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64 -3665总有苍蝇

3664 3665总有苍蝇(求月票)

3664章总有苍蝇(上)

当天下午,葛宝玲去市里拿钱,陈太忠则是带了白凤鸣,来到北崇的高速路出口,迎接香、港博睿投资公司的客人。

旁人不知道这钱就是陈区长的,眼见他上次迎普林斯公司的人,是去了朝田机场,这次面对更大的投资商,反倒只是派了计委主任孟志新和招商办主任郭勇前往朝田,心里多少有点疑惑:区长这么搞,是不是有点怠慢贵客?

下午五点的时候,金龙大巴车出现在了引道上,前面不但有警车开道,还有一辆奔驰五百,却是省地电公司的那辆。

因为周养志的原因,博睿要向北崇投资的消息已经传遍了省里,不少人盯上了这笔钱,陈太忠甚至知道,省招商局的局长易客目前也在金龙大巴上——这是孟主任汇报的。

康晓安知道北崇又成了大家关注的焦点,就很果断地派出了公司的奔驰车,并且放出风声,说这个钱有一部分关系到我地电的发展,谁要敢乱伸手,别怪我不给面子。

康总本人就是官二代,他的地电公司也是省里大力支持的,尤其需要指出的是,真正消息灵通的主儿都知道,地电确实是缺钱。

所以康晓安虽然没有亲自来,但地电把装门面的奔驰车派了过来,也是对陈区长的大力支持,不得不说,康总做事还是比较直爽的。

车队在路口相会,陈太忠也没耽误时间去握手介绍什么的,钻进车里就带路,直接将一行人引到了北崇宾馆——这个时候,宾馆已经将欢迎的条幅挂了起来。

这次来的人还真的不少,博睿公司来了六个人,跟随他们来的,还有两个香、港媒体记者,省里也来了不少人,官最大的应该招商局易局长。还有《恒北日报》的记者等。

来的人很多,各有各的重要性。陈区长索性将人全安排在了宾馆内,那个小独院都不让人住了,安置下之后,也就到了饭点儿。

今天宾馆里搞的是自助餐。陈区长对博睿的人。还真没什么顾忌的,凯瑟琳来了,他会尽心尽力的招待,但是你们来了,吃自助餐就不错,也省得浪费了。

只说吃自助餐也无所谓,问题的关键是,这菜式也过于少了一点,七八个荤菜,七八个素菜。加上主食和汤,总共也就二十道出头。谁想喝酒还得自己出钱。

陈太忠并不觉得这么做就不好,事实上,他在欧洲参加酒宴的时候也不少,自助餐嘛,能吃饱就好了,正经是吃完之后大家端一杯酒四下乱窜,那才是结识朋友或者说事的时候。

就连他本人也是如此,领了一套餐具之后,舀了不少饭菜。找个地方就坐着吃了起来,吃了没两口。白凤鸣端着饭菜走了过来,“头儿,咱们这么招待,是不是简陋了点儿?”

“博睿就是一帮打工的,跟普林斯公司有本质的不同,”陈太忠待理不待理地回答一句,要说起来,博睿利用他的资金赚取佣金,凭什么对他这个做老板的指手画脚?

话刚说完,旁边有人大声说话,侧头一看,却是易客等人跟服务员要酒,“飞天茅台,先来三瓶,没有那就是五粮液,要五十二度的……酒水费用自理,这个我们知道。”

省招商局易局长来北崇实在太过突然,连个招呼都没有打,陈区长自然也就以平常心应对,事实上,大家用屁股想都能想到,招商局来不是沾光就是摘桃子,那么也没必要太客气。

有意思的是,这易局长也沉得住气,感受到北崇的排斥心理,他也不计较饭菜,只是自己出钱,要几瓶酒来喝。

不过酒才上来,陈太忠就端着餐盘走过来,笑眯眯地点点头打个招呼,“易局长您慢用,我这还有点事儿,先走一步了。”

“喝两盅再走嘛,”易局长笑着挽留,又半开玩笑半当真地说一句,“这可是我们自己买单,没沾你的便宜哦。”

只冲这一局,就知道招商局长终究还是有怨念的,你北崇的接待工作,搞得真的不好。

“真有事,改天再喝吧,”陈太忠就只当听不懂了,他笑着一拱手,“梅雨季节到了,防汛的工作很重要,尤其是区里刚遭遇了一次大的泥石流,损失惨重。”

