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21 -3722一波刚平

3721 3722一波刚平(八千字大章)

3721章一波刚平(上)

王所长讪笑着将电话交还陈太忠,要是打电话的是别人,他可能还有些别的想法,但是康晓安……他是真的知道,他有个同学就在跑地电的工程,对康总的身份太清楚了。

他甚至知道,康总是魏省长的心腹,老爹干过省委副〖书〗记。

“不用去了吧?”陈区长接过电话,却还要淡淡地问一句,既然出手一次,必然要追求效果最大化。

“您早说认识康主任,我也就不多事了”王所长干笑着回答。

“康主任?”周主任在旁边拼命转动着脑瓜,以他可怜的见识,自是不知道康晓安是何方人物,更悲催的是,朝田市委市政府这里,也叫办公厅。

于是他悄悄走到王所长身边,低声问一句“市委办公厅的?”

“省政府办公厅的”王所长不敢大声说此事,以免激起领导的恼怒,但是低声说无妨,他也需要告诉别人,不是我见风使舵,实在是面前这家伙实在个头太大。

“省政府的啊,那还好!”周主任轻吁一口气,他最怕市委办公厅的,这是现管,省政府虽然级别更高,但不太够得着,而且那么大的领导,至于跟他这种小人物叫真吗?

“好个鸟毛的好”王所长见陈区长去找田大伟的麻烦,嘴唇微动,咬牙切齿地发话“地电的老大,魏老板的红人,你活腻歪是你的事儿,别拉上我。”

“我艹”周主任倒吸一口凉气,吓得好悬尿出来,省政府办公厅是不太够得着他,但若是这样的人物,人家都无须够得着他,轻描淡写地说句话。就有多少人扑上来收拾他了。

与此同时,陈区长笑眯眯地走到田大伟面前“是不是觉得,我用干部的身份压你,有点欺负人?”

田大伟嘿然不语,他当然觉得不服气,不过看眼下的场面,他就算再多几个不服气。也只能忍了。然而,他终究是草莽之辈,讲个血性要个面子。不会有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可是我就欺负定你了,你说你有点什么?打架你也不行,要不咱们单挑?”陈区长笑吟吟地看着他。这种**对手的事儿,他最喜欢做了“你说的刘老三刘金虎,前一阵死了……我正要调查他呢,他就畏罪自杀了,唉,还是心理太脆弱啊。”

田大伟听得汗就下来了,刘老三会自杀?这也太稀奇了,江湖上混的汉子别的没有。最不缺的就是拼命的勇气和求生的60xs,抱着60xs包跟人同归于尽的混混有,自杀的可真没有,最差的也是亡命天涯,活一天算一天,路死沟埋。

能把一个健哥都头疼的亡命逼得自杀,此人的手段。真的是想一想都令人觳觫,而且……那刘老三真的是自杀的吗?恐怕也未必。

他越想越担心,越想越害怕,身子都不由自主地颤抖了起来,只是他自己并没有察觉。

“不过。我还是有点担心,没准我走了以后。北崇人要被你报复,啧,担心啊”陈区长紧皱着眉头,轻叹一声“我也没时间泡在朝田……坏了坏了,今天太冲动了。”

你能再装一些吗?一旁的人看着默默摇头,天底下还有你怕的吗?一来就先打了围观的,然后打了混混之后又打〖警〗察,这叫冲动吗?这叫目中无人。

“还是把你们抓到北崇,关一段时间吧”陈区长摸出了手机,自顾自地说着“这才是万全之策……没办法,谁让我冲动了呢?活该你倒霉。”

尼玛……你能讲点道理吗?田大伟心里这个恼火,也就不用再说了——咱俩到底谁是混混?然而面对对方的强势,他不得不出声发话“我这人从不搞这一套,在无关的人身上撒气,那不是好汉,我要是做了这种事儿,随便你处罚。”

话是这么说的,其实他真没有自己标榜的那么讲究,只冲着他不愿意面对市建,却要拿北崇人出气,就可以知道,这货的底线真的不高。

“这是说我不教而诛了?”陈区长干笑一声收起手机,指一指对方,转身离开了“小子,我知道你想的是背后阴人……尽管去做,试试我这人讲不讲证据。”

我艹尼玛,你这是让我做北崇人的保姆?田大伟心里这个恨,也就不用说了,合着别人打了北崇人,也要赖到我头上?

