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87 -3688刚愎

3687 3688刚愎(求月票)

3687章刚愎(上)

对李老汉来说,半年拘役换两万块的彩礼,真的划得来,儿子的阴婚也有了着落,否则不但鸡飞蛋打,他自己还是难免要身陷囹圄。

可看在林桓眼里则不一样,陈区长的做法很值得学习,花点钱就把李老汉送进了监狱,对方还要谢谢他,名声也落下了,事儿也办了,最关键的是,区长成功地给大家灌输了一个思想:偷挖坟墓结阴婚,是盗窃尸体罪。

阳州这个陋习,时日真的不短了,尤其是火葬并未在北崇普遍推广,挖人坟墓之事,每年都要有十来八起,搞得区里也是乌烟瘴气的,生出了太多的事端。

像姜家这种能找到尸体的,还算运气不错的,有那些人家找不到线索,查来查去也只能放弃了,虽然是人死万事皆空,但终归是个闹心事。

而且,就算找到尸体,接下来的处理还是麻烦,能做出这种事儿的,家里都不富裕,而北崇的宗族势力还挺强,抢回尸体不易,要钱又要不了多少……

陈区长此举,可谓是正本清源,卖人情的同时,就顺便强调了偷挖尸体是犯罪,比单纯地判罚要好得多,久而久之也能引导社会风气,让大家意识到其坏处,而做到这些,他不过只是花了区区的两万块。

当然,林桓也必须承认,这样的手笔,是他玩不起的,哪怕他知道能达到这样的效果。

在众人的感谢声中,陈区长驱车扬长而去,开了一阵之后。他找个没人的地方停下车,收起车之后,直接就是一个万里闲庭——性福,我来了!

林莹和董飞燕已经到了,饭菜也都摆上了。三个女人正在边吃边聊,陈区长推门而入,笑着发话,“不好意思啊,处理了点事情。回来晚了。”

“光嘴上说不好意思,”董飞燕笑着回答,“太没诚意了,拿点实际行动出来嘛。”

“今儿晚上我鞠躬尽瘁了,成不?保证让你明天走路岔着腿,”陈区长哈地笑一声,也浑然不管身边还有个黄花大姑娘——这点场面都适应不了的话。还说什么成长?

果然,王媛媛的脸微微地红了一下,却是没有说什么,倒是董飞燕不愧是走南闯北多年,一张嘴真是不饶人。她咯咯一笑,“小心你明天走路都得扶墙吧。”

人要是一旦放浪形骸了,就很难收得住,你一言我一语说了几句,气氛越来越暧昧,陈区长吃喝一阵之后。有点憋不住了,一把抱起董飞燕就向楼上走去,“倒是不信治不了你。”

林莹见状。也放下筷子走了上去,只剩下王媛媛呆呆地坐在那里,好半天之后,她才红着脸站起身收拾碗筷,就在这时,楼上传来领导的声音。“小王,要是有人问起来。就说她俩也是你朋友,晚上是跟你在楼下睡的。”

“真是的……”未来的计委副主任轻声嘟囔一句,重重地把一把筷子丢进盆子里。

收拾好了碗筷,王媛媛看一看时间,还不到九点,她索性是关了客厅大灯,就要回房休息,可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却总想着:一个男人和两个女人,也能快乐吗?

神使鬼差一般,她就蹑手蹑脚地上楼,竖起耳朵来细听,只听得有娇喘声、撞击声和低低的呻吟,偶尔还有两句低微的交谈,却是两女不知道在说着什么。

听了一阵之后,王媛媛只觉得全身燥热,又悄悄地走下来,回到房间之后,她软绵绵地倒在**,低声嘀咕一句,“真不公平……”

楼上的异声大约在两个小时之后中止,三人都是大大咧咧的主儿,就那么赤条条地躺在大**,林莹更是过分,她的双腿居然还大张着,她斜靠在床头,摸出一根女士烟来点上,抽一口之后,又惬意地叹口气,“事儿后一根烟,赛过活神仙啊~”

“我也来一根,”陈太忠从她的胸前探手过去,顺便捏她一把,“这次能呆几天?”

“三天吧,”林莹慢悠悠地吸着烟,她此次来可不仅仅是寂寞难耐,而是有业务,把煤炭卖到北崇,北崇的工业全面起步,用煤的地方不少。

当然,对整个海潮集团来说,这是一个很小的买卖,但架不住是她的自留地,那顺便跑一趟也正常了,“飞燕还想开个宾馆。”

“我就是那么一说,”董飞燕起身下床,走到门口的冰箱处,柜门一开,她雪白的身子纤毫毕现,“这鬼天气热得……咦,还有绿茶,林莹你喝什么?”

