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24 -3625诸事缠身

3624 3625诸事缠身

3624章诸事缠身(上)

陈太忠沉吟一下,试探着发问,“想把他弄走的话,难度是不是有点大?”

“你觉得呢?”李强哭笑不得地看着年轻的区长,心说别说是你和我了,就算加上你身后那位凤凰黄,没有合适的理由,也别想随便弄走陈正奎,这是要把省委置于何地?

所以他只是淡淡地反问一句,“才来就走,合适吗?”

“他不走,我堵得慌,”陈太忠冷哼一声,他也没有幼稚到以为能撵走人,只是要表现出不共戴天的敌对罢了,“我搞经济建设,他给我添乱,等我出建设成果了……他还能跟着沾光,没准还会摘桃子,真是便宜都让他占尽了。”

“他不会走,你也不会走,你俩还会共存很长一段时间,”李强很直接地表示,陈正奎走不了那是板上钉钉的,而陈太忠的身份敏感,想走也很难。

想到这俩对头要在一起配合很长时间,李书记自己都有点头疼,这么顶下去,还不知道要出多少事,猛然间,他也有点想赶走陈正奎了,“放下包袱,共同向前才好。”

“我就担心北崇建设得差不多了,他直接把我弄走,”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李强,“与其让他这么搞,我还不如现在躺倒不干,反正有个电厂,我对北崇人民也算有个交待了。”

“这个你放心,”李强摇一摇头,很干脆地表态,“只要有我在一天,他就弄不走你……除非你自己想走。”

李书记真敢说这个话,党委才是管人事的。陈正奎就算再强势。人事上也要尊重他的意见,再加上陈太忠自己不想走,也会有手段——这种情况。谁拿得走北崇区长这位子?

他这话,就有点结盟的意思了,陈区长也听得明白。他笑着点点头,“那可多谢李书记厚爱了,古伯凯对上午的事情怎么说?”

“他能怎么说?这涉及到纪检委的职能,他胳膊肘肯定往里拐,”李强无奈地哼一声,“事情没错,只不过选择了一个错误的时间,和相对不是很慎重的方式。”

市纪检委书记古伯凯跟他不是一个阵营的,以前两人还能通过短期合作。偶尔抗衡一下王宁沪,现在李市长变成了李书记,两人关系反倒是有所疏远。

“那算了。我还是坐视别人撤资吧。”陈太忠一听是这话,登时就恼了。“到时候事情闹大了,我看板子第一个打在谁身上!”

“其实他也不知情,”李强苦笑着摇摇头,陈正奎忙着找回场子,做事真的差了章法,他也是打电话给古伯凯了解情况的时候,才了解到,古书记听说此事并不比他早多少。

所以古书记自己都很恼火,但是他身为纪检委书记,必须要维护自己人——他跟李书记解释了一下,“古伯凯说,他年前找赵海峰,也是从会场里带走人的。”

这也是个小小的人情,北崇的常务副在换届的时候,可是很捣蛋的,古书记将赵海峰带走,实质上也是对北崇的支持。

史允中都瞒过了古伯凯?陈太忠听得有点奇怪,按姓史的表现来看,丫是被动介入此事的,这种情况下,不跟部门老大打招呼,这行为就有点匪夷所思了。

不过他也不想深究原因,李强绝对不是个善碴,这原因一旦深究下去,思路没准就要被李书记带偏了——官场里有形无形的陷阱真的太多了,还是要坚持以我为主。

“不知者不罪,但他是史允中的上级,最好还是出面在北崇电视台讲个话,”陈区长提出了要求,“把今天的事情说清楚,顺便道个歉。”

“这有点……不合适吧?”李书记眉头微皱,纪检监察工作本来就是惹人的,查人没查出问题,真的太常见了——不管是真没查出还是假没查出。

通常情况下,查错就查错了,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只有遇上事主极为刺头的情况,纪检委才会有道歉——就比如说某人从抗洪第一线上被带走,后来差点植物人,幸亏被人用“太忠库”三字唤醒,这才有了道歉和纪检委的整顿。

但饶是如此,那也是在官场内部协调的,外面的群众根本不知情——连陈主任的父母都被瞒着,陈太忠现在要求古伯凯在电视上道歉,这真的是强人所难,“有损纪检委形象。”

“他们去会场的时候,就没想到有损我的形象?”陈太忠不满意地哼一声,“他要是不答应,那咱们就坐视事态恶化好了……其实说不定最倒霉的是我,唉,可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那就赌一下谁会更倒霉吧。”

最先倒霉的,肯定是古伯凯,李强非常清楚这一点,纪检委这个部门,在官场里确实是见官大半级,横冲直撞威风八面,但是同时,这个管干部的部门,也是最强调章程的,要不然权力不好制衡,岂不成了太上皇?

