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15 -3716风气不好

3715 3716风气不好

3715章风气不好(上)

“病假也好,你们日子过得好就行,”孟区长的丈母娘,真的是个很宽宏大量的人。

“啥,你被病假了?”孟志新的儿子抱着干吃面就冲进了厨房,他指着自家的老爹,痛心疾首地发话,“副区长没了?我咋就有了你这么个没本事的爹呢。”

“老子踹你,”孟区长瞪儿子一眼,话却是说得有气无力,一个是今天的事情,他确实理亏,二来就是,有丈母娘在,他不敢动儿子。

“你做了坏事还踹我,就是这么当老子的?”做儿子的怒视着老爹。

“我出去吃,”孟志新一抬手,关掉了液化气灶,陈区长脸上的那一万头草泥马,目前正在他的心里呼啸着、践踏着。

今天上午,市局来人了,一老两少仨警察,老警察也没他岁数大,逮着他足足问了俩小时,问的真的一点都不客气,他感受到了深深的耻辱。

要说耻辱,孟志新近些年真的没少遇到过,他自己觉得,心态也算很平和了,但是有些很打脸的问题,真的很容易让他生出暴走的冲动。

这不是他最近升官之后脾气大了,真的是很耻辱——你说你取证就行了,为啥一定要我把跟何霏做那个的经过,也细细地说出来?而且还要抓住个别细节猛扣。

孟区长知道,有些警察就有这个恶趣味,比如说对上强奸犯,也要对方细说怎么脱的衣服,又有什么姿势之类的,相关口供记录,绝对可以当作“刘备”来看。

可是他真没想到。自己这个堂堂的副区长,也会有一天,遇到如此的对待,真真是欺人太甚。

外面不顺,回到家里之后,家里又是这么个气氛,他觉得很无奈,很无助。但是……这终归是他咎由自取的,背叛的老公,必须面对妻子和儿子的怒火。

“咦,孟区长。”对面有人招呼他,却是同在区政府大院的廖大宝,大院里一共八栋楼,孟区长住的是局长楼。廖主任住的是普通职工楼。

孟志新才升了副区长,还住不到区领导的别墅小院……以后估计也难住到了。而廖大宝现在住普通职工楼,也有点委屈了,一个是垂垂老矣,一个是徐徐上升。

“回来了啊,”孟志新冲对方点点头。并不想多说什么。

“你也没吃吧?一起出去吃点好了,”廖主任笑容满面地邀请。然后身子一转,就是要跟着他出去的架势。

“你还是回家吧,新婚燕尔的,”孟区长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的落魄样,事实上他出来之后,打算喝点酒一醉方休……至于下午脱岗神马的。还跟我有关系吗?

我肯定不能把你领到我家里去吃,廖大宝很清楚这一点。他首先是陈区长的通讯员,其次才是办公室的副主任,他倒是很想把孟主任领到家里去,但是这会传递出错误信息。

“无所谓,老夫老妻了,爱情长跑了很多年,”他笑着回答,“我还不知道她在不在家……不过今天是不能喝酒,最近打算怀孩子。”

“不喝酒哪儿行呢?必须喝,”孟志新的心情,是极端糟糕,原本他还想着提防对方,听到这话也懒得琢磨了,“反正我遇了事儿,你不想陪我喝就算了。”

“那少喝点,喝酒对精、子不好,我家云娟很注意这个,”廖主任笑着回答,他也是胸中有丘壑的,猜到领导比较关心孟志新接下来的动向,就想多了解一些。

“马飞鸣现在来你面前,你喝两斤都没问题,”孟志新抱怨一句,其实他也是心里做文章的主儿,只不过现在极端的失落之下,心情难以自己,就顾不得考虑年轻人的小心思了。

廖大宝笑一笑,也不做计较,发生在孟区长身上的事情,在一上午就传遍了整个北崇,没办法,这事儿实在太香艳、离奇加惊悚了,只要听说的人,就管不住自己的嘴巴。

廖主任知道的并不比别人多,但是同时他是得了区长授意,要他多注意一下孟志新的言论和动向——有些人自己做错事却不思己过,反倒是抱怨别人。

所以他跟孟区长喝酒,也不怕别人在领导面前歪嘴,倒是孟区长有郁结在胸,不多时就喝得有七分醉了,“这官场还真的是雷场,不能行差踏错半步,小廖啊,你还年轻,前程远大着呢,要时刻记着以我为鉴,认真做事踏实做人,别辜负了区长对你的栽培。()”

