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66 -3667李强卖官

3666 3667李强卖官

3666章李强卖官(上)

阳州市委准备的宴会,规格是非常高的,足足上了二十多道菜,相较而言,北崇昨天的自助餐,态度就太不端正了。

市党委接待的规格也很高,光常委就来了三个,除了李强之外,还有秘书长张近江和常务副市长谷珍,再加上省招商局易局长等人,要不是陈太忠是发起人,怕是连坐上这个桌子的资格都没有。

不过饭菜虽好,大家吃的兴致却不是很高,不到一点就散了,李强更是暗暗安排巨中华,要他把陈太忠悄悄喊过来,“小陈,你说的借给市里两个亿,是怎么回事?”

“市里用一个亿,顺便再拨我一个亿嘛,”陈区长听得就笑,近期来他屡屡被人算计,这次多少能出口怨气,“我撮合市里借款,总不能白撮合吧?”

“那你借的这一个亿,谁还给博睿呢?”李强气得想咬牙,不过现在可不是发火的时候。

“自然是谁借谁还,”年轻的区长笑眯眯地回答,“期限到了北崇就会还钱,我们胆子再大,也不敢赖市里的账,您说是不是?”

“别人这么说的话我信,你这么说,我还真是有点打小鼓,”李强若有所思地看着对方,他现在算是比较清楚这个年轻的区长了,只要是对北崇有利的事,这货真的不怕得罪人,“你要到期不还的话,市里可就要帮你垫付了。”

“怎么会呢?一定要还的,信誉保证,”陈太忠喜眉笑眼地回答。

“我觉得借一个亿就够了,”李强见他这副模样,心里越发地警惕了。

“那我尝试说服一下对方吧,”陈区长眉头一皱,异常苦恼地回答,“本来都说要借两个亿了,现在又要做工作……唉,看这事儿闹的。”

这就是**裸的要挟了——借一个亿恐怕是不能成事。李书记终于按捺不住怒火,眼下就两个人,他也不怕说点直截了当的话,“本来我想借的就是一个亿,小陈你自己就可以借,何必搭市里的车?”

“那别人搭我的车就行?”陈太忠笑着反问一句,然后他很明白地指出,“就当北崇沾市里的光吧。反正阳州的土地这么多。就算我们不能及时还款,市里把土地给出去,也就两清了……关键是北崇的土地不值钱。要不我就直接拿北崇的土地抵押了。”

“你总算说句实话,”李书记气得笑了起来,你小子还真是敢惦记啊。“这样跟你说吧,就算市里跟博睿两清,跟你北崇也两清不了……欠的钱你总要还的。”

“那就慢慢地从财政拨款里扣呗,”陈太忠很无所谓地回答,“早晚扣得完的。”

“我发现找你融资是个错误,”李强上下打量他一眼,语气中也没有多沮丧,“本来就是借一个亿,结果还得帮你借一个亿。还是拿市里的土地担保。”

“这个钱北崇是要还的,早晚都得还,”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回答,然后又加上一句,“再说了,这土地是市里的,您想带也带不走。就算不抵押出去,别人会领情吗?”

这话说得就太直了,不过也是事实,时下的官场跟十来年前相比,是大大的不同的。那时的干部离职,会留下完整的账目和剩余资金。

而时下任何一个干部履新。都要面对前任留下的空荡荡的账户,没有人会把钱留给继任者,反正留下来钱,继任者也不会领情,倒不如花个干净,还能得点回扣什么的——事实上,前任不给后来者留下太多窟窿,那就算厚道的。

陈太忠这话,就是对这种现状的延展解读——阳州市土地这么多,你李强抵押一个亿和抵押五个亿,区别很大吗?

你就算把土地全部抵押完,继任者也要开展工作,你留下再多土地,人家也不念你的好——麻烦你搞一搞清楚,土地这玩意儿是带不走的,一旦你离开阳州,想抵押也没机会了。

李强听到这话,微微沉吟了两秒钟,然后才不动声色地点头,“原来你是担心财政局卡北崇的钱,所以提前拿出来用?”