事实上,他心里真有这么个算计,今天丢了面子,又不敢事后找北崇人的麻烦,那么也只能授意别人,有意无意地给他们添点堵,顺手了就制造点小冲突——这口气多少是要找回来点,要不然也太跌份儿了。

但是听到陈太忠这么说,他就不得不收起这份算盘,这个险他冒不起,非但不能冒险,今后还得注意保护北崇人,以免被这厮找上门来,念及此处,田大伟禁不住要暗叹一声——我这是招谁惹谁了呢。

陈太忠交待完这话之后,转身就向市场外走去,不成想旁边冲过来一位,一把就死死地抱住了他。

“有种啊!”陈区长腰胯猛地一甩,就待将此人甩出,不成想此人抱他抱得十分紧,一时竟没有甩脱,他禁不住大怒,抬手一肘将此人打开。

不待对方摔倒,他手一伸,就掐住了此人的脖子,冷笑着发话“田大伟,我这还没出门呢,你就敢……嗯,是你?”

“嘿哈”周主任被这一肘子撞得涕泪俱下,不住地咳嗽着“咳咳……陈区长……吼,办公室冲了茶水……呕……”

我稀罕你那点茶水?陈区长的心里冷冷一哼,不过不管怎么说,他是失手了,而北崇人想在朝田发展,这个据点是不能少的“喝水就喝水,你动手动脚的干什么?”

我这不是怕你不理我吗?周主任讪讪地笑一笑“北崇这个地方……哦咳,往常没维护好,陈区长你见谅。以后不会这样了。”

“费用有点低吧?”陈区长若有所思地反问一句“面积也有点大了,搞得你们难做……明年的费用打算涨到多少?”

“都好说”周主任笑着回答“咱们进屋慢慢说。”

管理处的办公室,就是门口的四间房,再往旁是一间警务室,基本上不起啥作用。陈区长走进周主任办公室。坐到沙发上,摸出烟来自顾自地点上,也不说话。

跟进来的张菜贩眼睛就直了。陈区长只抽大熊猫,区里人都知道,要说区长只抽中华。这消息都传不到他耳朵里,但是尼玛……这是大熊猫啊,总设计师才能抽的。

“区长,这是大熊猫吧?”他讪笑着发问。

“拿走抽去……帮北崇把这一摊看好,要不然我把你打成大熊猫”陈区长淡淡地回答。

“那您看好了”张菜贩也不客气,抽出一根来点上,剩下的大半包就往怀里揣去。

那就是大熊猫?周主任和王所长齐齐地瞟一眼。心里痒痒得到不得了——他们这个级别,大熊猫是听说过的,但是见则未必见过,更遑论抽了。

想到自己得罪的,是一个能随便把大熊猫送给菜贩的主儿,两人心里越发地郁愁苦了。

不过关系已经弄成眼下这个样子了,再张嘴要烟也是不可能了。于是几人坐下来,就谈论北崇这个专区,该怎么搞才合适。

周主任甚至还很热情地抱怨一句“当初搞这个,陈区长你也不表明身份。”

我一个堂堂的区长。合适为这点事表明身份吗?一个区长没事就往菜摊上跑——还是外地的菜摊,那真不够丢人的。正经是我都跟你说了,区政府很重视,你却也不当回事。

不过他也懒得跟对方解释这些,因为没必要,眼下大家说的是面子上的那点东西,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谁还不知道?