他走了,其他人面面相觑看一看,有人不满意地低声嘀咕一句,“这北崇人还真是牛,眼睛都长到天上去了。”

这抱怨里,既指名了对方接待博睿公司有所轻慢,也捎带表示出对接待工作的不满,一旁听的人也深有同感,说不得附和两句,声音却是越来越大。

就在此时,大家只听得重重的一声咳嗽,扭头望去,却是一个面色阴沉的男子,正在慢吞吞地吃饭,众人登时就放低了声音——这可是在北崇的接待宾馆里,有些话不宜大声说。

咳嗽的人正是白凤鸣,这种场合,陈区长可以走人,但是他不能离开,听到隔壁越说越肆无忌惮,他忍不住提示一下对方,这里是北崇。

至于对方表示出的种种不满,他真的觉得太荒唐了——尼玛,我们请你们来了吗?

一顿饭吃完,他跟大家寒暄两句,就走到博睿的一行人面前聊天,至于其他人,自有狗腿李红星招呼,倒也不用他多费心思。

陈太忠走出北崇宾馆,一时也懒得回去,就在路边随意地走一走,那个独居的小院看似僻静,其实也是一个约束人的牢笼,是另一个工作场所,他有太多的工作,是回去以后处理的,而此刻,他只想一个人静一静。

不过非常遗憾的是,天越来越长了,眼下都没有大黑,他走了没几分钟,一个女孩子拦住了他,“陈区长你好。”

这是谁呢?年轻的区长上下打量对方两眼,女孩儿相貌平平,最多也只能算长得端正,可偏偏地,他觉得似曾相识。于是犹豫一下发问,“你谁呀?”

“我是纪守穷的女儿。”女孩儿冲他微微一笑,“现在已经调进城关一小了,我爸爸说了,一定要牢记您的恩情。”

“纪守穷啊。”陈太忠缓缓地点头。他想起来了,就是那个屋外下雨屋里也下雨的老教师,这种能安于贫困无怨无悔的人,真的不多了,于是他微微一笑,“这算什么恩情?就是正常的工作,你父亲也不会认为,他去农村支教,就是对孩子们的施舍。”

“但是我家没关系,谭区长说了。要不是您亲自打招呼,他也不好安排我。”年轻真的好,有什么说什么,不过女孩儿也有点不好意思,“我师专毕业的,硬件差了点。”

还有不如你的,照样也是人民教师了,陈太忠心里冷哼一声,不过这话是说不出口的,于是他和蔼可亲地指示。“希望你能向你的父亲看齐,他是一个非常值得人敬佩的老师。”

“嗯。我会的,”小纪同学郑重地点点头,她其实很想说一句,我父亲正直了一生,被人敬佩了一生,但是老来光景真的可悲,而且我一点光都没沾上,不过想到自己能进了城关一小,还是托了父亲的口碑,这话她真说不出来。

“好了,时间不早,早点回去吧,”陈区长笑着点点头,“以后工作中有什么问题,尽管向谭区长反应,他要管不了,你来找我。”

“好嘞,”女孩儿笑着点点头,婷婷袅袅地走了,陈区长看着她脚步轻松的背影,心情也变得好了不少:这就是赠人玫瑰手有余香吧?

下一刻,他接到了巨中华的电话,“陈区长,领导想了解一下,北崇跟博睿的签约是定在什么时候,具体金额是多少?”

“金额是十个亿,一年内资金全部到位,”陈太忠也知道,巨大秘是代李强发问,所以给出了明确的答案,“签约暂定在周六上午,李书记要是不方便,也可以换个时间。”

“金额十个亿?”巨中华讶然地低呼一声,然后又轻声问一句,“不是说要给市里一个亿的吗……难道是通过北崇转账?”

不怪他有此一问,陈太忠早就跟李强表示了,北崇的就是北崇的,市里想跟博睿签的话,那就直接跟香、港人谈,不要指望北崇当二传手——我们绝对不答应!

