后眉头微微一皱,“怎么,老板有安排?我本来想请他当证婚人,他说不方便,可是没说不去啊。”

“你先给他送,我的再说,”王媛媛白他一眼,心说你这是乐昏头了吧?

“哎呀,你说得对,”廖大宝恍然大悟地点点头,我差点犯了低级错误,请柬拿来,第一张自然是送领导的,其他人都要往后靠。

尤其他和小王都是近臣,私下交往过甚可是大忌,万一领导收了请帖之后,说你也给小王一张吧,这个时候他要是拿不出,那真的就不好了——他总不能说我先给了小王。

不过陈太忠没他想的那么复杂,区长大人接过请柬看一看,“新家装得怎么样了?”

“装修都完了,家具家电也买得差不多了,希望您能过去指点一下布局,”廖大宝现在已经不怕区长惦记自己的老婆了,区长喜欢的是小姑娘,所以他出声邀请,“云娟和她几个朋友在新房呢,我让她们安排午饭?”

“去吧,”陈区长大喇喇地一挥手,“天天吃北崇宾馆,吃得都腻了,做俩拿手的好菜……你也给小王准备请柬了吧?我俩一起去。”

廖大宝汗流浃背地出来了,他好悬就犯一个很严重的错误,所幸的是区长疏忽小王精明,终于没什么后果。

给小王留下请柬之后,他就给扈云娟打电话,然后在政府里撒一圈请柬,接着就赶到新房,安排中午的饭局。

新房这边五个人,扈云娟有俩同学,廖大宝也有两个朋友,听说区长要来看房间,还要在家里吃饭,大家登时就是一阵忙乱,家里虽然食材很多,餐具也都现成,但是……没火,只有一个电磁灶,烹炒不太方便。

“我去搞个液化气灶,小廖你实在不行买俩菜,”说话的这位是廖大宝的发小,目前在阳州日报社的三产,眼皮子很是驳杂。“小扈你弄点好茶。买点干果,陈区长来了,不得让人家喝点水,随便吃点?”

“买点好酒就行,他喜欢这一口儿,茶叶倒是无所谓,我最好的茶还是顺的区长的明前龙井,”廖大宝心情也沉重,区长检查新房呢,这是莫大的荣幸。不能搞砸了,“啧,也不知道谁家还有保护动物的肉……”

这边的忙乱暂且不说,一个小时之后。就是十一点半,陈区长和王媛媛登门了,区长大人背着手,优哉游哉地走上来,纤细的王媛媛肩膀上背个包,手上还拎个包。

新房总共就八十平米,两室两厅,陈区长来回地看一看,小廖夫妇在一边细细地解说,什么东西是怎么回事。

“不错。新婚燕尔就能有这样的住宿条件,比很多人强太多了,”陈太忠点评两句,“有些人一辈子都住不上这样的房子,小廖小扈……你俩要感谢党,感谢政府。”

扈云娟嘴角**一下,似乎是想说点什么,最终还是没说,廖大宝笑着点点头,“确实是这样。当初买房子觉得贵,现在看一看阳州,房价都一千五了,区里是帮解决大问题了。”

“这个墙太白了,”陈区长指一指客厅沙发上的墙壁。“显得空荡荡的,回头我给你一幅字画挂上来。室雅人和嘛。”

“那里我们要放婚纱照,”扈云娟禁不住出声了,多年的苦恋终成正果,她不介意让全世界都知道她的幸福,在客厅挂婚纱照算什么?她恨不得挂到外墙上。

“云娟,你先听区长说,”廖大宝不得不呵斥她一句,“这里是会客的地方,卧室里已经有婚纱照了,这里不是很重要。”

“小扈不错,看得出来,她很在意你,”陈区长笑着点点头,丝毫不介意扈云娟的顶撞,“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大宝你要珍惜啊,”

“看,陈区长都说我不错了,”扈云娟笑着拿胳膊肘顶一下老公,娇美的脸上也泛起一丝自得,不过遗憾的是,她有一只眼睛死活没有感情。

陈区长那是在笑吗?眼里根本没有笑意!廖大宝看得分明,但是这话他没法说出口,他只是心里明白——耳朵根子软的干部,就意味着容易出事,区长对身边人要求可是很高的。

“还缺个微波炉,缺个空调,这个我就不管了,”陈太忠巡视过后,大喇喇地冲王媛媛努一努嘴,“送你们夫妻俩一个DV,算我的贺礼了。”

02年的时候,随便一个数码摄像机都要三千多块钱,陈区长这礼不算薄了,王媛媛闻言,将手里的包放下,露出一个大盒子来,正是一部数码相机。

“区长,您这……太贵重了吧?”廖大宝的眉头一皱,他知道区长出手不凡,但是凭空落这么个厚礼,他也有点不知所措。

“一点都不贵重,正是你需要的,这个DV,可以见证你俩幸福生活的开始,”陈区长笑眯眯地发话,“生活中贵重的影像,都可以借此保留下来,到了以后,那就是美好的回忆。”

