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8 -3659掺砂子

3658 3659掺砂子

3658章掺砂子(上)

“唔,土地抵押,”李强听到这里,沉吟片刻之后,微微地点一下头,“你是说……是搞房地产的那种土地抵押?”

“这个是最好的抵押方式,”陈太忠也拿起一根烟来点上,轻吸一口。

李强当然也知道,拿土地抵押是最靠谱的,不过阳州这里实在够落后的,土地也不值多少钱,虽然他也能确定,房地产市场早晚要火爆,但是能火爆到什么程度,那也真的难讲。

反正阳州啥都缺,还就是不缺盖房子的地,李书记想了一想又问,“可是港澳的房地产公司来国内拿地,操作起来比较麻烦。”

“那可以考虑找一家国内的房地产公司担保,”陈太忠说这种事真的很擅长,丁小宁的京华房地产就是这样从无到有,空手套白狼搞起来的。

关键是这个路数,确实可以借鉴,“甚至市里可以直接把地块卖出去,连贷款的利息都省了,土地经济嘛。”

“这个可操作性不强,”李强摇一摇头,阳州的地价,根本卖不上好价钱去,这个时候能出手一亿在阳州拿地的,都绝对不是一般人,别到了最后地是卖出去了,钱却收不回来——哪怕收得晚一点,中心广场的工程也会再次受到影响。

所以他宁肯贷款,也是要自力更生搞钱,陈区长讨厌各种觊觎,他同样讨厌——在某些人眼里,阳州市委书记也就是那么回事。

“那李书记你就着手划地块吧,”陈太忠也不问他为什么这么说,“地段和面积都准备得充分一点,那些人可是不好哄骗。”

“准备得充分。就肯定能贷到款吗?”李书记最后敲定一下。这才是他今天冒雨赶来的最终目的——土地抵押贷款之类的,他其实不陌生,毕竟他是干了那么些年政府工作。但是他心里很清楚,能不能拿到这个钱,还是要看陈太忠肯不肯支持。

经李强了解。陈太忠对博睿公司具有非常大的影响力,他不清楚这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可他确定一点:只有说服小陈,贷款才能有保障。

所以他前面的这些问话,不过是装傻充愣,走个形式而已,最关键的是他需要陈太忠明确表态:哪一种方式的抵押,基本上就可以敲定贷款。

“这个我也说不准,天底下没有那么保险的事儿。”可是陈太忠哪里会给人留下明确的话柄?他笑着摇摇头,“只要咱准备充分,应该是可以打动对方。”

“你能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李强笑着点点头,又跟他聊了两句。站起身走人。

第二天是周日,陈区长借着休息的时间,又去一趟小贾村,那里的灾民已经安置妥当,被泥石流冲毁的房屋也被挖掘出了一些,有人冒雨在废墟里翻腾着东西。

还有人的田地没有被泥石流波及,居然下地干活去了,不过大部分的人还是坐在那里打扑克下象棋,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

见区长来慰问大家,村民们上前七嘴八舌地打着招呼,对于这个挽救了大多数乡亲的区长,大家是由衷地感到亲切。

不过寒暄过后,还是有人提出了尖锐的问题,“陈区长,村里的田被冲走一大半,这接下来的日子该咋过,区里有啥安排没有?”

“这个区里也在商量,”提起这个问题,陈太忠也有点挠头,田被冲毁,可不是一朝一夕能清理好的,事实上,由于泥石流带来了大量的泥土和石块,这田想恢复,没有三五年根本做不到,“你们觉得跟大贾村合并好不好?”

“不跟他们合并,那就是一帮球囊养的,”有人立刻就叫了起来,大多数人都有宁做鸡头不为凤尾的想法,而农村各村之间,一般多少都会有点矛盾,现在让小贾去就大贾,村民们心里排斥是很正常的。

又有人在一旁提意见,“陈村长,要不这样,这地也种不成庄稼了,咱小贾也搞退耕还林,您看成不成?”