“有这个因素,”陈太忠毫不掩饰地点点头,北崇跟财政局的关系,真的是糟糕到不能再糟糕了,未来的岁月里,要钱时被刁难的现象,肯定会屡有发生,倒不如该拨的款项直接被市里拿去冲抵欠账,大家也省得扯皮。

但是同时,这并不是唯一的因素,甚至谈不上是关键因素,“也有其他的原因。”

其他的原因,就是告诉大家,你的便宜不是白占的,李强心里分外明白这一点,说来这也好理解,陈某人找钱的能力太过强大,若是没有点自我保护能力,早就被人榨得渣都不剩了,于是他点点头,“不过我准备的地,怕是抵押不到两个亿。”

“不可能吧?”陈太忠可不相信,堂堂的阳州市找不到两个亿的地块,市区的闲置土地,真的非常多,“两块不够,可以三块嘛。”

“咱们早说好了,准备的稍微多一些就行了,”李强皮笑肉不笑地回答,心里却是暗暗地冷哼一声,他当然知道土地是带不走的,但是同时他也知道:土地是会增值的。

李某人既然还要在阳州干一届,肯定不能一下子把牌全打光,开发商会捂地,咱阳州市也会捂地,而且地卖得多了,价钱上不去,还会影响下一步市里的卖地。

所以说会买的不如会卖的,陈区长“有地就用”的理论固然有道理,但是李书记想的则是,前两年我不着急出手地块,等快走的时候,地价也上来了,我再多卖几块地也不迟。

“哦,”陈太忠斜睥他一眼,点一点头,“行,少一点就少一点吧,超过一个亿的部分能借给北崇就行……咱开价两个亿,得允许博睿还价。”

这也是他的真实想法,在商言商。阳州开口借一个亿也好两个亿也罢,博睿没理由一定答应这个数额,总是要谈过之后才知道,他倒是能通过一些人来影响此事,但是……这明明不是北崇的事情,他吃撑着了那么卖力?

“这个怎么操作,还需要考虑一下,”李强沉吟着点点头。他寸步不让。“超出部分让北崇拿走,得想一个好的说法,阳州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人很多。”

你这真是上杆子找不自在了。陈太忠觉得老李同志的态度有点不端正,说不得干咳一声,“李书记指示得很对。不过我觉得不到一点五个亿的话,博睿未必愿意把资金拆借给阳州。”

别说你给不给我北崇钱,给得少于五千万,这笔借款,你想都别想!

李强闻言登时住嘴,看了他好一阵,才微微一笑,“你最少要从市里拿走五千万?”

“我只是说,资金太少的话。博睿未必愿意重视,”陈太忠的回答算得上客观,但是这样的回答,已经**裸地表明:没错,我就是要拿走最少五千万。

“你们区还少个常务副,”李书记也会瞬移,话题一下扯到了十万八千里之外。

“这个……好像挺长时间了。有没有常务副,对北崇似乎影响不大,”陈区长笑着回答。

“你来提名,”李强终于丢出一个重磅炸弹,他很直接地表示。“市里划的两块地,市值一共一亿三千万左右。我不保证能借给北崇钱,但是我支持你的提名。”

“我提名常务副?”陈太忠先是微微愕然一下,这尼玛实在太不科学了,然后他就意识到,其实这个经济挂帅的年代,能引来资金就能破格提拔,解决了中心广场的烂尾问题,李书记的面子得以保存,给个常务副算什么?

但是,这还是不够经济,想到在天南时,有人说引资两个亿就能干上副厅,陈区长觉得这价码有点低,“三千万换个常务副……我觉得这买卖划不来吧?”

“别的县区的常务副,可能不值三千万,北崇的一定值,”李强笑着回答,他一直捏着北崇的常务副区长不委任,就是想卖个合理的价钱,而现在看来,眼下就是最合适的时机。

表面上看起来,是市里不用借给北崇三千万了,实质上,却是那一个亿也有了保障——李书记的样板工程能干下去了。

于此同时,他不介意小小地抬一下陈太忠,好让对方昏头昏脑地入彀,“你要埋头搞发展,十几个亿的项目,肯定最不愿意看见别人拖后腿,三千万买个平安……很划算的。”

市委书记亲手奉上的马屁,确实让年轻的区长有点飘飘然,但他是算计惯人的,犹豫一下,他挣扎着表示,“我在天南时候……两个亿的引资,就能买个副厅。”

“这三千万就算你借去了,还是要还的!”李书记脸一沉,恶狠狠地回答,“只是三千万的周转,不是拨款,还不够吗?”

