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81 -3682吹风

3681 3682吹风

3681章吹风(上)

“制度?”高校长和墨经理听得齐齐一愣,心说你自己都说了,这是屁大的一点事,现在居然要因此制定制度了?

“事情是不大,但是这个关系到地方和企业的协调问题,”陈太忠也不是完全闲得蛋疼,他觉得这个矛盾比较具有代表性,“正好借这个机会,摸索出一套行之有效的协调机制来。”

“当然,首先就是测试辐射,辐射超标的话,移动三个工作日内整改过关,否则一周之内关停,墨经理,我好歹是开发过手机的,知道移动的效率……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时间有点仓促,不过我们的基站肯定没问题,我答应了,”墨经理点点头。

“那么,要是辐射在标准之内呢?”陈区长侧头看一眼高校长,你是不是该引咎辞职?他很想将这货一军——尼玛,你们想多收点租金,甚至不惜给区政府制造麻烦?

不过既然自命父母官,他是不可能不维护本区利益的。;

“这个怀疑,不是我的意思,”高校长苦笑着一摊手,“学校里的学生、老师和学生家长,都对这个基站不安……如果合格的话,我能说动大部分人。”

这当然也是托词,他不会答应检查过关就没事,这个基站是九八年架设的,由于当时的电信局很有钱,所以就算按现在的行情看,这个价格也不算低,但也不算高得离谱。

基站修建好的时候,关于辐射这些,是经过了检查的,不过一晃六年过去了,设备设施都有个老化的问题,学校这番置疑,在情理上是说得过去的。

“你的工作能力只有这一点?”陈区长可是被这句话弄火,索性一摆手。“你们先去检查吧,其他的话,等检查完了再说。”

这就不是什么好话了,高校长听得也是脸色一白,陈区长原来还打算好好说一番此事,不成想自己一句话,惹得区长如此不快……

陈太忠也没兴趣多关心他的想法,陈区长还有自己的事情。十点钟的时候。他打电话给隋彪,“班长,有点事情想跟你面谈。最近一段时间,干部们在工作时间的脱岗现象越演越烈,已经到了非抓不可的地步。”

“我在家呢。你过来说吧,”隋书记淡淡地应一声,就挂了电话,良足洗脚屋抓赌,抓了两个实职副科,这消息已经反应到他这儿了——北崇原本就不大。

不过这个事情不但奇葩,还透着点诡异的味道,计委的正职孟志新最近行情见涨,分管交通的葛宝玲也没听说跟陈太忠有什么冲突。可抓赌的命令却是朱奋起下的。

所以隋彪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坐看事态的发展,并且通知他的几个嫡系,最近管好手下人,不要随便脱岗,他等陈区长这个电话,等了已经很久了……

陈太忠打完电话之后。又磨蹭了十来分钟,才赶向隋彪的家里——有这点时间,足够你做出一些了解和安排了吧?

隋书记家的院门是虚掩的着的,年轻的区长推门而入,看到隋彪站在屋檐下。嘴里叼着一根香烟,背着双手茫然地看着前方。听到门响之后,他方始转过头来,笑着发话,“来了?”

“找班长求助来了,”陈太忠笑着回答,几步就走到了屋檐下,“现在机关的工作作风,不抓不行了啊。”

“这可不是一朝一夕能扭转的,”隋书记笑着摇摇头,然后又直接发问,“你打算如何处理张跃进和宋鸿伟?”

“顶风作案,必须严惩啊,”陈太忠皱着眉头回答,“宝玲区长表示,张跃进还是去党史办学习一阵,我愿意支持她,希望班长能接收一下。”

“党史办闲人多了,不差多他这一个,”隋彪回答得很干脆,“那宋鸿伟呢?咱处理干部……最好一视同仁。”

这问话就有玄机,陈太忠却是不介意,他淡淡地回答,“孟志新表示,计委全力支持区委区政府的决定,该怎么查就怎么查。”

孟主任的回答似乎不甚坚决,实则不然,葛区长只是把人送走了事,而计委都在支持“查人”了,也就是说问题可以深挖下去——遗憾的是,纪检委书记陈铁人是陈区长的死对头。

“哦,想查就查吧,”隋彪点点头,事实上,他对宋鸿伟的去向并不感兴趣,刚才那么问,不过是怀疑两者被区别对待了——而有了区别,他才好做文章。

与此同时,他也不忘暗示一下,陈铁人那货不好沟通,“要是需要党委配合,你说好了,最好能有切实的证据,铁人比较认死理。”

