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70 -3671这不科学求双倍

3670 3671这不科学(求双倍月票)

3670章这不科学(上)

陈太忠其实知道,招聘会开了没几天,而学生们调研和找项目应该要用去不少时间,眼下能交上来报告、敢交上来报告的,真没几个人。

但是就算没几个人,这个事情,区政府也一定要再三强调关注,兹事体大容不得胡来,而且这是区委和区政府合作搞的——陈区长的过问,非常正常。

可陈太忠今天来,还有他的用意,昨天白凤鸣和徐瑞麟的反应,不但令他非常吃惊,也让他生出了一些不好的猜测,于是就专程来区政府,观察一下大家的反应。

然而,隋彪并不这么认为,他本来正在办公室看文件,顺便合计一下下半年度,区党委能做一些什么务实性的工作,好从区政府那里弄点钱过来——博睿那么大的资金投下来,他看着也眼红。

这时候,听说陈太忠来了,还是直奔霍兴旺的办公室而去,隋〖书〗记登时就有点着急了,陈太忠你不能这样啊,你的政府事务我不插手,你怎么能直奔着我的人事权而去?

所以他就伪作闲暇地漫步踱来,耳听说对方是随便转转,他就笑眯眯地表示“一直少见你来,正想着政府工作那么忙,党委要不要帮你忙呢。”

“党委政府本来就是一家,何必划得那么清楚?”陈区长半开玩笑半当真地回答“党委愿意帮忙,我求之不得,最近正好忙不过来。”

“哈,我开个玩笑。”隋彪哈地笑了起来“党政分开讲了十几年,这是潮流,是历史的趋势,抓微观还是要靠政府。就像抓宏观必须靠党委。”

“其实政府最近的一些事,也需要党委的指导”陈太忠慢吞吞地回答,同时细细地观察对方的表情“比如说这个大学生返乡创业。我今天来了解的,就是这个政策的进展。”

“哦,你是来了解这个”隋彪笑眯眯地点点头,姓陈的你要是为这件事而来,那还真不算什么“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目前没有。”陈太忠摇摇头“本来知道的人也就不多,总是摸着石头过河,以群众为基础,也要强调小心为上。”

“这个倒是。”隋彪点点头,然后又问一句“对了太忠,目前区党委想搞个结对子工程,党员干部跟落后山村一对一帮扶,你怎么看?”

“这是好事。”陈太忠果断地表示“党员干部就应该深入群众。”

“但是这个帮扶……是要花钱的”隋彪意味深长地看着他。“政府能支持多少?”

“那就按出差补助算”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回答,这种扶贫或者结对子工作,各级党委搞得都不少,但大多数都是形式主义,真没几个人能沉下心去做事。做为基层工作经验丰富的干部,他很清楚这一点。

当然。他也不会认为,所有的干部都是混日子的“如果能提出具备可操作性的建议,需要花多少钱,政府就支持多少钱。”

“呵呵,这话是你说的,值得花钱的你会认”隋彪笑眯眯地回答“你可不要认为,区党委的干部,只会务虚哦。”

“只要提得出合理化建议,钱不是问题”陈太忠站起身来,今天的谈话,就该到此为止了“我不怕党委花钱,就怕我有钱你拿不走。”

“太忠你敢这么说,真是好样的”隋彪冲着他的背影,竖起一个大拇指,也不管对方能不能听到。

隋〖书〗记对陈区长的态度很满意,因为他有自己的算计,而陈太忠对自己的党委之行也很满意,耽搁了一段时间,却是落实了一些事情。

看到党委的态度一如既往,甚至隋彪依然对自己保持着警惕,那么也就是说,常务副区长一事,似乎没有什么太古怪的说法。

不过陈太忠又想一想,还是改变了自己原本计划的坐等,干部任命这种事,真的是手快有手慢无,以前他没操这个心,自然就无所谓,而此次白凤鸣和徐瑞麟的反应,让他心里真的有点空荡荡。

正好,当天晚上葛区长来陈区长家里汇报工作,她分管的口子里,有些设备和工程要走招标程序,比如说才到手的救灾款,又比如说候车大厅的建设。

按说这招标程序,是有二十万的红线卡着的,但实则并不尽然。

比如说有些大宗的消耗品,一次完全没有必要买得太多,否则是徒占资金;又比如说,有些工程是可以齐头并进的,分拆开来就低于招标要求了;更比如说设备的主机和配件可以分开来购买——总之就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绝对完善的制度只存在于传说中。

