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4 -3615第三面

3614 3615第三面

3614章第三面(上)

有时候歪门邪道的手段,还就是比正道好用,陈太忠这个电话打过去,接下来就没人说这件事了,王社长也不打电话过来催。

陈文选自然还是打他的广告,不过《恒北日报》那是不要再想了,《朝田晚报》却是没有问题,由于前来了解情况的学生极多,陈部长请示一下区长和书记,索性将见面会的地址定在了距离阳州办事处不远的红旗宾馆——这个宾馆有个可容纳六百人的会议室。

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见面会终于要到了,陈区长和隋书记在前一天,一大早就出发,下午三点半的时候,赶到了朝田,看一看会场筹备情况。

会场布置得挺不错,标语横幅什么的都有,会场门口还列一个告示牌,把回乡创业的待遇和简单要求列在了上面,旁边有几个学生模样的人,在拿着本子抄录。

“没有宣传彩页吗?”一个不知道带着点哪里口音的男生发问了。

“没有,”一个工作人员摇摇头,犹豫一下他又说一句,“小伙子,我们招的是阳州人,你这北广人,也不用试了。”

“还有地域歧视?”小伙子不满意了,大声地嚷嚷了起来,现在的学生大多已经是独生子女,脾气真的是很火爆,遇到不顺眼的事情就敢指责。

倒是那工作人员态度尚可,他有板有眼地回答,“这位同学,我们招聘的是返乡创业人才,不是下乡创业人才,是吸引本地人才回流的政策。”

“还是地域歧视嘛。外地人就不能去你们北崇创业了?”那位同学直接就不讲理了。

工作人员看他一眼。索性是连话都懒得说了,陈区长和隋书记对视一眼,某人心里有点微微的后悔:如果应届毕业生多是这样的素质。那我当初的坚持,未免有点可笑。

两人在会场里走了一遭,觉得也没什么可挑剔的。设备设施老了点,但是还算整洁,虽然不是阶梯式的,可略带一点斜度,视野也很不错。

看过之后,隋书记和陈区长就回到了阳州办事处,在办事处这里,陈文选租了一个小接待室,专门接待上门打听消息的学生们。

小小的接待室。不过三十来个平米,也没什么贵重设备,一天的租金居然要八百块。阳州办事处做为阳州官员落脚的地方。这价钱真的不含糊,宰自家人没商量。相较而言,红旗宾馆那么大的会场,租用整整一天也才三千块,还附送一个下午做准备工作。

陈太忠也不喜欢阳州办事处,北崇目前是埋头发展期,跟市里的瓜葛能少一点就好一点,更别说这里还是阳州官员集中的地方。

但是陈文选认为这里不错,隋彪也支持,他也不好反驳了——选择这里有一个最大的好处:那就是保证了招聘的合法性和权威性。

这年头的骗子是如此之多,堂堂的区委区政府招聘工作,若是不能在本地驻朝田的办事处举办,真的会引起不少人的质疑——或者学生会想得少一点,但是学生家长绝对不会想得少了。

没错,就是学生家长,陈区长和隋书记在接待室亲自做接待工作,不多时就接见了七八个学生家长,看得出来,做家长的对政府招聘的名额,比学生敏感得多。

家长一来,就要了解详细的政策,问的问题大多也都在点儿上——基本工资怎么算;担保贷款怎么担保;一年期到头,续签两年的合同,有些什么可以量化的指标,还可能有什么意外的因素影响;三年的脱贫任务完成,是否能保证转正,是事业编还是行政编。

出乎陈太忠和隋彪意料的是,北崇好多人在朝田发展得还不错,大老板不多,但是有房有车的人真不少,做的还都是一些不起眼的小买卖,有开洗车行的,有武术教练,有外包通信工程的,也有做电脑配件的。

这些人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起码比普通的朝田人要强不少,在省城买了房子,基本上也算半个省城人了。

但是对他们而言,省城有难以言表的疏离感,在这里奋斗一辈子,也终究不是家乡,这里没有街坊邻居,没有玩泥巴长大的发小,没有可以畅所欲言的朋友,有的只是老板、下属和客户,或者是冷冰冰的工作关系,或者是**裸的钱权交易。

所以很多家长意识到,回老家发展,不一定是坏事,最糟糕的结果就是,老家发展不下去,那么再回朝田来也不着急,解决不了编制,左右是个漂泊了,谁还差这三年?

