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17 -3718万事开头难

3717 3718万事开头难

3717章万事开头难(上)

前文说过,陈太忠活动下这块地之后,就知道不合适由公家来管,所以直接委托给三个菜贩子代管,他甚至在附近谈了几块地皮,正琢磨着盖办事处。

而他现在拎住的这位,就是三个菜贩子其中的一个。

“陈区长您可算来了,”这位一见他,脸上就露出了惊喜的表情,“管理处说了,想要收咱的地,嫌咱没东西卖。”

“这是想找事?”陈区长闻言,微微一笑,“说好的事情,哪个混蛋敢收咱的地?”

“哎呀,这不是市场越来越红火了吗?”这位张姓菜贩子苦笑着解释,“所以这地越来越值钱了,咱北崇能卖的东西不多,恒北可是一百多个县区呢……”

说来说去,陈区长划的范围略略地大了一点,占了整个农贸市场差不多二十五分之一的面积,而恒北一百多个县区,就算很多县区跟北崇一样,时令蔬菜拉过来亏本,但是起码有二十个以上的县区,随时都可以把蔬菜拉过来卖。

而且还有外省往恒北送菜的,所以他占的这个面积,不管怎么算都有点大了,尤其是在这蔬菜旺季,也就是周边十几个县区供货,别人看见我们的蔬菜都踩到脚底下烂了,更有运菜车不得不停在场外卖,北崇这里空荡荡的,很遭人记恨。

“我出了钱的,他们愿意恨就恨去嘛,有本事他们也出钱,”陈区长很不满意这个理由,他扫视一眼四周,冷冰冰地发问。“所以我划的圈子。就剩下这么一点了?”

“就这些,还是咱北崇人打出来的,要不咱空这么多。现在没人说?”张菜贩轻叹一口气,却是不无自得地回答,“可有人想占咱们这块地。咱就不让,现在是蔬菜旺季,让一让他们,过一阵,绳子还圈回去……都是做这一行的,人家现在有菜,咱没必要挡人财路。”

“啧,你们也不容易啊,”陈太忠一听就明白了。别看地方缩水了,还是靠北崇人的蛮横才保持下来的,但是他看一看场内。眉头又是一皱。“咱北崇有这么多山核桃吗?”

“咱空的地方太多啊,就让敬德和云中人也摆进来了。稍稍地收点费用,将来补贴咱的专卖,我们都商量好的,”张菜贩笑着回答,“咱们自己再怎么分,别人看……咱都是阳州人。”

“真的打算补贴卖场的额外费用了?”陈太忠有意无意地看他一眼。

“不这么想,那我们凭什么收这个钱?”张菜贩反问他一句,“这个片儿是陈区长你划出来的,是县里的地方,我们回去还要做人呢,谁敢昧这个钱?”

“嗯,说得有道理,”陈太忠笑着点点头,不管说什么农民式的狡猾,但是中国这个注重邻里关系,注重社会伦常的地方,大多数乡亲都还是愿意认账的。

说话间,旁边就有人认出了自家的区长,跟着围了过来,陈区长想到这些人守这么个摊子有点不容易,打算去找市场管理处的去说一说理,不过抬手一看,发现已经接近三点了。

今天是周末,三点钟就可以去拜访欧阳贵了,他想一下,吩咐那张姓菜贩,“把你的电话给我,晚些时候,晚些时候我再联系你们……关于朝田反季节蔬菜的情况,你们收集一下。”

“是区里在搞的移动大棚吗?”要不说一个地方出来的,那就是不同,北崇的菜贩子们,居然消息这么灵通。

“没错,”陈区长笑着点点头,才待转身,猛地就听到前方喧闹了起来,原来是两拨人吵了起来,仔细一听,却是因为菜贩卖的菜少了斤两。

来买菜的是一女三男,发现秤给得不够,对方还不承认,一个小伙子就火了,“五十斤的菜你才给三十五斤,七两秤……有你这么卖的吗?”

他这么一吵吵,菜贩也火了,抄起手边的木棍、撬杠什么的,就冲了过来,买菜的也不含糊,抄起砖头石块什么的还击,双方打成一团。

“你们平常也这么缺斤短两?”陈区长侧头看一眼北崇众菜贩,他有心主持个公道,但这里是朝田,而且市场也有管理人员,也就懒得多管闲事了。

“一般不会,”张菜贩干笑一声,小心翼翼地回答。

陈太忠原本都要拔脚走人了,听到他这话,又硬生生地停下了脚步,“做生意还是要讲个诚信,你们更代表了咱北崇人的形象,应该懂得自律……什么是不一般的时候?”