“我是希望,党委和政府联合搞个行动,”陈太忠抽出一根烟来,让一下隋书记,见他拒绝,才自己叼进嘴里,慢吞吞地点燃,猛猛地吸一口。

下一刻,一口浓浓的白烟,在细密的雨丝中迅疾地荡开,眨眼又被雨丝打散,“公务人员上班时间无故脱岗的话,一旦被查到,无条件双开。”

“有点太激进了,不是太忠你的风格,”隋彪哈地笑一声,“在我的印象里,你一向强调摸着石头过河,循序渐进……比如那个政府事务公示。”

“这个工作作风已经是痼疾了,不下猛药不行,”陈太忠缓缓地摇头。

对隋彪来说,搞个联合行动,那一点问题都没有,查公务人员的作风,也绝对是党委的业务,尤其妙的是,陈太忠还愿意顶在前面,那么,他何乐而不为?所以他直接岔开了话题,“嗯,那这个计委副主任,你有什么中意的人选?”

“这个位子,班长你若是愿意提名,那我大力支持,”陈太忠听得就笑。

“这个位子……还是你提名吧,”隋彪将前四个字咬得极重,陈区长一出手就搞掉俩副科,他就算是管官帽子的,也不能两个名额都占走了,他先提计委副主任,目标并不在此。

“嗯。”陈太忠点点头,他刚才慢吞吞地往这边走,就是给隋彪一个缓冲的机会——我要严查此事了,你快从夹袋里找交通局副局长的候选人吧。

原本只是想查宋鸿伟,却是阴差阳错地牵连上了张跃进,在压力增大的同时,可供陈区长选择的牌也多了,这世界上的事。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就北崇目前的格局而言。同是副科,交通局副局长不知道比计委副主任强出多少倍,计委是相对务虚的部门。而交通局手上就抓着工程和项目。

但是对于王媛媛来说,她去计委更合适,毕竟务虚的部门。存在感是相对较差的,不引人注目的同时,就把资历熬上去了。

要是让她直接干交通局副局长,那就太扎眼了,类似的奇葩人物,也只有天南省通德市通玉县的曹小宝了,他是刘望男的姐夫,但那是县委徐书记大力提拔——上面又有市委书记李慕白,省一级层面上。还有陈主任在呼应。

所以陈区长锁定了这个位子,一点都不怕隋书记抢,至于老隋前面的种种试探,他也一概不予理会。

“那我就不客气了……我看小赵的祝杰华较为合适,他搞经济较为拿手,能胜任交通局副局长的工作,”隋彪还真的有了人选。“跳票一事上,我对他有过承诺,你觉得呢?”

这个人选,还真的出乎陈太忠的意料,祝杰华是谁。他当然很清楚,小赵乡的经济发展办主任。差一点跳票当上了小赵的副乡长,是隋班长赶过去,一手将此人压了下去。

不少人都知道,隋书记当时就说了,你祝杰华能顾全大局的话,我不会对你有任何的看法,还会找机会提拔你。

当然,他是这么说了,但是眼下这局面,能考虑到把位子给祝杰华,那就是说到做到了,真的是胸襟宽广。

可是真的是胸襟宽广吗?陈太忠细细想一想,却觉得未必如此,交通局副局长,在别人看来是美差,绝对不逊色于一个副乡长,但是真相并非是这样。

前文说过,在行局里,一把手的权力极重,而分管副区长和区长的影响也极大,这种情况下,将一个副局长架得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是很轻松的,甚至可能还比不上一个有分管口儿的副乡长。

那么对祝杰华来说,副局长未必比副主任强,甚至还可能不如,计委副主任的务虚工作相较多一点,但是机会合适了,也能发表点自己的见解——反正就是个务虚了,万一能被上面的领导听到,没准就有翻身的机会。

所以隋彪为他谋的是交通局副局长——起码听起来好听一些,但是其真实用心,确实值得商榷,把一个孤零零的跳票选手扔进交通局,这算重用吗?

