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91 -3692被架了

官仙 3691 3692被架了 天天书吧

3691章被架了(上)

“先吃饭吧,”陈太忠一听,就知道这三个人的来意了,不过政府才发布了公告,这三位当天晚上就找上门来,不管怎么说,也算得上态度端正。

要知道,临云乡离区里可是不近,党政一把手不但联袂前来,还把跟自己有点交情的王鸿也拽了来,陈区长招呼他们三位坐下,“小廖你再点两个菜。”

廖主任站起身点菜去了,那三位却是心急火燎,乡长和书记使个眼色,王鸿讪笑着发话,“吃饭倒是不急,陈区长,这次可以考虑一下我们乡吧?”

“我看够呛,”陈区长摇摇头,他心里是绝对没打算让临云上的,不过干脆地拒绝,也有点伤人,倒不如听一听对方是怎么说的,“你们觉得自己有什么优势?”

“首先吧,这个临云乡够大,可耕种的土地不多,”王鸿开始摆优势,“很多土地什么都不长,没有任何的占地成本,人工成本也低,还不用担心污染的后果。”

“其次呢,电厂的油页岩要从乡里走,到时候车队顺便就把煤拉了,一趟线儿。”

“第三呢,我听说过区里的规划,肯定不可能把煤场建在区上,那自然要往下面乡镇放,”王书记可怜巴巴地看着年轻的区长,“陈区长,临云已经穷得太久了。”

“北崇都已经穷得太久了,”陈区长不以为然地摇摇头,“要仅仅是这些优势的话,你们还是不够格,首先我承认你说得不错,这个煤场肯定不会放在区上,但是同时,也不能离区里太远,而临云的位置,实在过于偏僻……”

过于偏僻这是其一。其二便是中间经过的地方多,沿途的煤粉污染也严重,若是选在临云的话,他们想往小赵的电厂送煤,必然要经过闪金镇——闪金人何辜,要吃这个污染?

还有一点就是煤炭容易自燃,而临云乡的油页岩是含油的,这两者放在一起。怎么都给人一种不太安全的感觉。

“……你们别着急。想发展总是有机会的,”陈区长安慰道,不成想就在此时。又有人在外按门铃,接着廖大宝就来汇报,“前屯的苏书记和唐镇长来了。”

这二位来。是打着汇报结阴婚那事儿的幌子,李老汉的儿子终于结了阴婚,他也态度端正地认了自己的罪行,目前就等待法律的审判了。

汇报完情况之后,这二位顺便就请示一下,煤场是否能放在前屯?

这个是不可能的!陈太忠断然拒绝,别的不说,只说前屯镇是未来北崇的城郊,而卷烟厂又在那里。就不能把煤场放得离区里太近,而隔壁的浊水乡又在搞娃娃鱼养殖中心,更是见不得污染的,所以煤场不会考虑前屯镇。

陈区长的理由很重返,唐镇长和苏书记也没办法反驳,只得苦恼地表示,“不在我们镇。那煤场建设……我们也插不上手了?”

合着这二位除了争取煤场,还惦记着工程,不过在下面,这也是不成文的规矩了,陈太忠听得却是哭笑不得。“你俩真是……关于煤场建设,你们了解多少?”

“咱阳州就不产煤。偶尔买点煤,谁也没有大规模囤积的经验,我们不了解,您给帮着科普一下嘛,”苏卫红却是不怕他,嬉皮笑脸地发话,“我们只是觉得,五十万吨的煤场,这投资小不了吧?”

“这还真没多少钱,几百万就能搞得很不错了,”陈太忠说不得又给他俩科普一下,“没有占地费的话,不值几个钱,关键是要选好地方,要遮阳通风,还有就是夏天天太热的时候,要用水来降温,再就是得有人看管防盗窃,这个维护的费用倒值得一提。”

对于这个,其实他也不是很懂,但林莹家学渊源,就说一般几万吨的煤场,找个地方随便一堆就完了,要用煤的时候,开着挖机从煤山脚下挖就行了。

所以有的煤山堆得很高,张州还出过这样的事儿,有人开着挖机挖煤,结果煤山塌了,整个挖机都被埋进去了,刨出来的时候人已经死了。

但是临时的煤堆可以这么搞,囤煤的话这样搞就不合适了,煤炭暴露在空气中,会自然分解产生热量,煤山中心的热量不好排出去,是最容易自燃的。

那么囤煤的最好方式,就是垒一圈围墙,把煤平铺在围墙里,墙外再用煤垒个斜坡抵消压力,就算完事,这个真心花不了多少钱。

一般煤炭的比重在一点四左右,五十万吨煤听着不少,也不过就是三十五万立方米,煤层高三米五的话,这个煤场占地也就是十万平方米,基本上长宽有三百米出头就够了,垒这么一圈围墙,外面再上一道铁丝网防人偷窃,总共能花几个钱?