“这个……批发蔬菜,其实也说个大户小户,”张菜贩讪笑着回答,“都是买菜,买五百斤和买五十斤的,肯定是要考虑区别对待,要不对大客户就太不公平。”

“而且大户一般不挑拣,他卖的渠道多,能分开档次,小户就难说了,很多人还要挑拣,”旁边有人补充,“咱一天走好几千、上万斤菜,连好带坏打包卖多省心?”

“你们说的理由,我承认客观存在,”陈太忠点点头,搞批发的就是批发的,不待见小户是正常的,想提高门槛也可以理解,但是,“那也不能缺斤短两吧?”

“这也是没办法,有些人买五斤菜,也要批发价,”有人苦恼地叹口气,“下午遇到这种事还好一点,一大早遇到这种小户,那才叫耽误时间。”

合着批发市场对的这些客户,除了一些固定单位,大部分的大户都是早晨来批菜,一批就是几百上千斤,搞得很多小菜贩都有意避开这个时间段,免得自找没趣。

要不说干哪一行,都有哪一行的窍门,但是很多人只知道批发市场便宜,他就来批菜,批得少也就算了,关键是还把握不好时机。所以就生出了很多矛盾。

尤其像现在打架的这一拨。这就是典型的不明路数,且不说菜贩子差的斤两这么多,里面有什么缘故没有。只说买菜的发现秤没给够之后,若是能稍微暗示一下,这也好商量。

可买菜的没想那么多。直接一嗓子喊出来了,这就犯菜贩子的大忌讳了,下午他们对的大户不算多,小户也能接待,这是坏人买卖,火气一上头,打起来很正常。

这番因果讲完,并没有多长时间,而他们说话的当口。又跑过来几个人,将三个买菜男人打倒在地,不依不饶地拳脚相加。

陈太忠听得点点头。心说幸亏哥们儿没管。要不然想说清楚道理,又不知道要费多少功夫了。为了这些外人,实在划不来。

不过临走之前,他还是要叮嘱一声,“咱可以不卖,但是不能缺斤短两。”

“拒卖,是要被市场管理处罚款的,”几个菜贩争先恐后地回答——这个跟出租车拒载不一样,市场主要还是为了平抑物价,防止菜贩子囤积居奇,能起到多大效果这不好说,但起码市场的“十准十不准”上,是不准拒卖。

“低于多少斤,咱不卖就行了,这终究是批发市场,”陈区长扬长而去,远处还传来他的声音,“咱北崇人都是纯爷们儿,不卖就是不卖,得罪人也在明处,不搞缺斤短两那种缺德事……我圈这块地,就是为了打北崇的牌子,哥几个别把咱区的牌子砸了。”

“陈区长真的是条汉子,”张菜贩伸出个大拇指来,北崇人最认纯爷们儿。

“我得去想一想这几年的反季节蔬菜,都是怎么卖的,”有人转身就走……

陈太忠走出市场,给欧阳贵拨个电话,欧省长表示说,我现在就在家里,想来就来吧,然后他又笑着说一句,尽量少谈公事。

在陈太忠认识的副省级以上的干部里,欧阳贵家庭里的环境,可以称得上是另类,这次他进门之后,又看到客厅里坐着十一、二个客人——上一次就是如此。

而且,这些客人大部分并不是什么干部,有些人谈吐,一眼就能看出来是小市民,很小心很拘束,有些人看不出来历,但是谈吐也非常地谦和,大家跟欧省长的家人很随意地聊着,没有官场里那种步步提防的气氛。

倒是陈太忠静静地坐在那里,他不但衣着得体,气势也不凡,要说这满屋子的客人里,还就数他像个当官的。

见他这气派,旁边也有人凑了过来,问他是干什么,陈区长说我在北崇,负责扶贫工作的,那位说扶贫啊,这个不错,然后就没声音了。

他坐了差不多十五分钟,欧省长的书房里走出一人来,大概就是四十岁左右的模样,他看一眼在座的众人,“北崇陈区长来了吧?欧省长请你进去。”

“哦,那太谢谢了,”陈太忠笑着站起身,这位比他还像领导呢,“请问你是?”

“我省政府的,”中年人微微一笑,也不多说,冲屋里几个人招呼一下,打开门自行离去。

欧阳贵见到陈太忠进来,微微点一点头,“坐,今天来是什么事?”