有意思的是,来的家长里,有些孩子居然不是在朝田上的大学,而是在外省,这些家长是见到广告之后,专程来替孩子打听细则的,其中一个学生还是在上海上学——遗憾的是,他就读的那家学校,在座的人基本上都没听说过。

这也是正常了,北崇如果有学生能上了清华北大或者浙大上海交大之类的名校,那回乡发展的几率,无限接近于零,直接给个村长,人家也未必愿意回去——当然,要是朝田的城中村村长,名校的硕士生也要打破头抢着回来。

不管学生家长如何多种多样,陈区长和隋书记坐在那里耐着性子解释,态度也非常地和善,现在不是拿架子的时候,正经是要体现出亲民的形象,虽然这第一次招聘,肯定招不到多少有真材实料的主儿,但是……千金买马骨嘛。

一旦工作起来,时间过得真的是特别快,不知不觉间就接近六点了,两人正在跟一个恒北财大的女生沟通的时候,门刷地被推开了,一群人气势汹汹地走了进来,“你们这里,是在干什么?”

隋彪看清来人,刷地就站了起来。“陈市长好。我们是在做招聘应届大学生的准备工作。”

打头的不是别人,正是阳州新上任的市长陈正奎,他目光炯炯地扫视一眼。又狠狠地看一眼坐着不动的陈太忠,沉声发话,“你们的招聘工作。经过阳州市政府许可了吗?就在办事处搞?是谁允许你们这么做的?”

“我们这个工作,是市党委早就批准了的,”隋彪看一眼陈太忠,发现他没有说话的意思,只能硬着头皮解释,“陈市长您可以去了解一下,李强书记这些都是知情的。”

“我不知情,”陈正奎冷冷地发话,“先把报告打上来。市政府批了,你们才能这么做……否则你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不合程序不合法的。”

“我们的程序。过了常委会的。”陈太忠终于发话了,他坐在椅子上微笑。“陈市长,你这么说话,学生们听到耳朵里,对我们的工作……真的影响很大。”

“以前的程序我不说,我没有参与,”陈正奎很直接地表示,“但是你们现在来阳州办事处招聘,我并不知情,所以现在我现在郑重地通知你们……这个地方,北崇不能使用了。”

话说到这个地步,隋彪早就吓得躲在一边闭嘴了,官场里人用到这样的措辞,就是很激烈的矛盾冲突,一般人想掺乎也没那胆子。

“可是不在这个地方办公,我们就失去了理法上的正统,”陈太忠也不指望隋彪拔刀相助,他兀自稳稳地坐在那里,笑眯眯地发话,“陈市长,你这么贸然地进来……”

他扫视一眼在场的旁人,除了提问题的财大女生,还有七八个学生和学生家长坐在那里旁听,他轻叹一口气,“很可能影响我们的招聘效果……带来很严重的后果。”

“我也不想这样啊,”陈正奎轻喟一声,他看这货,真是要多不爽有多不爽了,但是这个时候,他也不愿意吸引太多的仇恨度,“但是北崇做这样的事,应该先跟我打个招呼。”

“是这样吗?”陈太忠看着他,无奈地摇摇头,又低声嘀咕一句,“我总觉得是市党委认可的事儿了,而且是我们北崇自己出钱,不走市财政的。”

“事情确实是这样的,”陈正奎很干脆地点点头,他承认一些客观事实,“但是对于你们的冒失,想必你也知道,省里有不少领导也非常不满意,你我都是共产党员,要强调组织性纪律性,你事先不跟我打招呼,那我只能请你撤出这个办公室了。”

“滚,”陈太忠微微一笑,抬手就将手边的烟灰缸砸了过去,正正地砸中对方额头,只听得啪地一声闷响,厚重的烟缸四分五裂,他呲牙一笑,“这房间是我们一天八百租来的,你让我走我就得走……你以为你是谁?”

“你,”陈正奎捂着脑袋,就是一阵晃悠,他愕然地看着对方,良久之后,才惊讶地发话了,“你居然敢打我?”

他是如此地不可置信,以至于声音都尖厉到震颤的地步了,有点像后世的海豚音。

“不是我想打你,是你自己找揍啊,”陈太忠灿烂地笑一笑,“市党委会通过的事情,我也花了钱租房间,自问没有做错任何事情,你居然就蛮不讲理地强行要我撤出。”

他深吸一口气,将这个问题延展开来,“我很想知道,你受了什么人的指示,为什么一定要在学生和学生家长面前拆我的台……你就没有想到,我不打你,何以取信于群众?”