陈区长一开始也考虑,这煤场建设费用太高的话,囤煤的风险就要大一点,经林莹这么一解释,那是彻底没压力了。

他大致解释完,在座的诸位就都清楚了,合着这玩意儿跟粮库不一样,垒道墙就算完事,连顶棚都不需要有,那真的意思不很大。

事实上,煤炭储存也没那么太简单,林莹也说了,北崇真打算囤积两年以上,最好还是加个顶子,因为煤炭这东西终究不是真正的石头,很容易风化和分解——室外的煤炭,风吹雨淋太阳晒,基本上两年表皮就风化了。

所以真正想长期贮存煤炭,加个篷布顶子还是很有必要的,然后呢,也不能一大块地囤积,最好分成小隔断,这样不但维护和存取方便,万一有什么事儿,一个小格子也影响不到其他。

这样格局的话,成本就又要高一些,但是依旧高不到哪里去。

陈区长在给大家科普的时候,就又来人了,这次来的是小岭乡的党委书记皇甫一尘,听到区长在跟大家讲煤炭贮存,他就静静地坐下来听着,也不插嘴。

倒是廖主任不得不站起身,又给北崇宾馆打个电话——菜还是不太够,再加几个吧。

待大家听完之后。那争取的兴趣就少了很多,以前众人都想着,价值一个亿的煤炭,怎么还不得花个千把万的来维护?谁能想到不过是如此。

但是皇甫书记听得津津有味,由于是来得晚了,他又特意提了几个问题,到最后他一拍大腿,“区长您说的这地方。我们小岭乡还真的有。通风遮阳,土地也没产出。”

“说土地没产出,你小岭能跟我临云比?”临云乡的书记匡未明冷冷地看他一眼。

“咱们没必要比烂……我们离公路和车站近。”皇甫一尘也是积年的党委书记,一点都不怕他,事实上。小岭在区里的排名远高于临云,匡书记根本比不上他。

“离公路和车站近……这倒是个不小的优势,”陈区长缓缓地点头,原本这个煤场,他是打算建在小赵或者西王庄乡的——那里是工业圈嘛,但是皇甫一尘这个理由,也说得他有点心动。

“对啊,而且区长您说的这个煤炭还有五年的行情,我认为分析得太透彻了。”皇甫书记笑眯眯地发话,“那这个煤场建设,咱们就要加大投资,不囤煤则已,囤就冲着两年以上去……我也觉得,煤炭价格还会继续往高冲。”

你小子……马屁不带这么拍的啊,陈区长听得很是受用。这个项目只是出于他的灵光一闪,能被大家接受,也要归功于他的独断专行,置疑的人真的很多,当然。更多的人是建议他慎重对待——就连白凤鸣这铁杆,也希望区里能多调研一阵。

但是这种事。怎么可能调研得出来?真要只靠调研,就能得出正确结果,那全国各地现在不知道有多少地方开始囤煤了。

这种情况下,皇甫一尘的支持,就显得非常难得了,尤其是他还表示,咱要冲着两年以上囤——您的决断太正确了!

这家伙不是个人云亦云的主儿,陈区长对皇甫的手段,还是略知一二的,那货都敢打北崇首富卢天祥的算盘,他是真的觉得这个项目不错,还是说别有企图?

“嘿,”不等他发话,苏卫红冷笑一声,“囤两年以上的话,区里的支出会极大地增加……皇甫书记你说句话容易,多出的费用,小岭乡又能出多少?”

他这个镇党委书记是市里下来的,早晚还是要回去的,所以一点都不怕皇甫一尘。

“小岭虽然比不上前屯富裕,也愿意支持这个项目五六十万,”皇甫书记不动声色地回答,然后他又冲陈区长微微一笑,“区长,钱确实不多,但也是我们最大的能力了……关键是乡里非常看好这个项目。”

“唔,”陈太忠不置可否地点点头,心里却是在琢磨,这皇甫……也搞过煤炭?

