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03 -3704迫不得已

官仙 VIP卷 3703 3704迫不得已(求月票) 无忧中文网

3703章迫不得已(上)

当天下午,陈太忠又从奚玉嘴里听到了同样的解释。

这次没有隋彪在场,奚书记说得更加透彻了一点,在吸引大学生返乡创业的事情上,我们并不赞同市里某些领导的看法。

而对于陈区长所说的代为培养协议,奚玉先是略略错愕一下,然后笑着点点头,“这个没有问题,我们甚至可以适当地交一点代培费……都是些好孩子,就是想让他们涨一涨见识。”

“这个资金……听说是自带?”陈区长有点不好意思地发问。

事实上,就在奚玉答应签代培协议的时候,北崇和敬德的同盟就宣告成立了——抵抗陈正奎的同盟,陈太忠倒是不怕陈市长,但是多一个盟友,总好过孤身硬挺。

大概隋彪也是这么认为的吧?所以才积极地撮合两家合作,隋书记的身板那是要差点。

“大部分的启动资金好说,毕竟都是一些小项目,”奚玉笑着回答,“不过一旦收益明显,有必要高速发展,那还是需要北崇的支持……敬德毕竟太穷了。”

“能高速发展的,资金支持肯定没有问题,”陈区长微笑着表示,他这点胸襟还是有的,只要真的对北崇有益,钱算什么?

不过与此同时,他心里的好奇也压抑不住了,“奚书记,我怎么感觉,你对敬德近期的发展形势,不是很乐观?”

奚玉听到这个问题,并不着急回答,而是侧头看一眼李逸飞,李部长见状,借口去卫生间站起身走了。奚书记这才悻悻地叹口气。“市里表态了,短期内不会考虑敬德的发展。”

“不可能吧?”陈太忠听得登时就愕然了,“陈正奎的水平确实不高。但是再没水平,也不至于说出这样的话吧?”

屋里只剩下俩人了,他自然不怕点出陈市长的大名。而且……李强撮合了北崇和敬德,这个表态肯定也不会出自李书记。

“他说话的水平高着呢,”奚玉闻言就是冷冷地一笑,然后手一伸,从桌上抓起他的硬盒中华,抽出一根来点上,“他要求敬德,一定要利用好国家级贫困县这一宝贵资源!”

“哦,”陈太忠点点头。心说你们有宝贵资源,那一定要珍惜了,然后……他才反应过来这个宝贵资源是什么。“你说什么?”

“国家级贫困县的宝贵资源。”奚书记的嘴角**一下,哭笑不得地重复一遍。

事实上。他并不因为这个说法而生气,国家级贫困县虽然难听,但是好处是实打实的,不但可以得到专项的扶贫资金,想发展也能获得政策层面的支持,老百姓或者会以为耻辱,但是对该县区的干部来说,这还真是难得的好事。

不过这种事儿,干部们心知肚明即可,说出来的话,真的就有点鲜廉寡耻了。

然而,奚玉气的还不是这个,他气的是,“陈正奎表示了,市政府无力全面开花,现一阶段的工作重心,在于有选择性地打造核心地区和产业,也就是说没敬德啥事儿,他倒是建议了,让我多往省里和中央跑一跑……嘿,我要真有那路子,他肯定不会这么跟我说话了。”

其实这还真是条路子!陈太忠心里暗暗嘀咕一句,北崇如果也是国家级贫困县的话,他就能借此做出点文章来,但是显然,他现在不能这么说,只能微微一笑,“看来他是打算扶持两个重点地区了,咱们就都成后娘养的了。”

他对北崇的发展关心着呢,奚玉心里暗暗一哼,又笑着点点头,“那是,咱们这些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就该多合作,以求共同发展。”

不跟你合作,我一样发展得好,陈区长对合作很不以为然,不过已经得罪了不少领导,同僚也得罪了不少——比如说花城的季震,要是将所有的同僚都得罪光,那就又犯了众怒。

曾经的仙人对“众怒”二字还是很敏感的,于是他笑着点点头,“代培的事情就这么说了,也是双赢,代培费什么的就在其次了……这个能搞成功的话,还可以增加其他合作。”

这话听起来不算差,实则却是拒人千里之外的态度,大学生返乡创业可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成功与否要看三年后——最差最差也要一年。

“既然要合作了,自然是全方位的合作,”奚玉微微一笑,“只是大学生返乡创业一事,是涉及党委的,所以我先跟老隋打个招呼,敬德跟北崇区政府的合作,才是重点。”

