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26 -3627党委的支持

3626 3627党委的支持

3626章党委的支持(上)

古伯凯是真不想来北崇,不过糊糊事儿是他的人做出来的,真是推也没地方推,而且李强告诉他,不只你要去,我这个市委书记都要去,仅仅是你去,都平息不了北崇的怒火。

弄明白北崇的怨气,古书记也没辙了,只能硬着头皮跟着来,但是他心里确实很抵触——经济挂帅,就不需要纪检监察了吗?

这两个书记来北崇,并没有通知别人,想的就是要打陈太忠个冷不防,正好试探某人对投资商的掌控能力,眼下就是十一点了,李书记表示说,十二点半的时候,希望能跟北崇主要的一些投资商坐在一起,吃顿便饭。

陈太忠马上走出房间着手安排,两个领导则是鸠占鹊巢,坐在陈区长的办公室里静候。

廖大宝进来给领导们奉上茶,就退出去了,古书记憋了好一阵,终于悻悻地哼一声,“为了防范传销,他要亲自讲话,反倒是不知道感谢市委对他的支持,真是分不清主次。”

你是不想站到陈正奎的对立面而已,李强很清楚古伯凯的想法,闻言心里就生出了一点不屑:你就不想一想,如果陈太忠揪着此事不放,最后倒霉的会是谁?

不管怎么说,李书记在恶心陈市长的时候,绝对不会放过任何可能的助力——姓古的你觉得冤枉?我还觉得冤枉呢,本来不关我事儿的,你那儿怎么说也是有人出面挑衅了。

所以面对古书记的抱怨,李书记微微一笑。“小陈坚持的是以人为本,他可是说了,要用北崇话在电视上讲话……不容易啊,他才来了北崇多久?”

“嘿,”古伯凯哈地笑一声。笑声里隐隐地带一点讽刺,事实上这点情绪事出有因,下一刻,他轻描淡写地说一句,“是。他对北崇话挺重视,专门请了老师。”

李强嘿然不语,陈太忠在这一点上,做得实在不够好,以至于他想帮其说话,都张不开嘴,陈某人管不住裤裆。这在阳州的官场实在不是秘密。

其实管不住裤裆的干部,并不止陈太忠一个,但是别人多少知道收敛一点,哪怕有年轻异性住在家里,哪怕偶尔出去应酬。也要带上这个异性。

可像陈太忠这样的,还真是绝无仅有,找个学地方话的老师不算什么,但是这个女人居然能很深入地介入到政府事务中去,而且还不在意父老乡亲的议论,公然抛头露面。这实在是挑战大家的容忍底线。

这些传言,李强能知道,古伯凯自然也能知道。李书记甚至很确定,古书记是在借此向他暗示:我真是懒得对付陈太忠,要不然法子可多了——史允中那就是个二货,找碴儿也得要点技术含量。

你怎么知道,陈太忠就一定睡过那个女娃娃了?李书记有点鄙视古伯凯的想当然——虽然这个想当然说的是这一种必然的可能性,反正他不打算为此事叫真。那是陈太忠的事。

陈区长出去了大约五分钟,就笑吟吟地回转。“书记,都安排妥当了,王瑞吉目前正在北崇……要先见一下他吗?”

我当然知道他在北崇!李书记之所以不请自来,就是他有渠道知道王瑞吉的动向,要不然他赶来协调了,事主却是已经离开了,这多磕碜?

不过现在撇开诸多投资商,单独给王瑞吉做工作,合适不合适呢?李强略略沉吟一下,就问一句,“是否可能劝他改变意向?”

“估计很难,”陈太忠摇摇头,他昨天让王瑞吉撤资,不过是一时兴起,想要逼纪检委的调查人员就范,但是自打他用北崇的投资要挟李强的那一刻起,这件事就别无转圜余地了——不管王瑞吉愿意不愿意,这个资都必须要撤了。

只有坚决地撤资,才能让李强意识到北崇破釜沉舟的决心,也只有将这一千一百万资金撤走,才能对陈正奎保持持续的压力——你不是怀疑北崇有自导自演的嫌疑吗?看到没有,这一千多万资金……飞了!