见他神情淡然,皇甫书记沉吟一下,又抛出一条来,“这个煤场若是能放在小岭,我担保没有人敢偷鸡摸狗,露天的煤在那里放着,不够重视的话,很容易造成资产流失。”

尼玛……你这么说就太过了啊,旁边几个乡镇干部心里都不满意了,这种可能性是客观存在的,而且真的不是很容易杜绝,可皇甫一尘如此提出来,倒显得他们好像在这个环节有私心——或者说忽略了这个环节,这挤兑人的味道很浓。

不过陈区长听得心怀大慰:皇甫这货说话,还真能说到点子上,起码这个表态,是真心为区里着想了。

3692章被架了(下)

说话间,又有人来,是西王庄乡的乡长卢旺,也是来了解区里打算把这个煤场放在哪里,一时间小院里真的是热闹非凡。

陈区长确实是把招标的相关事宜交待给白凤鸣了,但是区里的干部心里都清楚,白区长出面,只不过是帮区长脱身,完善招标程序而已,到最后拍板的还得是陈区长。

而且那只是招标事宜,是对外的,至于煤场选址在何处,这个必须得找大区长关说,找别人是不顶用的。

陈太忠也确实没打算把这一块交给白凤鸣,这是区里的规划,跟招标无关。

在他看来,这是为政的艺术。身为一把手,勇于放权才能提高办事效率,也显得有魄力,但是放得太狠收不回来,形成主弱副强的局面,那就是本末倒置了。

所以这个选址的发言权,他是要掌握在手里的,别人可以建议。但是决定权在他。

但是看着大家跟赶集一样。下班之后纷纷涌到自己的小院,他也有点不太适应——明眼人太多了啊,于是他清一清嗓子。“关于这个选址,区里有全盘考虑,没吃饭的吃饭。想喝酒的喝酒,谁再说公事,我撵他走!”

说是这么说的,第二天一大早,陈区长就扯了白区长来自己办公室说事,“凤鸣,关于煤场的选址,你定了没有?”

“我昨天查了一些资料,也通过人了解了。”白凤鸣面无表情地发话,“晚上还跟林总又交流了一阵。”

“嗯,看来有了一些想法,”陈区长点点头,心里却禁不住暗暗嘀咕,尼玛,哥们儿晚上在应付一帮大老爷们儿。你倒是有时间跟我家小林子交流。

“我的主张,还是放在小赵和西王庄乡,小赵有电厂,西王庄有水泥厂,而那里又是咱们初步规划的工业圈。”白区长侃侃而谈,“搞工业是离不了煤炭的。下一步再有什么厂子放过去,也不用担心能源问题。”

这个建议还算靠谱,但是想到白区长居然有时间跟林莹交流,陈区长心里真有点不是味儿,“那么,到底是小赵,还是西王庄呢?”

“都可以考虑,五十万吨的煤场有点大了,可以分成几个小一点的煤场,这样就有更多的地方可以选择,”白区长很认真地回答,他是就事论事的态度,“林总也是这么认为的。”

昨天晚上我院子里十一个男人,十一个……全是男人!你不要总拿林莹刺激我行不行?陈区长知道老白说得没错,但是他心里就是不平衡,“还考虑其他地方吗?”

“其他地方……”白凤鸣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谈工作有点谈得太投入了,居然没有考虑领导在想什么,说不得微笑着摇头,“我还没顾得上考虑,有您掌舵,我也不需要想那么多……请您具体指示一下。”

“你选的这个地方,我是赞同的,工业圈的能源必须保证,”陈区长微微一笑,“但是既然考虑分开建煤场了,为什么不换个圈子?比如说离火车站和公路比较近的地方?”

他看白凤鸣过得太滋润,心里难免有点不忿,又想到昨天皇甫一尘的态度还算不错,于是就要顺口提一下,事实上,工业圈一个煤场,小岭一个煤场,这样的布局也算合理。

“这个嘛,”白凤鸣眉头深锁,他真的有点听不懂这话,好半天之后,他才试探着问一句,“您的意思是……咱们也可以经营煤炭销售?”

白区长这话,就是问陈区长你是否打算倒卖物资,这种事儿在国企很常见,但是在地方政府真的不多见,还是那句话,政府里做事有太多的不便了。

普通的囤积居奇,很可能被人曲解得一塌糊涂:政府不需要的东西,你为啥要买?若真是政府需要的,你为啥买了之后又卖了?就算你说是高价卖的——真的价钱很高吗?