3718章万事开头难(下)

“没什么事,”陈太忠笑着回答,“就是想请欧省长指导一下工作。”

“你的工作,我可指导不了,”欧阳贵笑着摇头,他虽然位于省政府领导层,但是对北崇的情况并不陌生,一来是那里最近蹿得实在太猛了,二来就是,他好歹也算陈某人的领路人,最近不少人跟他打问,能不能在北崇搞点活——所以他想不知道都难。

然而他更清楚的是,北崇那地方水太深,陈太忠的背景就不含糊,陈正奎的背景更不含糊,俩人正在掐架不说,最近连省委老大马飞鸣都插进去一杠子,打压陈正奎——马书记那可是天子门生,跟陈市长肯定尿不到一个壶里的。

小小的北崇区,却是三大势力在激斗,像李强这市委书记,也就是本土小势力,都不值得一提——那里真的很危险,欧阳贵也不想掺乎进去。

不过欧省长还是有心思听一听八卦的,“最近又做了点什么工作?”

“最近在搞一个移动大棚,”陈太忠笑着将这个工作解释一遍,“就是想推动大家种植大棚的热情……打算是让计委来负责的。”

他勾起了由头。不成想欧省长却不按他的路数走。“咦,这个法子不错,但是……唉。也就是北崇有这个财力搞,别的地方不行的,我跟李仲毅合计一下。看不能推广,不过最好是你先能出了效果。”

李仲毅是省农业厅厅长,欧省长分管农林水,这样考虑很正常。

“穆桦已经要拨七十万了,是我区里一个副区长联系的,”陈太忠听得只有苦笑的份儿,“省科委就是图个挂名。”

“你出两千万,他出七十万,穆桦倒是会算计。”欧阳贵哼一声,这里面的因果,不用解释他就懂。“我拨你两百万……这是农业厅牵头的事儿。”

对于一个副省长来说。两百万真的不算钱,再穷的副省长。也做得了这个主,起码从副省长专有资金里走,不需要经过任何人的同意,但是同时,这笔钱也不是那么好批的,整个恒北可是一百多个县区,他的副省长专户里,也就是两千万——还得应对各种意外。

而这个项目,不过是一百多个县区之中的一个——该县区还可能有其他项目,所以这个支持力度真的不算小。

事实上,这是欧省长看好这个项目,才毫不犹豫地挤出了这么一大笔钱,表示支持之余,顺便就压住省科委了——这个事情必须是农业口儿主导。

但是……我找你谈的不是这个事儿啊,陈太忠有点撞墙的冲动,他明白,这是老欧会错意了,于是犹豫一下又表示,“可是计委那边……出了点小问题。”

嗯?欧阳贵有点恼火了,陈太忠说的这个移动大棚,让他颇为心动,这不仅仅是业绩,北崇一旦试点成功的话,就可以全省推广了。

但是这个试点,还只有北崇能来做,全省这么多县区,能把这个试点做大做好的,只能是北崇——其他任何一个县区,都不会花一千多万来搞这个。

所以说下面想做什么项目,只要自己筹集的资金差不多了,上面锦上添花地加一点米,是非常正常的,别说陈太忠跟欧省长有些渊源,就算没什么渊源,要点支持也不难。

在欧阳贵看来,如果能全省推广……不仅是业绩,也能掌握不少的资金,一个县区一千万的话,一百多个县区,那得有多少钱?

这个时候,你跟我说个茄子的计委!他有点想骂娘,“计委怎么了?”

“这个计委主任,他没管住裤裆,”陈区长咬牙切齿地发话了。

这也算个事儿?欧阳贵愈发地恼怒了,他耐着性子听完对方的话,心情才略略地平和一点,“这也是奇人奇案……那你们处理就行了,你跟我讲这个,是什么意思?”

我就不相信你听不出来是什么意思,陈太忠干笑一声回答,“我们用认真端正的态度,严格处理,所以向您来汇报一下。”

“这个,恐怕不是我能插嘴的,”欧阳贵已经听出来意思了,双方好歹是有渊源的,他也不怕明确的表示,“有合适的时机,我会帮你说话的,但是你别把希望全寄托在我身上。”

欧省长略略一想,就明白陈太忠面对的危机了,北崇现在十几个亿的项目渐次落地,不遭人妒是不可能的,这个时候,北崇发生这样的事情,绝对可以引发天大的危机。

类似事情换在别的地方,很可能是波澜不惊,财政局长和副区长,明显地跟凶杀案没什么关系,但是搁在眼下的北崇,他真的不敢打任何的保票。

“我们就是争取让省里领导看到,北崇有改正的行动,”陈太忠看到欧阳贵这个态度,倒也没多失望,北崇的斗争格局看起来不大,只是在一个小小的县区,但是牵动的利益和几方的背景,那真的不简单,其间的危机,足以让一个普通的副省长裹足了。