“有矿泉水最好,不行就绿茶吧,”小林总懒洋洋地回答,“我觉得不算热。”

“北崇搞宾馆,意思不大,”陈太忠摇摇头,他对自己的辖区有着清醒的认知,“起码得两年以后,北崇的人流量和繁荣程度,才能支撑起一个阳光大酒店。”

“我的阳光大酒店也盖了一年半,那岂不是说,现在动手正好?”林莹家学渊源,深明提前量的重要性。

“要是我离开北崇呢?”陈区长笑着反问一句,搞宾馆需要很强的交际能力,除了工商、税务、卫生、消防、治安,还要考虑对付社会上的闲杂人等,一般都是本地人来干,外地人真不好玩得转,他在的话好说,他不在就真难讲了,“而且我们接待宾馆也要扩建。”

“那你走之前卖掉嘛,”董飞燕关上冰箱门走了回来,隔着陈太忠递给林莹一瓶矿泉水,“总不可能卖亏了。”

“这个事儿再说吧,”陈太忠见她兴致很高,也不想扫她的兴,“林莹,今年的煤炭行情,一直在涨啊,赚了那么多,不考虑在北崇投资点?”

“有钱也是要继续搞煤炭。”林莹笑着回答,“现在大家抢矿都抢疯了,李静川巴结上臧华都没用,新开的精营煤田,让陆海人三个亿拿走了……范晓军拍的板。”

“这陆海人还真疯狂。”陈太忠闻言哼一声,听她嘴里一个个熟悉的人名,想到自己现在窝在一个鸟不拉屎的偏僻地区,心里总觉得怪怪的,“那凤凰出口的焦炭也涨价了吧?”

“他们倒是想不涨呢。不涨就亏死了,”林莹轻笑一声,“对了……那个小王怎么不上来?”

“我这人眼光高,非人间绝色不采,”陈区长一侧身,拧熄手上的烟头,正色回答。“她虽然长得也算将就,但是跟你俩是没法比的。”

“你就会胡说,我俩都老太婆了,呵呵……你怎么这样?我还没喝水呢,”林莹怒斥他一句。紧接着长长地呻吟一声,“哦,坏蛋,这么厉害……以后没你的日子怎么过啊……”

第二天一大早,又是阴天,陈太忠吃过早饭之后。又去看杨紫萱,她最近恢复得很不错,如果刻意维持的话。走起路来基本上看不出什么异常,就算放松了走,也只有一点微瘸。

陈区长建议,她每天做两个小时的适应性锻炼,不要给刚好的腿太大的压力。

不成想今天一进门,杨伯明就迎了上来——他恢复得也差不多了。杨老大苦笑着发话,“区长。大妮儿的腿……又有点反复。”

“是吗?”陈太忠皱着眉头看一眼旁边的大妮儿,见她不住地点头,说不得上前抓住她的腿,上下捋动几次,“这个……感觉没什么问题啊。”

“最近是严重了一点,走路都不好把握平衡了,”杨伯明一边回答,一边狠狠地挤左眼——这个角度大妮儿看不到,“您以后能多来几次吗?”

“嗯嗯,没问题,”陈区长点点头,又看一眼大妮儿,“不过陈叔叔很忙,有很多小朋友,连洋娃娃都买不起,叔叔还要帮他们啊。”

“让我爷爷给他们买,”大妮儿很坚决地表示,“陈叔叔你就有时间来看我了。”

那你爷爷起码得是省长才行,光卖豆腐可不够,陈区长笑眯眯地点点头,伸出个大拇指来,“大妮儿有同情心,不错。”

由于杨紫萱伤情“反复”了,他又帮她按摩半个小时,然后才站起身,“得上班去了,杨伯明你送送我。”

两人走出来之后,杨老大苦笑一声解释,“她是装的,孩子嘛……我估计是前一阵市里审判人贩子的事情,让她心里慌了。”

前一阵,市中法开庭审理这个特大拐卖儿童案,阳州电视台和日报都报道了,目前还没有宣判,但是省里一些领导已经做出了指示:性质极其恶劣,不严惩不足以平民愤。

“她也去作证了?”陈太忠听得很愕然,“不应该吧?”

