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1 -3612关卡重重预定下月

正文 3611-3612关卡重重

陈太忠听得登时就是一愣,然后才回过神来,“是捎带上市里的指标,还是说给市里留指标?”?

两者听起来没什么差别,事实上这个差别是很要命的,一个是以这个考察的名义,捎带上市里几个人,另一个则是北崇出面,以区政府的名义邀请相关人等一起去?

说白了,就是这个钱谁出的问题,陈区长认为,如果市里有些人想自己出钱,只是借个名义出去玩一玩,他倒也不介意对方搭一趟顺风车——有这个名义,那些人能报销的。?

不过这个钱要是北崇出,他当然就不肯答应了。?

徐瑞麟也知道这个说法的区别,他冷哼着摇摇头,“他们没有明说,这个话也没办法明说,反正他们没说领导会自己筹钱。”?

“真不害臊!”陈太忠气得哼一声,这次考察也不是北崇人出钱,是普林斯公司出资,邀请北崇人出去考察市场,陈区长花凯瑟琳的钱理直气壮,他也愿意让同事和下属借此拓展一下眼界,但是无关的外人想占便宜,他绝对不答应,“你没说是普林斯公司出资吗?”?

“嗐,别提了,正是因为说了,他们才这么提要求,”徐区长哭笑不得地摇摇头,“本来我就没打算跟他们说,结果他们那边有人问我,换不换外汇……”?

合着眼下这形势,也是被逼出来的,徐瑞麟去外事办办手续,那边就问了,说你们出去一趟,肯定要花钱的。要不要我们帮忙介绍一个兑换美元的地方??

这就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了。徐区长说我们没这个需求,结果接下来的事情,就办得拖拖拉拉的。他也知道,这是某些人没赚到小钱,心里不舒服。后来得空的时候,他就有意无意地说,我们的考察费用,普林斯公司包圆了,也就是一些私人消费,才会用到外币。?

这话的意思就很明白了:你们听清楚了,我就算换美元,也是用在个人消费上——是个人不是公家,谁还要高价跟我兑换??

这一下。倒是没人再提兑换美元的事情了,但既然是普林斯公司包圆了费用,就有人琢磨起了别的。徐区长今天去市里。外事办的人就说:你们北崇的发展,离不开市里的正确领导。出国考察涉及到发展方向问题,最好还是让市领导带队比较好一点。?

徐瑞麟就说,这是一个简单的商业考察,跟方向无关,结果那边回答得更直接了:既然是商业考察,那你们给市里留五到八个名额吧。?

陈太忠听他说完,沉吟一下发问,“照你的观察和分析,这是外事办自己的意思,还是得到人授意了?”?

“没什么区别吧?”徐瑞麟正在义愤填膺,自然也就不太注意措辞了,“人家也不可能让我看出来,关键是有人这么要求了,是谁提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咱们得给出答案。”?

“要是谷珍提的,我可以有针对性地找她做一做思想工作,”陈太忠若有所思地说一句,对他来说,搞清楚指使人还是很关键的。?

徐瑞麟也知道,市里唯一的女性副市长谷珍,就是分管外事办的,这次大洗牌后,谷市长升了一小格,成了常务副市长,但是外事办还是那些人,是谷市长的熟人。?

“这真的未必是谷珍授意的,”他摇摇头,“外事办的人也可能以此借花献佛,反正有这个权力,巴结领导的成本就变得非常低了……他们不用反对,把事情拖一拖就行。”?

“也就是说,咱们不答应的话,短期内想去巴黎就很难了?”陈太忠沉声发问。?

“大概就是这样,”徐瑞麟沉着脸点点头,公务护照出国,手续其实也不少,只不过大家都在官场,一般没人刁难,就显得很快,但有人故意作梗,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啧,”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悻悻地发话,“早知道是这样,我就带队了。”?

他是在北崇实在走不开,才让徐瑞麟带队出去一趟,当然,还有一个情况也必须强调,那就是陈某人的组织关系现在还没有下到阳州,他不着急跑,上面也不着急安排,所以严格来说,目前他还是省管干部,想办公务护照,得到省外事办。?

但是他也真的生气,这件事要是他带队,他不怕跟外事办的人吵一架甚至打一架,可是老徐带队,他就不能用这么激烈的手段了——公家的事儿,你又不是团长,这么着急跳出来大打出手,是不是里面有什么猫腻??

