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07 -3708大棚的用法

3707 3708大棚的用法

3707章大棚的用法(上)

对奚玉来说,把专利授权出去没有任何的问题,跟县政府招呼一声就行了,不过北崇若是打算搞生产企业,以此盈利的话,那这个事情就要合计一下了。

专利能卖钱,这年头是个人就知道,奚书记倒是没有考虑要向北崇收钱,但既然没收钱,这个人情也能换回点东西吧?

“我们没打算搞生产企业,就是自己用,”陈区长笑着回答。

什么?奚玉听得就是一愣,关于这个大棚的使用,县里也琢磨了不止一两次,自己用肯定是不合适的,搞生产卖到朝田倒是个路子,但是生产得需要投资不是?

更别说,这销售也是个大问题,这东西技术含量不高容易被模仿,专利也容易绕过去,应用面又窄——只看下海的王主任就知道了,几个省折腾了两年,也没赚了多少钱。

王笑是私人企业,钱都赚得如此辛苦,敬德县搞这个没准会赔得当掉裤子,也只有像北崇这种财大气粗的主儿,才敢惦记这种事。

所以奚书记很奇怪这个答案,这个时候,不管对方是否想到了专利在应用上的短处,他是必须指出来,要不然有坑人之嫌,“陈区长,这个东西在北崇推广不易,难道是……你们找到了新的使用方法?”

“倒也不是什么新的使用方法,就是区里打算定制一批,租给农户们使用,”陈区长笑着回答,“扶持性质的,不图盈利。”

徐瑞麟的反问,让陈区长终于反应过来了移动大棚的好处——用两年之后。这个大棚拆了。还可以在别处再搭。

以前北崇的大棚搞得不好,原因很多,但有两个原因跟大棚建设有关。一个是农户不会种,投资搞大棚就很犹豫——万一搞不起来,这钱可不白瞎了?

另一个原因就是。大棚的投资真的不小,尤其是那种搞成半永产的建筑,一般的农户出不起这个钱,他们借贷不易,而养殖还存在风险,销售也有风险。

移动大棚的出现,就比较彻底地解决了这俩问题,首先,农户不会种植和养殖不要紧。你可以先租区里的大棚用,费用很低廉的——农业扶持口上,不以盈利为目的的现象很常见。直接发钱会养出懒汉。提供扶持和帮助,政府责无旁贷。

其次就是。如果农户学会了种植,觉得还算划得来,那用上两三年大棚,赚的钱基本上自己也能建大棚了,这个时候区里就可以把大棚拆走,租给别的想租的人。

所以对北崇来说,这个移动大棚的意义,在于普及大棚种植技术,同时帮助农民们积攒第一桶金,是相当关键的一个中间环节,而且还可以重复使用。

这个使用方式,跟王笑设计的初衷,差了相当远,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么用才最合适北崇的现状,也符合对农业口的扶持思路——尽量授人以渔,不要授人以鱼。

徐瑞麟轻飘飘的一句话,就点醒了陈太忠,但陈区长硬是多说两句,才让奚玉弄明白了意思,弄明白之后,他就是重重地一叹,“唉,人和人还真不能比。”

敬德和北崇处境相差仿佛,奚书记在基层干了时间也不短,一听这解释,就明白北崇政府的用心了,一时间真的是各种羡慕嫉妒恨——北崇的钱也太多了吧?

事实上,奚玉非常清楚,如此使用移动大棚,才是阳州范围内最正确的使用方式,北崇可以用,敬德同样可以用,但是人家能想到,自己县里却想不到,这不是人和人的智商差了多少,说穿了还是一个字,钱!北崇有钱,就不怕这么想,敬德没钱,根本不敢往这边想。

“哪有什么能比不能比的?我们搞这个,没准还要贴钱呢,”陈区长干笑一声,“奚书记……咱们是合作伙伴,这个专利费,就免了吧?”

“我压根儿就没想过跟北崇要钱,”奚书记轻描淡写地一笑,“你要是觉得过意不去,那我们敬德生产,卖给你北崇,钱什么时候结都无所谓……你看怎么样?”

这个主意可不怎么好,陈区长对敬德的成本控制能力不太有信心,而且那里工业加工的水平也差,于是他婉拒,“要不这样吧,我们每生产一万平米的移动大棚,就赠送敬德一千平米,奚书记你看是否可行?”