陈区长点点头,“小祝这个人,我看行……他搞经济和统筹规划,很有一套,像那个小赵渔业互助活动,就搞得很不错。”

我就知道你不会排斥这个人!隋书记心里也清楚,交通局以前就是张区长的地盘,就算现在,从正职到分管区长,也都是政府的人,跟他不搭界的。

这样的位置,他不好放自己人进去,虽说掺沙子也是一种技巧,先放进去两个人搅和一下是应该的,但是现在北崇的区长叫陈太忠,他可不想打无准备之仗,不如卖个空头人情出去,也全了自己的名声。

事实上,对于区党委书记来说,除非是很关键的位置,副科级别的任命,他并不需要很在意——抓住正科才是关键。

3682章吹风(下)

眼见自己的搭档也认可,隋书记就要问另一个问题了,“宋鸿伟的位置,也很关键。”

其实这计委副主任,真的是很扯淡,他只是想确认一下,小陈把这个位子给谁了,万一是他的对头,隋书记的脸上有点挂不住的话,那也是要反对一下的。

“孟志新跟王媛媛挺谈得来,”陈太忠淡淡地回答一句,既然他答应了隋彪的提名,就不怕这货再作怪了。

“嗯,王媛媛啊,这个同志我有耳闻,她……她,”隋彪沉吟一下。缓缓地点点头,然后猛地一惊,“她……啧,她跟太忠你学习这么久,那肯定值得信赖……你说的是她吧?”

“嗯,是她,”陈太忠点点头,“小廖结婚了。房子腾出来了。她要去单身宿舍住,也到了独立的时候……其实她还年轻,不是很成熟。”

她不是不成熟。根本就是没资格啊!隋彪反应过来此人是谁之后,真的是哭笑不得,王媛媛就是小赵乡供销社一临时工啊。哪怕是借调到党政办了,这组织关系还没理顺,你就要她当计委副主任?

这真是一个疯狂的时代……隋书记缓缓地点点头,“组织上三令五申地强调,大力提拔年轻干部……这个,我是支持的。”

“那这个联合行动?”陈太忠再次敲定一下,“下周的会上,咱们过了?”

“过就过吧,”隋彪叹口气。“反正葛宝玲马上常务副了,你也不怕过不了。”

“班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呢?”陈太忠脸一沉,扭头冷冷地看向对方,“我怎么有点听不懂呢?”

“这有必要解释吗?”隋彪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尼玛,你当别人不知道是你推荐的?李强跟葛宝玲就不是一路的,真的不要小看大家的智商。

“有必要。我一直看葛宝玲不太顺眼,”陈太忠笑吟吟地回答,他是真的火了,哥们儿拼死拼活地遮挡,还是提前让你们知道了真相。“我想知道是谁支持她……老隋你说道一下。”

“是李强提名的,”隋彪见他有发作的趋势。也不敢再吊胃口,只得明说,心里却是在纳闷,你难道真的不知情吗?

“那你怎么能知道呢?”陈区长眉头紧皱着发问。

“他提名,总要吹风的嘛,”隋书记白他一眼,这天底下哪里有不透风的墙?“所以我就知道了……当然,这消息未必可靠。”

“那谁来接葛宝玲的位子?”陈区长依旧眉头紧皱——尼玛,你千万别连这个也知道了。

“这我就不知道了,”隋书记笑着摇摇头,又看他一眼,“不过太忠……你不该不知道。”

“我知道个什么啊,”陈太忠苦笑一声,“要搁给我说,绝对不欢迎空降干部,他们根本啥都不懂……其实孟志新就不错。”

反对空降干部……似乎是有所指吧?隋彪淡淡地看他一眼,默默地将这话记到了心里,这大致也是吹风,看来这个孟志新很得陈太忠赏识,下一步计委的权力,大约要逐步地回归了,至于说那货会出任副区长,这个玩笑是不是有点大?

当天下午五点,墨经理给陈区长打来了电话,说是检测已经完毕,初开始线缆破皮处确实有点问题,但那破皮似乎是人为的,大概是有学生来房顶捣乱来着。

问题不难处理,加一个屏蔽的热缩套管即可,十来分钟就搞定了,测试结果也正常了,但是学校有一些学生家长和老师围住移动的人员,还是要求他们迁移基站——因为他们觉得,这个潜在的危险性非常大。

“仅仅是简单的外皮破损,还是人为的,移动公司每天不知道遇到多少这种小问题,要不是您打招呼,他们都不让我们修,可见是有意找事,”墨经理气呼呼地发话,“现在修好了,还不让我们走……陈区长您能过来帮开导一下吗?”