葛宝玲的态度倒是挺端正,事实上,四个副区长的态度都算不错,在招标报备之前,都要来区长这里汇报好些次,解释某些苦衷或者是确定一些事宜。

葛区长汇报这些的时候,甚至没有戒备王媛媛,在她看来,消息若是从小王那里泄露的话,那跟自己是无关的——更可能是区长授意的。

工作谈了差不多二十分钟,葛区长将区长的指示一一记下,就问区长还有没有别的指示了——晚上八点了,她一个女干部,孤零零地一直呆在男领导家里,总是不好。

不成想陈太忠看王媛媛一眼“小王你先回房间。”

小王回去了,葛宝玲正心里纳闷,什么样的事情,连她都得回避,就听得年轻的区长发话了“最近区政府的工作很忙,说来说去,咱们少了一个副区长啊。”

葛区长先是疑惑地微微皱眉,紧接着,她的眼睛刷地就亮了,然后缓缓点头。大约过了十秒钟,她才深吸一口气“我也没觉得有多忙,日子很充实。”

“本来呢……我是有意推荐你的”陈区长见她不敢接话。只能自己点题,然后他沉吟一下,才又缓缓发话“但考虑到你是女同志,又是人到中年。家庭压力也大……做出这个选择,我也很艰难,这并不意味着我否定你的工作能力,你要心里有数。”

葛宝玲的眼睛在瞬间就变得灰暗无比,她呆呆地愣了有十来秒钟,才恍恍惚惚地回答“其实我的家庭。没什么压力,老人的身体很健康,孩子在阳州一中,成绩也不错,不过……还是感谢您告诉我这些。”

“唔。”陈区长点点头,陷入了沉思里。

葛区长这么说,其实只是下意识的辩解,在说话之前,她已经想到了,陈区长跟自己说这件事。那就是结果早定了,只不过如此解释一下,能宽了她的心。不至于影响工作。

甚至她都猜到,是谁拿走了这个常务副,除了白凤鸣,再没可能有别人,若是其他县区或者上面的人来,陈太忠根本没必要跟她说这些。

至于说为什么是白凤鸣。这也很简单,葛区长和白区长一直都是常务副区长的有力争夺者。徐瑞麟根本排不上号,也就是陈区长来了之后,徐区长分管的口子出了点彩,却终究要差她一头,更别说这姓白的在陈区长初来乍到的时候,就果断地卖身投靠了。

这个位子我是不会让的,总是要搏一搏,葛宝玲略带一点绝望地想着,可是想到陈区长的强势,她心里又非常地忐忑——他都已经这么说了,我要是再不让的话,就算能非常侥幸地抢到常务副,这也是坐在火山口上了。

她思来想去好半天,才发现区长陷入了思考中,绝望的心里禁不住又生出点希冀来,于是就安心地等着,良久之后,才听到年轻的区长悠悠地发问“好像你才做过阑尾手术吧?”

“那是前年夏天的事儿了”葛区长马上就回答,心说姓白的你卖我卖得够狠啊,连前年的手术都说上了,不过这时候她不能多想,只是笑吟吟地回答“现在早就没事了,以前野外施工艰苦,我一呆就是一整天……现在条件上去了,没这个问题了。”

年轻的区长摸出一根烟来点上,连吸两口之后,才若有所思地发问“你真的不怕担子重?”

“有您做坚实的后盾,再重的担子我也不怕”葛区长轻声回答,声音虽然低,但她的眼神异常地坚定。

尼玛,终于有个正常的了,陈太忠暗暗地长吁一口气,要是葛区长也拒绝,他真的就要撞墙了“你确定自己的精力没问题,也能获得家人的支持?”

“我非常确定,我爱人对我的工作一向很支持”葛区长眼见机会越说越大,自然要抓紧表现,同时也表现出强烈的投靠之意“请您相信我,绝对不会辜负您的信任。”

“做了常务副,分管的也不同,你的那些坛坛罐罐就要丢掉了”陈区长一弯腰,从茶几底下摸出一瓶啤酒来,很随意地发问“舍得吗?”