他埋头默默地抽了一根烟,对于周主任说的什么开设“特色专卖。”一概是不予理会——你批了我北崇专卖,又想援例批别人,以便中饱私囊?那真是妄想。

所以等一根烟抽完,他就站起了身,对方准备的茶水,他是一口都没喝“北崇的专卖,这都已经谈好的事儿了,就不说了,别的事情你们怎么搞,跟我们也无关。”

“下一步我们打算在街边搞门面的”周主任忍不住说一句“里面就是市场的精品专卖了,北崇不参与?”

三里桥这个菜市场,建起差不多有十年了,但是究其源头,二十年前,这里就是城郊向市里卖菜的集散地,历史真的很久远。

后来这个集散地越来越大,胜利区才搞了这么一个菜市场,其目的也很简单——你们卖菜进市场里卖去,不要占了马路。

所以说这个菜市场的形成,跟区里的关系不大,主要还是这里已经成了气候,区里不过是诱导一下罢了——当然,胜利区诱导得比较早,周边菜贩也就更愿意来这规范化的地方。

但是同时,菜市场的发展,并不尽人意,这个发展是被市场推动的,区里只是被动的应对,远远地赶不上市场的变化。

3722章一波刚平(下)

比如说吧,现在菜市场临马路的一边,基本上都是围墙,只有少少的几间活动房,里面卖一些日用品,还有两个小饭店——很小很小的饭店,供菜贩子们吃饭。

这一块的资源,就很值得开发一下,现在路边的这些地方,被外地来的运送蔬菜的大车占据了,形成了菜市场外的菜市场。

当然,一般人批发,还是要进市场,大车想在外面卖,管理处的人也不干,车不进市场没钱收的——你们可以去市场里面买,市场外面提货。

这个细节解释起来,就太多了,总之就是,大车停在路边,跟进了市场是一个价钱——有些价钱能便宜,那就是关系户了。

周主任首先想抓的,就是把市场的门面建起来,然后清理外面占道的大车,门面还可以建二层楼,租出去可全是钱。

但是这个市场确实比较偏僻,周遭建起门面房来,一时半会儿也未必租得出去,仅供市场使用的话。三四家饭店也就够了,再开个车辆维修什么的——总不可能开文具店不是?

所以市场里,有些有实力的商家,可以租这些门面,直接跟用户打交道——这个跟停在路边的大车不同,那些大车偶尔停一下,都是非法的,但是租户们在这里经营。是合法的。

周主任是这么设计的。他也积极地希望北崇参与,在外围租个门面,不比你在市场里划一块地强?可陈太忠根本不吃他那一套。“说完了?那我就走了。”

“陈区长,我这是为北崇着想”周主任苦口婆心地相劝。

“没有你周主任。我们北崇还就发展不了啦?”陈区长哈地笑一声,然后脸色一沉“我北崇发展,自然有我北崇的路子,不需要你指指点点。”

曾几何时,陈太忠是很愿意听取别人的意见的,但是到了后来他才发现,过分迁就别人的想法,过分体谅别人。只会让自己被动,他就决定不再听这种忽悠了,那是瞎耽误工夫。

就以这个菜市场为例,他要是听了周主任的,少不得又要在门面房之类的上面折腾一番,但是他现在的想法是——我已经圈好自己的地了,这是别人效仿不来的。

蔬菜批发。终究是合适在堆场里卖,如果真的有门面房火了,北崇也需要门面房,到时候再威逼姓周的也不迟。

“陈区长,我真的是好意。”周主任话说到一半,门猛地被人推开。一个傲慢的声音发话了“这就是办公室?太忠在哪儿呢?”

“我说老康,你别这么大动静行不行?”陈太忠哭笑不得地站了起来。

“这都饭点儿了,你还瞎嚼谷什么?”门外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康晓安,他看一眼身边的瘦小男子“顾局,今天骚扰你了,是我不对……今天不方便,改天请你喝酒。”

“康总你这说的什么话?都是朋友”瘦小男子干笑着,然后他一眼就看到了王所长,脸色微微一沉“王大山你不是走了吗?这是等着我请你喝酒?”

“我……我跑肚,旁边就是厕所”王所长苦笑一声,顾局长都被人拎着过来了——听起来都没资格参加饭局,他还敢说什么?

