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01 -3702邻居上门

3701 3702邻居上门

3701章邻居上门(上)

煤炭招标一事结束,北崇就再掀建设潮,煤场建设迫在眉睫,而通向煤场的公路也要建设,由于北崇计划内的建设和额外的建设已经相当地多,眼下施工队都有点不敷使用。

就连谭胜利介绍的施工队,都揽到了一些活儿,不过谭区长倒还算识趣,他逢人便说,这是教委的三产,现在接点活练练手,将来修缮校舍的时候,就不缺人手了。

事实上,他是惦记着陈区长早就说过的翻建学校,眼下是必须要锻炼队伍了,要不然将来活儿全被别人拿走,也挺没意思的。

所以眼下的北崇,简直可以说是一个巨大的工地,像葛宝玲分管的物流中心,也是在加班加点地建设——目前先别说上路拦车,先把煤炭的堆场搞起来吧。

招标之后,煤炭马上就会源源不断地拉过来,煤场那里是不赶趟儿了,物流中心的堆场就显出重要性了,葛区长不得不下大力气抓这个建设。

大部分人跟陈太忠一起工作,或多或少都会有被事情推着走的感觉,葛区长对此也有了深刻的体会,物流中心的规划还在纸上,她就必须要在一周内建好一个堆场了。

时间紧任务重,不过这个堆场的要求也不高,在路边平整出一块儿地就行了,连围墙都可以缓建,再划分上几个区域,各家就可以看管自己的煤炭了,至于值守的小屋、隔断之类的,都可以慢慢来,眼下是夏天,一个月之内能修好就行。

倒是厕所什么的地方,那是要尽快建好。

陈区长对这个堆场也很重视,而且他有农村工作经验,听说临时抽调了三台推机,工程进度依旧不乐观,他就建议了。机器干机器的活儿,边边角角的小活儿,就用人力来干。

三轮镇的镇党委书记林继龙也很看重这个项目,他打算动员乡镇的党员干部来赶进度——这个物流中心扎根三轮镇,能直接带动整个镇子的腾飞。

而陈太忠直接建议了,小贾村闲人那么多,给他们个挣钱机会。

小贾村半数的田地被冲毁了,除了一些人在种地和清理地里的零散石块。一多半人基本上就无所事事。村里的灾后重建工作也展开了,区里和乡里一致决定,在旧址上重建小贾。

不过这次的重建。就是彻底地统一规划,宅基地什么的,早就被冲得认不出哪里是哪里了。区里直接决定,小贾村全部上四层小楼,一户算八十平米,然后再加人头,一个人头补三十平——没办法许再多了,地不值钱,但是盖楼得花钱。

谁如果不接受,那就按以前的户口结构发放宅基地,一户是四分多的宅基地。合着不到三百平米,不过乡里区里不管帮你盖房子,你得自己盖,而且地方是统一规划过的,也不许起二层以上的小楼——要不然会影响到他人。

要是搁在城市里,大家会如何选择,那真是不消说的。但是偏远农村和城市,那是截然不同的,住楼房那可是农村人一辈子的梦想——楼上楼下,电灯电话。

而且住了楼房,上下水啥的都方便了。至于说没院子里的一方田土,不能种点啥了。这想法就有点太文青了——村里人谁家没地,一定要种到院子里?

事实上城里的土地观,一点都不适用于小贾村,这地方别的没有,就是地多,基础设施跟不上去才是最要命的。

至于说宅基地,哪怕是错过这个时机,回头想办法打点一下村领导和乡领导,只要不占用农田,也不愁再批下一块来——就算不批,你自己选块荒地盖房子,别人也不能拦着。

所以小贾村绝大多数的农户,是选择了住楼房,只有四五户人家,要了四分的宅基地,这几户都是相对有钱的,宁可自己盖房子,也要求个名正言顺的宅基地。

反正一种米养百样人,农户都有各自的选择,这个东西强求不得,能引导大部分人即可,小贾村被如此全盘规划一下,迟早要面目一新。

这些就都扯得远了,眼下有施工队在小贾,一边清除泥土,一边挖掘以前可能遗留下的财物,顺便就开始开挖道路、打地基之类的施工了,而小贾村村民必须在一边协作。

只说清除的淤泥和清点可能存在的财物,这个进度就快不了,所以无所事事的人很多,把他们召集起来建设堆场,其实也算盘活了生产力——无非是平整土地,都是土里刨食儿的,谁不会啊?