陈区长已经被这意外的一棒打得有点不知所措了,一时就忘了,三千万之外,还有一个亿呢,他想一想,又提出一个条件来——这个时候,他就算不试探,别人也不会领情,试探一下也不会死人,“提了常务副,空下的那个位子,也得我提名。”

3667章李强卖官(下)

这个要求委实有点过分,不过李强心里有鬼,心说陈太忠终于想到了,三千万之外还有一个亿,只不过丫不说,就通过这种方式来表示不满。

李书记也不敢就这么贸贸然答应,能上常务副的就是那么几个位子,大致还是要从副区长里挑选,那么就是说——陈太忠不但要扶起一个常务副,还要占一个副区长。

对于一个区政府来说,这样的结构就有点可怕了,区长和常务副是一条心,又有一个副区长是区长提拔起来的,这样的区长,区党委书记应付起来也吃力。

可是他转念一想,现在的北崇区政府,已经是陈太忠一言堂了,区委书记隋彪也缩在自家一亩三分地儿里,不敢轻易招惹区政府,那么……这货再强势一点,也真的无所谓了。

事实上,李强一直没有安置这个常务副,是有自家的私心的。那个时候,王宁沪的心思已经不在阳州了,他就想着,要安排个体己人儿进北崇——能控制固然好,能沾光也不错,所以虽然不少阵营内阵营外的人表示,愿意去这个岗位,他却迟迟不肯表态。

结果阳州大洗牌。等来了一个异常强势的市长。这个位子就这么继续空下去了,李书记想安排自己人下去也有点晚了——陈市长也清楚这个位子的份量,虽然他才来阳州。夹袋里没有得心应手的干部,但是阻挠一下还是做得到的。

而李强还要考虑,安排下去这个人。陈太忠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目前有这么便利的交换条件,李书记做个顺水人情并不难,但是空出副区长也要由小陈指定的话,他真的有点苦恼。

“这个空出的位子的提名,有点难度,”李强想来想去,终于直接表态了,“有得到就要有付出,你也是正处级干部。应该知道平衡的重要性。”

这个常务副虽然是你提名,走的可是我李某人的名额,下一个副区长,就该多考虑一下陈市长的意见,“一枝独放不是春啊。”

“那您还是借我五千万吧,”陈太忠直截了当地回答,他也不说三千万什么的了。直接提到五千万那个心理价位,“常务副谁愿意当,谁就来当。”

他还真的不信了,眼下北崇的格局,就算放个常务副进来又怎样?倒不信他能翻了天——也就是常务副跟隋彪勾搭一下。多少还能制造点麻烦。

但是眼下的隋彪,也不过是堪堪地自保。谁还可能跟他这王系人马走得近了?

“你这家伙做事,真是一点道理都不讲,”李强哭笑不得地指一指小陈,可是还不敢一口拒绝,说不得只能推心置腹地说,“那么这样……你把两个提名报给我,但是市里不一定什么时候通过,你要注意控制消息传播。”

“这个没问题,”陈太忠笑着点点头,这个要求真的很正当,老李既然这么上路,他少不得要投桃报李,“我一定把市里的诚意传递给博睿公司……唉,看来这次只能借到八亿七千万了,很多钱又要省着花了。”

李强无可奈何地翻个白眼,“我要休息了,你该去哪儿就去哪儿吧……清阳河水库的土方工程,你给我留一块。”

“我得优先照顾北崇和省地电,”陈太忠站起身向外走去,“尽量留一块,不过工程质量必须过关,否则就不光是不结账的问题了。”

“这小子狂的……”李强见他离去,禁不住低声嘟囔一句。

陈太忠走出来没五分钟,博睿的人就打电话过来了,他们想知道,阳州这个抵押贷款到底是个怎么回事——这个变故,明显地超出了他们的预料范围。

“这件事情,我会协调的,”陈区长淡淡地回答,“你们去看抵押的地块就行了,我必须提醒一下,土地使用权在现在的中国,是稀缺资源,也是硬通货。”

“土地在中国……是稀缺资源?”博睿的人表示不能理解,九百多万平方公里,你们说没土地?当然,一线城市的土地,那真的是稀缺资源,都用来搞房地产了,但是这阳州……够得上三线城市的资格吗?也说缺地?

“都拿地抵押了,你话那么多,”陈太忠毫不客气地压了电话,再胡乱逼逼,信不信哥们儿换一家投资公司?