“孟区长你只是运气不好,谁身上还没点小瑕疵?”廖大宝笑着回答,“要我说啊,找个灵验的点儿的庙拜一拜,没准能转一转运气。”

“你这个话在理,”孟区长重重地点点头,想来他的智商和见识也是出类拔萃的,可遭遇了如此古怪的天降横祸,他实在不能解释到底是什么原因所致——短短的时间里,他就经历了春风得意和马失前蹄,不得不考虑这鬼神之说。

甚至他跃跃欲试地想尝试一下,浑然不管自己是共产党员无神论者,这真是被逼的,可见官场中的种种荒唐,自有其原因,“小廖你这么说,是不是有比较灵验的庙?”

“这个倒没有,”廖大宝摇摇头,他闲扯这么多,无非是想试探孟区长对老板的态度,“反正我妈说,去年国庆她请了尊关公回来,现在是关公保佑我呢。”

廖主任的机缘,就是在去年十二月,不过他不好说得太细,以免被当作卖弄。

“我也去请一尊,”孟志新摩拳擦掌地表示,可是想到现在家里的情况,一时又有点烦躁,说不得叹口气,“不管怎么说,紧跟领导才有出路。”

孟区长这里愁云惨淡,陈区长却是忙得滴溜溜地乱转,昨天的新闻一播出。各乡镇的一把手纷纷地涌到了区里,有人是想问移动大棚的政策,更多的是奔着份额来的,那可是一千亩的大棚,手快和手慢,没准就要差上二三十亩,回去怎么跟乡亲们交待?

大家都知道,这个事情是归计委管的。于是一来就先找孟志新,不成想孟区长不在,所以关于某件丑闻,传播的速度是意想不到的快。

不能找孟区长。徐区长又明确表示不是自己分管,诸多乡镇领导只能来找陈区长。

陈太忠也很无奈,原本他是想甩包袱的,不成想他寄予厚望的某人掉链子了。说不得只能把这个工作重新抓起来——何霏之死的破坏力,越发地超出了他的想像。

对于找到办公室来的干部。陈区长就是一个态度,别问区里打算给你多少,你们乡镇先自我统计一下,有意向、有能力租用大棚的户数,到底有多少。又打算搞一些什么样的项目——摸排清楚之后造表,区里再根据情况。调整每个乡镇的大棚数量和面积。

到后来,他一遍一遍地解说得太累了,说不得又把王媛媛叫过来,要她出一个公告,贴到公告栏上——给乡镇十天时间做统计。

这一下,就看出个人的行动力了。有的乡镇干部见状转身就走,回去统计了。还有人却是跟陈区长打听——搞很偏门的项目也行吗?

偏门不偏门的,言之有物就行,陈太忠很明确地表示,这个移动大棚肯定是供不应求的,我们根据比例发放到各乡镇,除了个别重点扶持,乡镇里组织抽签,来决定大棚的租赁权。

反正这个基层工作,各种古怪真的层出不穷,一一核实的话,区政府真的什么也不用做了,所以区里把大部分自主权下放到乡镇,充分利用好基层的党政干部。

第二天,北崇区的劳务市场奠基仪式启动,劳务市场选址在新的候车大厅旁不远处,原本是要孟志新来主持的,陈区长又不得不出面。

不过北崇的这个临时变更,导致敬德也出现了变化,敬德县长连晓来了。

这个劳务市场,陈太忠原本是打算明年才搞的,不过北崇人都说了,咱区里很快就会缺乏一些拥有一技之长的人才了,比如说泥瓦匠、电工、木匠、司机、厨师等等。

没错,北崇就是这么落后,这种普通的一技之长的人才都缺,更严格地来讲,这是封闭造成的,市场就是这么大,就算有人才,区里也承载不了。

事实上,本不必搞得这么早,但是偏远地方的人都这样,口袋里有点钱了,就忍不住要向邻居卖弄一下——阳州人就怎么样,还不是得来北崇打工?

所以这个开工,就定在下半年了,不过前一阵跟敬德谈了合作,这个市场的建设就又要提前了,虽然活儿不大,但是敬德这边也由建委派出一个施工队协助。

要是北崇是孟志新出面的话,敬德这边也是个对等的副区长,但陈大区长亲自出面,敬德的大县长就得跟着来了——至于说奚玉,他在跟隋彪谈代培敬德大学生的事情,这种小事,政府一把手出面就行了。

陈太忠是第一次见连晓,连县长和奚书记号称“珠联璧合,怜香惜玉”——这是敬德官场的黑话,而且特别贴切,连县长怜香,奚书记惜玉。

不过珠联璧合这四个字,那也说得没错,两个人配合得确实不错,奚书记在敬德势大,就是一言堂,连县长喜欢裤裆下这一口儿,也不惦记撼动奚书记。

反正就是廖大宝那句话,哪个干部身上,还能没有点瑕疵?