陈区长这个礼物,送得很上档次,也很有意义,扈云娟才微微笑着点头,不成想年轻的区长又发话了,“当然,你俩也能拍点少儿不宜的东西,这是很助兴的……哈哈,不过,不要把影像资料流传出去啊。”

陈区长一边开玩笑,一边挤一挤眼睛,他只想着平易近人了,这些荤段子,连村干部们都懂的,实在是无伤大雅,但是他没想到的是,背后有两个人三只眼,默默地耷拉下了眼皮——小王有两只眼,但是小扈只有一只眼。

3608章第二面(下)

说了没多久,就到了饭点儿了,廖大宝最近的行情还真不错,仓促之间,他居然弄了两只野鸡回来,炖了一锅端上来。

陈区长见大家局促,也不想多待,正好有人打电话过来,他看一眼电话号码,很随意地拒绝了,“小廖,何昌其最近还一直联系咱们吗?”

“找过我几次,”廖大宝老老实实地回答,“我就是按您说的那样,让他们找徐区长,徐区长对他们似乎也没什么兴趣。”

“嗯。我知道了。”陈太忠点点头,也不做解释,径自就站起身来,“吃好了,我要走了,你们慢慢吃。”

别人能慢慢吃,但是王媛媛毫不犹豫地跟了出来,家属院离区政府并不远,走路也就是七八分钟,两人快到小院门口的时候。旁边一辆本田车下来一个人,正是何昌其。

“陈区长最近很忙啊,”何总笑着打招呼。

“去找徐瑞麟,”陈太忠待理不待理地答一句。看王媛媛开了门,正要迈步进去,猛地发现何昌其也要跟着走过来,说不得冷冷看其一眼,“嗯?”

“想跟陈区长单独汇报点事儿,”何昌其停下身子,讪笑着回答。

“不用找我,”陈太忠摆一下手,下一刻,他想一下。觉得还是让这货弄清楚问题出在哪儿的好,索性又说一句,“你拿一千五百万出来,再谈合作,光谈这些空的,没用。”

说完他就走进去了,王媛媛低眉顺眼的将门关上,倒也不怕他硬闯。

下午的时候,陈区长正在小岭乡视察庄稼长势,突然接到了市政府打来的电话。打电话的人自称是政府办公室沈建设,通知他明天上午来见陈市长。

陈正奎点我的名?陈太忠琢磨一下,心说这也是,陈正奎上任有一段时间了,自己一直没有去拜码头。这货倒也不能一直不闻不问下去。

不过这个姓沈的也不是什么好鸟,陈区长心里暗哼一声。嘴上淡淡地问一句,“明天上午几点?”

“这个,陈市长没有指示,”沈建设在电话这边也有点不高兴,心说市长都点名了,那你乖乖地来就是,还敢问时间?

不过他是市政府办公室的老人了,陈市长来了之后,随便点了两个人打下手,他的地位非常不稳固,更是连新老板的性子都没摸清楚,所以他也不愿意招惹陈区长。

“那我知道了,”陈太忠压了电话,心说这是什么玩意儿嘛,不说叫我去干什么,也不说时间,当我真有那么多闲工夫?

不过腹诽归腹诽,场面上的事情,他还是要走到,第二天他吃过早饭去过杨大妮儿家,七点钟就驱车上路,八点半的时候,到达了市政府。

陈市长的办公室外面,已经坐了两个人,负责接待的中年人一开口,陈太忠就听出来了,此人正是给自己打电话的沈建设。

是就是吧,那又怎么样?他也没跟对方套近乎的兴趣,登记一下就坐到了一边的沙发上,从茶几上拿起一份报纸看了起来,也不跟早来的那两位打招呼。

事实上,他都不认识这两位,这也是陈区长的一大奇葩之处,来了北崇都快半年了,他还真的不认识多少市里的干部,就是一门心思蹲在区里搞发展了。

那两位看他一眼,略胖的男子疑惑地看一眼略瘦的男子,瘦男子用极低的声音吐出三个字,“陈太忠。”

他的声音极其细微,可陈太忠还是听到了,他不但听到这些,更发现陈正奎已经来了,正在办公室里跟跟人说话——这货的工作热情,倒还是值得肯定的。

然而接下来,他对陈市长唯一的一丝好印象,一点一点被时间磨光了,他坐在市长办公室门口等了一个半小时,硬生生还是没进去。

这并不是说陈正奎是话痨,恰恰相反,他处理事情是非常快的,这一个半小时里,起码进去了十几拨人,除了有一个被晾在沙发上,陈市长学习了五分钟报纸之外,其他的人都是干脆利索,没什么废话的。