对陈市长和陈区长而言也是如此,但是陈区长退不得,陈市长也退不得,他们已经深陷其中了,倒是欧省长地位较为超然,人家不想蹚浑水。实在是很正常。

所以他不介意。也无法介意,一边说,他一边摸出一个小纸包。放在了桌上了,陈某人现在给人送红包,也没什么心理负担。邓健东很牛逼了吧?省委组织部长,哥们儿给红包,他也不敢不收,“这马上端午了,一点小心意。”

“你给我拿走……要不然就当你今天没来,”欧阳贵冷哼一声,“我这人办事不收钱,收钱不办事,看在邢部长面子上。我原谅你这一次。”

办事不收钱,收钱不办事?嘿,哥们儿倒不信了。陈太忠相信。有收钱不办事的人,但是这年头办事不收钱……可能吗?

于是他微笑着揣起了红包。“我们清阳河水库,最近要搞个专家监理团,这个……希望得到水利厅的支持。”

这个工程监理……不能说有多重要,但是也不能说不重要,关键是看甲方的态度了,钱倒是没有多少钱,可这个名声,却是有钱也换不来的。

名声就是权威,名声就是人脉,名声在以后的时间可以转化为金钱,这个诱惑,真的不好抵挡——老辈人里,视金钱如粪土的人有,可是没人视名声如粪土。

“有意思吗?”欧阳贵听到这话,哭笑不得地哼一声,“你北崇的态度,我可以帮你吹风,找到我来,我也可以作证……这够不够?其实我觉得,你有点杯弓蛇影了。”

“就算我杯弓蛇影,也好过别人算计,自己还不知道,”陈太忠笑着站起身,将那个纸包放在桌上,转身离开,“监理团肯定要有水利厅的一份。”

“你给我……”欧阳贵看着桌上的纸包,真的是怒从心头起,但是偏偏地,他还说不出“拿走”二字——这俩字一旦说出口,不但监理团的指标没了,移动大棚估计也悬乎。

陈太忠走出欧省长家,就给岳黄河拨个电话,难得的是,电话是岳部长亲自接的,他听到对方自报家门,就哼一声,“是陈太忠啊,来组织部吧。”

岳黄河的背景,陈区长最近也了解了一下,大致是偏一号一脉的,但是跟老干部们也有点纠葛——根子就在这里,而且……此人在能源部挂职过。

这个人的履历和背景,跟蒙艺非常像,蒙书记也出身于能源部,不过岳部长四十八岁才是省党委组织部长,比别人是快多了,但相较蒙艺还是有点慢了。

不管怎么说,蒙艺肯定跟岳黄河说过什么,岳部长虽然气场十足,但是见到陈太忠的时候,还是较为客气,他笑着点点头,示意对方坐在办公桌对面,甚至还让人泡了一大壶茶。

茶水多少是小事,但是这么一大壶茶,表明领导愿意跟你说话,两人坐在一起,也是很聊了一阵,岳部长表示出了很高的姿态。

其实也不算高姿态,岳部长初来乍到,地方事务都不太了解,他虽然做过功课,但是有一个信得过的人介绍,那是最好的。

所以岳黄河关心的,是地方势力的分布,他主要想谈的也是这些,然而非常遗憾的是……陈太忠并没有琢磨过这个。

陈区长对恒北各个地域的经济构成、资源优势之类的,做过调查,说起这些来也是一套一套的,不过这些,并不是岳黄河最想听的,他是党委口的,政府事务多了解一点不是坏事,但听了一阵之后,他很明确地表示,自己更想了解人事方面的关系。

“北崇最近遇到了点麻烦,我觉得例子有点代表性,”陈区长认为,让对方了解地方上的种种势力,举实例是最合适的……

“北崇这么处理,就很不错,”岳黄河听完之后点点头,他总算明白陈太忠主动上门的缘故了,所以他沉吟一下点点头,“力度已经足够大了。”

还是不肯放句支持的话啊,年轻的区长听得明白,又说两句之后,站起身告辞,不过这也不出乎他的意料,岳部长刚刚履新,都还不摸头脑,若是一口答应下来,那才叫奇怪。

终归不是自己的人情啊……陈区长正在感叹,手边电话响起,“陈区长,我是刚才的老张啊,有些坏怂要抢咱地盘。”

“等着我,”陈太忠也不问因果,直接挂掉了电话,他正气儿不顺呢,有人送沙包上门,他自是没有拒绝的道理。

(六千二百字更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