正经是陈区长不会,小贾村村民来建设的那一天,他也来了,讲了一段话之后,身先士卒地拿一把铁锹干了起来,他有仙力傍身,一锹一锹地舞动着,并不觉得有多累。()

不过,哥们儿不能表现得太扎眼,年轻的区长暗暗地提醒自己,干了半个小时之后,他觉得自己应该比较疲乏了,于是放下铁锹,坐到一边的石头上,“气喘吁吁”地抽烟。

“陈区长这就是劲儿大,身体忒棒!”一个老农民笑眯眯地冲他伸个大拇指,捡起他的铁锹才待接着干,然后就是一愣,“这锹头咋变成这样啦?”

好好的一把圆头铁锹,陈区长干了半个小时,硬生生地把铁锹搞成月牙铲了,前面的铁皮被磨平不少,更多的……还是变得卷曲了。

“干你的活儿,”林继龙见区长休息了,他也放下铁锹休息,不过他手里的铁锹依旧是圆头的,他一边喘气,一边摸出一根烟来,哆哆嗦嗦地点上,终究是奔四十的人了,跟着区长的节奏干活,他真是累得不轻,“领导就是有劲儿……老汉你咋话那么多呢?”

“那叫蛮劲儿,”老汉也点起一支烟,一边慢悠悠地铲土扬锹,一边说话,“力气活儿不是你那么干的,像这个铁锹,要讲个巧劲儿,多抖一抖。稍微用上点儿腰劲儿,再控制一下节奏,其实一点都不累人的。”

陈太忠看着老汉慢悠悠地铲土,每一铁锹也就是多半锹,心里就有点不服气,虽然他承认,老汉干活看起来确实有点节奏,“你这个效率。有点太低了吧?”

“我这效率一点不比你低。”老汉看他一眼,居然还有心情吸一口烟,“你干半个小时。起码要歇二十分钟,下一次连半个小时也干不到,我干半个小时只歇十分钟。而且干这么一天,我明天还能干……明天你两个膀子肯定肿了,你攥锹不紧,明天手上铁定起泡。”

“嘿,”陈太忠听得笑了,他还真没想到,自己会被人笑话不会干活——这点儿活儿,哥们儿倒不信明天膀子能肿,不过凭良心说。老汉说得确实有点章法。

尤其老汉是看起来干得慢,但面前那一堆土石,却是一点点地在稳定地消失着,不用心的人,未必注意得到它的减少,真用心观察,才会发现那是真正的大巧不工。润物细无声。

劳动人民终究是伟大的,此刻,做为曾经的仙人,陈区长也不得不暗暗感慨,这专业的就是专业的。哪怕是玩铁锹,“老汉……你教一教我吧?”

“你都是领导了。学这粗活儿干啥呢?”老汉憨憨地一笑,他并不因自己铁锹玩得好而得意,他一边慢悠悠地扬锹,一边慢条斯理地回答,“一点庄稼把式,手熟而已,干上两年,不用人教你也会了。”

“我还是真想学,”陈区长说着就站起身来,他是要强之辈,不愿意被人笑话连铁锹也玩不好,那也太不接地气了,可是要让他自己锻炼两年……哥们儿哪儿有那美国时间?

老汉瞥一眼陈区长手里过滤嘴很长的香烟,心说区长这烟,听说一百多块钱一根,还是有钱都买不到,我是不是该借此机会弄两根来抽呢?

不不,两根都抽了,那就太糟蹋了,我只抽半根,剩下一根半,要向亲友们炫耀,大兄哥照顾我多年,得让他抽两口,老李去年提醒我,没让我买假化肥,这必须让他抽一口,老张这多年的好友,居然帮着儿媳妇骂我,最多只让他抽一口……

老汉心里正盘算呢,不成想陈区长的手机响了,然后区长接起来说两句,转身就走了,他一时间就有点着急了,“陈区长,能给根烟吗?”

“这半包都给你了,”陈区长想也不想,笑着丢给他半包烟,“你说我干得不好,批评得有道理,我接受……别嫌是半包,这个烟有钱买不到。”

“我知道,”老汉将铁锹一丢,抢上前一步,双手一合就接住了半包烟,他攥一攥,居然是大半包,禁不住感叹一声,“陈区长真的实在,我笑话他,他还给我烟,太难得了……我说,你们这是要干啥?”