被学习的那位,陈区长还真的认识,是固城区的党委书记边贵波,本来比他来得还晚,却是插了他的队。

眼瞅着就十点了,陈太忠真的有点忍无可忍了,哥们儿在北京被人晾,回了阳州还是被人晾——一个小小的市长,不知道得瑟什么呢。

就在这个时候,沈建设接了一个电话,然后抬起头看他,“陈区长,你可以进去了。”

真是牛逼大了啊,陈太忠面带微笑站起身,推门进去之后,冲办公桌后的陈市长点点头,“陈市长,我来了。”

今天陈正奎的脸上。可是没有带着笑容。他抬头看一眼,从手边摸起一根烟点上,然后又深深地吸了一口,伴随着浓浓的烟气,嘴里轻轻地吐出一个字,“坐。”

陈太忠走到沙发前坐下,从包里摸出一盒烟来,也抽出一根点上——不给我散烟?你那烟哥们儿还看不上呢。

两人各自喷云吐雾了起来,不过陈市长也没看报纸学习,静了差不多有二十秒钟。他就发话了,“北崇发展得很快,你是有能力的。”

陈区长自顾自地抽烟,也不接他的话——领导你接着指示。

“现在是发展的好时机。不能敝帚自珍,”陈市长果然接着指示了,“把你上任以来,北崇发展的一系列政策和文件,给市里送一份过来,越翔实越好。”

“嗯,”陈太忠不动声色地点点头,这个要求不算过分,新市长初来乍到,要了解下面的发展情况。至于说泄密什么的——只靠文件和政策就能发展起来的话,全国怎么还会有那么多落后的地方?

“在我上任之前,应该拨付的款项,还未拨付的暂时冻结,”陈正奎似乎并不计较对方的态度,继续指示,“全市都是这样的。”

这才叫六月债还得快,陈区长听得有点无语,心里对此人也有了一定的认识,这是一个非常强势的领导。强势到有点不讲理,李强未必扛得住。

反正这世道,大抵还是公平的,他能扣别人的钱,别人自然也就能扣他的钱。陈太忠并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妥,虽然对方的强势。确实让他感到很不舒服。

他又等了一等,发现对方不再说话了,于是抬头看一眼,发现陈市长的眼睛正藏在淡淡的烟雾后面,冷冷地看着自己,说不得站起身来,“我都知道了,陈市长还有什么指示?”

“嗯,明天上午把资料送过来,”陈正奎随意地一摆手,你可以走了。

看到他出门,陈市长的眼睛微微一眯,冷冷地哼一声,用低微到不可闻的声音嘀咕一句,“果然是桀骜不驯。”

他今天上午要威慑的,就是边贵波和陈太忠两人,由于陈太忠来得比较早——而且还是从北崇赶来的,这态度算比较端正,那他就将矛头对准了晚来的边贵波,至于说晾一晾陈区长,那真就是小意思了。

不成想年轻的区长也是桀骜得很,进来的时候连客气话都不知道说,坐下之后更是一言不发,陈市长觉得,自己还是小看了这家伙的胆子。

陈太忠走出来,脸上的笑容真的是要多灿烂有多灿烂了,陈正奎你这算什么玩意儿?

这次见面,年轻的区长对年轻的市长印象大坏,晾了他一个多小时无所谓,做事很强势也无所谓,那是一些官场手段,无所谓对错,至于要资料就更无所谓了,他恨是恨在——这些狗屁话,你隔着电话不能说?

寥寥的几句话,电话里就说得清楚,这厮非要他专程来市区一趟,来回光花在路上的时间就得三个小时,更别说还等了那么长时间,目的只是摆一摆**威。

哥们儿的时间宝贵,不是让你这么挥霍的,陈太忠回了北崇之后,中午吃饭廖大宝也来了,他就问一句,“小廖,你阳州的亲戚朋友,送过请柬了没有?”

“送了一部分,”廖大宝看一眼领导,“抽不出太多时间,一点一点送,您有什么指示?”

“明儿上午放你半天假,你去市里吧,”陈区长淡淡地吩咐一句,“正好区里还要给市里送点资料,你直接交到陈正奎办公室。”

“嗯,”廖大宝点点头,若有所思地夹菜,吃了几口之后,又抬头发问,“我过去之后,该说点什么?”

“这是陈市长要的资料,你什么也不用说,”陈区长端起面前的小酒盅一饮而尽,“让那边出具个收条,不给收条的话,把资料带回来。”

“嗯,保证完成任务,”廖大宝坚定地点点头,心里却是哀叹一声,老板这是又跟陈正奎对上了,这一趟资料……不好送啊。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