3615章第三面(下)

此刻的陈市长,面上的鲜血已经汩汩而下,很快就将面颊染得通红,他颤巍巍地指着陈太忠,咬牙切齿地发话了,“我中止你的非法行动,你居然打我?”

“非法你个茄子,”陈太忠笑眯眯地站起来,拎起身后的椅子就扔了过去,不过陈市长身边跟着的人也不是白给的,两人齐齐上前,捂着脑袋硬生生地用后背扛住了这把椅子。

陈区长兀自不肯干休,他笑眯眯地绕桌子走着,隋彪走上前想抱住他,他胳膊一甩,“老隋,不关你的事儿啊。你要多事。别怪我翻脸。”

“快,保护市长,”进来的人杂乱叫着。有人拖着陈正奎往外走,又有人冲上来阻止陈太忠,陈市长却是死活不肯走。一定要理论出个结果,现场真是要多乱有多乱了。

陈区长随手拨开两个不知死活的家伙,见前方人多,他索性一蹿就蹦到了桌子上,要冲过去打人。

陈正奎见他如此生猛,只能顺水推舟地被人拽走,身后又有七八个人没命地挡着,有那学生家长见状,也上前阻拦——这是单纯的劝架。

事实上。大多数人都听出来了,来的是阳州的市长——或者是副市长,起码能把区委书记吓得站起来。不成想这区长倒是生猛得很。众目睽睽之下,直接动手打市长。

眼见学生家长都上前了。陈区长也没办法追打陈市长了,他冷哼一声,指着门外的市长大骂,“陈正奎,我这次要是招聘不到合适的人,以后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粗暴、野蛮……我要向组织反应,”陈市长捂着额头,转身就走,“陈太忠你就等着纪律处分吧。”

“你要反应?巧了,我也要反应,你粗暴干涉下级组织的工作,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影响和后果,”陈太忠大声嚷嚷着,“你做好辞职的打算吧!”

这打架的地点,可是在阳州办事处,他这一嗓子出去,真是有太多人听到了,隋书记赶紧上前劝阻他,“行了太忠,咱继续为学生们解说吧,这也不是什么好事儿,不用再提了。”

确实不是什么好事,当着学生们,当干部的居然就打起来了,而且还见红了,真的太影响政府形象了。

不过事态发展到这一步,接下来的座谈也不好再继续了,大家都没什么谈话的心情了,更有学生家长直接问,你们搞的这一套政策,能不能持续下去?

“持续下去肯定没问题,”陈太忠心里这个恨,也就别说了,陈正奎要不是来这么一出,人家至于问这种问题吗?只冲这一点,那货就该打。

然后他就意识到了对方另一个用意,他不以为然地摆一摆手,“我和隋书记都不会那么轻易地被调走的,这个事情……有上级组织做主呢。”

又谈两句,就到了吃饭时间,陈区长和隋书记也不想在阳州办事处吃饭,索性在外面找个饭店,和陈文选等人凑了一桌。

饭桌上说起陈正奎今天的表现,陈太忠禁不住还要恶狠狠地骂一顿,结果陈部长在旁边小声提醒一句,“其实咱们市领导来了朝田,很多人都是住在恒北宾馆。”

这个提示就有点过于阴损了,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今天的事情,相当于是整个北崇把陈市长得罪了,陈区长打人固然不对,隋书记也是一样的目无领导——起码这个见面会,陈市长就是不主张开的。

但是这俩短期内不一定会遇到麻烦,可陈文选不同,这个招聘他是冲杀在最前面的,相对于党政一把手,他这个位置也有点人微言轻,陈正奎若是想收拾他,还真不算多大的事。

陈部长基本上算是隋书记阵营里的人,不过这次事情实在太大了,恐怕隋书记也护不得他周全,他只能再往陈区长身边靠一靠,所以才有了这么个提示。

“我就估计他是故意的,”陈太忠冷哼一声,说实话,今天陈正奎出现的时机,实在有点奇怪,当然这可能是偶然,但是官场中人很少相信偶然。

待听到陈文选的话,陈区长就有九成的把握,陈正奎是有意使坏,陈部长的逻辑是客观存在的——不是遭遇特别正规的事情,大多数市领导未必愿意住在办事处。

就像住这里的多是县区的干部一样,市领导来了省城,住省里的接待宾馆自然要更合适一点,往来无白丁嘛。

而陈正奎才刚刚上任不久,以前又是省里的干部,办事处的主任还是李强安排过来的,这种情况下,陈市长没理由莫名其妙地住进办事处。

“我得向李书记汇报一下此事,”陈区长摸出了电话,当着大家拨通了号码,经过今天这一架,两陈之间已经再无转寰的余地,注定就是死敌了。

李强接起电话。二话不说就先叹口气。“唉,小陈你太鲁莽了,都是自己同志。有话可以好好说嘛。”