“这很好……你白给我,我一定要说谢谢,”奚玉爽朗地笑着,细微处见真功夫,跟北崇合作还就是好,让别人使用一下专利,免费大棚就哗啦哗啦送过来了。

这玩意儿别说在北崇,在敬德也算好东西,就算不能折合钱,让谁用不让谁用,总是领导说了算——尤其这还算扶持农业的政绩。

不过想一想,这个专利让人无偿使用,只得了几个大棚,他又有点不甘心,“陈区长,我派两个人过去,协助你们搞移动大棚的生产吧……也算上一上手,你看如何?”

“上手?”陈太忠听得微微一笑,合着敬德听了北崇的使用方式,还是忍不住要借鉴,想自己搞这个移动大棚了,“这个东西……外销是不太容易,还是立足于本地消化的好。”

“目前搞不起,但敬德总得储备几个人才,”奚玉暗暗地下了决心,这次一定要派几个不掉链子的,想到北崇防范得这么紧,他又有点怨气,“陈区长,你想要我县里什么东西都好商量,北崇的市场,能多开放一点吗?”

“刚开了会,大家也很期待跟敬德的合作,但是你也知道,很多同志乡土情结还是很浓的,”陈区长干笑一声,哥们儿这可不是捏造,葛宝玲就明确表态了的,“这个情绪,要一点一点地慢慢调整。”

其实你才是最大的障碍。奚玉挂了电话之后。嘴角**一下,事实上,北崇刚才碰头会的经过。已经传到了他耳朵里,这倒不是开会的几个领导告诉他的,实在是对北崇人而言。这个会很重要——刚说美美地吃一阵独食,现在就要开放市场了?

所以会议一结束,就有人纷纷打问,那么,奚玉知道也是很正常的了。

奚书记也觉得葛宝玲有点可恨,但是他更知道,以陈太忠在北崇的强势,想不让人发出异声,根本就是一句话的事。

“根子还是在主席台啊。”他轻声嘀咕一句,随手抓起电话拨个号码,“让科委李健带上移动大棚的资料过来……还有县里近几年申报的专利。”

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笑着摇摇头。这个老徐也真是的,有啥话直接说就行了。不就是希望区里出点钱采购大棚,这是正当的费用,有必要这么遮遮掩掩的吗?

反正你家又没有搞这一行的,也不知道避个什么嫌,这么想着,他抬手给卢天祥打个电话,“老卢,在哪儿呢?”

“在陆海呢,”陆总笑着回答,北崇首富目前的根基还是在陆海,回北崇的时候不多,总算是板材厂已经开始修建了,他也时不时地回来,“昨天还见高强了,高总知道我是北崇的,还要我转告您,如果差钱,只管开口,三五吨不成问题。”

“我稀罕他那点儿钱?”陈区长不屑地哼一声,高强现在的发展不错,但也就是三五个亿身家的小老板,敢投到北崇来的怕是过不了五千万,而且他手边也没合适的项目给对方,“老卢你要搞的那个金属加工厂……还打算不打算搞了?”

“肯定要搞啊,”卢天祥原本打算搞的就是不锈钢加工,只是在皇甫一尘的威逼之下,才不得不考虑板材厂的,不过在调研之后,他发现这个板材厂也有搞头,于是就投资了。

投资了板材厂,他就有点捉襟见肘了,想着这个不锈钢加工厂要往后放一放,今年他的买卖不错,这点小钱按说也是投得起,但是他想减少风险。

可是接了这个电话之后,风险什么的,他就要丢到一边了,起码陈区长打这个电话,不会是毫无原因的,“陈区长有什么指示?”

“你要是搞的话,尽快,区里想搞一些移动大棚,你能及时建设起来,这个单子能考虑给你,”陈太忠一向是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区里没这个加工能力,可以找外人,但是他愿意给卢天祥一个机会。

这是单子找人,不是人找单子,遇到这种买卖的主儿,都是幸运的,也是甲方相对信任的,陈区长觉得对方应该珍惜这个机会,“移动大棚你知道吗?”

“这个我很熟悉,”卢天祥直接就表态了,“我干模具的,有些模具生产出来,就是给移动大棚做连接和套扣的,不过……搞这个大棚的不算多。”

我艹……陈太忠愣了足足有半分钟,才反应过来对方在说什么,“你是说……陆海那边搞移动大棚,是常见的现象?”