3716章风气不好(下)

连晓是瘦高身材,一张黑长脸,面皮上坑洼不平,相貌普通到有点丑陋,不过他身上有一股淡淡的官威,多少也就有点成熟男人的魅力。

奠基现场,孟志新托病不出,但是王媛媛却来了,在场的还有劳动局局长瞪人,连县长跟王主任握手的时候,时间大概比别人多了零点一秒,却也没像传言的那样,表现出色中恶魔的样子。

接下来的奠基仪式,实在是乏善可陈,尤其是这个劳务市场,纯粹就是个露天市场。除了平整土地,也就是砌一圈院墙,里面靠着墙再盖一圈平房就行了。

这一圈平房也是综合利用,一多半都是打算批发出去,租给那些卖货的商人,剩下的才是提供给招聘单位什么的——这里靠近汽车站,应该先考虑综合利用。

中午的时候,北崇区惯例要管饭。从头到尾,连县长都没有提及孟区长这个话题,只是在散场的时候,他才轻声问一句。“陈区长,我们施工的费用,找谁要呢,建委还是劳动局?”

“跟市场要就行。”陈区长淡淡地回答,市场归劳动局管。跟民政是一个口子,存在感比民政局还差,现在手上有了这个块地盘,也是欣喜若狂。

想到对方的问题未必真的这么简单,而陈区长又需要适当地吹风。于是他就加一句,“市场解决不了的话。可以直接来找我,最近孟区长身体不太好。”

“身体不太好啊,”连县长微微地点点头,“那是该好好地歇一歇。”

我说你们一个个都是语言大师啊,陈区长明显地听出,对方的话里有话。但是具体所指,他还真的说不出来。只知道大约是在暗示——孟志新近期低调点是好事。

这个提示还真的及时,下午三点半的时候,隋彪来到了陈区长办公室,区政府的人看到隋书记主动来找区长,都有点惊讶:这风向是彻底的变了?

不是风向变了,是形势所逼,两人必须抱团自保,已经无所谓谁去就谁了,隋书记进了办公室之后,直接开口发话,“太忠,刚才古伯凯给我打电话了,说有人反应孟志新存在严重的违纪问题,希望纪检委能调查。”

古伯凯就是阳州市纪检委书记,纪检委查陈太忠的时候,古书记也掉过一点面子,陈区长闻言眉头一皱,“他这是什么意思?”

“是要咱们先自查,”隋书记面沉似水,“能提前招呼,想必也不是他的本意……我已经跟他说了,孟志新最近身体不好,过一段时间可能要请病假。”

看到班长神情肃穆,陈区长沉吟一下又问一句,“他还说什么?”

“还说就是咱们区的风气不太好,其他干部反映强烈,”隋书记抽出一根烟来,自顾自地点上,“对杨孟春,是让咱们严查,肯定有人歪嘴了……山雨欲来啊。”

“就怕他不来,”陈太忠也抽出一根烟来,叼在嘴上,他不是个怕事的,不过对这种局面,他觉得老隋这里应该有更贴切的官场认知——十里不同天,不同的地域,官场习惯也不尽相同,所以他有必要多问几句,“老隋你有什么建议?”

“风气不好,这话就很重了,直接就是指着咱俩来的,”隋书记闻到了浓浓的危机感,就积极地献策献计,“但是咱们也别乱了阵脚,先让杨孟春主动去陈铁人那里说明房子的问题,至于孟志新的处理建议……我认为咱俩该一起去找李强书记通个气。”

“你代表区委和区政府去就行了,”陈太忠一听不乐意了,合着杨孟春还未必要辞职,那为什么孟志新一定要请病假?共同应对危机是有必要的,但这明显是你占便宜我吃亏,这个时候了,你还这么算计?“就是你的话,咱们别乱了阵脚,没必要表现得太在意。”

我跟王宁沪的,和李强能有什么话?隋彪听得心里暗暗苦笑,他当然也想得到陈太忠不满的原因,但是这真的太委屈了,他这个建议出于公心,就算略略偏心,也只有那么一点点。

不过这个时候,他也不能再推了,于是点点头,“好,这个事情我来沟通。”

“那我又该做点什么?”陈太忠沉声发问,隋彪同意了,他也就不用在李强面前丢人现眼了——毕竟孟志新是他推荐的,所以他也不介意承担一点事情。

“省里吧,省里的关系你走一走,”隋彪还真不客气,直接提出建议,事实上,他头疼见李强,但是更头疼跑省里的关系——根本就没什么资源,跑什么跑?