“他有意干扰我们的招聘会,”陈区长也不说什么前因后果,这种事发生在办事处。李强要是没得到消息,这个书记就做得太失败了,“为了这个招聘会,我们前前后后的辛苦不说,只说广告和场地费用,二十万都打不住。”

“这个决定是过了市党委会议的,”听到对面没有说话,他自顾自地接着说,“陈正奎以自己没有出席该会议为由。简单粗暴地否定了整个市党委的决定,是谁给他这个权力的?我们的国家,还要不要强调党的领导了?”

你这帽子扣得也太狠了吧?李强继续不做声。可是等了好一阵。对方也不说话,他才又轻叹一声。“你有意见,可以像现在一样跟我提嘛,直接动手总是不好的。”

“我再不动手,学生就全让他撵走了,”陈太忠的话回得很快,很是有点气势汹汹——好吧,是义愤填膺,“我一开始就跟他讲道理了,他不听我讲道理,在场的人都可以作证……他不在场的人,都能推翻以前的组织决议,在场的人作证,总没问题吧?”

“你这嘴真快,”李书记听得苦笑一声,凭良心说,他是很乐于看到两陈掐起来的,陈正奎上任以来,强势得有点离谱,需要有人给他当头一棒,令其清醒一下。

但是陈市长的根脚,李强也很清楚,他是不便招惹的,小陈能出手是最好的,不过对李书记而言,此事也不宜闹大,否则上面就要有人怀疑他李某人的掌控能力了。

所以他目前能做的,就是和稀泥,“不管怎么说,就算打架,你推搡两把也就行了,你知道吗?现在陈市长已经去医院缝针了。”

“那是他自找的,”陈太忠气呼呼地回答,“对于这个无视组织决定、试图搞独裁的市长,李书记您觉得该怎么处理?您要是不处理,我就要向上一级党组织反应了。”

“你已经打了他,严重地影响了政府形象,”李强的声音变得严厉了一点,“双方各退一步吧,规范上下级关系,这也是组织基础……说起来他终究是市政府一把手。”

我打的就是一把手,陈太忠听得心里冷笑,其实今天在会场,一开始他是有意示弱,虽然坐在椅子上不起来,看起来是有点桀骜,但陈某人桀骜的名声早就在外了,他要是规规矩矩地站起来,反倒是做得有点过分了。

等他“硬着头皮”辩论几句之后,只要能抓住对方的话柄,那当场翻脸也就不在话下了——陈正奎的反应都说明,没人以为他会如此干脆地大打出手。

事实上,陈区长在前一阵就已经打算好了,近期内要收拾一个人立威,因为在大洗牌之后,不管是陈正奎、外事办,还是周养志,都对北崇跃跃欲试地要伸爪子——这还仅仅是暴露出来的,其他暗中觊觎北崇发展的人,还不知道有多少。

老虎不发威,你当我病危?他正寻思对手呢,正好陈正奎就撞上来了,一时间他就觉得,这家伙简直太体贴了,没比你更合适的了,收拾一个大市长,效果肯定要强过收拾俩副市长。

至于说后果?他没仔细想过,反正这么一暴走,有些人想故意刁难北崇的时候,就要考虑一下——起码周养志不敢再朝令夕改,只凭个人观点就要扣北崇的退耕还林了。

当然,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可陈区长头疼的就是明枪,暗箭什么的,他还真不怕,你敢玩阴的,我只会比你还阴。

在他看来,只要能达到震慑的效果,哪怕这个招聘会被搅黄了都无所谓,北崇能埋头安静地发展,比什么都强。

不过他嘴上不能这么说,“李书记,事情的关键在于,有迹象表明,他是有意破坏我们这个招聘会,就见不得穷人过年。”

“这个话可不能乱说,这是攻击领导,”李强冷哼一声,但是他也有点好奇,这个“有意”的说法是怎么来的,“你怎么会这么想?”

(三更到,目前排在第十五,大声召唤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