今天纪检委对北崇的调查,章程不对,选择的时机和方式也不对,被调查的人若是无力反抗,也就只能忍气吞声自认倒霉,但是被调查者有反制手段,打算找后账的话,首当其冲的,就是不按规矩来的纪检委——他们最可能成为替罪羊被牺牲掉。

“那我把古书记喊过来,一起聊一聊?”李强一探手,作势去拿电话,他还是不相信,陈太忠舍得彻底放弃掉北崇——北崇又穷又落后,放弃掉也没什么可惜的,但是了解陈太忠的人都说,那人有始有终,是个讲究人。

“我跟他能有什么好聊的?”陈太忠断然拒绝,“聊再多没用,他能在电视上道歉,我才好继续做工作,要不然他就等着倒霉吧。”

“他要是不答应,你真的就放弃北崇的发展了?”李强脸色一沉,冷冷地发问。

“这没办法。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舍不得老婆,抓不住流氓,”陈太忠很随意地回答。“我想北崇好,但是谁要是想试图利用北崇,绑架我的责任心。那就大错特错了。”

“这个,”李强的手在电话上空悬浮好一阵,最终还是没有按下去,他决定牺牲一下自己,“那好吧,我答应你,他要不去道歉,我就去道歉。”

“李书记,你本来就应该过去关心的。”陈太忠对这样的牺牲,却是绝对的不领情,“我的第二个要求就是。李书记你要代表市党委。出面安慰投资商的情绪。”

你这有点过分了吧?李强淡淡地看他一眼,“你要我和古伯凯一起去见那些投资商?”

“虽然他们是商人。也知道市委书记比市长大,”陈太忠面无表情地回答,“官本位的社会,搞清楚这个很有必要,他们更知道……市长比纪检委书记大。”

“你还真是个能折腾的,”李强摇摇头,苦笑一声,他能拒绝吗?“行了,我知道了。”

陈太忠此次入阳州,基本上算是无功而返——起码那元凶是没受到惩处,但是这个账,不是这么算的,首先他是把史允中的老大古伯凯拽了出来,要古书记安定北崇的民心。

其次,他跟李强达成了默契,就是共抗陈正奎的阵营,说实话,以前陈区长跟李市长也不是很对盘的,眼下能形成某种形式的默契,殊为不易。

至于李强答应他的留在北崇,那仅仅是意外之喜罢了,陈某人真想留在北崇,没有人能赶得他走,眼下不过是多了一层保证,实在不值得一提。

不过就在他将要离开之际,又有点小意外发生,李强接个电话之后,笑眯眯地看他一眼,“古伯凯要过来,你要不要跟他说两句?”

“我怕自己按捺不住,揍他一顿,还是免了吧,”陈太忠干笑一声回答,“我回北崇了,静待两位领导大驾光临。”

“你还能再嚣张一点吗?”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李强轻声嘀咕一句。

但是嘀咕归嘀咕,当天下午,北崇那边的眼线就报过来了,说王瑞吉确实在办理撤资的手续了——通汇的两百万资金,已经打到了北崇的账户上。

这是特色养殖公司的账户,钱虽然不是财政的,却也是众人瞩目,轻易动不得,所以两百万的资金,目前还老老实实地趴在账上,但是想退的话,真的很简单。

能给我个喘息的机会吗?李书记想到这里,禁不住苦笑着摇摇头。

陈太忠不会考虑这些因素,他倒是挺满意,李强答应了出面安抚投资商,这可不仅仅是市委书记关心经济发展,更重要的是,李书记终于出面,要跟陈市长打擂台了。

史允中等纪检委干部,是得了陈正奎的授意,才来北崇调查的,不但没什么结果灰头土脸地走了,还惹出了市委书记的关怀,这可是狠狠的打脸了。

显然,李强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一开始他并不想答应,怎奈陈某人的决心太大,他不能坐视事态的恶化。

当天北崇电视台真没播出签约仪式,大部分人都没有关注到这一点,但是能关注到这一点的人均非常人,他们都知道——北崇下一步,是不会太平了。

3625章诸事缠身(下)

陈太忠没关心大家看电视的反应,第二天一大早,他来到区政府,先看一看公告亭,发现确实有人围在一起,细看上面的条款,才说要转身离开,却被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拦住了,“请问你是陈区长吗?”