严重到这个地步了吗?陈区长眨巴一下眼睛,老隋的话有点道理,但会不会有点杞人忧天杯弓蛇影了呢?

“走一走吧,这种事再小心,都没坏处的。”隋彪看出了他的不以为然,别说,隋书记搞经济或者不是什么好手,但揣摩人心的能力,还配得上他的位置,“眼前事态很诡异,把咱们的态度向省里领导反应了,问题就不大了……招呼打不到。理大过天都没用。”

这个事态真的诡异,只冲着古书记这个电话,隋彪心里就踏实不了,北崇这里绝对是被什么大家伙盯上了——最少也是陈正奎这种级别的。

听得出来。古伯凯这个威胁电话,打得不是很情愿——毕竟才在陈区长面前吃过灰,但是他还必须打,只冲这一点就可以想像得到。能驱使他人……怎么也不会比他差吧?

而古书记已经是市委副书记、纪检委书记了,比他强的还能有些谁?当然。阴谋论一点,也许是古伯凯故意矫情,装出来的样子,这谁也说不清楚,但是小心无大碍。

自打岳黄河来恒北。哥们儿一直没去看过,也该走动一下了。陈太忠却是由这个建议,想到了别的一些事儿,于是他沉声发话,“这个事儿,我不可能再去求马书记了。”

“找欧省长也行,”隋彪不动声色地回答。陈区长已经来了这么久,要是隋书记还不知道他是跟着哪根线儿来的。这个区委书记真的就是笑话了。

不过说句实话,一个非常委的副省长,对上一个背景滔天、前途远大的地级市市长,作用能有多大,这也实在不好说,所以他又补充一句,“要是能说动魏省长,那就最好了。”

“我哪能找上魏老大说话?”陈区长笑一笑,要说恒北的老大是姓马,不过他是政府的,管大省长魏天叫老大,那也正常。

第二天一大早,陈区长驱车直奔朝田,早上七点走的,中午随便吃一点,到了朝田就是下午两点了,想着时间不是很合适,他就先去一趟农贸市场,看一看他花钱围起来的北崇专卖。

现在正是各种新鲜时令蔬菜上市的时候,菜市场里熙熙攘攘的,拥挤得都快走不动了,西红柿、黄瓜、茄子、豆角之类的,很多就随便丢弃在地上,任人踩踏,他随便问一句,就知道西红柿一毛八一斤,黄瓜一毛五。

这是批发价,进了市里肯定要涨价,但是想来也涨不到哪里,菜贩们事情也不少,有点蔫坏的蔬菜顾不上处理,就丢在一边,搞得满地都是。

按照这个价格,正常季节的蔬菜,从北崇拉过来,够不够运费呢?陈区长心里算一算,禁不住苦笑着摇摇头——铁定赔钱,所以北崇的蔬菜想卖到朝田,必须得是反季节。

那么我搞这个大棚,看来是没搞错,他心里有一点欣慰。

走着走着,他就看到自己为北崇圈的那一亩多地了,相对于这个近四十亩地的菜市场,这块地不算太大,可也不算小,他花了五万圈下这块地——一年五万,其他费用照交。

一千平米的地,这相当于是一年每平米五十,但这是额外交的,不能算少,陈区长走过来一看,眉头微微一皱,我次奥,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北崇这块地不是永产,其实就是一年一结算,周边也就是拿个绳子一圈,再加上口上那块牌子,表明这是我们北崇的了。

但是现在,那绳子早被人挤得成犬牙状了,面积也缩水了差不多三分之一,现在围着场地的绳子,都被绷得紧绷绷的——没办法,蔬菜的旺季到了。

跟外面格格不入的是,北崇这个圈子里,没有多少新鲜蔬菜,主要是干果豆类的为主——是的,这时候从北崇运菜过来,实在太划不来了。

所以这个圈子里,显得空荡荡的,但饶是如此,陈区长依旧不满意,他走过去拎住一个人问,“这怎么回事,我划的地方才这么大吗?”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