“嗯,合作什么?”陈太忠不动声色地发问,你要跟我谈钱,那就没准……伤感情了。

“能合作的地方太多了,首先,咱们可以把敬德和北崇的路修一下,”奚玉是有备而来,“敬德段费用归我们出,虽然县里穷,但我们的诚意很足。”

这个要求不过分,陈太忠甚至想到了,永泰和蒙山县之间因为沟通不畅,导致两地之间的交通不便,如果能将公路翻修一下,确实是皆大欢喜的事情。

北崇再怎么说埋头发展,也有必要跟周边的县区保持物资和人口的畅通,没有流通谈何发展?“奚书记这个建议我支持。”

“然后就是一些不情之请了,”奚玉终于还是说出了这样的话。

“嗯,”陈区长不置可否地哼一声,心里却是暗叹,你如果要求过分的话,那就只有对不住了。

“北崇的建设如火如荼,而我们敬德闲置了大量的劳动力,”奚玉这个要求,又是踏着线儿提的,在陈区长的授意下,北崇的建设大多都是内部消化,而敬德居然以县委的名义,郑重要求参与建设,这还真是……不把自己当外人了。

陈太忠真的很想拒绝,可是细细一想。北崇下一步的建设。只会越来越多,而自己一味地保护北崇人,固然是造福了乡里。但是没有经过市场的淘汰,终究只是温室的花朵,外出抢活儿的话。未必争得过别人,更严重的是,久而久之,可能培养出大家的懈怠心理。

想一想大锅饭和铁饭碗造成的弊端,他觉得引入适当的竞争,并不是完全的坏事,当然,这必须要控制在一个度上,“敬德的熟练技术工人很多吗?”

“非常稀少。”奚书记苦笑着摇摇头,“力工多一点,吃力气饭的。当然。乡镇里也有一些木匠、泥瓦工之类的,可以干一点粗活。”

陈太忠沉吟片刻。方始缓缓回答,“成建制地把人放进来,是抢北崇人的饭碗啊……我觉得,跟群众们不好交待。”

“不需要成建制,”奚玉觉得这个年轻的区长说话,有点令人不摸头脑,“你们区里允许敬德人来打工就行,陈区长,你北崇现在对外来务工封锁得很死,整个阳州都这么认为。”

“哦,已经有这样的口碑了?”陈太忠轻声嘀咕一句,他还真没想到,自己已经造成了这样的形象,这是好事,但同时也是时候了,必须考虑引入适当的竞争——就是老奚酒桌上说的那句,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

不过这个劳动力引入,没有管理似乎是不行的,“我认为还是成建制的好一些,乡镇领导可以从中牵线搭桥,更能体现咱们两个县区的友谊。”

“这个……可以,”奚玉马上就做出了决定,他猜测陈太忠如此建议,是不愿意本地人和外地人发生摩擦,倒也符合陈某人一贯护短的形象。

事实上,北崇现在一片兴旺繁荣的景象,已经惹得临近不少县区的人垂涎了,陈太忠看得到的,别人更看得到,搬砖的小工一天都二十块,阳州的大工地也就是这待遇了,就这他们还想抢收入更高的活儿,外地人想进来干,却是不被允许。

奚书记的目标很明确,进入北崇的低端劳务市场,冲击中端,做为邻居,他对北崇的发展计划了解得很多,现在的北崇还没全部开动,只说新的候车室和福利院的建设就没启动,再往后还有修缮区医院和翻盖学校。

敬德也有出去打工的,但是没有什么人站到了高端位置,都是些脏活累活危险活,报酬也不能保障,有人拉乡亲出去打工,还造成了伤亡,被骗的也有。

所以眼下的敬德,有大量的劳动力闲置,出远门的话,大家未必情愿,但是在隔壁北崇找个干的,那没几个会拒绝,根本是挨着的县区,亲戚朋友都能找出来不少,既能赚钱还能招呼家,着了急骑一辆自行车,也从工地回家了。

现在的北崇,就是一块硕大的蛋糕,北崇人关着门,自家在里面细嚼慢咽,都有点消化不良了,火上还炖着一大锅肥美的红烧肉,而外面则是邻居们手攥棒子面儿窝头,张头张脑就是进不了门。

奚书记的愿望,就是敲开这扇门,而陈区长的回答是,可以进门吃点,但是你得守规矩,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3704章迫不得已(下)