“他们是要受保护的,但是我肯定得去,”杨伯明苦笑着回答,他不但是证人,也涉嫌防卫过当,怎么可能不去?“回来之后,她缠着要我讲经过……听说没杀了那些人,当天晚上她就想去找你,幸亏雨大。”

“唉,”陈太忠听得很无语,他摇摇头转身离开,“这些人,杀一遍都不解气……过两天再把廖征红的女儿抓过来。”

3688章刚愎(下)

由于额外地耽搁了半个小时,陈太忠来到单位就没时间晨练了,索性是直接来办公室,他一眼就看到了外屋的廖大宝,于是笑着发话,“嘿,你这小日子过得不错,瘦了啊……我说年轻人,要懂得节制。”

“没有啊,我胖了两斤呢,”廖主任干笑着回答,“头儿,这次这是玩好了,港澳新马泰、庐、山武、夷山……还带了不少特产回来。”

“那这时间也挺赶的,”陈区长点点头,小廖总共就半个月的婚假,加上节假日顺延,也不过二十天,“没去首都转一转?”

对于国人来说,都有浓重的首都情结,小年轻们结婚之后旅游,若是不去首都,简直是不可想象,不过廖大宝笑着回答,“云娟去过好几次了,我紧跟着您走,将来去首都的时候多了。也不着急这一次。”

“嗯,”陈区长点点头,信口吩咐一句,“你宿舍的钥匙,给了小王。”

“她在里面打扫呢。等她出来就给,”廖大宝笑着回答,心里却是暗暗叹气,刚才两人见面,她还要他跟领导说。他很多东西来不及腾,要等一等——这种事儿一拖,以后的发展就好控制了,小王也学会拖字诀了啊。

但是廖主任心里明白,这个手段不能在领导面前用,他俩都是区长的体己人儿,最忌的就是相互勾搭。事实上他心里有点微微的酸涩:你真的迷上了区长吗?

他的话音刚落,王媛媛就一盆脏水走了出来,盆子里还有块抹布,她笑着发话,“廖主任。女盥洗室两天不通了,您能帮着换一下水吗?”

区政府所在的小楼甚至是整个大院,都是老旧结构,最新的建筑也是五六十年代的,楼层里是公用的盥洗室和卫生间,有堵塞什么的。也正常。

廖大宝自然不能说你可以去一楼的盥洗室,于是端着盆子走了,王媛媛轻声嘀咕一句。“头儿,昨天我那俩朋友,睡得还好吧?”

“嗯?”陈太忠听到这话,淡淡地看她一眼,“你什么意思?”

“我要继续在那儿住的话,能帮您掩饰类似事情。”王媛媛坦坦荡荡地回答,“换了别的人。真的未必可靠。”

“你想得多了,也太小看自己了,”陈区长闻言微微一笑,“小王你的前途很宽广,不要把自己仅仅定义在这个角色上,咱国家还有女性副总理呢,你要看得远一点,也别让我失望。”

“那个我真不敢想……不过就算有那么一天,你依旧是我的刻骨铭心,”王媛媛低声回答,脸上飞起一抹红晕。

“真的等到那一天,你就不会那么想了,”陈太忠苦笑着摇摇头,转身向自己办公室走去,有些心态和情绪,一旦错过了,就真的再也找不回来了。

当天上午,陈区长处理了一些事务,十点钟的时候,林莹和董飞燕来到了区长办公室,然后陈区长和白区长陪着她俩去了自备电厂,中午则是在汤丽萍的水泥厂吃的饭。

这些地方都是要用煤炭的,汤总也在中午的时候及时赶到,水泥厂目前才起土建,但是老板的小灶早就搭好了,午饭倒也还算丰盛,狄健作陪。

“我建议海潮集团在这里设立一个销售点,”白凤鸣在酒桌上表示,这可不仅仅是讨好陈区长的意思,而是近期的煤炭行情实在太火爆了。

北崇也有人做煤炭生意,但是严格来说,阳州周边就没有什么像样的煤矿,所以煤炭的旺销,很可能影响供货的稳定性。

对北崇区政府来说,价格有一点微微的波动,并不是特别要命的事情——不要太离谱就行,关键是能保障供货的持续和稳定,起码对于电厂来说,为了保证不停车,再贵的煤炭也得买,如此一来,渠道的稳定性就摆到了桌面上。

而海潮集团就是个不错的选择,有实力有口碑,说得更现实一点,只要海潮在北崇设点,谁想在煤炭行业兴风作浪,都要考虑一下后果。

事实上这影响未必会局限在北崇,海潮在北崇设点,周边县区也可以来这里买煤,所以白凤鸣非常希望林莹能在这里设个办事处。

“其实你们该考虑的,是增加自己的储备,煤炭早晚还是要涨的,”林莹好歹出身于天南首富的家庭,眼力价还是有的,“你们这儿地广人稀的,又不缺地方。”