一眨眼的功夫,他的周围就围满了乡亲,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闷声闷气地发话了,“六哥,你那用铁锹,也敢叫会用?欺骗陈区长……给我两根烟,我啥都不说了。”

“滚蛋,你和二愣,两个人分一根,”老汉很干脆地把烟往裤裆里一塞,麻利地一紧腰带,“乡亲们都有份,但是烟真的不多,咱们回了小贾村再说,别让外人看见……”

他们这里的折腾暂且不表,陈太忠却是心思重重,打电话来的是敬德县党委书记奚玉,奚书记前一段时间就通过李强表示过,想来北崇学习先进经验。

3702章邻居上门(下)

奚玉祖籍是固城的,但是他母亲是敬德的,而他的父亲曾任敬德的副书记,文革期间遭受了批斗,患急性胃穿孔去世了。

对他来说,敬德是母亲的娘家,也是父亲的埋骨之所,这个地方……真是意义深远。

前文说过,阳州的跳票现象很出名,最出名的便是敬德县长候选人连续三次被跳票,导致敬德县党委书记跟着遭殃。

接下来的候选县长,就是本地人,于是顺理成章地通过,不过这个县长干了一年挂零,就被调走了——丫只是为了稳定人心用的,人心稳定了,也就该走了。

若是不调走的话,下面人未免会以为,裹挟群众要挟上级是很有用的一招。所以那货必须走,这个跟业绩什么的无关。

奚玉就是在这个当口出任县长的,他有敬德的背景,当地群众不会很排斥他,但是他的父亲就死在敬德,想必他也不会对敬德有太深的感情——这就是上级如此委任的原因。

简而言之,敬德是比北崇还要穷的县区,而且那里民风的彪悍程度。不比北崇逊色多少——甚或者还要强。北崇人总说,他们不怕花城人,但是敬德人说起来。花城算个鸟。

当然,这跟敬德的闭塞有关,北崇人还知道往外走一走。敬德人基本就不往外走,那花城人想到敬德找事,真的是毛都不算。

这是背景介绍,奚县长在做了三年多县长之后,年初的党代会上被选为党委书记,但是……这大致是王宁沪的意思,跟李强没什么太大的关系。

前两天,奚玉就通过渠道表示,很想和北崇互通一下有无。陈太忠对此并不是很感兴趣,他现在一门心思发展北崇,都没心思跟阳州虚与委蛇,敬德——也能跟北崇互通?

奚书记跟隋书记的关系尚可,两人多少都还算得上是在王宁沪手里起家的,所以隋书记也暗示过一两次,但是后来奚玉能通过李强来打招呼。这个事情……有点蹊跷。

陈区长赶回区里的时候是十一点半,奚玉已经来了,正在小会议室里坐着,难得的是,隋彪居然陪着他。

陈太忠马上就觉得。味道有点不对,姓奚的是怎么回事那不好说。但是隋书记……你怎么又跑到我区政府了,堂堂的区党委书记,不能这么不值钱吧?

“哈,两个书记大驾光临,你们不怕把这小小的区政府压塌了?”他笑着打招呼,眼见奚玉主动走过来握手,他也赶紧伸出双手,“我真是受宠若惊。”

奚书记的双手很大,略带一点冰凉,他用力地握一握,“我拉着隋书记来的,主要是想学习一下北崇的先进经验,陈区长,在你的带领下,北崇已经远远地走在了敬德的前面。”

“那是班长指挥有方,掌舵得力,”陈区长的套话顺嘴而出,一边说着,他还看一眼隋彪,“隋书记,你做人不能太谦虚了,把担子都压到我身上,这不厚道。”

“啧……大家都不是外人,”隋彪苦恼地咂巴一下嘴巴,他跟奚玉还真没什么私交,但是论起阵营来,不管也不行,所以他索性直说,“奚书记此来,是要取经,学习咱们成功的经验。”

“我就没觉得咱们有啥成功的经验,”陈太忠先是笑眯眯地谦虚一下,以防对方来者不善,“隋书记你要是觉得有,就跟奚书记说一说。”

“是真的有事,太忠你别闹了,”隋彪苦笑一声。

“我确实是学习经验来的,”奚玉笑着发话,落座之后又说一句,“敬德已经落后很久了,近期也没什么发展的机会,我这个县党委书记,心里有愧啊。”

简简单单一句话,在肯琢磨的人耳朵里,信息量不算少,起码陈太忠就听出来,对方是“近期没机会”,又想到这个招呼是李强打的——莫非是因为陈正奎的缘故?