“顾华是吧?认识一下,陈太忠”陈区长根本不希的理王所长那一套,直接对顾局长伸出了手“以后就是朋友了。”

“是我高攀了”顾局长笑着伸出手握一握,软绵绵的不甚有力,这在〖警〗察里也少见“陈区长和康总都是年少有为……这是我的荣幸。”

“来日方长”陈太忠拍一拍他的肩膀,不再说什么,这顾华搁在北崇,也就是朱奋起那个角色,真的不值得他认真对待,眼下他如此客气,不过是看康晓安的面子。

“好了太忠,喝酒去吧,我都安排好了”康晓安微微一笑,又看一眼顾华,再强调一遍“老顾,今天顾不上招呼你,见谅了。”

两人转身而去,顾华对着门口笑着点头,好一阵才转头过来,冷冷地看王所长一眼“我说王大山,你这是嫌我事儿少?”

顾局你这话说的,王大山嘴角**一下“但是他真的打人了。”

“看你们把这地方管的”顾华没好气地哼一声。

康晓安请客,自然还是在花海宾馆,不过这次吃饭不止两人,才一走进包间门,陈太忠就看到了博睿投资公司的投资总监甄家康,甄总监身边还坐着一个中年人。

“甄总监太忠你认识,我就不介绍了”康总冲着那中年人一摆手,笑嘻嘻地发话“这个就是海洲电厂筹备中心副总指挥,筹备处主任赵志高。”

“陈区长你好,久仰大名啊”赵志高笑着站起身,此人身材高大,堪堪可与陈太忠比肩了,浓眉大眼相貌不凡,虽然头发花白,却不能掩饰其儒雅气质。

握手之后要落座,陈区长假巴意思地要赵主任上座,赵主任坚决不肯,推了两下之后,康总发话了“太忠你坐吧,都不是外人。”

上菜之后。大家干了一杯,康晓安才问起下午的事情,陈太忠大致解说了一下,甄家康听得就笑“在凤凰的时候,陈主任就是出了名的功夫好,十来个人还真不够看。”

这句话就拉开了叙旧的话题,陈区长心里明白。老康专门接自己吃饭。估计是为了拿下博睿,不过海洲电厂那么大的单子,也不是酒桌上推杯换盏就能定了的。倒不如随便瞎聊,没准还能促进点感情。

其他人似乎也是打定了类似主意,也是东扯西扯的。其间有意无意地,赵志高说起了他在京城能源部时的一些趣事。

“赵主任在能源部干过?”陈太忠讶异地看他一眼,其实他心里一直挺好奇,这家伙是个什么路数,经过交谈他才知道,赵主任虽然头发花白,但今年才三十六岁。

这个年纪能干到海洲电厂的筹备处主任,那是很了不得的,虽然只是副总指挥。但总指挥是康晓安,等电厂建起来,赵主任基本上就是董事长了。

这个海洲电厂如此之大,铁铁地是正厅待遇,这么大的项目、这么年轻的人,背景怕是不会简单了,连康总都对他非常地客气。

“嗯。两年前才回来的”赵志高笑着回答“说起来,咱俩都被蒙老板领导过。”

“我哪儿够得着蒙老大?”陈区长听得就笑,在天南他被认为是蒙艺的人。但是在恒北,他不怕胡说八道。“人家那是一省的老大,我在凤凰的小行局里混。”

“蒙老板那人还是不错的”赵主任笑着评价一句蒙艺,他身在恒北,倒也不怕说外地的领导两句。

陈太忠就不行了,他其实很想问一句,你跟岳黄河熟不熟,那也是在能源部待过的,但老岳现在是恒北的组织部长,这话不能乱问。

倒是康晓安不怕问——因为他跟岳黄河没交集“咱组织部新来的岳部长,好像也在能源部干过?”

“嗯”赵志高面无表情地点点头,却是不肯再说了。

说着说着,康总就问一句“太忠你这次来朝田,是又有什么项目了?”