“是啊,这个地方土地金贵,移动大棚是个不错的选择,”还好,卢天祥的回答,符合陈区长的认知,“不过市场也不是很大。”

3708章大棚的用法(下)

好像哪里有什么不对的……陈太忠沉吟一下,终于是反应过来了,“他们搞的这个移动大棚,都是有专利授权的吗?”

“专利?哈,”卢天祥听到这话,登时就笑了起来,笑了好一阵,才上气不接下气地回答,“您认识高强……陆海人什么样子,您还不清楚?他们有专利意识吗?”

这个倒是,陈太忠反应过来哪里不对了,要说陆海人聪明,那是绝对聪明,抱团,也足够抱团,陆海的资金声名远扬,以这个条件,搞一点专利出来,是绝对有能力的,但是同时……他们是最不注重专利的一群人,彻彻底底的商人。

山寨精神,最早就起源于陆海,别人还讲个什么逆推……嗯,这个简称错了,是逆向思维推理,导出正确的发展过程,但是陆海人直接拿来就用,彻头彻尾的实用主义者。

所以陆海人炒煤。所以陆海人炒煤。所以陆海有假冒伪劣的疾风电动车,但是脚踏实地琢磨技术的陆海人,不多。

“那这个侵权很严重。移动大棚可是阳州的技术,”陈太忠也知道,这个话说得有点蛋疼。说不说没什么区别——他不可能因为敬德的专利,再去陆海抓侵权,但是他还得说。

“阳州的技术……这您从哪儿听说的?”卢天祥哭笑不得地反问一句,“实用新型的移动大棚专利,现在起码有四个,这就是个创意,专利……太好绕了,别的专利您打官司可能赢,但是这个官司。打到哪儿都不好赢。”

果然啊,天底下到处都是聪明人,陈太忠暗暗叹口气。他还真没想到。琢磨这个移动大棚的人有这么多,连专利都有四家。尼玛……这一刀被敬德宰得不轻。

不过,敬德人连自家的专利都不重视,他们下刀也不是有意的,陈区长明白这个理儿,所以他马上就将这份悻悻丢到了一边,他更在意的是,“不管怎么说,这个大棚你能不能搞?我是想优先照顾你。”

“搞这个大棚,模具都是现成的,花不了几个钱,”卢天祥傲然回答,很不客气的样子,但他也是个很实在的人,又婉转地说一句,“不过陈区长,咱北崇的地不少,移动大棚,我认为没有多少市场,我是不怕赚钱,可是您……再考虑再一下吧?”

“我不考虑了,你马上回来给我建这个不锈钢加工厂,”陈区长听他说得真切,登时就拍板了,“你不回来,这个单子我就给别人了。”

四个专利又怎么样?你们是费心设计了,但是数遍全中国,知道这个专利该怎么用,能用好这个专利的,只有我陈某人一个人——独一无二!

殊不知,这也是他高看自己了,后来他见到了王笑,王笑说了,他当时设计的时候,就想到通过政府推广这一招了——毕竟他也是政府里出来的,知道这个威力。

但是非常遗憾的是,这个投资很大,又是来自民间的技术,不是官方推广的,没有哪个政府会闲得蛋疼,买来这个东西租给农民。

有些政府愿意尝试一下,却是希望王笑垫资,以减少投资风险,可王笑又怎么可能答应?要知道,最难要的欠款,就是政府欠款。

“我马上就回去,这个单子,一定是我的,”卢天祥立刻就表态了,但是同时,他也有一些草莽气息,于是真心建议,“不过陈区长……这个单子北崇真的不好搞,风险很大。”

“这是区里普及大棚种植和养殖的工具,能有什么风险?”陈区长冷冷地问一句。

“我……勒个艹的,”卢天祥听到这话,登时就震惊了,连脏话都说出来了,他也是北崇人,非常熟悉本地环境,而且又是成功商人,脑瓜绝对够用,一听普及俩字,就明白区里的意思了,当即就长叹一声,“区长,能这么用移动大棚的,全中国你是第一号。”

“第一号啥的,也没必要说了,没意思……我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陈区长心里这个受用,那是不消说的,但是他一定要假巴意思地矫情,“这个机会我给你了,尽快回来,回来晚的话,那我只好给别人了。”

“明天晚上,我一定到北崇,”话都说到这里了,卢天祥哪里肯含糊?“不过区长……这个单子,怎么也得有四五百万吧?”