陈太忠甚至想到了自己在烟云山的泥石流中救人,吊了多少天命,终于救回来了,却有人私下嘀咕,死了的陈太忠,才是好的陈主任——那样才能让效果最大化。

而眼下,同样是追求效果最大化,这个话就可以套到通汇公司的头上,撤了资的王瑞吉,才是好的投资商——北崇的发展,需要你暂时撤资。

够狠,李强听到这样的回答,也是暗暗摇头,史允中回来之后的汇报,以及李书记在北崇的线报,无一不证明——通汇公司根本不是要撤资,而是在某人的示意下,“被撤资”了。

不过对李书记来说,这个答案还正是他想要的,有这样的结果,他就可以站在制高点上俯视陈正奎——别以为我是一定要跟你打对台,看你胡来导致的恶果吧,若不是我出手帮你收拾残局,还指不定能发展到什么样的地步呢。

一点没错,撤了资的王瑞吉,才是好的投资商。

至于说少了一千多万的投资,该到哪里去补足,那是陈太忠操心的事儿了,丫敢这么做,肯定就有底气找回来,李书记想到这里,禁不住轻叹一声,“既然不好挽回,那咱们就当众挽留体现诚意,也没必要私下接触了……不能让投资商感受到压力,买卖不成仁义在嘛。”

你俩……够黑!古伯凯在一边面无表情地听着,心里却是暗暗地腹诽,他没有捋清里面全部的因果,却也知道,通汇公司的撤资,不但会让陈正奎被动,纪检委这次的冒失,那也成了铁案,想翻案都不可能了。

这是坏处,但一件事情有坏就有好。如此一来,古某人出面道歉就是师出有名,不会显得太跌份儿,同时,他也不是有意要给陈正奎上眼药——确实是出大事了。他不能不善后。

至于说那通汇公司是真的想撤资,还是不得不“被撤资”——这很重要吗?

大家各自怀着心思,十二点十分来到了北崇宾馆,这时在各地忙碌的投资商已经知道了消息,纷纷地赶了过来。

王瑞吉是肯定在的。卷烟厂和苎麻厂,也都派来了相关负责人,卷烟厂派来的是邵国立的一个跟班,满嘴京腔牛皮哄哄,苎麻厂是京城某投资咨询公司的会计,他们接受普林斯公司的委托,跟进苎麻项目投资。并且评估风险。

电厂来的则是省地电公司的总工刘抗美,北崇首富卢天祥的二叔也来了,他们正在寻找地皮搞板材厂,有意思的是,狄健这混混也出现了。他和汤丽萍共同投资水泥厂,汤总回天南了,过两天就来,他这第二大股东就得出面了。

这些还都是已经开始投资的主儿,正在犹豫的也不少,比如说隋彪好不容易请来的要搞杀虫剂厂的赵总。还有徐瑞麟找来的一家,打算搞饲料加工的。

这一一介绍下来,直听得李书记和古书记暗暗咋舌。北崇这发展速度,真的不是吹出来的,而是确实有这么快。

听说投资几个亿啥啥的,那都比较空泛,只有亲眼见了,才知道这些投资涵盖了多少行业。能起到多大的影响,就连带了有色眼镜的古伯凯。也不得不承认,要是把这么一大帮子人都逼走——我要是李强,我也不答应。

“王总啊,我听说昨天的事儿了,”李强大声打着招呼,笑眯眯地走到王瑞吉面前,伸手同对方握一握,“我们有些同志素质不高,做事也有点毛糙,让你受委屈了。”

“这是我这个市委书记的失职,现在我就代表市委市政府,郑重地向你表示歉意……这是市纪检委的老大古伯凯,古书记也很重视此事,有什么不满,你尽管向他告状。”

摄像机在一边默默地工作着,李书记的态度很平易近人,甚至能开点无伤大雅的小玩笑,古书记自然也不能扫兴,走上前跟对方握一握手,“史允中同志的母亲去世不久,他最近工作带着情绪,我已经批评过他很多次了……其实他昨天已经后悔了。”

史允中的老妈……好像一年前就死了吧?李强淡淡地看他一眼,沉着脸点点头,又叹一口气,“没错,小史的母亲一手把他拉扯大,他是很孝顺的。”

“理解理解,不是自夸,我也很孝顺,”王瑞吉笑着点头,然后皱着眉头叹口气,“子欲养而亲不待,这确实是人间的一大悲剧……失态是正常的,史书记这个失态,值得我敬佩。”

“既然理解了,那你就不要考虑撤资了,”李书记很果断地发话,是不容置疑的口气,他抬手拍一拍对方肩膀,“我李强跟你打包票了,谁再找你麻烦,你直接来找我!”