有了这个猜想,他就微微地点点头,也不再说话,倒是要看对方如何说。

“我大致是考虑这么几点,”奚书记始终面带微笑,态度非常和蔼,“人才、资源和劳动力,希望北崇能与敬德加强交流与合作。”

“唔,”陈区长听到这里,不得不微微颔首示意,不过他依旧不会随便表态,陈某人一心就放在北崇的发展上了,敬德若是想来揩油,那恕难从命。

“陈区长来的这半年里,北崇的发展真的是日新月异,”奚玉见他不说话,也就说起了别的,有些事情不能操之过急,以免落了下乘。

倒是隋彪被这话说得有点赧然,奚书记的夸奖倒也不为过,但是当着他这个党委书记如此说,真是让人情何以堪。

东拉西扯地聊了一会儿之后,就到了吃饭的点钟,大家在北崇宾馆选个包间,陈区长这才发现,合着奚玉不是一个人来的,一同来的敬德党委组织部长李逸飞。

既然李部长在,酒桌上大家说着说着。就提到了目前正在搞的“大学生返乡创业”,对于北崇的这个试行政策,李逸飞是由衷地感叹,说北崇的魄力,真的令人钦佩。

陈区长自然要谦虚几句,说这是隋班长领导有方,反正是嘴皮子上的功夫,惠而不费。

奚玉正好就借这个机会表示。说我们敬德今年也有几个不错的学生。看样子是不想回县里,北崇能不能通融一下,先落户北崇。等出了成绩,我们再接回去?

陈太忠听到这话,就看一眼隋彪。隋书记却是当没听到一般,自顾自地吃菜。

你们已经达成共识了啊,陈区长自然就看出来了,也就是老隋忌惮自己,没胆子跟风劝说,只留下自己面对奚玉。

不过,他还真是要让隋彪表示想法,说不得侧头看一眼,“这你得跟隋书记说。”

隋书记闻言。真是躲都躲不了啦,他略略沉吟一下,方始含含糊糊地回答,“这个嘛,大学生确实是人才,可是老奚……你敬德再穷,总不至于安置不了几个学生吧?”

“安置学生简单。我好歹管着组织人事呢,关键是……我也想让学生们锻炼几年之后,能把基层的经济建设抓起来,”奚玉认真地回答。

“尤其是把他们放在本地发展,他们没压力。放到北崇来,他们发展得要是不好。你们直接解聘,我们也不要这种人……有压力才会有动力。”

“而且这个试点,只有北崇有,”李逸风在一边插嘴,“我们敬德没有这个资格,要是单纯地把人招进来……谁愿意下基层?”

这不是用我们北崇的钱,帮你们敬德培养人才吗?陈区长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个,不过他隐隐觉得,此事又不是如此地简单,于是含糊地回答,“这个……呵呵,我和班长回头合计合计,同志们的意见也要听取。”

反正一大堆人坐在一起吃饭,真是说不出什么眉目,由于区里目前还在抓无故脱岗,大家也没怎么喝酒,吃了四十分钟就散了。

散席之后,陈区长径自回了小院,他原本是想着以不变应万变,等隋彪打电话过来,但是转念一想,还是主动打了电话过去,“班长,这今天唱的是哪出?”

“奚玉确实是想让咱帮着带几个人,反正咱北崇肯回乡的大学生也没几个,”隋彪毫不掩饰地回答,“先让他们把经济搞起来,然后咱愿意留就留,不愿意留就送回敬德。”

“阳州那边的招呼,我都顶了,你怎么想起来放敬德的人来了?”陈区长听得是老大不满意,“这是有个什么说法?”

“北崇肯回来的学生少嘛,”隋彪很无奈地回答,“而且咱们这个试点,还弄出了很大的风波……敬德的学生,不会挤占咱们多少贷款。”

这个奚玉还真是不招陈正奎待见,陈太忠反应过来了,返乡创业的风波,可不就是他打了陈市长?敬德敢用县委的名义委托北崇培养几个人,那也真是不给陈市长面子了。

但是他还有点想不明白,“这些学生要是有办法的话,留在敬德搞建设,岂不是更好?”

“首先他们是看好北崇的发展,你再有办法,窝在山沟里,能起多大作用?北崇才能给他们提供发展的舞台,”隋彪果真是知道不少,“其次,这些也多是些中干的子弟,留在敬德发展,反而对他们不好,奚玉说得没错,有压力才能有动力。”

若是他们不会挤占北崇的贷款的话,这还真不是什么问题,陈太忠也知道,北崇和敬德这些地方,一年也出不了几个大学生,愿意回来的更少。

“不过这也不能由着他们塞人,”陈区长退而求其次,“区党委和经敬德签个代为培养的协议吧,除了敬德的,其他人咱们不认,要不然会天下大乱。”

代为培养,那啥时候送人走,就是北崇的事儿了,隋彪也喜欢这个建议,他笑一笑,“奚玉还会跟你商量一些事情,不过我就不掺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