“其实拖一拖也无所谓,咱们也不急在一时,”徐瑞麟见他苦恼的样子,就出声劝慰,徐区长对普林斯公司,其实没太多好印象,尤其是徐波被人枪杀的当晚,有普林斯公司的人在场,他经常就触景生情了,也就是现在北崇受惠良多,他的印象才有所转变。?

不过相较而言,外事办吃拿卡要的官僚作风,更让他难以忍受,他自然就想替普林斯公司省一点,“就不信他们能一直卡着。”?

“等……能等到什么时候?”陈太忠绝对不愿意等,他本来就是个火爆性子,而且北崇也确实等不起,“马上大棚要收获了,涉及到销售,娃娃鱼项目也要展开了,还有退耕还林费用的发放和烟草苎麻的收购工作,后半年有的是你忙的,这会儿你不走,什么时候走?”?

“但是那边查不出来主使,”徐瑞麟皱着眉头回答,其实他也知道,这个时候出行法国,并不是最合适的时间,对面料供应商来说,最吸引人的还是时装周,时下秋冬时装周已过,春夏时装周尚早,过去考察的效果不是很大。?

但就是这样的考察,也是陈区长安排的福利——没错,大致上讲就是福利。徐区长是管农业的。也就负责过问苎麻的种植和收购,下半年的春夏时装周,计划中是白凤鸣带着经贸委和工商的人去。那才是实实在在的重点。?

不过福利归福利,徐瑞麟并不打算浪费掉这次考察的机会,他还是要抓紧时间学习一些东西。如果有建设性的意见,也就直接提了——苎麻产业以后的发展,并不仅仅是白凤鸣一个人的事,这个产业链是综合性的。?

有人觉得苎麻进了工厂以后,就是工业和商业的事情,那就大错特错了,这个产业还有原料培优的问题,根据国际市场的需求,要优选更合适市场的苎麻品种。这个环节,必须要得到农牧业口儿上的支持,徐区长的考察真不是单纯的福利。?

“那就先答应他们。”陈太忠果断地做出决定。北崇的发展是耽误不得的,所有的事情都要为此事让路。至于说答应之后怎么办——你们会算计人,好像哥们儿不会??

“先答应他们?”徐瑞麟愕然地看着自家的区长,他真的以为自己听错了,陈区长从来都不是好说话的,您现在就让出这么大的便宜,给他们占??

“先答应嘛,”陈太忠有意将那个“先”字咬得重一点,其他的话,也没必要再说。?

“可是这个公务考察,人数卡得很死的,”徐区长小心翼翼地提示,我就知道,陈区长的便宜不是那么好占的,但是您设计方案的时候,有些因素也得考虑,“五到八个人的指标,这很可能影响到考察团的成行。”?

不怪他如此犹豫,没见过就是没见过,公务考察对人数的界定还是比较严格的——毕竟涉及到公务护照和普通护照的问题,考察团多一人少一人,很可能就会影响考察团的成行,“外事办往上一报人数,这就要核定的。”?

“规矩都是人定的,这方面你就不要操心了,”陈太忠微微一笑,也不做什么解释,“多给他们做一做工作,争取让他们自费出钱,咱就带他们出去玩一趟了。”?

徐瑞麟才走,一个电话就打了进来,“陈区长吗?我是周养志,都说你们农林水搞得很不错,明天我想过去看一看。”?

“我代表北崇人民,热烈欢迎周市长视察,”陈太忠干笑一声,“最近区里的事情太多,一直都没去拜望您,这是我工作的失职,请您批评。”?

周养志是新上任的副市长,接替了江锋位置,分管的是农林水,此人原本是省政府办公厅的,后任国防科工委的副主任,那是个只有协调职能的穷衙门,能下到地市也殊为不易。?

再看此人的年纪,四十六岁的副厅,前途还算光明,要不阳州官场都在说,省里加大了对地市的控制,空降的干部越来越多了。?

但是陈太忠没办法拒绝,副市长初来乍到视察下面县区,真的是太正常了。?

“我批评你什么?”周养志微微一笑,“北崇搞得不错,有声有色的,大家还要向你学习取经,你不要藏着掖着啊。”?

我怎么听着这个话,有点不对呢?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微微皱一下眉头……?

3612章关卡重重(下)?

第二天,陈区长和隋书记迎来了周市长,周养志个子不高,大约就是一米六八左右,白白净净的,人长得很壮实,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还要小一些。?