“好的,下一步我有空了,一定要在北崇好好投资,您这样接近群众、没架子的市委书记,我走遍全中国也没见过几个,太难得了,”王瑞吉笑着点头,“我弟弟在西班牙一个项目,最近资金链有断裂的危险,我先帮他一下,有闲钱马上就回北崇投资。”

3627章党委的支持(下)

两边谈得很热情,也都很尊重对方理解对方,但是这不能掩饰一个事实:通汇公司是铁了心撤资了,说得再多也是给别人看的。

李强对此不甚在意,接下来就是会餐了,这么多人,在北崇宾馆开了一个四张桌子的大包间,酒桌上李书记就表示了,“下午要在北崇走一走,一个月不看,就感觉落后了,我已经有三个月没在北崇好好地看一看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也没挤兑古伯凯,问什么老古你看不看,要不然古书记真不好推辞。

古伯凯心里也有数,李书记这不是没想到,而是要他自己选择是走还是留,他犹豫一下点点头——其实他根本就没得选择,“北崇的发展有目共睹,我也要好好看一看。”

那么在下午的时间里,陈区长就是陪着市党委的两个书记在北崇满大街地转悠了。不过因为最近电厂的项目有一批招投标,过来询问的人比较多,陈太忠觉得,把王媛媛丢在办公室不太合适——她是小赵的人,所以他要廖大宝帮着看家。

于是小王就顺理成章地成为了区长的伴当。陈太忠也并不掩饰这个,他要将小王吴言化,那么她身上烙上陈系的印记,不过是早晚的事情,就当先带她出来熟悉一下环境了。

他当然想不到。对于他的北崇话老师,李书记和古书记已经展开过一场辩论了,而且两人都很倾向于相信谣言。

不过这俩书记也真的没见过王媛媛,待见到本人,禁不住也是心中暗叹:女娃娃果然是不错,虽然不能说是倾国倾城,但也足以让人犯错误了。

他俩也没走太多地方。就是看了几个大棚种植,又问种植户几个问题,看到村民们喜笑颜开的样子,李强心里微微一沉:这可还不算投资,纯粹是陈太忠拉来的赞助。

卷烟厂之行。让两个书记越发地震撼了,这里的建设速度之快,简直可以媲美传说中的深圳速度,到现在为止两个月不到,厂房已经有模有样了,再有两个月就可以开始试车。

而且厂里纵横的沟壑告诉大家。线缆和管道要全部入地,这种意识在大一点的城市或者可以见到,但是在北崇。绝对是史无前例的举措。

建设速度和理念只是一方面,更让大家惊讶的是,紧邻着卷烟厂的人家,有四五户正在大兴土木,石子沙子都快堆到路面上了,这是住户们看好卷烟厂的发展。跟着扩建房屋。

李书记好奇心起来,随便问了几家住户。结果大部分人说要搞门面出来,卖杂货开饭店理发店什么的都行,不过有一家说了,要开旅馆——接待卷烟厂的客人,或者是拉货的人。

须知卷烟厂所处的位置,不但是乡镇,而且还是在乡镇边缘,在这里开旅馆,还真是要冒几分风险。

“这就是引资的连带效应,”李书记感触颇深地叹口气,看一眼身边的古伯凯,“这个投资要是半途而废,这些老百姓要骂娘的。”

古书记默默地点点头,没有接话,他能说什么呢?

五点钟的时候,李书记一行人谢绝了北崇的留饭,直接回市区了,陈区长再次跟隋书记抱怨一句,“这又是一天过去了,各种接待就忙不过来。”

“其实打击传销、查毒品种植之类的,区党委可以帮忙分担一部分,”隋书记今天又被边缘化了一次,不过他连计较的心思都没有了,“这些相对比较务虚。”

“那你就干起来呗,务虚的事情也多了,不存在分担不分担的,”陈区长点点头,大多时候他还是比较好说话的,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像隋彪现在说的两件事情,都关系到对警察局的指挥,他绝对不会答应老隋在警察局里发展势力。

所以他很明确地指出,“党委干党委的,政府干政府的,保证互通消息就行了。”

你小子防我防得够死,隋彪这话又是个试探,他总是在孜孜不倦地试探陈区长的底线,眼下听说不能跟政府搅在一起,心里倒也没多少失望,“那我们搞些务虚的活动,也需要一定的经费支持。”

“我尽量挤一点吧,”陈太忠点点头,知道这是最近政府的动作太大,党委这边眼红了,反正隋彪都张嘴要了,一点不给也不合适,无非是花点小钱,买个党委不干涉就行了。

隋书记还想跟他落实一下资金,陈区长却顾不上谈这个了,“我得赶紧去电视台做节目,今天我先强调传销的危害性,以后党委想跟进就跟进。”

还是你小子先讲!隋彪看到陈太忠驱车离去,心里也是有点悻悻,不过说良心话,他对抓传销和毒品种植也没太大的兴趣,搞那玩意儿太辛苦,而且出了成绩都不敢乱宣传——合着以前北崇有这么多传销的,有这么多种植毒品的?这区党委早干啥去了?