“我来!”葛宝玲一把抢过酒瓶,动作敏捷得有若特种兵战士,她拿起旁边的启瓶器,啪地一声撬开瓶盖,却不成想由于动作太猛,那啤酒沫子呼地就冒了出来。

“给我吧,你继续说”陈区长哭笑不得地接过酒瓶,心里却也没怎么着恼。

3671章这不科学(下)

葛宝玲本来隐隐觉得,这个问题似乎哪里有什么不对,但是眼瞅着自己把区长的啤酒洒了,慌乱之下,她也就顾不得琢磨了“这是〖革〗命分工不同,不存在坛坛罐罐的问题。”

“那行”陈太忠果断地点点头“北崇的钱袋子,你得给我看好了。”

“保证完成任务”葛宝玲坚决地一挺胸,她刚才还想着没戏了,不成想陈区长居然如此地从善如流,那她自然就不能让区长失望“您看我的表现吧。”

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吖,她情不自禁地感叹,然而下一刻,她心里就又生出点疑惑,陈区长的立场。转变得实在有点快——他为什么不坚持提名白凤鸣呢?

她实在想不明白这个问题,再想一想,这区长向上级组织推荐常务副区长,基本上是闻所未闻的,于是就更疑惑了。莫非此事别有隐情?

考虑到这个可能,她决定离开之后,找自己的靠山了解一下情况,她靠着的人已经退了,但是在阳州还是有点影响——当然。此事绝对不可能是她的靠山所为,要不然她早就知道了,不过通过此人,打听内幕消息并不难。

然而,就像看到了她在想什么一般,陈区长笑吟吟地发话“宝玲区长。必须要提醒你一句,这个位置,阳州只有我具备提名权,是唯一的,如果不想发生意外的话。请你保密。”

唯一的吗?葛宝玲越发地觉得,这件事里透着诡异了,然后她猛地一怔“提名,您刚才不是说推荐吗?”

推荐是纳入提拔考虑范围,提名可就是铁铁的候选人了。葛区长很清楚这两者的差别。

“是提名,你心里有数就行了,十拿九稳。”陈太忠洋洋得意地回答,但遗憾的是,他也不敢说,这个提名就一定是最终结果——李强都不敢这么说,万一省里有人强势空降呢?

原来是跟李强有了默契!葛宝玲也不傻,她很快就猜出了事情真相。于是点点头“您放心。我不会跟第二个人说……哪怕是我爱人。”

“其实这是为你好”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回答一句,拿起酒瓶来继续猛灌。

葛宝玲看着狂饮啤酒的陈区长,猛然间才发现,陈区长原来长得这么有男人味儿,心旌摇曳之下,她忍不住又问一句“区长,您能不能跟我说一下……原来您属意的是谁?”

“啧”听到这个问题,陈太忠有点不高兴了,咱不带这么打脸的,他放下酒瓶白她一眼“我告诉你是谁……你好去找他耀武扬威?”

“哈,我错了”葛宝玲捂着嘴就笑了起来,想一想也是,她已经是胜利者了,还非要打听失败者是谁,这真的不好,将来遇到对方之后,没准有意无意间就会泄露出什么,倒不如索性不知情了。

“行了你去吧,把手上的工作整理一下,做好移交的准备”陈太忠一摆手,他选葛宝玲做常务副,真的是有点心不甘情不愿,初来时候的那桩**,跟这女人似乎也有关。

可从今天的表现来看,这女人也知道领导的看重,是多么难得的机会,比那俩强……

第二天就是周末了,签约仪式在上午十点钟准时开始,市委〖书〗记李强主持了这个仪式,借款金额为八亿五千万人民币,倒不是陈太忠说的八亿七千万。

这一笔借款,将广泛运用于北崇的教育、基础设施建设、高科技产品研发以及工业、农业、环保和医疗等多个领域,又由于眼下是周末,所以北崇一正四副五个区长全部到场。

对于北崇能借到多少钱,几个副区长只有竖起耳朵静听的份儿,这个战场不是他们能参与的,对这个低于预期值的金额,大家表示淡定。

其中最淡定的就是白凤鸣,事实上,昨天中午博睿的人就找到他了,要求借用打印机以修改文件,然而非常糟糕的是,整个区政府里,居然没有一台彩色激光打印机。

区里还有两家口碑不错的打印店,不过其中一家是彩色喷墨打印机,另一家倒是有一台彩色激光打印机,但是非常遗憾的是,这家的电脑使用的是盗版不说,还令博睿的软驱染上了病毒,忙了两个多小时,也没搞出合格的文档。

于是区政府只能带着博睿的人赶赴阳州打印文件,白区长一气之下,索性花了一万多,授意订购了一台能打a3纸的激光打印机——这么丢人现眼的事情,不能再出现第二次了。

所以他早早地就知道,区里这次的借款改为了八亿五千万,一点都不奇怪为啥有如此大的变故,其实他更关心一些别的事情。

签约仪式完成,门外又噼里啪啦地响起了鞭炮声,北崇今年类似的响动真的太多了,基本上都引不起大家多少关注了,就连路边的老百姓,也是待理不待理地嘀咕一句:这区里是又弄下什么买卖了。