“嗯,这个也是我们正在考虑的方案之一,”陈太忠点点头,他并不怕把区里的思路让大家知道,“不过就算搞退耕还林,今年也没你们的名额了,得从明年开始算。”

众人正聊着,三轮镇的镇党委书记林继龙出现了,他是坐着一辆三轮农用车来的,“陈区长,您过来视察,也不跟镇里说一声,搞得我们怠慢了。”

“就是要抽查你们的工作,”陈区长半开玩笑半当真地回答,“这大周末的,你不在家呆着,耳朵倒是好用。”

“我哪儿有功夫歇着?”林书记笑着回答,“我到几个养鸡场转悠去了,这不是说有禽流感吗?得检查大家的防范工作。”

三轮镇的养殖业比较发达,养鸡和养猪的不少,镇上还有饲料厂,这是早些年在赵海峰的关注下,扶持的农村副业样板,所以说赵区长在三轮镇的威望确实不低。

“镇上的饲料厂,是否可以纳入集中管理?”陈太忠以前对三轮镇的关注,还真的不够多,耳听得养殖业,就想起来这饲料厂似乎也很有做头,国内首富可就是搞饲料的呢。

“集中管理不容易,”林书记听他这么问,思索一下摇摇头,扯着陈区长到一边说话了,这些话不合适被村民们听到,“乡村的宗族势力太强,涉及到各家的利益,我认为不如搞一个大的饲料加工厂,打出品牌之后,那些小饲料厂跟着沾光就行了,或者委托加工。”

“嗯,这个我要考虑一下,”陈太忠点点头,饲料加工厂建起来,能极大拉升区里的养殖业,是个不错的选择——照这么说,乡镇中还有大量的项目可以操作吖……

中午时候,林书记邀请陈区长去镇上吃饭,陈太忠却是不听他安排。执意要在小贾村吃饭。体验一下受灾群众的伙食。

这个伙食,还真的很一般,青菜什么的没问题。但是饭菜里的油花很少,尤其令他恼怒的是——米饭里居然有不少沙子,吃着吃着。他气得一放筷子,“这饭是给人吃的吗?”

“吃点沙子有助于消化,”旁边一个老汉笑眯眯地接口,“有白米饭吃就不错了,几颗沙子算啥?搁在老年间,官府了不得放棒子面出来。”

他很容易知足,但是陈太忠不答应,他侧头看一眼林继龙,“这做饭的米哪儿来的?是镇上买的吗?”

“这怎么可能?”林书记苦笑着一摊双手。“这都是救灾物资,是上面拨下来的,很多救灾的拨款。最终都是以物资形式来体现。”

救灾首先要强调物资。这个逻辑是没有错的,因为在很多灾区。就算有钱都未必买得到东西,更会出现五块钱一瓶矿泉水,十块钱一桶方便面的情况。

但是林继龙这话,多少就有点歪嘴的意思了,在物资采购过程中,肯定会有一些回扣之类的行为,所以上级部门扣下钱不拨,代下面采购的现象很普遍——我们是担心你们买东西不方便,你们缺什么,尽管说吧。

陈太忠一听,就明白这话的所指了,一时间禁不住大怒,对他来说,银钱过手,有人想剥一层皮这很正常,这种事儿就算想杜绝也杜绝不了。

但是你拿上好处了,好歹也把事儿给办得漂亮一点啊,陈区长恼火的是这一点,说不得他冷哼一声,“老石,给我查一下,今天吃的饭,是谁提供的?”

陈区长要与群众打成一片,他目前就端个饭盆,蹲在帐篷门口吃饭,身边除了林书记就全是村民,不过小贾村石村长也是蹲在不远处端个饭盆吃。

听到区长发话,他端着饭盆站起身就走,离开之后不久返了回来,“陈区长,我问了,这一批大米,是区民政局送来的,普遍存在沙子较多的问题。”

陈太忠默默地点点头,将饭盆放到一边,摸出手机拨个号,“葛区长,我现在在小贾村,民政局近期是否向这里提供过一批大米……好的,我就在这里等你的答案。”

约莫半个小时之后,葛区长的电话打了过来,说民政局一周前确实向小贾村运去了十吨大米,“这批大米估计够小贾村人两个月食用,有什么问题吗?”

“饭里全是沙子,”陈太忠叹口气,“每一口米饭我都能吃到沙子,这缺德的,用的还是白沙子,看也看不出来,这件事你必须处理好了,给小贾村村民一个交待。”

“米饭里有沙子?”葛宝玲下意识地重复一遍,然后马上表态,“好的,我立刻就查,一定查出问题的根源来。”

挂了电话之后,葛区长才轻声地嘟囔一句,“救灾的粮食,你能指望好到哪儿去?”

