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13 -3714万马奔腾

3713 3714万马奔腾

3713章万马奔腾(上)

这个消息实在是太奇葩,也太糟糕了,陈太忠的心情真的是无以言表。

他停下脚步,淡淡地扫一眼孟志新,面无表情地转身,缓缓走向办公楼,这一刻,他的心中有若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

孟区长见状,也只能硬着头皮跟上去,他的心情甚至比陈区长更糟糕,如果有三分奈何的话,他是绝对不会主动自曝其短的。

但问题的关键是,凶杀现场留有他的体液,昨天听说这一起惨案的时候,他当时就吓毛了,思来想去,他觉得自己还是暂时不动的好。

可是现场的分析很快就出来了,而且省厅也表示高度重视,又要化验这个dna,他就没办法再有侥幸心理了,然而,此刻他又不能投案,只能找到区长坦白,以求挺过这一遭。

陈太忠坐在办公桌后,点起一根烟,狠狠地吸了两口,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半天之后,他才叹口气,“孟志新,你是真给我长脸!”

“我知道错了,”孟区长的头垂得都快到胸脯了,也没胆子抬头看区长的脸色,此刻他真的是悔恨交加,一抬手,他狠狠给自己一记耳光,“请您处罚我吧。”

“我都想给自己一记耳光,”陈区长叹口气,只觉得那一万头草泥马又从脸上呼啸着踏过,“我怎么就……提拔了你这么个人?”

这是他最生气的地方,原本这个孟志新和计委,是谁都不看好的。

是他力排众议,将此人顶到了副区长的位子,而且由于此人确实表现出了不少能力,所以在最近一段时间里,他还有意识地给孟区长加一点担子。

增加的担子,尚未影响到其他副区长,但也逐渐凸显出了计委的作用,只要是个人。就能觉出他对孟志新的支持甚至……欣赏。

可眼下,偏偏出了这么一档子事,真是**裸的打脸。

“我……我对不起您的信任,让您失望了,”孟志新低声地回答,也不多说什么,就是低着头等着挨骂了。

陈太忠纵是有满腔的怒火,很想把孟家老小从上到下挨个儿骂一遍。可是对方态度如此端正。连解释都没有,他就算要骂人,也觉得没啥意思。

他沉默良久。千言万语,最终化作淡淡的一声轻叹,“真的没戴套?”

“嗯。”孟志新以低不可闻的音量哼一声,继续埋头不语。

“你昨天没找我来,今天也可以当作没来过,”陈太忠冷哼一声,心说隋彪昨天见杨孟春的时候,大约也是这种心态了吧?

天道好还报应不爽啊,昨天是老隋对姓杨的,哥们儿才说看一看好戏,今天就轮到我对姓孟的了。想来还真是滑稽,一个小小的、貌不惊人的区电视台主播,竟然拖出了两个正科以上的干部,北崇的党政一把手同时因此而坐蜡。

孟志新依旧不回答,就是低着头在那里,陈区长终于按捺不住心头的火气,又点起一根烟。轻拍一下桌子,“你不是存着侥幸心理吗?继续侥幸下去好了,你走吧。”

他真的是宁可今天没听到这消息,到最后警方出动,该抓该判都按程序来。他也省去太多的纠结了——有时候,被蒙蔽也是一种幸福吖。

“我错了。”孟志新还是那句话,沉吟一下,他终于低声发话,“我不想再侥幸下去了,何霏惨死,我非常痛心,我跟她是有感情的。”

“少跟我扯这个淡,”陈太忠冷哼一声,昨天还试图蒙混过关,今天就有感情了,“你说实话吧,还隐藏了什么?”

“其他真的是……”孟志新才待狡辩,犹豫一下,终于是实话实说,“我和她的关系,她有两个朋友知道,真要查dna,我也躲不过去。”

我就知道有缘故,陈太忠心里有点微微的不屑,他其实有点奇怪,这个孟志新怎么会主动跳出来,要知道,就算警方提取了dna样本出来,也不可能对北崇所有的干部做配套化验,甚至都不用说别人,陈区长自己就不会答应这个检查。

孟志新这个回答,倒是能很好地解释这一点,私情不能很好地保密,那太容易被揪出来了,陈区长冷冷发话,“昨天还有人怀疑是杨孟春买凶杀人,要我说啊……你的嫌疑比他大。”