而李强对这一笔融资,认识也非常地深刻,十个亿就是全部的金额,陈太忠的面子也就是这么大,至于说阳州的发展潜力,可能吸引来这么大的资金——尼玛,不带开这种低级玩笑的,只有省党报才会这么写,扫一眼全国,比阳州发展潜力强的地市,比比皆是。

所以李书记认为,若是阳州能借到一个亿,北崇就只能借九个亿了,这才是巨中华打这个电话的真实用意。

“那得李书记来谈,”陈太忠干笑一声,事实上,李强猜得一点都没错,十个亿之内,陈某人想怎么安排都行,那是他的钱,但是超过十个亿——尼玛,阳州凭自身条件真的能借来钱?这实在令人怀疑。

3665章总有苍蝇(下)

北崇的接风宴摆得很不隆重,不过这无所谓,总要给客人们一个休养生息的时间,第二天一大早,客人们吃过饭之后,就来区政府商谈合作事宜。

对博睿公司的人来说,这一环节通常是比较有油水的,他们握着客户的资金,手抓评判大权,那些不值得投资的项目就不说了,对于可以肯定的项目,略略犹豫一下,好处就源源不断地来了,以图换取一个比较好的评判。

当然,也有反例,地方上的项目本来就不错,也不是很稀罕外面的投资,这个时候,博睿的人要竭尽所能地劝说对方接受自己的注资——甚至可以为此搬出地方政府来说情。

不过遇到这种机会,博睿的客户自己就不惜出钱了,拿下项目来还有奖金什么的,所以说这投资咨询公司,也是两头吃的主儿,吃了上家吃下家。

但是对上北崇,博睿的人不打算吃这一块,客户明确表示了,这个钱就要放在这里,没有商量余地——没有商量余地。赔了算我的,赚了的话。你们挣佣金。

所以博睿的人对此兴致并不是很高,不过跟着他们来的人不少,有人就愿意了解一下,北崇打算把博睿的投资花在哪里。

“这个就属于商业秘密了。”陈太忠可绝对不会好心到满足某些人的偷窥欲。他很明确地表示,“博睿公司做为一个专业的投资公司,能做出投资北崇的决定,必然有他们的理由,同时可以肯定的是,我们的某些项目具有相当高的成长性,这也是双方的合作基础。”

“我真的看不出北崇有什么特殊的优势,”发问的香、港女记者无奈地苦笑,当然,这也可能是她打探消息的伎俩。“这真的是一个太落后的地方,我七点从京城起飞。十七点才来到地方,这个时间足以让我从香、港飞到巴黎了。”

“看不出来北崇的优势?”陈太忠微笑着看她一眼,陈某人最不怕在类似的场合斗嘴了,他微微点头,“这就对了,正是因为如此,博睿是投资咨询公司,而你只是个记者。”

这个话说得有点刻薄,但也是实情。港澳的记者在内地很牛气,尤其是在北崇这小山沟。简直令诸多官员觳觫,但是在港澳那里,真的是媒体多过狗,记者满地走,甚至被人誉为“狗仔队”,无非是争抢头版和销售,比的是嗅觉灵敏。

“那北崇可以把近期的政府工作,向媒体介绍一下吧?”这时候,另一个香、港的男记者发话了,“博睿是专家的眼光,我们或许会差一些,但是我们愿意向大家介绍一个真正的北崇,真相留给民众去评判,这并不难……不是吗?”

“老徐,你上来介绍一下,”陈太忠点将了,其实这种场合,最合适出面的是政府办主任李红星,但是……李主任那长相,本身就很影响北崇的政府形象。

徐瑞麟临时接到这个指示,于是就空手上来,不过区里近期的变化,大家都看在眼里,他说起来也没有任何的障碍——无非是向大家介绍发展中的北崇,倒是台下几个媒体人忙个不停,不但把录音笔放在那里,手上也不住地写着。

然而,就在他说到娃娃鱼项目的时候,男记者浑身一颤就站起来,“徐区长,我必须打断一下你的发言……你说的是饲养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娃娃鱼?”

你有什么资格“必须打断”我呢?徐瑞麟心里也有点恼火,他是比较书生意气的,于是转身向一边走去,“既然你不得不打断我,那你来说吧。”

“我只是表示一下置疑,”男记者见此人居然是这样的态度,也恼火了,“保护动物本来就该受到保护,你不敢面对我的提问,是否代表你心虚呢?”

“给我一个一定要回答你的提问的理由,”徐瑞麟不屑地看他一眼。

“我是媒体记者,有必要知道真相,并且将之公布于众,”男记者理直气壮地回答,“政府应该受到舆论的监督,这是媒体的天赋使命。”

这次,徐瑞麟理都没理他,端起桌上的水杯,慢条斯理地喝了起来,这位等了一阵,又恼羞成怒地发话了,“你不敢面对我的问题吗?”

“本来我们也没请你来提问,没有义务向你们通报政府工作的进展,”林桓见状,不满意地哼一声,“随意打断别人的发言……这就是你所说的媒体从业人员的素质?”