葛宝玲分管民政局不是一天两天了,真的太清楚这些因果了,就是那些老村民说的话了,救灾的东西,你就别指望有多高级,能起到起码的效果,那就足够了。

别说掺沙子的大米,连药品都可以是过期的,棉被里是破旧棉絮而不是棉花。

有时候上面领导关注、或者群众好心,弄一点相对不错的东西过来,也难逃掉包的厄运,整箱整箱的康师傅变成了康帅傅——或者是过了期的康师傅。

3659章掺砂子(下)

这些现状,葛宝玲全知道,但是既然被陈区长抓了现行,那就什么都不用说了,大家都在河边走,倒霉莫过撞枪口。

而这事情的始作俑者,也是很好查,小贾村的清水、米面油和蔬菜肉蛋的供应,基本上全来自于区里,葛区长先期拨了五十万下去,要民政局自行采买。

市里也拨了一些粮油过来,但主要拨的还是日常用品,雨伞雨衣什么的,瓜果蔬菜这些也要市里提供,未免就有点舍近求远,徒增费用。

葛区长略略一问就知道,这个大米的采购,是民政局长廖跃进亲自安排的,按说十吨大米左右不过两万余元,可民政局穷得太久了。堂堂一个局长。居然把这点钱也看在眼里。

葛宝玲毫不犹豫地就给廖局长打个电话,“廖跃进,你给小贾村买的是什么大米?今天陈区长过去吃饭了。他说感觉像是在吃炒黄豆。”

“这不可能吧?”毫不犹豫地,廖局长先表示震惊,以示他的无辜。

“你别跟我说这个。跟陈区长说去吧,”葛宝玲冷冷一哼,“区里拨给你们钱买救灾物品,不是让你们买掺了白砾石的大米的!这点小钱也看在眼里,你能再有点出息吗?”

这大米里头掺沙子,是整个恒北南部都比较常见的现象,尤其是在章城市,那里有几条河,就盛产这种细白的、大米大小的石子。大家管这个叫白砾石。

这石子从河里捞起来,筛选两遍就能留下颗粒适中的,掺在大米里面。不细细地看根本看不出来。一吨石子才几十块钱,一吨大米得多少钱?

正是因为如此。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时候,恒北南部出产的大米,疯狂地掺杂这种石头,甚至影响到了整个恒北大米的口碑,后来迫于压力,省里狠狠地打击了几次,才将这股歪风邪气打压了下去。

但时至今日,这种现象也没有完全杜绝,小贾村的村民知道的不多,村里吃的粮食大多都是自家产的,但是葛宝玲这种基层干部,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这点钱你葛区长自然看不到眼里,廖局长听得心里就是一声冷哼,区里拨了五十万给民政局,但是大头的肉蛋类食品,是从葛区长你的关系那里走的,我要是不计较这点小钱,那就啥钱都没有!

不过他还是有点想不通,区里怎么会计较这点东西,所谓灾民是最没有人权的,古今中外概莫能外,你要啥没啥,能活下来全靠政府补贴和慈善救济,还敢挑三拣四?

掺了石子的大米,也总比谷糠和棒子面强吧?吃得慢一点嚼得细一点,可不也就把石头捡出来了?

搞民政工作的人,有一种惯性思维,对那些待救济的民众,他们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是施舍,再破的东西也不怕没人要——就像城市里那些民工食堂和大学生食堂一般,嫌我们做得不好?你们可以下馆子去嘛。

所以廖局长觉得,自己是非常的冤枉,于是他干笑一声,“这个我还真不清楚,我特意交待了的,要买新米,不能买陈米。”

“你清楚不清楚,不要跟我说,”葛宝玲见这货现在都还拎不清,也是有点恼了,“现在的问题是陈区长吃到沙子了,你要是不打算给我个解释,我也会给区长一个解释。”

“这点事……真的很严重吗?”廖局长听到葛区长的口气,也不敢再油腔滑调了,于是小心翼翼地发问。

“非常严重,陈区长还等着我给他答案呢,”葛宝玲淡淡地回答一句,等了一等之后,发现那厮居然没什么反应,她登时就冷冷地发话,“你要是没有什么可解释的,那我现在就跟区长汇报了。”

廖局长犹豫了两秒钟,轻喟一声,“这个事情,是我的司机小李经手的,我并不知情。”

“你想好了,我要跟区长汇报,”葛宝玲并不介意对方推出个替死鬼来。

“我想好了,”廖局长很沉重地回答,“我对小李平常的教育不是很够,也有一定责任。”

“廖跃进,我能帮你一次,不可能帮你每一次,你好自为之吧,”葛宝玲冷冷地说一句,毫不犹豫地挂了电话。

我倒是想好自为之呢,电话那边,廖局长的嘴角泛起一丝无奈的笑容,你们吃喝了大头,一点事儿都没有,出点问题,就全推到我这小屁局长身上。

葛宝玲挂了电话之后,定一定神给陈区长打过去,这个时候她不能掉链子,候车大厅和货物运转中心,还等着区长的拨款呢。

遗憾的是,陈太忠不知道在忙什么,手机居然是“不在服务区”。

等她再打通电话,就是下午四点半了,陈区长听到解释之后,只是冷冷地笑一声,“这一批大米,是咱们民政局自己买的?”