周市长看起来很和蔼,说话的时候总是面带微笑,哪怕是不说话的时候,脸上也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很容易让人生出好感。?

陈区长盛情邀请周市长去区政府听取汇报,周市长含笑拒绝了,说我今天不是听报告来的,就是要走一走看一看,看看北崇近期的建设成果。?

那就先去看卷烟厂吧,陈区长和隋书记陪着周养志去了前屯镇,这是北崇建设进度最快的厂子,原本就是预制板厂,三通一平和厂区都是现成的,推倒几栋房子就可以打地基了。?

短短一个多月,卷烟厂已经大变了样,厂房都已经封顶了,地面上是挖得纵横相间的地沟,倒是办公楼盖得不算快,只打了地基。?

陈区长拿着图纸指指点点地讲解,又强调了因地制宜地搞发展——比如说这个办公楼。目前是打算盖两层。但是要打五层的地基,将来发展得好了,再加盖三层。?

周市长很满意地点头。至于说这个厂子的性质,是联营而且不归烟草局管,陈太忠不说。他也就不去问。?

不过对下一个要参观的工厂,周养志表示他没什么兴趣——陈区长邀请他参观的是在建的北崇区政府自备电厂,他表示这是工业口儿的事情,今天时间紧,就暂时不看了。?

陈太忠这么安排,也是有自己的想法,苎麻的两个厂子,他可不打算让周市长参观,一来是那俩厂子投资大。容易让人眼红,二来就是,周市长如果提出。想要去巴黎看一看。他是该答应还是不该答应??

那咱们去看大棚种植吧,一行人又驱车前往试点的种植户家。这件事也是北崇最早推行的,那些手脚快的农户,在春节前就已经盖好了大棚。?

现在双孢菇、草菇之类的,已经有钻出的小头了,草莓等反季节植物也长得极为旺盛,听着农户兴高采烈地讲着定植、杀虫、防病,又预期五六月份的收获,周市长频频地含笑点头,旁边的摄像机抓拍着这一幕又一幕。?

连看几家之后,周养志问陈太忠,“这个特色养殖,销路定了吗?现在开试点还不要紧,一旦大规模上的话,一定要有稳妥的销路。”?

这就是机关干部的特色,别看他们下基层不多,但是关于民生方面的知识并不少,而且不怕积极地表现出来,好显得自己是多么地亲民,多么见多识广。?

就拿这句话来说,根本就是废话,说话谁不会?能着手去找、并且找到销路,才叫本事。?

不过,陈太忠觉得周市长能注意到这个问题,倒也算靠谱,他笑着点点头,“嗯,这个问题我们已经着手去安排了,以省城和周边各大城市的消化能力,解决了运输这个环节的话,大面积种植是没有问题。”?

“这个经验,可以组织其他县区来学习,”周养志笑眯眯地做出了指示。?

“他们已经学习过了,”陈太忠最不想听到的,就是跟全市有关的大局感,你是副市长,我只是区长,他淡淡地表示,“我们自己花钱请专家讲课,他们蹭着听,我们这算做得很不错了吧——他们要是花钱请了专家讲课,能让我们听吗?”?

周养志看他一眼,笑着回答,“你又没试,怎么知道人家就不让你听?”?

这就是周市长上午视察时,唯一有点不和谐的一幕,接着就是中午的饭局了,简单休息片刻,他又去看了几处退耕还林地区的还林情况。?

关于这些地区,陈太忠并没有明确地指定地点,反正走到哪里看到哪里,他也没兴趣作假,有些地方光秃秃地还没开始种树,也有个别地方,就是简单地把柳条扦插进土里,实在看不出来能不能活。?

这可能就涉及到一些说法了,他指示跟随着的林业局长邓伯松,把这些地方都记下,到时候要过问了解一下。?

可周养志看得就有点不高兴了,“退耕还林这方面,你们做得可是不太好,这钱都是财政拨下来的,是国家对咱们的支持,要跟村民们多强调一下,这可是来之不易的机会。”?

“周市长指示得很及时,也很正确,”陈区长笑着点点头,虽然他心里真的不以为然,“目前苗种是个问题,我们正在积极协调。”?

他其实很想辩解一下的,我不是给你样板看的,这是真实情况,北崇虽然只是一个区,地方却很大,我一个人也跑不过来,还是充分依靠下面乡镇的干部,有些情况我也是一知半解,这才开始退耕还林,你倒看出来做得不太好了??