孟区长轻叹一声,事实上,他也有点担心别人这么想,因为何霏最近老缠着他,要他离婚娶自己。

他跟她好上的时候,还是一个小小的计委主任,手上也没什么权力,那时她已经是杨孟春的情人了,同为正科级干部,他跟杨局长相比,差得不止一点半点。

只是杨局长的形象不太好,平日里说话做事也霸道,也不太懂得女人心。

何主播觉得,孟主任相貌不凡,也懂得体贴人,所以她更偏心孟主任一些,有什么经济需求,一般就是找杨局长解决,很少跟他张嘴,她甚至可以在杨局长的房子里跟他偷情。

事实上,两人有点惺惺相惜的感觉,或者说同病相怜——你我都是生不逢时命运多舛。

不过自打孟志新升为副区长,又得陈老大赏识,他命运的指针开始校正了,何霏感慨之余,就半开玩笑半当真地要他娶自己回家。

这些念头在孟区长脑子里一闪而过,此时他可是不敢走神,于是苦笑着回答,“要说这个嫌疑人,警方没线索,我倒是能提供一些……小何死得太惨了。”

“嗯?”陈太忠又感到些许的意外,他狐疑地看一眼孟志新:别真是你授意的吧?

要不说这江湖越老胆子越小,孟区长都要提供线索了,陈区长却能闻到点阴谋的味道,可见他在官场的历练,还真的是起了效果。

“我出门的时候,是两点二十,”孟志新开始讲述他的经历,他跟何霏欢好之后,何主播精疲力竭,说要睡上一小会儿然后去上班。也没擦洗身上就那么睡了——杨局长今天就算来市里,也没时间过来,最近区里查脱岗查得很严。

他走出单元门,看到一个汉子手拿一把雨伞,站在院子里打电话,孟区长眼皮一耷拉,就想跟此人擦身而过,不成想那位的身子也有意无意地一侧。不让他看到脸。

这下。孟志新就上心了,他用眼角的余光瞥那人两眼,记住了此人的身材和穿着。走到拐弯处的时候,他还假装滑了一下,顺便侧头一望。正好看见那人走进何霏所在的那个单元。

不是有意监视我的就行,他放心地走了,但是后来当他知道,何霏死于两点五十到三点钟的时候,他心里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凶手应该就是这个男人。

这尼玛……你能再奇葩一点吗?陈太忠简直无言以对了,合着你不光会偷情,还能帮警察破案,可是你考虑过没有,我有多么坐蜡?

不过不管怎么说。老孟愿意提供线索,那就是好事,他点点头,“那算你有点良心,主动去阳州市局,把事情说清楚吧。”

“要是我去了,跟杨孟春一样……走不了呢?”孟志新终于抬起了头。陈区长这才发现,他满眼的血丝,脸色苍白憔悴,好像一夜之间老了十岁一般。

“那你要怎么着?”陈太忠心情却是极硬的,你的憔悴……那是活该。他眼睛一瞪,“怕丢人吗?你说说你做的这点破事。对得起谁?是男人的,就担负起你该承担的责任。”

对方肯还嘴,陈区长骂人就没商量了,不过再想一想,这件事发生得也着实莫名其妙——不排除还有更深层次的算计,为了让对方心里服气,他就又开导两句。

“可能别人玩了很多女人,一点事情都没有,你只玩了这一个,就赶上了……这只能怨你自己运气不好,你觉得冤枉?其实我比你更冤枉。”

孟志新当然知道这个,他犹豫一下,方始重重地叹口气,“我只是想着,昨天是杨孟春,今天是我,可能会对北崇……造成极大的负面影响,我作风不正,该有这个报应,可区里不该受到影响。”

“你早干什么去了?”陈太忠恨铁不成钢地看他一眼,陈某人是个护短的人,但是孟区长跟他没太深的交情,而且一条生命也不该白白地逝去——哪怕那是一个随便的女人。

那么就按章程来吧,陈区长心里明白,自己已经是实职正处了,官场生涯开始正式起步,对有些犯了错误的下属,就该学习舍去了,这也是个成长的历程——我的人不能受欺负,但是做错事,也得接受该有的惩处。

他伸手抓住电话,叼着烟卷发话了,“你该有报应……记住,这是你说的。”

老孟说这个话,大抵还是想利用他这个区长,保住自己的官位,但是陈区长想得很明白,我不会强行护你的,他拨通了隋彪的手机,“班长,有个事情,我要马上面见你,汇报一下。”

这时候就接近八点了,隋书记还在家里——查干部脱岗,也查不到区党委书记头上,不过接了电话之后,他还是赶紧来到了办公室,这时候,陈区长和孟区长已经到了。

3714章万马奔腾(下)

隋彪其实不是个脾气好的,他听完事情经过,登时抬手重重一拍桌子,“孟志新,我早就说过,你小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你说说你做的事情,对得起区里的信任吗?对得起市里的信任吗?他么的一个个都不是让人省心的!”