“唉,别提了”陈区长说起这个,就是一声长叹,他摇摇头“狗屁倒灶的事情,恶心死人了……咱们还是说点高兴的吧。”

饭吃了一个小时就结束了,四个人喝了四瓶酒,赵志高也是个能喝的,酒量一点不比康晓安小,到最后都没啥事,不过甄家康只喝了差不多半斤,就说他喝不动了。

赵主任拽着甄总监走了,康总吩咐人安排个房间,和陈区长一同进去坐一坐,他还没忘了陈太忠的嗜好,要人又拿了两提德国黑啤过来。

“你这次来,到底是什么事?”康晓安挺好奇的,他可是少见陈太忠愁眉苦脸的样子。

“说出来能气死人”陈区长将事情经过哇啦哇啦讲述一遍,又讲述一下区里打算做出的处理方式“这不是来省里,找人说明情况吗?”

“按理说你们这处理得已经很重了”康晓安皱一皱眉,他也喝了有一斤白酒,说话比较痛快,然后他恍然大悟地点点头“你是怕阳州市拿这个做文章,对吧?”

“阳州党委倒问题不大”陈太忠直接指出自己的对手来。

是陈正奎啊,康晓安也知道这两人的恩怨,于是就问一句“那你省里活动得怎么样?”

“找了两个省领导,大致还是愿意支持我的”陈区长无奈地叹口气,抓起酒瓶来灌啤酒“总是恶心事。”

“这个事情,你该跟我说的”康总摇摇头,才待继续说,陈太忠的手机响了。

这就是没有秘书的不便了,陈区长的手机时不时就响了,跟人谈话也是断断续续的,不像康总那样,有专人接听电话,康晓安跟他说话说得特别难受。

“嗯,老朱什么事儿?”陈太忠对康总报个歉意的微笑“嗯……好,抓到了就好,你那里时刻关注案情进展。”

挂了电话之后,他长出一口气“犯总算抓到了。”

“抓到了就好”康晓安听得点一点头,继续他未尽的话“其实太忠啊,这个事儿你该跟我说。还好,还来得及。”

陈太忠眨巴一下眼睛,然后才笑着点头“我是想着,你未必方便。”

在他的脑子里,真的没考虑过康总,康晓安是跟他关系不错,但两人是那种办事时志同道合的朋友。分属的是不同的阵营。有些事他没办法张嘴。

但是康晓安不这么看,目前的北崇关乎着地电的成长,清阳河水电站和北崇自备电厂加起来的投资。都十几个亿了。

这十几个亿,地电总共才在清阳河上投资一个亿,其他都是跟北崇借的。却是分别占了百分之四十和百分之四十九的股份。

这摊子一烂,清阳河水电站可能还干得下去,但那绝对是海角地电控股了——海角人乐于见恒北出问题,人家手里就攥着钱呢。

至于北崇区政府的自备电厂,那绝对会烂尾,以康总对陈区长的了解,他非常清楚,陈某人是那种睚眦必报的,别指望那厮说什么大局感。

这两个项目一旦出问题。海洲想向博睿融资,那难度就大了——北崇搞得好好的都停了,你们恒北的投资环境,不是很好啊。

所以这个事情,康总是无法坐视的,虽然目前看来,陈太忠未必会出什么事。两陈相斗的结果也未可知,但是他心里就一个想法:现在的北崇乱不得!

在省政府工作多年的康主任分外清楚,一个地区想发展,最大的问题不是观念落后,不是引不来资金。也不是缺乏人才,制约发展最关键的瓶颈是内耗!

相对而言。班子的主要领导各行其是,并不是多么糟糕的事情,一旦陷入内耗,你搞我一下,我就要报复回来,然后你又不甘心了,久而久之,大家的心思全用在扯后腿和防备人上面了,还有什么心思搞发展?