不过这争执也很没意思,他就懒得多说了,反正发放退耕还林款项的时候,乡镇和区里都是要抽查的,看谁敢作假??

“对了,关于这个退耕还林,你们的自主权有点太大了,”周养志眉毛一扬,似乎是才想起来一点,“今年就是这样了,明年的话,要好好地合计一下。”?

“嗯?”陈太忠这下不满意了。他看一眼对方。面无表情地发话,“这都是市里早就答应下来的,还合计什么?”?

“事物总是在不断发展变化的。”周养志的脸上依旧带着一丝微笑,好像并不介意对方的唐突,“很多同志向我反应。北崇十万亩的退耕还林,有点多了。”?

“朝令夕改,不知其可,”陈太忠冷冷地回答,这个时候他是不会让步的,“若是没有很多同志那些因素,北崇能有十五万亩。”?

“十五万亩,这是什么意思?”周市长讶异地看他一眼,对于这个说法。他是一点都不知情,江锋不会告诉他这个,其他歪嘴的主儿。也只会说北崇占得太多。而且不受市里监管。?

“没什么意思,”陈太忠淡淡地发话。这种形式的摘桃子,那根本是防不胜防——领导换了,后面来的不认前面的账,他必须强烈抵抗,“大不了大家都不要退耕还林了。”?

“你这个话,我听得不是很明白,”周养志难得地严肃了起来。?

“周市长你多了解一下情况,就知道了,”陈太忠不确定对方知道不知道其中因果,所以他不会给出解释——他若是解释,对方也可以解释。?

这跟他在北京被李云彤推倒时一样,有些话不能随便开头,尤其是周养志是分管农林水的副市长,一旦敞开了说,人家有级别加成,他这个区长不想撕破脸的话,那就真被动了。?

“嗯,”周养志鼻子里轻哼一声,也没了说话的兴趣,他初来阳州,也是想体现一下存在的,不过他分管的口子真的很一般,又有人来告状,说北崇退耕还林的吃相太难看。?

周市长也打听过,知道陈太忠不好招惹,但是从文件上看,北崇在此事上做得真的有点过,所以他今天来,除了考察,就是要试探着吹一吹风——江锋已经是过去式了,周某人身为分管市长,对如此不平衡的资源分配,他有资格发出质疑。?

现在听起来,似乎北崇还有什么委屈,甚至还有杀手锏,他就只能将这份疑惑放在心里了,不过陈太忠的桀骜,也让他相当地不满。?

话赶话到了这一步,他连视察的心情都没有了,不过好歹是副市长了,他控制情绪的能力还是一等一的,“这个项目就不看了,看一看娃娃鱼养殖吧。”?

“那个项目……还没开动呢,”陈太忠不动声色地回答,姓周的你既然是带着偏见来的,那个项目我就不跟你介绍了,省得你看到之后眼红,又惦记往全市推广,“怎么也得到明年五六月份,才能基本完善。”?

“你这个娃娃鱼养殖,很受人关注,”周养志面无表情地说一句,似乎是话里有话,然后他又问一句,“许可证什么时候能下来?”?

“上次去国家林业局造林司的时候,碰到保护司的领导了,”陈太忠淡淡地回答,“今年肯定能下来,他建议我先动起来。”?

“哦,”周养志点点头不再说话,陈太忠这话,终于点出了一部分真相,那就是陈某人跟国家林业局造林司有关系——大概这就是北崇能狮子大张嘴的缘故吧??

但是周市长心里这个疙瘩已经结下了,也就懒得再多说,其实他还想了解一下,为什么有人想投资一千五百万在娃娃鱼项目上,你居然不要,偏偏要了那个只投一千一百万的??

这里面或许有什么说法,但是搁给不明白的人看,就会想到这里面可能有猫腻,周市长原本想着,条件许可的话,他会暗示陈太忠一句。?

不过现在,那就没必要说了,姓陈的你好自为之吧。?

五点半的时候,周市长拒绝了北崇人的留饭,坐车走了,陈太忠也长叹一声,“这随便来个副市长,就要耽误咱们这么多人一整天的功夫,真是陪不起啊。”?

他说这话的时候,隋彪就在旁边,他的靠山王宁沪已经走人,今天就规规矩矩陪了一天,虽然存在感很差,但是博个态度端正。?

听到陈区长如此放肆,隋书记撇撇嘴,走上了路边的汽车,不过才进了城区,车又停了下来,隋彪拉着脸走下车,冲后面陈太忠的车招一招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