老百姓不在意。可区里人在意,这八亿五千万是北崇目前落地的最大的单子,虽说已经有三亿多内定了清阳河水电站,可剩下的五个亿也值得大家玩命去争取。

忙者不会会者不忙,白凤鸣就不着急惦记这事——只要自己做到位了。该批的款子,区长短不了大家的,他更惦记的是别的。

大家都在听鞭炮响,他在人群里寻找着徐瑞麟,最近几个副区长都很忙。除了开会,等闲难得见一次面——更多时候,大家见面,是在陈区长那个小院里。

好不容易,他看到徐瑞麟了,徐区长正在跟水利局长米瑞说话,说了不几句。徐区长不耐烦地转身离开,白区长就径自迎了上去,笑眯眯地打个招呼“瑞麟区长,面色不错啊。你这是有什么喜事儿吧?说出来让大家嫉妒一下?”

白凤鸣是决定不要这个常务副了,但是他舍弃得也很痛心,还招惹了陈区长的不爽,所以他见到了徐瑞麟这个既得利益者,心里真是五味杂陈,于是就想有意无意地提示对方一下——老徐。这个常务副,可是我让给你的!

尼玛,你看我这个脸色。像是有喜事吗?徐瑞麟心里正恼火呢,清阳河的水利工程,米局长也想要参与——你水利局那两苗半人,也敢惦记这活儿?你好歹给咱整出四五个挖机,十来辆卡车,再提要求吧。

听到这话。他不动声色地回答“凤鸣你开玩笑。我的喜事儿,怎么能有你的喜事多?”

“唉,不仗义啊”白凤鸣也想到他要遮掩了,于是叹口气摇摇头“这可不好。”

“嗯?”徐瑞麟听到这话,讶异地看对方一眼,他可是知道,白凤鸣一向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等闲不会说什么不靠谱的话,当面能说出这话来,一定是有原因的。

下一刻,他就大致猜到是什么缘故了,于是微微一笑“我看宝玲区长面色不错,保不定啊,她有什么喜事。”

徐区长并不比白区长更聪慧多少,但是他知道,陈区长是否了白凤鸣之后,才找他谈常务副的,他自己又拒绝了,那么……花落葛宝玲,并不算意外。

他的话音刚落,葛宝玲就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她笑容满面容光焕发“白区长和徐区长谈什么呢?要是关于经济建设的……能允许我旁听学习一下吗?”

“葛区长你这经济建设的水平……和徐区长一样,都是我的老师”白凤鸣皮笑肉不笑地回答,两人共事多年了,谁是怎么回事,大家心里都清楚。

葛宝玲从来就不是一个肯后人的主儿,眼下能说出这种低姿态的话来,那么恐怕还真是徐区长暗示的那样——常务副落到葛宝玲手里了。

而她的此番做作,无非是尘埃落定之前的胸怀虚谷,执意低调罢了。

但是尼玛……这不科学啊,此刻白区长的心里,真是要多郁闷有多郁闷了。

他可以容忍徐瑞麟上位,首先,徐瑞麟这个人性格不是很尖锐,相处不难,其次呢,这个位子是他让出来的,也就占据一定的心里优势,但是葛宝玲这个多年的冤家上位了,他心里禁不住要怒吼一声:凭啥呢?

“我可当不起凤鸣区长的老师”葛区长微笑着回答,人逢喜事精神爽,她微黑的脸上,居然泛起了浓郁的红光“凤鸣区长关于道路建设,曾经给我提过不少的建议,这一两天,能再汇总出一点文字性的东西吗?我想好好地学习一下。”

“这个……”白凤鸣眨巴一下眼睛,其实所谓他的建议,无非就是双方施工队的冲突,他愣了好一阵,才微微一笑“这些东西我都没存档,找一下看还有没有。”

“有的话,一定要给我,以前我忽视了这些方面的建议,现在想改正,希望来得及”葛宝玲微微一笑,点点头转身走了。

徐区长和白区长面面相觑,对视了五秒钟,徐瑞麟才苦笑一声“你看到了,我真的没啥喜事,是她的喜事。”

三个人的谈话,都没有提及常务副三个字,但是确确实实地,两人都知道所指。

肯定嘛,葛宝玲会真心认错,那是天大的荒唐事,绝对是出了颠覆性的变化,白凤鸣点点头叹口气,低声嘀咕一句“但是,这真的不科学……”

(六千二百字,大声召唤双倍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