“当时我只是把款子拨下去了。没有跟踪监督。”葛宝玲很沉痛地表示,“这是我工作的失职,请您批评我。”

“而这个大米的购买……是廖局长的司机授意的?”陈太忠听得真有点哭笑不得。“我堂堂的区长,还没有司机,他一个民政局长。就有专职司机了?还能在采购上做决定?”

“这个……廖跃进是这么跟我解释的,”葛宝玲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无非是委过于人,”陈太忠冷哼一声,此事确实让他愤怒,但是别人把替死鬼都找出来了,他也没办法再细细地追究,“那个司机双开,让廖跃进写一份深刻的检查,态度足够端正的话。只给他一个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顿得一顿之后,他又叹口气,“就算是灾民。他们吃的粮食。是咱区政府花钱买来的,花钱的就是上帝。假冒伪劣的商品,咱不认。”

这才是陈太忠最气愤的一点,从上面领来的帐篷不好,那是上面人操蛋,区里没办法说,但是某些人在上下其手的时候,想到没有这是区政府委托你们买的?你们赚得爽了,区政府的形象却是被你们连累了。

这真是无妄之灾!葛宝玲其实非常奇怪,按说陈区长也在官场待了这么久,怎么还有如此爆棚的正义感?不过她嘴上却回答得很好,“就应该这样,明知道小贾村的事情区政府一直很关心,他们还敢这么做,太不给您面子了,必须得到惩罚!”

接到这个电话的时候,陈太忠已经回了自己的小院,等到了五点,荀德健出现在了这里,丫是早上抵达朝田的,陈区长派了北崇宾馆的司机去接机。

一晃经年过去了,话痨的脾气倒是没怎么变,一进小院他就唠叨了起来,“我说陈主任,你这地方也太偏僻了吧?我真的没见过更破旧的县城了。”

“破旧你还来占便宜?”陈区长听得就笑,看到出言无忌的荀总,他就禁不住想起了自己在驻欧办的日子,那时的陈某人,还处于锋芒毕露的阶段,远不像现在一般圆润老辣,一时间他真的有点怀念,那些逝去的青葱岁月吖~

“我这是投资,哪里是占便宜?”荀德健脸一沉,这货还是这副没大没小的样子,下一刻,他就笑了起来,“娃娃鱼的独家销售,这可是好买卖,起码我不用坐吃山空了,能赚点零花钱。”

“不是独家销售,只是让你地区专营,”陈太忠很认真地纠正他的错误认知,“现在能答应你的,就是港澳地区专营。”

“好说,计划书给我看一看,”荀德健也终究是有所长进,居然知道要看计划书了,不过他终究是纨绔的性子,翻看了五六分钟,就将计划书丢到了一边,“行了,明天你带我去看看现场,再顺便找人帮着解说一下,我也带了专家来的。”

“我先介绍几个人给你认识吧,”陈区长给农业局胡局长和林业局邓局长打个电话,将晚饭定在了北崇宾馆,这两位早就知道王瑞吉撤资后,一直在惦记什么时候能来新的投资,听说真的有投资商来了,不等饭点,就来陈区长的小院集合了。

荀德健对陈太忠还算客气,但是对上这两个偏远县区的小局长,差一点就能鼻孔朝天了,不过胡局和邓局也不计较,对方可是香,港荀家的人,如此牛逼是很正常的。

至于说荀总只愿意出一百万美元,而不是王瑞吉的一千一百万,两人也只能肚子里暗骂:你看这市纪检委,干的都是什么事儿!

几个人谈得不错,喝得也开心,尤其是林业局长邓伯松酒到杯干,尽显军人本色,大家一直喝到八点半,才尽兴散去。

陈区长独自慢慢地走路上,感受着身边若有若无的雨丝,心里一片宁静,直到走到家门口,才发现门边默默地站着一个人,于是冷冷地问一句,“什么人?”

“陈区长,我是民政局的司机小李,”那人身材高大壮硕,一出口就一股酒气扑面而来,“听说您要开除我?”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