压了电话之后,他也不再等了,直接上车回了北崇——北崇的人防隧道渗水了,有塌方的危险,他必须莅临现场指挥。

总之,一区的父母官真的太难当了,总是有层出不断的事情来,他到了现场,市人防的副主任也来了,发现这个渗水不是很严重,他正要转身走人,那副主任出言了,“陈区长,这个人防工程,北崇重视得不够啊……该修缮一下了。”

“修理可以,拿钱来,”陈区长冷哼一声,“近几年你人防办给过我北崇钱吗?”

不待对方说话,他转身就走了,人防工程的修缮,从来都是垂直拨款,连施工队都是人防办指定的,上面不拨款,你要我下面筹钱——艹。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他走了,倒是留下建委的人,跟人防办的人扯皮,大家谈来谈去,到最后才决定——去北崇宾馆,边吃边谈吧。

陈太忠今天回来,其实也有点小小的兴奋,李强给了一个常务副。他又争取了一个副区长。嗯……此事须得好好地合计一下。

一直以来,陈区长强调的是,他来北崇是做事来的。但是眼下的人事权摆在面前,也由不得他不眼花——这可是一个常务副区长,加一个副区长!

至于隋彪一直争取的那些科级干部的任命。在他看来,真的是毛毛雨不值得一提——我用得顺手就用,用不顺手,那就直接撤了。

可是这两个位子不一样,都是副处级的干部,区里都没权力置喙的,只能等市里的决定,而现在,他对这两个位子有发言权。

要说起来。陈某人做地下组织部长时间也不短了,别说处级干部,厅级的他也操作了不少,最明显的例子就是王浩波、张沛林、小白和田立平,这是他一手扶上去的,祖宝玉、张煜峰、马勉和何宗良的去处,也是他安排的。那帕里什么的,纯粹是个人心血**,就捧上去了。

至于说处级以下的干部,那就海了去啦,所以这个地下组织部长的名头。他当之无愧。

但是同时,他也仅仅是地下组织部长。他从来没在自己的管辖范围内,大批量地提拔人,最多也就是把几个体己人儿安排了,比如说张爱国或者郭建阳,他在自己任职的单位里,从来没有大量地提拔过自己人——文明办整体升格也跟他无关。

说得刻薄一点,其实……这是因为他从来没当过正职,而陈某人头上的光环很强大,又有仙人手段,也不是很在乎这个。

像他来了北崇,虽然是正职了,但不管人事,他也就不操心人事,一门心思地搞发展了——这多少还跟副职的心态塞有关,若他是区委书记,肯定宏观微观一把抓了。

但是眼下,李强给了他一个机会,要他筛选常务副,并且他自己还争取到了一个副区长,陈某人禁不住食指大动,要好好地盘算一下……这个机会,我该给谁捏?

这个算盘不打也就算了,一旦打起来,他就觉得——哥们儿治下,人才真的很多啊。

其实他是不知道该怎么发官帽子,以前他争取各种官帽子,都是有他的理由的,但是现在轮到自己发了,他反倒是踯躅了:这个……帽子很不好发。

哥们儿中意的,其实是晋升副区长之后,那位留下的位子吖……

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个苦恼是幸福的苦恼,陈区长在自己的业务范围内,从来是一言九鼎,可在批发官帽子的时候也一言九鼎,这是第一次。

男人应该珍惜自己的第一次!陈太忠细细地想一想,认为还是先把常务副确定下来的好,于是他打个电话给白凤鸣,“老白,晚上来家吃饭,跟你说点事。”

陈区长最想提拔的常务副,其实是徐瑞麟,前文都说过的,老徐这个人有能力,做事也稳重,唯一的缺点,就是书生气重了一点。

但是说起亲近来,跟陈区长最亲近的是白凤鸣,老白此人有点像那帕里,偏于阴柔,其实不是陈太忠喜欢的类型,可令人啼笑皆非的是:那帕里和白凤鸣跟他的关系都不错。

也许这两人的阴柔,只是聪明人为自己涂的保护色?陈太忠不得不这么想,因为这俩对上他,真的是很够意思的。

不管怎么说,陈区长确实是很欣赏徐区长,但是他更愿意给亲近自己的人一个机会——老人家都说了,党外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

白凤鸣确实没想到,自己居然遇到了这么个机会,事实上他正在陪博睿的人勘察地块,接到这个电话他很愕然,“那博睿的人谁来陪?”

(更新到,29日凌晨,就是双倍月票了,能撑到那会儿的朋友,请稍微等二十几个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