陈区长还没来得及回答,旁边几个看公告的北崇人走上前,将这两人隔开,还有人愤愤地发话,“往后退一退,你们朝田人跟我们陈区长离这么近干啥?”

时下陈太忠在北崇群众中的美誉度,实在是太强了,大部分人说起来,都是称“我们的陈区长”,这不仅仅是他收拾了花城人,也不仅仅是因为救火或者献血,还有很关键的一点,是他表示了:北崇人能干的活儿,不让外人接手。

这个决定其实非常地不讲理,也非常地固步自封。但是北崇人还就认这个。抱团儿的群众,自然喜欢小集体主义强的领导。

而眼下大家看的是公告,计较的是招投标事宜。猛地冒出两个外地口音的主儿,当然就有人不干了,而他们一说。旁人也反应过来了,登时就团团围住了这俩人。

陈太忠看一眼这俩,摇一下头,抬脚向政府大院走去,心说你又不是北崇人,要办啥事找相关的部门即可,都像你们这样,不管不顾地找到区长这儿——我还要不要工作了?

“你们别闹腾,”有人在旁边用北崇话喊一声。“陈区长,这是我妹子的大伯子和妯娌,他俩找您真的有要紧事!”

“嗯?”陈太忠侧头看一眼。发现说话的这厮自己也不认识。但是北崇话说得是字正腔圆,于是他微微扬一下下巴。“什么事儿,你们三个进来说。”

“便宜你们了,”围着那俩人的北崇人见状,就散了开去——外地人是要提防的,但是有本地人作保的外地人,那也不好计较了。

这夫妻见状,也是交换个眼神,心说这还亏得是找到了弟媳妇的哥哥,要不然这事儿还难办呢,真是没见过这么在意本地人的领导——他们也知道,弟媳妇的哥哥其实不认识陈区长,但是人家就拍胸脯保证了,一说北崇话,区长肯定认。

见到年轻的区长背着双手站在那里,夫妻俩走上前,男人先低声发话了,“陈区长,我的女儿在你们区里,被非法拘禁了,请您帮个忙。”

非法拘禁?陈区长不动声色地看着对方,心说这个话你可得说清楚了,非法拘禁的事儿,哥们儿自己都常做,关键是看你女儿做了什么吧。

“你们就说不到点儿上,”那北崇人着急了,走上前低声嘀咕,“陈区长,他们的女儿是搞传销,被人骗到了咱北崇,现在不让走。”

“传销?”陈太忠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要是为这种事,人家找上门来,实在情有可原,“咱北崇还有人搞传销?”

“不是咱北崇的,都是外地人,”这位低声回答,“不过租着咱北崇人的房子,麻老二的几个兄弟是房东。”

“这样啊,”陈太忠点点头,他有点明白,这夫妻俩为什么要找自己了,传销这种事,警察局未必愿意管,吃力不讨好不说,也没什么外快,正经是北崇人能把房子租出去,又能卖些商品出去,对北崇来说是好事。

而那房东又是混混,外地人想找房客的麻烦,房东也不答应,所以真不好处理。

事情棘手就棘手在这里了,像这三位在门口都不敢直接说,非得到跟前小声说,也是怕消息传出去之后,惹出不必要的麻烦。

“跟我来,”陈区长点点头,他虽然胳膊肘往里拐,但是遇上这种比较伤天害理的事情,也不能一门心思偏向北崇人。

一边说,他一边带着三人走到一处草坪,此时有几个人在那里锻炼身体,廖大宝也在那里,他招一招手,“小廖你过来。”

把三个人交给廖主任,这事儿就算处理了,不过陈区长还叮嘱一句,“处理完之后,让朱奋起来跟我汇报一下情况……咱北崇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乌烟瘴气了?”

有区长的高度关注,事情解决起来很容易,大约是十点半的时候,朱局长出现在了区长办公室,“陈区长,人都已经解救出来了,是两个不同的团伙,一共三个点两百余人。”

“还是不同的团伙?”陈太忠听得一皱眉,“咱北崇啥时候成了传销中心?”