“我只是太关心那些保护动物,”这记者的嘴皮子,还真不是白给的,出了风头之后,马上转变口风,“如果因为我的不礼貌行为,我愿意道歉。”

“你的所作所为,就不是一个合格的记者,”陈区长懒洋洋地发话了,对于这种断章取义骗廷杖的主儿,他见得太多了,“典型的娱记风格……娱记也算记者吗?好了,现在我代表北崇区政府,宣布你为不受欢迎的人,你可以出去了。”

这记者还待反抗,旁边过来两个政府办的人,推推搡搡地把他架了出去,他大声抗议和咒骂着,但是没有人理会。

“出现这种事情,真的很抱歉,我想这个政府工作也没必要谈下去了,”陈区长看都不看那厮一眼,慢条斯理地发话。

“不过我觉得。还是有必要解释一下……娃娃鱼固然是国家保护动物,但是我们的养殖。是获得了国家的许可,就像你们平常吃的梅花鹿肉,梅花鹿可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剩下的那位女记者学乖了,她先举手。获得许可之后发问。“首先表明一下,我是素食主义者,我想问的是,北崇的发展,必须要靠养殖动物吗?难道没有更好的途径?还有博睿公司,如果我没有记错,你们也是动物保护组织的赞助商吧?”

“事实上,这只是我们若干个项目中的一个,动物可怜,贫穷的北崇人更可怜。”陈区长不动声色地回答她,紧接着。他嘴角微微上翘。

“我们会扶植一些农户养殖娃娃鱼,我很希望见到,你去向那些贫穷的农户做工作,如果你能让他们为了怜悯心,自愿放弃吃饱穿暖的机会,我会佩服你的。”

话说到这里,就很难听了,而博睿公司也没有看媒体脸色的兴趣,他们根本就不回答那些问题——在资本的圈子里。媒体的力量也就是那么回事。

最坐得住的,还是省招商局的一帮人。而恒北日报来的记者,也是低头记录着什么,一副坐看好戏的样子,不过这份寂静,最终还是被陈区长的一番话打破了。

“阳州市里还有一个城市建设项目,”陈太忠笑着看一眼博睿的人,“市党委书记李强同志也高度关注,我想下一步,咱们博睿的人,可以去市里看一看。”

“多大的项目?”易局长坐不住了,他此来一是要见证一下资金落户北崇的仪式,二来也是想尝试一下,是否能从中争取到一些份额,眼下听得阳州市委要动手,他当然着急了。

“一两个亿吧,旧城改造项目,”陈区长笑着回答,“李书记已经在市委等着了,咱们现在就动身吧。”

此刻,李强还真是在市委等消息,要不是下北崇下得太频繁,他都忍不住再下北崇了,总算还好,小陈也算给他面子,答应带着投资商来市里商谈。

车到阳州就过了十一点,不过李书记按照陈区长建议的那样,先带人去了中心广场,大家看到建设到一半的广场,再打开手上的效果图看一下,登时就明白这笔钱对阳州意味着什么。

不过,对这种意外的变动,博睿投资公司的人明显地准备不足,他们接到的指示,是钱全投到北崇,眼下这阳州也想签个投资协议,他们就表示,“这个情况,我们要考虑一下。”

“慎重考虑,是非常有必要的,”李强点点头,但是他也知道,周六北崇就要签约了,他必须抓紧一切机会,从里面剜下一块来,“我只强调一点,阳州市是有抵押物资的。”

“李书记,你们抵押的是什么?”招商局易局长在一边接口了,他已经想到了,阳州若是拿财政抵押的话,省里就可以做一些文章。

“土地使用权,”李强淡淡地回答,他对这个局长,也是相当警惕,按说这么大的引资,省招商局正职出马是很有必要的,但是这正职上杆子追到地市,这味道就有点不对了。

“阳州的土地……”易局长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也不多说什么,不过就是这半吐半露间,不屑的味道已经很明显了——阳州的土地能值多少钱?

不过博睿的人对这种争执不感兴趣,只是有意无意地看两眼陈区长,陈区长笑眯眯地点点头,“市里的诚意很足,划出了很大的土地,打算借款两个亿。”

两个亿?李强听到这个数字,禁不住侧头狐疑地看一眼,然后笑眯眯地点点头,“时间不早了,先吃饭吧。”

(本月二十九日凌晨开始双倍月票,大家能在那时之后上网的,还请将手上的票留一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