他正经惦记的是,从区政府那里弄点经费的话,就可以抓这个了,反正是上山下乡、吃喝拉撒的用掉了。眼下陈区长答应给点钱,他才懒得计较谁占主导地位。

不过区党委……也可以自主开发几个务虚的活动?下一刻,隋书记陷入了沉思中。

陈太忠来到电视台的时候,就已经是五点半了,朱奋起收集了一点资料。安排一个小警察在电视台等着,陈区长汇总一下,就开始对着摄像机讲话,旁边有王媛媛坐着,时不时地提醒他的发音。

总之就是七八分钟的讲话。陈太忠足足折腾到了六点半,才算是告一段落,一个三十左右的女主播在旁边看着,捂着嘴就笑,“区长您这北崇话,还是说得太生硬了。”

“嗯,”陈区长淡淡地哼一声。也不做回答,站起身走了,这不是他架子大,实在是没办法不拿架子,这女人站在这里整整一个小时。端茶倒水殷勤得一塌糊涂,他要是再给点好脸色,还指不定会出啥事呢。

回到小院就六点四十了,饭菜才端上来,王瑞吉又敲门了,这次陈区长很给面子。主动将他迎了进来,三个人坐在一起吃喝了起来。

吃了不到五分钟,林桓拎着两瓶酒上门。“弄了两瓶九零年的西凤酒,太忠,今天晚上咱们消灭掉它。”

“林主席您真是老当益壮,”王媛媛笑吟吟地接过酒瓶,现在的小王,胆子是一点一点地变大了。偶尔也敢跟林主席开个玩笑了,关键是林桓做人没什么架子。

“也是。我现在的酒量又回来了,”林主席漫不经心地点点头,然后一眼看到了王瑞吉,“我说王总,你不是真的要撤资吧?”

“这个……我弟弟那边出了点小事,要用钱,”王总笑眯眯地回答,“等条件许可了,我还可以再回来投资嘛。”

“唉,”林桓叹口气摇摇头,他是最希望北崇快速发展的,耳听到这样的回答,纵然心里知道这是有说法的,还是禁不住要遗憾一下,“这年头做事的人少,拆台的人多啊。”

王瑞吉面无表情地听着,也不随便说话,事实上,因为他听话地退出了,陈区长已经对他许下了补偿,只要娃娃鱼能搞好了,每年最少给你百分之五的产品,至于你卖到什么地方,那到时候再商量。

这个结果跟王总的预期有很大差距,但是毫无风险,就算赚得不多,也跟捡来的钱差不多——可见跟上领导,就是好挣钱。

而且王总还有一些别的算计,眼下提也为时过早,倒不如不说了。

今天的北崇台挺有意思,在转播中视一套的新闻播报的时候,下面就不停地飘出了字幕,提示大家说,今天七点半请锁定北崇台,有重要新闻播放。

陈太忠等人坐在院子里吃喝,本来没想着要看新闻,不成想天上飘下了小雨,大家只能把饭菜转移到一楼客厅,小王就顺手打开了电视。

林主席虽然酒量不错,但是三个人喝这么多酒,也喝了不快,到了七点半的时候,饭菜还没吃晚,北崇新闻就开始了。

首先就是一个五分钟的长消息,是市党委书记李强和市纪检委书记古伯凯的视察,里面说市党委对北崇的发展高度肯定,还重点强调了,我区招商引资的成绩斐然,李书记和古书记先后表示,会做北崇发展的坚实后盾,。

市委领导还亲切地会见了投资商,对他们的投资表示谢意,并且同他们共进午餐,隋书记和陈区长则向市领导表示,有市委市政府的保驾护航,我们有信心把北崇建设得更好。

林桓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现在陈正奎的脸,也不知道肿成啥样了,对这种人就不能客气……使劲儿抽就对了。”

“这下,想冲北崇伸手的人,总是要忌惮一些了,”陈区长淡淡地发话,心里却是轻松不少,总算打了一个翻身仗。

至于接下来的关于严禁传销的讲话,他没心思多看,倒是林桓听了两句之后,禁不住笑了,“太忠,你这北崇话,还得接着练啊……”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