没错,这就是奚玉的理解,陈太忠说什么成建制,又说什么乡镇领导牵头,说来说去是要卖他一个面子,而一旦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人家能放手处理不说,说不定还要找到他奚某人的头上。

不过这个条件,奚书记并不以为然,事实上他很清楚,北崇的腾飞已经是必然的了。

就像一笔投资落地之后,周边会产生连带效应一般,一个富庶的北崇,必然会对旁边的县区产生辐射影响,他要做的就是,趁北崇尚未发力,尽量早地融入到这个圈子里,投资越早效益越大,投资越晚成本越高。

身为堂堂的县委书记,做出这种甘心成为北崇附属的决定,真的非常不容易,奚玉是个心高气傲的主儿,他对敬德的控制也非常强,毕竟是三年多的县长,然后升为党委书记,有这样的基础,他也很想为辖区的干部和群众做点实事。

但是陈正奎的那一番话,让他真的心灰意冷。市里对敬德撒手了。王书记也走了,以后县里想再跟市里多要点钱,也不容易了。

前文说过。敬德不是一般的穷,比北崇还穷,在阳州都是垫底儿的。城区里很多人家都是一天两顿饭,条件好才能吃三顿,尤其是去年发生一件事,一个媳妇因为做饭时多放了一把米,被婆婆骂得喝农药自杀了,奚书记当时听说这个消息,心里真的不是滋味儿。

同时,奚玉对陈市长的倾斜政策也很不满意,北崇、敬德和云中都有油页岩。凭啥你要把这个加工厂放到花城?你给北崇,我没话说,但是给花城就过分了。这么大一个厂子。要是能放到敬德,那能起到的拉动效果不容低估。

市里没指望了。引资又引不来,听说北崇在搞清阳河水电站的时候,他终于坐不住了,找了几个自己人商量——咱们是否能换一种思路,不要再坚持以我为主,专心为北崇做配套,可以吗?照北崇这发展速度,用不了两年,超越阳州市区没有问题。

您决定了,那就干吧,众人都没有二话,事实上这是一帮穷怕了的人,要是大家始终都这么穷,那也无所谓,咱就是这么个条件,可是眼瞅着曾经的难兄难弟北崇区刷地一飞冲天,谁的心里也不能平衡。

可是不平衡又能怎么样?陈太忠的本事是学不来的,要说制造点摩擦,弄点好处啥的……省省吧,人家连市领导都得罪了一大片,陈正奎都被他打了,到现在也没啥事。

所以到后来,大家更多琢磨的是,咱该怎么样搭好这一趟车,在不激怒北崇的情况下,让利益最大化——要知道,陈太忠那货不是个好说话的。

经过一番绞尽脑汁的协商,奚玉才搞出了这么一套针对性极强的方案——没办法,市里指望不上,只能指望邻居了。

首先说这个大学生返乡创业,这就是敬德把人才借给北崇了,这人才能在北崇落地,就能慢慢地积攒起一点影响力,能扎根固然好,扎根不了,也能把一些信息传回敬德、

所幸的是,敬德今年起码有十几个中层干部的子女毕业,这也是很罕见的,那些创业的资金——你们当爹妈的多想办法吧,能把你们活动到北崇,就是不错的结果了。

至于说敬德到北崇的路,那是砸锅卖铁都要修,哪怕北崇不配合,敬德人也要修,这是通向富裕之路,是拉近距离之路,是希望之路。

奚玉来之前,已经做好艰难谈判的准备了,不过还好,虽然陈太忠真的很不好说话,也是像传说中的那么护短,但却不是不讲道理的。

能把敬德的劳动力释放到北崇,奚书记今天就不算白来了,当然,他肯定希望得到更多,“陈区长,还有个不情之请……”

你的不情之请有点多了吧?陈太忠真的是有点纠结,不过人情就是这么奇妙,他已经撒出不少人情去了,再多一点也就无所谓了,这个东西存在惯性,“嗯,你说。”

他已经做出决定了,奚玉要是一旦越线,他会毫不犹豫地反击,有个盟友固然不错,但是你要明白,北崇的便宜不是那么好沾的。

“北崇的大棚搞得不错,能否支援我们一些技术人员?”奚书记讪讪地发问。

“你们好像有人来听过教学吧?”陈区长的声音里,带了点淡淡的冷意。

“听是听过,但是好像态度不够认真,收获不大,”奚玉艰涩地回答,县里派了四个人听课,有一个纯粹是借机出去玩了,还有一个觉得学回来也没多大作用——敬德搞不起这种东西,当时是学了,一转眼就忘了,笔记本也丢了。