我只是运气不好罢了,孟志新低着头一言不发,心里却是有点微微的不服气,陈区长女人那么多,也没受到什么牵连,计委新上的副主任,也是他的铺盖,我就这么一个情人,她也没得到我什么照顾,就稀里糊涂死了。

“都像你们这样搞,要累死人的!”隋书记想起杨孟春是这样,孟志新也是这样,真是气儿不打一处来,他看一眼陈太忠,发现对方没什么反应,禁不住就哼一声,“这个何霏私生活这么糜烂,还有什么干部跟她有不正当关系吗?”

果然。这姜还是老的辣,陈区长一听这个问题,心里也有点佩服,隋书记能想到这个,首先还是提防着有人使坏,这个操心可能有些多余,但是这个警惕性,还是值得人称赞。

“据我所知是没有了。她跟我说过。”孟区长低声地回答一句。

“有你俩也够了,北崇的发展,很可能就毁在你俩手上。”隋书记没好气地哼一声,“太忠,你的意思是说……让市局的人过来?”

“照老孟的说法。他也就是不够检点,这个是有党纪和政纪处理的,但是没有处理之前,没有确定他就是杀害何霏的凶手之前……他还是北崇的副区长,还是要干政府工作的,”陈太忠沉着脸回答,“他现在只是一个目击证人,警察上门取证,这不是应该的吗?”

“去市里。有去市里的不好,但是来北崇……也有来北崇的不好啊,”隋彪轻喟一声,又看一眼孟志新,声音又变得严厉了起来,“你还有什么隐瞒的没有?这是最后的机会。”

“没有了,”孟区长低着头回答。

“那你还呆着干什么。等我请你吃早饭?”隋书记的火气,真不是一般的大,“该去哪儿去哪儿,手机开着……记得把你家里那口子管好,听见没有!”

“听见了。”孟区长点点头,又转身向陈区长鞠个躬。扭头就快步而去。

看着他离开,隋彪长叹一声,摸起一根烟来点上,默默地吸了两口之后,才艰涩地发话,“太忠……这次麻烦大了。”

“如果他不是凶手,只是偷情的话,那也很简单吧?”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回答,他今天真的是恼怒异常,但是究其原因,主要是被人打脸了,打他的还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

陈某人视面子如生命,这让他分外地受不了,但是要说此事有多严重,他也不这么认为——起码他不认为,这能对北崇的发展造成多大的影响。

而且,他已经放弃了死保孟志新的打算,“对能挽救的干部,咱争取挽救,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影响实在太恶劣的话,那就是……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你说得没错,但现在的北崇,是特殊时期,”隋彪苦笑着摇摇头,“咱北崇现在有多少项目,价值又是多少,你比我清楚……你觉得别人会放弃这么好的一个借口吗?”

没有人的成功是幸致的,隋彪这个区党委书记不是白当的!陈太忠承认老隋说得有道理,但是他还真不信这个邪,“莫非他们还能扳倒咱俩?”

“我没啥根基的,说走就走了,”这是头一次,隋书记在搭档面前表示,自己不值得一提,哪怕今天陈区长一大早赶到书记办公室,是前所未有的现象,“你有根基,但是……你招惹的人太多了,猛虎架不住群狼。”

“咱俩一旦离开……北崇还是原来那个北崇,”隋彪似笑非笑地看一眼年轻的搭档,“你要是走了,会甘心让拉来的项目继续投资吗?”

陈太忠嘿然不语,他还没有把问题上升到这个层面来考虑,但是现在隋书记告诉他——这一起意外,要高度重视,你中组部组织交流来的干部又怎么样?在滔天的利益面前,这不算多大的障碍。

而且再想一想,这话着实有理,虽然杨孟春和孟志新大概都跟这一起案子无关,但一个是区财政局局长,一个是副区长,一个是区党委书记的人,一个是区长的人。

这样的身份,一旦被人做文章,北崇的官场……真的有可能引发地震。

“可孟志新没办法辞职啊,”他苦恼地咂巴一下嘴巴,陈某人真的没打算保老孟,但是现在只靠一点猜测,就让孟区长辞职,他也有点不甘心。

说句实话,撇开个人面子的因素,他对孟志新此人的办事能力,还是相当欣赏的。

“是啊,不好辞职,才提起来的副区长,组织的威信肯定要考虑,”隋彪点点头,他也认可陈区长的说法,“不过,病假总是可以的……生病这个东西,谁能控制?”