所以哪怕可能会招惹陈正奎,康晓安也要伸手管这事儿,没办法啊,那俩投资太厉害了,我要是给了你这个面子,我地电的面子就掉得没边儿了。

听陈区长如此说,康总哈地笑一声“我也是为了自己,还是那句话,你们拟定的处理已经很重了,没必要节外生枝。”

“呵呵,我以为你会说,是看在朋友的面上呢”陈太忠听得就笑。

“业绩头上一把刀,承认这个没什么可丢人的”康晓安不以为然地摇摇头“想办法催一催那个案子,案子越快查明,处分结果就越快下来,我就好帮你做工作。”

“是这个道理”陈太忠点点头,杨孟春和孟志新看起来跟何霏的死没有任何关系,但谁敢真的确定呢?等罪犯有了初步的口供,才好按计划处理——当然,以后的事情,那就以后再说了。

不过他没想到的是,就在第二天中午,他刚回到北崇,嫌疑人的证词就出来了。

此人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抓获,还是多亏了孟志新的证言。

对〖警〗察来说,dna什么的好提取,但是那么大的阳州,也不可能挨个去查,只知道此人没有案底,会配钥匙,手臂上有抓伤,等有了孟区长的的提示,范围就要缩小很多。

这两天,〖警〗察们撒下天罗地网抓人,不止是会配钥匙的,包括那些学过配钥匙手艺的,自然,卖防盗门的商家更是调查的对象——阳州这里卖防盗门,还没到了品牌专卖这一步,就是混着卖,什么牌子都有。

后来还是一家卖防盗门的商人说了,我隔壁这一家,以前曾经有这么个人,跟你们描述得挺像,在那里干了几年,去年不干了。

那一家卖防盗门的看到〖警〗察再次登门,只得承认确实有过这么个人,商家一开始不说,也是为了声誉着想,当然,现在的解释就是说“忘了”。

〖警〗察按照线索来到云中县,在嫌疑人的家中将人抓获。

此人年纪不大,也就二十六、七岁,一开始还想抵赖,但是手上的伤是赖不掉的,〖警〗察们又出示了死者的照片,终于在昨天晚上,他开始断断续续地交待。

按他的说法是,老板对他挺苛刻,动不动就扣工资啥的,所以他就暗暗地配下了不少门锁钥匙,去年年初要过春节了,老板又扣下他的钱,他当场表示爷不干了。

他在家里耐心地呆了一年,今年才开始偷窃,进入何霏的房间时,他以为屋里没人,不成想进去之后,发现一个美女只穿着一件睡衣,双腿大开地睡着。

他先是偷了点东西,最后实在忍受不住诱惑,就上前捂住那女人的嘴,要将人那啥,可那女人一清醒,见他手上没刀,就没命地挣扎,结果被他掐晕了。

后来女人又醒了,大声喊救命,结果……就悲剧了,事实上嫌疑人离开的时候,没认为自己已经把人掐死了。

“看来是可以定性了”陈太忠听完汇报,做出了判断,对方的职业经历就摆在那里,伪造不得,而且也是倚仗职业上的便利去犯罪,如果是买凶杀人,谁会找这么个人?

当天下午,杨孟春向隋彪递交了辞职书,孟志新也给陈太忠交来了请假条,腰椎间盘突出得厉害,严重地影响到了工作——先请假半年。

至于他的工作该由谁来接手,那就是组织上考虑的事情了,病退也行。

这并不是他恋栈着不走——虽然他确实舍不得,而是陈太忠认为,先把影响淡化下去就够了,两个人同时请辞真的不好。

其次,他也想借此试探一下,看市里到底能做出什么样的反应,孟志新这个人是有毛病,但也有能力,裸退实在有点可惜。

陈区长认为此事已经大致平息,不成想第二天下午,传来了一个非常糟糕的消息——《新华北报》的记者听闻此案,采访来了。

(风笑一直认为,订阅就是最好的支持,但是今天不得不说一句“作者们的亲戚。”你够**,本来打算三更,实在码不动了,八千字奉上,你的帖子要一千五百楼,其他书友若是有空,能不能帮他顶到五千楼去?)(

官仙的正文3721-3722一波刚平(八千字大章)