剩下那俩是有心的,一个在自家搞起大棚了,坚决不肯传授人,另一个则说了,我可以教大家,区里你先给我投资点钱,让我搞个大棚,我才肯教人。

这是贫困县区常见的现象,奚书记对这四个人的情况也不甚了解,他知道的是,学习回来的人里,给县里拿不出硬货来,这种情况他也见得多了,都懒得跟那几个人计较,不过,他也不好意思跟陈太忠解释太多。

“那我就爱莫能助了。试点刚刚铺开。下一步要广泛推广,技术人员自己还不够用呢,”陈区长冷冷地回答。开什么玩笑,这个要求你也好意思跟我提,接下来是不是要跟北崇学习养殖娃娃鱼的技术了?真是做梦。

“那可以缓一缓。”奚玉对这个答案也没觉得意外,他微笑着回答,“北崇先搞,有能力了再支援我们,等我们的大棚出成果了,可以放在三轮的物流中心交易。”

“嗯?”陈太忠一听,这话可是有意思了,说不得侧头看他一眼,你的大棚产品不走自己的渠道。有计划放在三轮镇的物流中心?

外人能知道三轮镇打算建物流中心的,真的不多,敬德这个邻居能知道。倒不算意外。不过也可以肯定,对方是用了心的。

奚书记这个话。味道不止这么一点点,大棚真的建好了,技术掌握了,那还不是想怎么卖就怎么卖?所以这话真的有点虚,陈区长微微一笑,“这个没必要,市里就有蔬菜批发市场,敬德也可以搞个配送中心,这并不难。”

“配送中心也要有大中小之分,”奚玉笑着回答,“就像朝田的蔬菜批发市场很多,最大的也就两个,却是辐射了整个朝田市区。”

陈太忠听到这里,是真的楞了一下,要说一开始大家谈的还是结盟的话,听奚书记现在的意思,简直是要输诚了,陈区长纵然是自信心很高,也禁不住要暗暗嘀咕一句:不会吧?

县的自主权,本来就比区大,一个素未谋面的县党委书记,巴巴地跑过来跟自己这个区长说配合,还要甘居小弟的位置,这真是……不够科学。

狐疑归狐疑,他的反应不算慢,笑眯眯地一摆手,轻描淡写地回答,“这个事情回头再说,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说清的。”

“呵呵,也是,”奚玉点头笑一笑,心说这个陈太忠不算真正的愣头青,自己点得都这么明确了,对方居然还能沉得住气,“日久见人心。”

“嗯,”陈区长心不在焉地哼一声,又拿眼去看他,心说我不能让你再“不情之请”下去了,还是尽早结束吧,“今天咱们谈的这几件事,只算意向,我要跟其他同志沟通一下,要尊重大家的意见和建议。”

你够狠!奚书记心里暗叹,脸上却没什么表情,“这个是应该的,涉及我们两个县区的全面合作,必须要形成共识。”

佩服啊,陈太忠见他回答得爽快,也是暗暗地赞赏,老奚你果然拿得起放得下。

他最后那句话确实够狠,听起来是征求其他人的意见,却是将两个县区的合作,提前暴露出来了,这些合作都不算太大,完全可以先私下应承,可他一旦公然征求别人的意见,敬德就要面临陈市长的怒火了。

陈太忠就是要逼着奚书记表态,说得再好听……没用,你能顶得上去,我才会考虑照顾你,这也是你最好的表达诚意的方式,北崇的便宜不是那么好占的。

奚玉要是真的推三阻四,那陈区长就当这些合作白谈了。

不过奚书记硬是要得,居然就表示你去商量吧,我扛得住。

送走奚玉之后,陈区长要廖大宝通知副区长们,说明天上班,咱们简单地开个碰头会,有点事情想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

五分钟之后,孟志新和林桓就相伴着来到区长办公室,林主席笑着发问了,“领导,是些什么事儿,能提前给吹个风吗?”

陈区长本来不喜欢一件事情说好几次,不过他有点疑惑敬德的态度,而且奚玉也答应了,并不怕人知道,那他就要简单地把合作的几个意向讲一遍。

听完之后,孟志新闭嘴不言,他这个计委主任才升为副区长,眼界和积淀终究是有限,虽然立场有了,但是说话前总是要多想一想。

倒是林桓没什么可忌惮的,闻言就是一笑,“敬德这是穷怕了啊……”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