“这个建议值得考虑,”白凤鸣听得有点心动,他侧头看陈太忠一眼,“如果能涨到比较高价位的话,咱们可以存上个几十万吨。”

北崇区现在有钱,虽然说大头的普林斯公司和博睿的钱都是分期到账的,但是北崇的底子实在太薄,陈区长又有意控制外面势力插手区里的工程,目前的建设固然是红红火火,但只靠着北崇人,速度还是有点慢。

不过陈太忠不着急,慢一点不怕,控制好节奏就行,而且有些工程就不该抢进度,像电厂、修路之类的活儿,抢进度反倒是不负责任。

他想的就是,工程慢慢地从小到大搞。北崇的相关人才逐渐地就培养起来了,设备设施也一步一步地攒起来,到后来就算搞城市建设,估计也能内部消化很多。

于是,区里现在的闲钱就不少。大致算起来有一个亿左右,这些钱都拿来买煤炭,差不多能买五十万吨出头,白凤鸣的意思很明确,可以考虑把这些闲钱用起来。

“依你看。这煤炭还会涨多少?”陈区长问林莹,他对这个建议也颇为心动,钱放着也是放着,至于说涉嫌囤积之类的,他才不会考虑,只许商人们囤积,就不许我政府囤积了?

事实上。这一个亿的闲散资金若是落在商家手里,估计还会有更好的项目,不过政府布局,有很多敏感区域是不能随便涉足的——比如说高息拆借,商家可以做。但是政府来做,就有挪用公款的嫌疑。

“涨是肯定会涨的,张州甚至已经有人开始从银行贷款囤煤了,”小林总笑着回答,“风险是存在的,但是就算赔也赔不了多少。手里毕竟攥着实物。”

“这个……咱们搞了!”陈太忠当下就做出了决定,他侧头看一眼白凤鸣,“你和孟志新合计一下。最少要囤一个亿的煤。”

“您这魄力,我真的佩服!”白区长不由自主地伸出个大拇指来,那可是一个亿啊,三言两句就拍板了,姑且不说有没有充分的调研,草率不草率。只说这个胆子,真的是无人能及。

连林莹听到这话。都吃了一惊,哪怕她老爸天南首富林海潮,也不会这么轻率地下如此大的赌注,“你不再调研一下?”

“没有必要,这波行情起码要五年,”陈太忠摇摇头,他真不是二愣子脾气发作,而是早在凤凰,他就对这个煤炭行情非常了解,更是做过焦炭出口。

所以他很有信心赌这个,一来是暂时给那些资金找个出路,二来就是林莹刚才说的那些话,就算升值速度跑不赢银行贷款,终究是手里捏着实物,这有什么可怕的?

“还是再考虑一下吧,”见他如此地刚愎,小林总反倒是有点迟疑。

“林总的说法,也有道理,”白区长见状,就附和一下,他真是做梦也没想到,区长这么快就拍板了,但他不敢轻易地表示置疑,只能跟在林总后面说,“既然是我提的建议,那这个调研交给我了。”

“调研不出来结果的,知道得越多,越不敢做,”陈区长摇摇头,又笑着看林莹一眼,“这好歹也是一个亿的单子,林总不想接?”

“有买卖我当然要做,”小林总听得就笑,“也真没想到,刚来就接这么个单子……不过你是凤凰的,应该知道囤煤也有成本,起码要防止煤炭自燃。”

这就是说,一旦北崇决定囤煤,真想出效果,那煤炭的升值不但要跑赢贷款利息,最好还得挣出来囤煤的成本。

“这个我当然知道了,”陈太忠点点头,事实上,他并不认为囤煤的成本是多大问题,“煤场建设是要花钱,但是这个钱花在北崇了,流通起来的钱,那才是真正的钱。”

“你要这么有信心,那咱们现在签合同?”林莹看着他就笑,该说的话她都说到了,太忠还是执意要签,那她卖煤炭就没什么压力了。

莫非说,他是有意让我挣一点?她禁不住要如此猜测——反正是公家的钱。

“这么一大笔钱,得跟区党委书记和其他区长吹吹风,还得过招标组,”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咱俩熟归熟,还是得按规矩来。”

说到这个地步,就不便再说下去了,倒是白凤鸣对如何囤煤有点好奇,就跟小林总略略地了解一下——煤炭自燃他是听说过的,但是该怎么防止呢?

下午一行人又在北崇走一走,回区里的时候,差不多就五点钟了,陈太忠才一下车,就接到了那帕里的电话,“太忠,龚全海这终于是走了啊。”

嗯?陈太忠听得一愣神,省党委组织部长终于换人了,“新来的是谁?”

(双倍月票不到三十个小时了,大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