“让我去我就去,到底谁是领导?”陈太忠听得叫个火大,他并不排斥莅临现场解决纠纷,很多时候也是这么做的,但是这并不代表别人能将他呼来喝去。

所以他也就懒得再照顾北崇人的面子,“你跟一中的校长说,你俩来我住的地方,十分钟之内不能到的话,他的校长不要干了,我现在开始计时。”

九分十几秒的时候,陈区长的门铃响了,王媛媛去开了门,进门的正是那对冤家,陈区长见状心里冷哼一声,说对有些人,还就是简单粗暴的工作方式才管用。

进来的这二位见到年轻的区长低头把玩着手机,也是心里微微一寒,不过墨经理心里多少要踏实点,于是笑着发问,“陈区长,我们来得还算及时吧?”

你小子也不是什么好鸟!陈太忠冷冷地白他一眼,又哼一声。“坐。”

屋檐下有好几张椅子,都是面对着小院,两人战战兢兢地坐下,只听得区长发问,“检测完了?结果如何?”

“一开始有点小毛病……”墨经理少不得又重复一遍说过的话,然后看一眼高校长,“一切都正常了,也不知道一中为啥拦着我们不让走。”

“墨经理。我不在场吧?”高校长肯定不能容忍别人诋毁自己。哪怕这是小儿一般的辩解,“是部分学生家长和老师,有这样的担心。”

说到这里。他又侧过头来看区长,“陈区长,检测是过关了。但是大家心里还是有抵触……这不是不相信科学,实在是关系到孩子们的成长,都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态。”

你要是连科学都不讲,那真是没辙了,陈区长听得有点无语,不过他也不能否认,姓高的说的这种心理,在群众中是客观存在的。

“你们这个基站要搬迁的话,得花多少钱?”陈太忠侧头问墨经理。

“怎么也得一百多万。”墨经理苦笑一声,他最无奈的,也就是群众不跟他讲科学,这真是没辙,“也许两百万都打不住。”

“一中出了这个钱,没问题吧?”陈太忠又看高校长,他不想惯出别人不讲理的毛病。但眼下必须讲究个方式,“电信局建设基站的时候,你们签的可是二十年的租赁合同。”

“我们那时候哪儿知道,会有辐射呢?”高校长还真是人才,什么都能扯出一通话来。当然,最关键的是。“而且学校里也没钱,就算想给钱,不是还得区里批吗?”

“区里凭什么给你钱,因为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我批了你钱,别人会怎么看我?”陈区长气得笑了,“没钱你有地嘛,一中的操场东侧不小,划出去四、五亩地给移动公司,墨经理……这样可以吧?”

“那太谢谢陈区长帮我们做主了,”墨经理笑着点点头。

“那块地,我们是打算盖教工宿舍的!”高校长一听这话,是真的着急了,一中的面积不算小,但是他们的地块,接近北崇的黄金地段,而且旁边紧挨着的就是区里唯一的公园。

区里现在发展得很快,地块有上涨的趋势,而县一中是老学校了,在职的教职工加上退休的,住房压力也不小,又有校办工厂。

如果能用一种合适的方式,把一中的土地高价卖出去,高校长是不介意的,但是交出四五亩地换个基站搬迁,他绝对不会答应——谁都不会答应。

“这是为了孩子们的身心发展着想,”陈区长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你身为一中的校长,连这点觉悟都没有?那我看你很不称职。”

“多少单身的老师,还等着盖新房子呢,”高校长低声嘟囔一句,眼见区长执意要偏帮移动,他也没脾气了,只得叹口气,“那算了,我再回去给大家做一做工作,争取不搬基站。”

“你真是不害臊,”陈太忠哈地一声笑了起来,“基站的辐射……移动公司院里就有基站,你去问一问你的老师,你的同学家长,让他们去移动工作的话,去不去?”

这个问题才是实质,干这一行的都不怕,别人还有什么可担忧的?

你移动的人收入那么高,自然不怕冒这点小风险了!高校长冷冷地扫墨经理一眼,心内暗暗地腹诽,却是没胆子再说话。

尼玛,我移动收入这么高,惹出事就是泼天的大事,你当我们有胆子忽视辐射?墨经理冷冷地还他一眼,才又笑着发话,“我移动编制很小,可不敢随便收人……陈区长,上午你说,打算建立一种地方和企业的协调机制?”

(昨天的单章,实在是有感而发,看到诸多书友的留言,风笑真的非常感动,不得不再解释一下,我没有为一个书友舍弃所有书友的意思,只是全全对本书的感情,真的太深了,或者只比风笑本人差一点,或者还要强一点,他屡次叫我开单章——效果不大总强过没效果,我却总想守着最后一点矜持,眼见他绝望地将群转让,那一刻,真的很恨自己的不合时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