正经是换成企业,不会有太多的麻烦,低买高卖,遵循市场的规矩罢了,但政府不行。

白区长是聪明人,一听“火车站”和“公路”,就知道领导打的是什么算盘,但是……他非常怀疑这个路数,这不是咱政府该操的心啊。

“咱们不搞煤炭销售,”陈区长缓缓摇头,事实上,白凤鸣的置疑,让他越发地坚定了炒一把煤炭的心思——大不了就是咱提前买了几年用的煤,还能有什么?

想到皇甫一尘对此事的热衷,他觉得在小岭乡设个煤场,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是如果咱们的煤炭保有量充足,一旦市场紧俏,没准上级会考虑调拨……到时候,咱们按市场价结算就行了。”

还是要搞倒卖啊,白凤鸣听得明白,只不过是换个说法而已,但是转念一想,他觉得此事未始就不能赌一下——煤炭价钱真要能翻番,那北崇就赚大发了。

同样的。他也想到了,就算卖不出去,北崇也能自己消化了,手里有实业和单纯的买空卖空,区别就在这里,能消化得了,买再多都不怕,而且……煤炭的价钱会一直涨的。就算跑不过贷款利息。但绝对会一直涨下去,那么提前采购相当数量做积蓄,这并不是问题。

“那您属意哪里?”白区长一定要问明白这个问题。有足够的消息,才能做出明智的判断。

“昨天小岭的皇甫去找我了,当时院子里十一个人。”陈区长少说了一个“男”字,却也强调出了那时的气氛,“他认为囤煤两年以上比较合适,小岭有合适的地方,而且他愿意出资五六十万,把煤场的设备设施搞得更好一点……匡未明、苏卫红和卢旺都在场。”

“五六十万……能加什么设施?”白凤鸣不屑地哼一声,他昨天晚上跟林莹在一起,也了解了不少信息,不过转念一想。皇甫敢这么巴结领导,我更敢巴结领导。

不就是一点闲散资金的利用吗,谁怕谁啊?想到这里,白区长表示,“到今年的年底,咱们的闲置资金可能达到最高峰,大约是三点五个亿。”

“啧……”陈区长闻言咂巴一下嘴巴。“手里这么多钱,怕人惦记啊……三点五个亿,足够把一个市长拉下马了。”

“买三个亿的煤吧?”白区长果断地建议了,“如果两年能翻番,咱平白落两个多亿。”

“买这么多?”陈区长的眉头微微一皱。他可是没想到,老白这人看着稳重。一旦疯狂起来,赌性比自己还重。

“钱留在手上,不一定是咱自己的,”白凤鸣用同样的理由回答,“而且下半年换届,省里怎么回事,谁知道呢?”

“那这得准备一百五十万吨的煤场了,”陈太忠低声嘀咕一句,他可真没想到,阴差阳错间,就被皇甫一尘和白凤鸣这么一步一步地架了起来,搞煤炭储备,只是他一时心血**做出的决定,谁想到不小心就玩得这么大了。

仔细想一想,他觉得自己也没有什么后退的必要,那就这样好了,不过有一点他还是要强调的,“煤场建设可以提前规划,但是咱第一期的招标,只是五十万吨。”

想招再多也没有了,现在煤炭的销售,基本上都是现款现货了,能赊销出来的,都是老关系户!白凤鸣非常清楚这一点,他笑着点点头,“那我去做标书了?”

“多跟孟志新协商,”陈区长淡淡地指示一句,孟志新是新上来的区长,但是丫管着计委的口儿,过问此事很正常——事实上,白凤鸣现在的权力太大了,他有必要制约一下。

才将白凤鸣送出去,陈区长就又接到了那帕里的电话,那大秘在那边笑眯眯地发问,“怎么样,联系上岳黄河没有?”

“我这……最近有点小忙,”不知道为什么,陈太忠都不好意思回答。

“啧……你让我怎么说你?”那帕里在电话那边就火了,“太忠,我提前告诉你这消息,就是要让你赶早一步,你怎么这样呢?”

“我……我马上联系,”陈区长难得地退让一步,他真是觉得有点对不起朋友的厚爱。

“晚了,”那帕里重重地叹口气,“现在你打,电话都打不通了,算了,等他到了恒北,你再拜码头吧……一步迟,步步迟啊。”

“关键是我这小破地方事儿太多了,”陈区长干笑一声,心说我这个小区长还是安生一阵吧,过一阵再去登门拜访好了,反正咱也不求他支持多少不是?

当然,那主任的人情,他还是要领的,“多谢那厅通风报信。”

“嘁,算了,先挂了,”那帕里没好气地嘟囔一句。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