“有人说,是其他分局和市局不敢随便来北崇,”朱奋起哭笑不得地回答一句,“所以他们觉得这里比较安全。”

这样也行?陈太忠听得也有点无语,他想让北崇的老百姓安居乐业,所以很是折腾了几次,不成想倒是成了传销的乐土,“非法拘禁的问题,存在吗?”

“拉人头的,又没产品,肯定存在非法拘禁的问题,”朱局长见多了这种案子,很随意就定下了结论,然后他叹口气,“问题是……那些被拘禁的,大多不承认遭到了非法拘禁。警察反倒是挡了他们的财路。所以说这种案子,真的很让人无奈。”

陈太忠再度无语,他能说什么?他甚至不能指责说。警察局对这种现象不闻不问,良久他才叹一口气,“不管怎么说。咱北崇不能成为传销的窝点……有北崇人被拉进去吗?”

“这个没有,”朱奋起很果断地摇摇头,“惦记这种事儿的人,都聪明着呢,他们知道分寸,兔子不吃窝边草,要是有北崇人被扯进去,窝点早就让端了。”

“现在这个犯罪,真的是越来越专业化了啊。”陈区长对此颇有感慨。

“这不是犯罪,只是违法,”朱奋起再次哭笑不得地回答。“传销只是非法行为。想要定罪,得是非法拘禁、诈骗之类的罪名。”

“我怎么觉得。你好像是在抱怨我,不该多事呢?”陈区长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我只是在为分局辩护,”朱局长听得也笑了起来,“我在分局问了,有个别人对此有所耳闻,不过这种事儿真的很棘手,处理起来麻烦也多,没有领导的支持,真的是不想管。”

陈太忠嘿然不语,好半天才又问一句,“有漏网的没有?”

“两个团伙的大头目全没抓着,还有两个骨干出去了,已经安排蹲守了,”朱局长摇摇头,“抓获的骨干分子也就七八个……可能还有骨干隐藏在传销人员中。”

“蹲守啊,我看够呛,”陈太忠摇摇头,既然老朱这么说,那么全抓住和漏网几个,差别也不是很大,“能撵走就不错,北崇不鼓励这种不劳而获的思想。”

“那能不能搞个关于抵制传销的宣传活动?”朱局长认真地提出一个建议,“北崇很多人穷得太久了,而且消息非常封闭……”

“这个建议你提得很好,我大力支持,”陈区长轻拍一下桌子,听到如此的建议,他想一想都有点后怕,幸亏这传销团伙只把北崇当作了窝点。

万一真在这里搞起传销来,那还真不知道有多少家要哭,一边说,他一边拿起电话,“我现在就给电视台安排,让他们去警察局现场拍摄。”

待他电话安排完之后,朱局长又请示一句,“区长,那这些人……接下来该怎么处理?罚款和遣送?”

“先仔细筛选吧,犯罪的判刑,违法的劳教,死硬分子让他们家里带保证金来领人,”陈太忠皱着眉头,缓缓地指示,“有那些涉入不深的愿意痛改前非,上电视现身说法,咱们出路费,剩下的……路费咱不管。”

“劳教,”朱局长点点头,他在意的是这一条,违法行为有很多惩处方式,可以罚款可以行政拘留,劳教就是从重处理了,“那我回去跟电视台的人商量一下,怎么把片子拍好。”

“今天晚上,我亲自去电视台,用北崇话给大家做工作,信得过我的,一定不要涉足,”陈区长拿定了主意,他是一个坚定的普通话推广者,但是这个传销的隐患真的太大了,为了让更多的人知道,用方言也是不得已。

“这是又出什么大事了?”一个人笑吟吟地推开了房门,“还要用北崇话讲话?”

“李书记,”屋里这两位齐齐地站起了身,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市党委书记李强,他身后还跟着纪检委书记古伯凯,古书记一脸的阴沉,也不知道是不是职业缘故使然。

“我们这里刚打掉两个传销的团伙,”陈区长认真地把情况说一遍,“……北崇太落后了,我打算在电视上做个讲话,让大家充分地认识到传销的危害性。”

你这要操的心也太多了点吧?李强和古伯凯交换个眼神,一个传销也要重视成这个样子,多干点正经事不好吗?

下一刻,李书记笑着点点头,“太忠果然是心系群众,既然要讲话,把市党委、市纪检委对北崇经济发展的重视和支持,也强调一下吧?”

“这个……李书记和古书记亲自强调的话,力度会更大,”陈区长笑着回答……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