你怎么就这么想把孟志新弄下去呢?陈太忠看着自家的班长。脑子里生出些许狐疑来,这八字没见一撇,你这么危言耸听,是不是别有目的?

“孟志新还算好的,只是没管住裤裆,杨孟春那套房子,值十几万,”隋书记哪里会猜不到搭档的想法?他淡淡地解释。“这个房子来历。还得查一查呢。”

“真是多事之秋,”陈区长轻喟一声,杨孟春是铁铁的隋系人马。都要被调查了,自己再妄自揣测,那也有点小肚鸡肠。

“是多事啊。”隋彪也轻叹一声,陈太忠觉得把孟志新弄下去很痛,隋书记决定放弃杨孟春,那真的有更多说不出的痛。

财政局长并不比一般的副区长差,而且杨孟春跟他多年,知道很多他的隐私,尤其要命的是,昨天小李已经答应他了,只要我家老杨没事。那什么事情都好商量。

隋书记对杨局长的爱人,一直都很有好感,不过他也是一个懂得克制的,又自矜身份,杨局长还是他手下的大将——关键这北崇的民风确实很彪悍,所以平常对小李,最多吃个豆腐啥的。从没有很直接的要求。

正是因为如此,他今天一听孟志新的事儿,登时就大发雷霆,好嘛,除了财政局长。又多了个副区长出来,这一下别说占小李便宜了。我自身都难保了。

自打王宁沪走后,隋彪在北崇,活得真的很谨慎,他不但要对年轻的区长忍让,还要防着别人的觊觎——北崇一旦腾飞,这是一份重重的业绩,再有人帮着说说话,就算没有什么得力的靠山,这辈子正厅退休,那也不是梦想。

陈太忠或许不在意北崇稍微乱一点,但是他真的在意。

“那我就给市局打电话了?”隋彪收拾心情,伸手去抓桌上的电话。

“嗯,我就在区政府,上午是不出去了,”陈区长站起身,笑着点点头,“咱北崇的发展,就指望班长的掌舵了。”

话是这么说的,但是他怀疑隋彪别有用心,走出党委之后,他就直接拨个电话给田立平,想问一问老田,你遇到这种事儿,会怎么处理?

谁知道田立平很忙,嗯啊两句之后,就说我还有会,“……太忠,最近甜儿可能有空轮休,她跟我说了,打算去北崇玩一玩。”

这个时候来北崇啊,陈区长的心情越发地乱了,我们这里才死了个女主播,各种关系乱到一塌糊涂,可正是因为如此,他就更想知道,这件事情自己该怎么处理,才是上佳手段,于是琢磨一下,又给吴言打个电话。

吴市长倒是比较清闲,拿着电话跟他说了好一阵,还问了许多细节,足足聊了半个小时,最后才提出建议,“我觉得隋彪说得有道理,还是让孟志新退了吧。”

“我觉得隋彪可能有点别的想法,”陈区长心里是真的有点不甘心。

“他有什么想法,这个无所谓的,你在北崇做出这么大的业绩,目前最先考虑的,是保住你自己,”白市长这个人,平时做事有点感性化,但是说起官场这一套,她是非常理性的,“这个时候你要心软,很可能导致万劫不复……”

孟志新中午回到家里,真的是身心疲惫,看到儿子抱着一杯热水在吃干吃面,他去厨房看一眼,发现锅灶冰冷,只得叹口气,烧上一锅水。

他拎出两包方便面,又从冰箱里拿出两个鸡蛋,看着铁锅的底部慢慢地冒出了气泡,脑子里却乱得像一团糨糊,他也不知道自己该想点什么,总之……一切都结束了,都过去了。

“志新啊,你这个事情,做得很伤人的,你知道吗?”丈母娘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伴随着这个声音的,还有低声的啜泣。

“妈,我知道错了,”孟志新叹口气,自打他结婚以来,丈母娘对他特别地关心,这件事情被吵吵出来之后,他认为自己伤害最深的就是三个人:妻子、儿子和丈母娘。

“以后我就老老实实地做居家男人……我已经被病假了。”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