第二天晚上,卢总是真的到了,不过他的头上缠了一圈纱布……因为抢时间,高速路上追尾了,追得不是很厉害。

眼下正是梅雨时节,小雨不断,卢天祥虽然是北崇首富,但是他的基业在外地,省内没有什么合用的车子,在朝田借了一辆帕萨特往回赶,路遇险情急刹,前面一辆奥迪也急刹,很显然,帕萨特的制动不如奥迪车,那这便是结果了。

所幸的是卢天祥伤势不重,还能去陈区长的小院,陈太忠见到他这副模样,也是吓了一跳,过问了一下情况之后,才抬手拍一下他的肩膀,“就冲你这个态度,这个单子给你了。”

“我先看一下图纸吧,”卢天祥笑眯眯地回答。区里在搞招标。他是早知道了的,区长愿意指定单子给自己,这是人情。他得把态度端正了。

当然,如果条件许可的话,他更愿意凭借实力拿下单子。

拿过来区长的材料。他自己又掏出一沓纸来,合着他在仓促之间,也是弄了点资料,两者一对比,又商量着把一些地方变动一下。

王笑设计的大棚,考虑的因素太多,还是有点繁琐了,而卢天祥拿来的大棚资料,又有一点过于简单。但也不无可以借鉴的地方——陆海人的聪明,那真不是白给的,在应用中有很多小巧的设计。

大致商量一遍。卢天祥就估出了价格。一个两米高一亩地的大棚,造价应该在一万五左右。这是使用好一点的钢材,保养得好的话,拆建三次没有任何问题,按三年一拆建来估算,这个大棚可以用十二年。

不过成本也不是这么简单算的,一些套扣以及塑料布,都存在损耗问题,事实上,就算过了十二年,有些钢件还能用,损毁厉害的,还可以卖废铁。

“那折算下来,一亩地的大棚,可以是一千块的年租金,”陈区长琢磨出这个数字,禁不住点点头,成本能大致核算出来就行了,至于说赚了赔了并不重要,他看重的是,用这样少的租金来普及大棚技术,对农民来说是非常划算的——再低也没办法低了。

“如果再增加成本的话,年限还可以再长一点,”卢天祥是在商言商,他愿意为区里做点好事,但是有钱赚的话,他也不会错过。

“没必要再增加成本了,”陈太忠摇摇头,要是十二年还不能将北崇的大棚普及开,再多几年也无益,正经是他想节省点单位成本,好造更多的移动大棚,不过想一想,有些东西真的不好投机取巧,万一出事的话,区里承担得起,但是农户承担不起。

“那你就做预算吧,农业扶持项目,区里可以给你免税,你也少赚一点,”陈区长冷冷地指示,“我这是信任你,报价不要弄出笑话。”

“没问题,两天之内我把报价算出来,区里赔钱搞的事情,我总不能让乡亲们骂娘,通过这个项目,我能培养点熟练技术工人出来,”卢天祥点点头,他胸中也有丘壑,这个东西只要量上去了,辛苦钱也够赚,“区里大致打算搞多少平米?”

“先搞一千亩吧……不行,得一千一百亩,敬德这次占大便宜了,”陈区长哭笑不得地摇摇头,然后又叮嘱他一句,“这是区里定制的,涉及专利问题,你不要接外面的单子。”

这跟我有什么相干?卢天祥点点头离开,他觉得区长有点刻板了,不像陆海人知道变通,不过这东西除了北崇会大规模地买,想卖出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第二天一大早,陈太忠在区政府里锻炼的时候,碰到了徐瑞麟,他笑着打趣对方,“怎么不在家看孩子?”

“那俩一晚上没折腾,有点不习惯,”徐区长笑着回答,“这就出来走一走。”

“卢天祥大致估算了一下,一亩地的大棚得一万五左右,”陈区长说不了两句,就不由自主地谈起了工作,“我觉得有一千亩差不多了,你觉得呢?”

“再多区里也负担不起了,”徐瑞麟摇摇头,“不过我也估了一下,差不多一万二能下来。”

“哦,”陈太忠点点头,不再说话。

“招标就行了,”谭胜利在远处听到他俩说话,就走了过来,“强调质优价廉。”

“我见过高速路招标,最低价中标,你觉得这么招标合适吗?”陈太忠淡淡地看他一眼,又长叹一声,“唉,有些钱是不能省的。”

“工程上的事情,招标要考虑的因素确实不少,”徐瑞麟深有同感地点点头。

(下半个月了,谁又看出月票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